目前位置: > > >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三)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三)

  • 作者:海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4-03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9折 270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引領全亞洲追劇風潮,在日韓也大受歡迎,被稱為東方版《冰與火之歌》、彷彿《基督山恩仇錄》的《琅琊榜》! ▌因劇集大獲成功,登上「2017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第五名! ▌引領全亞洲追劇風潮!電視台不斷重播! ▌榮獲最佳導演、年度人物、最佳男演員、男配角、實力演員、優秀電視劇等79項大獎,登頂「年度劇王」、收視冠軍的《琅琊榜》正宗續集《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最強戲劇《瑯琊榜》重磅續篇!靖王登基約五十年後故事,充滿「回憶殺」片段——討論篇篇爆版,播出後大受好評!週播追劇追不夠,逆勢攻入日播黃金檔! ▌電視劇由黃曉明、劉昊然、佟麗婭、張慧雯、張博、郭京飛等演技派明星主演! ▌小說原著海宴擔當同名電視劇編劇! ▌由瑯琊榜原班人馬製作,正午陽光影業誠意鉅獻! ▌收錄精美劇照海報拉頁! 錯誤必須要被修正,不惜任何代價。 陰謀陽謀,皆為私心而謀 ——濮陽纓 北燕使團中負有和平會談之責的惠王,死於大梁金殿上、蕭平旌與北燕重華郡主的比試之中,燕梁之間變局忽起,老王爺庭生立即請旨,攜長子平章回北境邊防坐鎮。 平旌頓悟,生於王府將門,無論多想逍遙江湖自由自在,都有應負的責任。林奚本以為兩人日漸親近,將來或能一同遊歷天下行俠濟世,但若平旌不能離開朝堂,那他們便不適合終生相伴…… 東宮失火,荀皇后愛令智昏,竟被濮陽纓蠱惑,決心用千人之命替太子渡劫改運,放任大瘟疫席捲京城,症狀極似三十年前使夜秦亡國的那場!另一方面,萊陽太夫人下場落魄、不得收葬,也讓蕭元啟不甘於被命運擺弄——同為皇室子孫,憑什麼長林王府就深得帝心,而他卻背負原罪,活得謹小卑微? 從來最難測是人心,最奸者反以忠義為名!以血做祭,一往無回! // 登場人物介紹 // ▌蕭平章 /黃曉明 飾演 長林王府世子,年二十八,娶大將軍蒙摯姪孫女蒙淺雪為妻。為人穩重,憂國憂民,戰功赫赫,在駐於北境的長林軍中威望甚高。雖疼愛幼弟,卻也希望弟弟蕭平旌能夠早日成長,支撐王府。 ▌蕭平旌 /劉昊然 飾演 長林王府二公子,蕭庭生次子,年二十,水性佳,自號「寒潭小神龍」。師從琅琊閣閣主藺晨,長住琅琊山學藝。個性活潑跳脫,飛揚樂觀,聽聞在甘州抗敵的兄長蕭平章糧草斷絕,大驚之餘立即下山趕赴前線,卻只見到兄長中箭昏迷。 ▌林奚 /張慧雯 飾演 濟風堂女醫,志在救人,治傷手法極為精妙,性格冷靜,情緒不顯,但內心自有熱烈的溫柔,代替黎老堂主出手拯救中箭的蕭平章,因此與其弟蕭平旌結識,後因看見對方隨身攜帶的信物,發覺平旌就是父親為她訂下的未婚夫。 ▌蒙淺雪 /佟麗婭 飾演 長林王府世子妃,二十五歲,前禁軍大統領將軍蒙摯姪孫女,生於將門,武藝非凡,甚至勝過夫君,不但是丈夫的好幫手,自身亦有領軍殺敵之能。個性疏朗大氣,嫁予長林王府世子蕭平章為妃七年,夫妻感情彌篤,恩愛非常,卻無有子嗣,為此苦惱傷神。 ▌蕭庭生 /孫淳 飾演 長林王,忠君愛國,膽大心細。長林軍主帥,在領軍布陣上頭頗有梅郎之風。原為祁王遺腹子,在掖幽庭為奴,麒麟才子梅長蘇設法將他救出,由靖王收其為義子養大。如今的大梁皇帝,乃長林王之弟。 ▌梁帝蕭歆 /劉鈞 飾演 先帝蕭景琰之子,是個不錯的皇帝,為人溫和仁厚,十分信賴明知是被先帝收養的大哥長林王,委與其重責軍權。國內政治可稱清平,但外患頻仍,且他身體不好,如今太子卻只有十歲,兩方壓力造成朝局不安,外戚蠢動。 ▌荀白水 /畢彥君 飾演 大梁內閣首輔,亦是皇后胞兄。在外敵入侵之時,明知有詐,卻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斷了長林軍的補給,使大軍被圍甘州。性格多疑,為了護佑年幼的太子,不惜站到沒有反相卻手握軍權的長林王府對面,打算先下手為強。 ▌荀皇后 /梅婷 飾演 荀白水之妹,心境軟弱,三十多歲才生下太子,故而百般寵愛。皇帝身體不好,皇后又迷信,放任上師濮陽纓竊國,她恐幼子繼位時長林王府手持軍權、功高蓋主,遂聽信奸臣之言,欲步步剷除長林王府的勢力。 ▌荀飛盞 /張博 飾演 禁軍大統領,武藝高強,因身在公門而無法登上琅琊高手榜,十分想試試自己的身手。胸中有忠誠法度,身為荀家之人,看出了叔父荀白水的破綻,為難之下卻仍能勉力不徇私,堅持本心做人。 ▌濮陽纓 /郭京飛 飾演 白神教的上師,因治好太子而獲得荀皇后信賴。身上未掛實職,看似出世,實則心機深重,真實身份是夜秦人,借東海墨淄侯之手以及當年萊陽王被賜死的往事,陷害長林王父子三人,還在京城製造瘟疫,打算徹底攪亂朝堂風雲。 ▌段桐舟 /邢岷山 飾演 琅琊高手榜排名第五的高人,掌力驚人,過處焦黑,故號鬼域無影,幽冥暗火,無人知曉來歷。實際上為濮陽纓所用,奉命阻止軍需沉船案的調查,卻反而被察覺身份,遭到蕭平旌與荀飛盞的追捕。 ▌蕭元啟 /吳昊宸 飾演 降承父爵的萊陽小侯爺,是個閒散宗室。若是當年父親沒有出事,今日他可能就是皇子,母親也不會只能被稱為萊陽太夫人。年二十四,生於金玉之中,卻不受重用,永遠觸不到最高點,看到長林王府一家相處之後,被觸動心腸,走向獲取權力的道路。

內文試閱

第三十三章 禍起東宮      厚沉的陰雲低壓了一日一夜,天邊終於有雷聲驚起,陣陣轟隆直響到凌晨,第一場夏日暴雨傾盆而下,金陵城中不多時便白珠砸地,河滿渠漲,家家房簷如掛水簾。      頂著漫天的雨幕,北燕使團一行走出了金陵城門。素幡低垂,王旗暗捲,拓跋宇騎馬守護在素蓋烏圍的靈車旁側,面上的水流也不知是淚是雨。      重華郡主坐在一輛烏木打製的厚實馬車中,廂體兩側無窗,前方垂簾外是可鎖閉的車門。她低頭看了看手足上扣縛的精鋼鐐銬,清冷的臉上一片漠然,彷彿並不在意回程後必然要面對的驚濤駭浪。      天亮後稍有停歇的雷聲再次響起,幾道亮閃撕開了白晝如夜的暗沉。在這般惡劣的天候下,除了滿懷悲愴只想早些回返故國的遠行者以外,就唯有暗處搜尋傳遞各種消息的人,還在金陵的街巷中穿行奔波。      冒雨奔回乾天院的韓彥在丹房外的挑廊下脫去溼淋淋的箬笠與蓑衣,接過侍童遞來的手巾抹了抹臉上的水痕,飛快地奔進門內。      熊熊燃燒的丹爐前並無濮陽纓的身影,韓彥的腳步稍停了一下,便逕直轉向套配在丹房一隅的淨室。      這間淨室四面白牆,毫無裝飾,正中放著一張大大的條案,案上擺滿各式瓶罐器皿,盛放有許多看上去奇奇怪怪的草植蟲甲等物。濮陽纓站在案前,手裡拿著一只玉碗,正用木杓小心挑揀著不同的物料混放進去,再以銀杵輕輕搗碾。      韓彥在門外安靜地等了片刻,直到濮陽纓抬頭看了他一眼,方才近前躬身道:「師父,據兵部消息核實,長林王與世子已由陛下允准,確定七日後一同離京。」      濮陽纓手上的動作稍停,面上浮起冷笑。「再過一個多月,皇帝也要按慣例去衛山守齋,這幾個大人物一走,我就輕鬆多了。」      韓彥忙提醒:「可是長林世子只是去巡察糧道而已,聖駕離開不久,他就會回來了呀。」      「等他回來的時候,我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到時一團亂局,多他一個人也沒有什麼。」濮陽纓看樣子並不在意,隨口又問:「那蕭平旌呢?他是跟隨父兄一起離開,還是回琅琊山,或是留在府中?」      韓彥的臉色有些沮喪。「這個還不清楚……蕭平旌無爵無職,行蹤不需報備,長林府裡面的消息,一向又很難打聽……」      濮陽纓垂眸沒有說話,面上倒也並無惱意,抬手拖過來一只銅盤,將玉碗內碾磨好的藥粉倒了進去,加了半盞預先準備的草汁,攪拌均勻,走到外間丹爐旁,將銅盤以鐵夾懸置於爐火頂上。不消片刻,盤內便迅速騰起一片泡沫,顏色青綠,發出滋滋的聲響。      韓彥好奇地伸頸看著。      濮陽纓瞥了他一眼。「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知道。師父骨髓有傷,這是您準備調理身體的靈藥。」韓彥想了想,又恭維道:「師父上可測天數,下可知地理,連醫道都如此精通,真可謂天縱奇才,世間之完人也。」      濮陽纓仰頭嗤笑了兩聲,嘲諷道:「世上豈有完人?人的精力總歸有限,能專精一樣就不錯了。這些年我須臾不停,忙都忙不過來,哪還有時間修習什麼醫道?」      韓彥抓了抓頭皮。「可是……這個不就是師父您自己配的?」      「當然你答得也沒錯。要治我的骨脈之傷,這個是唯一的辦法。」濮陽纓將銅盤拿下,看了看盤內藥汁的顏色。「霜華本無色,實為暗夜所染,陰寒在骨。你可以稱之為靈藥,亦可稱之為劇毒。」      韓彥嚇了一跳。「劇毒?」      「此毒名為霜骨,由我夜秦先賢所製,可惜未得傳世,只在宮學藏書中有所記載。為師雖不通醫道,但恰好得了此書,試著依方調配了幾次,雖然還不算大成,倒也頗有進展。」      韓彥怔怔地瞧著盤中墨綠的毒液,脫口問:「既然是劇毒,又怎麼能療傷呢?」      濮陽纓冷冷地一笑,眼底漾過幽沉的波紋。「你以後自會明白。現在不用打聽長林府的消息了,出城去通知渭家三兄弟,就說時機將到,讓他們做好準備。」      韓彥急忙彎下腰,恭聲道:「是。」      暴烈的雨勢一向不能長久,持續到近晚便溫和了下來,次日轉為淅瀝,又纏綿了幾天後終於雲收雨散。等到了梁帝允准長林王父子出京的日期,一片碧空已是澄澈如洗。      蕭平章頭一天就已經把離開前該講的話囑咐完了,先跟蒙淺雪說府中上下和二弟全靠她主持大局,回過頭又鄭重託付平旌照顧大嫂和整個長林府,使得兩個人都深感肩上責任重大,絕對不能再隨意散漫。      外間稟報車馬已齊備,蕭平章繫上披風來到主院,臨進門時看到元叔在廊下給他打了個意義不明的手勢,不由一怔,急忙加快了腳步。      蕭庭生已經換好了出行的衣袍,手裡鬆鬆握著一封信函,站在窗前眉目低垂。      清亮的晨光下,歲月與風霜留刻在他面上的紋路顯得格外清晰而又深刻。      蕭平章的視線掠過父王掌中的白色信函,心頭頓時一凜。      絹面素封,烏麻短穗,當為王爵喪報。      「今天一早送到的。」蕭庭生依然看著窗外,眸中微現淚意。「南境穆王爺……上個月去世了。」      穆王府鎮守南境路途遙遙,不常來京,蕭平章只見過這位穆王爺寥寥數次,所知不深。只記得他每到金陵,必會入長林府祠堂進香,與父王把酒敘舊,時常一聊就是通宵,顯見在過往的某段歲月中,他們的關係曾經非常親近。      蕭庭生的手指慢慢撫過喪報平滑的封面,轉身從書架上拿下一個烏木盒,盒內已經收藏了數份不同制式的白封,這封喪報被輕輕地放在了最上層。      「除了琅琊山以外,在這個世上曾經真正認識過他、心裡還記得他的人……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了……」用只有自己才能聽清的聲音喃喃說了這句話後,蕭庭生深吸一口氣,重新振作精神,轉身大步向外走去。      半舊的衣袍拂過庭院的青石地面,行走間腰身微佝,霜鬢已染,但這位長林老王的步履,依然邁得十分堅穩。      自北燕使團和長林王父子相繼離京後,轉眼又是半月,到了夏至入伏的節氣。蕭平旌這一次沒有跑回琅琊山而是自願留在金陵,讓他的兄長很是高興。而蕭平章一高興的結果,就是留了許多功課交給小弟學習。      六月正是榴花如火之季,東院世子書齋外有三株紅榴花開甚豔。這日林奚上門複診之後,蒙淺雪便將她拖了過來,在樹蔭下乘涼賞花。      長林府一向不大用冰,為散暑氣,書齋的門窗都是大敞,從庭院中亦可看到蕭平旌正坐在書案後,認真地翻閱著一遝遝的文書。      林奚接過蒙淺雪遞來的瓜羹,視線稍稍向窗戶那邊掃了一下,道:「倒是很少見二公子能這麼靜得下心來。」      蒙淺雪笑道:「他說自己雖然不是有心要給父兄添麻煩,但總難免會做錯事情,若不好生體會一下他大哥平時是如何處事的,怕是以後也幫不上多大忙,所以正在那兒勤加研習呢。」      林奚輕輕撥弄著手中的銀杓,不知為何心緒有些煩亂,好半天方低聲道:「我一直以為二公子更喜歡江湖逍遙,素來無意朝堂……」      「他若無意,自然不會強求他,但他若有這個心,平章一定會很歡喜的。」說到這裡,蒙淺雪的眸中浮起思念之色。「也不知父王與平章,此時已經走到了何處?」      蕭平旌將頭探到窗外,接話答道:「算行程應該將到袁州,接下來他們兩個就得分道而行了。」      林奚不由吃了一驚,猛地站了起來。「你一直能聽到我們說話?為什麼不早說!你到底還懂不懂得起碼的禮數啊?」      蕭平旌狀甚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是我先坐在這裡,妳們才過來的好不好?再說,妳又不是在向大嫂傾訴對我的仰慕,有什麼我不能聽的?」      林奚原本還只是微嗔,這句話一說,她整張臉騰的一下便紅了,偏又反駁不上來,只能轉身就向外走。蒙淺雪趕緊伸手拉住,豎起眉毛瞪向蕭平旌。「你胡說什麼?想討打嗎?」      蕭平旌對林奚的反應顯然也很意外,一按窗臺便跳了出來。「真生氣了?我就、就隨口開句玩笑,妳以前也沒有在意過啊?」      林奚臉上的紅暈褪去之後,雙頰看上去反而有些微顯蒼白,推開了蒙淺雪的手,一句話不說堅持離開了書齋院落。      面對大嫂的怒視,蕭平旌趕緊解釋:「真的,我常開玩笑的,她以前從來沒有計較過,不騙妳!」      蒙淺雪柳眉倒豎。「人家以前大度,你就能蹬鼻子上臉了?還站著!追上去賠罪啊!」      滿頭霧水的蕭平旌不及細想,趕緊加快腳步追了出去,好容易趕在二門邊攔在了林奚的前方,連聲道歉:「都是我不好,我胡說八道,這毛病以後一定改,妳千萬別生氣,別生氣了好不好?」      林奚停下腳步,抬起頭怔怔地看了他片刻,脣色依然淺淡,眼底深處揮之不去的與其說是羞惱,倒不如說是茫然與無措。      蕭平旌心頭一沉,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的手,關切地問:「妳到底怎麼了?」      指節輕柔地交纏,緊貼在一起的掌心一隻溫熱,一隻輕顫。      林奚穩住心神,首先抽回了自己的手。      無論多麼的喜歡,無論相處時有多麼的快樂,她想要行醫濟世的志向都沒有變過。如果長林二公子的未來屬於帝都朝堂,那他們便不可能是彼此最合適的那個人。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醫坊還有許多事情,你也很忙,咱們最近就不要再見面了……」      蕭平旌愣愣地看著林奚抽身而去,心中越發地迷惑不解。不過他向來是個樂觀的人。「最近不要見面」對他來說就真是字面上的意思,所以蒙淺雪追出來詢問時,他很肯定地回答:「林奚說她沒有生氣,叫我過幾天再去找她……」      拋開這些兒女間彆彆扭扭的波瀾不提,蕭平旌這段時間在府裡真是前所未有的乖巧安靜,早起練功,學習長林軍務,研究北境局勢,再看看地圖推算一下父兄的行程,入睡前還要修習晚課。      由於暑氣漸盛,梁帝連日來身體有些不適,早朝已經停了三日。蕭平旌進宮請過安後,回來分別給父兄寫信,既要稟告京城實情,又不想讓父王過於不安,用字遣句斟酌了許久,近午夜時方才寫完,回到房中朦朧入睡。      剛剛睡下不到一個時辰,遠方宮城突然響起金鐘之聲,暗夜中聽來分外清遠綿長。蕭平旌翻身而起,抓了件短袍便奔了出去。      這時蒙淺雪帶著幾名侍女也從東院方向奔來,長髮散披於肩,神色有些緊張。「這是內廷示警的金鐘,宮裡一定出事了!怎麼辦?」      眾人仰首向宮城方向望去,不需太費力也能看到天邊隱約騰起白煙,遙遙閃著火光。      蕭平旌快速將外衣穿好,安慰道:「大嫂先別急,我馬上趕過去,一有消息就送信回來。」      蒙淺雪跺著腳道:「已是深夜,宮門早就下鑰封禁,你怎麼進去啊?」      蕭平旌稍一思忖,返身奔向父王的書院,就著月光在書架上找了找,拉開一個暗匣,從裡面拿出一面手掌大小的金牌揣進懷裡,再趕到外院馬廄隨意牽了匹坐騎出來,揚鞭直奔宮城而去。      長林府的位置在宮城的西南側,眾人所看到的白煙和火光其實並不在中軸附近,而是在東宮的長信殿。      火勢因何而起,又是如何蔓延的,這個時候當然誰也說不清楚,外殿太監敲鐘示警時火苗已經竄上了屋脊,很快便捲過太子的半個寢殿。幸好荀飛盞當值巡視正在東宮附近,第一時間撞開殿門衝了進去,將太子抱到距離火場較遠的南配殿中。      蕭元時有些嗆咳,看上去似無外傷,但明顯受驚不小,一直緊緊抱著荀飛盞的手臂,直到荀皇后披髮跣足自正陽宮飛速趕來時才肯放開,撲進母親的懷中。      荀皇后此刻的驚恐似乎並不比這個孩子更輕,緊緊摟著元時全身都在發抖,即便當值御醫再三保證太子沒有大礙,她面上的血色依然遲遲難以恢復。      荀飛盞在南配殿外另行安排加了一層戒護,再命副統領唐潼親自趕向養居殿稟報詳情,以免病中的梁帝受驚,隨後又匆匆趕回長信殿外,忙得腳不沾地。      好在宮中救火自有定規,各殿銅鐵缸中水源充足,失火的範圍也並不大,幾輪潑澆之下,自窗櫺內吐出的火舌漸漸被壓了下去,變成股股黑煙。      「荀大哥,荀大哥!宮中金鐘示警,到底出了什麼事?只是因為走水了嗎?」蕭平旌這時終於趕到,從側後方奔過來,焦急地詢問。      局面雖然已經控住,但荀飛盞的心神依然緊繃,眼睛盯著濃煙陣陣的殿舍,隨口答道:「可能是天乾物燥,意外走水。還好發現得不算太晚,已經救下去了。」      「那太子殿下怎麼樣?有沒有驚動陛下?」      「殿下沒有受傷,和皇后娘娘一起在南配殿……」話到這裡,荀飛盞突然反應了過來,快速轉頭,驚訝地看著蕭平旌。「半夜三更你怎麼進來的?」      蕭平旌將手中金牌亮給他看。「先帝賜給父王,可以不經傳報隨時入宮的。不過他老人家一直都沒有用過,如果不是今夜有報警金鐘,我也不敢拿出來。」      荀飛盞呆呆地看著金牌,一時說不出話來。      蕭平旌朝南配殿的方向看了看。「元時肯定受了驚嚇,我過去看看他……」      他剛剛轉身,就被荀飛盞一把按住拖到了旁邊,從語調上可以聽出,這位禁軍大統領已經連牙根都咬了起來。「還看什麼太子!你就不想想這塊金牌老王爺為什麼從來都不用嗎?」      蕭平旌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先帝恩賜自然是無上之榮耀,但那也只是榮耀而已!這種可以不經傳報,不經允准,於夙夜之中直入宮禁的東西不能真的用啊!」      「我又不是隨意使用,既然宮裡響起報警金鐘,長林府豈能沒有反應……」      「你、你先別說了,今晚若是你大哥在,他肯定不會如此行事的。」荀飛盞搖頭打斷了他的話,隨即又追問:「宮門外是誰看過金牌放你進來的?」      蕭平旌怔怔地道:「鄭春洮鄭副統領……」      荀飛盞稍鬆了一口氣。「是他還好,我會跟他打個招呼,你就當今晚沒有進來過,沒有出現在這裡。如果實在擔心太子,明日入宮請安就是,快走!」      他說得鄭重,宮中又確實沒出什麼大事,蕭平旌便不再辯解,道了謝返身離開。夜間光亮有限,他來去快捷如風,東宮又是一片混亂,倒真是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的出現。      除了長林府以外,位置靠近宮城的府邸大多也聽到了金鐘聲響,紛紛驚起,差不多算是半城無眠。只是外臣們夜間進不了宮禁內,只能在外門處打探消息。天破曉時黃門內使出來宣撫,稱聖駕與東宮均安然無恙,宮外的一片惶然才漸漸平息。      蕭元時僥倖未有傷損,並不能改變東宮走水這樣的重大疏失。荀皇后一夜未睡,親自將當值的屬官、內侍、宮娥叫來嚴審,最後查出的失火根源是宮人睏倦大意,推翻火燭引燃垂帷所致。      一想到太子熟睡之時被烈焰所圍,全靠荀飛盞衝入抱出,荀皇后的心頭便是陣陣發寒,怒不可遏,立時下旨要將長信殿兩班內外值守共三十七人全數處死,連不負責太子起居的東宮司鐸與掌事姑姑都被賜下杖刑,一時間哭號滿地,慘不可聞。      回府向蒙淺雪通報了消息後,蕭平旌到底不太放心,等到天明便換了衣裳請旨入宮,先趕向養居殿請安。途中不知是巧還是不巧,正好看見東宮數十人號哭著被慎刑司拖出,上前問了問,心中有些不忍,便悄悄跟梁帝提了幾句。      蕭歆剛吃了藥,靠在枕上嘆了口氣,道:「守護太子疏失固然該罰,但不分罪責輕重,一例滅殺數十條人命,未免太過嚴苛……」說罷召來隨殿太監,遣往正陽宮傳了一道口諭,倒也沒說什麼重話,只是請皇后將昨夜東宮待罪人等交內廷司勘問,依律定罪。      荀皇后執掌六宮多年,如何管束內廷使役人等蕭歆甚少親自過問插手,突然一道口諭過來,想也知道是聽人說了什麼,頓時怒氣更盛。傳諭內監剛一退出,她就站起身朝地上狠狠摔了兩個茶盞。      「太子遇險,沒有幾個靠得住的人,本宮懲治罪奴,一個個的倒是冒了出來!這是誰又在陛下面前嚼舌頭了?」      這句話殿中誰也答不出來,上上下下瞬間跪了一地。素瑩膽氣稍壯些,上前攙扶荀皇后坐下,正想勸慰兩句,半掩的殿門突然被人撞開,濮陽纓神色惶然地奔了進來,途中因為驚慌還幾乎絆了一跤。      這位白神尊者自幾年前首次入宮時,便長年如一日地保持著知曉神諭、仙風道骨的樣子,何曾有過這般失態的情狀。荀皇后驚詫之下,連方才的怒意都忘在了腦後,急忙問:「上師素來穩重,這是怎麼了?」      濮陽纓連跌帶爬地撲到鳳座階下,滿面急切之色。「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

作者資料

海宴

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基本資料

作者:海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4-03 ISBN:9789571080062 城邦書號:SPB7F00012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30頁 / 14.50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