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星星之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內容簡介

繼《無聲告白》後,伍綺詩最新作品, 出版即雄踞《紐約時報》暢銷榜! 【2017年度選書】 美國權威書評網站Goodreads.美國亞馬遜書店.華盛頓郵報.美國邦諾連鎖書店 【書店最愛推薦】 美國亞馬遜2017年9月選書.獨立書商協會IndieNext當月選書.誠品書店2017年9月外文選書.博客來網路書店2017年11月外文選書 【讀者票選推薦】 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小說.全美圖書館員最推薦小說.亞馬遜編輯票選最愛書籍 【名人感動推薦】 林靜如/律師娘、作家.胡培菱/外文書書評人.郭強生/作家、教授.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陳鴻彬/諮商心理師、作家.譚光磊/版權經紀人(依姓名筆劃排序) 有時候,我們需要燒光一切,重頭來過。 害怕失去的同時, 其實已經一點一滴地失去了。 那是個富裕的烏托邦,觸目所及盡是美好。 為免發生不得體、不愉快,這裡每件能做及不能做的事情都受到規範,震顫崗的居民們相信,只要堅守「秩序」,就能創造桃花源。或許是追求完美的信念太過強烈,以致滲入了土地,讓這裡生長的人們力求超脫,對缺陷的容忍度極低,就連青少年也一樣。 某天,15歲的少女珍珠,和她從事藝術創作的母親蜜雅來到震顫崗落腳,經過嚴格的審核後,她們有幸成為理查森太太的房客。理查森太太向來很挑房客,只租給她認為明明很善良,卻因為種種原因受到上天虧待的人。能夠幫上天彌補他們,她覺得很高興,因為她向來期許自己慷慨慈善。 理查森家有四個孩子,蕾西擁有燦爛的笑容及輕快的笑聲,崔普有著帥氣的外表和迷人的酒窩,與珍珠同級的穆迪有顆浪漫的心,蜜雅母女漂泊的藝術家生活令他嚮往。唯獨么女小伊,大家總說她瘋瘋癲癲、無事生非。 震顫崗一貫的安全平靜,從孩子們在美術館發現蜜雅的照片後開始崩塌,一件觸動大眾神經的領養女嬰監護權官司,似乎也與蜜雅有關。理查森太太決定暗中調查,意圖揭穿蜜雅的神秘過往,但她的執念卻導致一場星火燎原,而毀滅的代價足以用餘生償還…… [書衣設計概念] 以燙銀的精緻鳥籠展現完美的「家」意象,然而,那令人稱羨的美好,竟脆弱到只要星火就足以毀滅。 火苗象徵不羈的熱情,你是渴望展翅疾飛的鳥,還是在內心自築受困的籠? 【短文推薦】 母性是上天對一個女人的恩賜,但夾雜在女人與母親的兩個角色間,有太多的為難與糾葛。作者把女人心上的各種情結,一一抽絲剝繭,挖掘出母性裡最深沉的心緒:即使有憾,依然無悔。這是女人的溫柔,也是女人難解的心事。 ——林靜如/律師娘.作家 本書精確犀利地寫出階級與生活形態的碰撞。藉由這個故事,作者最終想問的問題是,如果富裕穩定的中上階層生活代表著熱情與冒險的殘缺,你願不願意交換?忍不忍心放棄?然後,甘不甘心看著他人自由?這是一個層層叩問、佈局完美的好故事,對於家庭親情中的自由與愛,沒有人寫得比伍綺詩更犀利而冷靜。 ——胡培菱/外文書書評人 這是一本讀了就停不下來的作品!故事情節以極具張力的方式逐漸開展,因不同生命歷程的彼此衝撞,展開了一場內在秩序被解構與重新建構的過程。在每個人慣常的生活模式底下,都隱藏著對立面的基因,渴望著有所不同,時時刻刻在變與不變中來回撞擊。作者擅長描繪人心,全書不斷透過換位思考的方式,讓讀者從不同的角度與觀點洞悉人性;字字句句觸碰人心,牽動體內不安的靈魂。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 任何變動,對於原先看似穩定與平衡的系統而言,都是種挑戰,無論是家庭,或是社區。但「變動」也是種引動系統改變的契機,或能藉此長出回應變動的能力、產生新的平衡,並找到新出路。伍綺詩的《星星之火》充分演繹了其間的微妙。 ——陳鴻彬/諮商心理師.作家 【各界好評】 《星星之火》勢必將帶給書迷極大的滿足,並吸引更多讀者。理查森一家住在俄亥俄州的震顫崗,這是個規劃社區,富裕、舒適、穩定——住在那裡的人們更是體現了這樣的特質。然而,當單親媽媽蜜雅帶著十五歲的女兒珍珠來租房子,她們非常不一樣的人生與理查森一家交會,這家人精心編織的的架構開始扭曲,而賴以支撐的人生觀也開始改變。與前一部作品一樣,這本書的情節與步調都近乎完美,角色真實可信。伍綺詩是描寫家庭與社會衝突的大師,善於敘述觀點轉移,以及人們最想守護的秘密——儘管她持續擴張寫作視野,但喜歡前一部作品的讀者在這本書裡依然能看出她的獨特風格。 ——亞馬遜書店資深編輯克里斯.席律普(Chris Schluep) 充滿詼諧、智慧和溫柔的作品,一部令人驚奇之作。 —— 《列車上的女孩》作者珀拉.霍金斯 請做好心理準備,伍綺詩的寫作功力將令讀者讚嘆——這本書將如明鏡映照出個人的信念,動搖讀者的思想。 ——《姊姊的守護者》作家茱迪.皮考特 伍綺詩石破天驚的處女作《無聲告白》即可看出她是位大師級作家,然而《星星之火》更是彰顯她的功力。她探索震顫崗與當地居民的複雜性,所使用的筆法是我長久以來見過最有藝術性、最引人入勝,甚至最具有智慧的述事風格。她以極近距離觀察這個社區,藉此打開整個世界,令人驚奇的閱讀體驗。 ——《非普通家庭》作者凱文.威爾森 複雜而迷人也描寫了一個完美到令人毛骨悚然的郊區小鎮,微微地透顯其黑暗的寓意,是一本探討母性、富有懸念的小說。 —— 《出版人週刊》星級評論 伍綺詩用上百人的生命智慧書寫人生。 ——《哈潑時尚》 伍綺詩迷人的第二部小說,多重檢視了身分認同的形成與維護、家庭如何成形、友誼如何被考驗,母性不只來自血緣……為一本傑作。 ——《書單》星級評論 《星星之火》是一部具備多重精彩性質的作品——在許多方面可以說是一部喜劇,但兼具社會小說的價值,閱讀時的感覺又像驚悚小說。情節時而黑色幽默、時而感人揪心、時而洞察敏銳,再次肯定伍綺詩掌握文學創作的天分。 ——《The Fortunes》作者彼得.霍.戴維斯(Peter Ho Davies) 我在早上翻開這本書,然後就一動也不動,直到非得去開燈為止。真是愉快的經驗,我等不及想看完這本書,徹底沉溺,忘記雜務、時間,甚至忘記呼吸。伍綺詩再度證明她不容小覷。《星星之火》是一部巧妙的大師級作品,令人屏息。 ——《The Sleepwalker’s Guide to Dancing》作者米拉.雅各(Mira Jacob) 沒錯,這是一個以俄亥俄州小城鎮為背景的故事,但《星星之火》並非常見那種描述美國郊區生活黑暗面的恐怖故事。這是一部劇力萬鈞的巨作,探討親職與政治、青少年衝突與藝術抱負,以及個人與社群之間嚴酷的選擇。伍綺詩擁有了不起的寫作能力,以最輕柔的筆觸描寫最嚴肅的議題。 ——《Rich and Pretty》作者羅曼.阿拉姆(Rumaan Alam) 閱讀伍綺詩的第二本小說時,我不禁一次又一次想著「她怎麼會這麼瞭解我們所有人?」她怎麼能以如此敏銳的洞察力寫作?她的作品怎麼會具備如此令人驚奇的優雅,如此大膽,又如此包容?《星星之火》具備驚悚小說精心佈局的步調,以及不朽文學作品的傑出觀察。伍綺詩絕對是一流的作家,足媲美同時期最出色的作家——不亞於查蒂.史密斯與賈桂林.伍德生。我狂愛這本書。 ——《The Fireman》、《The Heart-Shaped Box》作者喬.希爾(Joe Hill)

導讀

從《無聲告白》到《星星之火》:伍綺詩舉重若輕的說故事美學
◎文/譚光磊(光磊國際版權創辦人)      版權代理這行有個常見的謬誤,就是「把關於對方國家的書賣給對方」。美國人在巴黎住了幾年,寫了本法國背景的小說,通常不會有法國出版社感興趣。道理很簡單:一般人想看翻譯書,為的是看外國故事,而非一知半解的外國人跑來寫自己國家的故事。同理,千萬不要因為一本書有吸血鬼,就認為應該有羅馬尼亞市場。      我們參加國際書展,常遇到老外興沖沖地說:「這本書一定有中文市場,因為作者在中國住過(或「因為故事發生在中國」)。」事實上,除非是外國記者或學者的中國觀察,不然在小說領域,這恰好是編輯自動跳過的類型。      不僅洋人寫中國故事難賣,華裔作家寫的也未必吃香,關鍵可能還是在「讀者想看外國故事」。華人作家寫移民故事,不容易引起中文讀者興趣;寫華人在美經驗,則又難引起共鳴,簡直兩面不討好。因此長久以來,外國華裔作家的小說翻成中文後暢銷的屈指可數。      基於以上理由,當初我收到伍綺詩《無聲告白》稿子時,不敢抱太大期望,即便同事看了以後大為推崇、即便在美國出版後得到很高的評價。      此書以美國七○年代為背景,從少女莉蒂亞之死,描寫一個跨種族家庭的分崩離析。丈夫雖是華裔,卻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娶了白人太太,生了三個孩子,各自背負著未竟的夢想與希望,不論來源是社會偏見還是長輩期許。伍綺詩巧妙融合文學小說和懸疑推理的元素,舉重若輕地寫出一家人的悲歡離合,從全新角度審視種族議題,確實好看極了。可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七○年代」和「跨種族家庭」實在不是會讓人立即聯想到(中文)暢銷書的關鍵詞。      然後,就在二○一四年底,這本小說擊敗史蒂芬.金和希拉蕊.曼特爾等文壇名家,獲選亞馬遜年度之書。不是年度好書(之一)、也不是年度十大好書,而是年度眾多好書之首。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各國出版社爭搶,後來《無聲告白》賣了近二十國版權,電影也在籌拍中。      更重要的是,由於亞馬遜年度選書的加持,《無聲告白》終於得到中文出版社青睞,不僅登上台灣的翻譯文學排行榜冠軍,簡體中文版更狂銷五十萬冊,幾乎超過美國。伍綺詩的華裔身分,也讓她成為媒體眼中一圓美國夢的「華人之光」。      事隔三年,她推出新作《星星之火》,這回不再是初出茅廬的新人,而是頂著得獎和暢銷作家的光環,書還沒出版便引起出版界高度矚目,成為二○一七年美國最受期待的文學大書。      《無聲告白》寫一個家庭的悲歡離合,已經是幽微繁複,到了《星星之火》,伍綺詩野心更大,以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為主角,一邊是循規蹈矩(而且有錢)的理查森家,一邊則是浪跡天涯、暫時落腳的單親華倫家。落腳何處?是一個名為「震顫崗」的高檔社區,此地規矩甚多、處處講究整齊劃一,連垃圾都不能放在家門口,以免有礙觀瞻。除了高檔,震顫崗更以多元族裔的價值觀為傲,很早就推行相關的通識教育,努力打破種族歧見。      這是一個關於母親的故事。理查森家的愛蓮娜在震顫崗土生土長,為了四個孩子放棄記者夢,扮演著完美媽媽的角色。相較之下,單親媽媽蜜雅就不按牌理出牌:她是個藝術家,打零工只為換來足以讓她創作的生活費,和女兒過著勉強溫飽的日子,搬家對她們而言是家常便飯。      蜜雅租了理查森家的房子,又因緣際會到她們家幫傭(愛蓮娜還自認是在「做好事」),兩個天差地遠的家庭從此有了交集。也許得不到的總是最美,兩家的孩子竟都在對方母親身上找到某些與眾不同、而且自己居然十分渴望的特質。珍珠羨慕愛蓮娜的入時打扮與豪宅,理查森家的孩子則覺得蜜雅沒有大人架子,是個可以親近能說心裡話的大姐姐。      摩擦開始出現,秘密不斷增生,兩個家庭的碰撞眼看不可避免,伍綺詩又在此時神來一筆,藉由一起中國女嬰監護權的官司,引燃了一切的導火線。理查森和華倫家各自選邊站,衝突一觸即發,兩個母親卻不知眼皮底下的孩子們,藏了多少不能說的秘密心事……      《星星之火》有著比前作更錯綜複雜的結構,探討階級、種族、親情與倫理議題,可是伍綺詩寫來依舊舉重若輕,很快就把讀者帶進故事內裡,與角色同喜同悲。她寫的不是推理小說,布置謎團的功力卻不輸任何懸疑作家。表面上這是兩個白人家庭的故事,華裔身分只是小小配角,但那毋寧是畫龍點睛的一筆,也是她對自身認同的省思與叩問。      這本小說會讓人一口氣讀完、掩卷嘆息;會讓人想要立即回頭重看,耙梳字裡行間的隱密線索,重溫每一個轉折。再說都是多餘,箇中精彩之處,就留待你自行發掘了。

序跋

中文繁體版序文
  致親愛的讀者們:   在出版第一本小說《無聲告白》時,對於有沒有讀者願意讀這件事,我毫無把握,因為我不知道這個故事能否與任何人產生共鳴。沒想到一切竟然真的發生了,我非常驚訝,也非常開心。許多讀者告訴我,這本書讓他們深深感觸,幫助他們以全新的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為此,我深感榮幸。   希望這本全新小說《星星之火》能夠以同樣的方式與你產生共鳴。這是兩個家庭的故事,理查森家與華倫家,南轅北轍的兩家人因緣際會相遇。做為場景的俄亥俄州震顫崗是我的故鄉,在書中,這個地方的重要性不亞於兩個家庭。震顫崗是美國最早期出現的計畫社區,這個城鎮自詡為先進發達、種族平等、祥和靜謐的典範。所有細節都經過精心規劃,非常重視表面功夫。   從收垃圾的安排,就得以一窺這座城鎮的文化。在其他社區,收垃圾的日子,住戶會將垃圾桶放在馬路邊交由垃圾車清運。然而在震顫崗,垃圾桶不可以放在路邊,因為這樣會顯得髒亂。住戶必須將垃圾桶放在房子後面,沒有人能看見的地方。市政府使用非常小型的垃圾車,開進每一戶的車道,去後院清運垃圾。我認為這種作法極具象徵意義:每個人都會製造垃圾,只是在這個社區,必須將垃圾藏好,假裝不存在。   各位應該感覺得出來,這個社區極為重視秩序與理想。在這本小說中,理查森一家體現了那些理想——尤其是大家長理查森太太,她堅信只要服從規定,便能避免所有不得體、不愉快、不幸的事情。然而,蜜雅‧華倫帶著女兒珍珠搬來這座城鎮,她們不遵守那套規定。蜜雅是居無定所的藝術家、也是單親媽媽,對於理查森夫婦以及家中的四名子女而言,這對母女既神奇又危險。   一如《無聲告白》,這本書中的每個角色都藏著過往的秘密。當一起美籍華裔女嬰的監護權案件造成震顫崗居民立場分裂,這些秘密也逐漸浮現。理查森太太支持即將領養女嬰的夫妻,他們是她的好友,也是有權有勢的白人。蜜雅則支持孩子的生母,一位中國移民,她雖然曾經拋棄寶寶,但現在想要討回來。監護權戰爭越演越烈,理查森太太決定揭露蜜雅的秘密,但她將付出怎樣的代價?   《星星之火》是一個探討種族與階級的故事,同時也探討家庭與母職。誰有資格當媽媽?誰有「權利」扶養孩子?是否有所謂正確的方式?最後,人是否能將過去的秘密拋在腦後重新開始?還是永遠甩不掉?怎樣的人能得到重新來過的機會?怎樣的人不能?   在美國,我們正與許多問題纏鬥,種族歧視、白人至上,以及階級差異。針對種族與階級在美國運作的方式,我們提出許多難解的問題。很多美國讀者說我的小說強烈呼應現今我們所面對的挑戰,他們想知道我是如何寫出這樣的作品。其實,這本書早在二○○九年就開始動筆了,二○一六年九月完稿——當時川普尚未執政,許多佔據美國新聞頭條的事件尚未發生。事實上,種族與階級的問題始終存在,只是現在我們終於來到國內兩派意見交流的前線。我猜想,世上有許多人也正在進行類似的對話。因此,我希望讀者看完這本書之後,能夠重新思考所謂的「善意」,並且檢視自身行為是否符合他們期許遵循的原則。   感謝你閱讀這本小說,希望你能喜歡!   綺詩

內文試閱

第1章
  那年夏天,震顫崗的居民都在議論同一件事,理查森家最小的孩子小伊,她發瘋似地放火燒了自己家的房子。整個春季,所有八卦都圍繞著小蜜拉貝兒.麥庫勒——對於持相對立場的那些人來說,她的名字叫做「美玲.周」——如今,終於有聳動的新話題了。那個五月的星期六中午剛過,在漢南超市推著推車購物的人聽見消防車警笛大作,匆匆駛向鴨池的方向。十二點十五分,帕克蘭路上停著四輛消防車,排成一條不整齊的紅線,大火吞噬了理查森家的六間臥房,方圓半英里內都能看見樹梢冒出的濃煙,有如密佈的雷雨烏雲。後來,大家都說,其實早就能看出端倪,伊希有點瘋瘋癲癲的,而理查森一家老是讓人感覺不太對勁,所以那天一聽見警笛聲,他們立刻知道出大事了。可想而知,那時候伊希早已離家出走,沒有人幫她說話,那些人大可以盡情閒言閒語,他們確實也在大嚼舌根。不過,當第一輛消防車抵達時,沒有人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過了好一陣子才水落石出。幾百碼外,一輛警車橫停在路中間充當臨時路障,聚集在旁邊的街坊鄰居儘可能往前擠,看著正解開水管的消防員們一臉肅穆,因為他們知道再怎麼搶救也沒用了。在對街的池塘中,白鵝將頭探進水中吃草,對這番騷亂完全無動於衷。      理查森太太站在種有大樹的草坪上,緊抓住淺藍睡袍的領口。雖然已經過了中午,但煙霧警報器響起時,她還在睡覺。她昨天很晚才睡,今天特別睡晚一點,她告訴自己因為昨天非常難捱,所以今天要補償自己。昨晚,她在二樓窗邊等了好久,終於看到一輛車停在屋前。弧形車道很長,一個彎曲很深的馬蹄形由馬路邊延伸到前門然後再轉出去,因此,馬路距離房子至少有一百英尺,所以她很難看清楚,而且雖然已經五月了,夜晚九點的天色還是很暗。不過,她還是認出房客蜜雅的那輛棕色福斯小車,車頭燈亮著。前座的門打開,下車的是一個纖細身影,沒關上車門,是蜜雅的女兒珍珠,今年十六歲。燈光照亮車內,有如廣告燈箱,但車上大量的箱子、袋子幾乎堆到車頂,理查森太太只能勉強看出蜜雅頭部的模糊輪廓,她凌亂的頭髮就束在頭頂上。珍珠在信箱前彎下腰,理查森太太想像信箱的小門打開又關上,發出嘰嘎的聲響。      煞車燈閃著紅光,熄滅之後,車子緩緩駛入夜色中。理查森太太鬆了一口氣,去樓下打開信箱以察看,裡面放著一串鑰匙,就串在樸素的鐵環之上,沒有留下字條。儘管知道她們一定會離開,但她打算明天早上還是前往察看溫斯洛路的房子。      因為這件事,理查森太太才放任自己晚起,現在時間是十二點半,她穿著睡袍和兒子崔普的運動鞋站在草坪上,看著他們的家付之一炬。被煙霧警報器刺耳的鈴聲吵醒後,她跑過一個又一個房間,尋找崔普、蕾西,以及穆迪的身影。她這才想到,當時她並沒有去找伊希,似乎已經知道是伊希幹的好事。每間臥房都沒有人,只有汽油臭味,每張床鋪正中央都燃起一小團火,彷彿瘋狂的女童軍在那裡露營生火。等她檢查過客廳、起居室、娛樂室,以及廚房後,濃煙已經開始擴散,她終於跑出屋外,家用保全系統通報消防局,警笛聲迅速接近。到了車道上,她發現崔普的吉普車不在,蕾西的休旅車不在,穆迪的腳踏車也不在,她老公的房車當然也是。星期六上午他通常會去公司加班,應該已經有人打電話通知他了。這時她才想起,蕾西昨晚去瑟琳娜.王的家裡過夜。她納悶伊希跑去做什麼了,而兩個兒子人在哪裡,她又要怎麼找到他們,通知他們家裡出事了。      ***      理查森太太擔心房子會被燒到只剩焦土,火勢撲滅後才發現其實沒有那麼嚴重。窗戶全都破損,但紅磚建築架構依然完好,只是潮濕、焦黑,又冒著煙;大部分屋頂都還在,灑過水的黑色屋瓦如魚鱗般閃亮。要再過幾天,理查森一家人才能獲准進去,必須先等消防局的工程師確認梁柱不會倒塌。消防人員拉起封鎖線,所以他們頂多只能站在草坪上看,即使如此也能看出屋內已沒有可救回的東西了。      「老天爺。」蕾西說。她的車停在對面鴨池的草地邊緣,她坐在引擎蓋上。她和瑟琳娜一直在睡,各自蜷起身體,背對背躺在瑟琳娜的大床上,剛過一點時,王醫生來搖醒她,輕聲說:「蕾西、蕾西,親愛的,快醒醒,妳媽剛剛打電話來。」她們熬夜到凌晨兩點,談論小蜜拉貝兒.麥庫勒的案子,整個春季她們一直為這件案子爭論不休,法官的判決是對是錯,監護權究竟該判給養父母還是生母。瑟琳娜說:「真是的,她的名字根本不叫蜜拉貝兒.麥庫勒。」蕾西反擊:「她的生母拋棄了她,也就放棄了取名的權利。」之後,她們嘔氣不對話,就這麼睡著了。      此刻,蕾西看著從她的臥房窗戶竄出的濃煙,那扇在房屋正面可俯瞰草坪的窗,心想著裡面所有東西都沒了,五斗櫃裡的所有T恤、衣櫥裡的所有牛仔褲,還有瑟琳娜從六年級開始寫給她的紙條,就收在床底下的鞋盒裡,每一張都好好摺成足球形狀,而床鋪、床單、棉被全部燒成焦炭。校友日舞會時男友布萊恩送的腕花,乾燥過後就掛在梳妝臺上,是鮮紅花瓣變成血液乾掉之後的顏色,現在全化為灰燼了。蕾西穿著帶去瑟琳娜家的換洗衣物,她忽然察覺遠比其他家人幸運多了,車子的後座放著她的行李,裡面有一條牛仔褲、牙刷,以及睡衣。她看看站在草坪上的兩個弟弟,以及還穿著睡袍的母親,他們確確實實只剩下身上穿的衣服了。「確確實實」是蕾西最愛用的詞,即使在不確實的狀況下她依然會用,這次,難得的一次,用得如此恰當。      崔普站在她旁邊,無意識地用手扒頭髮。日正當中,汗水讓他的鬈髮豎立,顯得十分瀟灑不羈。他在社區運動中心打籃球,聽到警笛聲時並沒有多想(這天早上他心情特別煩悶,但老實說,他可能無論如何都不會察覺)。一點的時候,大夥都餓了,決定比賽到此為止,他開車回家。他太粗線條了,所以儘管開著車窗,仍未察覺朝他撲來的濃煙,直到發現家門前的街道被警車堵住,他才察覺出事了。他費盡唇舌解釋了十分鐘,終於獲准把車停在家對面,蕾西和穆迪已經在那裡等了。他們三個照年齡順序坐在引擎蓋上,以前拍全家福的時候他們總是如此,那些曾經掛在樓梯旁的照片,現在已燒成灰了。蕾西、崔普、穆迪,分別是十二年級、十一年級、十年級。最旁邊的空位屬於九年級的伊希,家中最叛逆、最難以捉摸的一個——但是那時候,他們所有人都以為她很快會回來。      「她到底在想什麼?」穆迪嘀咕,蕾西說:「就連她也知道這次做得太過分了,所以才逃走的吧。等她回來,媽鐵定會要她的命。」      「我們要住哪裡?」崔普問。一時間,所有人陷入沉默,考量著他們身處的狀況。      「大概會找個旅館房間之類的吧。」蕾西又說:「喬許.川莫爾的家人好像就是這樣。」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幾年前,十年級的喬許.川莫爾點著蠟燭,睡著了,整棟房子付之一炬。      學校裡大家都說根本不是蠟燭,而是大麻菸,但喬許堅持是蠟燭。即使已過了很多年,而喬許最近也以出色的成績從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但時至今日,在大家心目中他仍是那個燒掉自己家的笨蛋。當然,現在震顫崗最有名的火災,已經不是喬許.川莫爾引發的那一場了。      「就一個旅館房間?我們所有人都要擠在裡面啊?」      「隨便啦,不然兩個房間,也可以住大使套房,天曉得。」蕾西用手指點點膝蓋。她想抽菸,但剛發生了這種事——而且媽媽和消防隊員都會看到——她不敢拿菸出來點。「爸媽會想辦法,而且保險會給付。」雖然她對保險的運作方式只有模糊的概念,但感覺應該沒錯。無論如何,這是大人的問題,輪不到他們操心。      最後一批消防員從房子出來,摘下臉上的防護罩。濃煙大多已經散去,但四處都有悶熱的感覺,有如洗了一場很久的熱水澡後的浴室。車頂越來越熱,崔普將雙腿伸到擋風玻璃上,用人字拖的前端撥弄雨刷,然後他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蕾西問。      「我只是在想像伊希到處劃火柴的樣子。」他嗤笑。「那個瘋子。」      穆迪用一根手指敲敲車頂架。「為什麼大家都認定是她幹的?」      「拜託。」崔普跳下車。「她是伊希耶。我們人全都在這裡,媽在這裡,而爸在路上,是少了誰?」      「伊希不在,所以她就得負起全部的責任?」      「負責任?」蕾西插嘴。「是說伊希嗎?」      「爸在上班。」崔普說:「蕾西在瑟琳娜家,我在蘇賽克斯打球,你呢?」      穆迪遲疑了一下。「我騎腳踏車去圖書館。」      「很明顯了吧?」對崔普而言,答案非常清楚。「只有伊希和媽在家,可是媽在睡覺。」      「說不定是電線走火,也可能是有人用爐火忘記關了。」      「消防員說到處都有小火苗。」蕾西說。「有多個起火點,很可能使用了助燃劑,這不是一場意外。」      「大家都知道她一直是個神經病。」崔普往後靠在車門上。      「你們老愛欺負她,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表現得像個神經病。」穆迪說。      馬路對面,消防車開始收起水管。理查森家剩下的三個孩子看著消防員放下斧頭,脫掉滿是煙灰的黃外套。      「應該要有人過去陪媽的。」蕾西雖然這麼說了,卻沒有人動作。      幾分鐘後,崔普說:「等爸媽找到伊希,他們就會把她關進瘋人院,一輩子不讓她出來。」      他們都沒有想到,那不久前才離開溫斯洛路那棟房子的蜜雅和珍珠。理查森太太看著消防局長在文件夾板上仔細做紀錄,完全將前房客拋在腦後,她還沒有告訴丈夫和孩子們。穆迪早上發現她們不在了,但不確定是什麼原因。帕克蘭路的遠處,一個藍色小點逐漸接近,那是他們爸爸的寶馬車。      「你憑什麼以為他們會找得到她?」穆迪問。

延伸內容

◆型男老總私讀小碎念——全文收錄於第632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作者資料

伍綺詩(Celeste Ng)

生長於一個理工科氛圍濃厚的家庭,父親是美國太空總署的物理學家,母親是化學家,父母於六○年代時從香港移民至美國。小時候沒想過要走上作家這條路,但具寫作天賦的她十歲便在兒童雜誌上發表首篇作品,當年收到的美金兩元稿費沒有被花掉,至今仍是她珍藏的紀念。 在哈佛大學主修英文時,曾想過從事記者或編輯等工作,畢業之際,在導師的鼓勵下攻讀密歇根大學,取得寫作藝術創作碩士學位。畢業後,她以教授寫作課程為生,也擔任過文字編輯。 二○一二年,她的短篇故事〈Girls at Play〉獲得美國文學獎項「手推車獎」(Pushcart Prize)的肯定,許多短篇作品也受到國際媒體的關注。她花了六年時間撰寫第一部長篇小說《無聲告白》,以第三人稱的全知觀點敘事,述說一個家庭中,夫妻、父母、子女及兄弟姐妹之間的微妙關係,他們又是如何為了其他家人而犧牲部分的自我,而選擇把愛埋沒在生活的縫隙之中,直到那些沒說出的話讓他們感到窒息為止。 身為一位小說家,伍綺詩堅信不論是現今或將來、紙本或電子書,閱讀小說為符合人類本性的活動;而每一種形式上的寫作都是移情的舉動,作家試著想像自己鑽進另一個人的心靈以及皮膚。 《星星之火》是她的第二部小說。 作者網站:www.celesteng.com/

基本資料

作者:伍綺詩(Celeste Ng)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8-02-01 ISBN:9789578787049 城邦書號:A172016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