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蔓蔓青蘿(四)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蔓蔓青蘿(四)

  • 作者:桩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1-10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百變故事女王的穿越經典,精采完結! ◆完整收錄四篇番外! ◆同名電視劇已殺青!由《甄嬛傳》導演執導,《武媚娘傳奇》幕後製作團隊打造! ◆《失戀33天》劇版女主角姚笛,搭配《軒轅劍漢之雲》朱嘉琦、《古劍奇譚》、《思美人》喬振宇主演! ◆晉江半年榜No.1、總榜No.4、五千萬人次點閱! ◆作者親自寫序修訂,內容增加逾十萬字! ◆當當網上五星評論高達1600條! 好事多磨,青蘿與劉珏即將大婚之際,卻遇鄰國來犯, 青蘿被擄走,背後推手竟是子離——?! 為解青蘿身中的「失魂玉引香」,子離不惜動用皇帝特權,帶青蘿入皇陵冰泉,更暗自甘願受罰,承擔守陵人數鞭,此後每逢冬日將舊疾復發,年年承受痛徹心扉之苦。 青蘿並不知曉子離的犧牲,以為將被迫成為皇帝的妃子,因而與劉珏逃出皇宮。兩人度過舒心快意的幾日,終究被子離派來的人抓了回去。 劉珏拐帶宮妃、青蘿私自出宮,無論哪一項皆是殺頭的死罪。子離卻做下出人意表的決定——封李相三女青蘿為公主,賜婚給平南王劉珏! 然而,好事總是多磨。廢太子順王不甘於當個閒散王爺,在此時通敵,聯合鄰國對寧國發動叛變;為了順理成章地出兵陳國,子離更是將青蘿當餌,刻意製造機會,讓楚南將青蘿擄走,使劉珏不得不帶兵出征—— 【網友評論】 .這本書看的我既開心又心痛,開心的是女主角最後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了,心痛的是,經歷了很多,為什麼和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那麼難?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蔓蔓青蘿》很合我的品味,輕鬆,愉快。中間情節輾轉反側,好在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本書我是笑著看完的。 .《蔓蔓青蘿》好像是一本情與愛的教科書似的,將感情剖析的很細膩,讓女人們能夠細細的品味出這裡面的各種滋味,讓你親自體會其中的奧妙。 .看的第一部穿越文,這本小說改變了我對穿越文的看法。這本書確實有觸動心靈,很多地方都讓人感覺心頭一暖。 【繞心佳句】 .真正的痛,原來還不是瞧著她愛上了別人,去後悔當初!真正的痛是成全,笑著去成全。把這種苦果,當作美味,日日吃著還讚它的甜美。 .人和人是不能比較的,有句話叫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與權勢無關,與外貌無關,與他如何待我無關,緣分就是如此罷了。 .她是陽光,足以掃除我心中所有的陰影,不需要她為我建功立業,不需要她端莊穩重,已足夠了。 .阿蘿輕輕脫下黑衣,裡面薄薄的絹衣隨風飄起。她知道風一吹,這樣的衣衫被風帶起會是怎樣的一種美麗。她嫣然一笑,整個人似山間精靈,似暗夜魅影。

內文試閱

第三十七章
     顧天翔夜入皇宮覆命:「皇上,已綁回他兩人,臣特來覆命!人在殿外。」      「劉珏下天牢!送李青蘿進宮!」子離淡淡吩咐。      「這,皇上!」顧天翔顧不得違抗君令,還想多說。      「嗯?」子離哼出一個字。      「是,皇上!臣這就去辦!」顧天翔很無奈,再勸又怕子離當場翻臉,對兩人更為不利。      天牢裡,顧天翔替劉珏鬆綁,低聲道:「我看事情不妙,皇上把三小姐留在了宮裡。」      劉珏一痛,勉強扯出一絲笑容:「他是皇上,他說了算,只盼他待阿蘿好點。」      顧天翔重重嘆氣:「你先顧著你自己吧,有消息我會傳給你。」      顧天翔一走,劉珏坐在天牢的石室裡默想形勢。他有十足的把握,子離火氣再大也不會殺他。這個時候他會為難阿蘿嗎?換作任何一個人都會憤怒,但是這個時候,子離會控制自己,他一定不會在這個時候逼得太緊。      說不擔心是假的。劉珏只希望子離顧及阿蘿,顧及自己要用他,不要去為難她。但是萬一呢?劉珏甩甩頭,堅定地告訴自己,任何的萬一都擋不住他和阿蘿相愛的心。      她就在裡面,明明知道顧天翔不會為難他們,她跟著劉珏也不會吃苦,心裡卻是放不下,想知道走了十來日的她還好不好?她過得好嗎?這樣捉她回來,她,會恨他吧。子離站在宮門外徘徊。如果說,三年裡的相思一天天反覆輾壓著他的心,那麼三年後再見到阿蘿,他就管不住自己了。似乎伸手就能把她圈進懷裡,讓她成為他的。這種念頭像火山下的岩漿,在地底翻滾著、叫囂著,一經衝破岩層,就怒吼著噴發,排山倒海,吐著最炙熱的火,流出最滾燙的液體,直至熄滅掉所有的熱情。      晚風吹來初夏的風,也吹亂了子離的心。      人是回來了,但她的心呢?縱使他燃盡了熱情,變成冰冷的石頭,也打動不了她的心。子離陷入了深深的悲哀裡,一種念頭突然冒了出來:與其看著她與劉珏濃情蜜意,不如毀了她吧,藏她在心底裡,她不屬於他,也不能屬於其他人!子離被這個念頭嚇得呆住。然而這是最好的辦法,讓自己從日日嫉妒悔恨的折磨中解脫的最好的辦法!      殺了那個在山頂白雪中綠玉似的水裡讓他驚豔的阿蘿?殺了那個王府裡噙著淚祈求著、望著他的阿蘿?殺了那個與他策馬草原、讓他飛翔的阿蘿?殺了那個與他心意相同、簫笛合奏的阿蘿?子離雙手下意識抓緊了白玉欄杆,心底裡冒出來的想法讓他驚恐。      子離搖搖頭,他做不到。做不到嗎?深遂的眼睛浮上重重的憂傷,那麼他只有另一個選擇。子離佇立在宮門外,暗色的身影與夜色融在了一起。      內侍小心地提醒他:「皇上,娘娘已等著侍寢了。」      「哪個娘娘?」子離沒反應過來。      內侍一愣,冷汗瞬間冒了出來,往下一跪:「小的以為,以為……就是顧將軍送來的……」      「哦?」子離突然想笑,阿蘿被打扮成什麼樣了?侍寢嗎?他嘴角一動,牽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眼神卻冷如寒冰:「胡說八道什麼!混帳東西!誰准你們如此待她的!」      內侍嚇得渾身是汗:「皇上饒命!小的知錯了!」      「拉下去棍責三十,長長記性!」子離一甩袍。轉身走了進去。      阿蘿和劉珏被分開送進了玉龍宮。她緊張得要命,等待是最不安的。她不知道子離會是什麼樣子,不知道他會不會大怒,不知道他是不是眼含傷痛。她負了他,她沒辦法接受他。但是,又由不得她不接受。還有劉珏,他被送進了天牢,子離會怎麼待他呢?      從進了玉龍宮起,阿蘿的腦中就塞滿了各種問題。突聽到有腳步聲,睜開眼看得目瞪口呆。面前出現一溜宮女和宮侍,手裡捧著衣服、首飾笑著看她。      阿蘿下意識問道:「這是做什麼?」      宮女盈盈下拜:「奴婢侍候娘娘梳洗更衣!」說完,便有兩個人走了過來。      阿蘿手一擋:「不必了!」      「娘娘真是愛說笑,要的,不然如何侍寢!」宮女嬌笑著靠近。      侍寢?阿蘿臉一紅,心裡一慌,人已往後退去:「誰說要侍寢了?別過來呵,我不想動手打女人!」      一名宮女不知好歹已走近了她,伸手欲拉。阿蘿迅速出手,勾住她的手臂反手一扭。「哎唷!娘娘!」那宮女痛得眼淚流了出來。      阿蘿不由得放開手,無奈道:「別過來了,我不想揍你們!」      其他宮女嚇得花容失色,為首的宮侍高聲叫道:「娘娘,奴才們失禮了!」竟向阿蘿圍了過來。      阿蘿心一橫,拉開架勢就要打。一名宮侍一揚手,抖出一股香氣。阿蘿一愣,已吸了進去,身體一軟沒了力氣,瞪著宮侍罵道:「下流東西!」      宮侍跪地:「娘娘得罪了,只是娘娘性烈恐傷了皇上,奴才們不得已。」他站起身吩咐道:「妳們還不快點過來侍候!」      宮女們這才小心上前,攙扶起阿蘿。她渾身無力,被架著去沐浴,再被換上一身輕軟的羅衫。阿蘿沒法掙扎,只能由得她們刷蘿蔔似地上下洗了個乾淨,直恨得牙癢。眼睛再瞥見身上的羅衣,羞憤得閉上眼不敢再看,這跟沒穿有什麼區別?      辮子被打散,挽了個鬆鬆的髻。等裝扮好了,身邊的宮女瞧得呆了。好半天一人才輕聲道:「娘娘真是美麗!」      這時候美有屁用!阿蘿朝鏡子裡的自己齜牙咧嘴,顧不得欣賞,只盼望力氣早點恢復。      宮女小心地把她扶上床躺下,站成一排癡癡地看著她。阿蘿忍不住破口大罵:「看什麼看!再看我揍妳們!解藥拿來!」      方才被阿蘿扭住手的宮女嚇得後退一步。只聽宮侍賠著小心道:「奴才得罪了。這是為娘娘好,若是傷了皇上,那是死罪!」      「都給我滾!」 阿蘿氣得胸悶。      「是!」      宮侍與宮女輕輕放下層層軟帳。跪伏著磕了頭,慢慢退了出去。      阿蘿心裡暗罵,這幫宮人絕對不是第一次幹這種助紂為虐的活兒了。身體軟得抬手都很困難,只得瞪著帳頂出神。      聽到外面宮女和宮侍們在喊:「皇上聖安!」      阿蘿心裡更急,眼裡淚光閃動。      子離眼睛瞟了一眼放下的層層軟帳,淡淡地吩咐道:「都下去吧。」      「是!」      他舉步欲行,又停住。攏了軟帳溫柔問道:「阿蘿,這些天妳還好嗎?」      阿蘿看看自己,再聽到子離的聲音,急道:「你不要進來!」      「妳,為何不想念我呢?」子離終於拂開一層軟帳,離龍床又近了兩丈。「我想念妳,妳可知道玉華殿一件物事我都沒讓人動過。站在殿外,就想妳還在裡面。」      阿蘿無語,好半天才幽幽出聲:「皇上,青蘿粗陋,不值得皇上寵愛,有負於皇上。」      「我說過了,妳不要叫我皇上!」子離打斷她,她一稱呼他為皇上,他就覺得阿蘿離他好遠。手又分開一重軟帳,隱隱看到兩重紗帳後的龍床上躺著一具纖細的身子。      阿蘿側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你別進來!我、我不要你瞧到!」聲音裡已帶著哭音。      子離停住腳,貪婪地瞧著紗帳後的那個身影。手輕輕碰上紗帳死死地抓住了,用盡所有的意志力控制著不讓自己衝過去。他多想把她擁進懷裡、多想再抱一次那個柔美的身體!多想,讓她成為他的……可是,不能的,他,不能!      苦澀與傷痛襲了上來,這就是登上皇位的代價嗎?得到了天下卻得不到她!這就應了當年的話嗎?等她真的愛上了別人,痛苦才真正降臨!嫉妒真的像蟲蟻一點點咬住他的心,不是劇痛,是一點點酸、一點點疼,日以繼夜、周而復始,酸疼得讓人無力,從前已道相思苦,如今方知苦為何!      子離緊緊咬住牙!手裡糾成一團的紗帳「嗤」的一聲輕響,已被生生撕裂。      他愣住,看看手裡的輕紗,一鬆手,紗飄落在地上。子離瞧著,身體一陣顫抖。      阿蘿驚懼地聽著聲響,眼一閉,兩滴淚順著眼角滑下。      子離大手一揮,撩開紗帳走了進去。      眼睛剛瞧到床上的阿蘿,子離感覺全身血液都在沸騰,腦子一熱什麼都不知道了,眼裡、心裡只有那個美麗的身影。      阿蘿的胴體籠罩在淺紅的紗羅裡若隱若現,帳頂懸著安國進貢的那顆明珠,淡淡光華照在她臉上。鬆鬆的髮髻襯得一張臉嫵媚至極,呼吸急促起伏的胸暴露出完美的胸線。子離怔在床前,不知何時已屏住了呼吸,生怕呼吸一重,這一切便驚得飛了。      阿蘿知道他進來了,閉緊雙眼,嘴皮抖動著,身體緊繃,半天沒有動靜,她再也忍不住大吼起來:「滾出去!」      子離被她喝醒,往後轉身,臉已脹得通紅。他迅速脫下外袍回手一扔,寬寬大大掩住了阿蘿。啞聲道:「對不起。我,不知道弄成這樣!」      「你還說!你竟然叫那幫宮人使這種下流招術!」阿蘿羞怒不已,哪還管是在和一個帝王說話。      子離深深呼吸,慢慢消去心裡的那股子躁熱,這才轉過身看著阿蘿。見她癱軟在床上的樣子忍不住想笑,又想起她與劉珏不顧後果逃走,不由得板起了臉:「妳是在命令我嗎?」      阿蘿一呆,側過臉不看他:「我不敢!」      「我看妳沒什麼不敢的!妳壓根兒沒把我放在眼裡……」子離想訓她,無奈地嘆了口氣,走到床邊坐下:「要我放了妳嗎?」      「隨你!」      「隨我?是啊,我是寧國的皇帝,劉珏和妳都是我的臣子,當然只能隨我。」子離似在對阿蘿說,似又在自言自語。「我捨不得殺妳,也捨不得殺他。」      他轉過頭看著阿蘿:「妳最好不要忘了我說過的話。」手輕輕拭去阿蘿的淚。「可惜,妳不為我流淚,我卻一樣心疼。」      子離臉上又浮起了平常那不變的溫柔笑容,低下頭在阿蘿額上印下一吻,拉了拉床頭的繫鈴。      不一會,有宮侍進來,跪在軟帳外。      「送衣裳過來,侍候小姐更衣!」子離吩咐道。      「是!」      阿蘿不知子離要幹麼,聽到他如此說,鬆了一口氣。剛睜開眼睛,子離的手已蓋住她的眼睛:「不要看我!我,現在禁不住妳眼睛的誘惑!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      於是,她閉上眼,不敢睜開。      子離心裡卻聲聲喊著,睜開妳的眼睛瞧我,像從前妳每次想要求我一般看著我啊,可是她真的聽話,不敢再睜眼看他。      他嘆息著,深深地凝視著,子離知道,這會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了。他再也忍不住抱住了衣袍下微微顫抖的溫暖身軀。「別怕,放鬆,阿蘿,讓我再抱抱妳。」子離小心地擁著她,輕柔地哄著她。      阿蘿心裡一痛,他還是沒有勉強她,他還是對她好的。阿蘿心神一鬆,喃喃道:「大哥,你是我在這裡遇到的第一個對我好的人啊!」      一股熱浪衝進子離眼裡,他心裡說道:「不要相信我,阿蘿,我已經變了,真的變了。」懷裡的人是他的陽光,他的希望,唯一能他沉淪在陰暗大殿深處的心感覺到的亮光。她的眼睛剔透晶瑩,是世間最稀有的寶石!她的笑容燦爛純淨,是世間最美麗的花!可是擁有這個珍寶的人不是他,讓這朵花動人怒放的人也不是他!      子離放開阿蘿,起了身:「先歇會吧。」      阿蘿張口想問劉珏,又怕惹怒子離,看著他離開,終於還是問了出來:「大哥,劉珏他……」      子離沒有回頭往帳外行去:「到時妳就知道了。」      子離獨自走進了天牢,揮退了所有侍衛。      劉珏在牢裡緩緩下跪,今夜他來這裡,阿蘿會沒事嗎?「罪臣劉珏叩見皇上!」      「罪臣?你也知道你犯下了滔天大罪?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皇上嗎?」子離冷冷地開口。      劉珏抬起頭,英俊的臉上帶著堅毅與誠懇:「臣有罪,是臣反悔,先送阿蘿進宮,又反悔闖宮帶走她,臣自知愧對皇上,但臣不悔!」      子離盯著劉珏,是的,他恨他,恨他反悔,恨他搶走了阿蘿的心。可是,子離不得不承認,劉珏身上有著他沒法擁有的勇氣,他敢帶阿蘿走,一如當年太子夜宴時,他敢從他手裡救下阿蘿,不讓他折斷她的手指,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阿蘿吧。子離黯然,自己是寧國的王,背負的東西太多,容不得全心全意去愛一個人。      哪怕心裡滿滿的全是她,最終他也得不到。而眼前這個人,卻將和她雙宿雙飛。子離心似被針扎,扎出密密的孔,洩出綿綿不絕的痛,不知不覺中,牙已咬破了嘴裡的皮,冒出淡淡的血腥味。      劉珏低頭跪著,靜靜等著子離處置他。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子離舌尖一舔,嚥下滿嘴血沫子,淡淡地問道。      劉珏一笑:「不怕是假的,但臣想,皇上一定不會殺了臣的。」      「哦?闖宮、藐視朕、拐帶宮妃,哪一項都是死罪!為何不能殺了你?」      「因為皇上也愛她,必然會理解臣的心情。皇上不是冷血之人,若是這樣殺了臣,豈不教人笑話。」劉珏答道。      「哈哈!誰說朕不想殺了你,就算讓天下人笑話又如何?」子離心裡有個聲音在叫囂著,殺了他,殺了他!可是,他大笑著,劉珏說對了,他不能殺他。因為他要做超越先祖的皇帝,要當能統一這片土地的王!「我是不會殺你,不為別的,就為了皇叔,我也不會殺你!但,也不能就此放過了你!」      「任憑皇上處置!」劉珏淡定地接受。      「處置嗎?哼,你怎麼不問問我會怎麼處置她?」子離臉上失了笑容。「宮妃外逃,杖斃是輕的,你熟知寧國律法,你說!」      「皇上!」劉珏大驚。「您怎麼處置臣都沒關係,她、她是臣擄走的,與她無關!」      「怕了是嗎?我處置你的方式很簡單,就是處置她罷了。你就受著吧!」子離嘴邊露出一抹冷笑。      劉珏心裡一痛,霍然站立,眼裡沉沉的全是痛:「皇上,您怎麼能這麼殘忍?您明知道動她分毫都足以讓我……您怎麼忍心!她,她也是您心愛之人!」      「是,你會痛,你知不知道我也會痛!你帶著她走,她眼裡心裡全是你,你們可知道我有多痛?」子離終於暴發怒火。狠狠地盯著劉珏。「若不是你送她進宮,又怎會勾起我對她的渴望?這樣瞧著她,看著她的心不屬於我,每一個疏離的眼神像刀一樣在凌遲我的心,每一個對你綻放的笑容,像針一樣扎得我遍體鱗傷,你們讓我怎麼辦?你說!」      劉珏後退兩步,閉了閉眼,再睜開,眼中已一片清明:「皇上,允之與阿蘿對不住您,我想她活著,那怕做您的妃子也要把她讓給您。可是,我見她寧願一死也不要待在皇宮,我便硬不下心腸。看到她一天比一天憔悴,看著她眼裡的絕望和悲傷,我、我只能選擇冒死闖宮帶走她。我可以把命給您,卻不能把她給您。若是您要折磨她,請您看在我父子對您一片忠心的分上讓她死得痛快點,允之也絕不獨活。您,這便動手吧!用我兩人的命,平息您的怒氣。」      子離口中發出陣陣大笑:「死嗎?我捨不得,我捨不得動她一根指頭,也捨不得與你的情誼。」他止住笑聲,滿眼傷痛:「允之,我不會傷害她,也不會殺你,但是……」子離神情一肅:「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臣謝皇上不殺之恩,謝皇上饒了她,臣,罪有應得。」劉珏心裡放下一塊大石,他靜靜地看著子離,他也是可憐人。劉珏覺得自己很幸福,阿蘿,是自己的阿蘿。      子離恢復了尋常的溫和神色,對外面的侍衛吩咐道:「把相府三小姐帶過來!」      劉珏心裡一緊:「王上,臣求您不要讓她看到!」      「這就心疼了?」子離面上掛著淺笑。目光轉冷:「不看到,怎麼長記性!」      劉珏無奈。      不多時,阿蘿被侍衛帶進天牢。她一進來就感覺到這裡陰森莫名,想起古代的種種刑法,心裡怕得很。看到牢裡的劉珏,關切之色溢於言表,抬腳就想奔過去。又看到面若寒冰的子離,哆嗦了一下停住腳步,心知若是過去,子離會更惱怒。她不明白子離方才為何放過她,還對她那麼溫柔,轉眼又把她帶到了這裡。      劉珏注意到阿蘿眼中的恐懼,心裡深深地嘆氣。眼睛看過去,嘴邊已浮起了笑容:「我好好的呢。」      「現在是好好的,等會兒就不再好好的了。」子離冷聲道。      阿蘿大驚,情不自禁扯住子離的袍子:「不要,我求你好不好,不要傷害他!」眼睛一紅,淚已嚇得衝了出來。      「阿蘿!」劉珏臉一沉,眼神冰冷。他看不來她這樣子,他寧可被子離殺了也不想她去求他。阿蘿怔住,六神無主。害怕、擔憂、無助清楚地寫在眸子裡。      子離望著那雙淚意盈盈的雙眸,心裡一痛,喃喃道:「妳知道,這樣瞧著我,我總是拒絕不了。」      他一抬手,推開阿蘿吩咐道:「攔住她!」      侍衛拉住阿蘿。她大驚失色:「你要幹什麼?」      子離隱忍著心裡的痛,淡淡道:「取鞭來!平南王,朕親自行刑,三十鞭,你可受得住?受不住,我就打她三鞭,一鞭抵過你十鞭!」      「不要!我欠你的,我還你!你三鞭打死我我也不怨你!」阿蘿瞪著子離。      「住口!真是婦道人家,胡說八道!」劉珏心裡大急,子離若是下手得狠了,一鞭下去就能打死她。      子離對阿蘿冷哼一聲:「妳再出聲,就抽他六十鞭!」      阿蘿嚇得趕緊住口,眼淚大顆顆往下落。      劉珏朗聲笑道:「臣身子骨硬朗,皇上何苦嚇她。」      「帶平南王出來!」      劉珏走出牢房,心裡暗罵子離非要當阿蘿的面行刑,不是擺明了要她難受?他望向阿蘿溫柔笑道:「閉上妳的眼睛!聽話,乖!」      阿蘿看看他,再看看子離,慢慢閉上了眼睛。      劉珏滿意地一笑,脫下衣裳,露出光滑的背脊。「臣先謝恩!怕等會打暈了忘記。」      子離嘴一抽,想笑又忍住:「平南王就是平南王,撐住了!」說完朝阿蘿看去,她睫毛抖動著,臉上一片瑩瑩的溼意,美麗的臉上帶著不忍心痛與悲傷。心裡一痛,手一揮,重重一鞭已抽在劉珏身上。      聽得劉珏一聲悶哼,阿蘿眼淚流得更厲害。她恨子離太殘忍,非要她站在這裡一聲聲聽著,連喚劉珏一聲都不敢。      子離閉上眼,鞭如雨下,轉眼之間劉珏背上已血肉模糊。劉珏咬著牙一聲不吭,生怕阿蘿聽到了難過。      子離把鞭一扔:「完了!」      「臣,謝恩!」劉珏咬著牙開口謝恩。      「很好,你還能開口。」子離淡淡說道。      「皇上手下留情!臣感激不盡!」劉珏一字一句說完,張嘴吐出一口血來。      阿蘿驀然睜開眼,正瞧到劉珏背上猙獰的傷口,驚呼一聲,擺脫侍衛就衝了過去。      該死!劉珏瞪著她:「誰叫你睜眼看的?不准哭!」      阿蘿嘴顫抖著,輕輕去拭他嘴邊的血跡:「很痛?」      劉珏惱怒地看了子離一眼,心裡把他罵得狗血淋頭。子離故意的,絕對是存心的,非要阿蘿看著他挨三十鞭子心痛難過!臉上已帶出一個燦爛的笑臉來:「哪會疼呢,皇上心痛臣,手輕著呢,聲音大、力道小,誆妳聽來著!」      「阿蘿,過來!」子離看著他倆,是相愛嗎?心酸心痛的感覺又湧了上來。      阿蘿一抖,回頭看子離:「你還要怎樣?」      「妳還想看他挨鞭子?」      阿蘿迅速離開劉珏,走了過去。      子離一笑:「如此情深是嗎?不成全你們倒是我這個做大哥的冷酷無情了。」聲音一沉:「平南王接旨!」      劉珏嘆了口氣道:「劉珏接旨!」      子離淡淡地說道:「朕已認了阿蘿為義妹,封青蘿為公主!一個月後,賜婚於你!」      阿蘿吃驚地看著子離,脫口而出:「你們那祖宗規矩不要了?」      子離轉過臉:「只要是皇族的公主也是一樣。我,成全你們!」話一出口,子離又覺得滿嘴血腥。      皇族公主沒有這層特例,子離在敷衍阿蘿!劉珏眉頭一皺,閃電般一個念頭從心口上掠過。瞬間臉色就變了,人震得呆住。子離,他沒帶阿蘿進皇陵……他居然、居然選擇了受龍鞭之刑!      劉珏吃驚地張大了嘴,他,竟然為了阿蘿,甘受每年大雪之日的痛苦!他……劉珏嘴裡泛起苦澀,黯然地看著子離。閉了閉眼,他雙拳緊握。      子離如此、如此成全……從此,他便是他的王,自己的命便是他的了。      劉珏伸手拉著阿蘿跪下,沉聲道:「皇上大恩,劉珏銘感五內,在此立誓,效忠吾王,萬歲,萬萬歲!」      子離背對著他們,輕聲道:「阿蘿從宮中出嫁,平南王可回王府休養,一個月後朕親自主婚!允之可還恨朕鞭打你嗎?」      「臣心甘情願,一點不冤!」劉珏真心誠意地說道。看向子離的目光一片坦誠,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去吧!」      「謝皇上!臣告退!」劉珏站起來,衝阿蘿一笑。「等我,一個月後我迎妳回府!」      阿蘿如在夢中,反應不過來,怎麼事情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她看著劉珏臉上神采飛揚,點了點頭。      劉珏深深看了子離一眼,輕聲道:「允之心服口服!」說完大步離開天牢,背上火辣辣的痛竟似消失無蹤。      子離吁出一口氣,回轉身臉上似笑非笑:「阿蘿,還恨大哥嗎?」      阿蘿怔怔地看住他,這個同樣深愛她的男人,終於還是成全了她:「大哥,我……」眼睛一紅,低下了頭。      子離輕輕抬起她的頭:「大哥不捨得讓妳難過。妳開心就好,我的公主。」      公主?阿蘿想笑,突然之間接受不了這麼大的變化,不論是前些日子關在宮裡的苦、與劉珏逃出宮門的疲倦,還是被捉回來時的心驚膽戰,心起起落落,覺得……荒謬!她看著子離,心情沉重。是他捨不得,現在終於想明白了要放手嗎?那種因為瞭解、因為理解而心疼的感覺又浮了上來,一如當初子離大婚後對她表白的夜晚。陰森的天牢……子離的心便囚在裡面。他成全了她,可是,什麼時候他才能真正的走出自己的囚牢呢?阿蘿勉強擠出一個俏皮的笑容:「大哥不要後悔哦,我最喜歡狐假虎威了!」      子離呵呵笑了:「當皇帝真不好玩,阿蘿也一定要讓大哥開心才是!」阿蘿笑起來,再暗沉的牢房也映進了陽光。光影到了這裡,卻仍驅不散他的愁緒,像自己的笑容,永遠淺淺淡淡噙在嘴角,那是笑嗎?只是一種表情,和這張臉長在一塊兒的表情,不是由衷的開心。      「那當然,你是我大哥,也是我的家人了。我會保護你的!」阿蘿繼續俏皮地說道。她不知道除了這種浮於表面的開心,還能怎麼面對子離的痛。吐了吐舌頭,她又嘆了口氣:「我討厭這裡。」      子離笑了笑:「大哥再不會帶妳來這裡。原諒大哥!」      玉龍宮內子離獨自坐著。他終於做出了決定,他終於把阿蘿徹底推出了他的懷抱。      從此她便不再屬於他了。      他取出一瓶酒看了看,慢慢飲下,酒還是這麼烈,火辣辣地沖下咽喉,在小腹中燒起火焰。阿蘿,如妳所願,妳開心了是嗎?可是,他嘆了口氣,阿蘿,以後要有什麼,妳一定要原諒大哥,有太多責任壓在大哥身上,大哥是皇帝,是寧國的皇帝啊。

作者資料

桩桩

畢業於中國新聞學院,從事多年記者編輯工作,多產作家,有「百變故事女王」之美譽,已累計出版十餘部暢銷作品。 代表作:《小女花不棄》、《蔓蔓青蘿》、《一怒成仙》、《皇后出牆記》、《永夜》、《放棄你,下輩子吧》、《女人現實男人瘋狂》、《流年明媚.相思謀》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桩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1-10 ISBN:9789571079165 城邦書號:SPB7F0001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