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雨野原傳奇1:巨龍守護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美好人生,開學了!
  • 《龍鱗焰火》新書延伸展
  •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內容簡介

繼刺客系列之後, 羅蘋.荷布再創令人屏息的史詩級巨龍傳說! 一條具腐蝕性的混濁河水,孕育出這片盤根錯節的巨大叢林——雨野原。身手矯健的雨野原人在樹上建立起自己的家園,酸性的河水卻在潛移默化中,改變著居民的基因。 塞瑪拉,這位土生土長的叢林女孩擁有過人的攀爬功夫,但受雨野原的影響,原本該是指甲的地方,卻生著黑色的獸爪,眼中也映著異於常人的瑩瑩藍光。然而這樣的她,卻受到所有雨野原人的排擠——包括自己的母親。 在見證幼龍的孵化後,她決定離開受人唾棄的雨野原,肩負養育龍群的重責大任——成為巨龍守護者。但塞瑪拉不知道,這個決定,將徹底改寫她的生命…… 龍族崛起,但風光不再, 從繭中爬出來的全是畸形、虛弱、奄奄一息的幼龍, 守護者該如何拯救殘破的龍群? 在賽瑪拉的注視下,繭的內容物抽搐一下,隨之又是快速地幾下扭動。巫木如同羊膜胎盤一樣被撕開了,融解的繭被其中瘦骨嶙峋的生物所吸收。賽瑪拉看到這頭龍細瘦的身軀豐滿起來,呈現出耀眼的色澤。龍的體型要比賽瑪拉預料中的更小,和龍繭的體積以及賽瑪拉聽聞的巨龍婷黛莉雅的身型都有些不相稱。一股潮濕的臭氣向上湧起,鼻子鈍圓的龍頭從軟趴趴的繭中完全探了出來。 出來了! 賽瑪拉感覺到一陣暈眩——龍的話語觸及到了她的意識。她的心跳得就像一隻要衝上天空的小鳥。她竟然能聽到龍說話! ★★★各大書評、網友齊聲讚譽★★★ 「羅蘋.荷布堪稱最優秀的奇幻文學作家之一。」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凱文.J.安德森 「極富想像力與文學性,有血有肉的真情鉅作。」 ——《Booklist》書評 「羅蘋.荷布從未讓我失望過!劇情峰迴路轉,在你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深陷其中!她在我心中,與《魔戒》作家托爾金齊名!」 ——亞馬遜網站讀者Maggie O 「無與倫比的作品。《冰與火之歌》的作者馬汀說得完全正確,羅蘋.荷布的著作就像鑽石般耀眼奪目!」 ——亞馬遜網站讀者Ronald J. Moss 「強烈推薦。我迷上了這個故事,甚至難以把書闔上!每一步都難以預料,人物栩栩如生,沒有一刻讓我感到沉悶。」 ——亞馬遜網站讀者D. Bonds 「這個故事的特別之處,在於龍竟要仰賴人類的幫助才能存活,過去我從未在其他有龍的奇幻小說裡看過這個切入點。非常迷人的故事,相信所有人都會愛上。」 ——亞馬遜網站讀者Emma Hox

內文試閱

  他們走了這麼遠。現在,她來到了這裡。長途旅行的歲月在她的思緒中已漸漸消褪,取而代之的是當前的急迫需求。西薩奎艾張開口,彎曲脖頸。對這條海蛇而言,現在集中精神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她完全從水中生出已經有許多年了。自從她在異類之島上被孵化出來之後,她就不再曾感覺到身體下有乾燥的地面。現在,她遠離了異類之島的乾熱沙子和溫潤水泉,冬季正在逼近這條寒冷河流旁邊的茂密森林。在她蜷曲的身體下,只有粗礪冷硬的泥灘河岸。這裡的空氣太冷了,她的鰓總是乾燥得太快。現在她能做的只有加快速度。她將嘴探進深深的河道中,吞了一大口帶銀色條紋的淤泥和河水,又揚起巨大的頭,把這些全部咽進喉嚨。這種流體充滿沙礫,非常冰冷,卻又奇怪地很是美味。於是她又吞一口,咽進腹中,然後繼續吞食。      她不知道自己吞吃了多少口這種會將喉嚨磨痛的濃湯,終於,她感覺到那種古老的反應被觸發了。她鼓動喉頭裡的肌肉,感覺自己的毒液囊在膨脹。她的肉質鬃毛在喉嚨周圍豎起,變成一圈不住顫抖的劇毒尖刺。波浪般的顫抖沿著她的身體在湧動。她將嘴張大,全身肌肉緊繃,喉頭收縮,終於,她成功了。她用力收緊雙顎,封鎖住口腔,控制噴出的液體,讓它變成一股細長而強勁的激流,其中包含著黏土、膽汁和帶有少許毒劑的唾液。然後她不無艱難地轉過頭,讓尾巴盤捲起來接近自己的身體。從口腔中被擠壓出來的液體,如同一道黏稠而沉重的銀線。她的頭不斷擺動著,將這股液體均勻地纏繞在自己的身上。      她察覺到有沉重的腳步在靠近。然後,一頭巨龍走過來,那影子將她遮住。婷黛莉雅停住腳步對她說:「很好,很好,這樣就對了。從細緻平整的一層開始,不要有任何缺漏。這樣就對了。」      西薩奎艾甚至無法轉過頭去瞥一眼讚揚她的銀藍色巨龍女王。她現在正集中全部的精神製造這個硬殼,而這將庇護她度過嚴冬季節的數個月。一種深深的疲憊感讓她感到急迫,明白自己必須完全專注於眼前的工作。她需要睡眠。她渴望睡眠。但她知道,如果現在她睡著了,她將再也不會以任何形態醒來。完成它,她心中想,完成它,然後我就能休息了。      在她周圍的河岸上,其他長蛇也都在吃力地完成著同樣的任務,每一條長蛇織繭的程度都不盡相同。在他們之間還有一些辛苦勞作的人類,一些人背走了一桶桶河水,另一些人將附近河岸上帶銀色條紋的黏土鏟進推車裡。年輕的人們便將這些小車朝一處用原木當作外牆,匆匆建起的圍場推去。他們將水和黏土都傾倒進一個巨大的水槽中。另一些工人用鏟子和攪棍將黏土塊打散,和水一起攪拌成稀薄的泥漿。西薩奎艾吞吃下去,製造護身繭殼主要原料的正是這種泥漿。其他原料雖然含量很少,卻也都至關重要。她的身體中產生的毒素能夠讓她進入一種瀕死的沉睡。她的唾液會用記憶保存這副繭殼—那不僅僅是她作為長蛇的記憶,更有著她全部血脈的回憶,當她製作這副繭殼的時候,所有這些記憶都將被編織入其中。      但她還缺少一種記憶—這種記憶應該來自於照顧長蛇製造繭殼的龍。西薩奎艾擁有足夠的記憶,知道這裡至少應該有二十頭龍在照顧他們、鼓勵他們,並且咀嚼記憶沙粒和黏土,將反芻出來的龍涎和歷史注入到他們的泥殼中。但她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她太累了,甚至無法思考缺乏這一要素會對她造成怎樣的影響。      當繭殼逐漸覆蓋到她的脖頸時,一股強烈的疲憊感湧過她的全身。繭殼必須延展到能讓她將頭縮進去並進行封閉的程度。這時她慢慢地回憶起,在以前的世代,照料長蛇的龍有時會幫助長蛇封閉繭殼。但西薩奎艾知道,自己不能奢求這樣的幫助。只有一百二十九條長蛇聚集在巨蟒河口,加入艱辛的上溯之旅,前來他們位於河道上游的傳統結繭地。墨金是他們的首領。有一件事令他格外擔憂,那就是他們之中的雌性太少了:還不到全體的三分之一。在以往的成繭之年,聚集到這裡的長蛇都應該有數百條之多,而且雌性至少應該和雄性一樣多。他們在大海中等待了那麼久,游了那麼遠來到這裡,希望能恢復他們的種群,但得知他們的數量也許太少,來得也許太晚,這讓西薩奎艾感到很難接受。      充滿險阻的河道之旅會讓他們的數量益發減少。西薩奎艾不知道有多少長蛇到達了結繭的河灘。她覺得也許有九十條,而更讓她心情沉重的訊息是,其中存活的雌性甚至不超過二十條。在她的周圍到處都是精疲力竭,奄奄待斃的長蛇。就在西薩奎艾這樣想著的時候,她聽到婷黛莉雅對一名人類工人說:「他死了。叫你們的錘手過來,打碎他的繭殼,把碎片放回到記憶泥漿槽裡,讓其他長蛇保留這份祖先的回憶。」西薩奎艾看不見,但她能聽到婷黛莉雅將死去的長蛇從未完成的繭殼中拖出來的聲音。她還能嗅到那條長蛇被巨龍吞吃時散發出來的血肉氣味。饑餓和疲倦絞纏著西薩奎艾。她希望自己能分享婷黛莉雅的食物。但她明白,現在才進食對她而言已經太晚了。她的肚子裡充滿泥漿。現在她必須完成已經啟動的工作。      婷黛莉雅需要食物。她是現存唯一的巨龍,能夠率領他們完成演化。西薩奎艾不知道婷黛莉雅是從何處得到的力量。為了引領他們沿雨野原河溯流而上,這頭巨龍連續多日在天空中飛翔,完全沒有休息過。經歷過許多年的改變之後,這條內陸長河對於這些長蛇已經是如此陌生,只有跟隨空中的婷黛莉雅,他們才知道要如何行進。而這位巨龍女王顯然也沒有多少力量了,除了鼓勵之外,她無法再提供任何幫助,畢竟有這麼多海蛇都需要她,孤身一人的她又能怎麼做?      就像一片如同蛛網般縹渺的夢,一段古老的回憶短暫地掠過了西薩奎艾的意識。不對,她心中想,都不對,都不應該如此。的確是這條河沒有錯,但開闊的草場和河邊的橡樹林又在哪裡?現在河岸邊只有一片片泥沼和孽生在沼澤裡的叢莽,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堅實的地面。如果不是人類在長蛇到來之前,已耗費很大的力氣以石塊加固了堤岸,他們一定會把這裡攪成一片爛泥塘。祖先長蛇的記憶告訴西薩奎艾,這裡應該有陽光下的開闊草原和豐腴的黏土堤岸,不遠處還有一座古靈城市。應該有許多巨龍刨起大塊黏土,將它與水拌合在一起做成泥漿,並在最後為長蛇們封閉好繭殼。所有這些都應該在炎熱的日子裡,在明媚的夏季陽光中完成。      西薩奎艾因為疲憊而全身顫抖。這一段記憶消失在她無法企及的地方。她只是一條長蛇,正竭盡全力,掙扎著要編織繭殼包裹住身體,抵禦冬日的嚴寒,並促使自身發生演化。一條長蛇,冰冷又疲倦,在經歷過漫長的流浪之後終於到了家。她的意識又飄回到了幾個月以前……      在這次旅程的最後一段,她彷彿與湍急的流水和岩石嶙峋的淺灘進行了一場沒有休止的戰鬥。她是墨金群落中的新成員。這個群落讓她吃了一驚。通常一個群落會包括二十到四十條長蛇。但墨金聚集起了他能找到的每一條長蛇,率領他們一直向北。這讓他們一路上捕獲食物的困難增加了許多,但墨金認為這樣做是有必要的。西薩奎艾以前從沒有見過這麼多長蛇一起群落旅行。實際上,一些長蛇幾乎已經退化到了動物的水準,另一些長蛇也都因為困惑和恐懼變成了半瘋狀態。遺忘包裹住了多數長蛇的心智。當他們跟隨著這條身側有一長排光芒閃爍的黃金偽眼的先知長蛇,在這趟旅程裡,西薩奎艾幾乎回想起了那條古老的遷徙路線。在她的周圍,眾靈和智慧聚集在列陣前行的長蛇中。她感覺這漫長的旅行是正確的,比她長久以來經歷過的任何事都更正確。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有過片刻的猶豫。她關於那條河的祖先回憶告訴她,他們進入的水道應該是流動穩定的深水,其中有著大量魚類。她的古老夢境告訴她,這條河的兩岸是連綿起伏的丘陵、草原,其間還有稀疏的樹林。所有這些地方都有許多獵物,可供饑餓的巨龍享用。這條河的確相當深,可以供船隻通航,但隨著它蜿蜒深入內陸,兩岸卻全都是高大茂密的森林、密密麻麻的藤蔓與灌木叢。這不可能是他們的祖先前往結繭地的路徑。但墨金頑固地堅持他們走的路沒有錯。      西薩奎艾的疑慮是如此強烈,以至於她差一點轉頭返回大海。她很想逃離冰冷渾濁的河水,退回到南方海洋的溫暖水域。但是當她退到隊伍末尾,就要轉身的時候,又有其他長蛇跟上來,將她推回到群落中去。她不得不跟隨其他長蛇繼續前進。      儘管她懷疑墨金的預見,但她從沒有質疑過婷黛莉雅的權威。這頭銀藍色的巨龍認可墨金作為他們的首領,並幫助那艘奇怪的船隻指引墨金的群落。這頭巨龍飛翔在他們頭頂上,用銅號一般的洪亮聲音鼓勵他們,催趕這一群長蛇溯流而上向北前進。長蛇沿河道游動,順利地到達了兩條腿的城市崔豪格。一路跟隨著那艘船游動,他們都很疲累,不過並沒有遭遇到更多的困難。      但在經過了那座城市之後,河道發生了改變。為他們導航的船隻無法越過前方的淺灘,只能停下。過了崔豪格之後,河道變寬,散開成為許多支流。一股又一股的水流被寬闊的礫石和沙灘間隔開。低垂的藤蔓和密集的樹根封鎖住了河兩岸,他們只能在迂迴曲折的淺水中行進。河床上不時會冒出犬牙交錯的岩石,或者被蘆葦完全堵塞。西薩奎艾再一次想要回頭,但就像其他長蛇一樣,巨龍的驅策對他們而言是不可違逆的命令。他們向上游前進。人類在河道上豎起一道道原木圍壩,試著阻截河水,將淺灘變成一道道階梯狀的深水圍堰,讓最後這一段對長蛇而言有生命危險的淺灘可以通行。而西薩奎艾和她的上百個同族,只能一起在這條根本沒有足夠深度的水道中,奮力地掙扎前行。      許多長蛇在這一段旅程中死去。在鹽水海洋中,他們遭受一點小傷便會迅速癒合,但在這種水流湍急的淡水河裡,這樣的傷口卻會感染潰爛。他們長久放逐於大海,讓許多強大的長蛇在意識和精神上都變得非常孱弱。這麼多事情都錯了。他們被孵化出來之後已經過去了太多歲月。許多年以前,他們就應該進行這場旅行,那時他們還是健康的年輕長蛇;時序上也應該更提前一些,在溫暖的夏季溯流而上,那時他們的身體還豐滿光滑,充滿了脂肪。但他們卻在淒冷多雨的冬季來到這裡,身體瘦弱,傷痕累累,身上還附滿了藤壺,而最不尋常的是,他們比以往任何來至此地的長蛇,都顯得老態許多。      唯一照看他們的龍,距離自己出繭也還不到一年時間。婷黛莉雅飛過他們頭頂,每當冬日的太陽透過雲層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就會在她的身上點亮一片銀光。「不遠了!」她一直在向他們呼喊,「就在這片淺灘後面,水會再次變深,你們就能再一次自由地游動了。繼續向前。」      一些長蛇實在受了太多傷,太過疲憊和瘦弱,無法繼續前進。一條巨大的橙色長蛇掛在攔水的原木牆上,卻沒有再動一下,就這樣死了。西薩奎艾靠近他的時候,他碩大的楔形頭顱突然掉落進水中。西薩奎艾不耐煩地等待他游到前面去,但他尖利的卷曲鬃毛急驟地痙攣了一陣,然後便釋放出最後一股毒液。這股毒液稀薄而微弱,是他的身體最後一點反射性的防衛反應。周圍的所有海蛇都能從這一點判斷出,他已經死了。水中濃郁的味道,正召喚著西薩奎艾前來大快朵頤。      西薩奎艾沒有猶豫。她是第一個撕扯橙色長蛇屍體的。她咬下滿嘴鮮肉,吞入腹中,然後又撕下一塊。群落中的其他成員這時才察覺到這個機會。突然攝入的營養和橙色長蛇的記憶洪流都讓西薩奎艾感到頭暈目眩。這就是他們一族的生存之道—不能浪費死者的身軀,而是要從他們那裡獲取營養和智慧。就如同每一頭龍都攜帶著他整個譜系的記憶,每一條長蛇也都保留著先輩的記憶,或者至少是應當如此。西薩奎艾和身邊同她一起吞吃同伴屍體的長蛇都很憂鬱。他們停留在長蛇形態的時間太久了。記憶正在從他們的腦海中消褪,一同消失不見的還有他們的智力。現在一些拚盡全力要完成這次遠征,成為巨龍的長蛇已經是徒有其表,他們實際上已經變成了野蠻殘忍的猛獸。即使他們完成演化,又會成為什麼樣的龍?      西薩奎艾的頭探進橙色長蛇的屍體,鬃毛倒豎。她又叼住了一大塊肉。她的腦海中盤旋著關於大群游魚的回憶,還有在夜晚如寶石般璀璨閃亮的星空下,橙色長蛇與群落夥伴一同歌唱的回憶。這些記憶非常古早。西薩奎艾懷疑數十年以來,不曾有過任何長蛇群落從豐裕的大海昂頭於貧瘠的空氣中,以他們的歌聲讚美頭頂上方的繁星蒼穹。      這時又有其他長蛇簇擁過來,發出「嘶嘶」的鳴響,豎起鬃毛做出威脅的樣子,竭力想要分享這頓盛宴。西薩奎艾撕下最後一塊肉,隨後便從擋住橙色長蛇的木牆上滾落下去。她將一大塊溫熱的肉吞入腹中,感覺到那塊肉充實了自己的胃,帶給她一陣愉悅。天空,她心中想著。作為回應,她感覺到心中一陣短暫的悸動,那來自於橙色長蛇模糊的巨龍回憶。天空,像海洋一樣寬廣遼闊。她很快就能夠再一次遨遊於其中了。不會有多遠了,這是婷黛莉雅做出的承諾。      擁有雙翼的龍,以及正在淺水中翻滾、傷痕累累的長蛇,這兩者對距離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那天下午,他們依然沒有看見黏土河岸。黑夜很快就到來了,如同突然擊中他們的一拳。短暫的白晝彷彿沒有開始就已經過去。又是一個晚上,西薩奎艾不得不忍受寒冷的空氣—低淺的河水讓她無處逃避。從她身邊流過的水只能勉強讓她的鰓保持溼潤。她背部的皮膚在乾冷空氣的摩擦中彷彿要裂開一樣。到了早晨,太陽升至寬闊河面和叢林堤岸之間,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顯露出更多再也無法完成這次遷徙的長蛇。而西薩奎艾也再一次幸運地從一具長蛇屍體上得到了食物,並一直吞吃到蛇群將她趕開。婷黛莉雅也再一次在他們的頭頂盤旋,高聲向他們許諾,卡薩里克就在不遠處。他們到了那裡就能休息,能夠進入長久而平靜的演化了。      天氣很冷。西薩奎艾背部的皮膚因在水面以上經歷了漫長的一夜而變得乾燥。她能感覺到皮膚在鱗片下裂開。當河水變得足夠深,讓她能完全潛沒入其中,也能讓她的鰓也浸透水,這時的渾濁河水刺痛了她破裂的表皮。她感覺到酸性的水流正在腐蝕她。如果她不儘快趕到結繭地,她就再也去不了那裡了。      這個下午短得可怕,又漫長得痛苦。在西薩奎艾能夠游動的深水河段,汙水不停地刺激著她的傷口,但這也好過一些水淺的地方。她在那裡只能像蛇一樣用肚子爬行,拚命滑過河床底部黏膩的石塊。在她周圍,這些巨大的海中長蛇都在不停地蠕動、盤捲和扭曲身體,努力向上游一步步前進。      西薩奎艾終於到了。但她其實並不認識這個地方。太陽已經向西落到了河岸邊高高的樹籬後面,並非是古靈的兩腿生物將點燃的火把在泥濘的河岸上擺出一個巨大的環形。西薩奎艾看著他們—人類,普通的兩條腿,比獵物強不了多少。他們正在來回亂跑,顯然是在完成婷黛莉雅的命令,就像古靈侍奉巨龍那樣侍奉著這位龍族女王。這真是一種怪異的恥辱。巨龍難道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不得不和人類進行合作了?      西薩奎艾高昂起生滿鬃毛的頭,感受黑夜的空氣。這樣不對,這完全不對。她在心中找不到那種能夠確認這裡就是結繭地的篤定感覺。不過在岸邊,她能看見一些早於她來至此地的長蛇。在他們之中,已經有幾個將自己包裹進用銀色條紋的淤泥和他們自己的唾液做成的繭殼中。還有一些雖然非常虛弱的長蛇,仍不遺餘力地完成著這個任務……

作者資料

羅蘋.荷布(Robin Hobb)

她是土生土長的華盛頓州人。畢生對奇幻與科幻文學的熱愛,引導她走入這個領域開始創作。在男性主導的奇幻寫作界,羅蘋.荷布成功地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 1995年「刺客正傳」在美國出版,這部作品並非以華麗血腥見長;相反地,是一名身懷絕技,卻仍生澀無知的少年成長的故事。在皇室勾心鬥角的過程中,往往隱含著無數的陰謀和伎倆,不到最後一刻,讀者都無法得知主角脫身的機會和真正的陰謀為何。續作「刺客後傳」,將主角的個性刻畫得更為深刻;想要脫離血腥權謀的日子,卻又屢次被自己的血脈與職責拖入危險境地,掙扎矛盾的情感,描繪得絲絲入扣。 「刺客」系列的作品在娛樂性和峰迴路轉的刺激感上,可說是近代奇幻小說中罕見的。 相關著作:《刺客系列〈蜚滋與弄臣〉3刺客命運(上)》《刺客系列〈蜚滋與弄臣〉最終部3刺客命運(下)》《刺客後傳1弄臣任務.上(全新經典紀念版)》《刺客後傳1弄臣任務.下(全新經典紀念版)》《刺客後傳2黃金弄臣.上(全新經典紀念版)》《刺客後傳2黃金弄臣.下(全新經典紀念版)》《刺客後傳3弄臣命運.上(全新經典紀念版)》《刺客後傳3弄臣命運.下(全新經典紀念版)》

基本資料

作者:羅蘋.荷布(Robin Hobb)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8-01-04 ISBN:9789869563451 城邦書號:1HB10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