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你送我半片日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你送我半片日光

  • 作者:煙波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10-31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8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1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金石堂|博客來 暢銷排行榜作家 煙波 莎士比亞說過, 愛情是一朵開在懸崖上的花,想摘取就必須要有勇氣。 我好想有一顆不會感到疼痛的心, 這樣我就能勇敢去喜歡太過耀眼的你。 「謝謝妳這麼喜歡我,卻對我什麼要求都沒有。」 我是個身材圓潤的胖女孩,也曾數度想過要不要減肥, 然而比起成為斤斤計較食物熱量的美女,我還是比較喜歡大口大口吃東西, 所以我要自己坦然接受世界對此的種種惡意與嘲諷。 胖女孩沒有資格拿不起重物,沒有資格要求保護, 更沒有資格擁有一顆纖細的會受傷的心。 只是那種被別人用另一套標準對待的自卑與難受,就像是躲在陰影裡的怪獸, 在很偶爾的時候,還是會從我心裡的角落跑出來咬我一口, 像是在我遇見鄧季維,並且為他心動的時候。 鄧季維看穿我勉強撐起的堅強,挺身保護了我, 那一刻的他,如此閃閃發亮,讓我別不開眼。 我是喜歡鄧季維沒錯, 但我不能奢望一個樣樣拔尖、長相帥氣的男孩會喜歡上我這樣一個胖女孩, 我努力對他好,不為爭取他眼裡有我, 只為看似擁有一切的他,眼底偶爾會流露出孤寂,並陷入突如其來的沉默。 他照亮了我的世界,所以我也想為他掃去心上的塵埃, 我只敢為自己許下這個願望。

內文試閱

  我坐在咖啡館裡,看著面前的蛋糕卻毫無胃口。      前幾天開完檢討會後,我把會議紀錄寄給鄧季維,卻收到他叫我拿其他資料給他的回信,還火速地跟我約好時間地點。      所以我只好在星期六的早上十點,坐在這家咖啡館,等著鄧季維跟我拿資料。      好幾天沒見了,忽然要見他,我莫名地覺得緊張。      不知道他會不會也劈頭把我的會議紀錄檢討一次。大概是因為上次檢討會大家把鄧季維說的像是妖魔鬼怪一樣,害我現在也深受影響。      但我覺得鄧季維除了個性不好外,另一個問題就是人長得太帥所導致的月暈效應。      所謂的月暈效應指的是,見到美女就覺得她一定很善良,見到帥哥就覺得他一定很聰明,諸如此類不合邏輯的想法。      由於鄧季維長得帥,大家就先入為主地認定他像白馬王子一樣,善良勇敢又聰明,最好還很好說話、很體貼。      可是沒想到他卻是一個不留情面的人,錯了就是錯了,指證得毫不留情,他這輩子大概沒想過要跟誰客氣。      因為他身上的反差實在太大,所以大家才會這麼不能接受吧?      我托著臉看向窗外胡思亂想著,然後就看見鄧季維出現在街角的另一頭。      他個子高,腿也很長,等待紅綠燈時,一手插在口袋裡就帥得天怒人怨。      明明只是簡單地穿著牛仔褲跟T恤,但因為他的顏值太高了,所謂人帥真好,他連這麼穿都好看得不得了。      我看著他悠閒地過了馬路,然後漸漸走近,在他踏進咖啡館時,我朝他揮了下手,他對我點頭示意,先在櫃臺點了東西後,過了一會兒才端著餐盤過來。      「妳挺準時的。」      是挺準時的,因為怕遲到,我可是足足提早了半小時啊。我在心裡這麼想著,嘴上卻不敢向他邀功。      我從包包裡拿出鄧季維要求的資料,推到他面前,「學長,你要的資料都在這裡。」      「喔。」他點點頭,卻沒伸手,而是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見他在如此炎熱的天氣依然點了一杯熱拿鐵,我就忍不住由衷地佩服他。      「妳點了東西怎麼不吃?」鄧季維朝桌上瞄了一眼,「不喜歡?」      我連連擺手,「沒有,我就是……」我嚥了口口水,「想等你來再一起吃,這樣比較有禮貌。」      「哦?」鄧季維挑了下眉,似信非信,「現在我來了,妳可以開動了。」      「或者學長想安靜地吃早餐的話,我可以先去旁邊等你吃完。」      「我有這麼說嗎?」鄧季維瞥了我一眼,命令道:「吃。」      我立刻很沒骨氣地拿起叉子吃了起來。      鄧季維渾身瀰漫著一股威壓感,莫名地讓人覺得要是膽敢違背他的想法,下一秒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俗話說得好,食物是最好的慰藉。我本來很緊張,但在吃了幾口巧克力蛋糕後,心情卻不由自主地放鬆下來。      「學長,你住在這附近嗎?」我好奇地問。      「我學校在這附近。」他挑眉,「幹麼?」      我歪歪頭,很好奇他眼裡的冷意跟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口氣是怎麼回事,「沒事,我就是想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既然我都來了,我想吃完午餐再回去。」      鄧季維淡淡地看著我,而後忽然笑了起來。      他笑得毫無緣由,我不太能理解他為什麼會看著我直笑,只好藉著玻璃倒影觀察了一下自己,我臉上又沒東西,他為什麼要笑得如此開心?他的咖啡裡有興奮劑嗎?      「楊和煦,妳是不是只在乎吃的?」      「啊?」我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後點點頭,「我雖然不是只在乎吃的,不過我確實很在意就是了。」      「哦?」他饒有興味地看著我,「為什麼?」      「吃東西很開心。」我笑嘻嘻的,「就像我剛才很緊張,可是吃過蛋糕後就不緊張了。」      「見到我妳會緊張?」鄧季維反問,「為什麼?」      我本來正要喝冰奶茶,被他這麼一問,我默默地放下杯子。幸好我的嘴唇才剛沾到杯緣,不然我絕對會把奶茶噴到他臉上。      他明明只是單純地反問,怎麼可以問得如此曖昧無雙?      好在我心裡沒鬼,不然肯定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說啊。」      「那說了你不可以生氣。」醜話還是先說在前頭為妙,畢竟我左看右看都不覺得鄧季維是個心胸寬大的人。      他笑著放下手上的咖啡,「通常會用這種起頭的,都是要說些讓人生氣的話。」      我回以傻笑。不然咧,就是要說醜話,所以才需要事先警告你。      「行,我不生氣,妳說吧。」      我乾乾地笑了幾下,「緊張是因為大家都很怕你,我被他們連帶影響了,想到要見你就覺得緊張。」      「可是妳吃了蛋糕後就不緊張了,所以妳也不是真的怕我。」      「我本來就不怕你。」我哼了一聲,有些得意,「你那天的晚餐還是跟我一起吃的,我付的錢。」      鄧季維像是初次聽聞這種話,臉上露出了新奇的表情,「第一次看見我的人通常只有兩種反應,一種是怕我、討厭我,一種是喜歡我。妳不怕我,看起來也不喜歡我,那妳是怎麼想的?」      我用力咳了幾聲,生平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說自己……他不尷尬,我都尷尬了。      「沒怎麼想,你就是我學生會的學長跟顧問。」      他頷首,「妳很好。」      我無言,這是在誇獎我嗎?為什麼我怎麼聽都覺得好像是黑道在跟人拍桌嗆聲。      我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於是乾脆低下頭繼續吃我的蛋糕,鄧季維也不再開口,我們就這樣安靜地、各吃各的早餐,直到我們桌邊站了兩個女生。      「鄧季維?真巧。」      其中一個女生態度爽朗地跟鄧季維打招呼,然後眼神往我身上瞟來,那種打量的姿態我見多了,所以也不想理她。      我站起身,「學長,既然你朋友來了,我東西也送到了,那我就先回去嘍。」      誰知道鄧季維理都沒理那兩人,僅瞥了我一眼,「不急,妳等等,等我把資料看完,中午我們一起去吃飯。」      我很錯愕,那兩個女生也是,唯一不錯愕的只有說出這話的人。      她們悻悻然地走到一旁,我是想走卻不能走,左右為難下,我只好心裡波濤洶湧,但面色如常地坐了下來,慢條斯理地繼續吃著我面前的蛋糕。      這期間,鄧季維專注地研究資料完全沒理我,我吃完蛋糕後閒著沒事,正打算拿本雜誌翻翻,他忽然抬頭瞧了我一眼,我就像是被按了暫停鍵,愣愣地回望他。      他的目光掠過我吃完的蛋糕盤子。      「這裡的橙香慕斯味道不錯,巧克力卻不怎麼樣。」他淡淡地說,「去幫我買橙香慕斯。」      我眨了幾下眼睛,試著分析出他的言外之意,這到底是推薦我呢?還是指使我?抑或是嫌棄我剛剛點的巧克力蛋糕?      我還在思考,人就已經走到了櫃臺,在買了兩個橙香慕斯後,端著它們慢慢地往回走。      中途經過了那兩個女生的桌邊,她們用很嫌棄的眼神看著我。      那種眼神我可以理解,但並不想理會。      我幾公斤,外表看起來怎麼樣,關妳們屁事?      可是儘管我想得豁達,心情卻難免受到影響,要不是鄧季維要我在這裡等著,我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回到位子上,我心不在焉地吃著橙香慕斯,鄧季維瞥了我一眼,「不合胃口?」      「啊?」我抬起頭,想了一秒才理解他問的是我面前的甜點,「沒有,我就是……」      我無意把這種心情告訴鄧季維,但還沒想出個藉口,眼神就下意識地瞄向那兩個女生,恰巧看見之前主動跟鄧季維打招呼的那個女生朝我們走了過來。      我很好奇她要做什麼,所以止住了話。很快地她就站到了我們桌邊,在居高臨下地瞪了我一眼後,轉頭問鄧季維:「嗨,你住在這附近嗎?我也是。等會兒忙完後要不要跟我們去附近逛逛?」      我興味盎然地看著他們。      眼前的女生看起來是劉文婉那一款的,簡單來說就是標準正妹款,加上滿身自信,我合理懷疑應該沒有她追不到的男人。      可是我面前的這個男人條件也很好,還有一副天生的鐵石心腸,這兩個人到底誰比較強呢?      而且託她的福,我總算明白我剛剛問鄧季維是不是住這附近時,他臉上流露出的冷漠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大概是誤會我也要打探他的私人訊息吧。      鄧季維頭也不抬,「不用了,等會兒我還有事。」      然而那女生並沒有被這小小的拒絕打敗,「我知道,你們要去吃午餐嘛,那吃完午餐呢?我知道這附近有間很棒的下午茶店,我們也許可以一起……」      「我沒有吃下午茶的習慣。」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鄧季維打斷,臉上淺淺含笑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猙獰。      一時之間她好像也找不到話了,在呆立了幾秒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覺得這場景有點好笑,但又不敢真的笑出聲,只能緊抿著唇死死忍著。      「妳笑什麼?」鄧季維白了我一眼,把資料推到我面前,「這個部分學校是怎麼說的?」      我看著資料,稍微想了一下,「學校希望由學生會去管理社團,如果之後有遇到困難再讓學校出面處理。」      鄧季維冷笑,「老狐狸。」      「還不是你的問題,因為你那屆大砍廢社,學校覺得這方法實在太好了,就決定讓學生會繼續當壞人,所以這事才會落到我們頭上。」      他哼了聲,「這麼說來還是我的錯?」      我點點頭,壞心情已經被方才的那場鬧劇驅散了,我托著臉,滑著手機,只等鄧季維看完資料,我就可以離開了。      我無聊地東張西望,玩了一下手遊,又看了一會兒雜誌,就在差點睡著的時候,鄧季維終於把資料收起來了。      我上半身往前傾,問:「你看完了?」      「嗯,暫時沒有別的問題,有問題的話我再打電話問妳。」鄧季維輕描淡寫地開口。      「喔,好啊。」      「走吧,吃午餐。」      鄧季維收拾了一下桌面後站起身,我沒什麼要收拾的,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就好。      但沒料到在我們經過那個被鄧季維狠狠拒絕過的女生的桌邊時,對方故意用足以讓整間咖啡館都聽見的音量說:「沒想到鄧季維的女朋友是個胖子。」      我跟鄧季維腳下一頓。      我不知道鄧季維是什麼反應,因為下一秒我就轉身走到她的面前。      「妳說錯了一件事,我不是鄧季維的女朋友,不過很顯然妳也不是。儘管妳長得這麼漂亮,還不是跟我這個胖子有一樣的下場。」我看了一眼她面前的生菜沙拉,笑道:「比起當一個餓瘦的美女,我寧願當一個能吃的胖子。」      語畢,我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後又停下,回過身補充道:「而且我還是個有禮貌的胖子。」      然後我就在眾目睽睽下,大步踏出了咖啡館。      哼,出了一口惡氣。      「我一直以為妳是很好說話又很能忍氣吞聲的那種人。」我聞聲回頭,鄧季維把雙手插在口袋裡,站在咖啡館的門口,嘴角帶著笑意。      「我不是。我只是不喜歡傷害別人,覺得如果可以替別人多想一點,有些不必要的話其實可以不用說。」我聳聳肩,「但那不表示我會逆來順受,尤其不喜歡我外表的人太多了,真是莫名其妙,我胖我的,關她們什麼事?」      鄧季維忽然低低地笑了。      「你笑什麼……」我嘟嚷。      時間接近中午,太陽大得不行,我卻心血來潮很想在冷氣超強的店裡吃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麵。      「這附近有牛肉麵店嗎?」我問。      鄧季維看著我,「妳想吃牛肉麵?」      「對啊,最好是熱騰騰,又辣得人滿頭都是汗的那種。」我已經在腦子裡想像那滋味了,「不然還是我帶你去吃好了,我知道有一家牛肉麵店有超強冷氣跟超辣辣椒。」      「可以。」鄧季維同意了我的提議。      我歡呼了聲,「那就走吧,對了,這附近有沒有飲料店?我口好渴。」      「妳剛剛不是才喝了咖啡?」      「天氣這麼熱,早就從汗腺排光水分了。」我從包包裡掏出扇子,一邊朝自己搧風,一邊領著鄧季維往牛肉麵店前進。      跟鄧季維吃完牛肉麵後,我見他沒事,就跟他說我要先回家了。      他也沒挽留我,於是我們在中途就分道揚鑣。回到家後,我想起那個沒禮貌的女生,心情又默默地低落了起來,只是幸好我沒有委屈到自己,這大概是整件事裡最令人滿意的部分了。      其實我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堅強的。      但身為一個從小胖到大的女生,被人討論身材的機會實在太多了,尤其是逢年過節,每個人見到我都要說上一句「妳這樣是不是太胖了」。      關你屁事?憑什麼胖子就要被人公開評論身材?      我忍了好幾年,終於學會在被人討論身材的當下不覺得羞愧,而是反擊。      為什麼我要因為胖而覺得羞愧,比起其他用言語傷害別人的人,我覺得自己要好太多了。      一旦想開後,我的日子就好過多了。      只是被別人用語言傷害的痛苦就像是陰影裡的怪獸,偶爾、很偶爾的時候,還是會從我心裡的角落竄出來狠狠地咬我一口。      看著天花板,我不禁苦笑,現在大概就是那頭怪獸咬我一口的時候。      如今的我已經不覺得胖是個問題了,只是跟那些俊男美女站在一起時,我難免會感到自卑,覺得自己好像特別不上進。      我把手臂蓋在眼睛上頭,長長地出了口氣。      我之所以不想傷害別人,不是因為我本性善良,而是因為我知道那種感覺有多難受。      而且會難受很久。

作者資料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http://www.facebook.com/yanpo28

基本資料

作者:煙波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7-10-31 ISBN:9789869529952 城邦書號:3PL08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