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祕密庭園的少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祕密庭園的少女

  • 作者:深綠野分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7-08-31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2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2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世界如此遼闊,卻不夠埋藏我們的祕密。」 我只是想為妳的幸福貢獻一點, 為什麼腳下的樂園就崩塌了呢? ★以《戰場上的廚師》入圍直木獎、書店大獎,橫掃三大推理排行榜 被譽為「日本文壇的颱風眼」的天才新星作家——深綠野分 如夢似幻的童話氛圍中,引爆最浪漫而殘酷的5樁少女心事。 ◆說是「愛情」太單純,說是「戀人」太膚淺, 究竟世上最動人,卻也最駭人的「羈絆」是什麼? 父親收下黑色皮箱的那一天,十三歲的漢娜被蒙上雙眼帶到一座療養院。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同時,她的名字也遭剝奪,成為「雛菊」。住院的女孩皆與庭園中的花朵同名,手腕分別綁著紅、藍、黃、紫色緞帶。早晨醒來,得坐在床上等醫生巡診,排隊交出尿液後,學習語言、歌唱、芭蕾,下午自由活動,用完晚餐便沖澡就寢。必須遵守作息規定,康復前不能回家。無論任何理由,都不准踏出大門。 紀律森嚴的生活中,她認識一向獨來獨往的「勿忘草」。性格、外貌、喜好都截然不同的兩人,卻覺得彼此的靈魂宛如雙胞胎。可惜,溫馨的時光短暫,在她偷偷寄信給雙親幾次後,院裡漸漸出現異狀。每週送糧食和醫療物資的卡車消失,吃早餐之際有人口吐白沫暴斃,摯友態度轉為冷淡…… 她彷彿置身噩夢,聽見天空的哀號。與世隔絕的絕美庭園,究竟隱藏什麼祕密?一旦死神高舉鐮刀,無辜的女孩又將走上何種命運? ◆日本文壇最具潛力的新星作家——深綠野分, 打造奇幻的文字電影院,開啟五個時空膠捲, 捕捉含苞待放的少女們,如何在險惡的人性圈套中,留下生命最燦爛的火花。 面具/ 繁華將盡的維多利亞時代,霧氣瀰漫的倫敦深夜,為了拯救心愛的舞孃,一名醫生捲進謀殺案件。本該是正義使者的他,一覺醒來竟成為階下囚…… 大雨和番茄/ 大雨包圍的冷清食堂,一名女孩隻身光顧,自顧自點了菜單上沒有的沙拉。店主忍不住好奇,試著開口攀談,年輕時的禁忌回憶突然如洪水決堤,少女究竟是誰? 單相思/ 昭和時期住宿制的女校,出身名門的環與眾不同,仰慕信從未間斷。同寢的好友幾乎與她形影不離,卻始終無法打開她的心房,直到無意中發現她通信的對象…… 冰之皇國/ 長年冰封的北方大陸,漂來一具無頭屍。村民充滿好奇,唯獨一位老太婆默默垂淚,於是吟遊詩人唱出一段亡國皇女的哀戀…… 【名家推薦】 ◆左萱(漫畫家)、徐珮芬(詩人)、凱子包(圖文作者)、謝金魚(歷史小說家) ——驚豔推薦﹗ .才華洋溢的作家,令人不禁想問:「妳之前都躲在哪裡?」 ——瀧井朝世(日本評論家) .時而威脅著讀者的心,甚至造成傷害,是一本美麗卻暗藏毒素的書。 這是個深知人性之「毒」的作家,日本推理界的危險分子到來﹗ ——杉江松戀(日本評論家) .細膩的鋪陳卻又意想不到的展開。——凱子包(圖文作者) 【日本AMAZON★★★★好評】 .非常厲害,全是我最渴望讀到故事。每一篇都觸動內心的某處,讓我愛不釋手。 不管是生活在哪個時代,或是哪種性格的少女,在可愛的外表下都有狠毒、黑暗的一面,或者說不得不擁有這一面。 ——日本讀者 .宛如電影般生動的情境描繪,清澄卻帶著陰鬱的氛圍,不管哪個故事都讓人心驚膽跳。寂寥幻夢般的文字真的很美,想重新一篇一篇咀嚼回味。 ——日本讀者

內文試閱

  我從沒看過像奧布朗這麼美麗的庭園。      望著飽含濕氣的馨香黑土、青翠繁茂的植物,我由衷體會到「大地為生命之母」這種陳腔濫調的形容並不誇張。生命結束的花朵謝落大地,分解,成為新生命的養分。這塊土地重複相同的循環數十年,甚或數百年之久,滿布著泥土、花朵與青草。      奧布朗庭園地勢緩斜,面積廣達一平方公里,與山腳的城鎮之間隔著一座森林,寬闊的林道上有著數家小攤販及咖啡廳,是鎮民的絕佳散步路線。坐在露天咖啡座享用咖啡,欣賞遠方的杜鵑花叢、惹人憐愛的淡紫色金線蓮,及可愛的黃色金魚草,對於算是搖筆桿維生的我,也是轉換心情很棒的消遣。每年初夏舉辦的繡球花和玫瑰觀賞活動頗具巧思,即使對園藝沒什麼興趣,心靈也能獲得滋潤。管理員會露出爽秋太陽般清新的微笑,贈送每位訪客一朵當季的花。      管理員是一對老姊妹,據說自奧布朗庭園開放以來,便一直在此工作,前前後後已待五十個年頭。姊姊因病少了一條腿,總坐在輪椅上。她容貌美麗,聰明伶俐,說是她一個人主持這座庭園也不為過。妹妹負責照顧姊姊,似乎年輕時聲帶受損,無法出聲,性格溫和,但臉色比坐輪椅的姊姊更不健康,並且外表平凡,沒什麼特徵。明明長得一點都不像,兩人湊在一塊,不知為何宛如出自名家手筆的雙胞胎肖像畫,令人深信她們血緣相繫。      只是,奧布朗有個祕密。      奧布朗有另一座庭園「後院」,一般人無法參觀。從開放的前院不斷往深處走去,冷不防會撞見一道鐵鍊和鎖頭封印的黑色鐵門,聳立眼前,這裡便是前院的盡頭。鐵門極為堅固,高達二公尺以上,緊鄰門柱的兩旁是更高的籬笆,將後院圍繞起來,教人忍不住猜疑,莫非裡頭藏著監獄或危險的實驗室?門欄之間只能勉強看見一片野生的、恭維也稱不上色澤好看的雜草。曾有一次,一群酒醉的年輕人試圖闖入。夜半時分,為了向同伴展現男子氣慨,一名傻子攀上鐵門翻越進去,卻不得不立刻折返。剛落地的他腳一滑,反射性抓住門欄,才總算沒事,但身體差點被腳下的鐵絲網割傷。原來門內挖了條深溝,底部嵌上鐵絲網,像是防止入侵的陷阱。據說男子慌忙折返之際,疑似聽見附近傳來狗叫聲。      聽聞此事,鎮民嘲笑年輕人的莽撞,卻也感受到一股坐立難安的詭譎氣氛。關於奧布朗的過去,從以前便一直流傳著可怕的謠言。門前有大片範圍散落著燒過的磚瓦和灰泥牆,顯示這裡曾有人居住,但究竟是誰、又是何時的事,卻無人知曉詳情。而且,一向只有管理員姊妹露面,沒未見過她們的僱主,也就是奧布朗真正的主人。      就在那神祕的後院,發生駭人聽聞的案件。      那天,我和七歲的女兒一起在奧布朗的前院散步,卻不小心走散。約一個小時後,遊客中的一群中年婦人在前院的盡頭發現她緊攀在鐵門上,呆呆注視著後院。在慌亂的婦人幾乎是責罵的催促下,我趕到現場,目睹後院的慘狀,嚇得連忙抱起女兒,摀住她的眼睛。整個庭園一陣騷動,婦人立即將女兒隔離到林道上的咖啡廳。      當時,女兒緊盯著一具屍體,旁邊佇立疑似人類的赤裸生物。那生物宛如剛從地獄爬出的惡鬼,瘦得可怕,甚至看得見皮膚底下的骨頭形狀,而且駝背,長長的胳臂垂落,手中握著一把鮮血淋漓的大鏟子。像是內褲的破布包裹臀部,但沾滿屎尿,散發刺鼻的惡臭,不過應該是女性——不知為何上半身毫無遮蔽,部分皮膚鬆垮,明顯是乳房萎縮的痕跡。頭部光禿,眼神空洞,沒有任何表情,一語不發,嘴巴大張只是不停流口水。警察趕達,破壞門鎖,吼叫著壓制她時,她彷彿仍不明白自己殺了人,僅左右搖晃身體,注視虛空。我從頭到尾目擊,嚇得牙根打顫,僵在原地,事後覺得羞愧極了。      遇害的是兩位管理員中的姊姊。      她的頭部遭到殘忍地反覆毆打,死相淒慘。血跡和後來知道是腦漿的液體噴濺一地,連同頭皮脫落的一綹白髮,像玉米鬚般在風中搖擺。      我做為報案人留在庭園,抵擋不住好奇心的誘惑,趁警方尚未拉起封鎖線,伺機溜進門內。如同前幾天闖入的年輕人描述,鐵門周圍有條溝渠,鋪設鐵絲網陷阱,不過上頭架著老舊的木板,我順利潛進(事後得知,這塊板子是遇害的管理人姊姊放的)。後院比想像中狹小,野生化的草皮恣意生長,仔細查看根部,到處都可窺見水泥地面。這裡和前院不同,有著人工的氣息。不僅如此,越過被害者陳屍處,注意到藤蔓纏繞的大樹後方隱藏的東西,我益發驚訝。那是正方形的小泳池,顯然不足以用來舉行泳賽。不知何時就沒換水,變成沼澤般的灰綠色,臭不可聞,我忍不住逃開。經過池畔時,絆到某種硬物,我嘖一聲,望向腳邊。由於雜草密布,乍看不易辨識,其實有個約五十公分見方的水泥塊微微凸出,應該是下水道入口。水泥塊上面設有鐵門,雖然鎖著,但鉸鏈鏽蝕,毀壞鬆脫,隙縫間散發出污水的臭味。不巧,這時警察發現我,無法再深入調查。      跟推理小說的主角不一樣,我在警界沒有朋友,立刻遭到驅逐,因此得知的訊息和鎮民差不多。只能依據陪同我的年輕員警避著旁人吐露的案情,及當地報紙的報導等平凡無奇的資訊來推測,但仍足以說明狀況。      那名宛如惡鬼的女人據說非常老了,衰弱到令人訝異她居然還能活著。大概是遭受囚禁,她嚴重營養失調,脂肪和肌肉所剩無幾,皮膚蒼白得像深海生物。她的精神錯亂,完全喪失自我。當然,警方隨即將她送去醫院。待她恢復體力,調查員試著進行偵訊,但別提要自白,她根本不會說話,只是躺在床上,僅為了維繫生命而呼吸。院方檢查她的身體時,發現頭部有塊相當大的凹陷,顯示受過傷。可惜這項事實無助於破案,她被送往收容精神障礙者的監獄。她是怎麼進入後院的?殺人動機是什麼?她究竟是什麼身分?在一切尚未明朗的狀況下,這名惡鬼一個月後在病床上斷氣。死因是過度衰弱。      破案的最後關鍵,只剩下兩位管理員中的妹妹,然而,她在惡鬼死亡前自殺。她本來就不能言語,調查員試著與她筆談,她卻不肯透露任何事。自從得知姊姊的死訊,妹妹在前院大門附近的家中,面露平靜的微笑,坐在深綠色沙發上,茫然望著窗外的奧布朗庭園。下次來訪時,調查員只看到在廚房懸梁自盡的妹妹可憐的身影。      於是,警方只查出三項事實:管理員姊妹實際上並無血緣關係;絆倒我的池畔鐵門通往下水道,惡鬼疑似就囚禁在那裡;鐵門旁掉落的藤籃裡,裝有一瓶水和麵包,顯示姊姊遇害前一刻,似乎正要餵食惡鬼。      鎮上的民眾都為此議論紛紛。有人提出之前試圖闖入後院的年輕人的事,說那狗吠聲一定就是惡鬼的叫聲。      記者在報紙上聳動地大書特書,評斷這雖然是一起老婦殘殺老婦的可怕命案,但把人囚禁在地底下,凌虐成那副模樣,管理員姊妹才是冷血無情的女巫。神祕宗教般的案情成為絕佳的宣傳,好一陣子,奧布朗擠滿來湊熱鬧的民眾。然而,待熱潮退去,便無人造訪,也沒有新的管理員接任,美麗的庭園終究關閉。      如今再也沒人提起奧布朗,我卻一直記掛在心。況且,我的女兒知道——死去的三個人是「誰」,及為何會發生那樣的慘劇。      案發經過三年,發布降雪預報的一天早晨,我在暖爐上煎著培根蛋,順便溫暖腳尖,直到聽見一聲「爸」,才發現女兒站在沙發後方。回頭一看,穿睡衣的女兒臉色蒼白,宛如印上外頭的陰天。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女兒便遞出一本書,說是兩位管理員中的妹妹死前交給她的。女兒說,命案發生後幾天,她都瞞著我在管理員家附近遊蕩。女兒和遇害的姊姊很親,也許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憑弔。於是,某天倖存的妹妹走出家門,冷不防把這本書塞給她。此後三年,她一直藏著這本書——女兒匆匆解釋。我一頭霧水地接過書,女兒立刻轉身跑回二樓。      書非常老舊,不厚,藤蔓花紋的皮革封面即將脫落。紙頁滿是蟲蛀和發霉的痕跡,非常骯髒。我先把書擺到邊几上,以家居袍衣襬抹了抹手,吃完培根蛋、喝完紅茶,才翻開書。      上頭記載著令人驚訝的事實。這是一本手記,從秀麗又有些稚拙的筆跡來看,作者應該是青春期的少女。一開始,我以為是愛幻想的少女寫下的、隨處可見的虛構日常故事,然而,我的直覺嗅到不祥的氣息。隨著翻頁,直覺逐漸轉為確信。我得聲明,手記中的筆跡和我女兒怪獸般的字跡完全不像。最重要的是,內容實在太驚心動魄,絕不可能是女兒或她朋友的惡作劇。      閱讀完畢,我不曉得在地毯上踱步幾趟、拿起電話又放下多少次。把手記交給警方,或許就能查出惡鬼的身分,我卻猶豫不決。女兒想必是出於好奇與驚訝,將這本日記收進包包帶回家,一旦發現關係重大,又不敢告訴任何人,一直隱瞞至今。警方恐怕會狠狠斥責女兒,這也就罷了,要緊的是,萬一其中的內容是真的,我擔心那些荒誕的流言,包括奧布朗肥沃的土壤是受到少女鮮血滋養的低俗臆測,及那座庭園真正的名稱平凡無奇,一點都不風雅等等,又會重新被提起,再次喚醒奧布朗的歷史,這座城鎮忌諱的記憶。      我決定在這座城鎮度過餘生,不願意破壞固有的平靜。三年之間,鎮民似乎都遺忘了這件事,恍若有人裁下那起命案,懸掛半空,在日常生活中再也看不見。或許手記中記載的全是作者的妄想,況且,不一定是管理員姊妹所寫。即使將慘案發生那一天拋上空中,依舊在我們的頭頂盤旋不去,不斷在我們的耳畔低語:有哪裡不對勁。天使和惡魔就像卡通上演的情景,爭相對我呢喃:應該當成可憐的老姊妹不幸遭遇橫禍;不,應該秉持正義,揭發事實,讓人們知道老姊妹和惡鬼的真實身分。      不過,最傷腦筋的是,身為寫作者的我,深受手記內容的吸引,體內的血液蠢蠢欲動。這份手記傳達出少女力竭聲嘶的吶喊。吶喊著這裡有必須傳述出去的故事。不論內容是事實或虛構都不重要,那根本不是問題。      我是個極度膽小的人。不管是天使還是惡魔的指令,我都無法聽從,只能順從自身的欲望。若非如此使用這本手記,而是交給警方,或許會展開更進一步的調查,終至真相大白。可是,我想要的不是真相。唯一冀望的,是整理其中揭露的事實,重新編寫成故事。      在手記的另一頭,沙塵重新構築起來。生命之風吹過,再也無人記得的奧布朗昔日形影復甦。那是宛如沙堡般,永恆的白日夢。      沉眠於藤蔓花紋皮革封面、古老手記中的少女吶喊,控訴著不幸事件的真相。接下來我要述說的內容,便是透過自身的觀點與想像,將之重新改寫,令活在奧布朗這塊豐饒土地上的少女幻影復活,成為故事。因此,情節多少經過渲染,尤其是結局,我必須從碎片中推理,難免有不少成分出自我的推測,特此聲明。      J.W

作者資料

深綠野分

1983年出生在神奈川,2010年撰寫短篇《オーブランの少女》,並入圍第七回推理小說新人賞,並在2013年以同名作品短篇集出道。 以豐富的描寫能力和精妙的故事結構著稱。

基本資料

作者:深綠野分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7-08-31 ISBN:9789869527002 城邦書號:1UR0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