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絕境之戰:叛變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鬼才詹姆斯.弗雷絕豔之作! ★北美暢銷1,000,000冊,授權超過30國 ★獲各界讚譽,眾所期待的系列續集 ★史上第一部小說╳電影╳實境遊戲同步力作 ★20世紀福斯買下電影版權,即將登上大螢幕 戰役進入尾聲,所有選擇皆通向死局。 為了扭轉末日,他們必須挺身反抗昔日神祉—— 絕境之戰來到第三階段,下落未知的「太陽之鑰」成為最後關鍵。為了族裔存續,戰士們窮盡一生備戰,參戰至今,卻發現他們不過是「造物者」手中任意擺弄的棋子…… 納巴提族的戰士馬加比奪得了大地之鑰與天空之鑰,只剩最後一把鑰匙便能獲得勝利。然而,在這場戰役中,命運在轉瞬之間就能翻盤。他必須謹慎小心,時時注意自己的背後。 商朝後裔劉安為死亡而戰,他的目標只有一項:終止絕境之戰,並讓世界一起陪葬。 其餘倖存的各族戰士——艾斯琳、莎拉、雅各、雪莉以及西拉勒,五人決心阻止絕境之戰。他們拒絕再任人操縱,而只有消滅這場浩劫的罪魁禍首,才能徹底掌握未來。 這場戰役沒有真正的贏家,唯有超越規則、突破束縛,才有機會結束一切苦難。懷抱著各自的信念及目的,七名戰士義無反顧地邁向共同目標——終結絕境之戰! 【國際書評】 兩位作者在章節之間成功堆起吊人胃口的情節張力。 ——美國圖書館協會Booklist書評 節奏緊湊,劇情在不同戰士間流暢輪轉。 ——Voice of Youth Advocates雜誌 宛如《飢餓遊戲》結合《國家寶藏》,即將掀起全世界的熱潮。 ——出版人週刊 《絕境之戰》比《飢餓遊戲》更上一層樓。 ——Voice of Youth Advocates雜誌 在各種層面都是不可思議的驚人傑作!翻開這本書,保證你會贊同。 ——英國衛報

內文試閱

克卜勒22b
  希達克薩安號自動化組態室,正運行於火星北極圈上空的地球同步軌道   克卜勒22b坐在天花板低矮的艙室正中央,坐椅在黑暗中發亮。他那雙各七指的手相互交扣,白金色的頭髮盤成一個完美的圓髻,座落在頭頂之上。他檢視著那份即將透過自動化組態,通報給位於遙遠光年之外的祕議團的報告。在隔壁運行軌道的藍白色星球上所進行的那場戰役,儘管歷經種種障礙和預料之外的發展,但依然持續進展下去。大多數狀況並不太令人擔憂,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地球上十二大遺址之一的毀滅。遺址屬於拉坦諾凱爾特族,是那個名叫巨石陣的地方,而現在該處已經徹底消失,毫無用武之地。克卜勒22b對此深感不安。在那些古老建築中——那些在數千萬年前所佇立,也就是當他的同胞和地球的上古人類並存的時期——至少必須有一座保存下來,才能打完這場絕境之戰。   而結束這場戰役,就是他最渴望能見證的事。   希望有一位戰士能夠勝出。   一位戰士。   他將注意力從報告轉移至半空中,穿透式立體投影就懸浮在他的臉前不遠處。一個微弱的即時光點在南亞次大陸上的某座城市地圖上移動。那是一位戰士。根據移動速度判斷,他正在使用某種交通工具。   這位戰士並不是克卜勒22b所預期的贏家,但卻是他最感到好奇的一位。   他是個狡詐且輕率的戰士。   難以捉摸,容易激動,冷血無情。   他是商朝人,劉安。   克卜勒22b原本想繼續看下去,但自動化組態工具發出嗡鳴,立體投影熄滅消失,室內陷入一片漆黑,氣溫也下降至華氏零下六十度。片刻之後,黑暗中出現飄浮的光塵,室內逐漸明亮起來,其他成員便現身了,他們的立體投影圍繞在他的四面八方。   祕議團。   克卜勒22b寧可觀看那個商朝人,可惜事與願違。   該是他報告的時候了。   劉安   印度加爾各答巴里昆吉貝克巴甘區   商朝人。   (抽搐)   (眨眼)   (抽搐)   劉安騎著一輛鈴木GSX-R1000重型機車,他試圖超速,卻因加爾各答的擁擠人潮而無法得逞。   他轉動油門,車輪在崎嶇不平的人行道上飛馳。他沒戴安全帽,咬牙切齒,滿腔熱血,瞇緊雙眼,千代子的遺骸緊貼在胸口。在他的愛人項鍊的旁邊是一把西格二二六手槍以及一小堆客製手榴彈。所有這些都隱藏在棉質襯衫之下。   他往南公園街墓園駛去。向前、向前、再向前。   墓園。那就是他的所在地,那個被千代子安裝了追蹤器的戰士之一,現在被劉安追蹤的戰士之一。   他會在墓園找到納巴提人。馬加比.艾德萊,大地之鑰和天空之鑰都在他手上,目前的贏家。   或者應該說自認的贏家。   因為兩者之間有所不同。   如果劉安很快抵達那裡,情況絕對會有所不同。   如果劉安抵達那裡,馬加比就不會是贏家了。門都沒有。   他會是死路一條。   而劉安距離那裡不到兩公里。   如此靠近。   但街道上人滿為患。今晚加爾各答的市民全都蜂湧而出,所有人都在喧嚷著,想得到情報、想找自己的至親、想讓手機的收訊更好。劉安閃避著生意人和販賣香料的小販、衣著鮮豔的女人和流浪狗、哭泣的孩童和動彈不得的大使牌計程車,以及瘦巴巴的男人拉著的三輪車,像逆流而上的魚群在雜亂的街道上穿梭。他騎著機車繞過一頭對他視而不見的婆羅門牛,有些人擋著劉安的路,而那些人不是被機車推擠就是被劉安用腳飛速踢開。   滾(抽搐抽搐)開!   尾隨在他身後的是尖叫、瘀傷、咒罵和揮舞的拳頭。然而沒有警察,沒有半個執法人員現身。   這是因為世界已經處於無法紀的邊緣了嗎?   這是因為阿巴登的緣故嗎?即使是現在,在它撞擊之前?   這有可能嗎?   是的。   劉安微笑起來。   是的,千代子。末日即將到來。   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現在羅爾蘭吉路和沙卡斯大道的十字路口。他們指著他大吼大叫,他們認出了他,他們看過他的影片——現在世界上每個人都看過他的影片了——而他們想要阻止他。他們可能會試圖殺他,這一點令劉安感到十分荒謬。他將機車加速,人群則四散奔逃,但那兩個男子站穩身子手臂相挽。   蠢貨。   劉安朝他們直衝而去,穿過他們,將他們撞倒在旁並輾過其中一個,撕裂了一隻手臂的皮膚。那兩個男人叫喊出聲,其中一個突然拿出一支看似古老的手槍。他扣下扳機,但子彈卻沒有正常發射,槍膛反而在他手中爆炸開來。   他墜倒在地,尖叫出聲。   那把槍有缺陷。老舊,故障。   就像這個(眨眼眨眼眨眼)這個世界一樣。   劉安或許對這個男人以及他炸爛的手感到憐憫,但他是商朝人,而且他根本不在乎。他猛催油門,起身拉起車頭,後輪左右移動迂迴前進逃脫,其中一個男人的腿暫時被壓在車輪底下,瞬間血肉模糊而尖叫出聲。   劉安的笑容更燦爛了。   他把那兩個男人遠拋在後。經過理髮店、甜食店、手機店,以及擠滿人群的電器行。在這家商店櫥窗裡的電視螢幕上,劉安瞥見了克卜勒22b的影像。   那名外星人在宣布了天空之鑰的同時也洩露了他的身分,克卜勒22b露出了真容。現在絕境之戰對每個人而言都真實無比。無論是富人還是窮人、有權有勢的人還是無能為力的人、野蠻凶殘的人還是仁慈善良的人,對每個人而言,它都真實存在。   而劉安對此歡天喜地。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前兩把鑰匙已經在馬加比手上結合了。儘管其中幾位戰士曾受誤導試圖阻止,絕境之戰依舊會繼續下去。儘管伴隨著恐懼、希望、謀殺,甚至是愛,它依然會繼續下去。   最棒的是,克卜勒22b對地球上的人宣布阿巴登必將到來。他說那顆巨大的隕石將會在三天內墜落,而且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撓。   他說將會有千百萬人死亡。   劉安對此歡天喜地。   機車劇烈晃動,街道變得寬廣起來。人群散開了,劉安移動的速度也稍微加快,現在大概是時速六十公里。他瞥一眼千代子的手表,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追蹤訊號。   光點一閃一閃。   在那裡。馬加比.艾德萊。   如此(眨眼)如此(抽搐)如此靠近。   如此靠近,劉安幾乎可以聞到他們。   劉安尖叫駛過莎士比亞沙朗尼路,兩條街之後轉向西北,駛上帕克街。他再次看了看手表,看著它。   光點一閃一閃。   光點一閃一閃。   就在幾條街之外。   (眨眼抽搐)   千代子為生命而戰。   (抽搐眨眼)   但我、   (抽搐)   我為死亡而戰。   莎拉.亞羅佩、雅各.達洛克、艾斯琳.寇柏、寇柏爺爺、葛雷格.喬登、葛瑞芬.馬爾斯   印度錫金永恆谷सूर्यकोअन्तिमरेज深淵   「每個人都他媽的給我冷靜一點!」一個男人吼道。他年約五十多歲,一臉風霜,全身被汗水浸溼,身材略胖。他站在走廊中央,戰士們和他們的盟友則擠在走廊上。   莎拉和雅各站在走廊一端,艾斯琳.寇柏、葛雷格.喬登、葛瑞芬.馬爾斯和寇柏爺爺則站在另一端。   莎拉和雅各站在走廊盡頭,背對敞開的門。東胡人、哈拉帕人、納巴提人,以及大地之鑰和天空之鑰僅在幾分鐘前都還在門後的那個房間內。貝沙可汗還生龍活虎,滿懷著精神異常的報復心態一心想要殺掉雪莉.喬普拉,但馬加比同情哈拉帕人,因此阻止了東胡人。當他正準備拿走大地之鑰和天空之鑰的同時,莎拉和雅各衝入房內。就在貝沙可汗躺在那裡死去的同時,奧梅克人往前一跳攻擊了馬加比。雖然兩人的激戰不相上下,最後雅各略勝一籌,馬加比陷入昏迷癱倒在東胡人身上。莎拉原本有機會殺掉小艾莉絲.喬普拉,也就是身為天空之鑰的那個小女孩,而她的死亡也本應能夠讓絕境之戰畫下句點。   但莎拉下不了手。   雅各也下不了手。   艾斯琳一行人在他們的打鬥結束後不久抵達。凱爾特人原本也有機會殺掉天空之鑰,她試圖用長狙擊步槍射擊,但在最後一刻天空之鑰伸手觸摸了大地之鑰,而瞬間那個小女孩就帶著馬加比和貝沙可汗殘缺不全的屍體消失了。   那間房內唯一活著的人只剩下昏迷不醒的雪莉.喬普拉,她頭頂上被馬加比擊中的地方腫了一個大包。他也應該殺了她,不過,或許是出於慈悲,也可能是出於正直或同理心,馬加比讓她活了下來。   馬加比和兩把鑰匙此時此刻身在何處,沒有人知道。他們可能去了玻利維亞,或是沉到海底,或是因為在絕境之戰中獲勝而正在覲見克卜勒22b本人。   在這座從錫金邦的喜馬拉雅山區雕築出來,現已潰敗的哈拉帕堡壘中,只剩這幾位戰士和艾斯琳的盟友。   剩下的只有他們的恐懼、他們的憤怒,以及他們的困惑。   還有他們的槍枝。   大多數的槍枝瞄準著彼此。   「冷靜一點。」那個男人再次懇求道。   莎拉過去從來沒有見過他。   「今天不需要再有人送命了。」他說道。   有可能是你。莎拉心想,手槍對準那個男人的喉部。莎拉不願殺掉喬普拉家的小女孩,但如果要開槍射殺這個男人,或是他的同伙,她會毫不猶豫——如果那麼做可以逃脫的話。   那個男人繞過艾斯琳,將一隻手放在她步槍的槍管上,硬往下壓低了兩英吋。現在槍枝瞄準的是莎拉的胸口而非她的額頭。那個男人的另一隻手空無一物,掌心向上。他睜大雙眼露出懇求的神情,呼吸急促。   一個和事佬,莎拉想道。   那個男人舔了舔嘴唇。   莎拉說道:「如果沒有人擋我的路,我就願意冷靜下來。」她的聲音很鎮靜。莎拉注意到艾斯琳.寇柏滿臉通紅,皮膚上有一抹血跡——或許是她的,但也可能不是。   血。還有汗水。還有汙垢。   莎拉不在乎。她只想離開此地,想辦法阻止絕境之戰。   艾斯琳打斷了這些思緒,開口問道:「天空之鑰在哪裡?」   莎拉手上握著的槍很輕。一發子彈。或許兩發。   「別擋我們的路。」雅各堅決地說道,手槍瞄準艾斯琳的頭部。他覺得她看起來和上回不太一樣,更老、更冷酷、更哀傷。他們所有人看起來一定都是這樣。絕境之戰在初期比較單純,在任何一把鑰匙被找到之前。現在則複雜多了。   「我們哪裡也不去。」艾斯琳說道,目光始終沒有離開莎拉的雙眼。「除非我們知道天空之鑰在哪裡。」   莎拉說道:「這個嘛,她不在這裡。」   開槍射她!莎拉命令自己。動手吧!   然而她沒有。   她辦不到。   艾斯琳曾試圖做莎拉無法下手的事,她曾試圖殺掉那個小女孩。   艾斯琳曾試圖阻止絕境之戰。   這表示艾斯琳和她的盟友應該不全是壞人。   莎拉火速瞄一眼房內的其他男人,尚未開口說話的那幾位。其中一位年紀很大,但威風凜凜,一隻眼睛呈混濁的白色,或許是一位拉坦諾族的前戰士。另一位則是個中年男子,跟剛剛那名和事佬一樣沒什麼敵意。他綁著頭巾,戴著圓框眼鏡,身上綑著貌似沉重的背包,裝滿了通訊設備。他也拿著一把狙擊步槍,但是並沒有多此一舉地瞄準任何人。相反地,他將手伸進襯衫口袋拿出一根手捲香菸。他把菸放進口中,但沒有點燃。   兩個男人看起來都精疲力竭。   漫長的一天,莎拉心想。   漫長的一週。   漫長的操蛋人生。

作者資料

詹姆斯.弗雷(James Frey)

生於克里夫蘭,著有全球暢銷書《A Million Little Pieces》、《My Friend Leonard》、《Bright Shiny Morning》、《The Final Testament of the Holy Bible》。

尼爾斯.詹森薛爾頓(Nils Johnson-Shelton)

全球暢銷作品《No Angel: My Harrowing Undercover Journey to the Inner-Circle of the Hells Angels》合著者,也是Otherworld Chroniclest出版社少年叢書《Full Fathom Five》系列作者。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斯.弗雷(James Frey)尼爾斯.詹森薛爾頓(Nils Johnson-Shelton) 譯者:蔣慶慧 出版社:高寶 書系:Spell 出版日期:2017-06-28 ISBN:9789863614319 城邦書號:A52A7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