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香草之吻(上)
  • 新書尚未入庫
    貨到通知我
  • 香草之吻(上)

  • 作者:琉影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7-2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8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8元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 琉影 POPO原創網 話題沸騰人氣之作 一瞬間的怦然心動,一整段青春的念念不忘。 我不會忘記你,即使你說,我會遇見更好的人。 在那段青澀的日子裡, 最快樂的,是追隨著你的背影, 最悲傷的,也是只能追隨著你的背影。 只要靠著一點點的想像、一點點的憧憬、一點點的傻勁, 我就能不斷追逐著那個人,即使他也許不會回頭。 由於兩個哥哥都喜歡玩遊戲,年幼的我也跟著墜入電玩的世界, 並結識了所有玩家口中的神人,Vanilla。 我一直追隨著Vanilla的背影前進,後來幸運地認了他當師父, 他帶著我練習遊戲技巧、給我許多鼓勵,我覺得自己遇到了全世界最溫柔的人。 漸漸地,我開始想認識現實裡的師父,甚至悄然心動, 可是師父始終覺得網路上的關係不該牽扯到現實, 而我們之間的年齡差距,更令他只將我當成一個孩子。 儘管如此,我以為自己在師父心中,地位應該還是與別人不同, 卻沒想到,師父會突然宣布不再玩遊戲,且斷絕了一切聯繫。 雖然傷心難受,我沒有因為師父的離開而淡出遊戲, 畢竟,除了師父,這幾年下來我也與幾位玩家變成親密的朋友, 包括那個總是欺負我的男孩,冷硯。 我討厭冷硯刻意戲弄我,還耍詐讓我成為他網路上的「女朋友」, 但又喜歡和他一起打電玩的時光,並感受到他一直以來不著痕跡的付出。 然而有時候,我仍會下意識在遊戲裡搜尋師父的身影。 我希望師父能在我看不見的地方獲得幸福, 更希望有一天,他能在我看得見的地方對我溫柔微笑……

內文試閱

  「電動有那麼好玩嗎?」我癟著嘴滑下沙發,拿了張小椅凳,想擠到哥哥們的中間。   「都叫妳不要過來了,妳還過來!」二哥伸手抵住我手裡的椅凳,不讓我擠進去。   「算了啦,讓她一下。」大哥朝左邊挪出一點位置。   我趕緊把小椅凳塞到他們中間,坐下後看看面帶微笑的大哥,再看看氣得滿臉通紅的二哥,嘿嘿一笑,「我也要玩!」   大哥沒轍地聳肩,直接將他的搖桿遞給我。   我握住有點沉重的搖桿,輕輕按下一個鍵,畫面裡屬於大哥的角色突然抬腿,踹了二哥的角色一下,搖桿也同時震動一下。   哇!好帥!   我再連按幾次,二哥的角色頓時被連續踢飛,撞到山壁發出巨大的聲響,手裡的搖桿震動得更加強烈。   這種結合視覺、觸覺、聽覺和想像的遊戲方式,讓我體會到了臨場感,彷彿置身在遊戲世界裡,這是電腦鍵盤和滑鼠無法傳遞的感受。   「大哥,這個遊戲叫什麼名字?」我睜大眼睛,在猛踹遊戲角色的過程中,找到一種不曾有過的暢快感。   「叫《生存格鬥3》。」   於是,那天過後,我開始跟著哥哥們一起打電動。   因為年紀相差太多,我常常淪為陪練,格鬥遊戲被哥哥們壓著打,賽車遊戲場場墊底,槍戰遊戲則是一出場就被爆頭。   「唉唷……怎麼又死了。」看到電視螢幕出現「GAME OVER」這行血字,我的眼圈忍不住熱了起來。   「蘇沄萱,妳很愛哭耶!愛玩又輸不起。」二哥一臉不耐煩地罵我。   「我只是覺得角色一直死掉很可憐。」不,其實我確實是因為打不贏哥哥,懊惱得哭了出來。   「妹妹還小,不太會操控,就讓個她幾場吧。來!大哥幫妳打二哥。」大哥拉著我坐到他的前面,雙手環過我的身子,握住我拿著搖桿的小手,幫忙操控角色去攻擊二哥。   二哥一向很聽大哥的話,只好放水讓我連贏幾場,直到我破涕為笑。   雖然經常死在哥哥們無情的拳腳下,但是在那段充滿刀光拳影的日子裡,三兄妹一起打電動的情景,日後回憶起來還是挺美好的。   每當遊戲卡關時,哥哥們總會上網查詢攻略,我常聽到他們用無比崇拜的語氣討論著一個奇怪的名字——「粉捏拉」。   「大哥,『粉捏拉』是什麼?」我拉住大哥的衣角。   「粉捏……」大哥噗哧一笑,「是Vanilla,香草的英文。」   「香草冰淇淋的『香草』?」   「嗯,這個香草是『御夢幻境』的站長喔。」   「御夢幻境又是什麼?」我明白這是一個存在於網路上的東西。   「御夢幻境是Vanilla架設的電玩情報站。」二哥指著電腦螢幕。   「就是你們平常查攻略的網站?」我探頭看向螢幕,那是一個版面為深藍色系的網站。   「嗯,他超級厲害的!除了自己架設網站,發布了很多遊戲情報和攻略以外,他本身也專精格鬥和動作遊戲,有玩家約他出來PK,聽說他幾乎都沒有輸過。」   「真的嗎?」我睜大眼睛。   「上星期Vanilla傳了一支《忍者狂劍傳》的遊戲破關影片,選擇煉獄級模式,挑戰遊戲裡最強的最終BOSS邪魔神,全程沒有使用忍術、沒有運用輔助道具,而且一滴血都沒損,就把邪魔神一刀接一刀凌虐到死。」二哥越說越興奮,馬上找出那支影片,點開來給我看。   影片裡,邪魔神的體型比玩家所操控的忍者大上數倍,攻擊力很強,光是一個巴掌掃過就可以把忍者打飛,而且還具備三段變身,第二段變身後會釋放出全範圍的地面雷電攻擊,第三段變身後則會飛到半空中,朝忍者投擲火球。   Vanilla所操控的忍者握著忍劍,既然捨棄了忍術和輔助道具,就只能依靠普通攻擊了。   戰鬥很精彩,不管邪魔神如何攻擊,Vanilla都能夠輕鬆閃過並從容回擊,毫髮無傷的,將對方慢慢折磨至死。   大哥的眼神充滿崇拜,輕輕嘆氣,「在這款遊戲的煉獄級模式中,怪物的攻擊都很變態,每個關卡提供給玩家的補血道具還比普通模式少一半,我只打了幾場就卡關了。像Vanilla這種幾乎不需要補血道具,完全以神操作虐著最終BOSS玩的人,已經不是神人的境界,而是比神人更高的魔人境界了。」   「妳看,影片下全是膜拜的留言,大家都稱他為『香草殿下』。」二哥指著影片下方的留言區。   「我好想跟香草殿下對戰一場!」看完影片,我不禁對Vanilla產生一種偶像式的崇拜。   「蘇沄萱,妳別鬧了!」二哥嘴壞地吐槽,「妳連我們都打不過,還想找他對戰?人家連瞄都不會瞄妳一眼的。」   我不服氣地癟嘴,當下被二哥的話激出鬥志,不想服輸。   從此,我發誓要成為格鬥高手,目標是和Vanilla對戰!   *   國小的課業不重,我放學的時間比兩個哥哥都早,所以就趁著他們還沒回到家,偷偷開啟遊戲機練功。   我沒有自己的電腦,為了登入御夢幻境的論壇,還特別請大哥幫我註冊一個帳號。   「妳要取什麼暱稱?」大哥坐在他的電腦前,點入會員申請的頁面。   我滿心雀躍遞給他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精心想出的暱稱。   「妳取了什麼名字?」二哥好奇地湊過來。   我怕二哥聽不懂暱稱裡的某個字,於是示意他自己看紙條——   弒夜乂滅世狂舞   「這暱稱……有點微妙,妳要不要取個可愛一點的名字?」大哥皺眉。   「什麼微妙?根本就是中二病!哈哈哈……」二哥笑得誇張,伸手在我的頭頂亂揉一把,「我們家的小公主開始長歪了。」   「哪有歪?這個名字明明很帥!」我揮開他的手,心裡有點生氣。   「這是屁孩才會取的名字好嗎。」二哥一臉痞樣地回嘴。   「我不是屁孩!」   「妳明明就是屁孩。」   「我不是!」我生氣地搥打二哥。   「呼!哈!啊噠!」二哥模仿格鬥遊戲的防禦招式,高舉雙拳一一擋開我的攻擊。   我越打越火大,大哥突然轉過電腦椅,抬腳把二哥輕輕踹開,「嘉鴻,不要鬧妹妹啦,反正暱稱可以更改,就先取這個名字吧。」   「哼!」我收拳,對著二哥得意地吐吐舌。   「呿!」二哥朝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離開房間。   「不過,我覺得叫弒夜就好了,不要加上滅世狂舞。」大哥回頭看著電腦螢幕,雙手在鍵盤上打字。   「好吧。」我癟癟嘴,伸手指著會員資料欄,「可是大哥,你把我的出生年份打錯了,我今年十歲,不是十七歲,而且我是女生,又不是男生。」   「在網路上不需要留正確資料。」大哥回答。   「為什麼?」   「網站的安全防護如果沒做好,個人資料很容易會被洩漏出去,所以盡量不要留真實的個人資料。」   「那香草殿下看得到我的資料嗎?」   「他是站長,是權限最高的人,當然看得到所有會員的資料。」   「哥……」我扭捏地絞著手指,「我、我想留真實的資料。」   大哥側頭笑了笑,「沄萱,御夢幻境的會員有好幾千人,Vanilla要管理整個網站,還要打電動、寫攻略,應該沒有時間去看會員的個人資料。」   「我知道……」   「妳把他當成偶像崇拜,但我們看到的都是他在網路上營造出的形象,說不定Vanilla是個體重超過一百公斤,坐在電腦前一邊挖鼻孔、一邊吃泡麵,還順便摳腳指的肥宅。」   「呃……」我蹙眉露出嫌惡的表情。   「網路上壞人很多的,註冊資料還是隨便填比較好,妳平常就看看攻略和影片,少跟大家打交道。」   我不情願地點點頭,看著大哥將我的資料填成:   弒夜,男生,十七歲,興趣是打電動,最喜歡的遊戲是《生存格鬥3》。   後來我也順應大哥的要求,不曾去修改會員資料。   從此之後,我不時會跑到大哥的房間,借用他的電腦上網,登入御夢幻境瀏覽遊戲資訊。   當我升上五年級的時候,大哥也從高中畢業,考上大學。   爸爸買了一台筆電給大哥,讓他帶到學校宿舍使用,所以大哥就把自己的電腦送給我了。而二哥因為少了遊戲的對手,又沒什麼耐性陪我玩,於是漸漸與同學一起栽入電腦網遊的世界,遊戲機只剩下我會去玩。   沒關係,沒人跟我搶搖桿最好。   這樣我就可以全心練功,朝著跟Vanilla對戰的目標邁進!   有了自己的電腦後,我每天晚上都可以上網觀看香草殿下的遊戲影片。   殿下的戰鬥風格很冷靜,他的操控相當熟練,能夠輕鬆使出許多高難度的招式,每每令我看得佩服不已。為了跟他練成一樣的招式,我反覆地跟電腦人物對戰,常常練到想摔搖桿,但我還是憑著一股傻勁堅持下去。   可惜的是,殿下在論壇裡很神祕,不僅從來沒有在影片裡露過臉,也不曾公開任何照片,平常論壇都是由各區的版主管理,他只是偶爾回文。只要是他留言過的帖子,人氣都會瞬間爆增。   不知不覺中,每當我打開御夢幻境,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殿下的會員資料,確認他今天有沒有發帖或回文,如果有,就再點進那些帖子裡,看看他留了什麼內容。 不知道現實世界裡的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會架設網站,打電玩非常厲害,英文能力很強,能夠翻譯國外的遊戲資訊,撰寫英文遊戲的攻略,他的年紀應該比哥哥們大,可能是社會人士吧?搞不好是工程師……   我的腦袋裡充滿各種幻想,但不管是哪種想像,都認定殿下一定是個帥氣的人。   *   升上國小六年級,四月中旬的某天,御夢幻境發生了一件大事。   事情的開端,是有個叫「御皇焱」的會員,發了十幾張《生存格鬥3》裡穿著裸露的女角色側踢或翻滾時露出內褲的截圖,每張截圖的取景角度都非常不雅,還配上曖昧的設計臺詞,引來許多男生的留言。   御皇焱:打電動打到流鼻血……   紅蓮閻魔:(遞衛生紙)你確定流的是鼻血嗎?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你不要打得那麼用力,就不會流鼻血了。   紅蓮閻魔:御皇焱,你到底在打什麼?   御皇焱:就打電動咩!不然除了打電動,版大覺得我還能打什麼?   其中,紅蓮閻魔是X遊戲討論版的版主,卻跟著大家起鬨。   當時的我,正好處於從小女孩轉變成大女孩的時期,遇上了人生第一場生理痛,下腹彷彿被刀子刨挖著。看到那些截圖和意有所指的發言,一股煩躁感打從心底湧出,我忍不住敲下鍵盤。   弒夜:你們真沒品!女角色是拿來這樣惡搞的嗎?   御皇焱:呃,閣下,漂亮女角的爆乳和姣好身材,正是這款遊戲的賣點。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如果沒有那些小褲褲,這遊戲哪來的銷量?   弒夜:未必只有男生會打電動,你們這樣惡搞,讓人感覺很下流、很噁心。   紅蓮閻魔:冷靜點,大家只是開開玩笑而已,打電動嘛,何必那麼認真?   御皇焱:閣下,如果你不喜歡這個話題,請按右上角的X,從轉角離開。   轉角遇到鬼:我在轉角仔細一看,原來是個處男小屁孩。   弒夜:我不是屁孩!我是認真在玩遊戲的!   御皇焱:閣下這麼認真、這麼有正義感,到底想怎樣?   弒夜:請你刪帖!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又不是全裸露三點,幹麼要刪帖?   御皇焱:出來單挑吧!如果你贏了,我就刪帖。   弒夜:單挑就單挑,誰怕誰!   轉眼間,我在論壇上和網友筆戰起來,御皇焱隨後發表一篇帖子。   【挑戰書】御皇焱VS.弒夜,對決!   時間:星期日下午兩點   地點:臺北地下街魔亞遊戲專賣店   規則:搶二,最先贏兩場的人勝出   懲罰:輸家從此退出御夢幻境   「弒夜接戰!」我氣昏了頭,衝動地回覆那篇帖子接戰。   由於御皇焱是論壇的資深會員,很多人都認識他,所以隔天放學登入論壇時,我發現那篇挑戰書竟然被網友灌爆了。   我目瞪口呆看著電腦螢幕,帖子的留言數多達三十幾頁,許多湊熱鬧的會員都在賭這場PK賽誰會勝出,還有不少人相約前往觀戰。   怎麼辦?   事情怎麼會鬧得這麼大?   我的腦中只有這個想法。   當時遊戲機的普及率沒有電腦高,《生存格鬥3》還僅限於單機對戰,並未支援網路連線對戰,因此每當玩家們舉辦網聚或PK賽時,都會相約在某間遊戲專賣店,借用店裡的試玩機進行對戰。   我才小學六年級,爸媽平常不准我單獨出門,我連怎麼搭車去臺北都不知道。要是跟他們說我要去找網友對戰,他們一定會先打死我。   而如果不去赴約,我頂多是被取笑而已,只要重新註冊一個新帳號,別人就不會知道我是弒夜。   不行不行!   接下挑戰卻沒有赴約,這樣太丟臉了。   我決定找二哥幫忙,他常常跟同學去臺北參加動漫展,對臺北多少熟悉些。   無奈二哥這幾天心情極差,總是擺著一張臭臉,讓我不敢跟他說話,事情便這樣拖到了星期天。   早上起床,我開門走出房間,看到二哥坐在客廳裡打電動。他盯著電視的眼神充滿怨氣,心情依然沒有好轉。   「二哥,你今天不玩網遊嗎?」我陪笑著挨到他身側。   「不屑玩了。」二哥恨恨地答。   「要不要我陪你對打?」我拿起另一支搖桿。   「好,妳選摔角手跟我對打。」   「喔。」   我們各自選好出戰的角色,遊戲裡傳來提示聲:Get Ready,Fight──   「死胖子!我扁死你!揍死你!踢爆你!」二哥選的角色是忍者,他的出招又狠又快,彷彿跟摔角手有仇。   摔角手塊頭大、防禦強,雖然出招速度較慢,但只要成功把對手摔出去,往往都會造成重傷。   我的角色被二哥的快攻連打了幾拳,又挨了一記側踢栽了個大跟斗,接著馬上爬起來,蹲馬步、交叉雙臂擋住他的攻勢。趁著二哥出招結束的瞬間,我讓摔角手迅速抓住忍者的手,施展摔技將他重摔在地。   對戰了幾回合,忍者的下場都是被抓去撞山壁,然後被扭轉四肢壓制到地上,我越打越覺得詫異,二哥好像太久沒有玩格鬥遊戲了,竟然一次都沒有打贏我。   「妳幹麼一直用抓技摔人!」二哥突然惱羞成怒,指著我的鼻尖大罵。   「摔角手的強項就是摔技呀。」我覺得無辜,香草殿下就是這樣打的,我只是效法而已。   「妳這種打法很賤耶!」   「你打輸了就罵我,超沒品的!」   「妳才沒品!哪有一直用抓技摔人的?」   「不然我換其他角色跟你打。」   「我不要玩了,看到妳就討厭!」二哥氣沖沖地丟下搖桿,起身繞過茶几走向自己的房間,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腳不小心勾到遊戲機的電源線,整個人往前撲倒。 砰!   遊戲機跟著被扯下茶几,重重摔在地上。   「啊……」我驚慌地跑過去,跪在地上捧起遊戲機。外殼已經裂開,我搖了搖,機殼裡傳來喀啦聲,不知道是什麼零件碎了或脫落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二哥傻住了,滿臉的怒氣瞬間消散。他連忙爬到我身邊,接過遊戲機重新插上電源線,但是遊戲機已經無法開機,電視畫面也一片漆黑。   「你看!你把它弄壞了!」我生氣地把遊戲機搶回來,緊緊抱在懷裡。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二哥非常慌張。   看著壞掉的遊戲機,我的眼底逐漸蒙上一層水霧,彷彿懷中的是死去的寵物。   就在此時,大門突然打開,爸爸和媽媽回來了。看到我快要哭出來的模樣,他們都愣了一下。   「你們怎麼了?」爸爸關心地問。   二哥沮喪地垂下頭,小聲招供事發經過,爸爸聽完後數落了他幾句。   「不知道能不能修理?」媽媽拿起遊戲機,檢查損壞的狀況。   「電器類產品的維修費用隨便都要破千的,萬一還得換零件的話,修到好可能差不多等於買一台新的。」爸爸實際地分析。   「可以上網拍買,二手的遊戲機只要半價。」二哥心虛地提議。   「我不要二手的,我要全新的!」我的眼眶越來越熱,固執地不想使用二手機。   「算了,爸爸再帶妳去買一台新的。」爸爸安撫似的拍拍我的頭。   聞言,我的心底閃過一個念頭,馬上挽住爸爸的手臂,帶著鼻音撒嬌:「爸,聽說臺北車站的地下街有很多電玩相關的店家,我一直很想去逛逛,可以讓二哥帶我去那裡買遊戲機嗎?」   爸媽轉頭看著二哥。   「好,我帶妹妹去買。」大概是心裡有愧,二哥難得地順應我的要求。   聽到二哥答應,我心裡鬆了一口氣,馬上跑回房間換衣服。   站在鏡子前面,我看著自己被映出的模樣。   清爽的短髮,身穿黑色T恤搭配吊帶牛仔短裙,一頂鴨舌帽斜斜戴在頭上,看起來有點男孩子氣。可惜一百四十公分的身高一直是我心頭的痛,總是因此被誤認只有國小三、四年級。   換好衣服,我把搖桿塞進後背包裡,因為Vanilla在論壇裡提過,他PK的時候都會帶自己的搖桿,除了用起來最順手,也是由於試玩機的搖桿被頻繁使用,經常出現不太靈活的狀況。   二哥帶著我搭上公車,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我們終於來到臺北車站的地下街。   這裡就是香草殿下在網站上介紹過的,宅男的電玩天堂!   帶著朝聖般的興奮心情,我不自覺把PK的事拋到腦後,跟著二哥在迷宮似的地下街裡繞來繞去,終於踏入著名的電玩區。   放眼望去,整條街掛滿遊戲海報,左右兩側全是電玩商家,玻璃櫥窗裡陳列著各種遊戲,還有許多沒見過的遊戲機台,讓我大開眼界。   只要是門口有擺放試玩機台的店家,都會圍著一大群男生,也有好幾個小團體的男生直接坐在地上,拿著掌上型遊戲機連線對戰。眼前這熱鬧的畫面,令我頓時有種滿血復活的感覺,忍不住雀躍起來。   「真是宅男的天堂,看來看去沒幾個女生。」二哥掃了四周一眼,突然轉頭斜睨我,「妳果然是個異類。」   「異類的哥哥也是異類。」我嘀咕。   「妳說什麼?」   「我說我想要那些遊戲立牌。」我裝傻,指向擺在店家門口的幾個遊戲立牌,那些電玩角色男的帥、女的美,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無比養眼。   「要那些立牌幹麼?」二哥不解。   「收藏呀。」   「那種東西有什麼好收藏?」   「因為有愛啊!」我不假思索。   「蘇沄萱,妳已經進化成電玩宅,再也回不去了。」二哥訕笑,戳了下我的額頭。   「不行嗎?」我回打他一下,再揉揉額頭,「這都是你和大哥害的,從小就教我打電動。」   「妳少牽拖別人。」   「本來就是你們害的。」   「是妳自己的問題。」   「才不是……哇!」我跟二哥邊走邊鬥嘴,腳下冷不防絆到什麼東西,整個人往前撲倒在地。   「沄萱!妳有沒有怎樣?」二哥趕緊蹲下來,扶住我的肩頭。   「好痛喔……」我整個人趴在地上,痛得一時爬不起來。   「對不起!害妳跌倒了。」   略顯沙啞的男聲從頭頂傳來,聽起來很像哥哥們進入變聲期的時候,那種帶點緊繃的特殊嗓音。   我愣愣地抬頭,黑色運動鞋首先映入眼簾,再往上是深色牛仔褲。   「妳有沒有怎樣?」那人單膝點地蹲下身來。   我的目光對上一雙清澈的眼眸,是個年紀比我大一點的男孩。他留著俐落的短髮,眉宇間隱隱有股英氣,穿著白色T恤搭配黑色連帽運動外套,散發出十分陽光的氣息。   「我拉妳起來。」男孩朝我伸出右手,薄脣揚起歉然的微笑。   我傻傻盯著他帥氣的笑臉,好像喝下一瓶補血藥,瞬間忘了身上的疼痛。   「沄萱,妳的小褲褲露出來了!」二哥低叫一聲,手忙腳亂幫我拉下因為跌倒而掀起的裙子。   我瞪大雙眼,整張臉瞬間迅速漲熱,像隻八爪章魚似的慌亂地攀住二哥的手臂。   二哥趕緊扶我站好,那個男孩跟著起身,同時一陣竊笑自我的身後響起。   「哈哈哈……她跌得好醜……」   「看到內褲了!」   「哥,被很多人看到了……」我羞窘地抱著二哥的手臂,一隻手不自覺伸到身後壓住裙子。   「喂!你背包亂丟在走道上,害人家跌倒了。」二哥滿臉怒氣瞪著男孩。   「對不起!」男孩先向我道歉,再轉身走到我的後方,沙啞的嗓音沉了沉,「女生跌倒有什麼好笑的?把我的卡帶全部還來!」   笑聲瞬間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低低抱怨的碎念聲,過了一會,男孩又走回我面前。   我用眼角餘光偷偷瞄他,只見他的左肩多了個背包,右手提著一個半透明的收納盒,隱約可以看到裡面裝了很多掌上型遊戲機的卡帶。   據我所知,這款掌上型遊戲機非常有名,曾被小學生票選為最想收到的生日禮物。在班上,只要是有這款遊戲機的男生,都是走路有風、人緣直線飆升。   重點是,這款遊戲機的正版卡帶一個要價一千多元,這男孩手裡提的這一盒,目測至少有兩、三萬元的價值。   「妳有沒有受傷?」男孩又問。   「沒有,只是很痛而已。」我揉揉發疼的手肘,又揉揉膝蓋。   男孩低頭看看我的膝蓋,再伸手輕托起我的右手肘,仔細瞧了一下,「沒有破皮或瘀血,痛只是暫時的,忍耐一下就會過去了。」   「喂!你很冷血欸。」二哥不悅地說。   「我哪裡冷血了?」男孩困惑地望著二哥,「難道……要我幫她吹吹?」   吹吹?   我傻眼了,他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你少瞧不起人!」二哥被激怒了,狠狠地一把揪住他的衣領。   「哥!我沒事,算了。」我急忙拽住二哥的手,怕他克制不住揮拳揍人,「我們快去魔亞買遊戲機吧,香草殿下說那家店有送贈品。」   二哥瞪了男孩一眼,才斂下怒氣,鬆開對方的衣領。   我挽著二哥的手臂,朝前面走了幾步,發現不遠處有一家店,店門口圍著一大群人。   「那邊聚集了好多人,不知道在辦什麼活動?」二哥好奇地張望。   我抬頭看向那家店的招牌,上頭寫著「魔亞」兩個字,雙腿不禁虛軟了一下。   這……這群人……該不會是來觀戰的吧?

作者資料

琉影

喜歡獨處的巨蟹,愛在雨天和月光下漫步。 收藏了一整殼自己和他人的回憶,從畫筆、琴鍵到鍵盤,只為封裝心裡的小小感動。 夢想寫出雋永人心的故事。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a11241020 FB粉絲團:月下琉影http://www.facebook.com/lanyin33

基本資料

作者:琉影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7-07-27 ISBN:9789869470667 城邦書號:3PL0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