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心:日本文學史上最暢銷小說,夏目漱石公認代表作【獨家收錄漱石文學百年特輯】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夏目漱石直擊人性陰暗面的經典長篇小說 《時代雜誌》選為二十世紀亞洲最重要的五大著作 長踞日本文學小說銷售第一名,至2014年止,《心》已銷售超過700萬本。 日本「讀者最喜愛的一本書」票選第一名。 獨家收錄【《心》及漱石文學百年特輯】 首度公開漱石親自操刀設計的《心》初版裝幀、 各類改編作品、漱石的文學散步地圖,與漱石文學的三角戀之謎。 此外,本版本特別收錄【金句中日文對照】,以及【夏目漱石生平年表】。 【漱石文學百年特輯】 ◆《心》特輯 漱石美學——初版《心》的裝幀概念 日本人必讀的經典名作《心》 青色文學系列的《心》 ◆漱石百年紀念活動 漱石山房紀念館 ◆夏目漱石文學紀行 文豪人生漫步——從早稻田到神樂坂 荒川線雜司谷靈園 漱石足跡——【鎌倉】由比濱、鎌倉文學館、圓覺寺 ◆漱石老師的感情生活 漱石名作裡出現的三角戀 與兄嫂的曖昧之情 與朋友之妻的戀情——當代才女大塚楠緒子 終身的伴侶——鏡子夫人 這是一部利己主義者的懺悔錄 更是棄失道德者的黑色自白 「早該死矣,為何苟活至今。」 這是一部描繪明治時代知識分子的孤獨心靈, 與主角歷經情慾掙扎、悔恨丟失道德的黑色自白之作。 帶你一窺漱石晚年的纖細心思,與曖昧美學。 夏目漱石藉著一位懵懂純真的少年「我」,作為故事挖掘者,深入探尋個性沉著穩重,內心卻陰鬱黑暗的「老師」曾經經歷的人性風暴。 原來這位看似品德高尚的「老師」,曾經在一場三角戀情中背叛摯友,甚至間接促使好友走上絕路。在發生摯友自殺的慘劇以前,「老師」一直以高雅驕傲的姿態,睥睨且提防一切庸俗卑鄙之人。然而極諷刺的,他卻因情慾喪失了智慧與道德,成為自己的道德準則之下,最卑劣的那等人。「總之,我是個原本打算走在正直的康莊大道上,卻不小心滑了一跤的蠢蛋,也可以說是狡猾的男人。」 朋友的死縱然成全了自己的愛情與幸福,但當「老師」發現到自己為了情慾,竟連最基本的道德都無法謹守時,他再也無法忍受自己的腥臭。孤獨的後半生中,即使心存振作之念,想脫離自厭的情緒,「老師」還是徒然無力地發現「那股神祕而可怕的力量,雖然禁止我的各種行動,卻唯獨為我敞開了死亡之路。」最終,他只剩下殉死一途,因為覺悟到自己「早該死矣,為何苟活至今。」只是這樣的死亡,究竟能完成什麼? 《心》是夏目漱石歷經數月神經衰弱的折磨後,寫下的連載小說,內容極盡刻劃人性之庸俗與駭惡。本書前兩部展現了大段朦朧隱晦的對話,夏目漱石埋下一系列細密、富有懸疑感的伏筆,成功描繪出幽昧難測、糾葛凌亂的人心變化。前面布下的疑問和秘密如點點星火般,最終才在本書第三部「老師」的自白書中蔓延開展,真相由此揭發,在前兩部的襯托之下,堆疊出撼人心魄的人性真實,令人不禁為主角的內心撕扯嘆息不已。 ◆【此版本特色】 1. 獨家【漱石文學百年特輯】: 獨家收錄漱石親自裝幀設計的《心》初版書封,解說漱石使用到的設計元素與其設計概念。輔以「感情生活」、「漱石的散步地圖」等內容,全方位解析「日本國民大作家」的文學與人生。 2. 金句中日文對照: 摘錄文中佳句,附上日文對照,體會漱石的原文寫作氛圍。 3. 書末收錄【夏目漱石生平年表】: 介紹漱石各個時期的文學作品及人生經歷,幫助讀者更深入了解漱石與本書《心》的著書背景。

目錄

【漱石文學百年特輯】 ◆《心》特輯 ◆漱石百年紀念活動 ◆夏目漱石文學紀行 ◆漱石老師的感情生活 《心》 【上篇】老師與我 【中篇】父母與我 【下篇】老師與遺書 夏目漱石年表

內文試閱

十三
  我們走在人群中,每個人看起來都開開心心的。直到穿過人群、走到一處闃無人聲也不見彩花綻放的樹林之前,我始終沒有機會接續方才談論的話題。   「愛情是罪過嗎?」我忽然開口問道。   「毫無疑問,確實是罪過。」老師回答的語氣與方才同樣堅定。   「為什麼?」   「你以後會懂的。不,其實你應該已經懂了。你的心,不是早就為愛情而悸動了嗎?」   我摸摸自己的心,有的只是一片空虛,哪裡有什麼悸動。   「我連個心儀的對象也沒有。我對老師絕不會有任何隱瞞。」   「沒有心儀的對象才會悸動。正因為以為有了對象就能恢復平靜,所以才會不由自主地悸動。」   「我現在還沒感受到那種悸動。」   「就是由於你的欲望還沒得到滿足,所以才會想從我身上感受到那種悸動,不是嗎?」   「或許您說得對,但那畢竟不是愛情。」   「那是邁向愛情的前一階段。按順序來說,你先從同性的我這裡得到悸動,然後才去擁抱異性。」   「我認為這兩件事的性質完全不同。」   「不,是相同的。我是個男人,終究無法滿足你,況且又有些特殊的因素,更是絕無可能讓你得到滿足。事實上,我覺得不該耽誤你。你遲早還是得離開我到別的地方去尋求那股悸動。我其實寧願你這樣做,但是……」   老師這番話深深地傷了我的心。   「老師認為我應該離開您,對此我無話可說,但我還不曾動過這樣的念頭。」   老師根本不聽我辯解。   「但是,愛情是罪過,你非得當心不可!從我這裡雖然得不到滿足,但相對的也沒有危險……你能體會被又長又黑的頭髮給緊緊纏住是什麼感受嗎?」   我不曾身歷其境,但可以想像那種感受。說真的,對於老師所指的罪過,我仍然似懂非懂,不解其意,而且談到這裡,我有些不高興了。   「老師,請您將罪過的意思解釋得更明白一些,否則暫且打住這個話題,直到我能夠確切了解何謂您所說的罪過。」   「怪我不好。我只是想對你說真話,結果反讓你焦躁不安。我不該這麼做。」   老師和我從博物館後方信步走向鶯溪。從圍籬的縫隙裡可以瞥見寬敞的庭院一隅種著叢密的山白竹,遠遠望去顯得分外幽邃。   「你知道我為何每個月都到雜司谷墓園為朋友上墳嗎?」   老師問得相當突兀,況且他明知我根本不曉得答案。我好半晌沒作聲,老師這才察覺到不對勁,連忙說道:   「我又講錯話了。方才覺得不該讓你焦躁不安,想要解釋清楚,結果那種解釋的方式讓你更加焦躁不安。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這個話題就談到這裡吧。總之,你記清楚了,愛情既是罪過的,也是神聖的。」   老師的話把我弄得愈糊塗了。不過,他之後不再提起愛情二字。
十四
  年輕的我,一遇事就鑽牛角尖。至少老師是這麼認為的。我覺得老師的話語比學校的講義更有助益,老師的思想比教授的見解更加寶貴。也就是說,獨善其身、沉默寡言的老師,比起站在講台上指導我的那些專家學者更令我欽佩。   「不能過度沉迷於某項事物。」老師提醒我。   「這是我經過冷靜思考之後的做法。」   我回答時充滿自信,但老師相當不以為然。   「你現在只是一頭熱,等熱度消退就不再喜歡了。看到你現在的模樣,不得不這麼認為,這讓我很難過;可是想到你往後必然的改變,就讓我更難過了。」   「在您的眼裡,我有這麼膚淺?這麼不能相信嗎?」   「我只是感到遺憾罷了。」   「您的意思是,雖然感到遺憾,但是不能相信我嗎?」   老師為難地望向院子。不久前,院子裡還處處綻放著碩大的緋紅色茶花,而今已盡數凋謝了。老師坐在客廳時經常看著那些茶花。   「我並非只不相信你一人,而是無法相信所有的人。」   這時,圍籬外傳來小販叫賣金魚的吆喝,此外再也沒有任何聲響。從馬路拐進巷子裡約莫兩百公尺遠的這地方相當寧靜,屋子裡亦像往常一樣悄無聲息。我曉得師母就在隔壁,也知道她雖安靜地忙著針線活,但仍聽得見我們的交談,可是那一刻,我竟將這件事全然忘得一乾二淨,問了老師:   「這麼說,您也不相信師母嗎?」   老師的神色有些慌張,沒有正面回答我的提問:   「我連自己都不相信了,一個不相信自己的人,當然更無法相信別人。除了咒罵自己,還能怎麼辦。」   「若按這麼複雜的邏輯,那世上就沒有任何可信的人事物了。」   「不,這不是思考而來,而是我親自嘗試之後的結果。嘗試了以後令我大為震驚,而且非常害怕。」   我本想繼續追問下去,然而師母這時從隔扇的另一邊開口喚了老師兩聲。老師在第二次喚聲時才回話:「什麼事?」「請過來一下。」師母把老師找去隔壁房間。我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事,還來不及細想,老師又回到客廳了。   「總之,別太相信我,否則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而且,當自己受騙之後,總會施以殘酷的報復。」   「那是什麼意思?」   「曾經跪在某人面前的屈辱,日後會令你恨不得一腳踩到他的頭上。我就是不想將來遭到侮辱,所以拒絕現在得到欽敬。我寧願現在忍受孤獨,而不願未來忍受更痛苦的孤獨。我們生在這個充滿自由、獨立和自我的現代,所付出的代價大概就是人人都得嘗到這種孤獨。」   看著有如此體悟的老師,我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四十八
  算起來,夫人告訴K之後已有兩天了。這段期間,K沒有對我表現出絲毫不同於以往的樣子,我也完全沒有發現他有什麼異狀。如此超脫的態度即便只是刻意表現出來的,依然值得欽佩。我在心裡把他和自己作了比較,他遠比我了不起。我雖在策略上贏過他,卻在人性上敗給他――這種感覺在我心中不停翻攪。我那時以為K一定瞧不起我,羞得無地自容。事到如今要我到K的面前自取其辱,這對我的自尊心無疑是極大的痛苦。   當我下定決心,要講也好、不講也罷,一切留待第二天再說的時候,已是星期六的晚上了。沒有想到就在那天晚上,K自殺身亡了。回想起那一晚的情景,我至今仍是膽戰心驚。或許是命中注定,我平時習慣朝東睡,只有那天晚上偶然朝西躺下了。一股寒風吹向我的枕頭,使我忽然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隔開K和我房間的那面隔扇平時總是緊緊闔上,可是此時卻和前幾天晚上一樣開著,只是沒看到K那道黑影站在那裡。我彷彿受到某種無形的牽引,以手肘撐起身子,朝K的房裡窺探。油燈光線微弱,床也鋪好了,但是棉被像被踢到了腳邊似地糾成一團。K俯身趴著,頭側向另一邊。   我喚了一聲:「喂?」沒有任何回答。「喂,怎麼啦?」我又喚了K一聲,但是他的身軀依然一動不動。我立刻站起來走到門檻前,就著昏暗的油燈打量他的房間。   當時我的第一個感覺,就和我聽到K突如其來表明心跡的那一刻差不多。我的眼睛剛在他房裡掃過一眼,迅即像玻璃做的義眼一樣,失去了轉動的能力。我站在那裡,呆若木雞。眼前的一切宛如一陣疾風從我身上席捲而過,我頓時暗叫一聲糟,再也無法挽回了。一道黑光劃破了我的未來,剎時在我的眼前無情地映照出我的一生,我嚇得渾身打顫。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忘記務求自保。我很快發現桌上擺著一封信。如我所料,信封上寫著我的名字。我不顧一切拆開信封,但信裡卻沒有提到任何我預想的事情。原以為信中一定會羅列種種令我難堪的字句,我擔心若是讓夫人和小姐看到了,不知道將會多麼鄙視我。我大略瀏覽一遍,腦中的第一個念頭是,我得救了(當然所謂的得救只是保住面子而已,但在這種情況下,面子對我可是至關重要的大問題)!   信裡寫得很簡單,也很抽象。他只說自已意志薄弱,前途無望,所以才走上自殺這條路。接著以非常簡潔的語句對我一直以來的照顧表示謝意,順道拜託我幫忙處理後事。另外還提到了造成夫人的麻煩,十分過意不去,請我代為致上歉意。還有,請我通知故鄉的親人。信裡把必須交代的事情逐一列上了,但是從頭到尾沒有出現小姐的名字。讀完之後,我立刻察覺到K是故意不提的。但是,最讓我痛心的是,應該是他蘸上餘墨,在結尾添寫的一句話:「早該死矣,為何苟活至今。」   我抖著手把信摺好,重新裝進信封裡,按照原來的樣子放回桌上,刻意讓大家都能看到它。然後,我轉過身來,這才看到濺在隔扇上的血跡。
四十九
  我倏然伸出雙手稍微捧起K的頭,迫切地想看一眼他死去的面容。但是當我從底下窺看他趴伏的臉孔時,立刻鬆了手。不單是因為我害怕,還因為他的頭異常沉重。我俯視著方才碰觸到的冰冷耳朵,以及他慣剃的平頭濃密毛髮。我完全沒有想哭的感覺,只是恐懼萬分。這種恐懼不是眼前的情景刺激感官所引發的單純的害怕,而是我深切感受到,這位忽然變得冰冷的朋友暗示了我未來可怕的命運。   我恍恍惚惚地回到自己的房裡,在這間八鋪席的房間裡跺步繞圈。大概是我的大腦命令我暫時做這種沒有意義的動作。我知道該想個辦法,又覺得束手無策,只能在這裡兜圈子繞,猶如一頭被關在籠子裡的熊。   我多次想去叫醒夫人,但是不該讓女人看到這種可怕景象的想法立刻阻止了我。姑且不論夫人,有個強烈的念頭警告我絕不能讓小姐受驚。於是我又開始在房裡繞圈子。   我點亮自己房裡的油燈,頻頻查看時鐘,從不曾感覺時鐘走得那麼慢。我記不得自己醒來的時刻,但顯然是天將破曉時分。我一邊兜著房間轉,一邊焦急地等待天亮,懊惱地忖想著這漫漫長夜該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吧?   我們習慣在七點之前起床,因為學校大多是八點開始上課,否則就要遲到了。因此女傭總是在六點鐘起床。但是,那天還不到六點我就去叫醒女傭。夫人被我的腳步聲吵醒,出聲提醒我今天是星期日。我說,如果夫人醒了,麻煩到我房裡一下。夫人在睡衣外面披上平時穿的外褂,隨我去房間。我一進房立刻把敞開的隔扇闔上,壓低了音量告訴夫人出事了。夫人問發生什麼事。我揚起下巴指向隔壁房間說:「您務請鎮定。」夫人猝然臉色發白。我接著說道:「夫人,K自殺了。」她愣佇原地,看著我愕然無語。我突然跪在她面前伏臉謝罪:「對不起,都怪我不好!我對不起您,也對不起小姐!」在見到夫人之前,我根本沒打算說這些話,但是一看到夫人的神情,就不自覺脫口而出了。你可以把這個舉動看成我再也無法向K道歉,所以只好向夫人和小姐道歉了。也就是說,我的衝動讓我掙脫了平時的自己,下意識地開口懺悔。幸運的是,夫人沒有想到我的話有那麼深層的意涵。她煞白著一張臉,仍然出言安慰我:「這是意外,誰也想不到呀。」不過,驚嚇和恐懼,已如雕痕一般,深深地刻劃在她僵硬的臉部肌肉裡。

作者資料

夏目漱石(なつめそうせき(Natsume Soseki))

一八六七年生於江戶的牛込馬場下橫町(今東京都新宿區喜久井町)。東京帝國大學英文科畢業後,從事英文教職數年。一九○○年在政府安排下前往英國留學兩年,留學期間據說曾罹患極為嚴重的神經衰弱。 回國後,曾在舊制第一高等學校(現納入東京大學教養學部)、東京大學擔任教職。一九○五年(明治三十八年)發表小說《我是貓》獲得廣大好評。隔年繼續發表引人矚目的作品,包括《少爺》與《草枕》。 一九○七年辭去東大教職,進入報社,專心從事小說創作,連續發表了《三四郎》、《後來的事》、《行人》以及《心》等在日本文學史上大放異彩的傑作。一九一六年在創作最後一部大作《明暗》的期間因胃潰瘍惡化,不幸去世,享年四十九歲。 活躍於日本從近代邁入現代的關鍵時期,夏目漱石不僅發表多篇文學創作,也在報紙、雜誌大量撰寫文藝評論,奠定日本現代文學之基礎。日本近代文學館亦肯認夏目漱石對於日本文壇發展的深遠影響,如芥川龍之介、有島武郎等白樺派作家、津田青楓、岸田劉生。身處東亞文藝圈的魯迅也深受夏目漱石的啟發。近年更有學者探討夏目漱石留學英國時,與愛爾蘭文藝圈的互動,足見其在世界文學史的重要地位。 儘管夏目漱石逝世前未能為《明暗》畫下句點,這部未竟的遺作在出版百年之後,依然是日本文學版圖裡,無法被忽視的參照座標之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確立《明暗》「發明了日本現代小說」的重要地位。日本文學研究權威白根春夫指出《明暗》是「日本現代文學最吸引人的作品之一,也代表日本小說發展的關鍵轉折。」日本當代思想家柄谷行人從世界文學的角度指出,夏目漱石身處明治與大正時期劇烈的文藝運動與價值辯證之中,讓他的文藝創作「在這種呈現時間差的、扭曲的時間狀態裡,致力於照亮那些被掩蓋的東西。」 相關著作:《三四郎:日本最早的成長小說(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一)》《後來的事:漱石文學熾烈愛情經典(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二)》《門:夏目漱石反自然主義代表作(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三)》

基本資料

作者:夏目漱石(なつめそうせき(Natsume Soseki))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文豪書齋 出版日期:2017-06-28 ISBN:9789863842088 城邦書號:A101040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