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附身之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師承島田莊司的宏大格局,重現橫溝正史的詭異氛圍—— 結局翻轉再翻轉!不可能的犯罪手法接連施展,讓人大呼過癮! ★日本推理小說詭計NO.1 大師 小島正樹 正面挑戰讀者話題力作 一次挑戰「千里眼、預知、詛咒殺人」三大不可思議事件! ★日本「Ekinaka」站內書店全體店員選出「最有趣」、「最想推薦給客人」的得獎作家! 千里眼、預知、詛咒殺人——東北的偏僻村落流傳著恐怖的「三大奇蹟」。執行該儀式的糸瀨家,因為「附身血統」而一直遭人厭惡。偵探海老原尋找雙親之死的真相,為了找線索挑戰查明儀式。 另一方面,警視廳的鴻上管理官,調查發生於東京都內的神祕連續殺人案遇到了瓶頸。釐清案情的關鍵或許存在於被害人的血緣。在村中偶然相識的海老原與鴻上,逐漸被捲入四分之一個世紀前發生的女童神隱案件,以及附身血統的糸瀨家與領導村莊的染矢家之間怨嘆的歷史。 【同聲推薦】(依照筆畫排列)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舟動 推理小說家/紀昭君 東華大學「閱讀書寫」工作室講師、推理文學研究者/洪敘銘 新生代推理創作者 作者小島正樹從篝火焚煙騰空直上的詭譎儀式中,拿千里眼、預知、咒殺之三大奇術,加以亡靈附身的古老家族傳說,煉製出橫溝正史般的本格推理小說;除了密室、瞬間移動、天外飛來雪人等典型的不可能犯罪以外,作者更引領讀者探入包裹著白骨謎團的暗壁洞窟,揭露疊嶺層巒似的人際糾葛,而精心布置的多重翻轉必會令人駭然驚心、大呼過癮。 ——舟動(《慧能的柴刀》作者/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 《附身之家》分別以警視廳鑑識搜查與素人偵探二人組,雙線並進謎樣不亡村落26年前的神隱事故與東京殺人之謎。「千里眼、預知與咒殺」三大奇蹟之術,與貫串其中的糸瀨染矢兩大家族權勢的起伏錯落,都終將在八岐岩屋的洞窟中,顯露出過往被遺落的關鍵線索—那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隱隱作惡的人心墮落。 ——紀昭君(推理小說家/【故事-說書】專欄作者) 美國人文地理學家克勞斯威爾曾說,一旦人、事物和實踐和特殊地方的聯繫遭到破壞時,他們就會被視為犯了「逾越」的罪刑;在《附身之家》裡,我們看見每一個人物游移在若有似無的邊界,只要跨越,便招致懲罰——謀殺。 本書瀰漫著奇詭的氛圍,神秘的村落、難以理解的案件,竟一步步啟動繁複的詭計,巨大的悲劇卻又在最後一刻,得到了復原的可能。情節高潮迭起,也看見了不同以往的偵探演出與身體意義。 ——洪敍銘(東華大學「閱讀書寫」工作室講師/推理文學研究者) 【讀者好評推薦】 「鄉下代代相傳的超能力,其真相是……喜歡日劇《圈套》的讀者務必一讀!」 「小島正樹的作品特色就是各種不可思議的離奇案件,每一本都很精采。」 「詭計如同不要錢一般地拚命丟出來,別的作家都可以寫出好幾本推理小說了耶!」 「謎團就是王道!推薦給喜歡單純享受推理樂趣,不想看太長篇大道理的讀者。」

目錄

序 章 千里眼 第一章 附身血統 第二章 可疑之死 第三章 預知 第四章 不可能之死 第五章 咒殺 第六章 神隱 第七章 復仇鬼 第八章 因循之村 第九章 迷宮之死 終 章 偵探

內文試閱

序章 千里眼
  滿天繁星閃爍。月亮掛在西南天空,月光如水,靜靜灑滿一地。煙霧大量地逐漸沒入如此的天空。      沙川靜美不厭煩地眺望著這幅景象。過了晚間八點,除了微弱街燈,沒有其他的人工亮光。      靜美來到宮城縣南部,一個名叫不亡的村子。位於白石市東邊,西北遙望藏王,非常小的村落。      很久很久以前,人稱藏王為不忘山,不亡村本來似乎叫做不忘村。為什麼「心」從村的名字消失了,原因為何並不清楚。      如此的不亡村北方,有棟稍微怪異的建築物。非常古老的木造平房,走廊做得寬敞的木地板房以ㄈ字形圍繞著中庭。      與一位名叫海老原浩一的男性同行,靜美來到該處。從中庭一進到木地板房的地方,鋪了坐墊,兩人並肩而坐。不見其他人的身影。      木地板房,沒有隔間或是家具一類。與其說是房間,更像是為了眺望中庭而設的客座。      踏入這棟建築物看見中庭時,靜美想起了歷史劇。造型和節目「遠山的金先生」或「大岡越前」中出現的執法處十分相似。但是這裡當然不是執法處。      「以前那時應該很開心吧。」      靜美輕輕地開口說道。      「當時可說娛樂很少。在這裡看戲,應該讓村民感到雀躍吧。」      彷彿能找到熱鬧的餘音,視線落向中庭,海老原回應。      沒錯,這裡是戲劇小屋。建築物稱為「不亡座」。      以前江戶時代,巡演劇團曾偶爾到訪此村演戲。原本是露天演出,但要是下雨就得中止。      據說在當時村長的倡導下,蓋了這不亡座。由於木地板房是ㄈ字形,雨天也能在中庭的上空拉起布幕防水。      靜美也將視線落向中庭。大概有一百坪吧。全部鋪了碎石,雪微微地覆蓋其上。      下午降雪了一陣子,傍晚才停。      如此的白色中庭,四散設置了八座篝火臺。鐵製的大籠裡,添加了大量當柴薪的紅松。      柴薪燒得旺盛爆開,火焰熊熊舔拭著黑暗。但是中庭寬敞,火光並不能照亮每個角落。四處都是盤根錯節的昏暗。      中庭的中央,有個大小如桌子的火祭壇。側面貼了金箔,畫上有如家紋的花紋。      火祭壇的正中間,沉甸甸地擺放了一個形狀像是土鍋的銅製火爐。那個火祭爐的左右各排列了五種要放進爐子裡燃燒的祈福木條。      根據海老原所言,火祭爐右邊放的是山胡桃樹、櫻花樹、蘋果樹、核桃樹、山毛櫸,左邊的祈福木條則是橡樹、楓樹、赤楊、栗樹、枇杷。      火祭爐的前方,有五個未上釉的圓形深碟子,各自裝了搗碎的五種穀類:稻、麥、粟、黃豆、紅豆。火祭壇其他地方擺放了黃銅的小鈴,以及一根燃燒著的火把。      除了篝火與火祭壇外,不亡座的中庭什麼也沒有。      中庭由ㄈ字形的建築物包圍,空的那一邊,也就是靜美等人看出去的中庭對面有間小屋。      名叫糸瀨俊一郎的術師,剛剛以獨自進入那裡,現在尚未出來。      傳來篝火燃燒木材的爆裂聲。偶爾會從遙遠的森林,聽見引人不安的貓頭鷹叫聲。      聆聽著這種聲音之際,小屋的門開了。靜美的視線立刻轉向。俊一郎出來了。年約二十五到二十九歲,五官整齊。一雙濃眉讓人感受到意志的堅強。      進去時雖穿西式服裝,但俊一郎已經換上全身白的日式服裝。以黑暗為背景,緩緩地往這邊走來。      聽說接下來他要在這裡進行「千里眼」。      在火祭壇前,俊一郎停下腳步。火祭壇位於靜美等人的正面,俊一郎站在另一側。      俊一郎對靜美等人鞠躬一次。態度從容沉著,拿起火祭壇的鈴棒。      鈴——      鈴——      流洩出清脆,卻帶著某種哀傷的聲音。      倘若沉眠於地底的死者聽見了,應該會睜開雙眼,從陰曹地府歸來吧。      突然出現的這個念頭,讓靜美背脊發涼。她輕輕搖頭,振作精神。      演出奇蹟等的時候,有的術師是施加不讓對象察覺的催眠術。看著俊一郎的奇蹟時,千萬不能為氣氛所吞沒。那樣容易遭到催眠——      海老原是這麼說的。      靜美微微地吸氣,微微地吐氣。重複數次後,逐漸平靜下來。告訴自己要冷靜,抱持著觀察的心態,靜美望著火祭壇。      俊一郎停止搖動鈴棒,左手的食指抵著嘴脣,正在低語著什麼。然而聲音太小,無法聽清楚內容。      一會兒後,俊一郎的低語停歇,左手離開嘴脣。取而代之一般地舉起右手,豎起食指與中指。      「臨、兵、鬪、者、皆、陳、烈、在、前。」      一字一字,俊一郎將句子切成片段。同時他的右手開始行動,在空中做出宛如寫字的動作,揮舞右手。      俊一郎的聲音與動作,逐漸增加速度。篝火之中,白色和服輕飄飄地翻飛。慢慢地,靜美看俊一郎的動作看得出神。      突然感受到體溫,讓靜美回神過來。因為海老原的手掌輕輕地擱上靜美右手的手背。      「不可以盯著俊一郎先生,視線要放在院子整體。」      壓低聲音,沒有往這裡看的海老原說道。靜美無言地點頭,海老原隨即輕輕收手。俊一郎停止了動作。      暫時調整呼吸後,俊一郎舉起火把。走向篝火處,點燃火把。      拿著點燃的火把,俊一郎回到火祭爐,將櫻花木的祈福木條放進火祭爐,以火把點火。輕輕地,火焰從火祭壇冒出。同時,俊一郎將火把置於地面。      俊一郎將手放入深碟子。掬起變成粉末的稻子,疏鬆地撒進火祭爐。接著凝視著火祭爐的火焰,開始祈禱。      祈禱了一會兒,火祭爐的火焰減弱,十種祈福木條每種都燒了,五穀各放進入爐子。      這樣的行為,俊一郎持續了幾乎一個小時。然後雙手合十,雙眼緊閉。不久後火祭爐的火焰熄滅了。然而俊一郎宛如雕像,動也不動。      今晚始終吹著微弱的北風。焚燒大量的柴薪,八座篝火沒有熄滅,但位置並非在俊一郎的附近能夠讓他取暖。      可是,身穿白色和服的俊一郎,沒有畏寒的模樣。露出非常認真的表情,讓五感集中,正在感應著什麼。看起來是如此。      又過了快一個小時,連穿著厚重衣物的靜美都因為逐漸滲入體內的寒冷開始發抖時,俊一郎終於睜開眼睛。在依舊燃燒著的篝火的光亮中,走過火祭壇的旁邊,往這裡過來。      在靜美與海老原的前面,俊一郎停下腳步。直直地凝視著靜美靜美等人,開口說道:      「仙台市內,有個叫做村岡登志男的人被刺傷了。似乎是和車子有關的案子。」   
第一章 附身血統
     1      「嗶嗶嗶」的電子聲傳進耳哩,沙川靜美立刻醒來。打開床邊的燈光,手伸向放在枕頭旁的時鐘,關掉喚醒睡眠的聲音。時鐘的指針指著上午四點半。外頭還一片黑,陽光沒有穿過窗簾照進屋內。      昭和六十一年十二月七日,靜美來到宮城縣南部的白石市,投宿在市內的旅館。靜美是個大學三年級的學生。      迅速打點完畢後,靜美離開房間。走過亮著間接照明的走廊,搭上電梯下到一樓。有個小小的接待廳,零星擺了幾張沙發。      昨天上午十一點左右,靜美與海老原進入這間旅館,完成住房手續寄放行李。當時上了年紀的工作人員,正在這裡對年輕工作人員指示些什麼。但是如今完全不見人影,空空蕩蕩,寂靜無聲。      「還沒來呀……」      一邊如此低語,靜美一邊橫越接待廳,穿過大門走到戶外。      冷得很。      不過空氣非常清澈。靜美深深吸了一口氣。清楚感受到冰冷的空氣逐漸進入身體內部,反而有種舒暢。      深呼吸好幾次後,靜美重新面向旅館。尋找信箱,但,沒找著。      「歡迎晴明女子高中第八屆二年三班蒞臨」的看板,立在大門旁邊。以為是在後面走過去看了看,卻沒有信箱。      靜美回到旅館。走到接待廳,在角落的沙發坐下。      不久後電梯的門開了,海老原浩一走了出來。看到靜美後,便往這邊走來。      消瘦的身軀,身高約有一百八十公分吧。黑色窄管牛仔褲配黑色襯衫,披著黑色皮夾克。儘管全身黑,卻不陰鬱。      海老原住在這間旅館內,和靜美不同的房間。      走到靜美身邊的海老原,嘴邊點亮小小的笑容,輕輕鞠躬。靜美也起身,點頭回禮。      「好像還沒來呢。」      環顧沒半個人影的接待廳,海老原說道。      「嗯。」      靜美回應。隨後在海老原的提醒下,靜美坐回沙發。      接待廳的輕食區還沒開始營業。海老原在牆邊的自動販賣機,買了紙杯裝的可可亞兩杯。      道謝過後接過可可亞,和海老原一起喝著。這時身穿旅館制服的男人快步走了過來,手裡拿著報紙。      來了。      「讓您久等了,海老原先生。這是剛剛送到的。」      這麼說完後,男人將報紙遞給海老原。宮城報社的早報。      靜美等人道謝後,男人笑容滿面地鞠躬然後離開。海老原立刻翻到社會新聞,靜美探出身子,瀏覽報紙內文。      「在這裡。」      海老原說著,指著報紙的右下方。      男子於國分町遭刺傷      昨晚九點多,有名男子於仙台市國分町遇刺。警方以傷害和涉嫌違反刀槍法逮捕了在場的鈴木史郎。嫌犯供稱是在鬧區走動時與被害人錯身而過,因細故起了口角,便以防身用的小刀刺傷被害人。      被害人村岡登志男隨即送醫。只有輕傷沒有生命危險。      靜美倒抽一口氣。昨晚俊一郎所說的,言猶在耳。      仙台市內,有個叫做村岡登志男的人被刺傷了——      俊一郎清清楚楚地這麼說過。不亡村與仙台市,兩者距離四十公里以上。意思是俊一郎藉著千里眼,「看到」了這個案子嗎?      從報紙內文抬起臉,海老原開口:      「我有點事想要查清楚。我們晚點可以再見面嗎?」      「咦?好的。」      在不知所措之中,靜美回應。      「上午十點,在那邊的咖啡廳見。我先告辭。」      有些快地說完後,海老原起身。旋風般地邁開腳步,往大門走去。      一邊目送他的背影,靜美的思緒一邊飄向過去。東京飄起雪的二月的某一天,海老原到訪靜美的住家。大概是十個月前左右的事。      2      「差不多了吧。」      靜美說。      「是呀。」      視線落在報紙上沒動,父親沙川龍一郎回應。靜美坐在起居室的餐桌旁的椅子上,龍一郎則坐在靜美的右手邊。      起身,靜美走進廚房。這間公寓的廚房滿大的,靜美很中意。隔間也寬敞,和父親兩個人一起住甚至覺得太大了。      出生以後,原本靜美一直住在杉並區的獨棟房屋。但是十一年前,母親突然離家出走。      那時靜美還是小學生,對於母親離家,受到的簡直是天崩地裂的震撼。只覺得,無比恐懼。因為靜美是獨生女。到現在都還清楚記得,當時獨自一人在小孩房發抖的事情。

作者資料

小島正樹

出生於埼玉縣。曾在「日本本格派推理之神」島田莊司之下學習,二○○五年兩人共同創作出《歸天之舟》,二○○八年以《十三回忌》一書成為獨立作家。 作品風格以數量驚人、格局宏大卻又縝密的詭計聞名,別名「詭計製造師」,為二十一世紀本格派推理小說新旗手。

基本資料

作者:小島正樹 譯者:曾玲玲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7-06-14 ISBN:9789571074597 城邦書號:SPB7Z00004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