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2009年第三屆千代田文學獎首獎 ◆同名電影由菊池亞希子、內藤剛志、田中麗奈主演。 日向朝子導演:「這是我最想拍成電影的一部小說!」 ◆小葉日本台、中古小姐、張維中、接接、黃國華 感動推薦 在這個愈愛愈孤獨的年代,我們都需要追尋幸福的勇氣! 以東京神保町書街為舞台,記敘一名年輕女子逃離職場與情場、 進入二手書店與一群「特別的人」往來生活的溫柔日常故事。 每個人都有對人生茫然失措的時候,有人選擇到世界各地旅行, 有人選擇在書本內尋找,有人在時間流逝中體悟。 每個人都想用自己的眼睛確認不同的世界,從中找到各種可能性。 目標都只有一個——想探索專屬自己的人生! 貴子從交往一年的英明口中突然被告知他將與別的女性結婚,猶如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將她狠狠推入失意的深淵。 加上又是辦公室戀情,她也不得不辭去工作。 愛情、事業皆落空的貴子,這時接到在神保町書店街開二手書店的悟叔來電,悟叔提出了「住在店裡幫我看店」的請求,偏偏貴子向來不知道該如何跟做事不按牌理出牌的悟叔相處,但是眼下人生毫無目標的自己,不是回老家被逼著相親,就只能去書店幫忙。 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又不想被家人看扁,便毅然決然前往神保町了。 本書以神保町書店街為舞台,用充滿幽默和細膩的筆觸描寫出現代年輕女性在人生中必經的困惑與成長。 另外,那個莫名其妙、連知會一聲都沒有就離家出走的桃子嬸嬸突然回家了? 悟叔該怎麼面對這個失而復得的老婆大人? 追加收錄短篇小說〈桃子嬸嬸的歸來〉。 【名人推薦】 小葉日本台(人氣部落客) 中古小姐(知名作家) 張維中(知名作家) 接接(《接接在日本》作者) 黃國華(知名作家、木桐文化創辦人) 【各方推薦與媒體書評】 神保町逛過幾回,在二手書店買過寫真集、過期的電影旬報,還有幾本畫冊。滿喜歡神保町獨有的慵懶氣味,雖然自己只是個觀光客。《在森崎書店的日子》的舞台設定就在神保町,敘述的是從失戀再出發的女性成長物語,營造的氛圍很舒緩,不但療情傷還能滿載元氣,而古書專門的書卷香和用名家名作串起的故事鋪成則別具懷舊風。此外,將書店主人悟叔和他離家失蹤五年的老婆那一段,另以〈桃子嬸嬸的歸來〉獨篇收錄,而非打散在本篇之中,這個安排很細心,滿喜歡的。   ——小葉日本台 本書有三個主角,年輕女孩貴子,貴子的舅舅悟叔,悟叔的老婆桃子。三個人有著個自的人生境遇,有著不同的人生傷痕,卻在這座古書店「森崎書店」療癒了各自的傷痕,貴子為情所苦,悟叔嘗盡人生漂泊,桃子內心深處巨大的缺陷,一一在森崎古書店得到救贖。人生有時候應該試著停下,就像是在長途旅行中稍微休息一下,休息夠了再重新航行。一本書、一座書店、一群人、一些互動,人生的救贖與新生不就是如此默默地開啟了呢?森崎書店的恬淡氛圍,正是每個愛書人心所嚮往的「療傷書店」。   ——知名作家、木桐文化創辦人 黃國華 在如此繁忙緊湊的生活中,就像從矮牆的另一邊窺視著另一種空間一樣感到幸福。   ——電影評論家 野村正昭 會讓人想找一天好好的讀這本書。   ——日本明文堂書店富山新庄經堂店

目錄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桃子嬸嬸的歸來〉

內文試閱

  我在森崎書店的日子是從夏天剛開始到隔年的初春時節。      那段期間我住在二樓的空房間裡,整天過著埋在書堆裡的生活。房間內採光不足,空間又很狹窄,還經常飄散著二手書的霉味,感覺很陰暗潮溼。然而直到今天,我從未忘懷在那裡度過的每一天。      那個地方開啟了我真正的人生。如果沒有那些日子,我今後的人生肯定會是枯燥乏味、單調孤寂。      一個絕對無法忘懷的重要地方——這就是森崎書店對我的意義。那些回憶至今仍鮮明地浮現在眼簾裡。      整件事情的起源,只能用晴天霹靂形容。不對,對我而言,那是比青蛙從天上掉下來還要驚人的事實。      那天,交往一年的男友英明跟我說:「我要結婚了。」      一開始聽到時,我的腦海中充滿了問號。因為如果說是「我們結婚吧」,還可以理解,或是說「我想結婚」,意思也能聽得懂。可是說「我要結婚了」,就絕對有問題。所謂的結婚是基於雙方同意後所成立的誓約,因此他的遣詞用字根本完全錯誤。尤其是語氣之隨便,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口吻簡直就像是在說「我在路邊撿到一百塊」似地滿不在乎。      那是六月中旬的星期五晚上,我們下了班到位於新宿的義大利餐廳享用晚餐。開在飯店頂樓的餐廳可以眺望霓虹燈閃爍的美麗夜景,是我們倆都喜歡的約會場所。      英明是同一職場、大我三年的學長,打從一進公司起他就是我心中暗戀的對象。光是和他站在一起,我的心跳就跟彈簧床沒兩樣。所以難得私下共聚的那天晚上,我們很高興地喝著紅酒,沒想到他卻冒出了這句話。      我不禁開口反問「什麼」,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是他卻氣定神閒地重覆剛才的那句話,「我是說明年就要結婚了。」      「結婚?誰跟誰呢?」      「我和我的女朋友呀。」      嗄?我偏著頭不禁納悶。      「什麼女朋友?」      沒想他居然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了同公司不同部門的女生名字,一點也看不出感到內疚的樣子。對方跟我同期進公司,是個感覺很可愛的女孩子,甚至連同樣身為女人的我都想一親芳澤了。      相較之下,我不但個子高,容貌也平凡。我實在無法理解,他都已經跟那麼可愛的女生交往了,為什麼還要來招惹我的心情。      仔細一問,他們早在兩年前就開始交往。換句話說,他們的感情比我們還久。我不僅完全不知道他早有戀情,而且也從來沒有懷疑過,或是想過有那種可能性。我們的交往在公司內算是祕密,我還一廂情願地以為是怕在職場裡造成尷尬。不料對他來說,我不是真命天女,只是玩玩的對象罷了。到底是我太遲鈍了,還是他有問題?      總之,他說他們兩人都已見過對方家長,下個月就要訂婚了。我聽了頭昏眼花,腦袋瓜裡像是有和尚在敲鐘一樣。      「她堅持六月舉行婚禮,我說什麼都不聽。這麼一來的話,今年不就來不及了嗎?所以現在呢……」      我茫然地聽著他從嘴裡吐出一串話,最後只低喃了一句「是嗎,那很好呀」。連我自己也很驚訝的回應。      「Oh, thank you! 不過以後還是可以跟貴子約會的。」英明微微露齒一笑。就像平常一樣,自然的笑容猶如運動員般的爽朗。      如果是電視肥皂劇的話,這時候應該站起來將紅酒灑在他身上吧?可惜我從以前就不擅長在人前表現出情緒,必須事後一個人靜靜地思考,才能弄清楚自己心中到底有什麼想法。更何況當時和尚敲的鐘還響個不停。      恍恍惚惚地跟英明分開後,我一個人回到租來的房間裡。好不容易讓腦中的思緒逐漸清醒時,悲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湧上心頭。沒有憤怒,完全就只有悲傷而已。這份猛烈的悲傷太具有存在感,幾乎觸手可及。      淚水不斷從眼眶泛出,而且似乎沒有停歇的跡象。我沒有開燈,一個人癱在漆黑的房間正中央哭泣。甚至還愚蠢地想著「如果這淚水是石油的話,我就是有錢人了」,同時又為自己的愚蠢哭得更凶。      真希望有人能幫幫我!我很認真地期盼。可是我無法求救出聲,只能一個人悲傷哭泣。      不料,之後情況演變得更加淒慘。      因為我們都在同一間公司,就算百般不願意還是有碰面的必要。他的態度跟往日沒有不同,卻讓我更加難受。尤其偶爾會在員工餐廳或茶水間遇到即將成為他未婚妻的女生。對方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我們的事,見到面時總是會露出燦爛的微笑打招呼。      漸漸地我的胃開始無法承受食物,夜裡也難以成眠。體重明顯下滑,沒有靠上妝掩飾的鐵青臉色就跟死人一樣。上班時間常會突然悲從中來,只好一次又一次的躲進廁所裡咬著牙不敢痛哭出聲。      大約過了兩個禮拜,不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我都到達極限了,不得不跟上司提出辭呈。      最後一天上班時,英明居然還能用明朗的表情對著我說:「就算辭了工作,還是可以一起見面吃飯呀!」      一下子同時失去了情人和工作,感覺自己好像突然被放逐到宇宙空間一樣。      我來自九州,在那裡讀完大學後,就直接上東京工作,因此認識的人幾乎就只有公司裡的同事。加上我很怕生,又不擅長交際,所以在東京完全沒有親近的好友。      仔細想想,在我人生至今這二十五個年頭以來,經常都是「還可以啦」。出生在還可以的小康家庭,畢業於還可以的大學,進入還可以的公司服務……想說這輩子大概就這樣過了,因此我頗能甘之如飴。雖然不是幸福絕頂,卻也不至於跌到谷底。那是我習以為常的人生!      對於這樣的我而言,能夠認識英明就是很特別的境遇。一向處於被動的我,居然能和自己喜歡得不得了的人成為情侶,本身幾乎可用奇蹟來形容。或許也因為這樣的關係,這件事帶來的衝擊無法估計,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對應。      結果我的對應方法就是一味地睡覺。能睡的程度連我自己也很驚訝。大概是為了逃避現實,身體產生的自然反應吧!總之,一鑽進被窩裡就睡著了。我躲在自己的小房間,在那個有著孤孑身影的宇宙空間裡連續睡了好幾天。      大約過了一個月吧,有天夜裡醒來,發現丟在一旁的手機裡有語音留言。      雖然我對手機畫面上顯示的號碼沒什麼印象,卻還是先聽聽看再說。冷不防一道充滿活力的聲音劈頭就是「嗨」,之後開始說話——      「貴子,妳好嗎?是我啦,森崎悟。我現在是從書店打來的,晚一點也沒關係,請記得回電給我。啊!有客人上門了,那就再聯絡囉。」      我納悶地側著頭。森崎悟?誰呀?我不認識。既然他能喊出貴子這名字,表示應該不是打錯電話才對……至於書店又是怎麼回事?      書店。不斷反芻那段留言後,我才恍然大悟。      森崎悟,對呀,不就是悟叔嗎!這麼說來很久以前聽老媽說過他繼承了曾祖父在神保町開的書店。從我高一以來,有將近十年沒看到他人,那聲音的確跟以前聽到的悟叔說話聲一樣。      一時間有股不好的預感從背脊竄過。首先這一定和人在老家的媽媽脫不了關係。因為辭掉工作和男朋友分手的事我只告訴老媽,大概是生性愛操心的老媽拜託了悟叔什麼吧?這麼一來的話,肯定沒什麼好事。      事實上我不太懂得如何跟這個叫悟叔的人相處。他做事不按牌理出牌,跟任何人相處都能奔放自如。我討厭那種不修邊幅的感覺,像個怪咖一樣。      不過小時候的我倒很喜歡他那種性格,每次跟著老媽回娘家時,總是跑去悟叔房間找他玩。進入青春期後,對於那種奇怪的個性逐漸感到不耐煩,而開始躲著人來瘋的悟叔。加上悟叔當時連個正經的工作都沒有卻突然結婚了,搞得親戚間雞飛狗跳的。      因此為了不和悟叔有任何瓜葛,到了東京後也沒去找過他。      聽完留言,隔天中午我才百般不情願地撥個電話過去。那是因為不那麼做的話,我幾乎可以看見老媽像大魔王一樣地暴怒狂飆。我小學低年級時悟叔二十來歲,所以現在應該早已超過四十歲了。      電話只響了一聲就有人接聽。      「喂!森崎書店,你好。」      「啊,是我,貴子。」      「哦哦!」      聽筒那一頭的悟叔突然音量提高,充滿活力的樣子一如從前。我趕緊將聽筒拿離開耳朵。      「好久不見了!妳還好吧?」      「嗯,是的,還好。」      「我早聽說妳來東京了,可是貴子妳怎麼都沒來看我呢?」      「不好意思,因為工作很忙。」我隨便找個理由敷衍。      「可是妳已經辭掉了工作吧?」      冷不防就戳中核心,讓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應對。跟這種人講求委婉是沒用的。悟叔繼續一個人不斷發出「好懷念呀」之類的感嘆,突然間提議道:「我有個想法,既然妳暫時也不想工作,要不要來我這裡幫忙呢?」      「嗄?」      突如其來的邀約讓我不知所措。但悟叔依然緊追不捨地說明,「光是房租水電的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吧?來我這裡的話,全部都免費。如果妳能來稍微幫忙一下,那就太好了!」      仔細一問,現在書店完全由悟叔一個人照管,他因為腰痛需要看門診,所以希望找個人早上幫他開店做生意。由於悟叔的家在國立,除了營業期間外,店裡就只有我一個人,隱私性絕對掛保證。而且到幾年前為止,他把書店當住家用,因此衛浴設備等都很齊全。      我想了一下。的確不能一直都保持現在這種狀態。照這樣子過日子的話,錢很快就會花完。可是現在的我又不想要受到別人的干涉。      「這樣會給悟叔帶來困擾吧……」我想找個理由拒絕。      「哪有什麼困擾!只要貴子肯來,我絕對舉雙手歡迎。」悟叔絲毫不肯放棄。      可是桃子嬸嬸答應了嗎?話才剛說出口,我連忙閉上嘴巴。      我想起來了。他的妻子,也就是桃子嬸嬸,幾年前離家出走了。      那件事在親戚之間也傳得沸沸揚揚。離家出走的當時,悟叔的傷心失落真是非比尋常,嚇得老媽也很擔心地說「這樣會搞壞身體的」。      聽到那件事時我雖然很同情悟叔,但同時又感到納悶。因為結婚當初兩人的感情很好,桃子嬸嬸的性情溫柔、待人親切,一點也看不出來會做出離家出走的行徑。      我一邊回想著這些一邊隨口敷衍,只聽見悟叔說「那就這麼決定了」,擅自作出結論。      我仍然試圖抵抗說「可是我有行李……」,悟叔立刻回應「我國立那邊有空間,可以把大件的寄過去!妳只要帶著隨身行李來就行了」,看來所有事情早已計畫妥當。      「為了貴子好,絕對該這麼做。妳就相信我吧!」      相信?教我怎麼可以相信一個十年沒見的人呢?      「那麼我也得準備一下才行。」悟叔不等我回答,只說「有客人上門了,再聯絡吧」就單方面掛斷電話。      聽著「嘟嘟嘟」的訊號聲,我整個人都傻了。   過了兩個禮拜後,我站在神保町的車站裡。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突然間,我的人生變化快得連自己都無法掌控了。      在那之後我打電話回家,老媽問我「看是要回九州,還是去悟叔那裡幫忙」,我不太甘願地選擇了去悟叔那裡。因為我很清楚一旦回到九州,肯定要被逼著去相親結婚,再也無法回到這裡。當初好不容易才能到東京工作,現在卻搞出這樣的結果!我不喜歡那種徹底認輸的屈辱感。      相隔多日後出門,身體感覺有些搖搖晃晃。好不容易搭上電車抵達車站,從地鐵站爬上地面時,熾熱的陽光突然迎面而來,好像在我沉睡期間,季節已經完全轉換成夏天了。頭頂上的太陽就像十來歲的小男生般燦爛奪目。我辭去工作離開公司時,明明以為夏天還早呢,頓時有種連季節都背叛了自己的感覺,不禁悲從中來。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神保町。由於祖父的家在國立,所以沒什麼機會可以造訪這裡。      總之我站在十字路口的號誌燈前,茫然地環顧四周。感覺情形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沿著整條大馬路(也就是悟叔所說的靖國路)的兩邊幾乎都是書店。不管向右看還是向左看,滿眼盡是書店。      通常一條路上只要有一間書店就夠了,可是這裡的店家絕大部分都是書店。有像三省堂、書泉等引人注目的大型書店,也有逕自散發獨特光彩的小型二手書店,而且櫛比鱗次的陣仗,顯得很有魄力。對面水道橋一帶蓋有許多大型辦公大樓,反而給人格格不入的強烈感覺。      我側著頭和一群午休時間出來用餐的上班族一同穿越過十字路口,走在書店林立的大街上。然後順著悟叔告訴我的地址,途中轉入名為櫻花巷的小路。裡面當然也是開滿了一間又一間的二手書店。我在心中喃喃說道,這裡簡直就是二手書樂園嘛!      在熾熱陽光的烘晒下,正思索著該如何找到悟叔的店時,看見有個男人在一家店門口對著我猛揮手。那個男人的頭髮蓬亂,戴著粗框墨鏡,身材如少年般瘦小。身穿短袖格子襯衫和寬鬆的棉布長褲,腳上趿著一雙涼鞋。我對他的模樣的確還有些印象,他是悟叔沒錯!      「哎呀,果然是貴子呀!」悟叔笑容滿面的看著她。      走近前看到的悟叔,果然比以前蒼老了許多。眼角有著難以遮掩的皺紋,曾經白皙如同薄命少女的皮膚也長出多得嚇人的斑痕。不過藏在鏡片後的眼瞳還是發出跟小孩子一樣的明亮光芒。      「你一直在店門口等我嗎?」      「我想說也差不多快到了。畢竟這一帶到處都是二手書店,不是嗎?我擔心妳會迷路,所以就在這裡等著貴子來。我還一直在找穿制服的女生身影,沒想到貴子不知不覺間已經是大人了。」      那還用說嗎!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我高一時,到東京參加祖父周年忌的時候,距今已經有十年的歲月了。不過就是這種感覺,完全跟我記憶中的悟叔一模一樣。儘管年過四十,他那種不修邊幅的態度依然沒變。在他身上大概找不到威嚴二字吧!當年進入青春期的我,對於如何拿捏與人之間的距離極其敏感,根本摸不清這種氛圍,不知道該如何與其相處。      我將視線從始終看著我的悟叔身上移開,轉往店面。      「原來這就是曾祖父一手開創的書店呀。」      我有些感慨地看著掛有「近代文學專賣.森崎書店」招牌的書店。我沒有看過曾祖父本人,眼前的這家書店到了悟叔已歷經三代,倒也不容易。      書店大約蓋了有三十年的歷史,外觀甚至看起來更老舊。木造的兩層樓建築,玻璃門裡面擺滿了二手書。      「最早的店是在大正時代(一九一二~一九二六年),開在鈴蘭巷裡,現在早已不存在了。所以正確說來,這裡算是第二代的森崎書店。」      「是哦。」      「來吧,先進去再說。」      悟叔半搶半拉著我的行李,引我走進店裡,一股刺鼻的霉味迎面飄來。      我忍不住抱怨「霉臭味」,悟叔趕緊笑著訂正說:「我倒是希望妳能用清晨雨後那種潮溼的味道來形容。」      到處都塞滿了書,感覺在那間光線不足的四坪大小房間裡,似乎所有東西都沾染了昭和年間(一九二六~一九八八年)的風味。整齊排放的書架裡擺滿了不同開本的書籍,大部頭的套書則是堆放在牆邊。用來結帳的小櫃臺後面也堆滿了書本。要是發生大地震,所有的書肯定會跟雪崩一樣,不把人給壓成肉餅才怪!      「這裡有多少本書呢?」我半吃驚地詢問。      「我想想看,大約有六千本吧。」      「六千本!」我發出高八度的驚叫聲。      「因為店面小,這已經是最大極限了。」      「招牌上寫近代文學專賣,那是什麼意思?」      「噢,因為我們主要賣的是近代日本作家的書。妳看看,就像這個……」      在悟叔的敦促下,我瀏覽了一整排書背上的文字。其中有芥川龍之介、夏目漱石、森鷗外等我也知道的名字,但大部分的作家我聽都沒聽過。而且那些我知道的作家,頂多也只是高中課堂上有讀過而已。      「居然能收集到這麼多人的書!」聽到我這麼說,悟叔笑著回答:「這附近的書店幾乎都是像這樣專賣某一領域的書籍,有賣學術專業書籍的,也有專門收購劇本的書店;甚至有的書店賣的是舊明信片、老照片等特殊品項。這裡可是世界第一的二手書店街呀。」      「世界第一?」      「沒錯。因為從明治時代(一八六八~一九一二年)起,這裡就是文化中心,受到作家和文人雅士的喜愛至今。書店之所以這麼多,也是因為從那個時候起有很多學校都蓋在這附近,使得賣學術書籍的書店一時之間增加了許多。」      「原來發展得那麼早呀。」      「就是說呀,這條街可是充滿歷史,而且到今天依然綿延不斷呢!像森鷗外、谷崎潤一郎等作家還以這裡為舞臺寫過小說。近年來也有不少外國觀光客到此一遊咧。」      悟叔驕傲的表情就像在說自己的事情一樣。      「我住在東京卻一點也不知道這些。」      我很老實地說出內心的感想,同時也為自己的一個提問引來悟叔如此詳盡的說明,感到佩服得五體投地。還以為他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沒想到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這麼說來,我小時候去他房間玩時,他的房內是否也堆滿了艱深難懂的歷史書和哲學書呢?      「下次可以在這附近走走看看,因為有很多有趣的地方。至於今天,就先到此為止,我帶妳去看房間吧。二樓雖然堆滿了書,但房間很大的。」      瞄了一眼二樓的房間,我差點當場昏倒。那些放不進店裡的「藏書」就像一座又一座的小塔到處堆放在房間裡,想找個可以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出現在科幻電影中的未來城市場景。老舊的冷氣機雖然已開著,但身上沁出的汗水卻沒有停過。遠方傳來夏蟬尖銳的鳴叫聲。      我用冷淡的眼光看著身邊的悟叔,說什麼「那麼我也得準備一下才行」。眼前這光景就連一隻老鼠也找不到可以好好伸腿睡覺的地方吧!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因為貴子要來,我的確想過要整理的。」悟叔抓抓滿頭蓬髮試圖解釋,「可是我三天前腰痛又犯了。這是開二手書店的宿命呀。不過我好歹也移了一半的書到隔壁房間,只要把剩下的稍微整理一下移到隔壁去,就能住人了。」      這時聽見樓下傳來開玻璃門的聲音,悟叔說聲「不好意思」便像逃跑般下樓了。      我環視著整個房間,發出長長的嘆息。居然信口雌黃說什麼「稍微整理一下」!我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問題是我已經把之前租的房間給解約了,只能住進這裡。我做好心理準備後,開始整理房間。      那一整天我都在跟書本們奮戰,汗流浹背地忙著將堆積如山的書本丟進隔壁房間。稍有不慎,那些書本就會像犯了神怒的巴比倫塔一樣應聲倒塌,更增添我憎恨書本的怨氣。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我成功將大部分的書本都搬進空房間裡,也救出慘遭滅頂的矮桌。隔壁房間的書本幾乎都快堆高至天花板,令人有些擔心地板能否承受得住。還好這房子看起來很堅固,應該沒事吧。我用吸塵器吸取如惡靈般彌漫在房間裡的塵埃,然後用抹布擦拭牆壁和榻榻米,終於讓房間有了可以住人生活的模樣。      我心中帶著幾分滿足感,像個門神般站在房門口看著自己的成就時,關上店門的悟叔也上樓了。      「哦,整理好了嗎?真是太厲害了。貴子要是十九世紀的英國人,能成為身手俐落的女僕。」嘴裡說些莫名其妙的讚美之詞。      真是要命,今後我還得好好跟這個人融洽相處才行呀!      「我累了,想睡了。」      「嗯,那妳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就麻煩開店了!」      等悟叔一離開書店後,我趕緊洗澡,不等頭髮吹乾便鑽進了有著霉臭味的被窩裡。      關上燈後,突然覺得房間裡安靜無聲。感覺好像四處堆疊的書本們把所有聲音都給吸收掉了。      茫然地看著昏暗的天花板,想到「暫時得住在這裡生活嗎?看來我應該無法習慣吧」不禁有些不安。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因為下一秒鐘我已經發出鼻息,呼呼大睡起來。      夢境中我是住在未來都市裡的女僕機器人。那條街上的所有建築物都是用二手書堆砌成的。

作者資料

八木澤里志(YAGISAWA Satoshi)

一九七七年生於千葉縣,日本大學藝術學系畢業。二○○九年以《在森崎書店的日子》榮獲「第三屆千代田文學獎」首獎。該作品並被拍成電影,於二○一○年十月上映。本書收錄的〈桃子嬸嬸的歸來〉是作者得獎後的最新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八木澤里志(YAGISAWA Satoshi)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Echo 出版日期:2017-06-01 ISBN:9789869481939 城邦書號:MO0012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