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 作者:譚健鍬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9-0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9折 270元
  • 書虫VIP價:25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2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內容簡介

以現代醫學思維,在歷史轉角處探祕 慈安太后、光緒帝 皆死於慈禧太后之手? 唐玄宗 堂堂太上皇因何孤單老死? 宇文邕 壯年病死沙場,不是中風、亦是中風? 回到千百年前問診把脈,探查歷史人物死亡真相 ‧帝王後宮嬪妃如何使用麝香彼此爭鬥? ‧養生之道、上帝仙方,對付病痛竟有反效果? ‧太平天國洪秀全真正死因,竟連歷史課本都寫錯? ‧呂后怎麼把親生兒子活活嚇死? ‧品嘗美食是樂事,如果得用生命做代價呢? 死生之事不是駭人聽聞的恐怖事件,而是歷史的一部分。 大清皇子夭折、康熙八公主難產、慈安太后暴亡、天啟皇帝早逝,以抽絲剝繭的方式梳理其中的因果脈絡;而司馬師壯志難酬、宋太宗臥床不起、曾國藩溘然長逝、光緒帝含恨駕崩的探祕,更能讓讀者品出歷史傳奇的味道。 【驚奇推薦】 黃貞祥(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網站專欄作者) 陳建守(說書Speaking of Books網站主編) 蘇上豪(博仁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任、圖書金鼎獎得主)

目錄

推薦序 卓具特色的醫學科普小品 龔剛 推薦序 為歷史人物開具診斷書 黃貞祥 自序 「醫學散文」抽絲剝繭,探求歷史人物死生真相 壹 薄命至尊 宇文邕,差點又是一位亞歷山大大帝 宋太宗真的被骨髓炎奪命? 中國唯一的皇帝木乃伊 「奪目」的失敗手術 貳 成謎死因 被謀殺的慈安太后? 病殘待死的光緒帝 現代醫學視野中的「楊乃武與小白菜」 參 來不及長大 沒有名字的小皇子 喜慶日的鬼門關 扼殺萌芽中的生命 肆 失控心理 他們真的被嚇壞了 激情殺人:無罪? 打死人的學問 嚴寒,無情的惡魔 伍 寂寞終點 皇室的空巢老人 名臣一生,冷暖自知 末代皇太后,紫禁城的孤魂 陸 禍從口入 美味殺人菇 杯中物,在歡樂中造孽 陸游折壽 蟛蜞,美食還是毒藥? 柒 仙方致命 神仙藥水,雪上加霜 熊膽的誘惑 水銀的功與過 天王,神祕升天 跋

內文試閱

  末代皇太后,紫禁城的孤魂      人們對末代皇帝溥儀、末代皇后婉容都耳熟能詳,可是,在他們成年之前,紫禁城真正的主人卻屬於一位一生悶悶不樂的皇太后。她是葉赫那拉氏,慈禧的親侄女,光緒皇帝的皇后遺孀——隆裕太后。雖然有著葉赫那拉家族的血脈,但她遠沒有祖先的才幹、氣魄,更沒有姑媽慈禧的外貌、運氣、個性、手腕和頭腦,在姑媽的光環與陰影下,在表弟兼丈夫冷漠的眼神中,在珍妃傲慢的笑容裡,她謹小慎微、唯唯諾諾地生活了近二十年。      光緒生母乃慈禧胞妹,而慈禧太后這位姨媽為了政治目的,乾脆把侄女指配給光緒當皇后。於是,光緒的小舅舅成了自己的岳丈。      大婚在即,紫禁城卻神祕地發生一場嚴重火災,燒毀了太和門。而皇后出嫁,這是必經之處。時間緊迫,人們只好臨時搭建了一座彩棚充門面。如此不吉之事,或許冥冥中就是這對名義夫妻—苦命天子、悲情皇后的悲劇開幕敘事。      西元一九○八年年末,光緒、慈禧相繼死去,隆裕終於媳婦熬成婆。鑑於繼位的宣統帝溥儀只有兩歲多,作為封建法統上的「母后」,她便成了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宣統政紀》載:「宣統元年十一月,崇上皇太后徽號,上(溥儀)詣長春宮,恭進母后皇太后奏書。」此時,隆裕太后才四十出頭。      命運多舛的,不僅僅是中國這樣的老帝國,也包括身居金字塔頂尖上的愛新覺羅家族,更包括太后本人。      一九一一年武昌起義,辛亥革命爆發,統治了中國兩百多年的清王朝風雨飄搖。即使武則天、呂后再世,也無法阻擋歷史的浩蕩大潮,更何況是懦弱隆裕太后。她一籌莫展,終日以淚洗面,最後只好在於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代替皇帝頒布︿清室退位詔書﹀,親手終結了大清王朝,也終結了中國延續兩千多年的封建統治。隆裕太后曾道:「我並不是說我家裡的事,只要天下平安就好。」這是她的無奈之舉,也是順應民心潮流的唯一舉措。      黃興對此評價道,辛亥革命得以成功,「全賴隆裕皇后、皇帝及諸親貴以國家為前提,不以皇位為私產,遠追堯舜揖讓之盛心,遂使全國早日統一,以與法、美共和相比並。」國父孫中山也認為:「(隆裕太后)讓出政權,以免生民糜爛,實為女中堯舜,民國當然有優待條件之酬報,永遠履行,與民國相終始。」      雖然小皇帝和皇太后依舊被允許住在紫禁城這片小天下之內,獲得前代所有被推翻政權者不曾享受的優待,但隆裕由於心理壓力過重,依然每天落落寡歡,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清帝遜位一年後,即民國二年二月二十二日),隆裕太后在長春宮病逝,享年四十五歲。中華民國政府以國喪規格處理喪事,設在太和殿的靈堂懸掛著「女中堯舜」的牌匾。時任民國總統的袁世凱隨即下令全國下半旗致哀三日,文武官員穿孝二十七日。副總統黎元洪唁電稱隆裕「德至功高,女中堯舜」。這位不幸而又萬幸的女人,與光緒帝合葬崇陵。      在遠古傳說中,堯舜二人的禪讓被認為是賢能無私之舉。事實上,從政治權力的角度分析,中國歷史上不存在真心實意交出政權的政治家或掌權者。他們或是迫於壓力,或是自身不濟,隆裕太后的妥協,客觀上順應了歷史潮流,減少了國家、民族的流血,被孫、黃等人冠以崇高榮譽,儘管天不假年,但也算善終了。      一個四十多歲、表面上養尊處優的女人,居然在暴風雨後的平靜生活中駕鶴西去。不知道每一位參觀過長春宮的遊人,是否也覺一絲悲涼?      從隆裕去世時的年齡、症狀來看,顯然不是心腦血管病引起。去世前幾年,她就出現過難治的腹部不適,現今合併腹部膨隆(多為腹水聚積引起),作為中年女性死者,最大的可能病因是惡性腫瘤(癌症)。當然,肝硬化也能引起腹水增加,臨床實踐發現,沒有長期酗酒的中年女性罹患肝硬化的機率低於男性。目前亦缺乏她患有肝炎、肝臟基礎疾病的證據,便不妄下結論。      對於癌症的病因,過去人們普遍重視的是物理化學因素、慢性感染或生物遺傳因素等,卻往往忽視了個性和情緒等心理、社會因素的影響。實際上,惡性精神刺激與癌症的關係,近年來已有人研究。一八九三年,英國醫學家整理過二百五十份癌症病患資料,發現六十二%病人患病前有嚴重精神創傷;中國現代食道癌普查中發現,六十九%病患個性暴躁、情緒不穩定。      美國傳教士赫德蘭於一八八八年來華傳教,他的妻子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一直是許多朝廷貴婦們的私人醫生。赫德蘭在︽一個美國人眼中的晚清宮廷︾一書中轉述妻子的話:「隆裕皇后長得一點都不好看,她面容和善,常常一副很悲傷的樣子。她稍微有點駝背,瘦骨嶙峋,臉很長,膚色灰黃,牙齒大多是蛀牙。太后(慈禧)、皇上(光緒)接見外國使節夫人時,皇后總是在場,但她坐的位置卻與太后、皇上有一點距離。有時候她從外面走進大殿,便站在後面一個不顯眼的地方,侍女站在她左右。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她就會退出大殿或者到其它房中。她臉上常常帶著和藹安詳的表情,總是怕打擾別人,也從不插手別人的事情。」      從存世的隆裕照片看,這位體型消瘦的皇后幾乎從來都是愁容滿臉的樣子,即使面對西洋的照相機鏡頭,她也難有一笑,不僅如此,她還顯得過於拘束、膽小,這與美國人的描述相吻合,且隆裕未老先衰,四十幾歲便呈現龍鍾老態,可能因為長期處於慢性疾病的折磨之中,健康受損程度很嚴重。      美味殺人菇      中國歷史上的地方志、史書、筆記等文獻中,民眾誤食野菇中毒的案例可謂不絕於書。其中最為慘烈的一次,恐怕得數發生在清朝道光年間的蘇州楓橋鎮「全寺滅門案」。      對中國文化有所瞭解的朋友一定覺得上述地名非常耳熟,沒錯,正是案發於唐詩名作〈楓橋夜泊〉的誕生地—蘇州寒山寺!當年仍籍籍無名的文人張繼夜宿楓橋,聽到寒山寺的鐘聲,滿懷惆悵地用失眠的痛苦化作名震一時的詩篇:「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寒山寺在南朝蕭梁時期就已建造,在「四百八十寺」的芸芸建築中,本來名氣不算大,不料失意的漂泊詩人用平生唯一的真傳點化了一下,便立即名聲大噪,從此,那些既有文史情懷又對信仰不離不棄的人們均到此一遊。寒山寺遂絡繹不絕,香火大盛,一直延續到一千多年後的道光皇帝時代。      某天,老方丈和尚過生日。由於是聞名遐邇的宗教名剎,前來祝賀者接踵摩肩。寺院內張燈結綵,小和尚們更是歡呼雀躍,忙得不亦樂乎。寺廟為僧侶和訪客準備了豐盛的晚宴,不過,因為身處佛門,許多葷腥的山珍海味不能登堂入室。不一會,一碗碗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的素湯麵被端了上來……      入夜,寺院內先是人聲鼎沸,後來又鴉雀無聲,神祕地歸於死寂,而寺院依舊燈火通明。翌日,有訪者敲門,但毫無動靜,他們大為詫異。推門而進,入得內堂,隨即被嚇得魂飛魄散。只見裡頭橫七豎八地躺了許多僧人和平民,大概有一百多人!餐桌上還有吃剩的素菜,而一摸他們的皮膚,冰涼如水;一聞鼻息,早已氣息斷絕。      官府聞訊大驚,趕忙立案調查。捕快在後廚房發現一名暈厥後甦醒的廚師,正是昨晚掌廚的那位,一查才得知,這可能是一起史無前例的食物中毒案:「寺僧之老者、弱者、住持者、過客者共一百四十餘人」殞命!      原來,廚師被分配了「特設素麵,以供諸僧」的任務,他「見後園中有蕈二枚,紫色鮮豔,其大徑尺」,覺得暴殄天物太可惜,「因擷以調羹澆湯」。麵煮出來,香氣撲鼻,廚師很有職業道德,沒有偷吃湯麵,只是盡責地略舔湯汁調味,大概連他都對此讚不絕口吧?他將麵條盛出讓大家用餐,回到廚房後,忽然頭暈倒地,不省人事。遺憾的是,廚師雖中毒不深,得以甦醒,活了過來,但由於廚師的無知和疏忽其他人吃了野菇熬製的湯麵,全都深度中毒,魂歸地府。「吳下一大禪院……由此亦廢。」很長一段時間,這一代名寺香火熄滅,庭院冷落,幾近荒蕪,花了很長時間才恢復元氣,令人不勝唏噓。這件慘案,被記載於晚清散文家薛福成的《庸庵筆記》中。      天王,神祕升天      此時大概三月將尾,四月將初之候,斯時我在東門城上,天王斯時已病甚重,四月二十一日而故。 《湘鄉曾八本堂‧李秀成親供手跡》      洪秀全屍體被湘軍挖出來時還未全部腐爛,頭髮卻已全部脫落,鬍鬚斑白,有點過於衰老,不像只有五十歲的人。按大清律例,此等要犯是要淩遲處死的。但洪秀全已死,就這麼逃脫懲罰?於是,攻城的「九帥」曾國荃命令手下對屍首刀劍相加,搗得粉碎,還不解恨,又命人焚燒殘骸,把骨灰混以火藥,裝入炮筒朝天發射,目的是要讓洪秀全徹底灰飛煙滅,陰魂無歸,更可使太平軍餘部失去精神象徵。這個做法,讓人想起了美軍突擊隊殺死賓拉登後的處置方式—除了稍微人道一點之外,如出一轍。而洪秀全最終竟然透過這種方式,進入了他所謂的天堂,與天父、天兄見面……      就在人們爭論著洪秀全死因的真偽時,上世紀六十年代,藏在曾國藩後裔家中達一百多年的《湘鄉曾八本堂‧李秀成親供手跡》(即《李秀成自述》原文)正式刊印發行,掀起了史學界的波瀾,其中明確說洪秀全是病死的:「此時大概三月將尾,四月將初之候,斯時我在東門城上,天王斯時已病甚重,四月二十一日而故。」「此人之病,不食藥方,任病任好,不好亦不服藥也。是以四月二十一日而亡……天王之病,因食甜露病起,又不肯食藥方,故而死也。」      其實,長期以來一直有人質疑曾國藩刊刻的《李秀成自述》,是經曾國藩篡改過的。曾的幕僚趙烈文後來的《能靜居士日記》七月初七日條披露:「中堂(曾國藩)囑余看李秀成供,改定咨送軍機處,傍晚始畢。」曾國藩把供稿呈送軍機處時說:「李秀成之供詞,文理不甚通適,而情事真確,僅鈔送軍機處,以備查考。」可見,曾國藩所出示的李秀成供稿是被「改定」過的。甚至有人認為,李供已被曾改得面目全非,「手書供詞,凡七八萬言,為曾軍幕下士,刪存什之三四,計其關係重要之語,已芟薙盡矣。」(裘毓‧《清代軼聞‧卷六‧洪楊軼聞》)      不管是《清穆宗實錄》、《清史稿》,還是效忠清廷的文人記載,多因襲曾國藩或其他湘軍首領的奏報。幾乎所有關於洪秀全自殺的說法均來自敵方。真正瞭解洪秀全臨終事宜的太平軍一方,卻很少持自殺的觀點。      洪秀全晚年儼然成為一個宗教狂想家,相信「萬事俱是有天」。即使在天京被圍、太平軍糧盡援絕時,他都拒絕李秀成建議的遷都這唯一生路,並譴責李秀成貪生怕死:「爾怕死!我天生真主,不待用兵而天下一統,何過慮也?」「朕鐵桶江山,爾不扶,有人扶。爾說無兵,朕之天兵,多過於水,何懼曾妖乎!」這盲目自信也好,深陷宗教泥沼也罷,僅就此點,洪秀全也不像會自殺。      愈來愈多的證據慢慢浮出水面,傾向於洪秀全病死說。      湘軍內部其實對洪秀全的死訊早有所聞。趙烈文《能靜居士日記》五月初六日條記:「聞探報稟稱,逆首洪秀全已於四月廿八日病死(彼中之四月廿四日)。」這大秘書知道的事情,統帥曾國藩難道就沒聽說過?      《洪仁玕自述》前半部分出自洪秀全族弟幹王洪仁玕供詞原稿,其中有「至今年四月十九,我主老天王臥病二旬升天」之說。此說應較可信。後半部分雖言及自殺,似自相矛盾,但該處為外國人譯文,原稿遺失,很可能也是參照朝廷流行的說法附會而成。      洪秀全之子幼天王洪福瑱(洪天貴福)被俘後寫下數篇自述,有一篇記載:「老子(洪秀全)在前殿,我在左殿上屋……本年四月十九夜四更老子病死。」另一篇又說:「於今年自四月初十日起病,四月十九日病死。因何病症,我亦不知。屍身未用棺槨,以隨身黃服葬於宮內御林苑山上。宮內有前後兩個御林苑,父親葬處係在前御林苑,距父親生前住的前殿隔有兩個殿。」      洪秀全似乎生的不是急病,洪天貴福在其他供詞中說:「四月初十日,老子起病,是天他出來坐殿,我乃看見。後來總未見他了。十九日老子死畢,是遣女官來葬的。」      又有他在江西巡撫衙門的供詞:「本年四月十九日,老天王病死了。二十四日眾臣子扶我登極……」      還有一件他的親書供詞云:「老天王是我父親……本年四月十九日升天,廿四日眾人尊我登基,叫我幼天王。」      洪天貴福在多處場合都供認其父乃病死。看來,除了死亡時間各執一詞外,其餘真相似乎大白了。      那麼,曾國藩為何篡改李秀成的供詞呢?其實,如果洪秀全真的病死,那麼按照古人的傳統思維習慣,這屬於自然死亡,壽終正寢,並非橫死,更不是死於非命。對於敵酋,最好的方式處置就是明正典刑,繩之於法,可惜他已經先期死亡,如此也太便宜了。所以,曾氏既然無法擊斃或者捕獲後處死敵酋,就只好用自殺來為洪秀全收尾。自殺,一是顯示敵人畏罪,二是說明這是橫禍,不得好死,讓大清皇帝的面子好看很多。      第三,這對瓦解太平軍餘部有利,畢竟,如果敵酋自然病死,洪天貴福還是具有繼承合法性。既然連敵酋,這個所謂的上帝之子,半人半神的傢伙都自己了斷生命,不就印證了太平天國理想的虛幻、拜上帝會的荒謬、天國大廈的大勢已去嗎?      第四,這有故意貶低洪秀全而擴大自己戰績與功勞之嫌,類似情況在清朝歷史上屢見不鮮,似乎是將領們的通行手段。如康熙年間,叛亂的噶爾丹被擊敗後,病死在大草灘,清朝官方卻記載其「仰藥而死」。      第五,曾國藩也得自圓其說,怕犯欺君之罪。攻破南京後,他在安慶給朝廷上的奏章中已說洪秀全服毒自殺,一直沒意識到奏章有問題。直到李秀成被捕,他看到了親供,其中有關洪秀全的死因與自己原先瞭解的完全不一樣,這時他就慌神了。為讓奏章與供詞在表述上統一,他把洪秀全的病死一口咬定為自殺,應該在情理之中。      此外,湘軍不等清廷回覆,在很短時間內對洪秀全焚屍揚灰,也是為了掩人耳目,消滅證據。畢竟古代也有法醫(仵作),可以驗屍證實有毒與否,他們擔心萬一穿幫,可能引起軒然大波。      話說回來,洪秀全在天王府過著比大清皇帝還奢華的生活,如此養尊處優,到底患了什麼病?

作者資料

譚健鍬

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畢業 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內科碩士 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家庭醫學文憑 現任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生,專擅心血管疾病診療 為澳門作家協會會員、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常務理事、《澳門日報》專欄作者,愛好歷史與文學,醫療工作之餘投身寫作,多次獲得文學創作獎項 著有《病榻上的龍:現代醫學破解千年歷史疑案,從晉景公到清嘉慶25位帝王病歷首度揭密》、《疫警時空》、《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那些帝王將相才子的苦痛》等

基本資料

作者:譚健鍬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HISTORY 出版日期:2016-09-09 ISBN:9789571367705 城邦書號:A22016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