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東風惡(下)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東風惡(下)

  • 作者:一度君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10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贈送:雪盡冬藏,又是一年春歸珠光書卡! ◆本集收錄全球獨家番外篇!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我處心積慮找妳回來,不是因為老子想女人,而是因為老子想妳了!」 有這麼一本書,每當讀者們在網路上探討古言「最渣男主角」時,它的男主角必定會上榜,號稱渣男中的戰鬥機! 有那麼一本書,每當讀者們「求虐心好文」時,這本書絕對會被光速提到,然後眾人不斷回帖+1,好看,推薦! 讓你討厭讓你恨,更讓你眷戀不放 ——一度君華的:《東風惡》。 ——東風惡,歡情薄。這一路,是否都是錯,錯,錯…… 枕畔有虎,豈容酣睡?太子容忍不下慕容厲兄弟覬覦大寶,眼看父王意態鬆動、儲君之位不穩,他決心通敵,逼宮造反!香香懷著身孕流亡,護著她的衛士全部戰死;她躲藏在深山之中,只盼能好好生下孩兒,卻因一次好心,引狼入室…… 慕容厲明白,香香在他身邊沒過過一天好日子,王府的富貴不是她想要的,她穿金戴銀、奴僕成群,卻如同驚弓之鳥,深怕哪天又被命運捉弄。他曾為救嫂拋棄她,為了藍釉逼走她,還分開她們母女,最終,讓她絕望到孤身一人潛逃。 而今,又一次戰爭,又一次別離,兩人再度被現實逼成海角天涯。慕容厲發覺,這女人居然有那麼多理由可以怨他!眼下她什麼都不要了,是否連他好不容易掏出的真心,也不屑一顧? 愛之一字,唯當局者方知其濃。我再不要,為了什麼天下大義而身陷絕境,捨我至愛至親! 百煉鋼願低頭成繞指柔,他想許她一生執手。上天能否給他機會,讓他挽回從前的錯? 【一度君華,不可不知】 ▍從未公開,特別加寫,繁體版加寫全球獨家番外篇! ▍晉江文學城超過六十餘萬人作者中,排名前五十的「超級」作者「一度君華」,初次強勢登臺! ▍新古言天后一度君華霸榜不手軟!同時有四本作品在晉江霸王票前兩百名榜單上! ▍2015年晉江十大優秀古言作品:《東風惡》! ▍《廢后將軍》姊妹篇,晉江文學城金榜榜首作品! ▍人氣作家交口稱讚:《太子妃升職記》鮮橙、《路從今夜白》墨舞碧歌、《人生若只初相見》梅子黃時雨、《少爺太胡來》星野櫻等連袂推薦! ▍讀者親證!號稱不看到最後一章,都不能確認作者會不會賜死角色的峰迴路轉飽滿情節! ▍PTT hjo44網友真摯推薦:「他的文裡,總有人世故得像是活了兩世那樣殘忍清醒。」 【那些句子,念念不忘】 ▍能否真有一段時光永不流散,故人皆少年,融融繞膝畔? ▍他人毀譽算個屁!我再不要,為了什麼天下大義而身陷絕境、捨我至愛至親。 ▍燕子回時,願別來無恙。可惜歲月易傷,豈能無恙? ▍「妳需要的東西,給不給妳是老子的事,但可以讓我知道!」 ▍那流淌於兒時夢鄉的月光,依舊如水般清冽安祥。多年以後,掬在掌中,是否依舊可免我驚,免我苦,療我憂怖? ▍他上了些年紀,經歷得當然也多了,其實人,並不是非要搏狼獵虎,才算是勇者。神龜與蜉蝣,怎算強弱? ▍他將信紙一封一封,平整地折好。那是這些年,唯一收到過的家信,並未有絲毫延誤。可我仍錯過了,那個渴望被我回以些許關懷的女孩。 ▍智者會略過遺憾的篇章,留下那些單純而細微的美好,供人一生銘記、念想。 感謝曾逢你,於最絢爛的韶光。 【人氣作家,聯名推薦】 ▶這本書真是太好看了,慕容厲性格棒呆了,古代版《霸道王爺愛上我》,哈哈。他真是傲嬌中的戰鬥機,強推。 ——《太子妃升職記》作者:鮮橙 ▶這本書我一口氣看到淩晨四點半,整個人還興奮地沉浸在故事裡。我是徹頭徹尾的男配控。雖然男主角慕容厲狂霸酷炫跩,但是無奈韓總大人太有真實和立體感,雖然話不多,戲不多,但每次出場都能敲打我的小心臟。一度君華文筆大氣,情感細膩,一些小語句別出心裁,虐得俐落果斷,甜得不滑不膩,是本看出黑眼圈也絕不後悔的好書啦! ——《年年有條小鯉魚》作者:星野櫻 ▶慕容厲看似渣,但其實他很死心眼,愛恨分明,對藍釉如此,對香香亦是如此。香香性格溫婉,是典型的小家碧玉,正是這份溫婉,與慕容厲的狠戾形成互補。就是這樣兩個人,誤會過,分開過,鬧鬧騰騰一輩子,還好,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大抵就是愛了。 ——《最初的愛,最後的愛》作者:梅子黃時雨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袖唐的才在於她的情節設定,人物性格,文字的流暢,讓人讀起來不忍釋卷。 ——《路從今夜白》作者:墨舞碧歌

內文試閱

  她進到屋裡,慕容厲正抱著兒子玩。那小東西睡了醒醒了睡,比豬都懶,香香看父子倆玩得開心,也沒理他們。讓侍衛出去採野菜,慕容厲身邊每次有十二個侍衛當值,這些人挖野菜可是好手。香香把野菜全都洗淨切絲,用鹽醃了,把肉切碎成末,做成醬,然後調到醃好的野菜裡。做好之後,就送到粥廠去,每人領粥的時候配一杓野菜肉醬。這種百廢待興的時候,也做不了別的,至少讓大家沾點油腥吧。      到了晚上,香香做了一個地瓜粥,野菜肉醬正好可以用來下飯。怕慕容厲吃不飽,給他做了個酸湯魚。慕容厲吃飯的時候,她把孩子抱過去,將做好的魚肉地瓜泥一點一點地餵他。外面天色已晚了,屋子裡點了蠟燭。淡黃的光灑滿陋室,暖融融的。慕容厲突然覺得,這場景遠勝了大漠孤煙、落日長河。      家對於人類來說,到底算什麼?      遠處風景獨好,更有險峰激流。為什麼遠行之後,最眷戀的仍然是這已然爛熟於心、毫無新義的地方?      他伸出手指,輕輕撥弄慕容桀小小的手掌。突然第一次,覺得要是萱萱也在就好了,一家四口,就這樣團聚於此。等餵完孩子,香香也發現這裡只有一張床了。慕容厲見她久不睡覺,說:「本王傷成這樣,還能把妳如何不成?」      香香仍然不安,他已經寫了放妾書,其實兩個人之間已經毫無瓜葛。這樣又睡到一張床上,算什麼?終究,還是只能回到以往的日子中去嗎?      慕容厲見她仍猶豫,加重了語氣:「過來。」      香香只得走過去,也不換衣服,和衣睡在他身邊。那種很熟悉的香味鑽到鼻子裡,慕容厲突然就興奮了。他努力壓制自己的衝動,這他媽的,不能直接就上去做!但是竟然真的是很想,上一次親近她,已經過去了一年有餘了。他伸了伸手,還是忍住了。不,我不能這樣做。他縮回手,我處心積慮找妳回來,不是因為老子想女人了。而是因為老子想妳了。      香香雖然不安,然而在他身邊也是慣了的,不多時呼吸漸沉,慢慢地睡去了。慕容厲伸出手,輕輕觸摸她的身體。媽的,真的好想要。他翻來覆去輾轉了半夜,算了,自己來一發好了。耳邊的呼吸聲、鼻間淡淡的香氣,助燃了心火。巽王爺二十八年來,第一次幹了件猥瑣的事。一邊幹一邊偷偷地看了眼身邊的兒子——兒子啊兒子,這件事不太光彩。你老子是沒辦法,你長大後可千萬別學啊!      慕容桀半夜要醒一到兩次,香香也習慣了。每次他喔喔幾聲,明明只是非常細小的聲音,她卻會立刻驚醒。慕容厲都佩服女人這種警覺性,這要是行軍打仗,哪有敵軍摸得進來?      香香把孩子抱過來,餵了奶,換了尿片,又用熱水將他的小屁屁洗乾淨,這才讓他繼續睡。慕容厲就這麼靜靜地看她,等兒子又睡著了,他再忍不住,伸手去摟香香。香香驚坐而起,慕容厲身體滾燙,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他翻身壓住香香,有那麼一刻腦子裡只剩下本能反應。      香香被他吻得喘不過氣,那舌尖粗狂地占有她口腔每一寸地方,她慢慢知道他又反悔了。他根本不打算放自己離開,慕容厲舌吻漸深,引了她的雙手讓她觸摸自己的身體。正伸手解她衣裳,舌尖不期然舔到一顆鹹鹹的、略帶苦澀的淚珠。他微怔,然後慢慢地鬆開她。香香把被扯開的領口攏到一起,不掙扎,不反抗,也不配合。慕容厲緩慢地離開她的身體,良久輕聲說:「我……」聲音有點乾澀,像隻做壞事被主人抓了現形的大狗。      香香不說話,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對不起三個字到了嘴邊,卡住,無論如何不肯往前走了。      靜默,小鎮的夜,有風吹過屋頂,掃下落葉的沙沙聲,顯得格外靜謐。      慕容厲說:「妳為什麼不肯再跟著我了?」      香香轉頭看他,慕容厲說:「說給老子聽,至少讓老子找找原因。」      香香沉默,說了有什麼用,你會改嗎?你能改嗎?      慕容厲雙手握住她的肩膀,說:「老子盡量改。」      香香躲開他的目光,慕容厲怒:「妳不是還想著韓續那個狗東西吧?」      香香氣得不行,推開他,翻個身閉上眼睛,給了他一個後背。改?改個屁,狗改不了那什麼!      慕容厲把她翻過來:「混帳東西,老子讓妳說話,妳敢睡覺!」      香香終於忍不住,坐起來,說:「王爺又要說話不算數了,是不是?」      慕容厲說:「老子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一諾千金!哪就說話不算數了?」      香香說:「王爺立了放妾書,說好了……」      後面的話還沒出來,慕容厲說:「前面那句話作廢,老子就是說話不算數,妳咬我啊!」      香香氣得亂抖,一想,本來就是個無信無義之人,也值當計較?當下倒下,翻身又睡。慕容厲大怒,把她又翻過來:「讓妳說話!膽子倒是越來越大,還敢頂嘴!」      香香抱著床被子下床,不跟他同床睡了。慕容厲一個海底撈月把她撈上來,忽然覺出她小手有些涼了,把她摟過來捂在懷裡,香香掙扎了幾下,知道沒用,也就不動了。      慕容厲說:「說話就說話,大冷的天亂動什麼?」      香香真是第一次明白什麼叫秀才遇到兵,到底是誰在亂動啊!當下閉緊嘴,不說話了。      慕容厲問:「說啊,老子到底哪些地方不好!」      香香說:「你真要聽?」      慕容厲說:「廢話。」      香香說:「好吧,我說。」      慕容厲說:「等等!」      香香抬頭看他,他起身,拿了紙筆,衝她一揚下巴:「好了,妳說。」      香香:「……」      慕容厲毛筆蘸墨,一副聽取軍報的嚴肅表情,香香本來是豁出去了,這會兒反倒有點害怕了——他不會惱羞成怒吧?雖然自相識以來,這些年他也沒對自己動過手。但是也不是絕對的啊。看看管玨、韓續他們動不動就被他打得……      可慕容厲是真的在等著,香香只好說:「王爺不會怪罪?」      慕容厲怒目:「讓妳說,哪來那麼多廢話?恕妳無罪!」本王何等人,能跟妳個女人計較?      香香於是說:「王爺不看奴婢寄的信。」      慕容厲給記上,想老子後來看了,嗯,就是晚了點。      香香說:「王爺外出,把小萱萱忘在周太尉府上,忘了帶回來。」      慕容厲有點臉紅,記上。媽的那時候老子才剛當爹,沒準備好啊!      香香說:「王爺將奴婢丟到晉薊古道上,王妃比奴婢重要。」      慕容厲記上,然後擰眉,這……老子總不能把嫂子扔半路上啊!嗯,以後也不扔妳了。      香香說:「王爺不等奴婢吃完飯就趕路。」      慕容厲記上,想女人真他媽記仇,這點小事也記著。妳沒吃飽妳說啊!呃……好吧,下次吃飯要等她吃飽再趕路。      香香說:「王爺帶藍側妃母子回來,抱著軻少爺進門。不抱萱萱,軻少爺比萱萱重要。」      慕容厲記上,心想還有完沒完了!不行要忍住。這個也不是誰比較重要,就是他剛來,嘖。      香香說:「王爺對藍側妃承諾,說這輩子只愛她一個。藍側妃……比我重要。」      慕容厲記上,這個……只是不想她離開。她一個女人,又帶著孩子,難道要她再回玉喉關採玉為生嗎?      香香說:「藍側妃讓王爺放妾,王爺就趕我出府。所以王爺明白嗎,其實我對王爺,不重要的。」      慕容厲慢慢記下,說:「以後不會了。」      香香說:「如果王爺真的感念三載恩情,就請王爺放我離開吧。王爺會有滿院姬妾,會有兒女成行。可是在王爺看來微不足道的東西,就是奴婢的一切。」      慕容厲怔住,然後說:「不。」      香香低下頭,良久說:「夜深了,王爺安寢吧。」這一生,原就沒有什麼是我自己可以選擇的,我本就應該知道。早知如此,何必掙扎。      她不願再說了,慕容厲上得床來,將她摟過來。她很順從,慕容厲卻覺得怎麼也不是滋味了。他說:「妳有更好的去處?還是打算這輩子都跟妳爹娘在一起?」      香香不說話,慕容厲說:「留在我身邊。」      香香埋著頭,慕容厲輕輕吻了吻她的頭頂。      第二天早上,慕容厲還沒起床,突然外面有人敲門。香香去開門,驚喜地發現來人居然是以前的書生。她笑道:「聽人說你去當兵了,倒是長黑了。不考狀元了?」      書生臉一紅,說:「我去看過陳伯和嬸子……他們死得……」兩個人都有些黯然,書生說:「好在現在戰打完了,我打算回來繼續讀書,明年還考狀元去。」      香香倒是很佩服他的,以前擺攤算卜、代寫書信什麼的,也看不出來有這骨氣。她問:「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書生說:「以前……一直想來找妳的,只是擔心妳覺得不方便。」      香香呆了,書生說:「郭娘子,妳看這人世挺無常的。好好的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說不在就不在了。如果……如果我明年高中,我……我回來娶妳可好?」      香香臉騰地一下就紅了,然後就聽身後有人怒道:「老子看你這輩子是中不了了!」      香香一轉頭,就看見慕容厲臉色發黑——難怪不肯跟老子走,敢情妳在這裡招蜂引蝶!      書生呆了,看看香香,又看看慕容厲。香香因著是要出來開門,衣裳還算整齊;慕容厲身上只隨便披了一件輕裘,裡面還穿著白色的中衣中褲。一看就是剛剛起床。      香香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慕容厲兩步走到書生面前,像大黑熊對決薩摩耶,簡直一巴掌就能拍成肉泥的樣子。      書生話都說不出來了,之前他也見過慕容厲,香香說是自己哥哥呀!      香香一把拉住慕容厲,說:「你快走啊!」你們一個兩個,非要都當著他的面說啊!      書生一看,再不敢耽擱,腳底一抹油,溜了。      慕容厲簡直是暴怒:「混帳東西!」揚起手來,想要打。突然想起什麼來,快速縮回去,變掌為指,指著她罵:「天天勾引男人!老子看妳是想死!」      香香氣得不行,懶得理他,轉身回小屋。慕容厲更怒,簡直不把老子放在眼裡!從後面一把摟住她的腰,將她提起來。香香驚呼一聲,兩隻小腳不斷地掙扎,就是觸不到地面。慕容厲將她夾回屋裡,單手把門關上,返手將她抵在牆上。      香香正要說話,突然他矮下身子,封住了她的脣。她微微一怔,他的吻綿長而溫柔,舌尖劃過,帶起奇異的麻癢。香香不說話,慕容厲低聲問:「老子一個男人妳吃不飽啊?」      香香臉都氣紅了,心想你就是管不住自己那根東西了!找三找四擰出一個什麼理由!慕容厲是有點管不住了,但是他理智還在。吻完之後,將她抱在懷裡,就這麼安靜地站著。當時是冬日的清晨,天氣其實很是寒涼。但他懷裡卻很溫暖。香香突然說:「王爺。」      慕容厲氣還沒消呢,怒道:「說!」      香香說:「你的傷……」不像是很嚴重的樣子啊。      慕容厲聞言,立刻嘶了一聲,然後說:「媽的,不說不覺得!快扶著老子去床上躺下。」      香香就挺奇怪的,這次太醫也不常來了,他也不讓自己替他換藥。她把慕容厲扶到床上,慕容厲躺上來,又摸了摸自己兒子的臉,然後說:「還早,再陪我睡會子。」      香香說:「王爺……」      慕容厲將她摟進懷裡,輕聲說:「手都涼了。」她懷孕時養得不好,月子更是沒坐好,現在時不時手腳冰涼,慕容厲在還好些,他血熱,要不多久就捂熱了。      中午時候,外面又有人敲門。慕容厲不耐煩,怕香香醒來,索性伸手堵住她的耳朵,誰這麼煩人!      外面的人敲了一陣,突然有侍衛在門外稟報:「王爺,太子殿下過來了。」      慕容厲知道這下子是非起床不可了,當下起身穿衣服,香香這時候才醒,慕容厲說:「睡妳的!」香香哪能就這麼睡,也跟著起床。      慕容厲出去的時候,慕容博已經坐在外面的方桌旁。他也不行禮,逕自到他身邊坐下,慕容博強忍著笑,說:「大哥忙得陀螺一樣,你倒是在這裡躲懶。」      慕容厲說:「你是太子,日理萬機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是將軍,沒有戰事你還打算讓我去侵略他國啊?要去也可以啊,把軍餉先發了。」      慕容博哭笑不得:「好了好了,我窮,我沒用,我拿不出糧,可以了吧?」      慕容厲說:「過來有什麼事?」      慕容博一看,這是打擾了他的好事,心裡不爽呢。於是說:「這不就是當了東宮太子嗎?過來讓你看看大哥這太子的威風。」      慕容厲:「……」被這麼一噎,好歹態度是好些了,問:「父王如何?」      兄弟兩人俱都坐下,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雖然是君臣,說話卻隨意慣了。香香把火盆拿過來點上,又去搬小爐子。慕容厲見了,想媽的老子養的下人是不是都死了!然後上前幾步,拎起那小火爐過來,問香香:「放哪裡?」      香香指了指旁邊,他放下,這才繼續跟慕容博說話。      香香把酒溫上,又去了廚房。慕容博說:「看來今天大哥可以在這裡吃午飯。」      慕容厲哼了一聲,想你就是皮厚蹭吃的來了吧。果然慕容博笑道:「上午去粥廠,看見香香做的野菜肉醬,嘗了一口就想著今天的午飯了。」      慕容厲說:「有個書生……」一轉頭,問自己的侍衛:「叫什麼?」      侍衛趕緊答:「回王爺,姓邵,叫邵敬齋。」      慕容厲冷哼,說:「明年科考不准用!」哼,連個名字都沒有的路人甲,讓你回來娶老子女人!      旁邊香香聽了,氣得臉都紅了:「你!」      慕容厲怒道:「老子怎麼?」欺負妳姦夫,妳不高興啊?老子就是仗勢欺人了,怎麼的?      香香簡直是氣得話也說不出來,心裡暗暗地罵了好幾遍,兩條狗左右跟著她,蹭她的腿,香香暗道狗都比你聰明,還當將軍……

作者資料

一度君華

85後作者,2009年6月簽約於晉江文學城。 2013年晉江作者大會奇思妙思獎獲得者。 《灰色國度》被評為2013年晉江十大優秀玄幻文之一 《主公自重》被評為2014年晉江十大優秀玄幻文之一 《東風惡》被評為2015年晉江十大優秀古言之一 專欄地址: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26846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yidujunhua

基本資料

作者:一度君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5-10 ISBN:9789571074023 城邦書號:SPB7F000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