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在孤獨盡頭,狗兒教會我的重要事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在孤獨盡頭,狗兒教會我的重要事情

  • 作者:瀧森古都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4-2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有些溫暖,有些眼淚,未必要透過狗兒才能理解——但愛狗的人一定會懂。 ★系列突破18萬冊話題暢銷作!『就寢前與電車上,請鎖緊淚腺小心閱讀』 ★大丹狗Kii先生與黑老闆、米克斯驚喜包三兄妹、《毛起來愛上你》狗與鹿、柯基kuma熊醬的進擊、柴犬大學 SHIBA UNIVERSITY、柴犬我是Happy,她是蜜獎,眾多汪星人之友感動淚推! ★特別邀請台灣新生代圖文作家「消極男子」繪製全新中文版封面,在孤獨與消極盡頭注入狗狗能量! ★收錄日本知名插畫家「Noritake」特繪內頁插圖! ★來自第一線的好評浪潮.全日本各大連鎖書店店員具名推薦! 悲傷的時候,與你濕潤的鼻子磨蹭; 孤獨的時候,看你歡快的尾巴搖晃; 在每一個寂寞的瞬間,都被你拯救。 「要不要跟我一起綁架那隻狗?」 缺乏家庭溫暖、個性有點目中無人的11歲少年宏夢, 某天對四處流浪的行動圖書館館長——「米治大叔」提出這項計畫。 兩人密謀救出一隻被飼養在狹窄儲物間裡的狗兒,並將牠綁架到別處。 對狗兒而言,真正的幸福究竟是什麼? 對兩人而言,真正的安身之所又在何方? 透過一輛二手露營車改造成的行動圖書館, 11歲少年與54歲中年男子,遇見了形形色色的事件及人們。 各自的命運因此產生交集、擦出火花, 引導他們再次思考「活著」的意義。 【好評推薦】 「幸福的時候或難過的時候,總是陪伴在身旁、傳達給我那些無比重要的事。再次體會到什麼是『最忠實的夥伴』。」 ——紀伊國屋名古屋機場店.牧岡繪美子小姐 ∪・ェ・∪ 「闔上書後,不自覺微笑。就是那樣的一本書。」 ——丸善書店丸之內總店.海老原正和先生 ∪・ェ・∪ 「真的很出色,感動程度超越前作,不求回報的溫柔一定能為世上某人的命運帶來改變。」 ——三省堂書店.內田剛先生 ∪・ェ・∪ 「每一話都熱淚盈眶!讀完會想對重要的人們表達心中感謝。」 ——昴書屋豐四季店.本多千春小姐 ∪・ェ・∪ 「書中有著令人回味再三的深刻詞句。希望各位也能一邊尋找、一邊讀讀看這部作品。」 ——大杉書店市川站前總店.鈴木康之先生 ∪・ェ・∪ 另感謝 啓文堂.森田壽先生 SUPER BOOKS.村井徹平先生 積文館書店.松本愛小姐 平坂書房 MORE'S店.疋田直己先生 未來屋書店AEON茨木店.吉田真紀小姐 喜久屋書店 西神中央店.森田清香小姐 TSUTAYA BOOK STORE TENJIN.木下瀬里以小姐 誠摯推薦

名家推薦

◎文/大丹狗Kii先生與黑老闆   我們所謂的「我很愛我的寵物」,是真的愛嗎?甚至是僅給予狹小的空間、商業乾糧就足夠了嗎?      相信我,嬝炙赫悎氶A您一定會不自覺緊緊擁抱著您家的寶貝!   他們不僅僅是寵物而已,就像宏夢所說,他們是可以一起哭一起笑的同伴,是可以互相訴說心裡話,不管什麼煩惱都會認真傾聽的同伴!

內文試閱

  我的歸屬到底在哪裡?      我應該要在何處哭泣?      或許我已經不會再流淚。      或許我永遠沒機會再為誰而哭。      因為我沒有家人。      可以陪我一同歡笑、一起流淚的,一個都沒有。      在孤獨盡頭徘徊的我,      一直是這麼想的。      直到遇見那隻狗的那天——   
第一話  沒看過天空的狗
  就在這座城市舉辦最大型煙火晚會那天。      我們綁架了一隻狗。      這當然並不是「可以做的事情」。      但誰又能回答什麼才叫作正確?      就算活上百年也沒有答案。      只不過,對於走在孤獨盡頭的我們來說,所謂的「正確答案」,      就是那一天綁架了那隻狗。      —— 綁架前一個禮拜 ——      「米治大叔!今天的零食已經發完了嗎?」      少年朝圖書車衝了過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問道。用露營車改裝成的這輛行動圖書館,大家都叫它作『圖書車』。      「太可惜了……今天的都已經發完了。」      「咦——!都沒有了?一個都不剩?」      「有是有,但那是要去下個公園發的。」      「那讓我跟著坐到下個公園吧。」      以「米治大叔」稱呼館長我本人的少年,是住在附近的兒童教養機構,名叫宏夢的小學五年級學生。      才小學就染了一頭淡棕色的不良少年宏夢,說得再怎麼好聽也算不上是文學少年,但他喜歡看漫畫,即便是人物關係或時代背景十分複雜的類型,他也會全部看完,不會中途棄書。      話雖如此,但他來找我的主要目的,其實只是為了吃免費發送的零食……這麼說應該不過分。      「宏夢,你今天就接著繼續看漫畫,明天再過來吧。」      「蛤?不吃甜的才沒辦法看書咧。先不說這個了,米治大叔,讓我跟到下個公園啦,只有今天就好,拜託?」      「這……我沒辦法答應,大人的世界是有很多規矩的。」      「規矩?為什麼開車不能載小孩?怕被認為是綁架嗎?誰叫米治大叔長得一副壞人臉。」      「壞人臉?我嗎?還真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說呢。」      「反正又不重要,讓我上車啦。」      「不重要……我這人個性很容易受傷,拜託你注意一下用詞。再說,如果只讓你一個人坐,那我會有偏心之虞,甚至要是發生車禍的話……」      「不可以偏心嗎?機構的老師就常對我比較偏心啊,像是只有我可以不用寫作業,只有我可以用大碗公之類的。不過,如果是指課業方面,與其說偏心,我感覺老師比較像是『放棄』了。更何況……」      「何況怎樣?」      「如果我出車禍死了,也沒有會為我傷心的家人,所以你放心吧。」      我聽了心裡一驚。      宏夢的口氣聽來不像諷刺,態度也不像在鬧彆扭,而是隨口說出如此可怕的事。      『如果我死了,也沒有會為我傷心的家人』。這是表現出孤獨極致的一句話。      有很多小孩子仗著自己有人疼,動不動就嚷嚷「我死給你看!」或是「像我這種人還是死了算了!」但,宏夢的眼神是不同的。      簡直就像已經走過漫長人生的老人一般,對「終點」有所體悟的眼神。      雖然不太知道詳細原因,但聽說宏夢從小就住在機構了。      宏夢活過的十一個年頭當中,到底經歷了什麼?又是以什麼樣的想法成長至今呢?      「好吧……就只有今天喔。」      「太好了!」宏夢回答的同時,坐進已經發動的圖書車內。      距今四年前,當時五十歲的我提早退休,然後用那筆退休金買下一臺二手露營車,但一開始不是為了要做行動圖書館,只是想過著與家人或地緣沒有關係,也就是與人沒有牽連的生活……也不固定住在某處,用電或三餐也都盡量自己動手準備必要的份而已,偶爾打打領日薪的零工,每天只要賺足當天夠吃的,就能好好地活下去。      這樣的生活大約持續了兩年之後,有一天我把車停在這城鎮的河邊,看著整套五十集漫畫中的第十三集時,一名少年問我:「大叔,你漫畫看完之後借我。」      那少年就是現在坐在車上的宏夢。      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看漫畫,在買下露營車的同時,也買了好幾百種類型的漫畫,在以車為家的生活中一本接一本地看。      「可以借你,不過我不一定都會在這邊,反正這部我也看過很多遍了,你喜歡的話就拿去吧。」      我說完把漫畫遞給宏夢,他卻回答:「這樣很傷腦筋。」      「為什麼?」      「因為我想看下一集啊。」      剛好在這個城鎮停車,剛好看到第十三集,剛好遇見喜歡看漫畫的少年,然後現在——剛好成了行動圖書館的館長。      人生或許就是這樣吧。不管是我提早退休也好,不得不離開居住的家也好,人生或許就是一連串的「巧合」吧。      總之,宏夢就這樣開始固定來找這輛車報到,「大叔,你明天會在哪裡?」則成了他的口頭禪。      像是約好了,卻又不像約定般的來往方式,對於同樣身為孤狼的我們來說,或許是最自在的形式。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內心隱約產生了一些期待。      希望讓他更愉快地看漫畫——      曾不想與任何人有所牽連的我,因為遇見名為宏夢的少年,慢慢地開始有了一些改變。      於是,從那之後我開始自己動手逐步改裝露營車,偶爾還會拜託已經廢校的小學把書櫃讓給我。      因為這些事情,消息逐漸傳了開來,喜歡看漫畫的小孩子們也開始聚集在我的車裡。      我隨心所欲開車到處跑,還會收到好心人送我漫畫以外的書籍或零食餅乾。      只不過,其中也有人說我是「怪人」,他們好像還會交代自己的小孩「不可以去找那個人喔」。實際上也有被這樣叮嚀過的小孩,親切地將這些實情告訴我。      後來又過了兩年,當初相遇時才小學三年級的宏夢,轉眼間已經是個一頭棕髮的小五學生。      當我還在回憶這些往事的時候,坐在副駕駛座的宏夢突然開口:「米治大叔,你車先停一下!」      確認過周遭的安全後,我將車子停在後巷般的小路旁,宏夢隨即打開車窗並緊盯著某個方向。      「宏夢,怎麼了?」      宏夢注視的焦點,是一棟有綠色護網圍起的獨棟老舊民宅。      「那間房子有什麼問題嗎?是你朋友的家?」      「沒有,不是。大叔你仔細看,那間老舊房屋深處有個儲藏室吧?裡面有狗耶。」      「咦?在那種儲藏室裡嗎?」      稍微打量了下這一棟兩層樓建築的民宅,感覺屋齡應該有五十年了。在濃密常春藤的覆蓋下,幾乎快要看不出到底有沒有人居住,門口旁也堆著鍋子、水桶等老舊用品。這戶人家的庭院裡,有間跟小孩差不多高的儲藏室,但儲藏室不像其他東西那麼老舊,也沒有生鏽的情況,卻設在晒不到太陽的房屋陰影處,這樣的儲藏室裡……有一隻狗?      於是我下了車,決定再走近一點看看。來到護網邊,我仔細看向門有一邊打開的儲藏室內部,的確隱約有像是咖啡色動物毛的東西。再換個角度仔細觀察,真的有隻像柴犬的狗在儲藏室裡。牠被短短的牽繩繫著,好像連走來走去都沒辦法。不曉得狗是不是已經懶得走出來,只見牠從頭到尾都一直趴著不動,感覺好像只是活著而已。      「那隻狗……已經被綁在那裡好幾年了。」在身旁跟我一起查看的宏夢,這樣告訴我。      「什麼?好幾年?在那個晒不到太陽的儲藏室裡?」      「對,我雖然是偶爾經過這條路,但牠一直都在裡面。不知道主人有沒有好好帶去散步啊……」      「一直被綁在那種地方,好可憐。」      「嗯……」      見宏夢以悲傷的眼神看著狗,讓我感覺他雖然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樣,卻是個內心溫暖的孩子。      隔著護網再次仔細打量儲藏室內部,裡面鋪了幾張像尿布墊的東西,看得出來應該是真的把狗養在裡面。      接著,宏夢說出了這個提議。      「米治大叔,我們……解開那隻狗的繩子吧?」      「咦!?」      「我在想,那隻狗一定很想要逃走。」      把動物養在那種環境的飼主也太沒常識,但是隨便解開牽繩的話,可就變成犯罪了吧?法律規定寵物是「物品」,所以這樣做的話是犯竊盜罪?不對,畢竟這也不是偷竊,所以是毀損器物罪?無論如何,那樣做都已經是侵入他人土地,至少非法入侵是錯不了的。      「嗯——我懂你的心情,可是就算我們解開繩子讓狗逃走,但要是被動保所的人發現牠的話……怎麼解釋才好,就是也可能會害狗被撲殺……以結果來說,反而害牠更可憐吧。」      「那隻狗……不管被養或是逃走都是地獄啊。」      「……宏夢你好貼心,我之前都不知道你喜歡動物。」      「我才不喜歡動物,貓我就沒辦法。」      「貓不行嗎?」      「對啊,小時候曾經在一個池塘邊想救一隻溺水的貓,可是卻救不了……從那之後,莫名地就沒辦法再接觸貓了。」      「不是你害那隻貓溺水的,不要太自責。」      「不對,是我的錯。要是我早點鼓起勇氣跳下去的話,一定可以救活。」      「如果這樣做,很可能換成是你淹死。這是那隻貓的命運。」      這時,一名看起來像飼主的六十歲男性,拿著東西走出門口。      從門口走了出來的男性手上,有個像泡麵吃完的保麗龍免洗碗,他拿著那個碗走到儲藏室,要求狗做出「握手」的動作。      「來,握手啦,握手。不會的話就不給你吃飼料!」      狗依舊一直趴在那裡,絲毫沒有要做握手動作的意思。男性見狀便氣得怒罵:「真是隻沒用的狗,連握手都不會」,接著把飼料扔了進去。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來,決定去問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養狗。      「先生,可以打擾一下嗎?」      我隔著圍起民宅的護網出聲,身穿褪色T恤的男性聽到,便瞪著我們回應:「有什麼事?」      「不好意思,這隻狗看來一直被綁在那邊,像這種天氣關在儲藏室內,應該沒辦法散熱,會害他脫水吧?」      一直瞪著我們的男性,用像要把我們嚇走的音量大聲說:「關你們屁事!」      這的確不關我們的事,但是眼睜睜看動物像被軟禁般用短繩綁著,飼主還像給剩菜似的扔飼料,我要是只說句「您說得也是」就離開,未免太冷漠了。為了不想讓宏夢溫柔的心受傷,我還是繼續詢問對方:「您有定期帶牠去散散步嗎?」      沒想到那男飼主竟然撂下令人意外的回答。      「就算這隻狗死在這裡,那也是牠的命。」      我現在好想收回剛剛對宏夢說的話。對於自己以「命運」帶過貓溺死在池塘一事,我感到後悔了。      聽見男性的話,始終乖乖站在我身後的宏夢,整個人頓時像怒氣爆發一樣激動反駁。      「命你個大頭鬼!那才不是你這種混蛋可以決定的!還說養,根本就只是用短短的繩子綁住罷了,我們是在問你有沒有帶狗出去散步!死老頭!」      飼主面對宏夢這個小學生也不服輸,猛力地朝護網踹來一腳。      「我給牠的空間比那些狗屋還大好幾倍,是有什麼問題?可以遮風避雨,飼料也有在給!這樣還要抱怨什麼!」      飼主回完話,用力地「嘖」了一聲走回家裡。宏夢氣得漲紅了臉,朝著飼主的背影怒罵:「去死吧你!」      命運——      究竟是誰可以決定的?      是被誰定調,抑或是得靠自己尋求呢?      難道一出生就已經注定好了嗎?不對,其實是被指引的吧?      年過五十的阿伯思考命運這種事,在旁人眼中看來或許只是可笑的自問自答。      但不用說,我自己本身也正走在孤獨的人生道路上。可是,這樣還是比被短短的繩子綁著來得好。不,真的是這樣嗎?我現在過的人生,真的有比那隻狗好嗎?      無論如何,宏夢一定也有了一些想法吧,只見他朝被綁著的狗小聲呢喃:「對不起,不能替你做些什麼……」,然後再度坐進圖書車內。      我們兩個默默地繫好安全帶,出發前往下一個公園。      而就在我踩下油門的瞬間,有個東西突然從左邊人行道衝了出來,「碰!」一聲撞上車子。      我趕緊又解開安全帶,驚恐地跑出車外查看……有個人倒在圖書車前面。      「咦!不會吧……撞到了嗎?」宏夢一邊說一邊緊緊盯著倒地的人。那是一個看來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      「喂!你沒事吧!?」      我把手搭在男子肩膀上,試著問他話。      這時,原本趴在地上的男子看了我一眼後,很快地站了起來,隨後跑得不見人影。      看來是輕微擦撞而已,他應該只是急著趕路吧。幸好沒有受傷,就在我驚魂未定地撫著自己的胸口時,宏夢突然「啊!」地大叫出聲。      「宏夢怎麼了?你嚇到我了。」      「米治大叔,你看那裡……」      順著宏夢指的方向看過去,剛剛男子倒下的路面竟散落著數張萬圓鈔票。      宏夢連忙衝上前並開始撿拾。      「讚啦!米治大叔,竟然有八萬耶!」      眼見宏夢已經準備將撿到的八萬日圓塞進褲子口袋,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並說:「不行,我們去派出所。」      「為什麼?有這些錢的話,就可以買很多零食給來圖書車的小孩,還可以買好吃的飼料給剛剛那隻狗耶。」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但這筆錢並不是你的。」      「不要這麼不知變通嘛,這樣很不像你耶,米治大叔又不是警察。」      「總而言之,我們把錢拿去給派出所吧,一定要交出去才行。」      宏夢不情不願地咕噥著「知道了啦」,然後把撿到的八萬圓交給我。      我們來到最近的一間派出所,門口還有名員警在站崗。宏夢從圖書車車窗內向他行舉手禮,說了句:「安安——」,那警察隨即挺直背脊並正經地行禮回應:「您辛苦了!」這讓剛剛態度戲謔的宏夢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在派出所中填完必要的資料後,我順便詢問附近有沒有人報案被車撞到。雖然沒有這類事情的回報,但為以防萬一,我還是告訴警方撞上圖書車的男子特徵。      一直在旁看著的宏夢,忽然間說了這麼一句話。      「怎麼覺得米治大叔好像警察,雖然長得一副壞人臉就是了。」      我相當驚訝宏夢的觀察力,因為……      「米治哥以前是刑警喔。」      負責接洽我們的警察,把我的真實身分告訴宏夢。      「咦?」宏夢看著我的同時,還對警察說:「什麼嘛,所以才會那麼正經地回禮喔,原來不是對我,是對米治大叔啊。」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宏夢好像頓時陷入沉思,不過他馬上又恢復原本的模樣說道:「米治大叔好帥喔!那你有開過槍嗎?炸彈咧?有沒有看過炸彈?」宏夢雙手做出持槍姿勢,「砰!」地模仿開槍動作。      我無法回答宏夢的問題,因為有不想回答的理由。      「好了,宏夢,我們去下個公園吧。今天的零食是紅豆甜甜圈喔。」      我不願回想起五年前的那個事件,在跟警察打過招呼後,很快地就坐上圖書車。      ※      「不得了,我……居然撿到這麼大筆錢,怎麼辦……」      我這一年開始在超商打工,月薪十三萬日圓的我,居然撿到三百萬的鉅款。      不對,正確來說是三百零一萬,因為我撞上奇怪的露營車,有幾張鈔票從紙袋裡掉了出來,散落在路上。      雖然身體右半邊有點疼痛,不過總算還是能趕快站起來,大概是多虧了學生時代在柔道社的鍛鍊。      一心想趕快離開現場的我,也就不管那幾張散落的萬圓鈔,直接就逃離了現場。      後來一到打工的超商,我趕緊將這一大筆錢塞進更衣室置物櫃中,還特地用骯髒的毛巾蓋住。      「這筆錢……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我的名字是真島陸。現年二十八歲,目前在離車站稍遠處的超商打工,並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夢想或目標而工作。      二十五歲的時候樂團解散,在明白自己沒有音樂上的才能之後,整天就是漫無目的地一直打工。      而現在整個心裡最在意的,就是二十八歲才第一次交到的這個女朋友。      「對了,有這筆錢就可以替她實現夢想……」      在寵物專業美容店工作的女朋友,目前是人稱「寵物造型師」的狗美容師。當初兩人認識的時候,她就提到夢想是未來開一間自己的店。      女朋友年紀比我稍大一些,但不管是聲音或長相都很可愛,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小,而且不管對孩童或是動物都很溫柔。她常來我工作的那間超商,總會微笑地對我說「辛苦了」,我鼓起了一生的勇氣,才向那樣的她告白。      然而不知道這樣的我到底哪裡好,我們竟然也就順利地開始交往。      或許她願意跟我交往是個奇蹟,為了延續這個奇蹟,我想要幫她實現夢想。只不過,該怎麼告訴她這件事才好?      如果老實地說是撿到一大筆錢,個性耿直如她說不定會要我交給警察。      不過話說回來,真沒想到自己會撞見那種情況——      〈待續〉

作者資料

瀧森古都

歷年來擔任電視台節目腳本作家、童話作家、繪本作家,一直到現在以小說活動為主,瀧森古都以描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見長。 父母曾於北義大利歷史悠久的古老城鎮巴薩諾從事藝術活動,因此將她命名為「古都」。出生於藝術涵養深厚的家庭,瀧森古都打從識字開始,便每天由雙親定下〈螞蟻〉、〈家〉、〈樹〉等等題目,展開無邊無際的詩詞及故事創作,並沉浸其中。 不論在觀察力與生活態度都比同齡孩童早熟的她,小學畢業後便離開父母,規劃了「國內留學」的目標,孤身到北海道就讀寄宿國中,並嘗試各種未曾經歷過的體驗。不僅在國中時期即於文化祭上發表自製電影,所創作的繪本甚至在讀賣新聞舉辦的競賽中脫穎而出,於頒獎典禮上由美智子皇后親自朗讀。 2006年開始自所屬事務所獨立後,瀧森古都積極進行小說創作,推出數部獲讀者、媒體冠以「感動」佳評的短篇與長篇作品。除了寫作活動外,瀧森古都也具有心理衛生師、寵物看護、寵物治療師資格,熱愛動物的她於2015-2016年分別推出「在悲傷谷底,貓咪教會我的重要事情」、「在孤獨盡頭,狗兒教會我的重要事情」兩部催淚作,獲得全國十數家大型連鎖書店店員強力推薦,成為生涯代表作。

基本資料

作者:瀧森古都 譯者:許芳瑋 繪者:消極男子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7-04-21 ISBN:9789571073187 城邦書號:SPB7G0000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