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岩窟姬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岩窟姬

  • 作者:近藤史惠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7-03-13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4325個小時之前,我還是公主。 4325個小時之後,我成了殺人兇手。 我是無辜的。那麼,是誰害死了沙霧,又是誰想殺死我? 得獎名家近藤史惠挑戰演藝圈「不能說的秘密」! Bookmeter書評網站熱烈討論!【《哈日劇》粉絲團版主】Kaoru專文導讀! 蓮美和沙霧原本是同一家經紀公司「焦糖牛奶」旗下的當紅偶像,兩人也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蓮美以為自己深深了解沙霧,直到沙霧突然自殺,曝光的部落格裡竟寫滿了她對蓮美的控訴:蓮美逼她喝酒、蓮美逼她吸毒、蓮美霸凌她…… 蓮美一頭霧水,因為她一件事也沒做,然而網友、媒體,甚至蓮美的經紀人,卻都選擇相信死去的沙霧,而不願意相信她。 為了躲避來自各方的指責,蓮美鎮日躲在家中,足不出戶,斷絕一切對外聯繫。她變得發胖、邋遢,不再是充滿自信、受人喜愛的蓮美。沙霧的死,連帶讓「蓮美」這個名字也被判了死刑。 原想就這樣在眾人遺忘之下度過餘生,但她終究無法坐視昔日的「蓮美公主」淪落成這樣的模樣,也不想讓曾經支持她的粉絲失望,更重要的是——她想要知道好友為何自殺?又為何會在部落格裡誣衊她? 於是隱藏身分的「基度山公主」就此展開了復仇計畫。蓮美很清楚演藝圈的生活並不是那麼光鮮亮麗,但她不知道的是,即將發現的真相,遠比她想像中的更令人措手不及……

內文試閱

  在四千三百二十五個小時之前,我還是公主。   魔法竟然輕易消失。直到魔法消失的瞬間,我都不知道那是魔法。   從來沒見過的蟲子在地上爬行。   蟲子的外形像瓢蟲,但是是黑色的,而且是漆黑的顏色。不是像黑色瓢蟲那樣富有光澤的黑色,而是表面乾澀、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色。   我拿起面紙,毫不猶豫地把牠捏死,然後丟掉了。   如果是瓢蟲,我應該不會捏死牠,會輕輕放在指尖,打開窗戶,放牠一條生路。瓢蟲很可愛,剛才的蟲子一點都不可愛。   但如果瓢蟲有毒,一旦被發現,就只有死路一條。只有無害的時候,可愛才是能夠發揮正面作用的特徵。   總之,人的好惡可以輕易改變。我已經切身體會到這件事。   我倒在床上,把已經不適合目前季節的冬季被子用腳踢到牆邊。   雖然是白天,拉起厚實遮光窗簾的房間內卻很昏暗。雖然即使拉開窗簾,也沒有多少陽光會照進房間。   這裡的地點很好,但房間很小,光線也很差。當初租房子時,覺得這樣就足夠了。我每天從一大早工作到深夜,回到家只是睡覺而已。這裡的廚房很小,只有一個瓦斯爐,我從來不下廚,所以當時完全不在意。   不,也許現在也差不多。   我整天拉起窗簾,躺在床上,茫然地看著天花板。房間狹小、光線昏暗也無所謂。即使窗簾外陽光燦爛,我也不會拉開窗簾。   這裡走路就可以到澀谷和表參道,只是我現在足不出戶,地點理想這件事也完全沒有任何價值,但只要一通電話,有很多店可以送披薩、中式餐點或是咖哩上門。   即使每天打電話請不同的餐廳外送,也可以撐兩個星期。可以成為這些餐廳每隔兩個星期叫一次外送的客戶,但每天都訂同一家餐廳的外送餐點太丟臉了。   我只在深夜外出。外出時,用口罩和墨鏡遮住臉,去便利商店領錢,再買些生活必需品,就趕快逃回家。   偶爾會發現收銀臺的人在打量我,但可能只是覺得我很奇怪吧。   即使是以前經常上雜誌、拍廣告的時候,別人也很少會認出我。這件事讓我懊惱不已,所以每次外出,都故意打扮得光鮮亮麗。我每天都穿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即使腳上長滿了繭也無所謂。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現在沒什麼衣服可穿。每次出門時都穿Marimekko的休閒洋裝,鞋子是去巴黎出外景時買的Repetto白色爵士鞋款。雖然兩樣都是時尚精品,但穿在目前的我身上,簡直就像是去鄉下百貨公司買的便宜貨。   好悶熱。我很想打開冷氣,但遙控器不知道丟去哪裡了,即使這樣,我也不願意打開窗戶。   我不想吹到戶外的風。因為一旦打開窗戶,不知道什麼可怕的東西會鑽進來。   蓮美——這是我的名字,發音是「REMI」。   沒有姓氏,只有名字而已。雖然和我的本名完全無關,但我以這個名字闖蕩演藝圈。   第一次去經紀公司時,初次見面的經紀公司老闆一看到我,就在紙上寫了這個名字。距離我緊張得喘不過氣,敲響經紀公司的門還不到十五分鐘。   我用鈴木昭子這個名字活了十六年,在短短的十五分鐘後,就變成了蓮美。我很討厭自己的本名,所以很高興老闆為我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   當初是祖母為我取的名字,就連母親也很討厭我的名字,好幾次都說:「為什麼不取一個可愛一點的名字?」   這也難怪。父母因為父親外遇而離了婚,但父親家裡的人和親戚都責怪是母親的錯,所以最後母親並沒有拿到太多贍養費。母親對祖母的記憶糟透了。   母親對蓮美這個藝名,和我開始做模特兒的工作都很滿意。   「其實我當初想為妳取『桃香』這個名字。」   母親笑著對我說。她雖然已經年過五十,但還像少女一樣。   只是桃香這個名字對我來說太可愛了。   我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長相也不甜美。   所以,經紀公司老闆和經紀人星野小姐原本打算讓我當模特兒。   他們讓我接時尚雜誌和廣告工作,一開始就很順利。   但在我踏入這一行的第二年,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那次原本是玩票性質地接了周刊雜誌的泳裝彩頁。   在周刊雜誌上市的同時,經紀公司接工作的電話接到手軟。雖然都是邀我拍泳裝,但其中不乏專拍一流偶像的知名雜誌,我和經紀人都驚訝不已。   之前乏人問津的部落格人氣也一下子衝了上來。   之後的日子,簡直就像是被濁流沖走一樣。   從清晨到深夜,分秒必爭地塞滿了工作。採訪、電視綜藝節目、廣告、雜誌彩頁,甚至還演了電影。   老實說,即使想要回想當時的情況,記憶也好像蒙上了一層霧靄般模糊不清。   工作好像完全無關我的意志般進行著。我只要露出微笑、換上泳裝、說幾句傻里傻氣的話就好。   我就像在玩射擊遊戲般逐一擊落出現在眼前的工作,然後走向下一個舞臺,甚至沒有喘息的機會。   即使如此,我並沒有感到不愉快。不,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非但沒有不愉快,甚至有點得意忘形。   造型師帶給我的衣服都是一流名牌,他還說,只要說是蓮美要穿,每個品牌的廠商都欣然出借,而且還有幾家廠商送給我樣品和禮物,希望我平時可以穿。   知名攝影師也願意為了配合我的行程,調整自己的工作安排。   出國出外景、在一流飯店攝影、搭黑頭車作為交通工具,即使深夜回到只有安全性和地點理想是賣點的狹小房間,也絲毫不感到痛苦。   蓮美受到眾人的喜愛,大家都需要蓮美。每天的生活都光鮮亮麗。   我當然知道這種生活不可能永遠持續,我也會像很多偶像和藝人一樣,有朝一日被人遺忘、被人拋棄。   但是,這種事不會在明天發生。我接下來的三個月都排滿了工作行程,這種不安可以延後。   一年前,母親因為心肌梗塞去世了。   在我工作忙得不可開交時突然發生了這件事,我至今仍然有點無法相信。   經紀人和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為我張羅了守靈夜和告別式。母親的親戚不多,我沒有通知父親和父親方面的親戚,所以葬禮很簡單。   但狗仔、周刊雜誌的記者和電視臺的攝影師都在殯儀館附近埋伏,試圖拍我穿喪服的樣子。   說句心裡話,這件事也沒有讓我感到不舒服。記者並沒有闖進殯儀館,而且送來的鮮花多到讓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手忙腳亂。母親向來喜歡熱鬧,所以被這麼多鮮花包圍很幸福。   也許當時我已經有點麻木了。   對講機的門鈴響了,披薩送到了。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皮夾。一打開門,手拿銀色保溫袋的外送員站在門口。   剛開始時,我甚至害怕看到外送員。即使我用口罩和墨鏡遮住了臉,仍然覺得他們在偷笑,猜想他們離開之後,一定會告訴同事或朋友。   ——我看到了蓮美。我記下了她的電話,要去網路上公布。   然後,網路上就會公布我的電話,我的電話就會整天響不停。   不知道是否沒有人心地壞到這種程度,還是因為我沒有化妝,頭髮綁在腦後時,根本沒有人認出我。   我漸漸不再在意外送員。   與其外出會遇到不特定多數的人,不如將自己交給外送員的良心比較安全。畢竟如果不吃不喝,我就無法活下去。   付了錢,接過披薩和可樂。我每次訂披薩都點大披薩,因為可以連續吃兩天。   叫中式餐點的外送時,除了拉麵以外,還會點兩份炒飯冷凍。如此一來,就可以盡可能減少與人接觸的機會。   我接過收據時,發現外送員的眼中露出了嘲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他可能發現了。   我在關門時心想,以後不再訂這家的披薩了,反正還有很多其他餐廳。   推開堆在桌子上的零食和廣告單,騰出了空間,把披薩放在桌上。我已經快餓昏了,狼吞虎嚥地把披薩塞進嘴裡,完全沒有嚐味道。   第一次吃外送披薩時並不覺得好吃,但現在已經習慣了。即使是最受矚目、最走紅的時候,我也對美食沒有太大的興趣。在電視臺錄影或進攝影棚拍照時,都吃外送的便當。電視臺的高層和經紀公司的老闆偶爾會帶我去吃美食,但這種時候我只想趕快回家睡覺。   而且,我只要稍微不節制,就很容易發胖,所以一直都很小心,不敢吃太多。每次去高級餐廳,也都必須挑選健康的菜色,也不能吃甜點,所以和外送的便當沒什麼差別。   現在也一樣,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好,反正我也根本不想吃什麼美食。   我對精心烹飪的料理或是味道很有層次的食物毫不動心,零食和披薩更能夠讓我感到滿足。   我不看電視,也不上網。之前還會接到電話、收到電子郵件,但我假裝沒看到,都不接電話,也不看電子郵件,所以現在慢慢變少了。   外界的消息都是刀子。   就像小時候在卡通中看過的,會割破皮膚的空氣旋風。   我什麼都不想知道,什麼都不願意思考。每天吃了就睡,醒來之後看著天花板發呆,肚子餓了就再吃。   我清楚地記得世界驟變,對我張牙舞爪的那一天。   半年前的那天上午十一點,我在美甲沙龍做指甲。美甲師為我在葡萄柚粉色的指甲上貼施華洛世奇的水晶時,手機響了。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機,以免弄壞剛做好的指甲。另一位美甲師已經為我做好腳指甲,正在用小電扇把指甲油吹乾。   電話是經紀人星野小姐打來的。她的聲音微微發抖。   「對不起,我今天不能去接妳了,妳可以自己攔計程車去W飯店嗎?」   今天中午之後,要接受一家女性雜誌的採訪。   「雜誌方面會安排造型師和髮型師,所以妳什麼都不用帶,只要人到就好。」   「是喔?」   我故意不滿地回答。   和其他藝人和偶像相比,我並不認為自己特別難搞。我對安排得密密麻麻的行程毫無怨言,也從來不會命令經紀人為我去買特殊的甜點。   星野小姐目前是我的專屬經紀人,如果是之前,她要同時帶經紀公司的其他藝人,我當然無話可說,但現在沒有理由讓我自己去跑行程。更何況沒有經紀人的陪同,自己一個人去工作地點很沒面子。   星野小姐緩緩地對我說:   「蓮美,妳聽我說,但不要激動。」   「什麼事?」   「沙霧自殺了。」   逸見沙霧比我晚進公司,是目前經紀公司內最賺錢的藝人。   沙霧是和我完全相反類型的女生。   她身材嬌小,瘦得好像可以折斷。一雙眼睛很靈活,兩片豐唇很性感。第一次見到她時,發現她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有點嫉妒。   我雖然也是靠美貌和姿色闖蕩演藝圈,但老是在意自己的缺點。   我身材高䠷,但也代表不可愛。穿一些衣服時,豐滿的胸部會顯胖。只要帶著批評的眼光,所有的身體特徵都會變成自卑的來源。   我猜想男人無法瞭解這種焦慮,這就像是競爭。   這是一場幾乎所有人都會落敗的生存競爭,即使把別人踢開,自己也未必能夠生存下來。漂亮、強悍的人有可能被壓垮,看似弱不經風、我行我素的人則可能生存下來。   沙霧是經紀公司力捧的藝人,她也的確走紅了。她和我走不同的路線,在演戲方面有了一番成果,令我羨慕不已。   我這麼說,或許會讓人以為我對她只有嫉妒。   其實沙霧是我在這個行業內最好的朋友。   我的手在發抖,不知不覺中笑了起來。   「騙人。別亂開玩笑……」   「我怎麼可能開這種玩笑?」   「不可能……」   「媒體還沒這麼快知道,妳等一下接受採訪時要保持平靜,先不要告訴任何人這件事。」   我怎麼可能保持平靜?雖然還沒有落淚,但身體好像在發寒般不停顫抖。   「對不起,現在經紀公司內亂成一團,我走不開。」   「沙霧呢……」   我希望她平安。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問道。   「她從公寓的屋頂跳下來……妳應該能夠猜到結果。」   我屏住呼吸。沙霧不可能平安無事。   「對不起,現在最好不要告訴妳這些事,但新聞很快就會出來。我相信妳從其他管道得知,也會同樣受到打擊……」   星野小姐的聲音有點冷漠,讓我產生了隔閡。   她似乎在告訴我,對她來說,沙霧自殺也是她工作上的麻煩事。   之後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   我心不在焉地離開了美甲沙龍,攔了計程車前往約定採訪的飯店。   我盡可能和平時一樣接受採訪,也拍完了照,但應該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因為採訪的撰稿人露出難以形容的表情微笑著。   後來那篇採訪沒有刊登,所以也不知道實情如何。   採訪結束後,我確認了手機,新聞還沒有播報沙霧自殺的消息。   原本採訪結束後,要回經紀公司討論即將推出DVD的事,但如果星野小姐所說的話屬實,目前應該沒空討論這種事。   我打電話給星野小姐。   「採訪結束了,接下來該怎麼辦?我要回經紀公司嗎?」   「今天不行。」   她的回答如我所料。   「妳還在飯店嗎?」   「對,還在飯店的房間……」   那天在飯店的蜜月套房採訪和攝影,攝影師和助理正在收拾反光板和攝影器材。   「那妳直接去櫃檯訂一個房間,先訂三個晚上。妳先暫時不要回家比較好,到時候媒體也會湧去妳家裡。」   我一直希望搞錯了,但星野小姐的聲音仍然很緊張。   我握緊手機,點了點頭。   「我會再聯絡妳,妳暫時不要和任何人聯絡,連朋友也不要。」   「我知道了。」   我掛上了電話,向還沒有離開的撰稿人和編輯打了招呼後,走出了蜜月套房。   我按照星野小姐的指示,去櫃檯訂了三天晚上的房間。   大型的高級飯店很少會客滿,即使事先沒有預約,他們也會隨時安排房間,這可能也屬於飯店服務的一部分。   我走進房間,關上門的瞬間,立刻感到渾身虛脫。   脫下高跟鞋,蹲在地上。我想先靜一靜,完全不想動。   淚水還無法流出來,我至今仍然無法相信。   在地上蹲了片刻之後,我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坐在床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打開的電視上出現了沙霧的臉部特寫。   畫面上同時出現了「逸見沙霧跳樓自殺」這行字。   於是我知道,這件事沒有搞錯,星野小姐也沒有騙我。   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經常邀我上節目的電視臺節目製作人、廣告公司的員工都打電話給我,但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接電話。因為星野小姐叫我不要和任何人聯絡。   但如果手機一直響不停,電池很快就會用完。今天的事發生得太突然,我沒帶充電器在身上。   但如果關機,星野小姐和經紀公司的人就無法聯絡我。   我看著響不停的手機不知所措,終於接到了星野小姐的電話。   「妳剛才在打電話嗎?我打了好幾次都打不通。」   「我沒打電話,但電話一直響不停……」   「我剛才也說了,妳不要和任何人聯絡。各家媒體都已經知道沙霧的事了。」   「我剛才看到電視也播了。」   因為看不下去,所以我把電視關掉了。原本以為可以看到什麼新消息,但談話性節目一直在播沙霧上節目的影片。   「妳把房間號碼告訴我,雖然現在還離不開,但我今天會去找妳。」   「啊,妳可不可以帶充電器給我?電快用完了……」   「好,但我之後會用飯店的電話和妳聯絡,妳關機也沒問題。」   我關機後,躺在床上。   昨天也是深夜兩點多才回家,雖然身體疲累,但完全睡不著。平時回家一倒在床上,就會立刻呼呼大睡。   我在拉上窗簾的昏暗房間內閉著眼睛。關機的手機內,有好幾十張和沙霧一起拍的照片。我們經常一起工作,平時也經常一起玩。   沙霧還未成年,所以照理說還不能喝酒,但我和她曾經好幾次在我家喝酒。沙霧只要喝兩小罐沙瓦就會倒頭呼呼大睡。   喝了酒之後,她白淨細嫩的皮膚變得通紅,感覺特別性感,就連睡在她旁邊的我也忍不住耳熱心跳,遲遲無法入睡。   我們曾經買了相同的耳環,也買了不同色的髮夾。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好朋友。   但是,我完全無法理解。難道她有什麼煩惱,或是遇到了什麼事,讓她必須終結自己的生命嗎?   我甚至不知道她在痛苦,所以完全無法幫她。想到這裡,終於流下了淚水。   沙霧也是單親家庭,不知道她的母親會多難過。   我母親去世時,沙霧忙完工作後,趕來參加守靈夜。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我母親,卻握著我的手,眼淚流不停。   她心地很善良,到底是什麼事把她逼上絕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到答案。   我輾轉難眠,一直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好像躺在棺材裡。   晚上九點多,星野小姐來了。   她已經四十多歲,卻有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好像大學生。瘦瘦的,但總是活力充沛。   「真是累死了……」   星野小姐把一個大背包放在沙發上說道。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憔悴。   「沙霧……為什麼要自殺?」   「不知道,聽說並沒有留下遺書。」   「所以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自殺?」   星野小姐說,沙霧從公寓樓頂跳下來,會不會是被人推下樓?   「屋頂的圍籬很高,如果不是自己爬上去,根本不可能從樓頂跳下來,她的鞋子和手機也在屋頂。如果佐原早一步去她家接她……」   佐原先生是沙霧的經紀人,三十多歲,雖然看起來不拘小節,但其實很細心。   「蓮美,妳吃飯了沒?」   「沒有,我沒食慾……」   「妳最好還是吃一點。我們來叫客房服務,我也還沒吃。」   她拿起電話,點了三明治和沙拉,把冰箱裡的礦泉水倒在杯子裡。   「接下來會很忙,明天的新商品發表會已經取消了,所以只需要傍晚之後去電視臺錄影。」   一家珠寶廠商邀我去參加新商品發表會,在目前的情況下,的確沒有心情參加這種活動。   「對於沙霧自殺的事,妳就堅稱『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大家都知道她和妳關係很好,可能會一直追問妳,但妳不必回答。」   「不管我想不想回答,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妳的部落格上有和沙霧一起玩的內容和照片……不要隨便刪除比較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揣測。」   沙霧的部落格似乎因為瞬間流量暴增導致網站當機了,我剛才想去她的部落格看看,但進不去。   客房服務送來後,星野小姐建議我也一起吃。   我們面對面坐在桌子前吃了起來,夾在三明治內的烤牛肉感覺像生肉,我沒什麼食慾,但還是硬塞進嘴裡。   星野小姐默默地吃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   「蓮美,我問妳。」   「好。」   看到她嚴肅的表情,我把乾乾的麵包吞了下去。   「妳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啊。」   我沒有說謊。真希望我知道實情,只是隱瞞不說。   我有點不知所措,為自己完全不瞭解自認為是朋友的女生,不瞭解她內心的痛苦感到不知所措。如果知道,我或許可以救沙霧一命。   「是喔。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沙霧那麼可愛,那麼受歡迎。我很羨慕她,如果可以,我也很想當沙霧。   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視野模糊起來。星野小姐也哭了。   我握著腿上的餐巾,一直哭個不停。   沙霧的死太震撼了。   我不願意相信,以為世界上沒有比這件事更慘的事了。但是,事後回想起來,發現當時的悲傷根本微不足道。   當時只要傷心落淚就好,只要問死去的沙霧:「為什麼會這樣?」就好。   隔天,莫名的巨大怪物吞噬了我。   隔天清晨。   聽到一陣激烈的敲門聲,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戰戰兢兢地透過門上的貓眼向走廊上張望,看到星野小姐站在門口。看到沒有媒體記者,我鬆了一口氣,打開了門。   星野小姐張腿站在走廊上問:   「這是怎麼回事?」   「啊?」   「妳昨天不是說不知道嗎?妳以為瞞得過去嗎?」   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妳在說什麼……?」   「如果妳早點跟我說,我還可以採取對策……」   她咂著嘴,走進房間。   「電視臺的錄影也取消了,目前已經取消了妳所有的工作。即使我們不主動取消,對方也會來取消。」   「妳在說什麼?」   「沙霧在社群網站上寫的日記被人發現了,上面寫了很多妳的事。」   「我的事……?」   「沒錯,她把妳對她做的一切全都寫下來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沒有真實感。   「上面到底寫了什麼……?」   「妳可以自己看啊。」   星野小姐操作著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螢幕上顯示了內容。   我低頭一看,是網路上的佈告欄。我吞著口水,看了起來。   有人在社群網站上發現了名叫沙希的女生寫的日記,上面的照片和沙霧部落格上的照片看起來很像,於是開始比對,證明沙希和沙霧是同一人。   從不同角度拍的同一家店、相同的絨毛娃娃、相同的餐具、相同的指甲。上面列舉出好幾個物證。   然後開始討論日記中出現的REMI這個人。   日記中似乎頻繁提到REMI這個人。   ——我不知道REMI到底想把我怎麼樣?如果她討厭我,不理我就好了啊。   ——如果我死了,REMI就滿意了嗎?   ——REMI好可怕,我無法反抗她。   我的嘴唇發抖。那不是我。上面寫的那個人不是我。   我曾經霸凌她嗎?我曾經折磨她嗎?   我在記憶中翻找曾經對她說過的話,不記得曾經說過任何傷害她的話。因為我以為我們是好朋友,所以經常會相互開玩笑和鬧著玩,但我不是那種開玩笑會開過頭的人。   -----   當紅偶像離奇自殺!但蓮美無暇為好友的死哀悼,就被捲入了震撼的漩渦中。沙霧在部落格上,留下了因為遭到蓮美的霸凌而煩惱不已的日記。蓮美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應該與她同一陣線的經紀人和粉絲,卻都棄她而去……她失去了一切,只好站出來,證明自己的無辜!

延伸內容

黑暗洞窟裡透出的一絲光線
◎文/Kaoru(《哈日劇》粉絲團版主)   當我接到這個推薦序的邀約的時候,老實說一開始滿困惑的,因為看到書籍簡介資料寫的故事內容是跟演藝圈有關,但書名卻是叫《岩窟姬》。光看「岩窟姬」這三個字會讓人直覺反應很像日本童話、恐怖故事或是鬼怪傳說之類的,無法把這兩者連結起來。   不過讀完整個故事之後,完全可以理解作者近藤史惠為什麼要用這個名字來當書名。如果要用簡單一句話來介紹這部作品的話,我想,用「演藝圈的基度山恩仇記」來形容它是最恰當不過的了。故事的主角蓮美是當紅偶像,隸屬於同一家經紀公司的另外一位偶像、同時也是蓮美好友的沙霧自殺身亡,浮出檯面的線索全都指向蓮美是殺人兇手。媒體、經紀公司的人、網民……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她就是兇手,她為了爭一口氣,也想知道好友為何自殺,所以隱藏起自己的身分,抽絲剝繭展開追查。過程中當然遇到了很多窒礙難行之處,也靠著幾位關鍵人士的幫忙,讓她順利地接近真相。   常關注演藝圈消息的人讀了這部作品肯定會非常有感!在現在這種雞毛蒜皮事都可以當作一則新聞的時代,明星藝人們的八卦緋聞更是媒體發揮的絕佳素材,更何況還是鬧出人命的。想當然耳,媒體勢必會到處捕風捉影,把死者周遭可疑的人事物都拿出來一一點名,大書特書一番。可信程度有多少不重要,能夠吸引大眾的目光才是最高指導原則,所以加油添醋、畫蛇添足跟疲勞轟炸是一定要的。   加上現在網路發達,任何東西只要被傳上網路,就要有「永遠不可能會消失」的心理準備,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哪怕是平凡老百姓在私人不公開的SNS上的一句話,都會被人擷圖上傳展開批判,更不用說公眾人物了。一言一行隨時都攤在陽光下被大眾用放大鏡檢視,一旦出現了能被拿來攻擊的點,猛烈批評的砲火肯定排山倒海而來。發生在名人身上的事件被「備份存檔」的程度更是一般人的N倍,要讓這些東西在網路上消失根本是不可能的,套句常在網路上看到的話:「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只要有網路,資料就不會有消失的一天。   要說媒體噬血,網民們也不惶多讓。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大家都有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這原本是好事一樁,但近來發現越來越多人一逮到能夠批判的著力點,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窩蜂盲目地加入批判行列,用「見獵心喜」這四個字來形容非常貼切。像抓到人的小辮子一樣興奮,該說是人心太容易被操控嗎?還是現在這種大環境因素造成很多人懶得動腦思考、作判斷,只要看到黑影就開槍呢?一個話題、一個事件的形成,當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斷交織,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不是當事人的我們無法妄下定論,對於呈現在自己眼前的各種資訊,不人云亦云、不輕易隨之起舞,「保持存疑」才是最正確的態度。   除此之外,透過這部作品還可以看到很多演藝圈的黑暗面。一般人對演藝圈的印象都是藝人們光鮮亮麗的一面,但實際上背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我相信大家應該多多少少都有所耳聞,想紅的人多如牛毛,能走紅的卻少之又少。想紅的人只能想方設法不斷推銷自己,不管自願或是被迫,當然也不會缺少勾心鬥角的戲碼;不少走紅的人卻因為紙醉金迷的生活而開始胡亂揮霍,漸漸迷失自己……要走紅不容易,但走紅之後要拒絕各方面的誘惑更不容易,從天堂掉下地獄的人更是大有人在。   這部作品非常忠實地呈現了演藝圈的生態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原本以為這類題材會滿沉悶的,但實際閱讀之後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故事背景很貼近現實生活所見,加上作者描繪人物時入木三分的細膩功力,很容易就讓人融入故事中,一頁一頁停不下來地不斷往下讀。結局保證會讓大家大吃一驚!看似懸疑推理的題材,其實暗藏著讓人動容的元素,就如同黑暗洞窟裡透出的一絲光線一樣,是作者對人性最溫暖的救贖。   我覺得《岩窟姬》還滿有機會影像化成電影的呢!看的同時,腦海中也會邊浮現畫面,電影的節奏比較快,跟這部的步調比較搭,而且話題性跟故事張力都很夠,希望未來有機會看到影像化的作品!   另外,看完整部作品之後才發現……原來最一開始的引言很重要!如果你已經忘記它寫了些什麼,不妨翻回前面再看一次那幾行文字,你就會恍然大悟作者為什麼要用《岩窟姬》當書名了。

作者資料

近藤史惠

日本推理小說名家,1969年生於大阪府,大阪藝術大學文藝學科畢業。 1993年以《冰凍之島》贏得第四屆「鮎川哲也賞」後正式出道,2008年再以《犧牲》榮獲「大藪春彥賞」,並入圍日本書店界奧斯卡「本屋大賞」,以及入選「週刊文春」和「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十大推理小說。 她擅長以細膩的筆觸描寫複雜的人性心理,作品包括《可不可以,陪我到最後》,以及《挺不錯餐館推理事件簿》、《偵探今泉》、《整體師合田力》、《女清掃員偵探》、《猿若町捕物帳》和以自由車競賽為主題的《犧牲》等系列,均備受好評。

基本資料

作者:近藤史惠 譯者:王蘊潔 繪者:佐久間友香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7-03-13 ISBN:9789573332893 城邦書號:A13003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