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可不可以,陪我到最後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可不可以,陪我到最後

  • 作者:近藤史惠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6-11-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內容簡介

繼《只要一分鐘》後,最感動人心的作品! 汪星人必讀,NHK已改編廣播劇! 有你陪伴的每一天, 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今天還能磨蹭著叫你起床嗎? 今天還能和你一起去散步嗎? 每天都想和你做一樣的事, 直到我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天為止…… 從小就缺乏自信、不善與人相處的智美,找工作也連連遭受挫折,最後只好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位於寧靜山區的「毛毯之家」工作,這裡專門受託照顧主人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繼續飼養的狗。 智美每天從帶狗散步、幫狗洗澡、準備狗食、打掃籠子的日常裡,逐漸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而這十五隻個性、年齡、身心狀況都不同的狗,背後也各自有著令人感動或心酸的故事。 只把狗狗當作活道具的著名女演員;將狗偷偷丟棄在毛毯之家門口的年輕女性;罹患重病的女孩,靠愛犬支撐著生命的意志;因為「不想讓孩子看到愛犬離開人世」而被送來的老狗,在主人離開時發出揪心的哀鳴;知道將不久於人世的老爺爺,為自己養的狗留下最後的遺言…… 人有各種各樣的苦衷或自私任性的理由,但對於狗狗來說,即使無法再生活在一起,狗狗的內心仍然充滿了對主人的依戀與信賴。智美在那些被寄養的狗狗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孤獨,也從牠們真摯而溫暖的眼神中,重新找到了羈絆的力量…… 【名人推薦】 Raye(《十二夜》導演) Rose(流浪動物花園協會創辦人)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 陳雪(作家) 張瑋凌(新竹市保護動物協會理事) 黃宗慧(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 駱以軍(作家) 盧思岑(前嘉義市動物收容所獸醫師、台灣動物輔助專業發展協會理事)

內文試閱

  走下巴士時,天空飄起了雨。   真衰。雨傘放在行李箱裡。之前拿到的簡介上寫著,從巴士站走到毛毯之家大約十分鐘左右。   沒辦法了,她只能淋著雨推著沉重的行李箱。   沒想到雨越下越大,她推著行李箱不能奔跑,頭髮和臉上都是雨水,連鞋子也都溼透了。   智美每天的生活都差不多這樣,運氣很差,一切都很不順利。   她手上的「毛毯之家」簡介這麼寫著——   為愛犬安排最好的餘生。在開闊的大自然中,有熟練的工作人員為您的愛犬服務。   智美非但不熟練,甚至從來沒養過狗。愛犬之家會僱用自己,很難想像那是怎樣的地方。   走了一會兒,前方被圍籬擋住了去路,一塊粉紅色的花稍招牌映入眼簾。   毛毯之家。   圍籬後方是一棟單調的三層樓白色建築和寬敞的庭院,庭院內只有長椅和幾棵樹,剩下的空間似乎都是運動場。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可能會以為這裡是幼兒園之類的地方。   雖然不時聽到狗叫聲,但並不會太吵,只覺得這裡養了狗而已,而且也沒有臭味。   原本很擔心這裡環境惡劣,會讓人心情很差,所以她稍稍鬆了一口氣。   雨越下越大,智美沿著圍籬加快了腳步。   終於來到正門,她按了對講機,但沒有人應答。大門似乎沒鎖,她擅自打開了門。雖然比約定時間提早了十分鐘,但外面下這麼大的雨,應該不至於挨罵吧。   入口的門也沒有鎖。   「有人在嗎?」   她扯著嗓子大喊。   一團黑色的物體衝了出來。   黑色物體好像橡皮球般時左時右地一路跳過來,一個勁地吠叫著。   那是一隻漆黑的中型犬。智美手足無措,只能愣在門外。   雖然那隻狗應該不至於突然撲上來咬人,但智美覺得似乎在拒絕自己入內,所以不敢向前。她正在猶豫該不該關門,黑狗撲了過來。   智美忍不住發出尖叫,但她的聲音很小聲,當然不是那種會造成天搖地動的驚聲尖叫。   智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黑狗用前腳踩在她胸口,巨大的衝擊讓她忍不住咳嗽起來。   就在這時,智美發現,那隻狗在笑。   不,說狗在笑似乎有點奇怪,但智美覺得牠在笑,牠的雙眼發亮。   牠伸出舌頭拚命舔智美的臉。   難道牠感到高興嗎?智美閃過這個念頭時,裡面傳來了說話聲。   「啊,不好意思,妳沒嚇到吧!小黑,你又闖禍了!」   那隻叫小黑的狗離開了智美。   渾身溼透的智美坐在地上,忍不住想道:   小黑,雖然不知道是誰取的名字,但也未免太不動腦筋了。   智美用乾毛巾擦拭頭髮和身體後,心情才終於平靜下來。   「對不起,讓妳渾身都溼透了……平時都會把大門鎖好,但我不小心忘了……小黑很喜歡有客人上門。」   智美是因為一路走來這裡的路上淋溼的,而且跌坐在地上也不至於受傷。   挨了罵的小黑乖乖地坐在不遠處,但和智美四目相接時,難掩興奮地搖起了尾巴。   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個子高大,一雙彎彎的眼睛很性感,渾身散發出溫柔的感覺,所以智美和她說話也不會覺得緊張。   她俐落地用抹布擦拭了智美的行李箱。   「要不要先帶妳去房間?還是要先喝茶?」   因為剛才從雨中走來,智美覺得身體已經冷到骨子裡。   「如果可以喝杯茶,那就太好了。」   「那妳跟我來。」   智美跟著她走進放了餐桌的廚房,她用水壺裝了水後開始燒水。   廚房門口設置了柵門,以免狗走進來。關上柵門後,小黑在柵門外用鼻子發出傷心的聲音。   「我叫安原碧,請多指教。」   「妳在這裡很久了嗎?」   「從這裡成立時開始,但其實也才一年左右。」   見到安原碧後,消除了智美內心另一個不安,碧並不是智美討厭的那種女人。雖然見面才五分鐘,但她可以很有自信地這麼說。   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個性怯懦,智美覺得這個世界上將近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難以相處。尤其是初次見面,可能自己很容易心生警戒,所以始終無法敞開心胸;但是,偶爾也會遇到一見面,就讓她覺得「這個人沒問題」的人,碧就屬於這種類型。   之前聽麻耶子說,毛毯之家還有另一名職員。智美當時就在想,如果和另一名職員處不來,恐怕就很難繼續留下來工作。   「很感謝妳來這裡,之前的人兩個月前辭職,只剩下我和老闆兩個人,真的忙壞了。前一陣子又接到電話,有客戶希望可以把狗送過來這裡,所以之後還會有更多狗……」   智美問了內心一直擔心的事。   「呃,我對狗不是很熟悉,這樣也沒問題嗎?」   來這裡之前,她去圖書館借了所有狗的飼養方法、如何照顧高齡犬的書,但也僅此而已。雖然臨時惡補了很多知識,但她對實作完全沒有自信。   自己根本稱不上是簡介上所介紹的「熟練的工作人員」。   「妳討厭狗嗎?」   「不,不討厭!」   如果討厭狗,根本不會來這種地方工作。   「我想我應該算是喜歡狗,只是之前都沒有機會接觸……」   「那就沒問題,很快就會適應這裡了。」   「安原姊,妳以前也做類似的工作嗎?」   「我是動物護理師,妳可以叫我碧。」   智美聽了這句話,頓時感到放了心。既然碧有這方面的專業證照,應該會指導自己。   「我一直很擔心自己無法勝任,而且我也沒有相關證照。」   「嗯,工作人員持有相關證照,飼主的確會比較安心,但其實我們並不會在這裡治療動物,所以不必擔心。開車需要有駕照,但即使沒有證照,也可以養狗啊。」   有道理,智美的心情就像冰塊融化般漸漸輕鬆下來。   「妳從明天開始上班吧?等一下我會帶妳認識這裡的狗狗,今天就先好好休息。」   這時,一個白影穿越眼前。   一隻雪白的長毛貓爬上了餐桌。   「茱莉安,不可以。」   碧斥責道,但那隻貓根本不理會她。   「原來這裡也有貓。」   「不,這是麻耶子姊的貓。」   因為是老闆的寵貓,茱莉安一臉旁若無人地從餐桌跳到了廚房的流理臺上。碧打開了水龍頭,牠靈巧地喝著水龍頭流下的水。   牠的動作優雅。智美輕輕伸出手,想要摸牠一下,但牠立刻躲開了。   沒辦法。既然是老闆飼養的貓,牠的地位應該比智美更高。   智美無法像牠那樣舉止優雅,落落大方。   智美的房間在三樓,差不多三坪大。   雖然房間內只有沙發床、書桌和衣櫃,但很乾淨,光線也很充足,比她之前租的套房公寓更舒適。雖然收納空間比較小,但她沒有太多行李,所以並沒有問題。 她換下溼透的衣服後,在床上坐了下來,不知道是否因為精神放鬆的關係,突然很想睡覺。   如果躺下來,恐怕會馬上睡得很熟。   她站起來整理行李,把衣服放進衣櫃,再把為數不多的化妝品和隨身物品放在書桌上就整理完了。   智美坐不住,走出房間下了樓。   小黑趴在樓梯下睡覺,一看到智美下樓,立刻起身向她搖尾巴。   以老犬來說,牠看起來很年輕,不知道是因為雖然上了年紀,卻仍然很有活力,還是因為有什麼特殊原因。小黑的舉動有點粗暴,但態度很親切,所以智美內心也感到高興。   無論對象是人還是狗,受到歡迎當然勝過遭到拒絕。   小黑走在智美前面帶路,經過剛才的廚房,走進後方的房間。   智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傍晚的柔和光線從大窗戶照了進來,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   寬敞的房間內躺了很多隻狗。拉不拉多霸占了沙發,西施犬和迷你貴賓犬擠在一起睡覺。   碧坐在房間正中央,正在為腿上的臘腸犬梳毛,有五隻狗擠在她周圍。   有的狗可能想要擠去碧的身邊,撒嬌地露出了肚子。   雖然這麼說有點誇張,但智美覺得眼前的景象宛若在天堂。   每隻狗都很放鬆,滿臉幸福。沒有一隻狗感到害怕,或是和其他狗打架。每隻狗的毛色都很淡,看起來上了年紀,但都很安靜,有的狗包了尿布,可能已經無力行走了。   睡在窗邊的柴犬似乎發現了智美,抬起了頭,一臉好奇地打量著她。   不安似乎會傳染,其他狗也紛紛轉頭看她,原本在碧身旁的米格魯走向智美。   智美蹲了下來,牠把前腿放在智美的腿上,用力嗅聞著味道。   碧這才轉過頭來。   「妳休息了嗎?」   「對,行李也整理好了。」   智美戰戰兢兢地伸手撫摸米格魯。米格魯的身體抖了一下,但並沒有逃開。 「牠叫小麥,是女生。」   牠像其他米格魯一樣,白底的皮膚上有褐色和黑色的斑點,但斑點的顏色很淺。即使智美對狗不是很了解,也知道牠是高齡犬。   接著走過來的迷你貴賓犬動作很輕盈,但身上的毛很稀少,可以看到粉紅色的皮膚,和電視上看到的迷你貴賓犬完全不同,眼珠也又白又混濁。   「這隻迷你貴賓叫帝亞拉。」   智美伸手想要撫摸,牠立刻逃開了。和人一樣,有些狗願意接納自己,有些狗想要保持距離。   那些狗似乎對新來的人感到好奇,接二連三走過來嗅聞智美的氣味。   「太郎、阿雪、克拉拉、安東、臭橙。」   雖然碧說了這些狗的名字,但智美覺得自己沒辦法一下子全記住。這些狗的名字沒有統一性,應該是不同的飼主為牠們取的名字。   智美摸了所有的狗後想到,小黑的確很有活力,看起來也很年輕。   「小黑幾歲了?」   「五歲。因為有點狀況。」   簡介上寫著,毛毯之家基本上只接受十歲以上的愛犬,如果不滿十歲,也會酌情收留。   碧放下了梳完毛的臘腸狗。   「其實送來這裡的狗都各有狀況。」   智美回想起第一次聽說「老犬之家」時的想法。   她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地方。如果是人類,應該有不少無依無靠的老人主動想要進養老院,但飼養狗都有飼主,而且牠們的壽命比人類短多了。   她之前曾經聽說有專門收容退休導盲犬度過餘生的老犬之家,但「毛毯之家」並不是屬於這種類型的老犬之家。   飼主付錢把自己的愛犬送進毛毯之家。   她想起簡介上寫的金額。雖然收費金額因狗的大小不同而產生差異,但基本上每個月都要支付四到五萬圓的託養費,但只要一次支付一百二十萬到一百五十萬日圓,就可以終身免費照顧,除了就醫費用以外,不再另外收費。   她之前打工的便當工廠時薪很不錯,但要賺到一百二十萬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人願意為了愛犬付這麼大一筆錢,那是愛嗎?   智美實在難以理解。如果沒有愛,應該會隨便找個地方丟棄,或是送去收容所。但如果有愛,不是應該陪牠終老,為牠送終嗎?狗也會覺得這樣比較幸福。   來這裡之前,她始終無法消化這個疑問。   每隻狗都有各自的狀況,這點應該無可置疑。   飼主無法陪愛犬走到最後,但又不願意隨意丟棄,這些飼主的愛犬都集中在這裡。   碧開始為西施犬梳毛。   「麻耶子姊似乎希望能夠盡可能為年輕的狗狗趕快找到新的飼主。比起在這裡大量飼養,有自己的家人,對狗來說比較幸福,但小黑的情況比較特殊。」   小黑的個性這麼開朗,即使去新的飼主家,應該也會很受新主人的寵愛,但顯然另有原因,所以才會繼續留在這裡。   智美輕輕撫摸著小黑的背,牠再度露出好像在笑一樣的表情,拚命搖著尾巴。   米格魯小麥把前腿放在智美的腿上,似乎在說:「摸我,摸我。」   「梨田,狗好像都很喜歡妳。」   聽到碧這麼說,智美很自然地露出了笑容。   碧這麼說,應該是為了消除智美的不安,但的確有很多狗聚集在智美的周圍。   雖然有的狗露出了不安的眼神,也有的狗神情警戒,但那些狗都主動接近智美。   碧又帶智美去了隔壁房間。   隔壁房間有一排大籠子。總共有將近二十個籠子,但裡面只有四隻狗,而且籠子和籠子之間都用東西隔開,看不到隔壁籠子的情況。   關在最大籠子裡的大麥町發出低吼,然後對著智美吠叫起來。   「愛德華,不要吵!」   即使聽到碧的責罵,大麥町還是繼續吠叫。智美這才感到有點害怕。碧看到了智美的表情說:   「別害怕,雖然愛德華用力吠叫,但從來沒有咬過我或麻耶子姊,牠只是有點膽小。」   碧向後轉說:   「牠才有問題。」   碧手指的籠子裡有一隻嬌小的吉娃娃。   「牠叫諾艾爾,會咬人,妳千萬要小心,暫時先不要碰牠比較好。」   諾艾爾在籠子裡微微偏著頭,看起來不像是會咬人的樣子。   「這個房間裡的狗都無法和其他狗相處,有的會打架,或是咬其他狗,也有的太膽小。」   除了愛德華和諾艾爾,裡面的籠子裡還有一隻柴犬。   前面的籠子裡有一隻毛很蓬鬆,好像狐狸一樣的狗。不,狐狸沒這麼大,牠已經算是中型犬了。   智美忍不住目不轉睛地看著牠。   毛髮蓬鬆的那隻狗張開嘴巴看著智美,對她搖著尾巴。牠的雙眼發亮。   「牠叫狐吉。」   這個名字太適合牠了。   「這是什麼犬種?雜種嗎?」   「聽說是博美犬。」   「什麼!」   智美發出驚叫聲,愛德華嚇得跳了起來。   「博美犬不是長這樣吧……」   智美印象中的博美犬都很嬌小,可以抱在手上,但要把狐吉抱起來應該很累。   「飼主也不知道牠為什麼會長這麼大,但牠很乖。」   「牠很乖,也要被關進籠子嗎?」   「因為牠太熱情了,會追著其他的狗跑。小黑很有活力,但牠不會追著其他狗跑。狐吉很不識相,即使其他狗不喜歡,牠也一直追著跑,會讓其他狗很有壓力,所以只能隔離牠。」   原來是這樣,這的確很傷腦筋。智美也不太喜歡太熱情的人,所以完全能夠理解。   「牠們一直關在這裡嗎?」   智美覺得牠們有點可憐,所以忍不住問。   「怎麼可能?」碧回答說:「上午和下午會各帶牠們去運動場活動一個小時,也會輪流帶牠們去散步。」   狐吉從籠子裡伸出前腿,似乎在向碧要求什麼。   碧打開了籠子的門,撫摸著狐吉。狐吉立刻露出肚子,向碧撒嬌。   「牠真可愛。」   智美情不自禁說道,碧笑得很開心,好像是自己的狗受到了稱讚。   「對不對?像狐吉這樣的狗,飼養在普通家庭,被飼主寵愛比在這種地方幸福多了。」   即使如此,牠仍然有不得不在這裡生活的苦衷嗎?   那天晚上,智美無法熟睡。   並不是因為換了枕頭的關係,而是大腦接收的資訊超出能夠處理的極限,出現了像是電子設備的熱失控現象。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狗,也是第一次摸狗。   雖然她只記得幾隻狗的名字,而且也不覺得自己能夠記住所有狗的名字。   麻耶子深夜十一點多才回來,她們只打了招呼而已。麻耶子在飯廳抱著茱莉安對她說:「真是幫了大忙了,請多指教。」   茱莉安發出撒嬌的鳴叫聲,斜眼看著智美,智美覺得牠似乎用眼神對自己說:   ——奴才。   智美徘徊在淺眠的邊緣,一直在想那些狗的飼主。   好幾個畫面浮現在腦海,隨即又消失了。   肥胖的貴婦,她的腿上抱著新來的小狗。貴婦的身體很快就彈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對年邁的夫妻。   妻子病倒了,丈夫忙著照顧她,根本無力照顧之前養的狗。他好不容易籌到了錢,把愛犬送進了毛毯之家。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碧說的話一直在她腦袋裡打轉。   「因為有點狀況。」   這裡沒有直接從寵物店送來的狗,每隻狗都曾經被某個家庭寵愛、疼愛,才會來這裡。想到這裡,就不由得感到心痛。

作者資料

近藤史惠

日本推理小說名家,1969年生於大阪府,大阪藝術大學文藝學科畢業。 1993年以《冰凍之島》贏得第四屆「鮎川哲也賞」後正式出道,2008年再以《犧牲》榮獲「大藪春彥賞」,並入圍日本書店界奧斯卡「本屋大賞」,以及入選「週刊文春」和「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十大推理小說。 她擅長以細膩的筆觸描寫複雜的人性心理,作品包括《可不可以,陪我到最後》,以及《挺不錯餐館推理事件簿》、《偵探今泉》、《整體師合田力》、《女清掃員偵探》、《猿若町捕物帳》和以自由車競賽為主題的《犧牲》等系列,均備受好評。

基本資料

作者:近藤史惠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6-11-07 ISBN:9789573332695 城邦書號:A13003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