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兩分銅幣(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精美收藏:日本經典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細筆繪製臺灣獨家書封,書後附贈典藏書卡。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惡欲橫流的世界,還有什麼能讓人滿足? 唯有無事生非的好奇心而已。 不只是獵奇耽美,也不僅止於怪誕癲狂 超越世俗倫理,站在善惡彼端,凝望人性地獄 日本推理之父 江戶川亂步——本格精華集大成 【臺日獨家.全球唯一合作】 ◎異色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 封面繪製 ◎亂步研究專家│ 諸岡卓真 完整導讀 亂步逝世五十年.復刻經典紀念版 邀你進入妖異魔魅、一讀上癮的「亂步體驗」 推理小說永恆的經典元素,盡在其中——《兩分銅幣》 經營日常生活是何等冒險的行為啊, 稍一失足就可能致命, 虧世間眾生還能一臉悠哉地活著。 變裝、一人多角、夢遊、暗號—— 江戶川亂步十六則極致短篇 在岌岌可危的人性邊緣,留下永不褪色的獨特美學 〈兩分銅幣〉 工廠中一筆巨款不翼而飛,警方挖空心思逮捕紳士大盜,卻查不出紙鈔下落。一天,窮困潦倒的一對知心好友,在買菸找回的零錢中,發現一枚疑似線索的兩分銅幣,於是展開一場鬥智…… 〈紅色房間〉 一群追求刺激的青年,在神祕的紅色房間聚會。新加入的會員表示,為了排遣無聊,他覓得提神良方——殺人。至今殺害九十九人,從未使用重複的手法,也不曾露出破綻。接下來,第一百個目標將會是誰? 〈百面演員〉 擔任記者的學長帶「我」去看戲,舞臺上的演員不斷改變容貌,忽男忽女,簡直神乎其技。離開劇場後,學長遞來一份盜頭怪賊的剪報,被害者之一的老婆婆,赫然與剛剛的一次換裝分毫不差…… 〈疑惑〉 愛花天酒地的父親半夜陳屍庭院,凶手遲遲沒抓到,警方懷疑起家族成員。來不及為解除暴力威脅鬆一口氣,家人又陷入互相猜忌的愁雲慘霧中,「我」甚至能夠指出許多不利於母親、哥哥和妹妹的證據,真相究竟是什麼? |亂步上癮,特別警告| 不可通勤翻開(會下不了車);不可夜晚閱讀(會睡不著覺) 半世紀前引爆日本國民人手一本,戰時一度成禁書也擋不住的熱潮 現代影視及動漫改編熱門題材,獵奇式娛樂作品的始祖 一讀上癮,再讀傾倒,要解此癮,唯有亂步! |獨步精選出版計畫,一解亂步癮頭| 獨步精選六部選集重新編排、特邀日本的亂步研究者諸岡卓真導讀、重量級大師中村明日美子繪製臺灣書封(書後贈典藏書卡)。即將出版的精選包含:《陰獸》、《人間椅子》、《孤島之鬼》、《D坂殺人事件》及《帕諾拉馬島綺譚》。內容皆有詳實註解,不僅助於了解大正及昭和日本,更能在亂步逝世50年後,穿越時空間隔,重新完整體驗亂步世界。 ★日本推理之父,全方位創作者:江戶川亂步 喜愛歐美恐怖作家愛倫坡,亂步的故事流著東西血脈, 推理研究評論、翻案文學、青少年文學、長短篇無一不精。 他晚期設立江戶川亂步獎,催生日本推理作家協會, 提拔新人不遺餘力,推廣推理小說為一生職志; 作品也是名偵探柯南及影視動漫的取材對象,改編作超過七十部; 更是日本男女老幼都喜愛的國民作家,影響力至今無遠弗屆。 一旦踏進閱讀的世界,不管路途再多麼峰迴路轉, 最後必然走到這位大師——江戶川亂步的面前。 ★可被時代考驗的藝術家:中村明日美子與江戶川亂步 亂步作品為日本國民不分男女老少的娛樂,而繪製或改編亂步作品的插畫師不計其數,包括伊藤潤二、丸尾末廣等。這次獨步為臺灣的亂步尋找插畫,思及具跨領域的特色,發現與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不謀而合。出道十六年,日本重量級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作品內容橫跨少女漫畫與青年漫畫,畫風大膽俐落,散發壓抑的情色感,故事調性前衛耽美,從豔麗且滿溢情色官能的作品,到青春颯爽的日常浪漫題材都可駕馭,多變及異色風格讓她贏得不分年齡,擄獲藝術及大眾雙方的讀者。 【本書特色】 完整了解亂步世界:亂步研究者精彩導讀,推理評論家傅博的豐富註釋,不僅了解亂步及其相關風格作品,更能體會到日本大正及昭和時代風情。

目錄

推理小說中,永恆經典的元素; 啟發日本現代文學、影視、動漫的創作原型,盡在其中 收錄十六篇令人戰慄,卻又回味無窮的精采故事 兩分銅幣 一張收據 致命的錯誤 二廢人 雙生兒 紅色房間 日記本 算盤傳情的故事 盜難 白日夢 戒指 夢遊者之死 百面演員 一人兩角 疑惑 火繩槍

內文試閱

紅色房間
為了追求非比尋常的刺激,七名裝腔作勢的男人(我也是其中一人)待在為此闢出的「紅色房間」,窩坐在深紅天鵝絨扶手椅裡,迫不及待地等著今晚的主述者,會說出什麼令人驚豔的精采故事。 七人的中央,同樣覆蓋著深紅天鵝絨的大圓桌上,放著古典風格雕刻的燭臺。三根粗蠟燭款款搖曳著幽微火光。 房間四周,連窗戶與門都不例外,從天花板到地板垂掛著豔紅的厚重帷幔,堆疊出層層皺褶。浪漫的燭光猶如靜脈流出的鮮血,在帷幔表面投射出我們七人出奇龐大的影子。那些影子隨著燭火晃動,看似許多巨大昆蟲在布幔堆疊的曲線上,忽伸忽縮地爬行、蠕動。 紅色房間一如往常,我彷彿錯覺坐在巨大生物心臟中。我感到自己的心臟籠罩在巨大生物下,隱約可聽見撲通撲通的緩慢心跳聲。 現場沒人開口。透過燭光,我下意識凝望坐在對面的夥伴們暗紅陰影重重疊疊的臉孔。那些臉孔像極能劇面具,毫無表情,文風不動。 終於,今晚主述的新會員T維持坐姿,定睛注視燭火,娓娓道出以下的故事。我望著陰影中,他那枯骨般的下顎,一開口便喀答喀答地接合的模樣。像在觀賞裝有詭異機關的活人偶,我不自覺默默打量起眼前這一幕。 我自認很正常,其他人也是這麼認為,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正常。或許我是瘋子,即使情況不太嚴重,也算某種程度的精神病患。總之,這個世界索然無趣到難以置信的地步。活著,簡直令我百無聊賴,不知如何是好。 起初,我和大部分的人一樣,經歷過耽溺聲色犬馬的日子。只是,那絲毫未能撫平我與生俱來的意興闌珊,反倒徒留失望與空虛,難道世上好玩的事,我都玩遍了嗎?真是太無趣。漸漸地,我提不起勁做任何事。每當有人告訴我「某遊戲十分好玩,一定會讓你大呼過癮」,我不會躍躍欲試地想「噢,還有那樣的遊戲啊,得趕緊試試」,而是先在腦中想像好玩的程度。進行各種想像後,我往往會不屑地暗忖「沒什麼了不起嘛」。 生活實在太沒有意義,好一陣子,我是名副其實的行屍走肉,過著吃飯、起床、睡覺的普通日子,任由種種空想在腦海縈繞。這個嫌無聊,那個嫌無趣,逐一挑剔,過得比死痛苦。豈料,在別人眼中,這種生活方式卻是極為安逸閒適。 面對毫無趣味可言的日子,若身處連下一餐都沒著落的困境,或許會覺得好一些。縱使被迫工作,至少有事做就會覺得幸福。再不然,若我是超級大富翁可能更好,我會砸下大筆金錢,學歷史上的暴君極盡奢侈,沉溺在血腥遊戲或其他五花八門的娛樂。可惜,這些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奢望,我只能像故事裡的物臭太郎,生不如死地默默挨過寂寞空虛的日子。 聽到我的話,各位一定會說:「是啊、是啊,不過,認為世事皆無聊這一點,我們絕不輸你,才會組成俱樂部,設法追求不尋常的刺激。你也是無聊至極,才會加入我們吧?你到底活得多無聊,無需贅述我們都明白。」的確,我沒必要一再嘮叨解釋。正因我認為各位熟知無聊是何種滋味,今晚才會出席,決心道出自身不可思議的經歷。 我經常出入樓下的餐廳,跟老闆十分熟稔,早就聽聞這個「紅色房間」的聚會,老闆也一再邀我入會。面對老闆的提議,無聊的我本應二話不說,熱情加入,豈料直到今天仍興致缺缺。這麼說或許很失禮,但我感到的無聊,早達到各位望塵莫及的地步。我實在太無聊了。 犯罪和偵探的遊戲?降靈術或其他種種精神實驗?Obscene Picture(猥褻電影)的影片、活春宮或其他色情遊戲?參觀監獄、瘋人院、解剖學教室?還能對這些玩意略感好奇,你們真是幸福。相反地,連得知各位打算偷窺死刑執行現場,我都絲毫提不起興趣。老闆談起這件事時,我已厭煩這種隨處可見的刺激情景,主要的原因是,我發現一種罕見的精采遊戲。這麼說似乎有些聳動,但在我眼中是足以稱為遊戲的事,我正樂在其中。 貿然提起我所謂的遊戲,各位或許會嚇一跳……其實就是殺人。真正的殺人。自從我發現這個遊戲,到目前為止,光是為了排遣無聊,就奪走近百名男女老幼的性命。你們大概會認為,我是對自身可憎的罪行心生悔悟,想要懺悔。然而,我一點也不後悔,更不害怕我犯下的罪。不僅如此,啊,該怎麼解釋呢,最近連殺人的血腥刺激,我都感到厭倦。為了覓得極限的刺激,這一次,我不想再殺人,打算改殺自己。我開始沉迷於抽鴉片。唯獨鴉片能夠挑起我不得不愛惜生命的想法,所以我一直盡量克制抽鴉片的欲望。只是,如今殺人無法滿足我,又不可能自殺,還能上哪尋求刺激?不久後,我恐怕會命絕鴉片吧。於是我決定,至少要趁思路清晰時,找個人坦白我做過的一切。幾經考慮,我想到「紅色房間」的成員,豈不是最佳人選? 其實,我並非真心想成為各位的夥伴,純粹是想傾訴不可思議的個人經歷才加入會員。幸運的是,依本會主旨,加入的第一個晚上必須說故事。所以,今晚我取得機會,實現心願。 距今約三年前,如同我剛提過的,我厭倦生活中的各種刺激,了無生趣,像一隻名為「無聊」的動物,鎮日懶懶散散。沒想到,那年春天──雖然是春天,其實仍天寒地凍,正確來說,應該是二月底或三月初吧。某晚,我撞見一樁怪事。日後我會奪走近百條人命,就是那晚發生的事的啟發。 在某處徹夜廝混的我玩到凌晨一點左右,感覺有點醉。夜裡很冷,我沒坐車,一路搖搖晃晃走回家。彎過一條橫向街道,再步行大約一町就到我家。漫不經心地彎過橫向街道時,有個男人一臉狼狽,慌慌張張走來,與我撞個正著。我嚇一跳,但對方顯然更惶恐,好一會兒他只是默默呆立。在朦朧街燈下看清我的身影後,他劈頭問:「附近有沒有醫院?」我再仔細探詢,得知他是汽車駕駛,剛剛撞倒一名老人(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在街上打轉,可見必定是流浪漢)造成對方重傷。的確,在兩、三間的距離之外,果真停著一輛汽車,車旁倒臥著的人體正微微呻吟。此處與派出所有一段距離,加上傷者痛苦難耐,駕駛決定無論如何要先找到醫院。 由於我家在附近,我對那一帶的地理環境很熟,當然也清楚醫院在哪裡,於是告訴他: 「從這裡往左走兩町,左邊有一棟亮著紅燈的建築物,就是M醫院。你去那邊找醫生,應該就行了。」 那名駕駛在助手的協助下,立刻將傷者送往M醫院。目送他們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我才意識到,沒來由地扯上這種事實在無聊,隨即打道回府。我是單身漢,家裡只有一名幫傭的阿婆。抵達家門,一鑽進阿婆替我鋪好的被窩,加上有些醉意,我反常地立刻睡著。 說來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倘使我忘了這件事,一切也就到此為止。豈料,翌日醒來,我依稀記得前晚發生的小插曲。閒來無事,我漫無目的地思索著,那名傷患不曉得有沒有救活。此時,我赫然察覺不太對勁。 「糟糕,我犯下一個大錯。」 我心頭一驚。就算喝醉,應該不至於意識不清,可是,不知我當時是怎麼回事,竟要駕駛將傷患送去M醫院。 「從這裡往左走兩町,左邊有一棟亮著紅燈的建築物……」 當時吐出的話,我還記得很清楚。為何我沒說「從這裡往右走一町,有一家K醫院,院裡有位外科醫生」? 我告訴駕駛的M,是出名的蒙古大夫,能不能勝任外科醫療工作都是個問題。與M反方向且更近的地點,不就有設備齊全的K外科醫院嗎?這些我都很清楚。既然如此,為何要告訴別人錯誤的資訊?當時那種無以名狀的心態,回想起來仍說不清,恐怕只能歸咎於腦筋忽然打結吧。 我愈想愈不放心,馬上要阿婆去附近打探消息,傷患果然死在M醫院的診療室。醫院都不喜歡病情太危急的傷患上門,何況是半夜一點,這也是人之常情。但聽說那名司機抵達M醫院,拚命敲門、一再懇求,院方卻遲遲不願開門。耗費半天工夫,總算把傷患抬進去,已來不及搶救。不過,M醫院的院長若表明「我不是外科醫生,你們還是去附近的K醫院吧」,或許傷患有獲救的機會。M醫院怎會這麼亂來?執意親手處理那個重傷患者,卻失敗了。傳聞,M醫院的醫生根本慌了手腳,花太多時間在傷患身上胡亂檢查。 聽到這個消息,腦海冒出一套教我著迷的邏輯推理。 這個案例中,有意或無意殺死可憐老人的,究竟有幾個人?汽車駕駛和M醫師,自然都得負責。論及法律上的刑責,想必會針對駕駛的過失懲處,可是,實際上責任最重大的,恐怕是我吧?如果我告訴駕駛的不是M醫院,而是K醫院,或許傷患有機會順利獲救。駕駛不過是撞傷老人,並未殺害他。M醫師是醫術不精導致急救失敗,不算有明顯過錯。好吧,即使M醫師的確難辭其咎,歸根究柢,也是我指引駕駛前往不適合的M醫院。換言之,老人的生死,全看我如何指引駕駛。害老人受傷的是駕駛,但殺死老人的應該是我吧? 當然,這是我的指引純屬偶然過失的情況。如果那並非過失,而是出於我企圖殺死老人的惡意,後果將會如何?毋庸贅言,我豈不等於犯下殺人罪?只是,法律能夠懲罰駕駛,對我這個實質上的凶手,恐怕不會產生任何質疑。我和死去的老人顯然沒有任何關係,即使懷疑我,我只要回答,當時情況太緊急,我一時忘記有另一家外科醫院,不就沒事了嗎?完全是自由心證。 各位,你們想過這種殺人方法嗎?經歷這場車禍後,我驚覺世間是何等險惡。誰能料想得到,哪天會出現我這樣的男人,毫無緣由地故意推薦不適合的醫師,斷送原本可保住的生命。 接下來,我要分享的,是之後實際試驗成功的例子。某個鄉下阿婆正要越過電車鐵軌,準備一腳踩上鐵軌時,路上除了電車外,還有汽車、腳踏車、馬車、黃包車等各式車輛來往穿梭,害她十分慌張。跨出一隻腳的瞬間,急行電車如疾風般駛來,和阿婆僅有兩、三間的距離。這時,阿婆若壓根沒發現電車逼近,直接越過軌道,或許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可是,萬一有人大喊「阿婆小心!」她恐怕會六神無主,不知該繼續越過軌道,還是先退回去。再假設,那輛電車由於距離太近,無法緊急煞車,短短一句「阿婆小心!」,便可能害阿婆重傷,甚至喪命。前面也提過,有一次,我就是利用這個方法殺死一個鄉巴佬。 (T暫且打住,笑得很詭異。) 在這種情況下,大喊「小心!」的我,顯然就是殺人凶手。問題在於,誰能看透我的殺意?誰能想像得到,僅僅為了享受殺戮的趣味,有人會對無冤無仇、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萌生殺機?況且,「小心!」這句警告,不管從什麼角度詮釋,都只能說是出自善意,死者只有感謝,根本沒怪罪的道理。各位,這豈不是一種極為安全的殺人方法嗎? 世間眾生深信,做壞事會觸犯法律,遭受應有的懲罰,愚蠢地習慣安逸,甚至沒人考慮過,法律也可能縱容殺人凶手逍遙法外。瞧瞧,從我敘述的兩個實例類推就很清楚,無須擔憂觸犯法律的安全殺人法,其實不勝枚舉。領悟到此一事實,與其說是為罕有人發現的卑鄙顫抖,倒不如說,我是對造物主特意為這種罪惡留下餘地的從容,感到激動。當下我欣喜若狂,這簡直太棒了,只要運用得當,等同大正盛世唯有我手持免死金牌。 我靈機一動,想到可藉由這種殺人方法,排遣我生不如死的無聊日子。絕不犯法的殺人方式,就算是名偵探福爾摩斯也無法識破,啊,這是何等完美的提神良方。接下來的三年間,我沉迷於殺人的樂趣,不知不覺完全遺忘無聊的滋味。各位別笑,我當然不可能像戰國時代英雄豪傑的百人斬,演出一場名副其實的血腥屠殺,但我向自己發誓,沒奪取百條性命,不會中止殺人行動。

作者資料

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

本名平井太郎,生於日本三重縣名張町。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為筆名,取自現代推理小說的開山鼻祖美國小說家愛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1809-1849)的日語發音エドガー‧アラン‧ポー。 1923年在《新青年》發表備受高度評價的處女作〈兩分銅幣〉,從此展開推理小說創作。戰前日本推理小說通稱為「偵探小說」,之後在江戶川亂步的倡導下,於1959年為「推理小說」所取代。 1925年1月,《新青年》刊載〈D坂殺人事件〉,名偵探明智小五郎初登場。此後,相繼發表了以青少年為目標讀者的《怪人二十面相》、中篇故事〈陰獸〉等,寫作風格多變,並撰寫大量評論文章。身為重量級作家,江戶川確實掌握了推理小說的本質,通曉推理小說是一種從邏輯上解開謎團的文學,稱之為日本推理小說領域的開拓者當之無愧,而他同時也是日本本格派的代表性人物。 相關著作:《帕諾拉馬島綺譚(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兩分銅幣(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D坂殺人事件(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孤島之鬼(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人間椅子(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陰獸(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

基本資料

作者: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 譯者:劉子倩 繪者:中村明日美子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7-03-02 ISBN:9789865651886 城邦書號:1UU001X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