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特別活動
編輯推薦——本篇收錄於第578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文/奇幻基地 斐特聖騎士

  奇幻狂粉必推經典奇幻作品「迷霧之子三部曲」鬼才作者,同時也是國外文壇重量級文學獎「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在奇幻基地出版社的熱情邀稿下,獨家授權台灣短篇精選合集,收錄五篇膾炙人口的精彩作品,包括早已售出電影版權的〈軍團:膚淺〉,設定天馬行空、劇情曲折反轉的科幻小品〈完美境界〉,還有曾獲得《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小說的「審判者傳奇三部曲」番外篇〈有絲分裂〉,以及氣氛詭譎迷離的驚悚異想作品〈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最後是國外讀者紛紛搖旗吶喊想要續集的奇幻傑作〈夕陽老六〉。

  台灣獨步全球,搶先推出精彩合集,極具收藏價值。不只喜愛山德森的讀者能夠盡情享受,想要踏入奇幻世界的新朋友,短篇集更是入門最佳選擇!

立即訂閱城邦讀饗報!GO

內容簡介

全球獨家台灣版本! 不可思議的故事想像,驚嘆文壇的鬼才創作 紐約時報排行榜常勝軍、全球銷售突破千萬冊之邪惡奇幻作家 全系列作品在台銷售突破二十萬冊,盤踞誠品、博客來、金石堂三大通路排行榜 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台灣獨家短篇精選集II ※本書除〈軍團:膚淺〉外,另收錄〈完美境界〉、〈審判者傳奇之有絲分裂〉、〈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夕陽老六〉共五篇精采作品 外號「軍團」的史蒂芬.立茲,獨特的精神分裂狀態讓他擁有多重人物面向幻覺,這些幻覺皆具有不同性格和多項專業代表,使得史蒂芬集無數天才能力於一身。 史蒂芬和「幻覺們」接受祕密委託,必須從當地太平間偷走一具屍體——問題是,這具屍體的身分是人體生物實驗技術領域先驅,而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無比危險…… 〈軍團:膚淺〉:讀者佳評如潮,火速售出電視版權,淋漓展現寫作鬼才天分,文壇極度驚嘆之續篇 由於精神分裂產生多重幻覺症狀,為此擁有不世奇才能力的「軍團」史蒂芬.立茲,因太過出名而時常惹是生非。這一次,找上門來的麻煩是一具不會動的屍體,但它體內卻隱藏了能夠永恆終結死亡的奧祕…… 〈完美境界〉:流暢犀利,劇情曲折反轉的科幻小品 邦國天帝是蓋洛米納斯獨攬霸權,為了君臨萬人之上,他日夜不停地對抗來犯的死敵——除了今天。今天是他的第三百個生日,他有個絕對要親自出席的約會。當世界上最重要的人被迫與世界上最重要的女人共進晚餐時,會發生什麼事? 〈有絲分裂〉:「審判者傳奇」番外故事,奇想異能爆發短篇佳作 鋼鐵心死後,新芝加哥開始混亂。一名自稱為有絲分裂的異能者來到新芝加哥,想要奪取統治地位。他的異能便是可進行分身,分身間藉由碰觸互相傳達訊息。大衛和審判者同伴們,要如何抵抗這個不停複製自身異能的敵人? 〈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曲徑通幽、詭譎迷離的絕妙幻想傑作 邪靈降臨的那一天,無數生靈死去,人類被迫墮入地獄森林,待在這裡的人和生物都必須遵從「簡明守則」,不生火、不奔跑、不濺血,以避免被魔物攻擊…… 〈夕陽老六〉:亞馬遜讀者吶喊想看更多篇章,想像力無遠弗屆的勾人故事 在世界邊緣的帕特吉島上,原住民以狩獵為生,島上獨有的神奇魔法讓捕獸人可以感覺獵物的想法。一名孤獨的捕獸人突然發現自己開始「看見」自己的屍體,原來這座島對他產生了殺意…… 【好評推薦】 「引人入勝的故事與充滿創意的魔法設定,奇幻小說迷肯定愛不釋手。」 ——《圖書館期刊》 「獨特的魔法系統、縝密的世界觀,再加上迷人的角色。如果你從來沒有讀過山德森的作品,短篇精選集是個很好的開始。」 ——《奇幻文學評論》

序跋

作者序
  我有一點瘋狂。   其實,誰不是呢?而且我的朋友會說,我還是他們認識最不瘋狂的人呢——不過我仍然有我的怪癖,那就是我真的超愛寫故事的,而且也愛試探各種不同的文類。      我自己都管不住我的筆桿。發表新書預告時,我的書迷們常常會大翻白眼表示——布蘭登「當然」會異想天開地寫出一個精神分裂的偵探故事來。      我經常跟人解釋:這就是讓我保持筆尖鮮活的原因。別人常讚許我是多產作家,而我能持續保有這種出名的敬業精神,正是因為我總是讓自己有新奇有趣的題材可以寫。      現在,你手裡拿著的正是這樣的故事,我為了儲養寫作力而特地創造的故事。它們是我能想出最天馬行空、最匠心獨具的故事,我想你們讀完會心滿意足的。以下容我簡短地推銷一下每個故事:      〈軍團:膚淺〉      這個故事接續我所寫的第一本史蒂芬.立茲作品,篇名就是單純的〈軍團:膚淺〉,也可以當作獨立的故事來閱讀。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源是我的好奇:如果未來我們學會把人體轉為電腦,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不過當然這只是一個引子,重點還是在講史蒂芬——一個能看見幻覺並藉此偵辦犯罪事件的人物。      〈完美境界〉      科幻小說裡有個叫「數位龐克」的分支,傳統上這類陰森的故事裡,人類的心智會被困在機器中遭受奴役。最著名的範例大概就是《駭客任務》了吧,不過這類分支的故事還有很多——講的是發現你所住的世界是虛構的、你的人生原來是模擬的話,會有多麼嚇人。      我就想:「對啦,不過假如這種事不嚇人,反而『迷人』呢?」於是我設計出這樣一個世界:每個人都被分配到一個完美世界,他們在那個世界裡當某一個領域的英雄,能夠擁有發揮長才又精采萬分的人生。萬一有一天,這個想法並不可怕,而正是我們對人口過剩問題能提出的最好解答呢?      〈有絲分裂〉      「審判者傳奇」系列的番外篇。這個迷你故事遊走於《鋼鐵心》和《熾焰》之間,所以包含《鋼鐵心》的劇透。      我寫這個故事是為了研究怎麼把故事寫短一點,而且也是想寫一個曾待過油腔滑調八○年代搖滾樂團的反派角色。      〈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      這是整本精選集中我最偏愛的一篇。故事場景設定在以美國邊疆為靈感的奇幻世界,人類逃離被摧毀的大陸後,被某種邪惡力量征服,現在只能住在曾被他們稱作「地獄」的地方——也就是亡靈的居處。      我最初是應喬治.馬汀之邀而寫了這篇故事。(而且首次發表就是收錄在馬汀編輯的文選《危險女人》中)。我希望寫出來的故事,和讀者聽到這四個字時通常會聯想到的大不相同。結果我寫出了生涯中最危險的一個女人:一個中年旅店老闆。      〈夕陽老六〉      這個故事是我和幾個作家朋友腦力激盪下的產物(我們把過程錄了下來,你們想聽的話可以上網搜尋「Writing Excuses 8.16」)。我建議先讀故事,它真的很棒。會通靈的鳥兒、波里尼西亞式的奇幻世界,還有探險家時代,結合成一個獨特的英雄奇幻故事。      希望你們喜歡這些故事,也感謝你們一路走來始終支持我!      布蘭登.山德森

內文試閱

1      「她的目的是什麼?」艾薇今天用了看起來很危險的髮簪,梳起一個圓髻。她的雙手抱胸,在桌邊不停地走來走去。      我試著不去理會她,但是不太成功。      「或許是想釣個金龜婿?」托比亞斯拉了張椅子坐到我身邊。他是個有著深色皮膚的優雅男子,一如既往穿著沒有領帶的休閒西裝,十分自在地融入這個充滿水晶燈光與鋼琴樂音的場所。      「很多女人都是看上史蒂芬的財產,而不是他的聰明才智。」      「她是地產大亨的女兒,」艾薇不認同地揮揮手。「光是呼吸就很有錢。」她在桌邊彎下腰來,端詳和我共進晚餐的女伴。「說到呼吸,她的鼻子看來跟胸部一樣下了不少工夫。」      我擠出笑容,試著將注意力維持在女伴身上。我已經很習慣艾薇與托比亞斯的存在,也信任他們。      但要是你的幻覺如影隨行地跟著你,要享受約會可真是他媽的困難。      「所以說……」我的約會對象絲薇雅(Sylvia)靦腆地微笑。「馬爾康跟我說你是偵探?」      絲薇雅穿著黑色緊身洋裝,身上的鑽石配件光采奪目。我跟她有個太過擔心我的共同好友,因此有過一面之緣。我很好奇絲薇雅在同意進行這場盲目約會之前,對我做了多少研究。      「偵探?」我說。「對,可以這麼說。」      「我就說嘛!」她咯咯笑著回應我。      「老實說,」我對絲薇雅說。「『偵探』兩字可能給妳錯誤的印象,我只不過是幫人們處理特定問題而已。」      「就跟蝙蝠俠一樣!」絲薇雅說。      托比亞斯聞言忍不住噴出口中的檸檬汁,果汁在桌布上濺下污點——但絲薇雅當然看不到。      「跟妳說的……不太一樣。」我說。      「我開玩笑的。」絲薇雅又喝了一口酒。我們才剛坐下,她就喝了不少。「你都處理什麼樣的問題?比如,電腦問題、保安問題、邏輯問題?」      「是的。三種都有,還有其他領域。」      「我……覺得這些不像是特定的問題。」絲薇雅說。      她說對了。「很難解釋。我是專家,但是專精許多領域。」      「像是?」      「什麼都行,要視問題而定。」      「她似乎在隱瞞什麼。」艾薇的雙手仍然交叉在胸前。「史蒂夫,我告訴你,她別有目的。」      「每個人都有。」我回答。      「你說什麼?」絲薇雅皺著眉頭發問,侍者在此時藉著手上的布巾從桌上拿走了沙拉盤。      「沒事。」      絲薇雅靠上椅子,又喝了一口酒。「你在跟他們講話,對吧?」      「所以妳研究過我。」      「你知道的,女孩子都得小心點。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變態。」      「我向妳保證,」我說。「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下。我看得見幻覺,但我可以分辨真偽。」      「小心點,史蒂芬。」托比亞斯在我身旁說道。「第一次約會就這樣坦白很危險。或許你可以改聊建築?」      我發現自己正不自覺地用叉子敲著麵包盤,趕緊住手。      「這棟建築是瑞頓.麥凱設計的。」托比亞斯冷靜沉穩的聲音繼續說。「注意餐室的開放性,它具有可移動的燈具與向上攀升的幾何設計。店家每年都可以改變內部裝潢,讓這間餐廳既是餐室,又是裝置藝術。」      「我的心理狀態沒那麼有趣。」我說。「跟這棟建築不同。妳知道設計這間餐廳的是瑞頓.麥凱嗎?他——」      「所以你看得到別的東西。」絲薇雅打斷了我。「像是幻覺?」      我嘆了口氣。「沒有那麼廣泛。我看得見不存在的人。」      「像那部電影一樣。」她說。「那個人也是這樣。」      「對,就像那樣。只是他瘋了,而我沒有。」      「噢喔,這下好了。」艾薇說。「你特別解釋自己並不瘋狂,真是個安撫人的好方法。」      「妳不是心理治療師嗎?」我反駁她。「少些冷嘲熱諷會讓我舒服點。」      這個標準對艾薇來說太高了,冷嘲熱諷算是她的天性,但她也擅於表現「深沉的失望」與「略勝一籌的智慧」。她是我的好友,雖然是幻想出來的。      她對我和女人的關係有一套分析——至少從珊德菈拋棄我們以來都是如此。      絲薇雅僵硬地望著我,我這才發現自己對艾薇講話太大聲了。絲薇雅發現我在看她,硬是擠出跟食用色素一樣虛假的笑容,讓我畏縮了一下。不管艾薇怎麼講,她很有吸引力,而且無論我的生活多麼充實,我還是非常孤單。      「所以說……」絲薇雅說到一半就停下。主菜上桌了,她點了精緻小巧的萵苣捲,我則點了分量足夠的雞肉。「所以,呃……就在剛才,你跟他們其中一人講話?一個幻想出來的人物?」      她顯然認為這個問題並不失禮。或許這位淑女的禮儀大全裡,有個章節曾談到如何拿別人的心理狀態當話題。      「是的。」我說。「她是其中一位,名叫艾薇。」      「一位……女士?」      「一個女人。」我說。「她偶爾才會表現出淑女風範。」      艾薇哼了一聲。「史蒂夫,你的紳士風範真讓人傾倒。」      「你有多少女性人格?」絲薇雅發問,還沒動她的餐點。      「他們不是人格。」我說。「他們跟我不是同一人。我不是解離性認同病患。如果硬要說的話,我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有些心理學家在這類議題上有爭論,但是除了我的幻覺以外,我並沒有其他精神分裂的症狀,我的狀況不符合任何疾病。但是有什麼差別?我適應良好。通常是這樣。      我對絲薇雅露出微笑,她還是沒有開動。「影響不大。我的面向可能只是孤單童年的後遺症,畢竟那時不常有人陪我。」      「很好。」托比亞斯說。「趁現在將話題從你的古怪行為轉移到她身上。」      「對。」艾薇說。「看看她隱瞞了什麼。」      「妳有兄弟姊妹嗎?」我問。      絲薇雅遲疑了一下,然後終於拿起餐具。我第一次對於有人拿餐具的動作感到這麼高興。      「兩個姊姊。」她說。「瑪莉雅是行銷公司的顧問。喬琪雅住在開曼群島,她是個律師……」      聽到她繼續說話,讓我鬆了口氣。托比亞斯舉起手上那杯檸檬汁恭喜我。我免去一場災難。      「你終究得跟她談到我們。」艾薇說。「她可沒辦法忽視我們。」      「對,」我輕聲說。「但現在我要搞定第一次約會。」      「你剛才說什麼?」絲薇雅看向我們,遲疑要不要繼續講下去。      「沒什麼。」我說。      「她談到她的父親。」托比亞斯說。「退休的銀行業人士。」      「他在銀行業做多久呢?」我提問。多虧我們當中有人專心在聽。      「四十八年!我們一直跟他說不要繼續……」      我露出微笑,在她說話時切起我的雞肉。      「周邊淨空!」我身後有個聲音冒出來。      我愣住了,轉過頭去。J.C.穿著餐廳制服,手上托著一疊髒      盤子。他精瘦、強壯,還有一張國字臉,是個冷血殺手,至少他是這麼宣稱的。我想這代表他喜歡殺害兩棲動物。      他當然也是幻覺。J.C.本人、他托著的盤子,還有他精巧隱藏在白色侍者外套裡頭的偽裝,以及放在腰間槍套的手槍……都是幻覺。儘管如此,他曾經好幾次救了我的命。      但不代表我希望看見他。      「你在這裡做什麼?」我悄聲說。      「注意有沒有殺手。」J.C.說。      「我在約會耶!」      「這代表你會分心。」J.C.說。      「這是暗殺的絕佳時刻。」      「我叫你留在家裡了!」      「對,我知道,殺手也會知道。這就是我必須過來的原因。」他用手肘推推我,我也感覺到了。雖然他是幻覺人物,但我卻覺得他完全真實。「她長得不錯,瘦子。幹得好。」      「她身上大半地方動過手腳。」艾薇冷冷地說。      「我的車子也一樣。」J.C.說。「看起來還是不錯啊。」他對艾薇露出笑容,接著俯身對我說。「你能不能……」他朝艾薇的方向點點頭,接著舉起手在胸前做出測量胸圍的動作。      「J.C.,」艾薇忍不住說。「你是不是要讓史蒂夫把我想像成有大胸部的女人?」      J.C.聳聳肩。      「你,」她說。「是這顆星球上最讓人討厭的禽獸。說真的,你應該感到驕傲,沒有人比你還下流。沒有人。」      這對情侶分分合合。很顯然,他們又在我沒看到的時候分手了。我一直無法理解這是怎麼辦到的——他們是我的面向中,第一次有愛情糾葛的一對。      奇怪的是,J.C.完全沒有辦法直接開口要我把艾薇的身材想像成別的樣子。他不喜歡承認自己是幻覺,這讓他覺得不舒服。      J.C.繼續觀察室內。如果不提他的過度焦慮,他其實是個觀察敏銳的好護衛。他會注意到我忽略的事物,所以他出現是件好事。      「怎麼了?」我問他。「有什麼不對勁嗎?」      「他只是疑心病。」艾薇說。「記得他把郵差當作恐怖份子那次嗎?」      J.C.不再掃視室內,注意力集中到三桌以外的女人身上。深色皮膚的她穿著剪裁精緻的褲裝,在我注意到她時把頭迅速轉向了窗戶。窗戶映照出我們的位置,外面天已黑,她可能正在看我們。      「我去確認看看。」J.C.說著離開餐桌。      「史蒂芬……」托比亞斯說。      我把視線轉回餐桌,發現絲薇雅又盯著我看,她像是忘記手上的東西一樣鬆鬆地握著叉子,眼睛圓睜。      我硬擠出笑聲。「抱歉,有東西讓我分心了。」      「什麼東西?」      「沒什麼。妳剛才提到令堂……」      「什麼讓你分心了?」      「一個面向。」我不情願地說。      「你的意思是,一個幻覺。」      「是的。我把他留在家裡,他卻自己跑來了。」      絲薇雅的視線專心地注視她的餐點。「很有趣,再跟我多說一些吧。」      她又開始拘謹了起來,於是我俯身向前。「絲薇雅,這跟妳想的不一樣。我的面向只是我的      一部分,是我持有的知識容器,就像是……站起身來到處走走的記憶。」      「她不信這一套。」艾薇說。「她的呼吸加快、手指僵硬……史蒂夫,她比你想像的還要了解你。她沒有表現出震驚的樣子,反而像是被人設計跟開膛手傑克約會,試圖想保持冷靜。」      我點頭表示知道了。「不必擔心。」我說過這句話了嗎?「我的每個面向都以某種方式幫上我的忙。艾薇是個心理學家,托比亞斯是歷史學家,他們……」      「那麼剛來的那一位呢?」絲薇雅對上我的視線。「那位不速之客?」      「別說事實。」托比亞斯說。      「別說事實。」艾薇說。「就說他是個芭蕾舞者之類的。」      「他叫J.C.,」我沒照他們的話做。「曾隸屬海軍海豹突擊隊。他幫我處理那方面的事情。」      「哪方面的事情?」      「保安狀況、祕密行動、任何可能讓我捲入危險的地方。」      「他會叫你殺人嗎?」      「不是那樣子的。好吧,那個,就是那樣子。但他通常是在開玩笑。」      艾薇發出呻吟。      絲薇雅站起身來。「抱歉,我要去一下化妝室。」      「請便。」      絲薇雅拿起她的皮包與披肩離開。      「她不會回來了,對吧?」我問艾薇。      「你在開什麼玩笑?你剛才跟她說有個會叫你殺人的隱形人,這個隱形人還會在你不想要他出現時現身。」      「這樣的互動不太順利。」托比亞斯同意她的說法。      艾薇嘆了口氣,在絲薇雅的位子上坐下。「至少比上次好多了。她待了……多久?半小時?」      「二十分鐘。」托比亞斯瞥向餐廳的老爺鐘說。      「我們必須克服這點。」我低聲說。「不能每次都搞砸這些可能牽扯到愛情關係的事。」      「你不必說明J.C.跟你的關係。」艾薇說。「你本來可以編個故事,結果卻說出那些令人恐慌、尷尬,由J.C.構成的事實。」      我拿起飲料,那是一杯用昂貴酒杯裝著的檸檬汁。我搖了搖杯子。「我有著虛構的人生、虛構的朋友、虛構的對話。威爾森休假時,我甚至不會跟真人講到話,我想我並不打算用謊言經營關係。」      我們靜默不語,直到J.C.跑了回來,跳到真人侍者身邊並經過另一位侍者身旁。      「什麼?」他瞥向艾薇,然後說。「你已經追丟小妞啦?」      我向他舉杯。      「史蒂芬,別對自己太嚴格了。」托比亞斯說,一手放上我的肩膀。「珊德菈是個很難被遺忘的女人,但是傷痕終究會痊癒。」      「托比亞斯,傷痕不會痊癒。」我說。「這就是傷痕兩字的定義。」我轉動酒杯,盯著冰塊上的光芒。      「對啊,很好,隨便啦。」J.C.說。「情緒啦比喻啦那些的。聽著,我們有麻煩了。」      我看著他。      「記得剛才我們看見的女人嗎?」J.C.伸手指著方向。「她——」他閉上嘴巴。那個女人的座位是空的,餐點只吃了一半。      「該走了?」我問。      「是啊,」J.C.說。「馬上。」      2      「珊.瑞格比,」J.C.在我們匆忙離開餐廳時說。「私家保鑣─—這情況下,這是『受僱殺手』美化過的代稱。瘦子,疑似死在她手下的人物名單就跟你的精神病歷一樣長,但都沒有留下證據。她很在行。」      「等等,」走在我另一邊的艾薇說。「你是說剛才真的有殺手在場?」      「顯然是這樣。」我回答。J.C.只知道我所知道的東西,如果他能說出這種話,就代表這是從我腦海裡撈取的記憶。為了任務需求,我定期瀏覽探員、間諜與殺手的資料。      「好極了。」艾薇沒有望向J.C.。      「他現在一定痛不欲生。」      在走出餐廳的路上,J.C.驅使我看了一眼訂位名單。只要簡單一瞥,我就能把資訊印在腦海中,讓面向得以知曉。      「凱蘿.威斯敏斯特。」J.C.指出名單上的一個名字。      「她用過這假名,絕對是瑞格比本人。」      我們停在餐廳外的泊車櫃台,駛過的車子在雨夜的濕滑路面上濺出水聲,雨天壓住了這座城市既有的強烈氣味,所以聞起來不像是沒洗澡的流浪漢,而是剛洗好澡的。一名男子向我們索取泊車券,我沒有理他,而是打簡訊要威爾森把車開過來。      「J.C.,你說有人請她做事,」我邊打簡訊邊說。「她為誰工作?」      「不確定。」J.C.說。      「上次我聽說她在找新東家。她不是那種僱來殺個人就結束合作關係的類型,僱用她的公司長期與她合作,利用她打理麻煩,以及在灰色地帶處理問題。」      我內心深處都知道這些事,但J.C.還是得跟我說。我不是瘋子,而是分裂成許多部分。不妙的是,我的面向們……好吧,他們有精神錯亂的傾向。托比亞斯站到一旁,對著史單——一個他偶爾聽見的聲音——小聲抱怨為什麼沒有警告他下雨的事情;艾薇則是刻意不看向附近郵筒上的一堆小孔。事情一直以來都這麼糟糕嗎?      「這可能只是個巧合。」托比亞斯搖了搖頭,把視線從天空轉了回來,然後對我說。「殺手也需要吃晚餐。」      「我認為,」J.C.說。「如果這只是巧合,我會很不爽。」      「這麼期待在今晚開槍殺人啊?」艾薇問。      「好啦,對啦,很明顯啊。但我不爽的不是這件事。我討厭巧合。如果做好人人都會殺掉你的準備,生活就簡單多了。」      威爾森回覆了簡訊。老朋友打來,想跟你談談。他在車裡,可以嗎?      我回傳簡訊。是誰?      蔡烈(Yol Chay)。      蔡烈?我皺起眉頭。殺手是他派來的嗎?好,我打起簡訊。      過一會兒就到,威爾森回傳簡訊。      「喲,」J.C.說。「仔細看那邊。」      不遠處,絲薇雅跟一個穿著西裝的人走進車子。那個男人是《雜報》的記者格蘭。他幫絲薇雅關了車門,然後瞥向我聳了聳肩,接著坐進車子的另一邊。      「我就知道她別有目的!」艾薇說。「你被設局了。我敢打賭她錄下了整個約會過程。」      我不禁呻吟出聲。《雜報》是個糟到不行的小報——代表這家報社的新聞在一定程度的真實報導中混入捏造的內容,讓讀者信以為真。我這一生盡量避免主流媒體的注意,但最近報章雜誌跟新聞網已經盯上了我。      J.C.不高興地搖搖頭,在我們等車的期間四處檢查。      「我早就警告你事有蹊蹺。」艾薇雙手抱胸說著。我們跟泊車小弟一塊站在雨棚下,聽著雨水落下的聲音。      「我知道。」      「你通常會更小心的。我擔心你開始因為女人而擴大了盲點。」      「我注意到了。」      「而且J.C.又不聽你的話了。他居然在你刻意要他留在家裡的時候自己跑來。我們甚至還沒討論在以色列發生的事。」      「我們解決了案件,事情就是這樣。」      「史蒂夫,J.C.用了你的槍。他這個面向開槍打了真人。」      「他動了我的手臂。」我說。「槍是我開的。」      「你從來沒有對我支吾其詞。」艾薇對上我的眼神。「你又打算尋找珊德菈了。我合理懷疑你有意毀掉這個約會,好製造理由拒絕未來的對象。」      「這是妳自己的武斷。」      「最好是。」艾薇說。「史蒂夫,我們本來有某種平衡,事情因此正常運作。我不想再擔心面向消失的事情了。」      我的男僕威爾森終於開來加長禮車。現在很晚了,一般司機只會排正常八小時一班的工作。      「誰坐在後面?」J.C.跑了回來,想從貼上隔熱紙的車窗窺視內部。      「蔡烈。」我說。      「噢。」J.C.揉了揉下巴。      「你覺得這跟他有關係?」我問道。      「這點我可以賭上你的命。」      真令人愉快。好吧,如果沒別的事,跟蔡烈見面還挺有趣的。餐廳的泊車小弟為我開了門,我準備進入車裡,但J.C.用手擋在我胸前,舉起手槍查看車內。      我瞥向艾薇,翻了翻白眼,但她沒有看著我,反而看向J.C.,露出深情的笑容。他們到底在唱哪齣戲啊?      J.C.退回原地點了點頭,手從我胸前移開。蔡烈坐在我的加長禮車裡,他穿著有銀色領結的全白西裝,牛津鞋擦得發亮,還搭配一副鏡框鑲有鑽石的太陽眼鏡。這種搭配在五十歲的韓國商人身上十分古怪,但是對蔡烈來說,已經很保守了。      「史蒂夫!」他用很重的韓國腔英文打招呼,把我叫成史蒂「府」,同時伸出拳頭等著我回禮。「過得如何啊?你這隻瘋狗。」      「過得很悽慘。」我邊說邊讓我的面向上車,這樣泊車小弟才不會在他們進去之前關門。      「我的約會根本沒超過一小時。」      「什麼?這時代的女人怎麼了?」      「我不知道。」我邊說邊坐下,我的面向也各就其位。「我想女人不喜歡會讓她們聯想到連環殺手的男人。」      「真是無趣。」蔡烈說。「哪有人不想跟你約會?你超犯規的,一個肉體裡有四十個人,口味可多了。」      他並不太了解我的面向怎麼運作,但我不在意。我自己也不是很了解這是怎麼運作的。      蔡烈幫我倒了杯檸檬汁。幾年前我幫他處理過問題,那算是我遇過最有趣輕鬆的案子。雖然那件案子讓我必須學會吹薩克斯風。      「今天有幾個人在?」蔡烈對著車子的其他座位點頭。      「只有三個。」      「那個間諜在嗎?」      「我不是中央情報局的人。」J.C.說。「我是特種部隊,白癡。」      「看到我讓他很不高興吧?」蔡烈在浮誇的太陽眼鏡下露齒而笑。      「可以這麼說。」我回答。      蔡烈的笑意更深,接著拿出手機按了些按鈕。「J.C.,我剛用你的名字捐了一萬美金到槍支 暴力防治基金會。我想你會很開心。」      J.C.大吼出聲。字面意義上的吼叫。      我靠上座位,端詳著蔡烈。有另一輛車跟在我的禮車後面,裡面是蔡烈的人。車子不是在回家的路上,蔡烈顯然對威爾森下了其他指示。「蔡烈,你跟我的面向一搭一唱,」我說。「多數人不會這樣。你是怎麼辦到的?」      「這對你不是兒戲,對吧?」他問道,用舒服的姿勢坐著。      「不是。」      「那對我而言,這也不是兒戲。」他的手機發出某種鳥類的鳴叫。      「這是老鷹的叫聲。」托比亞斯說。「很多人聽到真正的叫聲反而覺得意外,美國媒體常用紅尾鵟的叫聲來搭配老鷹的畫面,他們覺得老鷹的叫聲不夠威嚴,所以我們在國家象徵的認同上撒了漫天大謊……」      而蔡烈用老鷹叫聲當作鈴聲,真是有趣。他接起手機並用韓文講起話來。      「我們非得跟這個小丑談事情不可?」J.C.說。      「我喜歡他。」坐在蔡烈身旁的艾薇說。「此外,你自己也說他可能跟那個殺手有關。」      「對啦,好吧。」J.C.說。      「我們可以從他口中套到實話,就用經典的五星級勸說模式。」他一拳打在手掌上。      「你真可怕。」艾薇說。      「怎樣?他是個怪人,從一開始就沒給人好印象。」      蔡烈掛斷電話。      「怎麼了嗎?」我問。      「我新專輯的消息。」      「好消息嗎?」      蔡烈聳聳肩。他發表了五張音樂專輯,每張都華麗地失敗了。但如果你是一位嗅覺敏銳、身價十二億美金的期貨投資客,悲慘銷量這點小事阻擋不了你多做幾張饒舌專輯。      「那麼……」蔡烈說。「我有件事可能需要幫忙。」      「終於啊!」J.C.說。      「千萬不要跟推廣他的難聽魔音有關。」他停頓一會兒。      「事實上,如果我們需要折磨別人的新方法……」      「這件工作跟一個叫做瑞格比的女人有關嗎?」我問。      「誰啊?」蔡烈皺起眉頭。      「職業殺手。」我回答。「她在晚餐的時候監視我。」      「可能想要約會吧?」蔡烈興高采烈地說。      我抬起一邊眉毛。      「我們的問題,」蔡烈說。「可能會有危險,我們的對手也不惜僱用這樣的……人士,但她不為我工作,我可以向你保證。」      「這件工作,」我說。「有趣嗎?」      蔡烈露齒而笑。「我需要你找回一具屍體。」      「噢喔……」J.C.說。      「不值得耗費我們的時間。」托比亞斯說。      「他沒說完。」艾薇端詳著蔡烈的表現。      「重點是?」      「屍體本身並不重要。」蔡烈俯身說。「重要的是屍體身上的訊息。」

作者資料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鋼鐵心》,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鋼鐵心》,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2015-2016年,陸續出版了「審判者傳奇」系列二、三集《熾焰》、《禍星》(完結篇),以及忠實讀者引頸期盼已久的奇幻史詩「颶光典籍」系列二部曲《燦軍箴言》,繼續以一支快筆和豐沛的創作能量,引領讀者徜徉在他無限的創作宇宙之中。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http://www.brandonsanderson.com

基本資料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李玉蘭李鐳周翰廷陳錦慧聞若婷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7-02-02 ISBN:9789869407663 城邦書號:1HB09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