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水滸傳教你職場生存術(改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水滸傳教你職場生存術(改版)

  • 作者:公孫策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1-20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9折 288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內容簡介

現代職場競爭激烈有如古代江湖險惡, 從《水滸傳》的梁山泊一○八條好漢精采故事中, 淬鍊出立於不敗之地的職場生存術! 《水滸傳》是中國四大奇書之一,沒看過原著的人也必定對其中的一些人物或事件朗朗上口,比如:梁山泊共有一○八條好漢、武松打虎、林沖夜奔、七星聚義、花和尚魯治深、及時雨宋江、梁山泊的超級幕僚吳用、神行太保戴宗、黑旋風李逵、母夜叉孫二娘、奸佞小人高俅和梁中書、……,每個人物都形象鮮明,他們彼此間的互動與關係中也隱藏著不少學問,彷彿現代社會的縮影。 書中以《水滸傳》中的人物作為與事件為背景,深入淺出地辨析現代工作者該如何在職場上求生存、求立於不敗!不僅告訴你要小心職場上的陷阱與小人,也說明人情世故與贈禮(包括禮物與金錢)在職場上的用處;接著,當然要提及職場上最重要的一件事,也就是「領導」,在上位者領導要如何收服人心,果真是門大學問!但是作者舉出《水滸傳》的例子,如晁蓋、宋江……等領導風格迥異的鮮活故事,「領導」似乎也成為簡明易懂的技巧! 作者以《水滸傳》中的話語,應用在現代人的生活與職場上,令人讀來趣味盎然,即使沒讀過原著,依然能從本書中獲益無窮!

目錄

〈推薦專文〉從《水滸傳》驗證職場生存之道  馬國柱 〈自序〉一套縱橫天下的江湖學 第一篇 小心駛得萬年船 一、 防人之心不可無 二、 梁山逼人上梁山 三、 息事未必能寧人 四、 靠山總比拳頭大 五、 招惹小人要提防 六、 凡事給人留餘地 七、 捉姦捉雙,捉賊見贓 八、 該死的晁蓋 第二篇 有錢不一定鬼肯推磨 一、 收買人心,先收買肚皮 二、 人的皮,樹的影——面子問題大矣哉 三、 良言一句三冬暖 四、 美食不如美器 五、 人情要放在刀口上 六、 守得雲開復見天 七、 士為知己者死 八、 義氣真那麼肝膽相照嗎? 九、 做得奴下奴,也成人上人 第三篇 蛇無頭不行,鳥無翅不飛 一、 老大,我坐哪裡?——排位子的學問 二、 大秤分金銀,大碗喫酒肉 三、 辦酒不難請客難,請客不難款客難 四、 英雄也怕出身低 五、 未見其人,先聞其名 六、 生辰綱是怎麼丟的? 七、 當球落在腳旁邊 附錄:水滸政治學 第四篇 明眼不說瞎話 一、 第一時間拉近距離——客套話 二、 吵嘴不輸人——刻薄話 三、 口訣記得牢,江湖走得老——人情世故 四、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行事格言 五、一句話兩肋插刀——江湖義氣 六、順口溜一溜

序跋

〈自序〉一套縱橫天下的江湖學
  一個大時代正波瀾壯闊的展開序幕。      我指的是這一波的全球化才剛開始,很可能要走個一百年,然後大勢底定。地球上每一個人都因為處在這個全球化潮流之中,而有可能到世界任一角落去闖江湖。      全球化的實質意義是什麼?是全世界的財富與資源重分配——字面上看來理智且平和,但是重分配的手段卻是掠奪與剝削,因此,生存競爭之慘烈將與上一波全球化(由大航海時代到工業革命,終於冷戰時期)不遑相讓。      比那一個世代幸運的是,全球化的推動主力由跨國企業取代帝國主義,因而發生大規模戰爭的機會將大為減少(打仗不符合跨國企業的利益),此其一;這一波全球化的焦點在中國市場,因此台灣有著不錯的起步點,肯定比上一波時中國是被瓜分?剝削的對象,而台灣是列強瓜分的籌碼,今昔有著天壤之別,此其二。      基於這項認識,這十數年來,我只要有機會與年輕朋友談話,都一定會說「只要中、英文雙語流利,你就可以在二十一世紀上半衣食無憂,至於其他專業技能,都是加分」。之所以敢如此武斷的說,就是看準「英文仍將主宰這個世界至少半世紀,而中國(及其周邊)市場也可維持熱度至少半世紀」,可以預見的,跨國企業仍將前進中國(甚至深入內陸),而中國的企業也會將觸角伸至世界各地,成為跨國企業。如此大環境之下,中英文雙語皆通,當然不愁沒飯吃。      然而,「吃飽」畢竟只是最基本的需求,要想在這一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乘長風破萬里浪」,當然還需要更多的知識與技能。除了專業知識與技能之外,還有一項本領,就是本書希望能提供給讀者的「江湖生存術」。      寫這篇序文時,剛好看到商業周刊〈解讀商場〉專欄「想成功還是想失敗?」(作者正是商周出版何飛鵬社長),專欄中提到李嘉誠經營事業的名言:「諸葛一生惟謹慎」、「小心駛得萬年船」。多巧,後一句正是本書第一篇的大標題,而李嘉誠先生事實上已經「縱橫天下」,他的作風居然暗合本書提出的這套「江湖學」,不啻最佳印證。      用《水滸傳》做舉例母本,一個原因是很多人看過這本小說,沒看過整本的朋友也對「武松打虎」、「林沖逼上梁山」等故事耳熟能詳,不致生疏費解;另一個原因是,梁山一○八好漢都是「光棍階級」,少數資產階級或官僚出身的在上了梁山之後也成了光棍階級,也就是無依無靠、沒有社會資源、赤手空拳闖蕩天下,他們全靠這一套江湖生存術縱橫天下——本書的讀者基本上都比這些英雄好漢擁有更強的專業技能、更多的社會資源與更密的人脈,如果能善自揣摩並適當運用這一套江湖生存術,想必更能夠在全球化浪潮中無往不利。      祝各位讀者 乘長風破萬里浪      公孫策

內文試閱

防人之心不可無
  《水滸傳》書中說不盡的「害人─受害」故事,要在這些故事當中求取智慧,底線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最難的部分是:什麼樣的人是壞人?哪種人會害人?      害人的招式有千百種,受害的模式也有千百種,預先防範不受害的方法也有千百種。如此千變萬化,豈不是防不勝防?非也。明白什麼樣的人會害人,或什麼樣的人在什麼情況下會害人,自然大大減少被害的機會。      有道是「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理論上,海是不會枯的,但海底卻是可以測得的,而人心卻難測。事實上,這個世間不能說沒有天生的惡人,但大多數人是本性善良的,可是現實社會卻逼得某些人必須害人以求自保,或害人以求自己的利益。易言之,雖然有那種天生的壞胚子懂得精心設計圈套;但更多的是「不敢不從」,亦即「沒有不害人的自由」,否則自己先受害,也有的是缺乏膽量仗義執言,或知情而不敢報,成了幫凶。      且看《水滸傳》提供我們多少借鏡?從中又可以學到什麼?      第七回「豹子頭誤入白虎堂」,故事是高俅的義子高衙內看上了林沖的娘子「心中好生著迷,怏怏不樂」,於是有一個幫閒的「乾鳥頭」富安猜中了衙內的心事,設計出一個圈套。同時找來林沖的好朋友陸虞侯(陸謙),此人「只要衙內歡喜,卻顧不得朋友交情」,於是配合設計,邀林沖到酒樓喝酒,方便高衙內將林沖的娘子誆出門,意圖染指,幸得林沖趕到救回。      事情到這裡已無法回頭,於是陸謙與富安向高太尉獻計,導演出林沖帶刀誤闖白虎節堂的事情,陷害林沖刺配滄州。接下去是野豬林謀害林沖不成(魯智深相救),更追殺到滄州,終於「風雪山神廟」,草料場一把大火沒燒死林沖,倒教林沖手刃陸虞侯與富安,也將林沖逼上了梁山。      這個故事的啟示是:有高衙內這種花花公子和溺愛護短的老爹高俅,自然就有富安那種幫閒小人圍在身邊出壞主意,同時也不免有陸謙那種「不敢不從」惡勢力,卻敢於出賣兄弟的小人物——陸虞侯臨死前的哀鳴:「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來。」卻賺不到讀者的同情。      總之,遇到這種紈袴子弟,如果他的老爸又是有權有勢且是非不明的人物,最好離遠一點,否則哪天突然你的兄弟出賣了你,才想起林沖的前車之鑑——也別以為壞人只會覬覦美色,你想不到的原因還多得很。      第四十九回「孫立孫新大刼牢,解珍解寶雙越獄」。解珍、解寶是一對獵戶兄弟,設了窩弓獵大蟲,熬了三天三夜終於有一隻老虎中了藥箭,兩兄弟追捕老虎,「那藥力透來,那大蟲當不住,吼了一聲,骨碌碌滾將下山去了」。那山下是毛太公莊後園,解氏兄弟往敲毛家莊大門,毛太公還假好意請他倆吃早膳,卻貪圖那隻老虎,藏起來不給。結果解珍、解寶砸了毛家莊,卻被縛送官府,誣以搶刼之罪,差點被執行死刑。(後話大刼牢、上梁山不贅述)      毛太公看來平素風評也不差,只因為擔任里正,也承受捉捕大蟲的壓力,而受傷不支的老虎又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種貪心是臨時起意,後來的紛爭相鬪是情況失控。      故事的啟示是:別以為某人平素有好名聲,多數人一旦咬到「到口的肥肉」,通常不甘心讓它飛走。同理,「財不露白」的意義不僅僅是勿啟宵小之心,也包括正當人士在內。面對「不勞而獲」的心理著實難測——你把財物放在別人伸手可及的地方,甚至誤置他人抽屜、包包,對不起,犯錯的是你,不要怪人家。      第六十二回「放冷箭燕青救主」。玉麒麟盧俊義被吳用賺上梁山,單放盧俊義的管家李固回去,李固回到家中,告發盧俊義「在梁山泊落草為寇」,並且與主母賈氏私通,兩人勾串起來,奪了家產。李固誠然不忠不義,賈氏誠然不貞無節,但是從人性的角度分析:盧俊義落草梁山泊是實,回不回得來天曉得,不去告狀的話,總有一天事發,到時候妻子、管家都脫不了干係。同時,家中偌大產業,女人家掌握不住,得靠管家,管家欲強占卻缺乏名份,兩人的結合有其脈絡可尋,不能簡單的以「狗男女」視之。      此外,盧俊義不是被貪官汙吏逼上梁山,反而是被吳用設計逼上梁山的,這一點另有專章討論;而吳用、宋江聯手架空晁蓋,其實也是「管家+妻子奪家產」模式,也另有專章討論。無論如何,這一段的啟示是:不可以為別人(即使親如夫妻、親信)都一定會義氣相挺,反而應該體諒「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兄弟、父子、最親近的朋友皆然,更甭說生意夥伴了。      第六十九回「東平府誤陷九紋龍」。宋江領兵攻打東平府,九紋龍史進自告奮勇入城找他一位舊時相好娼妓李睡蘭,埋伏城中,裡應外合。孰知李睡蘭和虔婆決定告發史進,於是史進被捕,打入死囚牢。      這李睡蘭和虔婆乃是為了自保而告發史進。且看書中對話:李睡蘭說「他往常做客時,是個好人,在我家出入不妨,如今他做了歹人,倘或事發,不是耍處。」大伯還怕梁山好漢,但虔婆的話更露骨:「我這行院人家坑陷了千千萬萬的人,豈爭他一個!」所以,莫認定了「婊子無情」,人家也只是掙一口太平飯吃而已。嫖客尋歡時可沒對妓女真情專一,豈有資格要求妓女為他守義守節!史進錯在哪裡?他以為女人與他同床共枕就是妾身相許了,那卻得看是什麼人。史進犯了自戀、自大的錯,差點害死了自己,卻不該怪李睡蘭和虔婆,那兩個可憐女人其實是「禍從天上來」——平白冒出一個煞星史進,你要她倆如何應對?   
招惹小人要提防
     各種占卜算命都有一個名詞:犯小人。通常意味著將受到一些不白之冤,或輕一點,招來一些閒言閒語。而相書總是教你要謹言慎行、避開是非之人。可是,有很多情形並不是你想避就避得開的,因此,每當我們做一件事情「有人」因而受到損失或不利時,(也就是你招惹人家了),務必分析一下:這對頭是「大人」,還是「小人」。如果是「大人」,那麼,大人大量,你只要不是存心害他或違背法令、規範造成他的損失,通常他不會記仇;如果他稱不上「大量」,但不失為一個正人君子,那麼,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你得留意別犯在他手上;如果他是個小人,那你就得小心了,因為小人會想盡方法報復——麻煩的是,我們常常不曉得自己無意間已經得罪了人,而「無心之言」會得罪的通常是小人。      拿水滸的事來比喻吧:第十三回「青面獸北京闘武 急先鋒東郭爭功」,青面獸楊志在汴京賣刀殺了一個潑皮,被判刺配大名府。那大名府梁中書慧眼識英雄,不但當庭開枷,留楊志在庭前候用,還想拉拔楊志當軍官,卻又恐眾人不服,因此想出了一個比武的點子,讓楊志與副牌軍周謹比武。結果,周謹不是對手,於是由楊志替了周謹的副牌軍職位。楊志正要謝恩,周謹的師父,正牌軍急先鋒索超站出來要與楊志比武,結果「兩個闘到五十餘合,不分勝敗」,梁中書於是將二人都陞做管軍提轄使。      這一段,楊志妨碍了一個周謹,得罪了一個索超。但是二人並未起任何報復的念頭,因為都是武人,技不如人就服輸,沒事!      但是另一段就不一樣了。第二回「王教頭私走延安府」,高俅得宋徽宗寵信,當上了太尉,到殿帥府就任第一天,點名少了一個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高俅大怒,差人到王進家捉人。王進捱著病到太尉參拜新上司,差點兒捱棒子,起來抬頭看了,認得是高俅;      出得衙門,歎口氣道:「俺的性命今番難保了!俺道是甚麼高殿帥?卻原來正是東京幫閒的圓社(球社,或指球社中陪人踢球討賞的閒人)高二!比先時(之前)曾學使棒,被我父親一棒打翻,三四個月將息不起。有此之讎……」於是,王進帶著老母趁夜出了開封,投奔延安府老种經略相公去了。      這一段是有仇報仇,但高俅畢竟是幫閒混混當中的佼佼者,一直等到自己當上了太尉才報復「犯在自己手上」的王進,稱得上「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可是若招惹的是尋常市井的小人,就不一樣了,「犯小人」的橫災可能來得很快。這裡看兩個例子:      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兒」。話說那閻婆死纏宋江,宋江熬不過她,勉強隨她回家與閻婆惜(閻惜姣)喝酒,偏偏鄆城縣一個壹糟醃的唐牛兒要找宋江討幾文賭本,找到了閻婆家,還跟宋江配合說「知縣急著找押司」,結果被閻婆「劈脖子只一叉,踉踉蹌蹌,直從房裡叉下樓來」,這還不夠,一巴掌把唐牛兒打出了簾子外。那唐牛兒只好立在門外大叫道:「賊老咬蟲,不要慌,我不看宋押司面皮,教你這屋裡粉碎!我不結果了你不姓唐」拍著胸,大罵了去。      之後,宋江為討招文袋殺了閻婆惜,那婆子在縣衙門前一把結住宋江,發喊叫道:「殺人賊在這裡!」恰巧唐牛兒賣糟薑經過,想起昨夜一肚子鳥氣,衝上來「叉開五指,在閻婆臉上只一掌,打個滿天星。那婆子昏撒了,只得放手」,於是宋江得走脫。      這唐牛兒是個小人物,只問好處、不問黑白,只記怨仇、不管是非,閻婆招惹了他,他覷著機會就要報復。但是唐牛兒只是幫殺人的宋江走脫,下一個小人物更厲害。      第二十四回「鄆哥不忿鬧茶肆」。話說西門慶得到王婆穿針引線,搭上了潘金蓮,每日兩人在王婆家裡做愛做的事情。那鄆哥是個直銷果品的少年,只為找西門慶大官人推銷雪梨,卻闖進了王婆家,兩人一言不合,王婆罵鄆哥,「含鳥猢猻」,鄆哥罵王婆「馬泊六」(台語「三七仔」)。結果那婆子一頭叉,頭大粟暴鑿,直打出街上去,雪梨也籃兒也丟出去,那籃雪梨四分五落,滾了開去」。這小猴子打不過虎婆,哭著罵:「老咬蟲,我教你不要慌,我不去說與他,不做出來不信。」      於是鄆哥去通報武大郎,武大郎去王婆家捉姦,吃西門慶跩傷,潘金蓮下毒鴆死了武大。再接下去是武松報兄仇,又是鄆哥繪聲繪影、加油添醋——王婆以為小人物打了就打了,也不能怎樣,因而壞了事,自己也丟了性命。      筆者無意歧視小人物,但是小人物如唐牛兒、鄆哥等,他們的生計簡單,於是損失不起一丁點物質;他們的地位低下,所以,丟不得一點點面子。西門慶是資產階級、王婆是資產階級幫閒(閻婆也屬此類),一籃雪梨在他們眼裡不算什麼,但鄆哥可能就此數日生計泡湯——你以為那是小事一樁或閒話一句,別人卻擔受不起,此所以得罪小人物要提防,最好是多體貼一下他們的感受或需求。   
收買人心,先收買肚皮
     宋江當上梁山泊的老大全靠「義氣重」,用義氣來收攬人心。然而,義氣是需要用物質來灌溉的,這裡所謂物質,自不外於衣食住行之類的民生需求,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食」。有道是「要想收買一個人,先收買他的肚皮」,雖然給錢也可以拿了去買東西吃,但是收錢的人多少會產生一些向人伸手的不快感(自卑、慚愧、甚至怨恨,多種元素相摻雜),肯不定比不上直接端到眼前一碗熱食那分感動,如果再加上請吃飯的「禮數」,那就更受用了。      《水滸傳》第十五回「吳學究說三阮撞籌」,話說劉唐報信給晁蓋十萬貫「生辰綱的好買賣」,晁蓋與吳用商量,吳用想到石碣村阮氏三兄弟「義膽包身,武藝出眾」,就前往說三兄弟入夥。      吳用到了阮小二家,「只見枯樁上纜著數隻小漁船,疎籬外曬著一張破魚網」,明顯是過著三天曬網兩天打魚的日子,當吳用開口要「十數尾十四五斤重的金色鯉魚」,阮小二笑了一聲說道:「小人且和教授喝三杯再說。」這裡還沒講誰付酒錢。等找到阮小七,問起五哥在哪裡,原來阮小五連日賭錢輸得沒了分文,討了老娘的頭釵又去賭了——這時吳用暗想道:「中了我的計了。」      吳用與阮家三兄弟進了酒店,一桶酒、十斤肉吃完意猶未盡,又沽了一甕酒,買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對大雞,更付清了阮小二(以前)欠的酒錢,回到阮小二家中「續攤」。吳用耐心聽他們發牢騷,先怨梁山強人把住水泊不准打魚,再怨官府下鄉不敢抓強盜,反倒吃百姓。酒酣耳熟之後,阮小七說「若有識我們的:水裡,水裡去;火裡,火裡去」,阮小五扳著脖頭說「這腔熱血只要賣與識貨的」——就這樣,「七星聚義」已添了三名,全靠那二攤酒肉。如果吳用當時見了面開門見山就談打劫,那三個沒魚可打、輸個精光的兄弟,很可能斤斤計較「出多少力,分多少銀」,哪還有義氣可言?這裡還藏了一個更重要的收買肚皮藝術:那兩桶酒肉名義上還是阮小二請客!      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震安平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話說武松殺了潘金蓮、西門慶,刺配二千里外,向孟州牢城營(安平寨)報到。卻不料遇上了奇事:新到囚徒例行的「殺威棒」沒挨著不說,還頓頓「一大鏇酒,一大盤肉,一盤子麵或飯,一碗魚羹或湯汁」,每天更有人侍侯洗面、漱口、箆頭、綰髻、裹巾幘……,終於武松忍不住了,問是什麼人如此好意,才知是金眼彪施恩吩咐「且送半年三個月卻說話」。      武松和施恩就此兄弟相稱,那原本半年之後才要說的話也說了開來:原來施恩仗著老爸是牢城管營,在孟州東門外的快活林(市井名稱,不是樹林)開了酒肉店和賭坊,外地來的妓女還得有他許可才准「趁食」(這個詞的用法,明代山東人和今日台灣人完全相同),但卻被蔣門神(蔣忠)搶走地盤。接下去是武松醉打蔣門神(第二十九回),幫施恩奪回快活林的經營權。      試想,施恩被蔣門神打得「兩個月起不得床」,而武松卻可以三拳兩腳「打得蔣門神在地下叫饒」,如此懸殊的本事,如果施恩在武松初報到時就提出要求,武松會理他嗎?即使因為「不怕官,只怕管」為施恩出氣,也斷無可能與他結拜——就是那幾頓「不求回報,先喫再說」的酒食,收買了武松的肚皮,才換了武松的情義相挺。義氣需要物質的灌溉,重點更在肚皮。      以上是小說情節,但是水滸小說之所以流傳甚廣、深入人心,要素之一是真實刻畫了人性。——義氣不是只有小說裡才有,正史裡頭也不乏實例。      《史記‧准陰侯列傳》蒯通(本名蒯徹,司馬遷為避漢武帝之名諱「劉徹」而改)勸韓信自立為王,與項羽、劉邦鼎足而三。韓信說:「漢王遇我甚厚,載我以其車,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聞之,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豈可以向利背義乎!」於是沒有背叛劉邦,後來更在垓下布設十面埋伏,以四面楚歌瓦解了楚軍的闘志,擊潰了項羽,幫劉邦取得天下。      劉邦是江湖人出身,韓信也是江湖人出身,所以劉邦很懂這一套,用義氣將韓信綁住,「食我以其食」就是收買肚皮,不是嗎?      近代行為科學家已證實,飽足感可以鬆弛談判時的立場堅持度(性幻想也可以),這印證了為什麼政治與商業談判老是要在吃飯桌上解決。      記得宋太祖趙匡胤「杯酒釋兵權」的故事嗎?幾位與皇帝一同打天下的將領在酒席間交出了兵權,趙匡胤這一頓酒席還真划算——設想,如果是在朝廷之上,皇帝板著臉教訓一同打拚的哥兒們,要他們交出兵權,結果會怎樣?就算沒有人造反,就算一切仍順利,當場氣氛肯定不佳,回家怨言必然不少,而趙匡胤千百年後仍要背負一個「向利忘義」的罪名。      泰秋吳國的宮廷政變,公子光請吳王僚吃飯,美食美酒讓吳王僚鬆懈了戒備,在上主菜烤魚時,主廚專諸(苦練三個月烤魚手藝的殺手)從魚肚子裡取出匕首,刺殺了吳王,公子光乃成為吳王闔閭。這個故事只有印證飽足感可以鬆懈戒心,沒有說明「收買肚皮」,算是旁證。然而,外交戰場稱為「折衝樽俎」,就跟收買肚皮大有關係了,往往一頓美酒美食下來,一方以為未被收買,其實已經因為肚皮影響了腦袋,讓對方揩了油去。      收買肚皮不止針對個人,也印證在軍國大事。      南北朝時,高車王阿至羅名義上向北魏稱臣,可是又經常趁中原戰亂而叛變,北魏丞相高歡招撫阿至羅,在高車饑荒時供給糧食、布帛,北魏朝廷對此頗有意見,認為「徒費無益」,但是高歡堅持供給,後來在收復河西(甘肅)時,高車軍隊幫上了大忙。——在人家不缺糧時「輸粟」,那叫晴天借傘,沒人會感謝你的。所以,收買肚皮的關鍵時刻,當然是對方餓肚皮的時候。      設想一種常發生的現象:中午十二點,辦公室同事都出去吃飯了,你當時不餓,也懶得出去,一個人留在辦公室。過了十五分鐘,肚子卻餓了起來了,心中正在猶豫,手機響起:「嗨,我在鼎泰豐,旁邊還有美女兩員,現在過來,不必排隊不用等,到了就有得吃。」那該多受用啊!      可是換個位置,你在餐廳打電話邀朋友,卻換來一句:「吃過了啦!沒誠意,下次早點通知。」那也是常遇到的,不是嗎?

延伸內容

從《水滸傳》驗證職場生存之道
◎文/馬國柱(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前主席兼執行長)      《水滸傳》本來就被譽為中國四大奇書之一,而在台灣奇人「公孫策」重新以現代人筆法詮釋之下,更能彰顯奇人奇書的功力;令我在事務所「忙季」之餘,讀來欲罷不能,挑燈夜讀之時並不覺辛苦,不勝感佩。      回頭一想,上次捧讀《水滸傳』應是近三十年前的事了,而今再拜讀公孫策先生大作,由於公孫策先生從商場角度切入,賦予了《水滸傳》新的生命力;同時驗證本人自己逾二十五年的會計師執業生涯,所見所聞的商場形形色色,讀來更加貼切,也令我突然間對古人的智慧更加佩服。      本書第一篇第八章〈該死的晁蓋〉中,作者提及宋江在晁蓋亡後坐上第一把交椅的過程中,雖然充滿了運作與謀略,但晁蓋仍屬於該死的一員,因為只會戀棧權位,以為只要創寨資深就可以終身掌握權位,進而妨礙了組織進步的人仍是該死的人。證諸商業組織運作,何嘗不是同一道理?在現今全球化激烈競爭的商業環境下,每一個企業的老闆都希望能保有「創新型組織」的優點,允許企業內部創業以保有人才,進而產生「藍海策略」效應,進行「開放型競爭』,但切記晁蓋的啟示,如果下屬已經成長到可以「拱退」您了,記得把屬下成長,視為自己的功績,在保有「成就感」下優雅讓位,才能達到真正「創新型」、「開放型」組織,使企業永續成長。      此外,作者於書中第二篇第九章〈做得奴下奴,也成人上人〉中也提醒年輕人「身段軟一點,距離成功就近一點」;第四篇第三章〈人情世故〉單元中亦提醒急著出頭的人,更要經得起挫折,並注意「人情人情,在人情願」;在職場中求生存的過程要像宋江一樣順理成章,而不是盡耍心機、陰謀用盡,那只會令人不恥而已,絕對無法出人頭地。      作者在本書中以各種類型的《水滸傳》典故,配合商業職場組織行為實務,信手拈來一氣喝成,並能各部章節前後呼應,不流於片段疏漏,令人折服,不愧是「策」論專家。本人才疏學淺,獲邀撰序,不勝抬愛之餘,仍希望讀者經由作者之努力,能對中國古典文學有進一步的體會與認識。

作者資料

公孫策

知名專欄「去梯言」作家,擅長借用歷史典故,批判政治亂象,針針見血,將「以史鑑今可以知興替」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著有:《大唐風——帝國盛極而衰 詩人隨波浮沉》、《黎民恨——王莽篡漢到光武中興的人心離變》、《大對決——秦末真假英雄的權謀與爭霸》、《英雄劫——春秋時代南方三國的恩怨情仇》、《去梯言——歷史之眼看台灣》、《西遊記教你職場不敗術》、《冰鑑識人學》、《跟康熙學策略》、《公孫策說唐詩故事》、《公孫策說名句故事》、《史記經典100句》、《戰國策經典100句》等書。 臉書粉絲團:「公孫策張飛殺岳飛」

基本資料

作者:公孫策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ViewPoint 出版日期:2017-01-20 ISBN:4717702095048 城邦書號:BU3021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