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首三日加碼
目前位置: > > > >
肉小說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尖端出版.日本文學小說展/兩本75折

內容簡介

★日本銷售超過45萬冊!暢銷小說《和菓子的杏》作者坂木司又一美食感動力作! 【注意】本書含有大量食物描寫,無法抗拒宵夜誘惑者,不建議在深夜閱讀。 【警告】請避免空腹觀看。閱讀時如有想吃肉的衝動,純屬正常反應。 身為人子、父親、先生、女婿、部下——不同的位置,就如同豬的部位。 而無論是部位還是人生,各有其獨特的滋味! 《武鬥派的指尖》 工作不順,一心混黑幫的前上班族,討厭豬腳的原因,是因為差點被斷手指嗎?  《美國人的國王》 請求岳父答應婚約的設計師,雙方對飲食的品味差距極大,自視甚高的他能夠放下身段獲得同意嗎?  《你喜歡的五花》 嫌棄母親做菜難吃的中二生,因為一道豚角煮,意外經歷了一段奇妙旅程。 《肩上的負擔(+9)》 年紀越來越大的上班族,覺得自己如同咬不動肉的牙齒一樣,越來越格格不入……  《魚類的里肌》 大學生與單戀的女生共處一室,吃著她為了前男友特別做的料理,帶著酒意的兩人所發現的祕密是? 《身體的一部分》 偏食的小學生,因為最近對補習班認識的某個女生特別在意,變得想要積極嘗試所謂「大人的味道」…… 以「豬的部位」為主題,描寫男性不為人知的脆弱面, 值得細細品嘗,保證上癮的味道, 一本從內心溫暖到肚子的絕品「肉小說」集! 【美味推薦】 (依照筆畫排列) 文字工作者waiting 台灣超級偶像(努力中)三原慧悟 網路書評節目製作人囧星人 無肉不歡金馬演員納豆 【讀者推薦】 「將豬的部位連結人生百態,感覺超有趣。」 「作者很擅長描寫食物,泡菜炒豬肉、關東煮加豬腳……令人眼花撩亂。」 「一看就上癮!完全停不下來——」 「看完有點尊敬豬這種生物了(笑)。」

內文試閱

武鬥派的指尖
  前輩最愛吃豬腳切片了。   每當重大的工作一結束,他一定會到一家離歌舞伎町不遠,稍微步行即可抵達的韓國料理店裡點來享用。   「真好吃啊。」   前輩一邊喝著真露(註一),一邊將切成薄片的豬腳沾上味噌啃咬,嘴裡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我邊幫前輩倒酒,含糊地微笑回應。   老實說,我並不喜歡豬腳。雖然知道它富含膠質對身體很好,但那不知該說是火腿還是肉的口感,總讓人覺得有些害怕,再加上它是冷盤,又會讓嘴唇黏黏的。我本身就不太喜歡生冷的肉類,即便是火腿,盡量也是希望能烤過再吃。   不過,前輩倒是個只要有生培根就可以配酒喝的人,更何況是豬腳。   前輩喜歡什麼都獨自霸占,不管是功勞還是豬腳。所以往常我只要盯著他吃就可以過關。但是卻在某日,前輩將他的盤子推給了我。   「吃啊。」   「呃?」   「請你吃啊,來。」   那天,前輩心情非常好,很快地就把重要的工作完成,也沒有我在後面扯他後腿。    「不用客氣,吃啊。」   以前我曾經有次,拿了盒子裡的茶點來吃,才塞了一顆到嘴裡,就挨了前輩一巴掌。因為前輩非常吝嗇。   如此小氣的前輩,現在卻把他最喜歡的東西推出來。   「我的豬腳你不吃是嗎?」   「不,怎麼會呢。」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筷子夾了一片,順便也夾了許多蔬菜跟味噌,除了肉以外的東西前輩都不太在意。   「怎麼樣?好吃嗎?」   我咬著薄片邊緣,一臉認真地點頭。真難吃。雖然味噌已經蓋過了大部分的味道,它仍舊殘留著獨特的腥味,可是我又不能被前輩察覺。   心不甘情不願地又咬了一口,冰冷的豬皮很快便化在嘴裡,黏糊糊的。我一想到肉片被自己的體溫給融化開來,不覺毛了起來。   「你是個沒用的傢伙。」   我無言點頭。前輩最討厭別人違抗他了。   再者,我也最怕別人對我暴力相向。   「不過啊,即便沒用,肯努力也是會有所成就的。現在你什麼都不用想,只要照我說的做就對了。」   我露出感激至極的表情點頭,嘴裡還含著一直嚥不下口的豬皮及軟骨。   而現在,我再度與豬腳面對面。   前輩不在這裡,所以我不可能點豬腳。那為何會變成這樣呢?我只是點了普通的關東煮而已。   「即使如此,但只要是關東煮都會放豬腳啊。」   我向店家抱怨沒有點豬腳後,吧檯的老闆隨即歪頭納悶。   「你要是討厭的話,不要吃留下來也可以啦。」   老闆一臉和善地對我微笑,我也只好閉上嘴巴,放棄再多說什麼。其實,我很不擅長向人發牢騷。原本以為抱怨索賠之類的事,早在和前輩工作當中逐漸習慣了,但仔細想想,我似乎只是習慣了聽前輩破口大罵而已。   如果是這個時候,前輩會怎麼做呢?也許會發怒回道:「喂!開什麼玩笑啊!」還是說,像平常一樣悶不吭聲,持續踹著同一個地方?   「真的討厭就當他是湯渣,剩下來就好。」   這個,換給你。老闆如此說道,便在我的盤子裡放了一根熱呼呼的香腸。   「香腸……?」   不是炸過的香腸,而是可以直接夾在熱狗裡的那種長香腸。為什麼都放這類食物在關東煮裡啊?我想要的只是煮得軟爛的蘿蔔,或是竹輪,再搭配點小酒喝而已啊。   真是不小心進到詭異的店了。我頂著鬱悶的心情放棄般低下頭,卻看見討厭的豬腳映入眼簾。這和前輩所吃的切片豬腳不同,而是保留著完好形狀的橫放在眼前。以視覺觀感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說是腳,倒不如說是腳趾了。   話說,我卻是連被唾棄的對象都當不成呢。我在心底嘟噥著。   *   說到底,打從我自三流大學畢業的時間點開始,我就已經偏離了精英的道路。   本來我還打算國中或高中就先進入社會,一邊受前輩們的指導,再慢慢出人頭地往上爬。可是我卻被爸媽,還有周遭的人說服,變成「至少大學畢業」再說。   畢業後,又一同被同學影響,進入一般企業裡任職。時間剛好是泡沫經濟的全盛時期,只要不是自己拒絕的情況下,大概都有百分之百的機率能夠順利進入職場,所以這樣做我也認為是理所當然。   接著,泡沫經濟的季節過去,忽然驚覺的時候已經三十好幾。工作忙碌,又沒有女友,也沒有調職的機會,就和學生時期一樣住在家裡。平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每天瞎混過日子。   我心裡也覺得不能夠再這樣,便鼓起了勇氣,跳進了一直以來就十分憧憬的世界。反正我在原公司的人際關係,原本就發展得不是很順利,加上本身的實力也無法好好發揮,因此,更促使我下定決心。   再說,我原本就是武鬥派的(註二),會和公司合不來也是理所當然。   我從小就熱衷職業摔角和格鬥技,也會一一確認相關的情報雜誌,還有電視的播映時間。上了大學以後,便直接到現場觀看,成天埋頭於格鬥技巧的研究當中。只是後來被父母親阻止進入道場學習,以至於至今我都還沒碰過Street fighting(註三)讓我懊悔不已。   如果讓我碰上,我一定能充分發揮遠端學習的成果。   繼格鬥技,我又迷上了武俠片。   出了社會的我,每當遇到不合理的事,導致心情低落時,我只要看武俠片,就能從中得到激勵。生存在仁義裡的男子漢世道,以及尊敬大哥,並對年長者保持敬意的那些態度,真的很棒。   「是說都三十多歲了還不太會用電腦,是不是有些誇張?」   一名比我小的公司女職員,用著輕蔑般的眼神看著我說。   妳應該好好學習這個世界才是,別以為靠自己那點可愛,就能在這世界生存。像妳這樣喜愛名牌,終有一天會淪落去借高利貸,然後再被賣去風俗酒店,充其量就是這樣的人生罷了。   「不,下一分合約我想是很難簽訂了。」   從我負責開始,一直長期合作到現在的公司,卻因為對方社長這麼一句話,結束了彼此關係。在談工作要講求實際與效率以前,身為一個人,首要遵守的就是道義啊!像你這樣的傢伙,遲早有一天公司遇到麻煩的時候,也不會有人願意對你伸出援手。別以為自己是社長,就可以這樣自以為了不起。   「喂,你說你自己是武鬥派,那是騙人的吧?」   公司的聚會席間,一名同時期進來的男同事,忽然探問起我的隱私。   「我才沒有騙人。」   「你在說什麼鬼話啊,看你那肥嘟嘟的肚子。你其實只是個喜歡看職業摔跤的宅男吧。難道你會『喝!』那樣叫?用你那小小的嗓音?」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真是受夠了這樣的公司,你們這些不認同我的傢伙們,哪天被我從後面偷襲就不要嚇到,我可是武鬥派的呢。   二度就業,沒想到卻是意外的困難。可能我年齡也到了一個瓶頸,才會先後被許多地方拒絕。不過,還好之前的工作實績受人肯定,總算順利地進入了理想的職場。   一開始,不管是前輩們的日常舉止,還是工作現場,在我眼裡看來都覺得很棒,光是一句講話方式便能讓我感動不已,拚了命地想要仿效學習。尤其前輩又是我理想中的樣子,只要能和前輩一起行動,我就很開心了。   但是無論我再怎麼努力,終究還是不適合這個業界。不、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只是心裡還是想著先進去再說,既然我內心是武鬥派,那就總會有辦法的。   「一定要從頭教你才會嗎?」   即便前輩對我多次嘆息,戳我的頭,踹我的屁股,我還是堅持不放棄。為了有一天能親臨現場,我努力的學習使用不熟稔的專業術語,用盡了我全身氣力。只是,在我還來不及嶄露頭角時,就被發配邊疆了。   雖然我被如此對待,可是我依然沒有因此而消沉下去。我夢見我站在舞台上,就在電影中,我最喜愛的那個世界裡,儘管敬陪末座,我依然身處其中。   做個夢嘛,有什麼不行呢?   *   也許是夢做過頭了,我不小心在工作上,犯了一個大錯,造成公司一千萬元的虧損。面對這誇張的數字,前輩的額上浮現一條青筋。   「作為一個大哥,我是很想幫你頂下來,但是這數字……可能我也沒辦法了。」   結果,事情演變成,由社長來判斷該怎麼解決,於是我便被叫到會客室。一進到房間,除了社長,還有其他職位的前輩們,排排站在一起。難道這是……我的身體不覺發抖。   「最後重點——你也過了試用期了嘛。」   經過了漫長的說教後,社長靠在皮革椅上,接著,毫不留情地說;   「你這個混蛋若是付不出一千萬,就只好拿你的手指來抵了!」   房內的空氣瞬間凝結。就是這個!這就是黑道啊!這就是我在武俠片裡,看過了很多次的場面啊!一想到此刻我就在這裡,不禁興奮了起來。   「啊,就是斷指的意思對吧?」   聽到我不小心發出雀躍的聲音,社長的臉馬上轉為可疑的表情。   「你在盤算什麼?」   「社長,這傢伙還不熟悉業界的規矩啊。」   前輩不動聲色地幫我說話,但是社長依然緊皺眉頭,揚起下巴示意站在一旁的男子。   「把那個拿過來。」   板材上,放置著木工工具的鑿子跟榔頭,完全就跟電影裡的小道具一模一樣,男子將它放在我的面前,跟著問道:   「你慣用哪隻手?」   「啊,右手。」   我尚未說完,左手就被他固定在板子上。   「你想要誰幫你?」   「呃?」   就在我歪著頭,還不了解他話語的同時,前輩很快從旁介入。   「這是我的小弟,我來。」   前輩說著,便拿起鑿子跟榔頭。真是太有男子氣概了,超帥,根本帥翻天。   可是,我怕痛,也反對暴力。   「那個……我付錢,用現金。」   我一開口,前輩的手馬上停下。   「你說啥?難道你有辦法弄到一千萬?」   站在一旁的同事緊張地問。   「呃……我有定存。」   我老實回答後,室內原本凝結的空氣,瞬間崩解。   「啊……真是……太好了。」   前輩將鑿子跟榔頭拋出,仰天長嘆。   「對喔,你說過你以前是上班族嘛。」   同事一臉無趣地聳肩。   「不,那個……」   我把黑道的美學給毀了。而當我察覺到事實的時候,也已經太遲了。   上司用著極為憐憫的眼光,看著我。   「——回去以前給我去一趟總務部!」   *   我真的很憧憬俠義的世界,但是走不了武鬥派的路,只好選擇了放高利貸的黑道。不過正因為如此,這次的過錯,才得以非常普通的補償損失處理掉。   就用我工作到現在,不知不覺存下來的那些錢。因為住在老家,也沒什麼用錢的機會,加上又是在泡沫經濟時期進入職場,所以薪水也算優渥。而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在我存到一千萬的時候,便將錢定存了起來。打算等到哪天交了女朋友,也可以拿來當作結婚基金。   從總務部門回來以後,我又被上司叫過去,隨著解僱通知,一併交予我一個紙箱,好讓我可以放私人物品帶走。   「總之,做個樣子也好,你只要一個多月,給我滾到遠一點的地方,不然我們對外也難以交代。」   我點頭後,上司跟著一臉嫌惡地補充道:「我會先讓人放話,說你被我斷了指頭後逃走了。」   正當我東西整理到一半的時候,另一名同事跑來與我搭話。   「如果你存款見底的話,我倒是可以介紹你一個安頓的好去處。」   我告訴他很感謝他的心意,不過我有兩分定存所以不用擔心。他聽我這麼一回,嘴裡叼著的香煙跟著掉落。   「你這傢伙,存款還真不少啊。」

作者資料

坂木司(SAKAKI TSUKASA)

一九六九年東京出生,二○○二年,以《青空之卵》踏入文壇。其筆下人物與現實貼近,筆觸輕盈不造作,善於在日常生活中發掘各式各樣的細節,並轉化為小說題材,使故事讀來倍感親切。

基本資料

作者:坂木司(SAKAKI TSUKASA) 譯者:UII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1-10 ISBN:9789571069012 城邦書號:SPB7Z000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