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HOTEL JUICY:打工少女的夏日奇遇記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5

內容簡介

★最會寫美食的日本作家坂木司,一手烹調療癒美味的日常推理! ★日本讀者:「我低潮時就會重讀這部作品,然後再度想前往沖繩!」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不論誰聽了,都會開心的話,居然是她人生最大的罩門!? 正直的少女,陰錯陽差來到一切標準都和她不合的沖繩, 究竟要努力保持自我?還是乘著海風發現全新自己? 豔陽X美食X謎團X青春 讓人食指大動的超好吃小說! 夏天的沖繩x青春的祕密 隨著南風而來有點酸、有點甜, 十分美味的青春成長日常之謎! 身為大家庭的長女,我——柿生浩美(大家都叫我浩浩),總一刻不得閒,而且最受不了別人隨隨便便、得過且過的態度。偏偏今年暑假挑到一個簡直是我天敵的打工地點——沖繩那霸的廉價飯店「HOTEL JUICY」! 飯店代理老闆的人格好像會隨著白日和黑夜切換;清掃員更是年紀大到會讓房客誤認我們虐待老人的雙胞胎老婆婆;唯一可靠的打工前輩,居然在我抵達的第二天就辭掉工作落跑!就連來訪的客人們,也各自懷著難以捉摸的心思…… 不過,雖然沖繩的食物很奇妙,工作夥伴都是特立獨行的怪人。但日日伴隨夏風吹拂,我也習慣了午餐肉煎蛋、炸魚糕、山苦瓜炒什錦、沖繩拉麵、島豆腐等數也數不完的沖繩美食!但我的打工人生並未漸入佳境,「HOTEL JUICY」這家旅館宛如磁鐵,一再吸引充滿謎團的客人上門,就連我看似雙重人格的上司,似乎也藏著不得了的祕密…… 【熱情推薦】 夏宇童(青春女聲) 卡瓦納(旅遊達人) 故事就像是比嘉阿姨準備的傳統沖繩蓋飯Chanpon:第一層鋪上的是炒高麗菜、第二層出現炸豬排、第三層給你午餐肉,每一口的驚喜都讓你自己來挖掘~覺得能把推理小說跟美食如此緊密連結真的是很棒!讀完了會有一種很寂寞的感覺,很希望這趟沖繩之旅不要畫下句點。這時心中會自己默默許下~有一天一定要去沖繩玩,找到屬於自己的那間Hotel Juicy。 ——夏宇童(青春女聲) 【名家推薦】 要是問說「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工作?」恐怕還是為了「錢」吧。然而這部小說讓我相信工作不光只有這樣。就算沮喪、就算苦惱,也不是世界末日。工作、吃飯、和他人產生聯繫,摸索著自己的尺度,努力地過著今天、明天、每一天。 ——藤田香織(文藝評論家) 【AMAZON.JP讀者★★★★☆熱情推薦】 日本最大讀書社群網站「讀書METER」超過五千筆登錄。 日本讀者: .告訴我人和人之間的羈絆有多麼困難又多麼重要的一本小說。 .女主角的認真和直率,以及成長的過程令人充滿好感! .浩浩奔走在沖繩這樣充滿包容力的地方的模樣非常有趣。當夏天的尾聲逐漸逼 近的時候又令人感到揪心。是一部會令人感受到結束和開始一樣重要的精采作 品。

內文試閱

  現在回想起來,早在預約訂房的時候我就有不好的預感。   「代理老闆,這個訂房客人只留了手機號碼和名字,沒留姓氏和聯絡地址耶。」   我將訂房表亮到代理老闆面前問道,代理老闆的反應只有神情恍惚地邊啜了口咖啡邊點頭。來這裡打工已經一星期了,工作內容都已熟悉,但這個人的馬虎隨便,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習慣。   「喔,那個是我接的。」   我想也是。若是前任的松谷小姐接的訂房,想必不會登記得如此草率。   「如果有在便條紙上留了其他補充資料請交給我,我來謄上去。」   「沒有喔。」   「啊?」   飯店人員接受預約訂房時,詢問客人的全名地址聯絡電話不是最基本的程序嗎?   「知道名字和電話號碼就聯絡得到人了嘛。」   不,不是那個問題,再說這留的算是名字嗎?我的視線落在那行潦草的字上頭。   ——「Yuri & Aya。訂四天左右?」   照這字面看來,根本也還不確定這訂房成不成立啊。於是我撥了對方留下的唯一一支電話號碼,接電話的不知道是Yuri還是Aya,劈頭就說:   「妳誰啊?」   我才要問妳那位咧。   *   今日陽光猛烈,我在陽台仰望萬里無雲的晴空,瞇細了眼。這裡是沖繩,而且是一年當中最熱的八月的沖繩,而我在這兒。   這個暑假我找了包住的打工,前往石垣島的飯店工作,然而後來卻像半被賣掉似地調來那霸的廉價飯店,這家位於國際通彎進小巷裡的飯店名叫「Hotel Juicy」,我來這兒上班已經一個星期了。   圓滾滾的字跡。   我盯著客人緩慢地在住宿登記表上寫下姓名和住址,不由得嘆了口氣,客人那裝飾得無比華麗的彩繪指甲讓她拿原子筆的手勢顯得相當不穩。   (不過寫個名字是要花幾百分鐘?)   我努力不讓內心的不耐顯露在臉上,一邊觀察對方。住址在關東,感覺常混涉谷和池袋,打扮也是那個路線的,身穿閃亮亮的坦克背心,混了接髮的中長髮染成淺褐色,化妝很濃,但想必還不到二十歲。看吧,證據就是她在填年齡欄時猶豫了一下,筆尖在紙面上方繞呀繞,最後寫下「十七」兩字。   (也就是說,應該是十六歲左右了。國三或高一吧。)   這我也有經驗。小女生要是想去大人出沒的地方玩的時候,通常謊報年齡時不會和實際年齡差太多,而是報上稍微比自己外表成熟一點點的年齡,才是最明智的。   「噢,還有另一位喲,請二位都留下資料吧。」   「哎喲——,房間只有一間耶!」   噘得高高的雙脣塗著亮晶晶的脣蜜。我忍著冒上來的火氣,衝著她嫣然一笑說:「這位客人,麻煩了。」就算不是自己能接受的類型,客人畢竟是客人。   「噯,超麻煩的耶~」   她踩著細高跟涼鞋往後退一步,換另一名女孩湊近來櫃檯。這位和前一位一樣穿著坦克背心,看來是在同一家店買的,只是顏色不同。兩人同樣接了髮,同樣的濃妝,更麻煩的是,兩人體格身高都很接近。   (……噯,簡直不輸久米婆婆和仙婆婆,超難分辨的耶~)   我在心中模仿女孩的講話語氣兀自嘀咕著。   「這樣可以了吧~」   女孩把筆一扔,抬起臉看向我,那濃密的假睫毛後方深處露出的是充滿敵意的視線。   我想搞不好,不,肯定是,她們正是我這輩子最不擅長應對的人種。   是我活到現在,一直以為自己絕對不會去接觸的生物。   沒錯,辣妹來了。   *   值得慶幸的是,我是那種一生氣食慾就會變大的類型。午餐時間,我邊扒著蓋飯邊宣洩怒氣,這已經不知道是我第幾次因為代理老闆馬虎隨便的態度而發火了。   (連一通預約訂房的電話都處理不好,哪裡有這種飯店負責人你告訴我!真虧這家飯店還能經營到現在沒倒掉。)   遙想起歷代打工員工所背負的苦惱,我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合掌。   雖然是把怒氣配飯吃,話說回來比嘉阿姨的蓋飯還真是美味,不過這道料理到底叫什麼?我理所當然地當作中華蓋飯在吃,但碗裡最上層炒蔬菜蛋包的下方不知為何冒出了炸豬排。   (……是多送的嗎?)   我懷著疑問繼續往下挖,接著出現的是叫做「午餐肉」的、類似罐裝火腿的肉片,也就是常出現在山苦瓜什錦炒裡的罐頭肉,肉片拌炒了鮮綠的菜葉。   (???)   我究竟吃的是什麼?仔細分析這碗蓋飯,從底層到頂層依序是午餐肉炒蔬菜、炸豬排、炒蔬菜蛋包,而且最上層的炒蔬菜蛋包裡還炒進大量的五花肉,換句話說這根本是三層連續的肉類攻勢。   (通常不會把肉類料理層層疊上去吧?)   我把一星期份的卡路里塞進胃裡之後,收拾空碗時,順道問了比嘉阿姨。   「請問,今天的午餐料理叫什麼名字?」   「那叫『Chanpon』哦。」比嘉阿姨一邊刷洗著大號的中華炒菜鍋,悠然地回我。   「不是『Chanpuru』,而是『Chanpon』?」   「是呀,雖然跟長崎的拉麵有著一樣的名字,在我們這邊這道料理就叫做『Chanpon』,可是因為名字一樣啊,觀光客來這邊的食堂點餐的時候常會嚇一跳呢。」   比嘉阿姨咯咯笑著一邊擦乾鍋子的水漬。嗯,的確很混淆。   *   喀嗒、喀嗒、喀嗒,緩緩接近的不可思議聲響,原來是那兩名辣妹腳踩低跟涼鞋走下樓梯,只見兩人懶洋洋地推開玻璃門來到櫃檯前。   「噯,這一帶有什麼便宜又好吃的店嗎~?」   開口的是兩人當中先在住宿登記表上留資料的工藤由利子(Kudo Yuriko),也就是Yuri,由於先前留下唯一的手機號碼是她的,我記得她的聲音。   「可能的話,我們想吃沖繩風味的料理說~」   另一位叫田中亞矢(Tanaka Aya),也就是Aya,她一邊把玩著掛了一大串吊飾的手機一邊望著牆上的市區地圖。這兩人打扮風格雖然如出一轍,仔細一觀察,我發現Yuri的髮色比較淺,而Aya則是比較沉穩的栗色,還有,Yuri的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Aya則有著白皙的肌膚。   「二位不妨去這附近的公設市場看看,那邊的二樓有很多便宜又好吃的食堂,市場周圍也有很多食堂哦。」   年輕小女生出來玩,旅費肯定得東省西省的,就算穿著打光鮮亮麗,高中生就是高中生,打工賺的錢也不會多到哪兒去,我突然起了疼惜之心,拿了份地圖遞給兩人。   「這給妳們,是附近的地圖,我們這一帶很適合散步喲。」   「不用了。」   「咦?」   「我們不散步的。」   Yuri一副我行我素的態度,說完便轉過身背對我。愣在櫃檯的我,手中那張影印的地圖軟趴趴地垂了下來。   「浩浩,怎麼了嗎?」   久米婆婆抬頭問我。兩位辣妹出門去之後,仙婆婆把我叫去櫃檯後方的榻榻米席。   「看妳沒什麼精神吶,肚子餓嗎?」   不是的,中午那碗「Chanpon」都還沒消化完。沒錯,我有滿腹想講的事,可是。   「那剛好,為了浩浩我們炸了好多,盡量吃吧。」   擺在小小的摺疊式茶几上的是沖繩零嘴,類似黑糖口味可麗餅的圓筒狀小點心,不用錢似地盛了滿滿一大盤,而且當中有一半是包了豆沙餡的。   「啊,謝謝……」   很開心,真的很開心,打工認識的婆婆特地做點心給我吃,真的是讓我既感動又開心,可是。   (為什麼這裡的人,所有吃的東西都是盛最大碗的……)   我望著可麗餅小山暗暗冒汗,這時,代理老闆趿著海灘鞋啪噠啪噠地經過榻榻米席。   「哎呀,看起來好好吃,妳們開下午茶會故意不找我喔?」   老樣子,白天的他有著糟糕的個性帶著些許被害妄想,微鬈的及肩長髮讓他看上去像貧窮神似地陰鬱,不過此時的他說不定是我的救星?   「妳們很壞心耶,也讓我插一角嘛。」   代理老闆說著早已脫下海灘鞋坐上了榻榻米席,但久米婆婆和仙婆婆似乎已經習慣他這副德性,順手又拿了一只茶杯過來。   「來來來,多吃點!」   婆婆泡了熱騰騰的茉莉花茶(在這裡好像叫做「香片茶」),直叫我們多吃點。我拿起一塊褐色可麗餅一口咬下。   咦?沒想到口味很清爽,外觀看上去軟Q扎實,吃起來卻是帶著淡淡甜味的黑糖蒸糕口感,還滿順口的,這樣看來包豆沙餡的我應該也吃得下了。   「噢,真好吃。」不出所料,代理老闆毫不客氣地大口嚼著,「這就叫那個吧?私房美味?」   「呵呵,是呀,包豆沙餡是久米婆婆的點子哦。」   仙婆婆邊回邊啜了口茶,撕下可麗餅的邊邊小口小口地吃著。我盯著點心瞧,久米婆婆突然出聲:   「Chinbin喲。」   「什麼?」   聽到這宛如咒語的字彙,我不由得偏起了頭。「Chinbin喲」這幾個發音在我腦袋裡無法轉換成國語,雖然來到沖繩至今已經體驗過無數次這種感覺,總是讓我有種宛如身處國外的不可思議心情。   「Chinbin是這個點心的名字。」代理老闆及時插了嘴:「口味樸實,卻很好吃,怎麼吃都吃不膩呢。」   「嗯嗯,真的很好吃。」   我邊吃著包豆沙餡的邊點頭,久米婆婆和仙婆婆開心地笑了。記得我奶奶在看我吃點心的時候,也常出現這種表情,想到這,我的胸口深處不由得一緊。   然而那轉瞬的感傷,卻被代理老闆懶洋洋的話聲干擾而散去。   「好啦,那我也差不多該閃人了。多謝招待。」他邊說邊起身,還不著痕跡地順手抓走幾根盤裡所剩無幾的Chinbin,真是難看,而且他把戰果直接放進夏威夷衫的胸前口袋,這可是油炸的點心,油會滲到布裡耶。   「柿生小姐,那剩下的就交給妳了。」   「代理老闆你要去哪裡?」   「我在隔壁,有事就來叫我。」   反正又是回去睡大頭覺吧。他口中的「隔壁」,是他在入夜後經營的咖啡廳兼酒吧,聽說夜間還有一位負責餐點的員工,但因為時間對不上,我還沒見過那個人。   附帶一提,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那家店沒有名字。之前我觀察了許久就是沒看到店名,於是直接問代理老闆,他回說:   「店名?沒有那種東西啊。因為,有店名的話不就露餡了嗎?」   露餡?見我一臉不解,代理老闆繼續說出更令人傻眼的話:   「因為那家店純粹是我想排遣時間才開的,沒跟大老闆講,啊牽電話要花錢,也就沒牽嘍。對耶,衛生許可證也沒去辦。」   望著一臉若無其事模樣的代理老闆,我驚訝得啞口無言。   (沒有衛生許可證,你這樣也算是飯店從業人員嗎!)   我本來就認為他是個不負責任的人,只是沒想到不負責任到這種地步。   (太誇張了!根本誇張到爆表!)   我帶著滿腔怒意,狠狠瞪向代理老闆,他見狀,慌忙解釋了起來。   「啊,不過負責餐點的那小子有廚師執照啊,所以要是露了餡,就說忘記去辦衛生許可申請就好了,我想飯店應該不會被牽連而遭到勒令停業……吧?」   ……你這解釋根本是愈描愈黑好嗎。

作者資料

坂木司(SAKAKI TSUKASA)

一九六九年東京出生,二○○二年,以《青空之卵》踏入文壇。其筆下人物與現實貼近,筆觸輕盈不造作,善於在日常生活中發掘各式各樣的細節,並轉化為小說題材,使故事讀來倍感親切。

基本資料

作者:坂木司(SAKAKI TSUKASA) 譯者:阿夜 繪者:海豹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16-03-31 ISBN:9789865651558 城邦書號:1UY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