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鬼影行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鋼匕首獎+馬爾他之鷹冷硬派小說獎得主《鬼影大盜》續集 ◆熱血痛快、毫無冷場,細節寫實到近乎危險的犯罪小說! ◆驚悚小說天王李.查德、知名犯罪小說家杜安.史維欽斯基 熱情推薦 「不論經過多少次逃亡、偽造過多少個身分,只要還有一個人記得你,你就永遠無法真正消失。」 在鬼影大盜隱姓埋名的生涯中,世上只有一個人記得他真正的面貌、認得他原本的聲音:他的導師,美豔狡詐的犯罪高手安琪拉。他們已闊別多年,甚至不確定對方是死是活。 安琪拉在澳門策劃一起搶劫南海走私船的行動,目標是二十六顆高品質、未切割、無法追蹤來源的緬甸藍寶石,未料船上藏的不只是普通的走私毒品與珠寶,還有上萬張足以衝擊全球金融秩序的精密偽鈔。劫船行動惹上了三合會幫派,還有一位和鬼影一樣神祕兇狠、偏好斬首的無名殺手。原本安全在幕後操盤的安琪拉尚未拿到寶石,卻先收到手下血淋淋的頭顱,赫然醒悟這個計畫已徹底失控,若要保命,只能求助於她一手訓練出來的鬼影大盜。 收到安琪拉的訊息,鬼影大盜立刻趕赴澳門,以合作伙伴的角色加入她的逃亡旅程,兩人彷彿又回到初相識時那段偷拐搶騙、揮金如土的狂野時光,只需要無盡的刺激,還有彼此。然而,如今的他們之間已經隔著太多猜忌與疑問:他們失散的這六年間,安琪拉去了哪裡?找他來澳門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任務失敗的原因是不是另有隱情? 他們都不知道對方是否還值得自己全心信任,但確定的是,他們這次仍舊必須依靠彼此,才能尋得脫身之道…… 【英美書評推薦】 「羅傑.霍布斯不只是個值得期待的作者——他早已超越了眾多小說家,將他們一舉甩在腦後,在遠處為我們展示,驚悚小說能夠寫得多麼猛烈、機智、震撼人心。我感到敬畏。」 ——《血腥遣散費》作者杜安.史維欽斯基 「愛倫坡獎入圍作者霍布斯為《鬼影大盜》帶來的絕佳續作。令人難以抗拒。」——《出版人週刊》 「在江湖道義之外,這對變色龍般的反社會獨行俠主角之間,也有著不言自明的吸引力,推動了故事,帶領我們深入澳門的地下犯罪世界。《鬼影行動》比《鬼影大盜》更緊湊,擁有如同泰瑞.海耶斯的《朝聖者》的自信與力量。」 ——《衛報》 「以高超技巧呈現,像欣賞動作片英雄躍下高樓的驚險場面一般痛快。」 ——《芝加哥論壇報》 【閱讀部落格好評】 「《鬼影行動》是一本引人入勝的小說,讓人自翻開第一頁起就欲罷不能,迫不及待想知道結局,耐人尋味的主題、栩栩如生的場景,加上作者那細膩卻不流於俗氣的人物描寫,鮮活的人物個性、角色糾葛的心理,緊張氣氛的鋪陳掌握相當緊湊,流暢精采的情節,本書信手捻來都是緊張刺激之橋段,充分享受閱讀犯罪推理小說所帶來的娛樂性,令人難以抗拒。」 ——部落格「小建的電影世界」 「軟硬兼具的犯罪動作小說,讀來不會太過煽情或是做作,驚險的過程中處處都是重點,每章的句點都是誘人的魅物,不得不說和第一集相比,續集更勝一籌。」——部落格「吉娃娃的觀點論」 「鬼影與安琪拉之間的關係牽動著情節的發展,即使是罪犯也有著七情六慾,終究還是有著感情、友情的牽絆,但同時存在的,又有著罪犯該有的警覺及不安定感,這樣交疊的情緒,讓小說瀰漫著一種特殊的氣氛,為了財富出生入死是一種挑戰,一種渴望,而為了在意的人赴湯蹈火呢?一種更深層的情緒在裡面,凸顯著即使是鬼影這樣孤單而謎一般的人物,終究也是有血有淚,帶著情感的漢子。」——部落格「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 「第一集給人的真實感非常強烈,好像用慢動作一一分析角色動作給你聽一樣,到了第二集多了更多心裡層面的東西,所以動作說明或者槍械手冊的篇幅有減少,但多了更多角色動機,就更好看了。」 ——部落格「旭日之丘」 「《鬼影大盜》系列最吸引人的特色莫過於它的真實,第二部也同樣延續第一部良好的傳統——清晰、詳盡、合理的犯罪計畫。」 ——部落格「城東兔子窩」 「我覺得這一集的內容比之前更好看,因為在習慣的犯罪、逃亡、變身、角色轉換中能夠玩出新把戲,讓讀者能夠理解並喜歡是一種很難得的書寫策略。很多續集都只能說是狗尾續貂,然而,《鬼影大盜》的續集卻能夠另闢蹊徑的寫出一個男人的冒險,還有一些多情悲傷的遺憾。」 ——部落格「師文稗類」 「《鬼影行動》延續《鬼影大盜》的明快節奏,情節緊湊、環環相扣。從劇情結構來看,轉折是一波又一波,高潮起伏吸引讀者目光,但更成功的是羅傑.霍布斯對於人物角色的掌控,細膩的描述讓每個出現的人物鮮明化,角色的形象隨著文字勾勒,栩栩如生浮現在讀者的腦海中。閱讀《鬼影行動》彷彿在看一場動作電影,文字故事具有強烈的畫面感!」 ——部落格「廢墟迷思」 「《鬼影大盜》系列小說,是我最近看來最有真實感的犯罪小說。主角們出沒的地點是在與毒品、黑幫、搶案、殺案等等相關連的灰色地帶,加深了本書的犯罪黑色世界感。」 ——部落格「蒼野之鷹」

內文試閱

  我的手機發出一聲短促的啁啾聲時,我正在印地安交叉口賭場的輪盤桌上,已經進入第五個小時。我等著輪盤球落下,荷官宣布贏的號碼後,才從口袋拿出手機。新郵件。終於。我已經快要無聊至死。      我的手機不常響起,正因為這個理由,我每六個月就換電子郵件地址。若要聯絡我,知道我祕密電郵地址的人得透過迦納一家很特別的屏障電子郵件服務寄訊息給我。並不容易。這條訊息會經過五大洲的安全伺服器處理,每一站都加密,然後才以看似隨機字母及數字的組合來到我的六、七個信箱之一。只有其中一個收件匣是真的。打開這個收件匣得使用我的私人反恐級解密金鑰。訊息第一次打開後,立刻就從所有的帳號中銷毀刪除,無法從任何一方追蹤,或被好奇的第三方偷窺,例如聯邦調查局或國際刑警組織。他們想破解我的密碼的話,得找來國家安全局,用他們的超級電腦攻擊我的加密程式。由於這樣的安排,我可能好幾個月都不會收到電子郵件。這個世界上只有十到十五個人知道如何跟我聯絡,沒有人會光是為了打招呼而經過這麼麻煩的手續。      我看了這封信一眼,要荷官幫我結算,她把我那一疊輪盤籌碼拿走,換成二十個千元數值的南瓜色籌碼,我丟了兩個給她當小費,剩下的放進口袋裡,把我的黑咖啡喝完。      「謝謝,」她說,「費雪先生,明天同時間嗎?」      「不,」我說,「明天一早得趕飛機。」      當時,我已經在印地安交叉口賭場待了將近一個月,經過漫長的一年之後好好放鬆。我在工作之間的空檔通常不出門,但這次是例外。我需要一些時間獨處,把事情想清楚。在保留區裡,用橘色籌碼的人都被當成皇室貴賓,不過一個月後我已經開始厭倦。過度奢華使人失去警戒心。      我給了女服務生一個籌碼,穿過賭場走向出口,從旋轉門出去。我拿出一張五十元鈔票,向穿著紅色背心的停車員招手,給他停車票收據時他點點頭。我的車是新型銀色寶馬雙門轎車。我通常並不開名車,可是在某些地方,光鮮亮麗反而比平凡無奇更不吸引人注意。例如賭場。而且,其實那並不是我的車,而是賈克.費雪的車。      首先,讓我向你解釋我不是誰。我不是賈克.費雪。賈克.費雪根本不存在,那只是我辦理住房登記時亮出的褪色加拿大護照上的名字而已。賈克是我兩年前憑空捏造出來的世界級假身份,然後花了很多錢準備好。就假身份來說,他真實得不得了。他有出生證明、護照、信用紀錄、報稅資料。他有歷史,也有個性。他是來自魁北克的職業賭徒,不到二十七歲,來到西部琢磨賭技。他是穿著白色外套的城市鄉巴佬,喜歡詐騙穿牛仔靴的傢伙。他的皮夾放滿貴賓卡,走路大搖大擺,一副豪賭客的樣子。他的深色頭髮用髮膠往後梳,深古銅色的皮膚,昂貴的手錶,溫和的笑容掩蓋不住他的傲慢,無論如何,他很年輕。如果你見到他,會覺得他很假,但不會認為他是贗品。賭場裡到處都是混蛋,所以員工轉頭就會忘記我的名字,那才是重點。      因為我不是賈克.費雪,也不是職業賭徒。      我只是傑克,銀行搶匪。      停車員很快把車開過來,幫我把車門打開,我給他小費後上車。這輛寶馬是從雙子瀑布某家專門出租高檔車給賈克這種混蛋的地方長期租來的。照後鏡上掛著松木芳香劑,雙渦輪增壓器使引擎聲像貓的呼嚕聲一樣。是賈克和我都會喜歡的玩具。      我打開拋棄式手機滑到應用程式按下訊息,當然,我無法在這裡解開密碼,所需要的電腦處理能力比我這便利商店買的手機所能提供的強多了,但我可以直接看加密的電子郵件,也就是密文。只有幾十個字母的長度而已。好奇怪,我不是很懂密碼學,但我知道較短的密碼不會變成長文,至少通常不會。不論寄這份訊息的是誰,對方一定很簡潔,表示他們大概認識我。      我打檔把車開走。      我是所謂的鬼影大盜。當一組人馬幹完一票大案子之後得消失一陣子時,我就是他們需要的人。我不只能讓問題消失,我還能讓任何事情消失。我能在三十秒之內就變成我想要的身份。我沒有你會認得的名字、地址或面孔。當我的手機鈴聲響過後,我總是立刻回撥。我並不是有案子就接,但過了一陣子之後,做什麼都比像個呆子一樣在賭桌上多混一小時好。我做這一行是因為別的行業都太無聊。      我開出賭場,沿著巷子開到高速公路上。奧瑞岡州的高地沙漠在夜間真是絕景,清澈的天空一朵雲也沒有,無邊無際的星星掛滿天際。月光下的土地是焦糖的深褐色,每隔幾公尺就有一塊塊突起的草叢。當然天色很暗,可是滿月如任何閃光燈一樣有力。我的能見度至少有十公里。幾百年前,這裡被火山熔岩夷為平地,如今放眼所見之地都覆蓋著塵土。      我開到距離城市很遠之後轉進一條泥巴路,顛簸地開了幾分鐘之後才停車。我需要安靜隱密的地方。並不是我不信任我的飯店,而是我曾經被陰過。賭場到處都是監視器,飯店到處都是人。這裡很好,甚至有點孤單。引擎熄火後,車內變暗,引擎發出冷卻的聲音,沙漠的風急速打在擋風玻璃上。我又看了手機。      我的筆電在副駕駛座底下,我從杯架下方拿出電線,把手機連到電腦上,開機後我把電子郵件從手機拖曳到桌面的解碼程式,立刻自動開始。我眨了幾次眼睛,適應螢幕的亮度,鍵入解密金鑰,程式發出聲音,工作完成。我按下訊息,由於檔案大小的緣故,我並沒有預期內容很重要。      但我錯了。      我是安琪拉,訊息寫著:我們的藏匿窩,路氹      現在。      我坐在車上,腹部有一股沉重的感覺。為了確認不是有人在跟我惡作劇,我再讀一次訊息。對,真的是她,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安琪拉。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正確地說是六年。在我的前一段人生,她是我的導師,是我認識最了不起的女人。當時我只是個小伙子,她在街上發現我、收留我。她年紀比我大,也許大個十歲,但比我有智慧。她教我如何幹罪犯這一行,如何拿到社會安全號碼,註冊盲人用信用卡。如何改變我的長相、說話的方式,讓人相信我是別人。她教我如何小心行事,選擇目標,安然脫身。老實說,她沒教的還真少。我準備好了之後,我們甚至一起幹過幾票。她是很棒的伙伴,總是罩我。她微笑時一邊嘴角上揚,能照亮整個房間,她的皮膚聞起來有百香果和香菸的味道。      直到六年前,她在吉隆坡消失無蹤。      吉隆坡那一筆是我一輩子做過最大的搶案,總共有八個人參與:一個車手、一個開箱手、一個騙子、兩個鈕釦人、兩個鬼影和一個幕後主謀。最後那個名叫馬克斯.海思,是我遇過最聰明的傢伙。搶劫大師,曾經在世界各地籌劃過完美無瑕的搶案。他什麼都能計劃,點石成金。如果我加入他的任務,可以拿到七位數的分紅。當然,錢很可觀,可是那不是我加入的原因。我加入是因為我想見安琪拉。我們分開躲藏了幾個月,我很想再跟她合作。我一收到他的電子郵件遊說就知道,對我來說這是完美的搶案。      我們的目標是一家做貨幣輸出的德國金融公司位於吉隆坡市中心的辦公室。安琪拉和我先去探路,他們在摩天大樓的頂樓有一個巨型金庫,存放送進來的當地貨幣,從此處再送到亞洲各地的分行。他們很有錢,每個小時都有武裝運鈔車從機場開到地下停車場,送來幾箱現鈔。為了進入金庫,他們使用高科技超級安全的電梯,直接通往頂樓。馬克斯想出如何佔領電梯。我們進去之後在光天化日下佔領銀行整整一小時,我們鑽開金庫門,清光裡面的鈔票。最後,那筆搶案總值約一千七百五十萬美金,我們沒人看過那麼多錢。      可是,接下來卻差錯連連。      我是第一個搞砸的。搶案進行的一個星期前,當我們在做準備時,我不小心讓一個臥底警察看了我的護照,然後那個警察探了我們的底,發現我通過海關時的同夥,我們所有的假身份都曝光,我們自投羅網,卻毫不自知。      警方在等我們向銀行下手,我們一進了那座電梯,摩天大樓就成了電影《熱天午後》的場景。皇家馬來西亞警方派了直昇機盤旋在大樓上方,封鎖了市區最繁忙的十條街區,車輛通通不准接近。大樓周圍被霹靂小組車輛包圍。等我們鑽破金庫時,電話線上已經有兩個人質談判員在等待,一個說英文的,一個說馬來文。      一整個慘到不能再慘。      我們計畫這起搶案時就知道警方會出動,那無可避免,搶銀行一小時而不招來警察是不可能的。我們的計畫將霹靂小組車輛、路障,甚至人質談判員都列入考量。但由於警方早就知道我們的行動,他們有時間準備。破壞我們計畫的不是路障和警方車輛,而是直昇機。我們本來計畫在搶案完成後從屋頂逃走,銀行屋頂有一個直昇機起降場,那裡隨時停著加滿油的直昇機,方便載行政主管往返辦公室及雲頂高原的別墅。當天他不在辦公室,所以他的豪華直昇機就這麼停放在那裡,剛好可以載我們七個人,再加上我們的設備。我們的車手阿爾頓.希爾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在電話簿上找到越南的飛行學校,受訓學習駕駛直昇機。要不是那可惡的警方直昇機,我們鑽開金庫之後要去哪裡都沒問題。      我們本來應該利用警方自己應變機制裡的漏洞。馬來西亞皇家警察在全國只有幾架直昇機而已,而且是搜救直昇機,不是空降部隊直昇機。當時,那些直昇機幾乎全時間在海上值勤,偵察海盜和走私販,只有一架在吉隆坡附近,而我們搶銀行的時候,那架直昇機應該是在一百英哩外的怡保做訓練演習。為了應變我們的搶案,這架直昇機得先降落加油,就算警方一切程序都很完美,至少需要四十分鐘才能召回直昇機。我們至少有一小時以上的空中優勢。我們能完全繞過警方路障,從屋頂發射一些催淚彈分散注意力。就算警方追蹤我們的直昇機,我們會飛向機場,他們繼續追蹤的話就會威脅到空中交通的安全。我們會維持在雷達偵測不到的高度,降落在偏遠鄉間,把直昇機炸掉,消失於平民老百姓之間。我們會改變身份,幾天後穿過邊境到新加坡,開始暴富人生,至少本來是這樣計畫的。要是警方不知道我們的計畫,大概也會成功。      可是警方知道了,而且專程派了兩架直昇機阻止我們。      失去空域之後,我們的脫逃成了惡夢一場。我們一上屋頂就得面臨狙擊手的攻擊。然後,就算我們成功地上了直昇機,警方會跟到底。拜託,甚至有可能擊落我們。整個屋頂逃脫計畫都毀了。結果,我們得搭安全電梯回到地下室,偷了武裝運鈔車衝過路障到街上,在市中心飆車飆贏警方。這麼做很蠢,可是我們毫無選擇,不是冒險上街就是飛上天空被擊落。我們選擇地上。      我們像《虎豹小霸王》一樣,火力全開衝出停車場,我還記得我的突襲步槍火藥的味道,催淚瓦斯帶來令人張不開眼的疼痛,還有嗡嗡作響的耳鳴。我一輩子沒有那麼害怕或興奮過。我們的一名組員在還沒全撤出電梯前就頭部中彈。我舉起突襲步槍向路障開槍,可是還沒到武裝運鈔車,胸前的防彈衣就中了三槍。      根本就是見鬼的大屠殺。      大部分的成員在三條街區內就被殺或被捕。就我所知,只有三個人成功脫逃,顯然我是其中一個,因為我運氣好。其中一個鈕釦人救了我,把我丟在武裝運鈔車的後車廂跟其他組員一起。我們衝過警方路障到了街上,在幾條街區後撞車,然後我們分散行動,到處都是催淚瓦斯,所以我沒看到其他人的去向,自己逃走了。我在市場甩掉警方,回到我的準備窩,改變身份,儘速離境。      我們的幕後主謀馬克斯.海思也脫身了。這件事發生的時候他根本不在馬來西亞,而是從位在西雅圖的餐廳後場策劃整件事。他一聽到消息就躲起來了,在墨西哥躲了將近六個月,等風聲過去,彷彿從地表消失。他所有的電話都斷話,通訊錄丟了。等他回來時,已經聲譽全毀。他沒有入獄,但再也沒有籌劃過大型搶案。他的事業結束了。      最後,安琪拉逃走了。      我一直不知道她是怎麼逃走的。      過了一陣子,我們每一個組員的消息都登上新聞,不是在屍袋裡就是穿著橘色監獄制服。我不確定她是死是活,不過依然抱著希望,畢竟她是個鬼影大盜,如果她得消失,就不會被人找到或發現。我忠誠地看新聞,希望有她的消息,但完全沒有關於她的報導。有好幾個月的時間裡,我盯著電視新聞,閱讀所有買得到的報紙,並自學足夠的馬來文,為的是讀懂新聞標題,暗自希望不會在上面看到她的照片。真的沒有。我抱持希望,希望她某天出現在我的門口,或透過我的電子郵件系統傳送加密郵件給我。我以為她會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再找我,我們能會合。但一直沒有發生。      一年過去了。      搶案發生的十三個月後,為了使民眾提供新的線索,警方公開了一份詳細報告,我想辦法拿到了一份,裡面有附近珠寶店的監視器所拍下安琪拉逃脫的畫面。武裝運鈔車在安邦路撞毀之後,安琪拉先掩護我逃跑,錄影監視器顯示她帶著一把來福槍跳過一輛停著的汽車,跑向一條巷子,巷子裡有一輛警車。突然間出現一陣槍戰,畫面變白,畫面恢復時,她已經不見了。      警方不知道她的行蹤。      接下來的一年裡,我看了那段錄影帶一百次,大概比警方更詳細研究那些畫面,我提高畫面的畫質,去蕪存菁,一格一格分析,完全找不出她逃脫路線的線索。在最後幾格畫面裡,她轉頭面向監視器,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光滑的黑髮打在臉上。然後一陣閃光,她就不見了。我告訴自己這是某種戲法,我想相信她在最後一分鐘使出某種幻術把戲,消失在人群中。雖然完全無從得知,但我想相信她還活著。      又一年過去。      我嘗試尋找她,一一重回我們的舊巢穴,查過我們最喜歡的飯店,睡在我們住過的每一個舊房間裡。我投宿布拉格波斯科洛飯店我們最喜歡的套房,完全沒有她的行蹤。她消失了。過了一陣子,我開始捏造關於她的故事。也許她在非洲野生動物保留區退休了;也許她在巴西開了一家酒吧;也許她在歐洲販賣珠寶;或在田納西州當服務生。她很可能是任何人,在任何一個地方。如果我現在見到她,她會是什麼樣子?就算她永遠不回來,我得相信她在這世上某處。有時候,這是早上唯一一個讓我起床的理由。      然而,又一年過去了。      然後再一年。      又一年。      總共六年。六年是漫長的等待。我開始忘記她的一些小地方,閉上眼睛已無法看到她的臉,忘記她揚起一邊嘴角的微笑,她頭髮的味道。我忘了她只有對我說話時才用的聲音,當我們在任務之間的空檔,只有我們相處的時候。我忘了對她而言,讓男人聽她的話、為她做事是多麼容易。我忘了她早上喝的咖啡怎麼調,我忘了她的笑聲。      我也改變了。我成了自己從未想像過的人,一個空虛的人。寂寞令人疲倦。安琪拉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失去了交談的對象,我開始忘了自己是誰。沒有了她,沒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腦袋裡某處有傑克的印象,但我已經忘了是什麼。我再也不知道了。我睡覺、醒來、吃飯。我翻譯拉丁文,寫在黃色拍板紙上。我尋找她。睡覺、醒來、吃飯,重來一次。過了一陣子,我已經沒有感覺了。我不想念她也不想念自己。一切都成了遙遠的記憶,像記得一半的夢境。      那些日子很辛苦。我再也無法從任何事物中得到樂趣,因而開始接受危險的工作。我不再參與有把握的工作,唯一使我快樂的狀態是冒著生命危險。我會瞪著槍管打呵欠。當我不處於危險之中時,我在豪賭輪盤桌上一待好幾個小時,將生命交給隨機而不需努力的機會。反正沒什麼差別。不然我還能做什麼?我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小偷,但世人對我一無所知。      大約一年前,馬可斯.海思在搶案失敗後第一次跟我聯絡,他說如果我幫他完成大西洋城最後一份工作,就算幫自己贖罪了。我完成了,可是並不是因為馬可斯要我這麼做,而是因為我很無聊。我小心翼翼地過了這麼久的日子,得到什麼好處?只有一把槍,一大筆財富,一張新的面孔和一張空桌子。如果能再見她一次,我願意全部放棄。如果我今天下午沒有死掉,我今晚會賭上一切來冒險。      可是那個問題一直藏在我心底,安琪拉怎麼了?      我的嘴唇很乾,我慢慢蓋上筆電,放回副駕駛座底下。      真的是她嗎?      不,我想,不可能。如果安琪拉真的還活著,她早就聯絡我了。這一定是陷阱。我有很多敵人,要引誘我從藏匿處現身的話,這是最完美的手法。他們知道只要她一句話,我就會乖乖出現。我想得到好幾個人願意出高價看我中槍,我不會希望他們用這一招。天知道,他們有些人知道我多麼崇拜她。聰明一點的會用她的名字發電子郵件,看我會不會立刻反應。我如果中計,就剛好直接送上門成為俎上肉。      可是,萬一有一點點的機會可能是她呢?      如果我不去的話,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更糟的是,我一輩子都會好奇她是否還活著,光是這悔恨就會把我生吞活剝。所以如果這是陷阱,也是個好陷阱。為了有機會再見她一面,我願意到天涯海角。我得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得知道:安琪拉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我的真名的人。過去六年來,我找她找遍五大洲,花了鉅額款項搜尋。我一直沒有機會和她道別。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一點對我意義重大,但的確如此。關於她的一切都可能改變,我所認識的她的一切都可能消失,我所欣賞的一切都可能消失,但我不在乎。我只是需要一個機會重新想起,重新回憶一次,知道她是真的,不只是我的想像。      還有,做什麼都比在這裡多浪費一天好。      旁邊座位上放著我的小型黑色尼龍旅行袋,裡面有臨時出發需要的一切:裝滿現金的皮夾、四本護照、四張駕照、三支預付型國際手機、幾張偷來的信用卡、無線電偵測器、手套、眼鏡、一只舊的迪波打火機。我手腕上戴著一支百達斐麗,副駕駛座放的是一本已經翻爛的《奧德塞》,由羅勃.法戈所翻譯,已經被我寫滿旁註。我所需要的東西全部在這裡。其他的衣服在我的房間裡,留給飯店就好了。我會在路上打電話告訴他們我得提前退房,他們大概不會多想。賭徒突然跑掉並非少見,尤其是在保留區裡。      眼前是一段漫長的旅程,我在腦袋裡先計劃好。我的目的地是澳門的路氹大道,那是中國最大的賭城。我看看手錶,現在啟程的話可以趕上第一班飛機離開鹽湖城,晚上在洛杉磯或臺北轉機。我得像後有追兵一樣開快車,不過沒關係。眼前這條高速公路筆直又平坦,輕易可以開上時速一百也不會驚動警察。一切順利的話,我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能抵達中國。我可以用電話訂機票,願意付任何價錢。我伸手握住車鑰匙,發動引擎。      該出發了。

作者資料

羅傑.霍布斯(Roger Hobbs)

年幼時就發覺了自己對寫作的熱情。他的第一本小說寫於十三歲,十九歲時第一部劇本成功演出,從奧瑞岡州里德學院畢業後,隨即與美國藍登書屋集團旗下著名出版社Alfred A. Knopf簽約出書,二十五歲時,他已躍為國際暢銷作家,並且幾乎囊括了所有重要犯罪小說獎項的提名。 他的出道作《鬼影大盜》是在大四那年寫成,畢業當天,他立刻寄出手稿尋求出版機會。《鬼影大盜》目前已於全球二十九國推出,在暢銷排行榜上表現出色,更讓他在2013年成為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伊恩•弗萊明鋼匕首獎最年輕的得主,2014年連續獲得愛倫坡獎、安東尼獎、巴瑞獎提名,2015年則獲得專為冷硬派小說設立的馬爾他之鷹獎,同樣刷新了該獎項的得主年齡紀錄。 他在大學期間主修英語文學,專研黑色電影、文學理論和古代語言,曾針對愛倫坡早期的短篇推理小說撰寫論文。他的興趣是旅行、博弈,還有對爛電影發表毒舌評論。 羅傑.霍布斯於2016年十月猝逝於波特蘭,得年二十八歲,令美、英等國的眾多出版人與書迷惋惜不已。他的英國出版社Transworld發行人比爾.史考特-柯爾(Bill Scott-Kerr)表示:「他在這麼輕的年紀就已具備這門職業所需的一切技藝,筆調全然原創又具風格,敘事完美而能量豐沛,從一出道便展現優秀才華,想到他原本可能達到多麼高的成就,實在太令人難過。」 作者個人網站:http://www.rogerhobbs.com/

基本資料

作者:羅傑.霍布斯(Roger Hobbs) 譯者:陳靜妍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17-01-03 ISBN:9789862355527 城邦書號:FR65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