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五百夢書鄉(02):囚錮思念的晴天娃娃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五百夢書鄉(02):囚錮思念的晴天娃娃

  • 作者:穹魚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2-1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前作金石堂、博客來排行TOP 3! ◆一卡通最佳形象代言——魔法少女小帕小說化執筆! ◆尖端力捧!超級新人作家 穹魚 暖心代表作! 我願意用上半輩子的守護,換妳明天以後的雨過天晴。 媲美《解憂雜貨店》的奇蹟感動,與《古書堂事件手帖》的沉醉書香, 怦然系作家穹魚、微醺系繪師lyrince攜手聯彈—— 有些傷難以治癒,有些雨永遠不停。 但是有些人,一直都在。 十五年前,強颱將至,風急雨驟,五百夢卻沒有打烊。 一位攜有手槍的惡徒,挾持仇人來到書店,隨時準備動手殺人; 一位大腹便便的新婚女警,帶著滿腔怒火,與懦弱心軟的丈夫前來躲雨。 十五年後,強颱又至,風急雨驟,五百夢也沒有打烊。 一位身藏利刃的青年,挾持仇人來到書店,隨時準備動手殺人; 一位被車禍奪走雙親的女孩,不滿妹妹被詐財前來踢館,嚴詞質問; 一位名揚國際的設計師,偏偏挑在今晚,攜帶他最後的作品造訪; 一位定期來書店、默默做著晴天娃娃的大叔,依然待在屬於他的角落。 兩段時空,這些人擁有不同的故事,卻同在風雨夜走進這間小小的書店。 當一個年僅五歲的女孩,用滿滿的豬公撲滿,換到一本莫名其妙的時裝設計書時,這些看似無關的人們,悄悄有了連結…… 每個人心中,都有塊無法癒合的地方。 這裡是五百夢,思念與未來的邊界—— 五百夢交易須知: 1. 無論有形無形,都能成為交易品。 2. 交換到手中的書籍,所有權歸你。 3. 老闆不會向你解釋該書本的意義。 【作家推薦】 「我願意付出自己的故事,換取在五百夢坐一個下午的權利。」 ——《分手後,一起旅行好嗎》林明亞(啞鳴) 「這是一本情懷滿溢的小說。如果在我寫《時光當舖》之前看到這本書的話,恐怕《時光當舖》也會變得有些不一樣吧?這就是一本擁有如此感染力的小說。」 ——《時光當舖》、《最後晚餐》千川

內文試閱

引子,債與欠債
     我恨雨天。      雨總是綿綿不絕的下著,杜絕陽光,杜絕希望,進一步杜絕所有生機。      那好像要埋葬一切的溼氣,腐爛了皮膚,遲鈍了感官,放眼所及皆是灰暗。      身處雨天,就像是踩在沒有底的泥沼,一踏進去就再也出不來。      我一直都知道,我身處的世界,就是這樣讓人厭惡的雨天。      我一直都知道,在我身處的世界裡,不是活著被關進監牢,就是死了變成無名屍抬進太平間,這中間自有一個嚴謹而殘酷的規則連結著。      我早就有這樣的覺悟,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受報應。      所以當我失去一切時,我沒有怨天尤人,只是默默列了張應該要復仇的名單,拿起武器,開始一個一個宰掉。      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      當點到第十四根菸以後,目標終於出現。      我冷哼一聲,將一口都沒抽過的菸拋在腳下的水潭中。      也不枉費我特意藏身在這條小巷中,也不在意身旁就是發臭的垃圾,腳邊的汙水甚至淹到腳踝,至少如期等到這個王八羔子。      我站起來,邁出勉強能遮雨的屋簷,直直往目標走去。      雨,一下子就把我打得溼透,冰冷的涼意滲入,卻無法為我滾燙的皮膚降溫。      那是復仇的恨意帶來的高溫。我知道要讓這溫度降下只有一個辦法,於是我加快腳步。      目標撐著雨傘,走到自己的汽車旁。看他不穩的腳步,應該是剛剛喝過酒,連續將車鑰匙插了幾次都插不進去,甚至還掉到地上。      目標咒罵一聲,彎下身子,從泥濘裡重新撿起鑰匙後,站直。      然後他透過車窗的倒影,看見了不知何時出現在背後的身影。      那個,拿著槍的人。      雨傘摔在雨中。      「你敢跑的話,馬上就得死。」我將槍口抵住他的背,冷冷地說著。      這個距離,子彈可以瞬間打碎他的脊椎,就算沒死,以後也站不起來。      「我……你……」目標顯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抖得像是被撒鹽巴的蛞蝓。      「還記得我嗎?」我凝視著車窗中目標的眼睛。      「譚、譚軍,你果然還沒……」目標牙齒敲擊著。      「我沒死。」我緩緩說道:「所以接下來死的,就是你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目標拚命的想道歉:「我……沒有打算害死她……對不起……對不起……」      我沒有再理會他,而是摸了摸他的腰後——沒有槍,只有一把開山刀,卻代表他本來可以像個漢子般為自己的生命一搏。但是大難臨頭時,他竟然選擇像懦夫一樣的拚命道歉?      雨,越來越大了。      「還記得,你說過你要幫她設計的婚紗嗎?」我冷冷的說。      「對不起……請原諒我……」目標喃喃說著,淚流滿面。      「五年了。」我手指壓上扳機,「下去後,再好好跟她道歉吧。」      就在這時,我的視線卻被其他的東西吸引了。      我轉頭,發現是一個撐著傘的年輕人,一手提著垃圾,似乎是打算來倒垃圾的,正站在不遠處看著這邊。      我注意到,雖然雨水模糊了視線,讓我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但是隱隱約約仍然看得出是個秀氣的男孩。      看來只是個湊巧來倒垃圾的少年啊……要把他滅口嗎?      我承認第一時間有冒出這樣的想法,但很快就否定了;我要殺的人註定該死,但不在名單上的人絕對不該濫傷無辜——畢竟這是我與她的約定。      「小哥!快報警啊!」目標就好像抓到了浮木,立刻扯開喉嚨大叫:「有人要殺我啊!快救救我啊!」      「假裝什麼事都沒看到,離開這裡吧。」我揚聲,一面抬了抬手中的手槍,「我殺了他以後,就會去警察局自首的。」      就我所想,無論是誰看到我手中的武器,都會立刻識趣的轉身逃跑吧?      就算要報警也沒關係——等警察來了,目標也死了。我的報仇之旅結束後,自然會乖乖束手就擒,其他事情都無所謂了。      只是這個年輕人不但沒有走,還張開嘴,說出讓我與目標都無法理解的話——      「你們不知道嗎,強颱莫樂卡已經快要登陸,等等風雨只會越來越大。」年輕人微笑道,語氣中有著奇特的暖度:「不論兩位先生有什麼恩仇,要不要先進來坐坐,喝杯茶暖暖身子呢?」      ——邀請。      對,就是邀請。      年輕人說著,一邊還讓了讓身子,示意我們看向他身後。      那裡,的確有一間正亮著燈光的小書店。      這名看起來似乎是書店老闆的年輕人,竟然開口邀請一個即將變成屍體,以及一個即將變成凶手的人,進去他經營的店裡喝杯茶?      「才開幕不久,很歡迎客人來坐坐。」年輕人再次邀請。      「……」我感受到他語氣中的真誠,扳機上的手指鬆弛了一些。      這一個遲疑,讓我手中的這一顆子彈,欠了十多年。      於是,在強颱將至的雨夜裡,我與這裡邂逅了。      年輕的老闆,以及這間交換故事的書店——五百夢。    Part1.強颱將至      強颱蘇迪勒將至,全臺灣都進入一級戒備。      因為全球暖化的影響,每年的颱風一個比一個強,影響也越來越大。      位於臺灣東部的宜蘭,過去常常是颱風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加上位處蘭陽平原,背山面海,這讓風雨更有肆虐的空間。      天空已經陰暗了一天,雲層越堆越厚重。      雨還沒有來,風頂多強了一點,但沒有人敢輕忽這次的颱風。      赭心瑩一面檢查著店內的門窗,一面盯著某個方向。      ——這段時間,五百夢來了一個很奇怪的客人。      每天,他都抱著一個大紙箱,裡面裝的不是要交換的二手書,而是一疊白紙。      他來到店裡後不會向老闆打招呼,只是默默地坐在固定的位置,然後開始做著同一件事——      折晴天娃娃。      這個客人就好像得了強迫症,又彷彿這是天底下最有趣的活動,每天一直折、一直折,折好一只就放進紙箱子中,然後拿出一張新的白紙繼續折。      每天早上九點半,書店的門一開他就準時進來,在櫃檯上放了三張一百元後,直到晚上十點半打烊才離開。      吃的,是老闆提供的伙食;喝的,是老闆買的飲料。      偶爾,赭心瑩也會自告奮勇幫忙買食物,就是想藉機看能不能向對方搭訕。只是對方的身邊籠罩著沉默的氣場,不論她拋了多少問題都像是石沉大海,連一點點的突破口都製造不出來;每次她都只能把食物放在桌上,然後摸摸鼻子撤退。      日復一日,沒有間斷的重複著。      「真是個怪人。」赭心瑩一面替店貓佛陀鏟著貓砂,一面下了這樣的判斷。      難道,他是打算折一萬只晴天娃娃,對抗即將到來的超級強颱嗎?      這個人大概四十多歲吧,下巴生著刺人的鬍碴,黑色亂髮也沒有梳理,是個頗為粗野的大叔;身形乍看之下雖然有點瘦削,卻不會太單薄;如刀削的五官沒有任何柔軟度,似乎像徵著他擁有非常執拗的性格。      更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對只有歷經滄桑的人才有的眼神。      就赭心瑩看來,這個客人與斯文又優雅的老闆不一樣,是憂鬱型的帥大叔。只是與他外顯的氣質不太一樣,他做晴天娃娃的動作十分溫柔、細心。一隻構造簡單的晴天娃娃,他得花上足足二十分鐘才能做好。      赭心瑩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大叔來到五百夢並不是為了交換故事的。      「佛陀你說說,那大叔身上會有著怎樣的故事呢?」少女喃喃自語。      「……」佛陀當然不會回答,牠正瞪著少女的手。      牠可是人類的主子,見工讀生竟敢不專心幫自己鏟屎,立刻咬了她的手一口。      「啊!」赭心瑩慘叫站起,隨即大怒追著佛陀而去:「笨貓,別跑!」      一旁的櫃檯,老闆無視店內的騷動,繼續研究手邊的東西。      每過一段時間,他就會起身,替那個大叔桌上空掉的杯子裡重新倒滿紅茶。      大叔也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做他的事情。      直到下一次空了茶杯,老闆又會走過來,替他倒滿飲料。這種沒有特別打招呼的互動方式,彷彿兩人之間有某種小默契。      不論是有客人進來、赭心瑩與佛陀打打鬧鬧,或是有客人離開,大叔都沒有抬起頭過,只是默默的折著晴天娃娃。      「老闆你也說說看,這麼一個奇怪的大叔,來這邊也有三個月了吧,他到底想幹什麼?」赭心瑩按捺不住好奇心,「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客人……彷彿,他根本不是來交換故事的。」      「妳的直覺很準。」老闆笑了:「他的確不是來這裡交換故事的。」      「不然是為了什麼?」      「他是來等待故事的。」      老闆的答案一如往常的玄,也一如往常的沒有直接解答。      「等待什麼故事啊?」赭心瑩呆呆地問。      老闆笑笑,沒有再回答,而是輕輕的將書本闔上,看向窗外的天空。      「看來,要變天了呢。」      *      「史上最強颱風蘇迪勒,今天中午正式增強為強烈颱風,中央氣象局預報蘇迪勒的影響將從深夜十點之後開始加劇,預估晚間九點會發布海上警報,凌晨開始全臺影響加劇。明日全臺都受到影響,東部地區要嚴防強烈陣風與豪大雨。預估各縣市明日停班停課的狀況下午四點後就會陸續公布——」      五百夢裡的小電視沒有關起來過,不斷播報颱風的最新動態。      強颱蘇迪勒形成,一路吞食水氣壯大自己,來勢洶洶的逼近臺灣。      「天啊,最近每一個颱風都被稱為史上最強。」赭心瑩吐槽:「記者可以動點腦袋嗎,其他說法不是怪物就是怪獸,整個俗掉了。」      「明天宜蘭應該會放颱風假。」老闆問:「妳今天要不要早點回去?」      他從倉庫裡取出一組杯具,正細心的一個一個擦拭。      「沒關係,反正我爸媽又出國了。」赭心瑩哼了一聲:「我的弟弟還在學校玩社團,也不會在家,我回那個家也沒意義。」她是個不會隱藏心思的女孩,語氣讓人很容易讀懂她的心情。      「又跟家人吵架了?」老闆問。      「對。」赭心瑩不滿的說:「吵架的原因你一定猜得到,他們老愛管東管西。」      「家人是唯一會無條件關心妳的人。」老闆語氣很溫和。      「卻也特別煩人。」赭心瑩抱怨:「真搞不懂,為什麼父母總是特別煩人?」      「並不是家人比較煩人。」老闆微微一笑,「而是因為家人是最親近的人,也因此妳才會放心的去討厭他們。」      赭心瑩愣了一下,隨即嘟嚷:「這什麼理論呀?」      就在她思考老闆的話時,五百夢的店門打開,風鈴聲響起。      老闆與赭心瑩同時看去,進來的是一個看起來不過五六歲的小女孩。      這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生,皮膚紅潤、眼睛靈活,滿頭黑髮在頭的兩側綁了兩個小辮子;她抱著一個看起來頗為沉重的豬公撲滿,慢吞吞地走到櫃檯前,然後花了十多秒,才成功地爬上櫃檯前的椅子。      砰!她將豬公撲滿放到櫃檯上。      「腦闆葛格,我想要跟你買酥。」小妹妹豪氣的說著,發音卻不太標準。      「買酥?」老闆微微睜大眼睛,過了一會才聽懂,「妳想要……換書?」      「我想用這裡面的錢錢,跟尼買一本……酥。」小妹妹雖然童言童語的,咬字也還不太清楚,語氣卻很認真。      「妳知道這裡的交易規則嗎?」老闆一手撐著臉頰,忍不住露出笑容。      「邀易?規者?」小妹妹一歪頭,一臉就是不知道的樣子。      老闆噗哧一聲,輕輕的將櫃檯旁邊的一塊木牌推到小妹妹面前,一面開始解釋五百夢的故事交換規矩。      五百夢交易須知:      1. 無論有形無形,都能成為交易品。      2. 交換到手中的書籍,所有權歸你。      3. 老闆不會向你解釋該書本的意義。      赭心瑩看老闆認真地跟一個可能還沒上國小的女孩解釋規則,不禁有點好笑。      她在這邊打工的期間,雖然見過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很少遇見這種情況——來店的客人,並不是帶著自己的故事,而是專程來這裡「買書」的。      先不說這裡並不是一般的書店,一般的商業交易不適用於這哩——剛剛赭心瑩瞄到那小女孩抱著的撲滿裡面,好歹裝到七分滿,換算一下少說也有幾千塊,也不知道她是花了多少時間、懷抱怎樣的意念存到這些硬幣。      「這裡不賣書,只換書——妳確定要跟我換?」老闆又重複問了一遍:「這裡面的錢,妳應該存很久了吧?」      「我……我聽說你們這裡的酥很膩害,我想讓姊姊打起精神來。」小女孩似乎猶豫了一下,最後深深吸了口氣,把撲滿用力推到老闆面前,然後更用力的一點頭,「嗯,我要換!」      老闆沉思了一會,輕輕用手指敲著桌子。      「葛格你自己說過的,不論用什麼東西,都可以在這邊邀換到酥酥。」小妹妹似乎怕老闆不願意,急急忙忙地說著,還把豬公撲滿又往前推了一下。      「放心,我會給妳書的。」老闆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要給妳怎樣的書。」      老闆笑的時候,左臉頰會陷出一個迷人的酒渦,小女孩不禁看得獃了一獃。      不知何時,角落的那個大叔停止了做晴天娃娃的動作,默默盯著這邊的動靜。      「……好吧。」良久,老闆呼出一口氣,打開了櫃檯的抽屜,取出一本書。      他將這本書遞給小女孩,「這本書,屬於妳了。」      「謝謝腦闆葛格……的酥。」小女孩接過書以後,開心的笑了。      赭心瑩這時才發現,小女孩似乎剛開始換牙,門牙缺了一顆,難怪講話會漏風。      「不客氣,還有,是念做『書』。」老闆笑著糾正。      「呼!」      「書。」      「嚕!」      「書——書——書——」      「豬——豬——豬——!」      「好吧,妳喜歡念作酥就念酥吧。」老闆舉起手,投降了。      「豪——!」小女孩開心的笑著:「希望這本酥,可以讓我的姊姊打起精神!」      旁邊的赭心瑩終於忍不住,出聲問道:「妹妹,是誰跟妳說,要妳來這邊換書的?」      「是……」小女孩想了一想,似乎在努力回憶:「一滋……孔雀。」      「……啊?」赭心瑩呆了一下:「是妳夢到的嗎?」      「不,是我昨天在路上遇到的。」小女孩解釋。      「原來是孔雀告訴妳的啊。」赭心瑩點點頭,決定先忽略這個問題:「對了,妳怎麼一個人來,妳的爸——」      「小妹妹,妳有帶傘嗎?」老闆突然開口:「等一下可能會下雨,妳回家的路上安全嗎?」      「我家,很近。」小女孩愣了一愣,隨即露出燦爛的笑容:「一下子就到了。」      「那就路上小心囉。」老闆笑著點點頭。      「豪!」小女孩抱著那本書,先心疼的看了一眼櫃檯上的豬公撲滿,隨即似乎下定決心,轉身就跑出五百夢。      赭心瑩雙手扠腰,看著那個小妹妹消失的方向,眉頭皺得老高。      剛剛小女孩的行為,與其說是「交換」一本書,不如說是「買了」一本書吧。      「最近怎麼這麼多不肯說自己故事的客人呀。」她小小的抱怨。      「妳怎麼知道,這撲滿裡面沒有承載故事呢?」老闆說著,一面脫下手套,用手指輕輕觸摸著撲滿。      「咦?莫非這裡面有著故事?」赭心瑩一愣。就她的記憶中,老闆只會在專注研究客人拿來的交換物時才會拿下手套。      一秒之後,老闆搖了搖頭,將手套戴回。      「不,這裡面的確沒有故事。」他沉吟。      「咦?」赭心瑩不解的歪頭,老闆似乎很少這麼快就重新戴上手套。      「也許……」老闆輕輕嘆了口氣:「這個小女孩的故事,並不是在她帶來的事物上面,而是藏在她來到這邊的原因。」      「她不是說了,她是為了讓自己的姊姊振作起來……」赭心瑩說到這邊,不禁也跟著好奇:「所以她的姊姊究竟是經歷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年紀這麼小的妹妹擔心成這樣呢?」      腦袋呈直線思考的她,面對新浮現出的滿腹疑問,已經忘了要追問老闆剛剛為什麼要截斷她的話。      窗外,雲層似乎又厚重了許多。

作者資料

穹魚

我用魚鰭執筆,以海水為墨, 寫下大海與蒼穹的繾綣。 穹魚的水族箱: https://www.facebook.com/1553708624955181/

基本資料

作者:穹魚 繪者:Lyrince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12-16 ISBN:9789571070551 城邦書號:SPB7I000019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