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悲嘆之門(套書不分售)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悲嘆之門(套書不分售)

  •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6-10-27
  • 定價:800元
  • 優惠價:75折 599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本書適用活動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特別活動
編輯推薦——本篇收錄於第564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文/獨步文化主編 張麗嫺

  我在二〇一三年底因為《所羅門的偽證》,前往東京採訪了宮部美幸。那時宮部提到她正在連載一部提到了學校地下網站的作品,過了三年後,這部作品──《悲嘆之門》終於和台灣讀者見面了。

  我當初以為提到學校地下網站的話,應該又是以學校內的人際關係為主的作品, 一讀之後,才知道原來是以和我們的日常息息相關的網路為主題的作品。 同時她選擇了一個特殊的角度切入了網路是如何和我們的現實生活相依。很多人經常以為網路是網路,現實是現實,卻不知道自己在網路上發出乃至於丟棄的話語,其實從未離開,它始終跟在你我身後。對照台灣近日來網路上的論戰,更讓人覺得時時思考自己在網路上的發言有多麼重要。而宮部畢竟是始終對人類抱著信心的宮部,她讓主角見到了自己的話語所能帶來最惡劣的結果,卻也給了主角一個或許能夠重新來過的機會;然而身為讀者的你我則必須謹記,那些你以為早已丟棄的,從未離開過。

立即訂閱城邦讀饗報!GO

內容簡介

渴望即是語言,語言就是行動。 當你決定順從你的渴望時,務必小心, 因為你永遠無法預料渴望會招來什麼…… 奇幻設定X社會議題, 只有宮部美幸才能發揮的大師手筆, 再次寫盡人心的陰暗與光明。 渴望,比其他任何力量都還強大,甚至比良心更強大。 因為渴望是一種飢餓,飢餓到把懷有渴望的本人吞噬殆盡仍不滿足。 距離相隔遙遠的北海道、秋田、靜岡發生了被害者都被取走部分肢體的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網路上更是不斷地討論著這三起案件可能均為同一名凶手所為,眾人為此案瘋狂的程度,宛如陷入集體歇斯底里。 三島孝太郎,一個對未來感到茫然, 也比一般人稍微多了一點點正義感的大學生。 都築茂典,一個對工作充滿熱情,卻不得不因病退休的老刑警。 原本應該是平行線的兩人,因為各自的理由,關注著這三起駭人聽聞的案件。 就在此時,一個關於「會動的滴水嘴獸像」的詭異傳聞傳入都築耳中,為了調查此事,都築前往滴水嘴獸像所在的廢棄大樓調查,卻和調查友人行蹤的孝太郎在大樓樓頂不期而遇。 更令他們感到困惑與恐懼的是,那座滴水嘴獸像真的會動。牠告訴都築與孝太郎牠是為了人類的渴望,特別穿越時空而來。因為人類內心的渴望是牠達成目的的最強武器…… 究竟震撼世人的斷肢殺人案的真相是什麼? 那座自稱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滴水嘴獸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場深入自我內心黑暗深處,絕無可能全身而退的旅程即將開始…… 【作者的話】 「語言就是行動,如果一個人能夠看見自己發出的語言,那麼他會看到什麼呢?我是想著康拉德的《黑暗之心》寫下這部作品的。《悲嘆之門》也是主角在自己內心深處的黑暗河流逆流而上的故事。」 ——宮部美幸 【讀者迴響】 「我徹底拜倒在宮部美幸所建構的世界觀,以及她對人類、語言的深度思考之下,同時讀完本作後,也深刻理解到「即使如此,還是要活在當下。」 ——AMAZON讀者

內文試閱

序章
     雨滴敲打著窗戶。外頭是冬季的暴風雨。烏雲低垂,風在大樓谷間呼嘯。      雨滴規律地敲打著窗戶。無數顆小拳頭捶打著老舊木框中鬆脫的玻璃,就像不耐煩的敲門聲。      油灰乾縮,玻璃鬆脫的窗戶內側,年幼的女孩正托著腮幫子,額頭和鼻頭幾乎貼在玻璃上了。風從窗縫間鑽進來,輕柔地撩起女孩參差不齊的瀏海。      三坪大的單房公寓。女孩身後,她的母親正背對著窗戶,裹著薄薄的被子睡著。這棟老朽的公寓別說女孩,從她母親出生二十年前就已坐落在此地,是一棟木造二層樓建築,每當強勁的西風撲來,就在地基上顫抖不已。      女孩細細地吐氣,那溫度令玻璃一瞬間變得霧白,很快又恢復原狀。      室內寒冷徹骨。女孩把母親的大衣罩在頭上。是母親快一個小時前起身如廁時為她披上的。大衣內裏破裂,老舊不堪,但畢竟是羊毛料,厚實沉重。女孩全身裏在大衣裡,只露出一張臉。      就在前天,女孩迎接了五歲生日。同一天,住處被斷電了。雖然收費員看出這對母女窮途末路,已經通融了不少,但他說:      ——已經欠繳十個月了,怎麼樣都得斷電一次才行。妳們可以設法繳點錢嗎?就算只繳一個月也好,那樣一來,我就可以立刻幫妳們恢復供電。      除此之外,收費員還告訴她們許多事。去區公所詢問一下吧,問問房東,應該會介紹民生委員給妳們。總之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太太妳身體看起來不好,孩子也還那麼小。      好的、好的,女孩的母親回答。我會去的,謝謝你這麼好心。一個月份的電費的話,我馬上就能籌出來。對,我會拜託朋友看看。到營業所去繳費就行了,對吧?      打電話給我,收費員說。我馬上就過來處理。家裡電話通嗎?有錢打電話嗎?有的,有的,母親回答。手機早就停話了,不過我可以打公共電話。      但收費員離開後,女孩的母親就躺下了。就像收費員說的,她身體不好,比收費員所想的還要糟糕。就連去上個廁所,都沒辦法起身用走的,幾乎是用爬的過去。      母親正在發燒,所以只要挨在她的身邊,就覺得溫暖。但母親要女孩遠離自己。對不起,可是感冒會傳染給妳的。妳要乖乖的唷。媽媽躺一下就會好起來了。      然後母親一直睡一直睡。一直暖暖的。很燙,但是很暖。然而摸摸母親,女孩發現她的身體在發抖。她也看出母親一咳,那乾瘦的身體就會扭曲成奇怪的形狀。      現在幾點了?天空一片漆黑,所以好像已經晚上了。昏暗的三坪小房間裡,有個幽幽散發螢光的鬧鐘,但女孩還不太會看時鐘。      一陣強風撲來,破舊的公寓又哆嗦似地搖晃起來。      女孩好幾次試著開電視,發現不管按哪個鈕都沒用。她還無法理解斷電的話,連電視都不能看了。一直以來,母女倆面臨過種種困境,不能用電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女孩還太小,無法理解母親克服的那些困難的內容、理由還有原因。      還有這次也許再也無法克服的不祥可能性。      ——幸好現在很冷,冰箱裡的東西不會壞掉。      收費員回去以後,母親這麼說。      ——如果肚子餓,就自己吃點東西。有真菜喜歡的小熊麵包唷。      小熊麵包早就吃掉了。冰箱裡的東西不會壞掉,也不是因為天氣冷,而是裡面早就沒東西了。是空的。      女孩很餓。女孩很冷。比起現在受到高燒折磨,因不時發作的劇烈咳嗽震動全身,除此之外都昏昏沉沉地做夢的母親,女孩感受到的飢餓與寒冷更要刻骨。      雨滴敲打著玻璃窗,急得有如許多小拳頭在敲門。出來,出來,快出來,不可以留在那裡。媽媽生病了,要告訴別人。要告訴別人媽媽生病了,我好冷,肚子又好餓。      女孩還不太會說話。因為生活窮困,她沒有上過托兒所,也沒有去幼稚園。母女倆從社會這塊大蛋糕上,被一湯匙整個舀起,然而那支湯匙只是懸在冰冷的半空中,沒有將母女倆運往任何地方,也不肯放下她們。      女孩在玻璃窗上吹氣。肚子空空的,可是還吹得出氣。      玻璃變得霧白,很快又恢復原狀。可以看到從厚厚的烏雲傾注而下的銀色雨絲。      女孩喜歡這間公寓。因為可以看到遠方林立的許多大樓。大樓每一道窗戶都亮著光,就好像聖誕樹。      搬來這裡的時候,媽媽告訴過她,那些大樓,每一棟都有四十樓那麼高唷。非常非常高。要搭好快好快的電梯,才可以去到樓頂唷。      那成群的大樓,與這棟老舊建築物棲身的町鎮一隅,距離絕不算遠。大人的話,用走的也得到了。事實上,女孩就看過許多人在這之間走來走去。      遠方的大樓群和這棟公寓之間也有許多房屋。街道被房屋填得滿滿的。有些屋子就像從那些聖誕樹般的大樓群裡拿出一個縮小而成,也有扁扁平平的灰色房屋。有些屋子有著大大的紅色屋頂,也有些人家是凹凹凸凸的灰色屋頂。最多的是到了夜晚就會亮起華麗燈光招牌的房屋。有大有小,有的漂亮,有的髒兮兮的。      除了顏色、形狀和大小外,對女孩來說,更重要的不同是建築物本身有沒有燈光。女孩喜歡街上的燈光、建築物散發出來的五顏六色燈光。每一座都是聖誕樹。天天都是聖誕節。      所以在視野所及的景色中,那棟無論何時總是陰陰暗暗的建築物,格外令女孩害怕。它就在公寓這道窗戶的正前方。即使在大雨滂沱的這個傍晚時分,也只有那棟建築物一片黝暗。      媽媽教過女孩怎麼算數。把手指一根根彎起來,數著一、二、三。或是用手指著,出聲一個個計算。照這樣計算,那棟建築物在距離這棟公寓三個紅綠燈再過去的地方。其實女孩想要計算中間的房屋數目,但她還沒有學到超過兩手手指數目以後該怎麼算。所以她才計算紅綠燈。      那是一棟外形奇特的建築物。媽媽告訴她,那也叫做大樓,但是和遠方那些四十層樓高的大樓形狀不同,與更近一點的、牆壁全是玻璃的大樓也不一樣。      女孩覺得它長得就跟餅乾罐一模一樣。很久以前,客人送給媽媽一罐餅乾,罐子上有米老鼠的圖案,裡面裝了巧克力口味的餅乾。      ——這種形狀叫做「筒」。      媽媽告訴她。      ——不一定都裝餅乾。有時候會裝茶或是糖果,各式各樣。      每當女孩從窗戶看去,那筒狀的大樓總是矗立在那裡。就好像在女孩與遠方聖誕樹般絢爛的摩天大樓群中間打下一根黑色的樁子。      一、二、三。女孩和媽媽一起用手指算過,那筒狀的大樓有四層樓。      ——一定是空大樓。      沒有人住吧,媽媽說。      是空的,所以沒有燈光,也沒有人進出。即使在白天明亮的時候看去,窗戶也從來沒有開關過。      那筒狀的大樓,屋頂也有些與眾不同。外圍不是欄杆,而是繞著一圈規則凹凸的牆壁。而圍牆一邊的盡頭處,對女孩來說是正面左邊的地方,坐了一個東西。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女孩以為那是人。當時她們剛搬進這間公寓,還是白天,所以尚未發現那棟大樓沒有燈光。媽媽,媽媽,那邊坐著一個人!      媽媽和女孩一起從窗戶看出去,一開始也吃了一驚。然後媽媽稍微轉動頭部,並踮起腳尖仔細觀察,說:      ——那不是人。真菜,那裡放了一座像銅像的東西。一定是屋頂的裝飾吧。      是銅像。那叫做擺設品。      ——妳不是在公園看過嗎?不過形狀有點特別呢。      沒錯,從來沒有在別的地方看過。女孩之所以說「有人坐在那裡」,是因為也只能這麼形容了。不過那不是「人」。因為它的背上有翅膀。      蜷起長了翅膀的背,縮起大大的腳,蹲踞在樁子般的黑色大樓屋頂上,那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看在女孩眼中,那是怪物。是電視上看到的電影或繪本中出現的黑暗怪物。牠會張開翅膀飛起來,用尖銳的鉤爪攻擊人類。女孩想要去近一點的地方,最好能爬上那屋頂去瞧個仔細。但如果靠近,也許它會動起來。畢竟它是怪物啊。      女孩每天都看著怪物,確保它不會動、不會跑過來這裡。窗外的景色是她的最愛,她也看著這個蹲踞在景色中的怪物。      冬季的暴風雨中,女孩僅靠著自己的呵氣取暖,罩著母親的大衣望著窗外;今晚那個怪物也蹲踞在她前方,任憑風吹雨打。因為雨勢激烈,有時視野會變得模糊不清,每一次女孩都定睛細看。      怪物在那裡。它只是個擺設。一點都不可怕。      五歲女孩的背後,身為她唯一的保護者,同時自身也亟需保護的母親,正因為肺炎而奄奄一息。女孩不知道死亡已經逼近了。她還太小,無法在知識上理解死亡。      但她生物的本能察覺了。察覺死亡即將降臨,迎接母親。死亡將帶走這個在疲勞與窮困中不支力盡的不幸單親母親、並將她的獨生女,這個甚至連名字「真菜」都只有母親一個人呼喚的女孩,拋棄在這處三坪大的黑暗中。      死亡逼近了。女孩感覺到了。母親禁止她依偎在身旁,她只好看著窗外,但其實她是在監視。現在,死亡來到多近的地方了?那個怪物會告訴她。如果它動起來的話、它背上的翅膀張開的話、它踹開那凹凹凸凸的牆壁飛起來的話。      是她不該日復一日地看著那怪物嗎?就是因為她一直看,它才會找上媽媽和真菜嗎?      媽媽又猛烈地嗆咳起來,喉嚨咻咻喘息,就和窗戶隙縫鑽進來的風聲一模一樣。      雨打濕窗戶,令視野模糊。女孩用她的小手揩拭玻璃。冰冷令她的手臂起了雞皮疙瘩。      怪物要來了。怪物要動起來了。盯著看比較可怕,還是不要看比較可怕?女孩鑽進媽媽的被窩裡,緊緊地把自己的背貼上母親的背。      媽媽,怪物要來了。      母親的喉嚨徒勞地喘息,索求空氣。      就在這時。      如漆黑樁子般的廢棄大樓屋頂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影子,彷彿輕飄飄地降落到那蹲踞的怪物身旁。      沒錯,它有動作。不是按下開關「啪」一聲亮起來似地出現,也不是從暗處冒出來,完全就是降落下來。      ——從天而降。      從厚重的雲層中,降落到銀色的雨幕另一頭。      新出現的影子,比蹲踞的怪物更要龐大。那漆黑的影子呈現人形。有著一頭長髮,手腳也很長。      而它的背上,也有著一對翅膀。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近來對日本江戶時代的喜好與探究,寫作稍偏向時代小說,近期作品有《怪談》、《暗獸》、《附身》等。2012年,再度挑戰自我,完成現代長篇巨著《所羅門的偽證》。2014年,完成自稱十年以來最想撰寫的作品《荒神》。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6-10-27 ISBN:9789865651770 城邦書號:1UA057S 規格:平裝 / 單色 / 764頁 / 14.8cm×20.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