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惡德偵探制裁社1-4集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惡德偵探制裁社1-4集套書

  • 作者:松岡圭祐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7-11-02
  • 定價:1080元
  • 套書價:759元
  • 優惠價:7折 759元
本書適用活動
$599超值升級VIP
  •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 讓故事吞沒萬物吧!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

內容簡介

麗得如怪物,凶悍得如野獸, 偵探所需的特質,她一個都沒有。 但偵探業界一聽到她的名字,無一不想置她於死! ★限量隨書贈送【絕美惡德偵探制裁社經典卡貼一套(一套四張)!】、各書再贈【《Another》超人氣插畫家清原紘封面書衣海報】! ★日本專欄作家驚嘆:我們正在見證一名劃時代的革命性女偵探誕生! ★短時間創下破八十萬銷售佳績,入圍達文西雜誌年度選書前十! ★大膽描寫真實偵探業,獲跨媒體青睞!小說旋即宣布日劇、漫畫改編! ★ORICON排行榜「心目中理想長相」冠軍三連霸,人氣女星北川景子擔綱演出! ★臺灣影視、藝文界盛讚!如入實境的緊湊劇情令人無法釋手! 《惡德偵探制裁社》 真實的偵探和小說不同,那不是光彩的職業。 他們不解謎,無法逮捕凶手,沒辦法拯救被害人。 事實上,偵探活該遭人嫌惡——偵探並非正義一方。 棺木中,紗崎玲奈的妹妹閉上雙眼。燒毀的下半身被白布小心覆蓋,遺體乍看純潔完整,宛如沉眠。但玲奈清楚她死了。數個月前,兩人還興高采烈地計劃環遊東京、吃可麗餅、買衣服、到迪士尼樂園,但自己永遠失去她了。警察救不了妹妹,瘋掉的媽媽及外遇的爸爸也無法保護妹妹—— 害死她的人,就是偵探。 然而,無人知曉偵探的身分,唯一手段僅有在偵探業中打聽。玲奈隻身進入偵探培訓學校。老師須磨康臣看不慣業界骯髒手段已久,成立「反偵探課」,延攬玲奈為獨一無二,制裁同業的偵探。玲奈手段俐落凶悍,很快成為業界的眼中釘,各路人馬設局陷害,她樂得血債血還! 偵探適合長相平凡的人,玲奈面貌出色,反而難以自然融入各種環境,唯有一顆燃燒復仇之火的心。須磨不知少女能在這條路上走多遠,但他懷疑,若此時不伸出援手,少女將墮入無可挽回的犯罪地獄…… 可是玲奈早有覺悟,妹妹深愛的姊姊已一同陪葬,她捨棄笑容,放棄正派道路,在心靈外戴上鎧甲。傷痕是她的商標,暴力是她的榮耀,她和偵探鬥智與搏鬥,立誓找出害死妹妹的凶手——如今,她就是從復仇之火中重生的怪物偵探! 蔓延偵探界的燎原野火,即將燃起! 化身惡鬼的異類偵探vs非法犯罪的惡德偵探, 作惡的偵探啊,她將找出你們,一網打盡! 即使要背對所有愛著她的人們…… 《惡德偵探制裁社2:狩獵死神的女孩》 從不挑剔武器,不畏懼受傷,更不需要救贖。 既不是正義的夥伴,甚至不是最強大的戰士, 然而,她卻是掃蕩黑心偵探業界的唯一獵手! ■ 紗崎玲奈——摯愛的妹妹與跟蹤狂同歸於盡,幫凶是代號「死神」的惡德偵探。 ■ 峰森琴葉——天真熱情,機緣巧合下擔任玲奈的助手,暗自將玲奈當成姊姊。 屢次破壞警方與民間偵探社的醜陋勾當,紗崎玲奈年紀輕輕便成為各利益團體恨不得除去的眼中釘。可是,她並未停下腳步,奇襲協助性侵慣犯的不肖業者老巢,營救被監禁的少女時,意外發現與「死神」同樣筆跡的調查報告。 不久,政府設立的家暴庇護所裡,11名婦女疑似遭誘拐。當地24小時皆有警衛駐守,她們依舊憑空消失。原來在幕後操縱一切的,是迥異於傳統黑道,充滿謎團的新興組織。鬼影幢幢中,玲奈窺見「死神」的穿針引線,不顧危險潛入敵陣…… 另一方面,琴葉跟隨玲奈進行調查,不幸重傷住院。療養期間,玲奈不曾來探望,也沒傳遞隻字片語。琴葉不禁困惑,兩人短暫的相知相惜或許是一場錯覺…… 孤軍奮戰的玲奈,該如何披荊斬棘,突破重圍接近「死神」? 深陷迷惘的琴葉,能否敞開心扉,勇敢繫起與玲奈的羈絆? 縱使命運只留下一條注定毀滅的道路,她絕不輕言放棄—— 為了永遠和珍視的人在一起,更為了活下去! 《惡德偵探制裁社3:對決死神的女孩》 能夠正視如此令人痛恨的邪惡嗎? 能夠超越如此令人痛苦的憎恨嗎? 放棄一切、傷痕累累,只求和死神決一死戰! 在窪塚殉職後,玲奈遭到警方扣留訊問,以及全天候的監視。即使如此,玲奈仍不放棄追查死神的行動。 她認為和野放圖事件有關的澤柳菜菜便是死神,開始調查之際,遇見了遭到丈夫追殺, 同時也是野放圖事件被害者之一的市村凜。 躲過攻擊的玲奈詢問凜為何會知道自己的行蹤,凜表示收到了來自玲奈的聯絡。 對此一無所知的玲奈發現凜的隨身物品裡被裝上了GPS,她的行蹤被死神洩漏給了丈夫。 玲奈知道死神已經開始反擊。 玲奈和琴葉認為偵探社裡也有危險,因此將凜藏在只有她們知道的地方。 一路追查澤柳的玲奈意外和其他視她為眼中釘的偵探聯手找到澤柳的住處。 即將和死神對決的玲奈,卻發現琴葉遭到死神設計,和失蹤已久的姊姊彩音徘徊在生死的邊緣。 為了救出琴葉姊妹,玲奈自願踏入死神設下的陷阱,卻沒想到死神的真身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玲奈是否能救出琴葉,同時一報殺妹之仇? 滿身瘡痍的玲奈和琴葉,是否又能重獲新生? 《惡德偵探制裁社4:追尋歸屬的女孩》 在親手處決死神,終於為咲良報仇之後,玲奈的人生彷彿完全停止, 陷入完全的空虛。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往何處去,只是徒然過著空虛的每一天。    同時,警備森嚴的東京看守所中,連日來不斷發生詭異至極的刑案被告死亡案件, 導致社會輿論沸騰,警方頭痛不已。 令眾人大感意外的是,在第一個案件發生時的看守所監視器居然捕捉到了琴葉的身影。 琴葉為何能夠潛入東京看守所?她又真的是這一連串案件的真凶嗎? 在一連串案件背後隱約閃現的影子難道就是一手培育出死神的瘋狂精神科醫師?    無法放下琴葉的玲奈,終於從空虛的日子中覺醒, 這場對玲奈而言,太過漫長的戰爭,是否能夠真正劃下句點? 而她那始終漂泊不定的靈魂,是否能夠找到最終的歸屬?

內文試閱

1   翻開詞典查「偵探」這個詞,可以找到明確定義:暗中探查他人的行動或秘密,或是以此為業的人。   小說世界中的偵探則天差地別。身為民間人士卻深受警方尊敬,得以介入調查,在相關人士聚集的場面展開邏輯推理,指出嫌犯。詞典裡可沒有這樣的敘述。   四十六歲的須磨康臣長期身為一個中規模法人的負責人。   早期叫偵探事務所,不久之前叫徵信社,現在自號為調查公司,名稱順應時代改變。順著這股風潮,公司在三年前掛起須磨調查股份有限公司的新招牌。畢竟是個到處揭露陌生人隱私的骯髒工作,他希望多少能緩和一點因此而生的自我厭惡感。這就是他變更公司名稱的理由。   即便詞典上沒有記載,這份工作跟創作中描寫的偵探倒也多少有重疊之處。近年來,偵探事務所與警方開始合作,而且處境並不如故事描寫得那麼糟糕,幾乎沒有遭到辦案人員冷漠對待或是疏遠的案例。   平成十九年六月實施了「偵探業業務管理辦法」,俗稱偵探業法。過去偵探事務所能自由開業,但從這一天開始有義務提出營業申請,且根據該法第一〇條規定,須嚴守保密義務。   過去五年內曾加入黑道組織或是遭判入獄服刑者,不能當偵探。而有了法律背書,警方也無法將偵探當成無賴或惡棍對待。   說穿了,偵探與警方之間,原本就分成民事與刑事兩種專業領域,保有共存空間,因此鮮少發生衝突或摩擦。發現偵探的調查與警方的辦案目的一致的情況下,也可能締結一定程度的互助關係。不過以絕大多數案例來說,偵探幾乎僅只於提供情報,而警方只會透露些許辦案方向。   而架空偵探最引人注目的拿手好戲——推理,實際上沒有那麼美好。即便是行蹤調查,原則上也不能跟蹤進安裝對講機門禁系統的公寓內部。要是公寓裝有監視器,就只能跟蹤到大廳。若要調查目標住處,必須靠著觀察信箱跟陽台的狀態,用消去法縮小選項範圍,推斷出答案。   至於月薪,高中畢業的起薪是十五萬圓,大學畢業則是二十萬圓,這是一般行情。只要知道工作有多繁重,就會得到「薪水嚴重過低」的結論。辭職者源源不絕,長期以來缺乏人手。偵探業的常態就是如此。   不過世界上不乏無聊人士,想當偵探的應徵者陸續蜂擁而至。只要在徵人廣告加上一行說明:「這份工作可以參與警方調查,也有發揮推理能力的機會」,應徵者就更加踴躍。   與其他容易造成不實幻想的職業一樣,偵探業也建構了一套在就職前的階段篩選應徵者的系統,社會上稱之為培訓班。培訓班會收取高額學費,教授實務方面的秘訣,但並不保障課程結束後的就業。他們兜售的是華而不實的渺茫夢想。   如今,只要在雅虎或Google搜尋「偵探學校」,就能找到好幾個符合條件的網站。須磨在經營須磨調查公司之餘,也籌辦並親自指導課程為期兩年的須磨PI學校,其受訓時間之長與費用之昂貴都首屈一指。   PI是private investigator,也就是私家偵探的簡稱。沒有明寫出偵探二字,是因為這並非以僱用為前提的人才培育課程,故以這個名稱淡化他純粹當副業經營的愧疚感。   租下汐留站附近的外語商業專門學校空樓層營運的PI學校,在今年春天招收了第六期學生。   午後西斜的太陽強得不似這個季節所應有,光線從遮住走廊窗戶的百葉窗透進來,照出黑白分別的極端明暗落差。擋住彷彿會刺穿身體的光線,須磨不停往前走。想到對報名入學者開說明會是多麼枯燥乏味的工作,就覺得連自己在空虛中迴響的鞋聲也顯得親切了幾分。   踏進教室,或許是百葉窗拉起來的緣故,光與影呈現濃厚的兩極變化。坐滿座位的五十張以上的面孔全以鼻樑為軸,一半泛著白光,剩下的一半隱沒於黑暗。他想,我的臉想必也浮現在同樣的強烈對比中。   須磨彬彬有禮地開口:「我是須磨PI學校的負責人須磨康臣,請多指教。」   一張張眼神空洞的面孔抬起頭。雖然才剛面對面,成員給他的印象跟以往沒什麼不同。男性占壓倒性多數。以年輕人為中心,不過也有中年以上的人。七成感覺像御宅族,三成看起來是找不到工作,一臉「我什麼都願意做」的表情。   無論是誰,都長著一副不起眼、完美詮釋「平凡」一詞的容貌。外表缺乏個性對偵探來說是不錯的特質。   話雖如此,也不保證他們的內在特質適合這個工作。他很難想像這些人具備這份工作不可或缺的機智與忍耐力。   最前排的青年西裝筆挺,背脊打直的姿勢也十分端正。但是——須磨注視著他的腳跟。鞋子髒了。看得出他並未累積太多社會經歷。   現場有格外精心打扮的年輕女子面帶微笑,這也可以說是說明會常見的景象。第三排排頭的女性就是一例。她穿著廉價衣服,卻提著名牌包包,手腕上戴著百圓商店賣的塑膠手環。只要當幾年偵探,就看得出她從事特種行業。這類女性自負視人眼光精準,總愛談論將這份能力發揮於偵探業的野心。真能派上用場的一個也沒有。   不過總之,他現在必須表現來者不拒的態度,否則賺不了錢。   須磨淡漠地執行職務。他面向白板,寫下一排排的字。「首先說明調查公司的業務內容。以我經營的須磨調查公司為例,調查範圍包括信用、僱用、保險、市場、生產銷售狀況與管理等等。但是,這些並非偵探課的工作。偵探負責的是涉及人的調查,也就是背景、外遇、行蹤、婚姻與犯罪調查。在委託偵探的這些案子中,最多的是哪一種類型呢?」   輕聲回答「外遇」的聲音響起。須磨轉身面向出席者。「認為外遇調查最多的人,請舉手。」   乍看之下所有人都舉起手,但並非如此。   在第七排的靠窗位置,有一位纖瘦女性望著他。她的雙手都放在桌上。   須磨牢牢盯住那位女性。感覺是跟其他參加者完全不同的類型。剛才之所以沒注意到她的存在,肯定是因為她坐在強烈逆光中。凝目細看,她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模樣就逐漸浮現在眼裡。   她的黑髮又長又直,小巧的臉蛋上有著眼角微挑的大眼睛,以及直挺的鼻樑。肌膚水嫩透亮,看起來還是高中生,或者剛上大學。雖然她在白襯衫外穿了一件藏青色夾克,但透過衣服仍能推測出她的身形有多纖細。妝化得很淡,近乎沒化妝。   那副陰鬱表情與冰冷態度讓她顯得不太像孩子,但從充滿光澤的肌膚來看,須磨感覺到她還沒成年的可能性很大。雖說只要監護人同意就能入學,不過她那直勾勾的目光與鎮定的態度又是怎麼回事?   察覺其他參加者還舉著手,須磨以動作示意眾人放下。「十年前外遇調查確實是榜首,但是到了現在,管他是外遇也好失蹤也罷,對家人缺乏關心的案例增加了。現在碰到家人失蹤卻不調查也不報警,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淡薄關係反倒成了備受注目的問題。近來委託案件數最多的是行蹤調查。現代人明明不怎麼關心親屬,為什麼需要調查行蹤呢?這是因為要求調查陌生人的委託年復一年增加。」   從眼角餘光,他看到剛才那個年輕女子流露些微反應。那只是極為細微的瞳孔變化,或許是他想太多了。但是,女子的視線直直朝他望過來。   須磨沒有回望,他繼續環顧參加者,公式化地說下去。「在從前,這些委託基本上都是要求調查知名人物的住家地址;但是現在已經成了針對一般人跟蹤行為的延伸,要求調查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的住家所在。」   可以感覺到一陣訝異氣氛蔓延開來。第二排一位接近中年的男子低聲發問:「您會接受這類委託嗎?」   「不會。」須磨保持冷靜,滔滔不絕說道:「偵探業處理的是家庭內部紛爭、尋找離家出走的人、協助預防與借貸相關的犯罪危害等等,是個具有強烈倫理觀的職業,對人們的生活有貢獻,尊重個人隱私,誠實執行職務。我們不會接受侵犯人權的委託,也不會安裝竊聽器。雖然會接受調查房間裡是否有竊聽器的業務,但絕對不會擅自偷偷潛入房間。」   這種說法只是偵探學校的教育理論。在汽車駕訓班也一樣,會學到不可以超過速限。等出了社會,要無視哪項限制到什麼程度都是後果自負。換言之,事實跟這些漂亮話相去甚遠。   但是須磨的表情沒有改變。受不了良心苛責的感受,已經是發生在遙遠過去的回憶了。   「調查行蹤時,要先從委託人口中問出與調查對象的關係以及調查目的,回絕不恰當的委託。偵探也無從得知委託人是否適用於反跟蹤法或是家暴防治法,所以當察覺狀況可疑,就要直接連絡調查對象,告知接到這樣的委託,詢問對象是否能將住處告訴委託人。這在現在是偵探業的常識。」   教室內一片寂靜。那個未成年少女不知為何垂下視線。   之後報名者會被篩選留下多少人呢?須磨繼續淡然說道:「尋找失蹤人口的工作,需要對噁心場面具有抵抗力,因為調查到最後,抵達住屋才發現調查對象已經獨自死在屋中的狀況也是存在的。凶殺案很少見,偵探也不需要具備驗屍能力,不過舉例來說,隨著出身大學不同,負責動手術的醫生動刀、切開的方式都會有所不同,我們會要求各位至少從照片記住這些差異。」   一如預期,女性參加者都低下了頭,狀甚怯懦的男性也目光飄忽。   但是,唯獨那位未成年少女自始至終都冷靜回應著他的視線。   接下來輪到補充其他宣傳的時間。須磨的目光落到筆記上。「那麼,如同烹飪學校提供可以額外參加的烘焙衛生師講座,我們也有合作企業。這在偵探的一般業務當中並非必要能力,不過視情況也有可能派上用場,那就是護身術講座。附近的跆拳道道場正在招生,可以與PI學校的課程同時進行。有人有意參加嗎?」   幾個看起來有土木工程工作經驗的人舉手。環顧教室以確認成員的時候,須磨不由得說不出話。   那個看似未成年的少女,也舉起了纖細修長的手臂。 2   帶來申請書的參加者會進入個別面試的階段。他把人挨個請進位於教室旁稍嫌狹小的辦公室,根據十分鐘左右的談話做出最終決定。   西斜的落日從窗戶橫照進來,室內每個角落都被染得通紅。鋁窗窗框的影子長長延伸開來,落在已入座的參加者臉上。   面對面一看,就能看出她確實是個十幾歲的少女。筆直目光以及毫不畏縮的態度與年齡並不相襯,但搭配她端正的容貌,突顯出一股宛如洋娃娃的非日常感。當然,她泰然自若的舉止想必不是由社會經歷造就。   須磨看著手中的申請書。名字是紗崎玲奈,十八歲,靜岡縣立濱松北高等學校普通科畢業。那是一所偏差值 七十的升學學校。她曾以新體操項目參加國民體育大會。   父親是紗崎克典,已在同意書上簽名蓋章。監護人同意讓未成年女兒到偵探學校接受培訓。   視野微微明滅。窗外的樹木枝葉被風吹斜,搖曳著擋住陽光,無限接近寂靜的些微聲響悄悄溜進來。這是室內唯一的聲音。   打破沉默似乎是須磨的職責。他聽著自己低沉的聲音響起:「妳現在就讀哪一所大學?還是已經就業了?」   玲奈依舊維持著冷冰冰的木然表情,回應的語氣有如耳語:「我打算進入這間學校。」   「雖然掛著學校的名號,我們終究只是培訓班,無法提供學位。」   「我明白。」   唯有一隻眼睛逃脫了落在她臉上的陰影,反射著直射的夕陽光芒,整片角膜都帶著光澤。那隻眼睛眨也不眨,專注凝視著須磨。   沉默下來思考片刻後,須磨如實說出內心想法:「妳不適合。」   玲奈的表情沒有改變,聲音也沒有動搖。「請問是為什麼?」   「妳會吸引注意力,適合當偵探的是長相平凡的人。還有,妳臉上沒有笑容。即便身處保持笑容會比較自然的環境中,我覺得妳也不會笑。這同樣引人注目。」   他原本有點期待她的表情會不會稍微放鬆,但玲奈的反應完全相反。彷彿徹底拒絕與他交好似的,她的表情更加嚴肅。   他不禁歎氣。須磨將身體靠到椅子上。「就算妳入學,我也無法保證妳在兩年後能就職。我們學校的前提是不負責安排與斡旋工作。」   「我知道。」   「那妳為什麼要入學?」   「我想了解偵探的一切。」   「一切是指什麼?」   「就是全部。一切。」   她這個人不可能字彙量不夠吧。從申請書上整齊的字體來看,她怎麼樣都不像吊車尾的學生。玲奈的主張肯定就一如字面所示。   須磨問:「不是因為想當偵探嗎?」   「我不想當偵探。」   由於職業因素,他一路走來看過無數張面孔。如果她純粹是性格乖僻,眼眸深處不久就會浮現帶點無措的陰影。但是,玲奈的目光完全沒有失去力道,不知委靡為何物。   這讓他不由得想坐正。須磨探出身子。「如果只是想獲取知識,我就更不建議妳進入我們學校。聽起來似乎很矛盾,但雖然我們不輔導就職,教授內容依然相當正式。打著偵探學校招牌的培訓班中,也有很多家只收取二十萬圓以下的費用,在半年的期間內教導基礎知識。妳問問看這類培訓班如何?我們的費用太高了。」   玲奈冷不防掏摸起包包,拿出一本存摺,以目光示意他翻開來看。   須磨猶豫地接過,打開存摺翻看。最新的紀錄在昨天,是一筆五百萬圓的存款,足以全額支付包含所有住宿費用在內的兩年學費。   須磨靜靜詢問:「是令尊出的錢嗎?」   玲奈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唯有銳利的視線射過來。「我能入學嗎?」   如果貫徹商人的身分,就不該心生猶豫。須磨領悟到自己一直沒有遵守這項原則。   之所以安排過於綿密的課程,將僅只是副業的PI學校打造得如此充實,也是因為他無法完全捨棄理想,滿心想著既然要教,那就要傳授偵探業的一切。都到現在了,須磨仍然對過去念念不忘。   話雖如此,也不可能濫好人到發自內心擔憂受訓生的將來。長久從事偵探業,就會變得深信不介入他人生活才是真理。   心中確實有想逆風而行的抵抗心理,但須磨故意忽視生自內心的壓力,嘀咕道:「隨便妳。」   玲奈原本沒有表情的臉上浮現些許安心神色,又復消失。她接過須磨交還的存摺收進包包,起身微微低頭致意,隨即消失在門口。   目送少女的瘦削身影消失在門後的同時,他感覺到一股虛脫感與失落感。   偵探這種職業比一般人所知更加卑劣、陰暗、殺機四伏,有時野蠻又暴力。不講道理,沒有任何一個正派人物,充滿矛盾。   他不想納入她那樣的存在。   敲門聲響起,下一位面試者準備進入辦公室。須磨拋開近似感傷的迷惘。   無論年輕人得到什麼樣的結果,他都不會與自己的贖罪之心連結在一起。玲奈已經明言不當偵探,這樣不就好了嗎?   望著紅光漸濃的室內,原本的漠然情緒逐漸支配全身。平穩反而棲身於不安當中,與潔淨的世界永遠互相牴觸。即便醜陋,這就是選擇偵探為業的人擁有的價值觀。事到如今已無法轉過身不去面對。

作者資料

松岡圭祐

1968年12月3日生於日本愛知縣。1997年推出第一部推理小說《催眠》,甫一出版便在日本造成轟動,銷破百萬本,譽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心理推理」小說傑作,創下小學館文庫本的空前暢銷紀錄,並曾被改編拍成電影及電視劇。松岡圭祐的人氣推理系列包括「催眠」、「千里眼」及「萬能鑑定士」,題材多元且深具趣味。他在2015年推出「惡德偵探制裁社」系列,一推出即改編成漫畫、日劇,並由一線人氣女星北川景子出演女主角。

基本資料

作者:松岡圭祐 譯者:黃姿瑋 繪者:清原紘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17-11-02 ISBN:4717702901486 城邦書號:1UY015S 規格:平裝 / 單色 / 9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