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桃花桃花幾月開(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桃花桃花幾月開(下)

  • 作者:憑虛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8-25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 實體書限定收錄分量十足雙番外,甜蜜滿載 糖粉系作家憑虛輕奇幻浪漫愛情力作 繼《網遊之對面那個誰》、《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之後, 挑戰全新嘗試,歡樂滿滿、閃光依舊! 投訴!月老童子監守自盜、中飽私囊, 紅線牽著牽著,怎就牽到了自己身上來? 有情人終成眷屬,看對眼送入洞房, 如果戀愛這麼簡單,怎會連月老童子都談得一團亂? 察覺到自己只是柴希心上人的替代品後, 姬之月決定和學長交往,同時柴希也忽然失去蹤影。 她想著這樣也好,即使會痛會難受,但有些東西,該放下,還是得放下。 只是誰來告訴她,為何柴希會跑回來向她深情告白? 還厚顏地和學長展開一場激烈的男友之位爭奪戰! 「姬之月,神農大人說,我五行缺水。」 「什麼?」 「還缺妳。」 姬之月的心終究還是被賣萌可恥的月老童子給動搖了, 就在她逐漸接受柴希時,前女友求復合的狗血戲碼卻緊接而來, 看著柴希給予對方的溫柔,姬之月覺得自己又當了回傻子, 也許,這桃花還不如永遠不開吧……

內文試閱

  「柴先生,其實我只想告訴你,我喜歡之月。」   雷易彬毫不掩飾,柴希瞇眼看他。   「我知道。」   柴希當然知道,他可能還是最知道的那個。開玩笑,要不是因為他的關係,雷易彬和姬之月能搭上線嗎?紅線可是他親手牽起的!   「所以不管怎樣,我都會守在她身邊。」   雷易彬說著,目光移向廚房。站在母親身邊的姬之月顯得有點焦躁,卻礙於母親的淫威不敢吭聲,只能唯唯諾諾應著話,憋屈的模樣讓雷易彬不禁勾起唇角,眼中流露出笑意。   那寵溺的神色令柴希心口瑟縮了下,握緊拳頭。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兩人確實相當匹配,而柴希也很清楚雷易彬能夠給姬之月幸福,無論是從紅線的強度,抑或是雷易彬的能力來判斷。   但是,柴希知道自己放不了手。他無法祝福這兩人,這種感覺太痛,像是有把刀子戳進心窩般的疼。   「對不起,我也不會放手。」   望了雷易彬許久,柴希吐出至今為止真正嚴肅的一句話。   「柴柴,擺碗筷!」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破壞了兩人間壓抑的氣氛,柴希覺得自己彷彿被打了一巴掌。柴柴?他是月老童子,不是柴犬!   氣急敗壞地跳腳了一會兒,最後柴希還是進了廚房,雷易彬也被使喚去端菜。   兩個往外頭一站都會引起萬千少女騷動的男子,這會兒卻被姬之月當成小弟般指揮,而且兩個傢伙還都挺樂意的。   在柴希和雷易彬搶著端了湯出去後,姬母一臉八卦的頂頂姬之月,笑得曖昧:「看不出來我們家女兒這麼受歡迎啊,所以妳到底喜歡哪個?」      姬之月忍不住扶了下額,剛才她避重就輕地說目前和柴希處於分手狀態,沒想到姬母非但沒有爆炸,還點點頭:「沒關係,我們慢慢挑,兩個都收了也可以。」   姬之月本想眼一閉,直接招了自己和雷易彬的關係,可最後什麼也沒說。   也許在潛意識中,她也不想趕走柴希吧。即使那傢伙臉很臭,也很討厭,但本性並不壞,就這麼把人驅逐出境未免太沒人性。   姬之月不斷說服著自己,可直到坐在了餐桌前,她還是無法說服自己,這樣的想法沒有一丁點的私心。   「小希啊,多吃點。」   姬母的聲音響起,姬之月內心感嘆,看來對自家母后來說,柴希那副小白臉樣比較順眼。她循聲望過去,卻見坐在自己右側的柴希臉僵了,雖然還是萬年不變的高冷淡定臉,可嘴角明顯向下抿了起來。   她的視線轉往她娘夾給柴希的菜,一瞬就明白了。正所謂出來混的總要還,尊貴的月老童子也有這一天啊。   帶著點看戲的心態,姬之月愉悅地挑挑眉,這時在她左邊的雷易彬順手夾了塊魚到她碗裡,姬之月一愣,雷學長波瀾不驚地表示:「學妹,再挑食還是要吃點魚,不然會長不高喔。」   「這位哥哥,妹妹我正好一六五,不缺身高。」   姬之月皮笑肉不笑的踩了下雷易彬的腳,雷學長無辜兮兮對她眨眨眼,她想像往常一樣和雷易彬打鬧,目光卻不自覺地往右瞥去,發現月老童子就這麼杵著,呆呆盯著碗裡那撮紅蘿蔔,不知該如何是好。   咬了下嘴唇,姬之月瞪著猶豫著舉起筷子的柴希,在他就要下箸的那剎,碗中的紅蘿蔔突然失去蹤影。餐桌旁兩人外加柴童子本人都錯愕地望向始作俑者,而姬同學對大夥兒揚揚嘴角,淡定地擦擦嘴。   「媽,下次紅蘿蔔多煮點啊,不夠吃。」   聞言,三道視線相當有默契地移往餐桌中央那盤菜,滿滿的紅蘿蔔炒蛋令所有人都默了。   「吃飯吃飯,菜都要涼了。」   姬母輕咳一聲,發聲為女兒解圍,可瞥過來的曖昧目光讓姬同學只想撞牆自殺。母女倆相處了這麼多日子,姬之月完全能明白那眼神的意思:女婿定好了,啥時發喜餅?   呸呸,她才沒想那麼多,她只是單純不想讓柴希昏倒在這裡罷了,那樣很難處理啊。送去醫院,要是醫生量不到心跳直接宣告死亡怎麼辦?   姬之月刻意忽略了某童子時不時投來的驚喜目光,裝著淡然夾菜吃飯,可這表面的淡定卻被雷學長相當不識相地戳破。   「之月,妳為什麼要一直吃薑?」   「……雷易彬,有的時候,安靜是一種美德。」   姬之月面無表情表示,舌頭已經被辣得發麻。   午餐過後,姬之月自動自發地擔下洗碗的任務,不是兩個男人不肯洗,而是他倆爭著要洗,姬之月怕自家碗盤最後統統進了垃圾桶,這才決定犧牲小我。   「姬之月。」   一道嗓音冷不防在耳邊響起,震得姬之月險些摔了手中盤子,柴童子搧著小   翅膀來到她身側,姬之月很快轉回目光,邊洗碗邊漫不經心地問:「你怎麼過來的?」   「我去了趟洗手間。」   柴童子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得到姬之月一個大白眼。   「童子大人,你犯規啊,黃牌!」   這傢伙怎麼就這麼無視人界的規矩,趁著去廁所的空檔隱身飛來廚房對嗎?他這樣叫韓劇裡那些避人耳目偷情的男女如何是好?真是太無恥了。   偉大的柴童子顯然沒意識到自己哪裡錯了,兀自睜著一雙大眼疑惑地盯著姬之月,那難得無害的模樣令姬之月愣了愣。她很快找回心神,又隨口問了句:「那你來這幹麼?想吃巧克力嗎?」   在她的認知裡,柴希會主動來找她,除了吃以外還是吃,他就是隻貨真價實的吃貨。   半晌,柴希的聲音才幽幽響起。     「看妳。」   那嗓音帶著一絲昂揚,以及其他說不清的情緒,像是不悅,又更像是幽怨。   姬之月抖了下,甩掉腦中不著邊際的思緒,臉頰卻有點燥熱起來。   「啊,鬆了。」   她還沒糾結完,柴希飄忽的嗓音就又傳來,接著,姬之月的腰際突然被環住,當熟悉的清香掠過鼻端時,她渾身一僵。   背後猛地緊了緊,只聽柴希滿意地說:「挺好的。」   姬之月機械式地移過目光,發現身上鬆垮垮的圍裙成了緊身衣。這是怎麼回事,她被月老童子實行了當今最流行的圍裙PLAY嗎?   不過幾秒的時間,嘩的一聲響,尊貴的月老童子被水潑成了落湯狗。   「為何潑……」   柴希皺著眉,「我」字還沒出口,便被姬之月用力一推撞到了冰箱上。大概從未被如此粗魯對待過的柴童子忘了掙扎,伴隨著咚的一聲,姬之月腳一踮、將柴希的肩膀一壓,硬是瞬間比他高了一個頭,而後嘴角微挑、邪邪一笑,居高臨下盯著柴希瞧。   柴童子被看得差點臉紅,姬之月伸出食指拂過柴希的劉海,附在他耳邊小聲說:「今天結束之前,給我滾回去。」   直到姬之月退回水槽前面無表情的繼續洗碗,柴希才回過神來。雖說被人命令讓月老童子很不爽,但方才姬之月那氣勢令他不爭氣地小小花痴了下,總覺得那感覺很熟悉。   就好像,有什麼人也曾經這樣對待過他一樣。   柴希又看了姬之月的背影好一會兒,最後才拍著小翅膀灰溜溜離開廚房。聽見柴希離去的聲響,姬之月放鬆了緊抿著的唇,這時外頭傳來姬母擔憂的問話:「小希啊,你怎麼去這麼久?」   柴童子波瀾不驚地回答:「腸胃不適。」   匡啷一聲,姬之月看著被自己打破的盤子,無奈地嘆氣。   什麼月老童子,根本是禍星下凡吧!   *   下午姬父返家,他傻愣愣地看著突然多出的兩尊門神,差點以為自己走錯地方,誤入了電影首映會之類。一個溫和一個冷傲,他女兒也不怕吃了拉肚子?   姬父望著在他面前明顯有點侷促的兩個男人,一把抓過放在門邊的長劍,正當他板起臉,想展現自己身為父親的威嚴時,姬母拿著兩個旅行袋,直接把他拉出了家門,離開前還對姬之月溫婉一笑:「女兒啊,我和妳爸去二度蜜月,好好招待人家啊。」   見母親朝自己猛使眼色,姬之月真心想扭頭離家出走。這什麼媽媽?   把女兒和兩個大男人留在家裡是正常的嗎?雖然她不是小白兔,但眼前這兩隻也勉強算是大灰狼吧!   望著砰的一聲關上的門,姬之月心想,她娘走得還真急,連聲再見也沒說就不見人影,看來想抱孫子的急切心情和那速度成正比。   正所謂母債女還,姬之月轉過頭,對兩尊門神露出堪比自家母親的溫婉笑容。   「兩位,現在不走,是要我用掃把送你們走嗎?」   語畢,她還賣萌似的歪了下頭,兩尊門神不約而同地抖了抖。   「我要留下來。」   柴童子不容拒絕地搶先表示,在雷易彬瞥過來的時候,得意洋洋地加了句:「我和姬之月住習慣了。」   雷學長臉色微僵,但很快雙手環胸,望了柴希一眼後,雲淡風輕地開口:「我是之月的準男友。」   這話徹底把柴童子捅炸了毛,他瞇起眼就欲發作,雷易彬也不甘示弱,朝他挑釁地挑挑眉,情勢一觸即發;然而就在這個緊張的關頭,旁觀的姬之月幾步走進廁所,出來的時候手持掃把,毫不猶豫地就朝兩人揮過去。   啪的一聲,同時被打了屁股的兩個男人錯愕地看著眼前的姬潑婦。   「這裡是我家,統統給我滾出去。」   於是,在姬家夫婦離開十分鐘後,兩位天菜級男神也被某個不知好歹的女人掃地出門。   兩人在姬家大門前駐足半晌,最後柴希輕哼一聲,先扭頭往左邊離去。見柴希走了,向來挺有品格的雷學長傳訊讓姬之月注意安全後,也離開了。   若是兩人秉持君子風度,今天就到此為止,姬之月便能有半日的安寧,然而,有個不君子的傢伙卻在二十分鐘後又繞回姬家前。姓柴名偽君子的月老童子堂而皇之地一翻身,想要飛進姬家大門,卻在進門的瞬間被什麼擋下,紮紮實實摔了一跤。   「嘶,痛……」   月老童子委屈地摸著他那尊貴的腰,這時大門開了,姬之月站在紗門後方,門上貼著張小狐給的符咒。她嘴角微抿,居高臨下望著扶腰喊疼的柴童子。   「童子大人,您又犯規了。」   姬同學對柴希露出異常溫柔的笑靨,柴希背後涼了涼,一時語塞,但很快就找回了發聲能力。   「我沒地方去。」   這話說得理直氣壯,完全就是個無賴,然而一秒就被無良姬同學帶笑的一句話給堵回去:「左轉出去有個公園,那裡長椅很多,請善加利用。」   柴希聞言,眼神軟了下來,卸去了不可一世的月老童子樣,用可憐兮兮的眼神仰望著姬之月。本欲轉身進屋的姬之月動作一頓,僵硬地發話:「你這樣不對,學長都已經回去了,你們不是要公平競爭嗎?」   「我和他不一樣。」   柴希義正詞嚴地迅速接過話,在姬之月疑惑的注視下,柴童子挺挺胸膛,不要臉地糾正:「我是寵物。」   「……」     紗門最後還是開了,當柴希歡欣鼓舞地進屋後,姬之月還在掩面緩解自己那被萌了一把的情緒。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柴希剛剛的模樣就跟隻柴犬一樣,賣萌可恥。   深吸口氣,姬之月轉過身又是一臉淡定無波,她指指沙發,示意柴童子他的窩在那邊,順便劃定他的活動範圍僅限客廳。既然柴希說自己是寵物,那她就以養寵物的方式對待他。   柴童子倒是挺安分,面對姬之月的吩咐沒皺點眉頭,全盤接受,那乖順的樣子反倒讓姬之月有點不適應,頻頻端詳柴童子那張清俊的臉龐,意圖尋出一點異樣。   「晚飯我來做吧。」   「喔好,你做……什麼?你要做飯?」   盯著柴希的臉盯到有點出神的姬姑娘猛地拉回神智,驚恐地打量柴希。這傢伙可是個神仙啊,換句話說,他不食人間煙火啊,讓他煮飯豈不是一場浩劫?   見月老童子躍躍欲試,姬之月不假思索地駁回:「我想還是算了,我不想看到我們家上演史詩級的廚房動作巨片。」   她這話只是順著想法說出來,但柴希愣愣地盯著她,眼神中帶著絲不解,以及一抹莫名的尷尬躁動。   姬之月還沒弄清楚柴童子的反應是怎麼回事,柴希就吶吶開口:「廚房……愛情動作片?」   轟的一聲,姬之月覺得自己的腦子炸了。這月老童子平時沒事在家都在幹什麼?到底都逛了些什麼沒營養的網站!   場面靜默了好一陣,最後姬之月一個抱枕狠狠砸上柴希的臉。   「給我把你的腦洞關好!」   話落,姬之月轉身進了廚房,堅決不再與柴希有任何交流。太下流太無恥了,把那個不沾煙塵的月老童子還來!   她簡單煮了兩碗麵當晚餐,其間柴童子想進廚房幫忙,姬之月一盆水潑過去就把人趕走了。開玩笑,她才不要演什麼廚房愛情動作片。   將草草準備的晚餐端上桌,柴希倒挺有身為寵物的自覺,一改平時大少爺的模樣,像個小媳婦似的,安安靜靜縮在桌邊吸著麵條,用餐完畢還乖巧地進廚房把碗洗了。   姬之月被柴希的改變弄得有點不自在,以往他倆的相處方式除了吵架就是打架,現在月老童子不再當混世魔王,她反倒不知該如何是好,眼睛盯著電視螢幕,思緒有點恍惚起來。   「之月,我洗好碗了。」   柴希的嗓音突然響起,姬之月下意識應了聲,接著瞇起眼睛。   「你叫我什麼?」   之月?他倆似乎沒這麼熟啊。   然而無恥的童子大人像是沒聽到她的話,自顧自地說:「我想洗澡。」   他暗地注意著姬之月的反應。嗯,很好,看起來不怎麼反感。打死他也不會承認,他喚她之月是在跟雷易彬計較。   「洗澡?你不是最討厭洗澡了?」   姬之月被柴希的要求轉移了注意力,她記得月老童子跟貓狗一樣,厭惡任何和水沾上邊的東西,要他去洗澡跟要他的命一樣,這傢伙以前可是能拖就拖的。   「喔,我轉性了。」   說這話的時候,柴希移開了目光,有點心虛。他總不能說,因為姬之月有潔癖,他才想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吧?畢竟香噴噴的食物比較好入口。   頂著姬之月懷疑的眼神,柴童子芒刺在背般進了浴室。   姬同學縮在沙發上,聽著浴室裡的聲響,總覺得心情有點浮躁。她不斷切換著電視頻道,這時畫面一跳,女主角撲倒男主角的場景映入眼簾,姬之月的心跟著跳了跳,而後那兩人就滾到了床上,看得她眼睛都直了。   接下來令人面紅耳赤的進展令姬同學徹底愣了神,手指放在遙控器上忘了轉台。她目瞪口呆看著男主角湊到女主角耳邊,笑著正欲說話,這時後頭冷不防響起一個聲音。   「妳在看什麼?」   姬之月背脊一涼,智商消失了一秒,反射性朝螢幕撲了過去,直到人擋到了電視前,才遲來地意識到自己的愚蠢,手一按遙控器,螢幕霎時暗下。   輕咳一聲,姬之月正想以冷臉掩飾尷尬,沒想到抬起頭一掃眼前人,又悲劇地狠狠嗆著。好不容易緩過氣,她手指柴希驚恐地吼了聲:「月老童子!你不要以為浴巾夠大就可以拿來穿!」   現場的氣溫瞬間降了兩度,姬之月覺得有點冷,反射性摸摸手臂,一道冷風隨後掃了過來,下半身只圍了條浴巾的童子大人,此刻正用殺人般的眼神盯著她。   兩人面對著面,一滴水珠從柴希未乾的髮稍滑落,一路流過修長的頸項,順著堅實的胸膛往下滑。姬之月的目光不由自主跟著那水滴展開了小旅行,在觸及柴希結實的腹肌時頓了頓,而後隨小水滴掠過人魚線,最後撞上了惱人的白色浴巾。   心臟猛地一跳,姬之月強迫自己移回視線,意外對上柴童子森寒的眸光。這刻她覺得自己很無辜,誰知道這月老童子腦子出什麼問題了,沒事幹麼只圍條浴巾?想裸奔啊。   姬之月告訴自己要冷靜,好不容易換回標準的一號溫婉臉,正想問柴童子發什麼神經,要發神經的話自己滾出去,柴希卻搶先一步開口。   「我這樣不好看嗎?」   姬之月徹底愣住,她勉強打量了下柴希那堪比雜誌封面模特兒的身材,下意識地點點頭。呃,說好看也是蠻好看的啦,以各種客觀的角度來說。   「我長得不好看嗎?」   這什麼問題?   姬之月張張嘴,瞧了瞧柴希那張臉,又點了點頭。光是這臉大概就有一卡車女人會為他打架。   「我不夠有能力嗎?」   柴希說著,一個小火球頃刻間成形,霎時提供了一室溫暖,姬之月摸著良心,再度點了頭。何止是有用啊,簡直是太有用了,天氣冷了可以取暖,熱了可以當小風扇。   姬之月還沒結束分析,柴希帶著點蠱惑的嗓音就在她耳邊輕輕響起。   「那麼,妳為什麼不喜歡我?」

作者資料

憑虛

不賣萌,只賣閃光彈(・∀・) 表裡不一的大叔系少女蠍,性喜歡騰,尤忌肚餓。蘇軾大大的小迷妹,基本上不挑食,喜歡愛小,熱愛輕小,看過山一樣高的言小,缺糧時連史記也吃,常被人說和自家柴犬長得一模一樣。 想對親愛的讀者們說:來吧,大家都到我懷裡讓我來個大抱抱! 曾出版《網遊之對面那個誰》、《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桃花桃花幾月開》、《484沒戀愛過》。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inshe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bumaimeng 相關著作:《大神是大神經病!(上)》《484沒戀愛過(下)》《484沒戀愛過(上)》《桃花桃花幾月開(下)》《桃花桃花幾月開(上)》《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下)》

基本資料

作者:憑虛 繪者:麻先みち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8-25 ISBN:9789869342025 城邦書號:3PF0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