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蘋果橘子創意百科:何時搶銀行等131個驚人良心建議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蘋果橘子」系列著作全球銷售超過700萬冊 「全美最有趣的腦袋」李維特和杜伯納回來了! 十年前,李維特和杜伯納合寫了《蘋果橘子經濟學》,他們原本以為不會有人想看這本書,結果卻在全球掀起一陣旋風,更促成《蘋果橘子思考術》等後續著作的出版。從那時起,兩位作者便成立一個部落格網站,用兩人招牌式的幽默怪誕寫作手法,從經濟學的角度探討日常生活中的各項事物。 本書慶祝「蘋果橘子」系列著作抵達10年的里程碑,從超過8,000篇部落文中精挑細選、重新編輯成一系列有主題性的文章,提出131個顛覆傳統的創意思維。 有別於前著,由於網路的互動性,本書也收錄了「蘋果橘子」讀者們的智慧貢獻,更請來各行各業的專家擔任客座版主回答大家的問題,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臥底流氓社會學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高級應召女郎「愛莉」、《黑天鵝》作者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等人。 本書同樣挑戰了我們看世界的方法,並且剝解所有事物隱藏的一面,為我們提出諸如下列這些問題的另類思考或解方: .何時搶銀行最好?(週一到週五選一天) .如何修正健保嚴重超支、醫療資源遭到濫用的問題? .正牌黑道怎麼看警匪影集? .哪個英文名字最「恐怖」? .百事可樂為什麼不想得到可口可樂的祕密配方? .募兵制為何比徵兵制好? .如何讓消費者自己決定花更多錢下載單曲?(選項有免費、現在付費、晚點付費) .如果你是恐怖分子,你會如何發動攻擊? .世界上最容易使人成癮的東西是什麼? .付政治人物更高薪並且發獎金,國家會更清廉、施政品質會更好嗎? .為什麼好萊塢的動畫電影要花大錢請名人配音? .對抗全球暖化人人都可做的最有效簡單方法?(不開車?少吹冷氣?) 【強力推薦】 「如果印第安納.瓊斯是個經濟學家,那他肯定就是李維特。」 ——《華爾街日報》 「非傳統經濟學家挑戰傳統智慧。」 ——美聯社 「本書主題豐富、多元,寫作還帶著點自嘲的意味,對『蘋果橘子』的粉絲和新讀者來說,都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 ——《出版者周刊》 「一系列有點瘋狂、反直覺的經濟學分析寫作……但絕對值得你看完。」 ——《柯克斯評論》 「李維特與杜伯納又回來了!這次各自帶著招牌式的幽默,以經濟學的思考方式來看待日常生活的各項事物,『蘋果橘子』迷有福了。」 ——《圖書館學刊》 「真是太天才了……令人驚奇,拍手叫好。」 ——《華爾街日報》 「我們現在全都是『蘋果橘子』經濟學家了!」 ——《華盛頓郵報》 「花一個下午讀李維特與杜伯納的書,你將成為當晚滿屋子裡最有趣的人。」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引人入勝,趣味十足。」 ——《紐約郵報》 「用華麗風格說出……好觀念。」 ——《金融時報》

目錄

導讀 流氓經濟學家又來了!這次教你如何當恐怖分子、搶銀行?林明仁 前言 部落格和瓶裝水有什麼共通之處? 第1章 我們只是想幫忙 第2章 恐怖「韋恩」與「巧手」先生 第3章 高油價萬歲! 第4章 蘋果橘子創意大賽 第5章 杞人憂天 第6章 如果你不作弊,代表你不夠盡力 第7章 對地球來說,這樣真的比較好嗎? 第8章 驚爆二十一點 第9章 何時搶銀行最好? 第10章 多討論一點性好嗎?我們可是經濟學家 第11章 水果牌萬花筒 第12章 一日蘋果橘子,終身蘋果橘子…… 你想不出比這更厲害的讚美 謝辭 注釋

導讀

流氓經濟學家又來了! 這次教你如何當恐怖分子、搶銀行
◎文/林明仁   十年前,李維特與杜伯納寫了一本連他們也不確定會不會有人買的書:《蘋果橘子經濟學》。沒想到一出版就「紐約/倫敦紙貴」,全球暢銷。於是他們再接再厲,又接連出版了《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與《蘋果橘子思考術》,以幽默的寫作風格、流暢的文筆,將經濟學許多探討人性如何對誘因結構做出反應,即使是在最意想不到之處的研究(許多是李維特自己的作品),介紹給一般讀者。透過書籍與巡迴講座,他們也將《蘋果橘子經濟學》的思考方法推廣到全球各地,颳起了一陣「蘋果橘子」旋風。   對於一個「蘋果橘子」門徒來說,替老師的書導讀作序本是天經地義,畢竟每隔四年,就有人把新的研究成果摘要再加上新的詮釋角度出版,的確讓閱讀充滿了樂趣,也讓教學輕鬆許多。但是三連發的結果,卻已經把導讀者逼到牆角了!我可以提供的故事,不管是八卦的、還是學術的,都愈來愈少了——這其實也是經濟學的基本原理:邊際產出遞減。所以,當我聽到居然才隔一年多,他倆的第四本「蘋果橘子」著作又將出版,第一個反應是:「%#$&@……有這麼多東西可以寫嗎?」   幸好這本《蘋果橘子創意百科》,並不像《蘋果橘子經濟學》或《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那樣,將有趣但嚴謹的學術研究成果,做成「經普」(經濟學普及)書籍來介紹,也不如《蘋果橘子思考術》般,試圖把這些思考方法及過程,轉譯成一系列的步驟與要點。在這本書中,他們將過去十年來經營部落格,在網路上與粉絲互動、你來我往相互討論的過程,經過編輯篩選,把相同主題的部落文集結成章出版。   或許,讀者不免會問:部落格文章不是在網路上就可以免費閱覽?為什麼要集結成書?兩位作者早就預測到這個鄉民們一定會有的疑惑,也在本書的前言中就已經對讀者打了預防針:「為什麼本來不用錢的山泉水,在經過瓶裝水工廠包裝後,會變成一年一千億美元的龐大產業?」這又是一個很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利潤很大一部分來自「加值」,不論是瓶裝水帶來的方便,或是編輯可以幫你省下的時間——雖然經濟學家可能會很直接回答:如果嫌貴,可以直接回去一頁頁瀏覽未經編輯整理,純度不高的部落格。   簡言之,這是一本經過整理的「實驗手冊」,記載著「蘋果橘子經濟實驗室」裡的成員們以此方法探索日常生活的實驗數據,以及這些數據如何與經濟學理論相互對話的過程。或者輕鬆一點,也可以看成是作者與粉絲們「虛擬見面握手會」的活動紀錄,而事實可能更接近後者。   雖然整本書是以部落格節錄與對話的形式而成,但是其基本精神——使用經濟學的思考方式,來看待日常生活中的所有問題(這句話在經濟學大師蓋瑞‧貝克(Gary Becker)於去年中去世後,更是令人感慨萬千)——盡量讓所有的推論過程遵循學理基礎,並簡短加以介紹已有的研究結果,這點還是與前三本一致的。而作者從經濟學的角度切入,回答讀者們提出的在生活中千奇百怪的問題,也處處展現了機智、敏銳,與傳統智慧不同的看法!   舉例來說,在第一章〈我們只是想幫忙〉,就從作者們在部落格上問的瘋狂問題:「如果你是恐怖分子,會對美國採取什麼攻擊行動?」開始。這對道德魔人來說,當然是大不敬的做法,到底是什麼樣的賣國賊,會去想「要如何攻擊自己的國家」這種大逆不道的問題?   然而,如果我們想要有效地防止恐怖分子的攻擊,難道不是應該從「他們」的角度下手,想像「他們」的目標是什麼嗎?他們可以選擇的各種攻擊策略的機會成本為何(成本效益分析)?美國政府受到不同攻擊時,反應又會是什麼(賽局理論)?這個反應是我想要的嗎?只有穿上恐怖分子的鞋,才能找出最有效率的反恐策略。有趣的是,在與鄉民們互動後(當然也少不了正義魔人的謾罵,但有當年墮胎降低犯罪率事件的經驗之後,李維特已經是百毒不侵了),他反而得出「與恐怖攻擊和平共處」才是最好策略的結論。   原因如下:從人命傷亡的角度來看,恐怖攻擊的傷害遠小於酗酒或車禍,但大部分的人對發生機率很低,可是一旦發生就死傷慘重的事件,會給予過高的評估(行為經濟學),而這種傾向又可能會使政府採取過多的措施。舉例來說,機場現在多了脫鞋安檢,若以一個人需要多花一分鐘穿脫鞋以通過安檢計算,美國一年總共花費一千年的時間在穿脫鞋子上,大概等於十四個人的一生。九一一事件後的許多反恐法案與監視器的裝設,也有侵犯人民自由與隱私權的疑慮。通過了這麼多即便在立法原因失去作用多年後還會繼續存在的法案,也會導致資源錯置,傷害經濟成長。對大學主修經濟的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來說,這真是瓦解美國帝國主義最有效的方法!與美國人相較,可能也是因為他們對炸彈攻擊已經很有經驗的緣故,所以以色列人就理性許多。舉例來說,以色列人搭公車不大在乎炸彈攻擊,因為機率很低,最好的證據就是公車司機並沒有風險貼水(risk premium)!   第二章〈恐怖「韋恩」與「巧手」先生〉,討論的則是名字與職業的關係。如果讀者還記得,在《蘋果橘子經濟學》第六章中,就曾討論過「名字經濟學」了。作者們認為,早在初次見面交換名片時, 人們彼此就已經透過名字「傳送訊號」(signaling)。故事是這樣的:當高社經地位人家,將女兒取名為愛蜜莉(Emily)之後,這個名字便會沿著社會階層的階梯往下擴散,等到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小孩都叫愛蜜莉時,高社經地位的父母便開始將命名改為麥迪遜(Madison)。接著,麥迪遜再度往下擴散,取代愛蜜莉,直到又被取代為止。因此,菜市場名的人平均教育水準較低,並不是因為名字不好,而是因為她與父母的社經地位是負相關的緣故。台大經濟系駱明慶教授分析台灣大學聯招的榜單結果就發現,名字與他人重複情況愈嚴重者,考上公立大學的機率就愈低!   第三章〈高油價萬歲!〉,討論了寫信罵人、下載流行歌曲,以及芝大所在地海德公園的哈羅德炸雞餐廳(Harold’s Chicken Shack, Hyde Park)的定價策略——他們的東西真的很好吃!但是用防彈玻璃和柵欄把消費者和顧客隔絕起來的內部裝潢,讓我每次在消費時,都有必須隨時準備提防有人打劫的恐懼。不過,整章一言以蔽之就是「每樣東西都有一個價格(你買不買得起是另外一回事),而比你有更多資訊的人會盡可能吃定你!」   第五章〈杞人憂天〉則呼應了《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中的「酒走比酒駕更危險的說法」,提出「騎馬比賽車手更容易受傷」與「防詐騙措施大部分都是小題大作」等論點,最後則以打臉總是愛說「石油將耗盡、油價將創天高、經濟即將崩潰,人類要為自己破壞地球環境付出代價」的人作為結尾。我特別喜歡這一章的內容,因為沒有比靠著講一些等他死後才能驗證真偽的話,但現在就可以名利雙收的末世論者,更讓經濟學家厭煩的了!   接下來的幾章,兩位作者分析回答了人為什麼要作弊(因為欺騙是一種本能的經濟行為)、愛用本地食物為什麼對環境造成更大的傷害、《瀕臨滅絕物種保護法》為何反而讓瀕臨絕種的動物更容易絕種、撲克牌比賽的賽局理論與運動賽事中的誘因、搶銀行的最佳時機(答案雖然是早上,但搶銀行的投資報酬率低到爆,靠這行吃飯肯定餓死)、性工作者經濟學、海盜的民主制度經濟學,以及蝦子經濟學等千奇百怪的問題。這些乍聽之下似乎荒謬,但其實充滿智慧的對答,就留給各位讀者細細品味了。   在導讀的一開始,我把這本書比喻成實驗室的「實驗手冊」,我想對這個比喻再作一些說明。李維特在《蘋果橘子經濟學》中,展現了對重要問題的發掘能力、對分析資料的純熟技巧、對推理過程的嚴謹邏輯,以及對最後結論的新穎詮釋,的確讓讀者閱讀起來有絕無冷場、拍案叫絕之感。但就如同任何創作在最後完美登場之前,都得先歷經過無數次的排演、剪輯一樣,這些最後發表在經濟學五大期刊上的文章,也都是在研討會報告與審稿過程中,歷經過無數次的殘酷試煉、最後幸運生存的作品。   在芝大經濟系的研討會上,只在教科書上出現的大神級人物,被底下一堆已經念完文章、準備來踢館的諾貝爾獎+克拉克獎得主,知識霸凌到在黑板上萬箭穿心的景況,可是天天上演。而一篇文章有五篇評審報告,來來回回地修改了好幾回還是被拒絕,對這些人來說也是家常便飯。李維特曾經跟我說,他一年真正開始動手做的想法,大概有二十個(想了但在三天內決定做不成的當然更多),最後只有兩個會成為端上舞台的作品。但是,沒有那十八次胎死腹中的練習,又怎麼能成就最後這兩個發光發熱的作品?   所以,最初的有趣想法最後能夠走多遠,經常是說不準的。如果碰的是沒有人做過的研究,那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是在鬼打牆!一開始許多瘋狂的想法,有的立馬就被打槍,有的討論到一半便中途夭折,不過也有一些幸運的想法,在經過初步的討論之後,會出現有那麼一點「可以繼續想下去」的味道。我們能夠對世界多了解些什麼,其實都是在這樣跌跌撞撞中前行的結果。大部分文字記載的(不論是論文或自傳),都是最後的亮麗成果,對於之前那些有時原地轉圈、有時漫無目的的痛苦過程,可能是因為一定只能展現自信、完美的一面吧,學者們通常都把它們掃到地毯下。   這本充滿瘋狂想法的書,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將想法在由生到死,特別是在一開始還不是很成熟時的所有討論過程,詳細地記錄下來,讓讀者自己在用經濟學思考日常生活問題時,不必因為不能很快弄出漂亮的故事而感到沮喪。現在,你已經知道,即使像李維特這種天才型的經濟學者,在開始思考一個自己一無所知的問題時也會遇到的挫折。只有這樣,你才能回到不怕犯錯的童心,用好奇、無所畏懼的態度,「一日蘋果橘子,終身蘋果橘子」,享受經濟學思考的樂趣!

內文試閱

前言 部落格和瓶裝水有什麼共通之處?
  十年前,《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即將出版之際,我們兩位作者決定成立一個官網,最後取了一個沒啥創意的名字,就叫做「蘋果橘子經濟學網站」(freakonomics.com),而那個網站恰巧提供網誌功能。   李維特這個人一向落後時代數年,從沒聽過「部落格」(blog)這種東西,更別說是看別人的網誌,或是自己來寫。杜伯納向他解釋什麼叫部落格,但他不置可否。   杜伯納告訴他:「試一試也無妨。」那時,這兩個人才剛開始合作,李維特還不知道往後杜伯納想說服他做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都會說這句話。   就這樣,我們倆小試身手,貼出第一篇文章:   向大家介紹我們的心肝寶貝   每個為人父母者,都覺得自己的孩子是世上最漂亮的心肝寶貝。演化似乎對我們的腦子做了點事:如果你日復一日看著自家孩子的臉,會愈看愈漂亮。別人的孩子臉上黏著一坨食物時,你感到噁心,但如果是自家的娃,你會覺得那樣還滿可愛的。   是這樣的,我們已經看著《蘋果橘子經濟學》的稿子看了很久,以至於我們開始覺得這本書好美——就算是黏著食物殘渣還是什麼的都一樣,瑕不掩瑜。因此我們開始想,或許真的有人會想看這本書,而且看了之後,還想要發表心得。「蘋果橘子經濟學網站」就這樣誕生了!我們希望這個網站會是一個歡樂的大家庭(或至少是歡樂的辯論園地)。   後來,我們的網站真的變成一個歡樂的大家庭!相較於我們寫書的手法,我們的網誌一般來說較為隨性,講比較多自己的私事,立場也較為鮮明。我們可能給讀者明確的答案,也可能只是拋出問題。我們寫下論點還不成熟的東西,接著事後後悔,也或者寫下經過仔細推敲的東西,但依舊後悔。不過,大致來講,這個部落格讓我們兩人得以用開放的心胸,不斷探索這個奇妙的世界。   我們部落格上的文章,大多和前述這篇開張文還有我們的書不一樣,不是由兩人合寫,而是分別執筆。我們有時會請朋友貢獻文章(甚至請來敵人),有時還召開「合議庭」,請好幾位聰明人士一起解答難題,或是舉辦問答時間,來賓包括心理學大師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以及高級應召女郎「愛莉」(Allie)等人。《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曾多年給了這個部落格一個家,讓我們的文章看上去很有那麼一回事。不過,《紐約時報》最後恢復理智,再次放我們孤零零地在這個世界上,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要繼續寫部落格?我們找不出什麼好答案。寫部落格沒錢拿,而且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部落格幫助我們賣出更多書。事實上,部落格還可能打擊銷量,因為我們每天都免費贈送文章。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寫下去:因為讀者喜歡這個部落格,而我們熱愛讀者,他們的好奇心還有聰明的腦袋,尤其是他們的玩心,讓我們不斷寫下去。後文將以充分證據證明,他們是多麼有活力的一群人。   偶爾會有讀者建議我們,何不把部落格的文章集結成書?但我們覺得不太好吧,直到不久前的某一天,我們突然不這麼覺得。是什麼改變了我們的想法?那一天,杜伯納送孩子去參加緬因州的夏令營,在荒山野嶺之中,他們看到一間巨大的波蘭泉(Poland Spring)瓶裝水工廠。杜伯納從小生長在鄉下地方,他一直不懂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願意花大錢買瓶裝水,金額是驚人的一年一千億美元左右。   突然間,集結部落格文章出書的點子,似乎不那麼莫名其妙了。我們決定仿效波蘭泉、依雲(Evian)礦泉水,以及其他瓶裝水的傳統,也就是包裝原本免費供應的東西,然後向你收錢。   不過,我們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就等著數鈔票。我們的確花費好一番功夫,把整個部落格從頭到尾再讀一遍,挑出最好的文章——好險!八千篇大多普普通通的文章中,還是有幾篇不錯的。我們重新編輯那些文章,進行必要修改,然後分門別類安排在不同章節,讓整本書看起來有點樣子。   舉例來說,第一章〈我們只是想幫忙〉探討是否該廢除學界的終身聘制度,也討論了民主制度的替代方案,以及如何像恐怖分子那樣思考。在第二章〈恐怖「韋恩」與「巧手」先生〉中,我們討論了一些不可思議的名字,不只取得好,更是人如其名到令人驚奇的程度。在最後一章〈一日蘋果橘子,終身蘋果橘子……〉中,則是講一旦你開始用經濟學家的方式思考,就很難關掉那種模式,不論你腦中想的是嬰兒配方奶粉、動畫電影或是臭掉的雞肉。   在讀這本書的時候,各位將被迫知道我們兩位作者腦子裡不停打轉的東西,像是高爾夫、賭博,還有令人頭大的一美分硬幣。過去幾年,我們把自己稀奇古怪的念頭化為文章,享受到莫大的樂趣。希望大家也會喜歡一窺我們的腦袋,透過「蘋果橘子」的視野來看這個世界。
1 我們只是想幫忙
  史上最好的點子——幾乎無一例外——最初聽起來都像瘋子在說話。即便如此,許多聽起來很瘋狂的點子,真的只是瘋了。到底要如何才能知道一個點子究竟是好點子,或者只是瘋人之語?擁有部落格的好處,在於你擁有一個園地,可以把最瘋狂的點子放上去,測試一下輿論,看看文章被掃射的速度有多快。在我們發表過的文章中,回應最快速、大量、罵聲最多的一篇,就是本章的第一篇。   如果你是恐怖分子,你會如何發動攻擊?(李維特)   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TSA)近日宣布,攜帶隨身行李登機的禁令目前大多維持原樣,但取消不准攜帶打火機的規定。其實,我覺得不准民眾帶牙膏、體香劑和水通過機場安檢似乎很瘋狂,但不准帶打火機則聽起來沒那麼怪。不曉得這下子規定一變,打火機廠商是否急著進行遊說?他們可能贊成這項改變,也可能希望維持原狀,因為從一方面來說,如果每天有兩萬兩千個打火機被沒收,聽起來可以刺激銷售,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旅行時不能帶打火機,人們的購買意願也許會下降。   聽完林林總總的安檢規定後,我開始想,如果我是資源有限的恐怖分子,我會用什麼辦法製造出最大的恐慌?首先,我會思考人們究竟怕什麼?答案是:人們害怕自己成為恐怖攻擊的受害者。所以,如果是我的話,我要讓每個人都覺得恐怖攻擊的對象是他們,就算受害的機率其實很小。   人類一般會高估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因此恐怖行動帶來的真實風險與人們的恐懼情緒,兩者其實完全不成比例。   再者,我會製造一種錯覺,讓民眾覺得世界上存在恐怖分子大軍,辦法是一次發動多起攻擊,接著短期內又再來一遍。   第三,除非恐怖分子一直堅持執行自殺任務(我無法想像他們會這麼做),最好的辦法就是擬定計劃,盡量讓旗下的恐怖分子在行動時不會被殺或被抓。 第四,我會試圖破壞貿易,因為貿易中斷後,人們就有更多無事可做的時間,思考自己究竟有多害怕。   第五,如果真的想讓美國痛苦,你的行動就必須讓美國政府通過一堆代價高昂的法條,最好是在那些法條早已失去作用之後,還會天長地久地存在——假設它們一開始真的有什麼用處。   我覺得,這個世界的共通原則是:事情愈簡單愈好。我猜,這項原則也適用於恐怖主義。二〇〇二年華盛頓特區狙擊手攻擊事件造成大恐慌後,我父親想出我聽過最棒的恐怖主義計劃。他說,基本上就是武裝二十個恐怖分子,發給他們步槍和車輛,要他們在事先計劃好的時間,同時在全美的大小城鎮與郊區四處掃射,到處亂竄。這樣一來,沒人知道他們下次的攻擊地點,也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再發動攻擊,不需要耗費多少資源,就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大混亂,而且很難緝捕歸案。當然,這種攻擊方式所造成的傷害,比不上對紐約市投下核彈,但想辦法搞到幾把槍,絕對比搞到核彈簡單。   我確定有很多讀者有比這更好的點子,歡迎大家告訴我。把你的點子張貼在這個部落格,也是在服務社會,因為我想會看這個部落格的讀者,反恐怖主義者一定多過真正的恐怖分子。大家公開交流點子就能讓反恐怖主義者有機會在事前想好,萬一恐怖分子真的採取相關計劃時,可以有什麼對策。   *這篇文章刊登於二〇〇七年八月八日,也就是「蘋果橘子經濟學部落格」在《紐約時報》網站開張的那一天。同一天,杜伯納接受《紐約觀察家報》(The New York Observer)的訪談,對方問為什麼「蘋果橘子經濟學部落格」是《紐約時報》第一個決定刊登的外部部落格?杜伯納不愧是待過報社的人,知道該如何中肯又不失幽默地回答這類問題:「他們知道我不會在部落格上下達某種伊斯蘭追殺令。」但李維特這篇徵求恐怖攻擊計劃的文章,卻被視為追殺令,引來鋪天蓋地的謾罵,逼得《紐約時報》不得不在爆增數百則留言後,關閉留言功能。其中最常見的留言是:「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吧!幫恐怖分子出點子?你以為這樣很聰明,是嗎?自以為是的白痴。」這種留言讓李維特決定隔天再試一遍。   關於恐怖主義,我想說的是……(李維特)   我們的部落格文章刊在《紐約時報》網站的第一天,就招來無數負評。上次有這麼多人寫信罵我們,是大概在十年前我們探討墮胎與犯罪率之間的關聯時。這次寫電子郵件給我的人,無法決定我究竟是白痴,還是賣國賊,或者兩者都是。請讓我重新表達一次。   那些罵我的留言,有很多則都令我納悶,不解一般美國人究竟認為恐怖分子每天都在做什麼。我想,恐怖分子每天都在想該如何展開恐怖攻擊,你得把他們當成毫無腦子的笨蛋,才會認為在華盛頓特區發生槍擊事件後,他們沒想過或許找狙擊手來製造騷動是個不錯的點子。   重點是:恐怖分子可以採取無數種簡單到不行的策略。距離美國上次發生重大恐怖攻擊事件,已經有六年的時間,這表示恐怖分子要不是無力發動攻擊,就是他們的真正目標並非製造恐懼。還有另一個原因,則與執法機關與政府的防治手段有關,我後頭再做解釋。   罵我的那些電子郵件,有很多都要求我寫文章解釋如何阻止恐怖分子,但答案明顯到令人不舒服:如果恐怖分子想用低階、低科技的方式製造恐懼,那將會讓我們防不勝防。   伊拉克目前的情形就是那樣,以色列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從前要求獨立的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IRA)也是類似的情形。   所以,我們能做什麼?美國和英國、以色列一樣,如果面臨這種局面,只能想辦法與恐怖分子共處。如果從人命傷亡的角度來看,相較於車禍、心臟病、殺人與自殺,低階的恐怖主義實際上造成的傷害相對還比較少,是我們的恐懼造成真正的損失。   就像通貨膨脹失控國的人民很快就學會與通膨共處,恐怖主義也是一樣。在以色列搭公車時死於恐怖攻擊的風險很低,根據經濟學家蓋瑞.貝克(Gary Becker)與尤納.魯賓斯坦(Yona Rubinstein)的研究,經常在以色列搭公車的人不太在乎炸彈威脅,而且在以色列當公車司機,薪水並沒有比較高。   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但我認為我們還能做幾件事。如果恐怖威脅來自國外,我們可以進行嚴格的安檢,不讓危險人物入境,這是明顯的答案。或許比較不明顯的答案是,在潛在的危險人物入境後,我們可以密切追蹤他們,例如若是有人持學生簽證入境,卻沒有到學校註冊,就值得進一步調查。   另一個選項是用英國用過的方法:到處裝監視器。不過,美國人不喜歡這樣,所以這個點子大概行不通,而且我也懷疑這種錢花得值不值得。但是,從英國最近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來看,裝監視器的用處是至少在事件發生後,可以指認嫌疑犯。   我在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同事羅伯特.佩普(Robert Pape)做過研究,最能夠預測恐怖行動的指標是「占據他人土地」。由此來看,美國駐軍伊拉克大概無益於減少恐怖主義,雖然駐軍可能有其他目的。   無論如何,我覺得美國目前的恐怖主義情勢,有兩種解讀方式。   第一種解讀:恐怖分子目前並未在美國製造重大傷亡,主要原因是政府的反恐行動成功了。   另一種解讀則是:恐怖主義的風險其實沒那麼高,我們耗費過多的力氣反恐,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在反恐。對政府官員來說,必須「看起來」積極反恐的壓力,大過實際上要終結恐怖主義的壓力。要是有人扛著火箭筒射下飛機,那不是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局長的責任,但要是牙膏爆炸讓飛機墜毀,那他的麻煩可就大了!所以,我們在牙膏上花了很多心力,雖然牙膏大概不是什麼重大威脅。   同樣的道理,要是真的發生恐怖攻擊,中情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探員不會有麻煩,但如果他們沒有事先提出詳盡的書面報告,警告可能發生攻擊事件,他們的麻煩可就大了!而且應該要有人追蹤他們提出的警告,但沒人追蹤,因為報告堆積如山。   我猜想,比較可能的答案是第二種解讀:其實恐怖主義的威脅沒那麼大。這是樂觀看待世界的一種想法,但大概會讓我變成一個白痴或一個賣國賊,或是白痴賣國賊。   為什麼空服員沒小費可領?(杜伯納)   想一想哪些服務人員平時會拿到小費?飯店人員、計程車司機、服務生、在機場外幫忙搬行李的人,有時甚至連在星巴克(Starbucks)工作的夥伴都會拿到。但空服員卻拿不到小費,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人們覺得他們的薪水已經夠高,不需要給小費,也或許是因為人們就是覺得,空服員是那種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小費的雇員,或者基於某些原因,航空公司禁止他們收取小費。也許可以追溯到以前大部分空服員都是女性、大部分乘客都是男性的年代,再加上飛機上有某些神祕(虛構)的傳說,人們喜歡想像好色的生意人與性感的空中小姐,若是在下飛機時「給錢」,可能會讓人質疑空姐們是做了什麼才拿到小費。   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很多服務人員做的事和空服員類似,但他們可以拿到小費,空服員卻沒有,尤其是空服員通常一次要服務很多人,不停地拿著飲料、枕頭、耳機等東西在飛機上走來走去。好吧!我知道現在大多數人的搭機體驗不是很好,也知道有時空服員的態度差到令人訝異,但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大部分空服員都是十分優秀的服務人員,而且他們時常處於耗盡人類耐性的情境下。   要說明一點,我並不是在提倡多讓一種勞工得到小費,只是我最近很常搭飛機,看到空服員有多麼辛苦,所以納悶他們為何沒有小費,至少我個人沒看過有人給空服員小費。此外,我最近五次搭飛機時,曾問空服員是否拿過小費?每個人都說從來沒有這種事,而他們回答的語氣,有的像在嘲弄,有的則有點想拿的感覺。 我想,等一會兒我搭飛機回家的時候,不要問空服員是否拿過小費,而是直接給他們錢,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後記:我真的那麼做了,結果失敗。對方告訴我:「空服員不是服務生」,那位女士義憤填膺的樣子,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居然還試著塞錢到她手上。   叫「王子殿下.摩根」的人(杜伯納)   由於《蘋果橘子經濟學》有一章討論不尋常的名字,例如一個發音為「坦普提絲」、意思為「妖婦」(Temptress)的十五歲女孩,還有另一個發音為「夏提德」、意思是「笨蛋」(Shithead)的自創名字,以及「檸檬果凍」(Lemonjello)、「橘子果凍」(Orangejello)這種可愛、逗趣的名字,後來常有讀者寄來類似的例子。   我覺得最精彩的來信是匹茲堡的大衛.汀克(David Tinker)的投書,他寄來《奧蘭多守望報》(Orlando Sentinel)的報導:佛羅里達州的布希內爾市(Bushnell),有一個十六歲的學生運動員,名字是「王子殿下.摩根」(Yourhighness Morgan)。而且事情不只如此,「王子殿下」的弟弟叫「帥哥」(Handsome),他還有名叫「王子」(Prince)、「型男」(Gorgeous)的堂兄弟。說句題外話,我是在農場長大的,我們家有一隻豬就叫「帥哥」。   這位「王子殿下」通常會把自己的英文姓名縮寫成「YH」,或是寫上暱稱「Hiney」——顯然叫他「Hiney」的親朋好友,不覺得這個字的意思是「臀部」或「屁股」,在我家的話是。   我真的好喜歡「王子殿下」這個名字,也要想辦法讓我的孩子這樣叫我。   另外,《聖地牙哥論壇報》(San Diego Tribune)有一則令人惋惜的幫派殺人報導也有怪名,這是由維吉尼亞州夏律第鎮(Charlottesville)的詹姆士.維納(James Werner)提供給我們的。被害者叫「香檳王.香檳」(Dom Pérignon Champagne),他的母親則叫「完美的.恩格伯格」(Perfect Engelberger)。

作者資料

李維特(Steven D. Levitt)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博士。曾任哈佛學會( Harvard Society of Fellows)年輕學者,現任芝加哥大學經濟學系Alvin H. Baum 講座教授,以及「芝加哥價格理論中心」(Initiative on Chicago Price Theory)執行長。獲獎無數,其中包括「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總統青年學者獎」(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Presidential Early Career Award)、「美國藝術及科學院院士」(Fellow,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以及所有經濟學者第二夢寐以求、學術界譽為諾貝爾經濟學獎搖籃的克拉克獎(John Bates Clark Medal)。很少人像李維特一樣,四十歲不到的年紀就能成為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的講座教授。芝大經濟系是經濟學的重鎮、諾貝爾獎的搖籃,能在此任教都是頂尖的學術菁英。讓人稱奇的不只是他的年紀與學術成就,而是他對於經濟學的詮釋方式。他對經濟學的研究絕非謹守正統方式。他看待事物的角度更像是一個聰明而好奇的探險家。

杜伯納(Stephen J. Dubner)

  居住於美國紐約市,定期為《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和《紐約客》﹝New York Yorker﹞等知名刊物撰寫文章,另著有暢銷作品Turbulent Souls和Confessions of a Hero-Worshiper。

基本資料

作者:李維特(Steven D. Levitt)杜伯納(Stephen J. Dubner) 譯者:許恬寧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from 出版日期:2015-10-12 ISBN:9789862136317 城邦書號:A14003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