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營繕師異譚(漆原友紀彩繪書封)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繼《殘穢》、《鬼談百景》後, 小野不由美令人耳目一新的療癒系怪談! ★從小野不由美有「民俗寶庫」之稱的故鄉中津發想,深切刻畫土地、建築與人之間的因緣。 ★以《蟲師》聞名亞洲的漫畫家──漆原友紀,溫柔彩繪獨家書封! 明明是該守護我們的「家」,卻成為生存最大的威脅? 神出鬼沒的另類建築偵探,藉「修繕」解開老屋謎團, 輕巧引領徬徨的心,找到能夠歇息的歸屬之地。 人只要活著,就會碰上許多事情,無論好壞。 一旦選擇繼承房子,意味著兩邊都得接受…… 坐落鄉間的城下町,悠久歲月鋪成迷宮般的街道,洋溢樸實的風情。隨著四季流轉,從大都會搬來許多新居民。厭倦人際關係的粉領族、投身手工藝的女子、勞苦一生的老婆婆、轉學的女孩、單親媽媽,都希望在此安靜生活。 然而,事與願違,古舊建築裡匪夷所思的狀況不斷。堵住出口的和室總不知不覺打開,密閉天花板上響起腳步聲,櫃子和冰箱躲著詭異老人,改造水井卻腥臭瀰漫,車子駛不出車庫,還有彷彿囚禁在雨天巷弄的報喪女人…… 無處可逃的住戶,備受驚恐煎熬。眼看不幸即將發生,一名外貌乾淨的營繕師傅登門造訪。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他,淡淡表示願意提供幫助。面對背負種種「緣起」的人心、 蘊藏陰翳的風土空間,他要如何化解牽引怪異的絲線,「治療」曾經受傷的生命? 【創作背景大公開──小野不由美】 擷取記憶裡故鄉中津的印象,希望能寫出帶著懷舊風情的怪談。 漂浮著陰影的古建築和風景,漆原老師為本書繪製非常棒的封面。 如同這幅畫,隱約感到不安卻又忍不住受到吸引── 看著書中描繪的「老舊事物」,若能喚起讀者這樣的情感便是我的榮幸。 【封面繪製祕話──漆原友紀】 古老的日本家屋、死胡同、水道、河童的手……書中滿是令人提心吊膽的故事,讀完腦海立刻浮現封面的草圖。可怕的東西潛伏在我們日常的各個角落,往美麗而老舊的家裡深處不斷走去,戰戰兢兢又帶著些許興奮,打開和室紙門緩緩踏入……希望能將我在閱讀中感受到的氛圍畫出來。 此外,面對發生在各家各戶的「不對勁」,淡然以「修繕」的方式進行治療的主角,我非常喜歡。只是,書中幾乎沒寫到他的外貌,要如何下筆令我有些煩惱。要是能不破壞讀者的想像就太好了。 【各界心弦震顫推薦】 老屋顏工作室、OLDTRUE老時、時光二手書店 《百鬼夜行誌》阿慢、《台北城裡妖魔跋扈》瀟湘神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共同創辦人.謝金魚 「讀完我恍然大悟,這才是真正的珍惜『因緣』啊!」 ──宮部美幸(日本國民作家) 「故事中的雨濡濕了文字,故事中的恐怖震動了文字,真是不可思議。」 ──道尾秀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直木獎作家) 「迫近日本怪談的本質,漂散著幽暗之美的精緻連作短篇集。」 ──東雅夫(文藝評論家) 「不敢看恐怖小說」或「對恐怖小說有些抗拒」的人,非常推薦一讀。」 ──中村義洋(《殘穢》電影導演) 「跟著情節的進行,腦海不斷重新描繪故事場景,深深感受到人與建築之間的依存關係。」 ──老屋顏工作室 「用修繕的角度,帶大家去探索家中那陰暗的角落,詭異中又帶點療癒的故事,是部讓人回味再三的恐怖怪談集!」 ──阿慢 「對老年的人,我們經常以他們年老了記憶不牢靠了或是身體逐漸衰弱,對外在世界開始產生幻覺這樣的方式去理解。但這部小說中的兒子從難以理解母親的狀態,到後來反而藉此回想起自己年少時的經歷和記憶,這樣的過程,讓自己與母親的記憶有了疊合和交會。我個人覺得,這也是關於一個家庭的敘事。」 ──瀟湘神 【來自書店店員的迴響】 「或許我們生活的世界,才是所謂的「異界」。與充滿個性與人情味的可怕事物和平共生,這樣的故事讓我感受到從大地湧現的溫暖之情。」 ──內田剛(三省堂書店) 「跟隨主角進行「修繕」,窺見隱藏在恐怖現象中的悲哀,觀看世界的角度也煥然一新。」 ──竹山涼子(TSUTAYA)

內文試閱

來自後院
——又打開了。 祥子正要走出起居室時,忽然停下腳步。 祥子剛剛打開的拉門,面對很像緣廊的短廊。隔著大片玻璃門,眼前是進深頗深的中庭。穿過宛如小巷的中庭,另一邊同樣是短廊,幾座老舊的衣櫥並排。其中兩座衣櫥比祥子矮一些,從後方看得見兩扇拉門,換句話說,衣櫥擋住拉門。拉門糊著沒有花紋的白色毛邊紙,可窺得上面三分之一左右。其中一扇拉門,稍微露出縫隙。 ——我記得昨晚明明關上了。 祥子從去世的姑姑手上繼承來的這幢房子,位於河口一處座小城下町的一角。在一排古老建築正中央,是典型的町屋,也就是所謂的「鰻魚的床鋪」。入口窄,格局狹長。夾在兩側的鄰家之間,根本沒有稱得上窗戶的窗戶,採光只能依靠形狀細長的中庭。約莫是為了盡量讓光線透進來,走廊繞屋子一圈,其中三面屬於這棟房子,剩下那一面是鄰家,不過,照入屋內的光線根本微不足道。況且,此刻正值初夏,中庭的樹木紛紛冒出新枝,翡翠嫩葉生長得茂密,經常在屋裡落下靜默的陰影。 祥子深呼吸,視線越過中庭,望向衣櫥上方五公分左右的縫隙。比起清早下雨造成的光線不足、樹木的綠蔭、落在家中的陰影,層層加疊生成的幽暗,縫隙益發陰暗。 ——每次關上都會再打開。 這麼想著,祥子往短廊前進,來到面對中庭長邊的長廊。經年累月打磨拋光,黑亮的地板自祥子腳邊往前延伸。踩過會發出輕微傾軋聲的地板,經過中庭,走廊便分成兩個方向。一邊是並排著衣櫥的短廊,另一邊則沿牆蜿蜒至更深處的後院。 祥子轉入短廊,在衣櫥旁踮起腳尖。視線前方出現衣櫥上方的木板,木板對面是拉門,隱約可窺見縫隙內的昏暗。祥子的手越過衣櫥,好不容易搆到拉門邊緣,費了一番工夫才關上。 去世的姑姑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擺放衣櫥? 除了拉門,這個房間沒有其他入口,形同「打不開的房間」。由於衣櫥占據空間,短廊變得狹窄,不得不側身而過。抽屜也很難打開,這些衣櫥和房間一樣,沒裝任何東西,毫無用處。祥子再三思考,只能認為這個房間是故意關上。然而,不論怎麼關,拉門總不知不覺開啟。 畢竟是老房子了吧。 說不定是門檻歪斜,或有小動物進出。 祥子如此想著,離開短廊,打算到後頭去洗臉。穿過兩側土牆包夾的昏暗走廊,轉了個彎,就來到後院。那是一片空蕩蕩,十分殺風景的院子。走廊從這裡再度彎折,和中庭一樣,像是緣廊的走廊沿著後院延伸,通往洗臉處和浴室。 ——聽說,後院鬧鬼。 小時候,究竟是誰這麼告訴我?那是比祥子年長兩、三歲的女孩。祖母的葬禮上,女孩一身黑白相間的洋裝,以黑蕾絲蝴蝶結綁起馬尾。祥子以為是表姊或堂姊,直到一個月前出席姑姑的葬禮,才知道她並沒有表姊妹和堂姊妹。 一到晚上,後院會有鬼出來,呻吟著在樹叢之間爬來爬去——女孩彷彿在透露重大祕密,附耳低語,幼小的祥子不禁陷入恐懼。如今她年近四十,回想起來,那不過是讓人苦笑的怪談。然而,她仍清楚記得,嚷嚷「鬼好恐怖,我不要去浴室和洗臉的地方」時,姑姑嚴厲斥責自己的情景。 不過,祥子原本就害怕這棟房子。連建築年份都不清楚的老舊町屋,總是陰陰暗暗,不斷往深處延伸的格局,猶如惡夢一般,感覺很不舒服。外面那條並排著相同式樣的房子的道路,祥子也不喜歡。一看見並排的老舊房子,她便會不由自主意識到每棟房子隱藏的,彷彿會將人吸入其中的幽暗。 ——不僅如此。 祥子抬起頭。後院另一邊是以陰天為背景,聳立在這些老房子上頭的黑色城堡。雖然不大,但距離如此近,還是充滿威脅感。小時候,祥子去過一次。城堡裡是相當樸實的博物館,祥子卻十分害怕展示的盔甲。準確地說,是盔甲底下滑溜的黑色面具,那大力金剛神般嚇人的長相。那樣的黑色,與城堡的黑色輪廓重疊,每當從後院仰頭望去,祥子就會想起恐怖的盔甲,坐在沉重的鎧櫃上,睥睨著自己——她這麼覺得。 當年草木更為茂盛,像是被放置不管,胡亂生長,庭院非常陰暗。現在大半的樹都砍掉,幾乎不見低矮的灌木叢,只剩老山茶樹、楓樹及少得可憐的草葉。踏腳石周遭長滿雜草。由於沒有遮蔽物,可看到後院盡頭的籬笆。 籬笆的一側有道小木門,外邊就是水溝,大人們叮囑絕不能靠近。記不得是什麼時候,姑姑讓祥子看過外頭的景象。打開木門,有一道朝水溝延伸的窄短石梯。很久以前,大夥還會在水溝清洗東西時,都走石梯下去。水溝寬約一公尺,相較於大小,水深更為驚人。姑姑說,水溝的流速比看起來快很多。 姑姑還是小孩的時候,曾經目睹水溝沖走孩童。 她來不及大喊向大人求救,那孩童便被沖走,吸入附近的陰溝。不曉得城堡底下的水溝是怎麼蓋的,過了幾天,有人在護城河中發現那孩童的屍體。 自從聽過這個故事,祥子絕不靠近那條水溝。不光水溝,連木門和後院她都害怕。加上附近有河童之類的傳說,水總會讓祥子聯想到討厭的事情。不過,約莫是靠近河口,後院飄散著沉澱的水的臭味。祥子不再造訪的期間,水溝遭填平,成了馬路,卻仍飄出微微水臭。是乘著河風來的嗎?那股味道和腐臭有些類似。 祥子心想,我果然不喜歡這幢房子,可是又為什麼決定要繼承? 眺望著空蕩蕩的庭院,彷彿躲著什麼的樹叢已消失。雖然不再是對大小事都感到恐懼的孩童,一看到後院,內心仍一陣騷動。若要為那股騷動下個定義,就是不安。 ——或許我不該來這裡。 一個月前,也就是三月即將結束之際,祥子接到姑姑的訃聞。 老實說,祥子很少和姑姑見面,不太記得姑姑的事情。身為長子的父親離開老家,小妹出嫁,所以由排行第二的姑姑繼承這幢老房子。 聽說,直到曾祖父那一代,祥子的老家是大商家。傳到祖父手上後,家道開始中落,廣闊的豪宅遭分割出售。祥子繼承的這幢房子,據說是和過往的豪宅相連的別屋。 祖父去世時,家中已沒有任何做生意的痕跡。唯一的兒子,祥子的父親前往東京求職,離開老家。或許是距離遙遠,父親極少返鄉探親,更是幾乎不帶祥子回來。姑姑也沒來找過父親。看起來不像感情不佳,卻是一對疏遠的兄妹。儘管緣分很淺,但忽然接到訃聞後,祥子依然出席了葬禮。 五年前父親去世,出嫁的小姑姑更早之前便已去世,祥子成為姑姑唯一的親人。 留下來的房產要怎麼處理?律師如此詢問,祥子反射性地回答「我要繼承」。 如今回想,祥子仍不清楚自己為何會這麼決定。她對職場的人際關係感到疲倦,想切斷和許多人事物的關係。然而,另一方面,她卻也覺得自己是無根的浮萍。父母逝世,沒有兄弟姊妹。一口氣失去情人和朋友,卻還得和他們待在同一個職場。腦海浮現乾脆辭職的念頭,但如今這樣的年紀,她沒把握找到新工作。若是搬來這裡,便能躲開那些煩心事。再加上,姑姑留下的房產中,有兩幢出租的房子和一棟公寓,不需要急著找工作。既然無處可去,繼承這個家也沒什麼不好。當時,祥子對「家」這個曖昧模糊的字眼滿懷憧憬,或許是覺得繼承這個家,就能擁有歸屬之地。 我確實是繼承了這個「家」沒錯。 祥子默默想著,走進洗臉處洗了把臉。這房子雖然老舊,但姑姑照顧得很好,洗臉處、浴室等設備都算新穎,沒什麼不方便之處。她拿毛巾擦臉,視線落在腳邊一個箱子上。那是搬家用的紙箱,放滿各式盥洗和沐浴用品,都是姑姑留下的。 我繼承這房子,姑姑會怎麼想?連姑姑用到一半的化妝水,祥子都繼承了,但兩人並沒有親近到這種程度。 祥子輕輕嘆氣,抱起殘存姑姑氣息的箱子,得想辦法處理才行。當她走出洗臉處,回到走廊上,正要踏進短廊時,不禁愣在原地。 ——又打開了。 那座老舊的桐木衣櫥上方,剛關上的拉門居然又開了個縫。 這房子實在太舊,就算到處都有門柱歪斜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雖然這麼想,祥子卻無法以「就算」二字帶過。如同「後院鬧鬼」一般的老套怪談,不管怎麼關,總會不知不覺打開的拉門。雖然可一笑置之,但祥子辦不到,那個房間有說不出的不對勁。 唯一的出入口堵著衣櫥的房間。她記得最後一次過來時,並沒有擺放衣櫥,卻想不起房間的原貌。即使搜索僅存的些許記憶,也找不到房間發揮功用的情景。拉門一向緊閉,她根本沒看過房內。大小應該和普通房間差不多,但似乎沒有窗戶。一般而言,應該會設計採光用的拉門,不然陽光根本照不進來。是充當儲藏室嗎?印象中姑姑提過類似的話。她說裡頭收著重要物品,絕對不能隨便進去。 答應姑姑,不要過來這邊的走廊,不准打開拉門。如果違反約定,姑姑會處罰妳。 祥子忘不了姑姑嚴厲的語氣。 她將箱子放在走廊上,在衣櫥旁踮起腳尖。 ——到時候,也得整理這裡才行。 祥子這麼想著,手越過衣櫥上方。透過指尖前方五公分左右的縫隙,可窺見空虛的黑暗。她刻意不看房內情況,僅僅闔上拉門。以指尖確認用力關緊的觸感,以耳朵確認用力關上的聲響後,安心地吐出一口氣。 總之,拉門隔絕了那個房間,裡頭只待著沉默的黑暗——理應如此。

作者資料

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大分縣中津市出身。大谷大學文學部佛教學科畢業,在學時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 1988年踏入文壇,以「惡靈」系列博得廣大人氣。 1991年「十二國記」系列開始出版,是日本奇幻文學的經典大作。 1993年《東亰異聞》入圍第5屆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後於1994年出版,被譽為傳奇推理傑作。 1998年《屍鬼》成為暢銷作,風靡一時。 2012年推出短篇怪談《鬼談百景》及長篇怪談《殘穢》,掀起話題。 2013年《殘穢》獲第26 屆山本周五郎獎,並於2016年改編為電影,由知名導演中村義洋執筒,實力派女星竹內結子、橋本愛主演。

基本資料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譯者:張筱森 繪者:漆原友紀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16-08-02 ISBN:9789865651664 城邦書號:1UT0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