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妖異高中的班級日誌(02)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妖異高中的班級日誌(02)

  • 作者:怪盜紅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19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首刷限量限定:逢魔時刻夜間學堂4K海報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 期待度超高!博客來、金石堂雙雙霸榜! ★ 超超超人氣繪師‧《妖怪公館的新房客》「謖」封面擔當,美圖全力加持! ★ 陣容豪華到犯規,雙繪師助陣!CWT場刊封面指定「子葉」創作細緻插畫! ★ 第六屆浮文字新人獎金獎得主怪盜紅,腦波大開無極限,打造奇異妖怪世界!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全彩人設+黑白插圖+精細線稿! ──全班同學,都是妖怪── 這年頭,做個鬼難,做個鬼老師,更難! ──但班導師,也有問題── 本校極度缺乏「人」才! 嶄新設定!妖異高中的新人(類)老師,在無用的校規與沒在怕犯罪的妖怪學生的夾縫中,是要如何求生存? 讓你「嗯~~~~~~~咦咦咦!??」不斷的奇妙好書! 關於妖怪們的這些那些、搞笑爆笑又理所當然的神奇日常,開課! 【妖異高中的班級日誌2】 特殊事件記要: 1. 曾老師嫉妒吳老師比自己受歡迎,所以刻意找我們班麻煩。 2. 美術老師教我們做詛咒草人,大家不約而同做了曾老師的。 教師處理紀錄: 1. 曾老師給班上同學打零分,待溝通。 2. 曾老師遭受太多詛咒,在女廁昏過去了。 「老師給的分數不公平,你們可以向校方抗議。」 『那得浪費多少時間!等學校處理好,我都要去冬眠了!』 「就算詛咒她、害她受傷住院,分數也不會改變。 說不定她會更加討厭你們,出更難的題目。」 冤冤相報何時了?吳老師苦口婆心。 同學們竊竊私語,顯然沒想到這個可能性。 『你們人類太險惡了!』 『人心好可怕!』 『人類都很危險!』 吳老師,躺著也中槍。

內文試閱

  一個學年的結束,吳老師的班級有太多跟不上進度的學生,而被留級了。吳老師作為導師,理所當然地被校長約談了。   校長不是很開心,嘴上說著我明白你的難處,說什麼畢竟學生們都跑去參加妖怪選美比賽了,所以出席率低,學習時間也短,我很明白你,話聽起來很懂得吳老師的為難之處。然而,他話鋒一轉,就要扣吳老師的薪資。   理解歸理解,但還是得照規矩來。   吳老師覺得很受傷。   不僅如此,校長還下了通牒,如果下次他帶的班級留級人數還是這麼多的話,他要給予更嚴厲的懲罰。   吳老師是一個菜鳥老師,很菜很菜的那種。   隔壁班順利升級的人數還不到自己的一半,大多都被同班同學給吃了或是殺害,偏偏校長誰也不找,就是要找他麻煩。   他不敢對校長說老子不幹了,因為他不知道他一個鬼,沒了老師的職務之後,會有怎樣的下場、何去何從。 面對校長的刁難,他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忍受。 在新的學期,他必須努力維持學生的數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跟不上進度! 唉,這年頭,做個鬼也難,做個鬼老師更難。 吳老師很憂鬱。吳老師很煩惱。吳老師很崩潰。 他才剛被校長重點關照過,新學期的第一天,立刻有同學無故缺席了。 吳老師不敢疏忽大意,當機立斷,在結束一天的課程後,準備前往梅祿同學的家,做一次臨時的家庭探訪,確認他的學生能在第二天確實到學校來報到。 梅祿同學是一名梅花鹿妖,喜歡住在靠山壁的地方,生性膽小,偏偏又很喜歡湊熱鬧。在上個學年,同學們一窩蜂跑去觀戰妖怪先生選拔賽時,他也跟著去了。 不過根據當時一同前往的兔妖涂茹茹所說,他們基本上沒怎麼見過梅祿同學,活動中一有風吹草動,他立刻消失無影無蹤。 吳老師點頭,對梅花鹿的本性多少有些了解,確實是個非常害羞的物種。 那麼問題來了,梅祿一家上下都是天性害羞怕人的梅花鹿,他做為一個人類(鬼)導師,要怎麼做家庭探訪。 可能他一踏入他們的領域,他們便已經舉家逃跑了。 作為一棵樹的樹妖林森同學見過不少梅祿同學一家躲避其他生物的場面,簡直到了神經質的地步,他對於吳老師的擔憂表示這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吳老師很憂愁。梅祿同學的家庭探訪勢在必行,他得確認自己的學生有正常的出席率以及良好的成績,這兩樣都是校長開給他的難題,他不能隨便了事,不能因為找不到學生而作罷。 唉。 吳老師長嘆一口氣。 『我有辦法!』柴犬妖黃落齒搖著尾巴,自告奮勇地說。他繞著吳老師的椅子好幾圈,最後整隻狗趴在吳老師的身上,證明自己的存在,散發出一股「我有辦法、我有辦法,CUE我!CUE我!」的訊息。 吳老師走投無路,抱持著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貓,什麼辦法都好,就怕沒辦法。他允許柴犬妖黃落齒發言,「你說。」 幸福來得太快,黃落齒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還在和吳老師撒嬌。 「Sit!聽話,乖,快說。」吳老師向黃落齒下指令。 黃落齒動作迅速,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立馬原地坐下,模樣極度乖巧。 『汪!』黃落齒狗性堅強,被下指令後,瞬間忘了怎麼講話,原身語言不小心脫口而出。 吳老師再次指令,「說人話。」 『好的。』黃落齒答應,總算矯正過來了,他開始滔滔不絕地闡述自己的辦法,『我!我!用我敏銳的嗅覺來找出梅祿同學的位置!只要給我梅祿同學用過的物品,我就能根據上頭的氣味找出它的位置,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出來!哼哼!很棒的辦法吧!』黃落齒得意洋洋,雖然天涯海角的說詞太過誇飾,但他在找人這方面可以說是權威,還是很公信力的。 然而,現場一片沉默。 黃落齒感受到怪異,歪著頭,發問,『這個辦法不好嗎?』 「不、不是不好,只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吳老師嚴肅地說,「我們……我們手上沒有梅祿同學的物品。」 嗷嗚…… 黃落齒低落。他英雄無用武之地,可惜了。 吳老師也感到很遺憾,而且很焦慮。 這下又沒辦法了。 『我、我有辦法!』 文鳥妖文小昱站在吳老師的辦公桌上,舉起他的右翅膀。 「你……等等,你們怎麼都聚集在老師辦公室?」吳老師意外地發現自己的辦公室位置被學生們包圍了。樹妖林森、柴犬妖黃落齒、文鳥妖文小昱、黑熊妖熊蓓蓓、兔妖涂茹茹,一共五位學生,基本上是全班半數了。 他們大多維持原型的模樣,沒個人形,除了熊蓓蓓與林森以外,他們體積不大,讓人很容易忽視。 『是……是班長,啊,不對,是前任班長林森請我們來幫忙,嗯……他說、他說要集思……集思什麼什麼的。』文小昱解釋。 『集思廣益。』林森糾正他。 雖然請學生幫忙有點不像樣,但吳老師瞧著學生們如此積極施予援手,心裡萬般感動。 「謝謝,謝謝你們。」吳老師差點淚流滿面,可惜他沒有眼淚。 『這麼好玩的事,我可不能錯過。』涂茹茹這麼說。 『肯定有八卦可挖,我非去不可!』熊蓓蓓如是說。 一個愛湊熱鬧、一個熱愛八卦,兩妖一搭一唱,像是照樣照句般。 搞半天,原來是沒事找事做,來他這裡找樂子。 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吳老師眼神死。 『老師!我我我!我有好辦法!』文小昱始終舉著可愛的小翅膀,仰視吳老師,期望自己能被欽點。 「好的,請說。」吳老師回過神來,重整情緒,讓文小昱道來他的辦法。 文小昱放下翅膀,蹦跳到吳老師桌上的辭海,全桌最高點,他清清喉嚨,煞有其事地對著吳老師與同學們說,『老師、各位同學,我是座號五號的文小昱。』 不忘上台一鞠躬。 『長話短說!』 『少說廢話!』 『有完沒完!』 文小昱的開場白受到同學們的唾棄,極度不耐煩地吆喝噓聲。 顯然地很不受歡迎。 文小昱嚇得畏縮起來,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 「噓!安靜!忘了我怎麼跟你們說的,要尊重台上的發言人!文同學,別怕,請繼續。」吳老師制止同學們噓聲的行為,並令文小昱接著道來。 文小昱不敢再裝模作樣,他小小聲地說,『我可以在空中搜尋梅祿同學一家的蹤跡,我們鳥類最擅長鳥瞰全場!地上的情形一覽無遺,我一定能找到梅祿同學!如何?是個好辦法吧?』 語畢,文小昱偷瞄吳老師好幾眼,期待他的表揚。 吳老師眉頭緊皺,認真思考文小昱提議的可行性。 乍聽之下,確實不錯,但—— 「文同學,你夜間視力如何?」吳老師提出最關鍵的問題。 『這……』文小昱面露難色。 畢竟文鳥不是夜行動物。 「再說,山林遮蔽物多,想一覽無遺恐怕很難。」吳老師嘆息,若不是他們處在山區,文小昱的提議確實是很不錯的點子。 文小昱失望下台,踩著沮喪的腳步,靠在一旁的削鉛筆機,安靜地低落。 反觀吳老師振作起來,認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待在辦公室裡頭煩惱也是一籌莫展,倒不如行動起來。 他必須有所行動。 沒錯!行動! 吳老師與他二年一班的學生們浩浩蕩蕩出現在學校的後門,準備進山林深處搜索。 『吳老師!晚上好!』校園警衛人皮燈籠(製作者樹妖林森)正巧巡邏經過後門,和吳老師的隊伍遇上,它向吳老師打聲招呼。 「晚上好。」吳老師回以友善的招呼。 『你們是準備到後山夜遊嗎?你們可要小心了,最近有很多活人跑到後山尋短,好比麵團想不開想成為薑餅人,千萬別碰到那些想不開的人們,天知道他們怎麼會想死呢!』警衛人皮燈籠十分不屑地說著。 吳老師聽了無言以對。 熟知校園所有八卦的黑熊妖熊蓓蓓忍不住對警衛問道,『你不也是跑到後山選擇烘焙的眾人類之一嗎?』 同為天涯淪落人,何苦看不慣彼此呢? 『亂講!不一樣!我和那些傢伙差得太多太多了!』警衛反駁,『我烘焙的時候多環保啊!一條繩索,套住個脖子,就烤好!完事!但那些薑餅人!那些薑餅人多麼浪費自私又不環保!開車上山,排放廢氣或是燒炭烘焙,最後在車內烤焦,留下破銅爛鐵。就算把車回收,也沒人敢用,丟著就丟著了。光是上個月,我就發現整整七輛車!七輛!你們說,這些薑餅人死就死,還攜家帶眷,一烤烤全家,一個都沒落下,大家一起烘焙。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唉,社會病了,生活太艱難……不過幸好!我早烤好了!』警衛慶幸,笑得特別開心。話鋒轉變很大。 他們能從警衛張口大笑的臉看見燈籠內部的燭蕊。 吳老師與他的隊伍告別警衛人皮燈籠,繼續挺進後山深處。他們沒有方向,只有一個目的,找出梅祿同學一家。 吳老師決定兵分三路。 吳老師與黃落齒一組;林森與文小昱一組;熊蓓蓓與涂茹茹一組。 這樣的分配是有原因的,黃落齒用嗅覺搜索,文小昱從空尋找,涂茹茹基於是夜行動物,能在夜間視物。每組皆有一個在搜查上特別有才能的組員。 如果真順利找到梅祿一家,直接請他們前往高中,於吳老師的辦公室集合。 一切行動將於晚間九點前結束。 吳老師再三叮嚀大家注意安全,直到各自散了,他才不得不跟著離開,與黃落齒一同進入後山。 黃落齒對後山熟門熟路,在前領路。遺憾的是,黃落齒並不是很好的領頭,他總愛向前暴衝許久,再回頭確認吳老師是否跟上自己了。 腳程比不上柴犬妖黃落齒的吳老師理所當然地掉隊了。 毫無懸念。 黃同學——黃同學——黃同學! 吳老師在山林中大聲呼喊黃落齒,卻是徒勞無功,畢竟四周樹木遮擋住,聲音傳遞不出去,離得遠了,他喊破喉嚨都沒用。 山林地形錯綜複雜,吳老師分不出深山小路的差別,已然迷失方向。 不幸中的大幸,他不是活生生的人,做為一個鬼,不愁吃喝拉撒,即使在山中迷路也不怕遇上什麼危險。 吳老師如此自我安慰著。 他壯大膽子,獨自向前,暗自期望黃落齒能趕緊回來找他。 吳老師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他以為他走的是直路。 然而,在山林之中,沒有任何一條路是筆直的。 吳老師走了許久,始終沒遇上黃落齒,他可以確定他們徹底走散了。他開始反省,或許壯大膽子獨自向前走是個錯誤的決定,他應該待在原地,等黃落齒良心發現回來找他,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 吳老師嘆了口氣,千金難買早知道,錯都錯了,他乾脆將錯就錯,自己去找梅祿同學一家。 一個學年的結束,吳老師的班級有太多跟不上進度的學生,而被留級了。吳老師作為導師,理所當然地被校長約談了。 校長不是很開心,嘴上說著我明白你的難處,說什麼畢竟學生們都跑去參加妖怪選美比賽了,所以出席率低,學習時間也短,我很明白你,話聽起來很懂得吳老師的為難之處。然而,他話鋒一轉,就要扣吳老師的薪資。 理解歸理解,但還是得照規矩來。 吳老師覺得很受傷。 不僅如此,校長還下了通牒,如果下次他帶的班級留級人數還是這麼多的話,他要給予更嚴厲的懲罰。 吳老師是一個菜鳥老師,很菜很菜的那種。 隔壁班順利升級的人數還不到自己的一半,大多都被同班同學給吃了或是殺害,偏偏校長誰也不找,就是要找他麻煩。 他不敢對校長說老子不幹了,因為他不知道他一個鬼,沒了老師的職務之後,會有怎樣的下場、何去何從。 面對校長的刁難,他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忍受。 在新的學期,他必須努力維持學生的數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跟不上進度! 唉,這年頭,做個鬼也難,做個鬼老師更難。 吳老師很憂鬱。吳老師很煩惱。吳老師很崩潰。 他才剛被校長重點關照過,新學期的第一天,立刻有同學無故缺席了。 吳老師不敢疏忽大意,當機立斷,在結束一天的課程後,準備前往梅祿同學的家,做一次臨時的家庭探訪,確認他的學生能在第二天確實到學校來報到。 梅祿同學是一名梅花鹿妖,喜歡住在靠山壁的地方,生性膽小,偏偏又很喜歡湊熱鬧。在上個學年,同學們一窩蜂跑去觀戰妖怪先生選拔賽時,他也跟著去了。 不過根據當時一同前往的兔妖涂茹茹所說,他們基本上沒怎麼見過梅祿同學,活動中一有風吹草動,他立刻消失無影無蹤。 吳老師點頭,對梅花鹿的本性多少有些了解,確實是個非常害羞的物種。 那麼問題來了,梅祿一家上下都是天性害羞怕人的梅花鹿,他做為一個人類(鬼)導師,要怎麼做家庭探訪。 可能他一踏入他們的領域,他們便已經舉家逃跑了。 作為一棵樹的樹妖林森同學見過不少梅祿同學一家躲避其他生物的場面,簡直到了神經質的地步,他對於吳老師的擔憂表示這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吳老師很憂愁。梅祿同學的家庭探訪勢在必行,他得確認自己的學生有正常的出席率以及良好的成績,這兩樣都是校長開給他的難題,他不能隨便了事,不能因為找不到學生而作罷。 唉。 吳老師長嘆一口氣。 『我有辦法!』柴犬妖黃落齒搖著尾巴,自告奮勇地說。他繞著吳老師的椅子好幾圈,最後整隻狗趴在吳老師的身上,證明自己的存在,散發出一股「我有辦法、我有辦法,CUE我!CUE我!」的訊息。 吳老師走投無路,抱持著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貓,什麼辦法都好,就怕沒辦法。他允許柴犬妖黃落齒發言,「你說。」 幸福來得太快,黃落齒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還在和吳老師撒嬌。 「Sit!聽話,乖,快說。」吳老師向黃落齒下指令。 黃落齒動作迅速,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立馬原地坐下,模樣極度乖巧。 『汪!』黃落齒狗性堅強,被下指令後,瞬間忘了怎麼講話,原身語言不小心脫口而出。 吳老師再次指令,「說人話。」 『好的。』黃落齒答應,總算矯正過來了,他開始滔滔不絕地闡述自己的辦法,『我!我!用我敏銳的嗅覺來找出梅祿同學的位置!只要給我梅祿同學用過的物品,我就能根據上頭的氣味找出它的位置,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出來!哼哼!很棒的辦法吧!』黃落齒得意洋洋,雖然天涯海角的說詞太過誇飾,但他在找人這方面可以說是權威,還是很公信力的。 然而,現場一片沉默。 黃落齒感受到怪異,歪著頭,發問,『這個辦法不好嗎?』 「不、不是不好,只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吳老師嚴肅地說,「我們……我們手上沒有梅祿同學的物品。」 嗷嗚…… 黃落齒低落。他英雄無用武之地,可惜了。 吳老師也感到很遺憾,而且很焦慮。 這下又沒辦法了。 『我、我有辦法!』 文鳥妖文小昱站在吳老師的辦公桌上,舉起他的右翅膀。 「你……等等,你們怎麼都聚集在老師辦公室?」吳老師意外地發現自己的辦公室位置被學生們包圍了。樹妖林森、柴犬妖黃落齒、文鳥妖文小昱、黑熊妖熊蓓蓓、兔妖涂茹茹,一共五位學生,基本上是全班半數了。 他們大多維持原型的模樣,沒個人形,除了熊蓓蓓與林森以外,他們體積不大,讓人很容易忽視。 『是……是班長,啊,不對,是前任班長林森請我們來幫忙,嗯……他說、他說要集思……集思什麼什麼的。』文小昱解釋。 『集思廣益。』林森糾正他。 雖然請學生幫忙有點不像樣,但吳老師瞧著學生們如此積極施予援手,心裡萬般感動。 「謝謝,謝謝你們。」吳老師差點淚流滿面,可惜他沒有眼淚。 『這麼好玩的事,我可不能錯過。』涂茹茹這麼說。 『肯定有八卦可挖,我非去不可!』熊蓓蓓如是說。 一個愛湊熱鬧、一個熱愛八卦,兩妖一搭一唱,像是照樣照句般。 搞半天,原來是沒事找事做,來他這裡找樂子。 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吳老師眼神死。 『老師!我我我!我有好辦法!』文小昱始終舉著可愛的小翅膀,仰視吳老師,期望自己能被欽點。 「好的,請說。」吳老師回過神來,重整情緒,讓文小昱道來他的辦法。 文小昱放下翅膀,蹦跳到吳老師桌上的辭海,全桌最高點,他清清喉嚨,煞有其事地對著吳老師與同學們說,『老師、各位同學,我是座號五號的文小昱。』 不忘上台一鞠躬。 『長話短說!』 『少說廢話!』 『有完沒完!』 文小昱的開場白受到同學們的唾棄,極度不耐煩地吆喝噓聲。 顯然地很不受歡迎。 文小昱嚇得畏縮起來,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 「噓!安靜!忘了我怎麼跟你們說的,要尊重台上的發言人!文同學,別怕,請繼續。」吳老師制止同學們噓聲的行為,並令文小昱接著道來。 文小昱不敢再裝模作樣,他小小聲地說,『我可以在空中搜尋梅祿同學一家的蹤跡,我們鳥類最擅長鳥瞰全場!地上的情形一覽無遺,我一定能找到梅祿同學!如何?是個好辦法吧?』 語畢,文小昱偷瞄吳老師好幾眼,期待他的表揚。 吳老師眉頭緊皺,認真思考文小昱提議的可行性。 乍聽之下,確實不錯,但—— 「文同學,你夜間視力如何?」吳老師提出最關鍵的問題。 『這……』文小昱面露難色。 畢竟文鳥不是夜行動物。 「再說,山林遮蔽物多,想一覽無遺恐怕很難。」吳老師嘆息,若不是他們處在山區,文小昱的提議確實是很不錯的點子。 文小昱失望下台,踩著沮喪的腳步,靠在一旁的削鉛筆機,安靜地低落。 反觀吳老師振作起來,認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待在辦公室裡頭煩惱也是一籌莫展,倒不如行動起來。 他必須有所行動。 沒錯!行動! 吳老師與他二年一班的學生們浩浩蕩蕩出現在學校的後門,準備進山林深處搜索。 『吳老師!晚上好!』校園警衛人皮燈籠(製作者樹妖林森)正巧巡邏經過後門,和吳老師的隊伍遇上,它向吳老師打聲招呼。 「晚上好。」吳老師回以友善的招呼。 『你們是準備到後山夜遊嗎?你們可要小心了,最近有很多活人跑到後山尋短,好比麵團想不開想成為薑餅人,千萬別碰到那些想不開的人們,天知道他們怎麼會想死呢!』警衛人皮燈籠十分不屑地說著。 吳老師聽了無言以對。 熟知校園所有八卦的黑熊妖熊蓓蓓忍不住對警衛問道,『你不也是跑到後山選擇烘焙的眾人類之一嗎?』 同為天涯淪落人,何苦看不慣彼此呢? 『亂講!不一樣!我和那些傢伙差得太多太多了!』警衛反駁,『我烘焙的時候多環保啊!一條繩索,套住個脖子,就烤好!完事!但那些薑餅人!那些薑餅人多麼浪費自私又不環保!開車上山,排放廢氣或是燒炭烘焙,最後在車內烤焦,留下破銅爛鐵。就算把車回收,也沒人敢用,丟著就丟著了。光是上個月,我就發現整整七輛車!七輛!你們說,這些薑餅人死就死,還攜家帶眷,一烤烤全家,一個都沒落下,大家一起烘焙。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唉,社會病了,生活太艱難……不過幸好!我早烤好了!』警衛慶幸,笑得特別開心。話鋒轉變很大。 他們能從警衛張口大笑的臉看見燈籠內部的燭蕊。 吳老師與他的隊伍告別警衛人皮燈籠,繼續挺進後山深處。他們沒有方向,只有一個目的,找出梅祿同學一家。 吳老師決定兵分三路。 吳老師與黃落齒一組;林森與文小昱一組;熊蓓蓓與涂茹茹一組。 這樣的分配是有原因的,黃落齒用嗅覺搜索,文小昱從空尋找,涂茹茹基於是夜行動物,能在夜間視物。每組皆有一個在搜查上特別有才能的組員。 如果真順利找到梅祿一家,直接請他們前往高中,於吳老師的辦公室集合。 一切行動將於晚間九點前結束。 吳老師再三叮嚀大家注意安全,直到各自散了,他才不得不跟著離開,與黃落齒一同進入後山。 黃落齒對後山熟門熟路,在前領路。遺憾的是,黃落齒並不是很好的領頭,他總愛向前暴衝許久,再回頭確認吳老師是否跟上自己了。 腳程比不上柴犬妖黃落齒的吳老師理所當然地掉隊了。 毫無懸念。 黃同學——黃同學——黃同學! 吳老師在山林中大聲呼喊黃落齒,卻是徒勞無功,畢竟四周樹木遮擋住,聲音傳遞不出去,離得遠了,他喊破喉嚨都沒用。 山林地形錯綜複雜,吳老師分不出深山小路的差別,已然迷失方向。 不幸中的大幸,他不是活生生的人,做為一個鬼,不愁吃喝拉撒,即使在山中迷路也不怕遇上什麼危險。 吳老師如此自我安慰著。 他壯大膽子,獨自向前,暗自期望黃落齒能趕緊回來找他。 吳老師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他以為他走的是直路。 然而,在山林之中,沒有任何一條路是筆直的。 吳老師走了許久,始終沒遇上黃落齒,他可以確定他們徹底走散了。他開始反省,或許壯大膽子獨自向前走是個錯誤的決定,他應該待在原地,等黃落齒良心發現回來找他,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 吳老師嘆了口氣,千金難買早知道,錯都錯了,他乾脆將錯就錯,自己去找梅祿同學一家。

作者資料

怪盜紅

改編 怪盜紅(瑞德) 第六屆尖端原創輕小說金獎得主 個人網站: jujuchang.blog126.fc2.com FB:https://www.facebook.com/OTZOT2/

基本資料

作者:怪盜紅 繪者:子葉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7-19 ISBN:9789571067223 城邦書號:SPB7I00010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