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清穿日常1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清穿日常1

  • 作者:多木木多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7-14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 隨書好禮大方送: 第一重:新銳插畫家MOON精心繪製「紫禁城裡的李格格」拉頁海報 第二重:隨書贈送「這絕對是真愛」李薇心情明信片 李薇抱著四爺的一條胳膊,輕輕地說:「爺,要是能一直跟爺這麼好就好了。」 四爺心想:這個要求倒是……直白過頭了。李氏的文采實在是上不得檯面,這份直白也讓人……為難…… 他把她的頭按到懷裡,想說兩句教訓的話,結果說出口的卻是:「會的,爺會一直待妳這般好的。」 紫禁城裡的四爺身邊多了一個小格格,這是德妃娘娘為了讓即將大婚的四爺先習慣一下婚姻生活,隨便選出來的一位普通小秀女。 漢軍旗出身的李薇,身分不夠、背景不足,前有在她之前便已伺候四爺的宋格格,後有即將進門的福晉。李薇只好樂觀地安慰自己,好歹四爺是個高富帥,她就折節下腰一次也無妨,於是每天吃好、穿好、睡好。李薇原本也想發揮穿越女的優勢,卻在全能的四爺面前全軍覆沒,唯有把「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這個技能發揮得最好,結果「一吃成主顧」,和四爺發展出美味的關係,竟因此成了四爺的真愛? 當四爺煩惱著當他離家辦差時,李薇會被後院各方勢力吃乾抹淨而夜不能眠,她卻在旁邊抱著四爺一秒入睡,於是…… 辦差回來的胤禛:「我為妳取一字,喚素馨。」 李嶶心想:素馨……好像丫頭名,還不如自己原本的名字是薔薇花好聽。 可四爺正在陶醉,只好叫花匠移一株素馨花給她。 兩天後,李嶶看著雪白的五瓣小花迎著風對她說「嗨」,沒想到素馨竟然是:小!白!花! 李薇臉都綠了! 李薇直到生了第二胎才終於和家人見面,能見到威武的額娘好開心,殊不知她的額娘擔心盛寵之下多荊棘,打算要好好囑咐自家姑娘。 額娘:「看到妳這樣,我就放心了。」才怪!都嫁人四年了,怎麼一點兒都沒變?都不用問四爺待她如何了,把她的姑娘養得比在家裡還傻,除了四爺還有誰? 額娘最終嘆口氣,「……妳就這麼著吧,別改了。」 於是,這是段關於四爺和他的真愛不得不說的故事、關於李格格在阿哥府裡備受寵愛的故事、關於所有寵愛都是在日常點滴裡累積出來的故事…… 【本書特色】 不想當皇帝的阿哥不是好阿哥。 李薇沒想到自己會穿越成為四爺這位好阿哥的真愛, 能在他最美好、最真誠的年華裡,與他相遇、被他寵愛…… ◎ 電視劇版權已售出!晉江總榜第13名,繼《海棠依舊》《庶女攻略》後,又一人氣爆棚、好評不斷的穿越種田文! ◎ 晉江年榜大神「多木木多」人氣第一代表作!作者全新修訂版,劇情更甜、更萌、更高潮迭起,不容錯過! ◎ 積分破9億、點擊率破400萬、超過8萬則書評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 當當網讀者評鑑★★★★★,台灣PTT、部落客也爭相推薦,看過都按讚! ◎ 繁體版讀者獨享!收集一到四集書腰折口上的活動印花,即可參加「讀者點播番外」活動,寫下你最想看到的角色或主題,即有機會被作者挑選寫成番外,收錄到最後一集! ◎ 「別的不說,爺在家裡待我最好,我是清楚的。」李薇這話說得毫不臉紅,她有寵、她囂張、她自豪。 胤禛瞪著她,心想:爺是待妳最好,可妳就沒發覺身邊都是眼紅妳的人?爺不在府裡,她們巴不得妳一病沒了,等爺回來只剩去看妳的墳頭了……嘆口氣,看來只能絕了讓李氏自己長進開竅的心了。 【讀者佳評如潮】 「薇薇和四爺不像其他小說,男女主角一下子就對彼此至死不渝了。感情通常都有一個過程的,我在一個評論中看到說,薇薇用這整本書讓四爺愛上了她。我覺得就是這樣的,『用我一生換你一世天真無邪』來表達四爺對薇薇的感情再合適不過了,而且在我看來,這是愛情的最高境界,因為喜歡她,所以才捨不得她因為外界的壓力、傳統的束縛而不得不屈從於這個世界,因此盡他所能,讓薇薇按自己的方式恣意地活下去。真實的歷史上,李氏也生了六個孩子,卻沒有得到四爺如此的愛戀。所以,因為對薇薇最純真的愛,才構造了這一對。」 ──網友 一支紅荇出薔來 「看了好幾遍《清穿日常》,當我第一遍把整本書看完之後,後面幾次看,就是隨便從哪兒看起,隨便哪裡都可以開始,皆能感覺到多大對細節的掌控,讀者可以隨時切入進去。不同時間點,皆能清晰體會到四爺和薇薇的不同,非常人性化,讓人感到生活的氣息,隨著文字身如其境。」 ──網友 盼_lpj 「薇薇擁有最好的人生,是因為她一直在做最好的自己。從阿哥所的小院子到後來的圓明園,薇薇都沒有變過。即使她的地位變了,她的思維變敏銳,她和四爺的感情更深了,可她仍然是那個不抱怨世界,努力在自己能影響的範圍裡,讓自己、讓身邊的人都過得開心快樂的一個人。這樣的人一開始就像燭火,後來會變成火焰,再後來變成了太陽,帶給大家溫暖。希望大家和薇薇一樣,做最好的自己,有最好的人生。」 ──網友 琉璃Island 「看了多木大人的這篇文,再也看不了別的清穿文了,因為接受不了任何不是薇薇和四爺的CP了,真是清穿終結者,這麼多年的清穿愛好就這樣戒了……現在翻來覆去地看《清穿日常》,苦等紙本書ing~」 ──網友 Chanel 「首先要說的是超喜歡多大的文,每一篇都有追,多大的文大多披著歡脫的外衣,內裡卻深沉內斂,值得人掩卷深思。也許它不是童話式的正邪分明,但每一個人物的塑造都有可讀性和認同感,你可以不喜歡他們,但卻不能否認他們的立場行事多符合當時的社會背景和文章構架。多大的文並非童話,但它同樣蘊含了童話中的希望與愛,閒暇閱讀時稍稍撫慰了我微感疲憊的心,謝謝多大帶給我這一次成人式的童話饗宴。」 ──網友 雲霓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 https://sky.ryefield.com.tw

目錄

壹之章 美味關係 貳之章 美食爭寵 參之章 秋蟹肥美 肆之章 武氏進門 伍之章 傻人傻福 陸之章 出宮建府 柒之章 新居宴客 捌之章 李薇有喜 玖之章 兄友弟恭 拾之章 賑災風雲 壹壹章 寵物百福 壹貳章 喜得千金 壹參章 妻妾過招 壹肆章 別號素馨 壹伍章 瓜熟蒂落 壹陸章 上幼幼班 壹柒章 雙喜臨門 壹捌章 後宮風雲 壹玖章 發明耕具 貳拾章 隨駕出巡

內文試閱

【柒之章】新居宴客
     早在剛出宮的時候,四爺就跟元英說過要宴請兄弟們和親戚。經過這次的事,她心裡多少有些苦澀,轉眼自然要把更多的心力用在請客這件事上。      等到開府迎客的那天,她這個四福晉才是這個府裡真正的女主人。      她心裡苦笑,裡子已經沒了,面子再也丟不起了。      四爺也是一直忙著請客的事,兩人這段時間見面、說話倒比往常更多。她經過這麼長時間,多少也摸到了他的性子。而且,隱隱約約地,元英有點兒明白為什麼四爺會冷落她這麼長時間。      她嫁的是四爺,這個四福晉怎麼當,要按他的意思來。他覺得不好的,她就是自覺做到最好,他也不會喜歡,更不會感激。嫁人一年了才發現自己走錯路,這真不是個好消息,目前看來,說正事的時候,四爺待她還是不錯的,但私底下他對她是毫無情意可言。      之前她傳話回烏拉那拉家,就是想跟自己的額娘聊一聊,看要怎麼挽回四爺。      等宴會結束過幾天就請家裡人來。她想著,最後確認一遍宴客的單子,轉頭問大嬤嬤:「嬤嬤,明天就要忙起來了,下面的事,我俱託給大嬤嬤了。」      既然四爺提起這些嬤嬤,福晉就決定直接把她們用起來。      大嬤嬤坐在福晉面前的一個繡墩上。關於明天的宴會,元英一整天都要接待來訪的女眷,宴會上的事全要交給大嬤嬤協調,若是臨時出什麼事,她也不好扔下滿屋的客人去處理。      另一頭,元英也把李薇她們三個都叫來了。小格格太小,身體也太弱,四爺發話那天不讓她出來見人。來訪的客人中若是地位身分都夠的,自然有福晉親自接待,但更多的是不請自來的客人,多數身分地位都有些欠缺。      這樣的人總不能扔給嬤嬤們接待,李薇她們至少也是大選出來指進四爺府的,這個身分在宮裡可能拿不出手,出來卻能唬住不少人。何況,宋氏有目前四爺唯一的格格,李格格有寵的事只怕京裡無人不知。能得這兩位接待,有些人家只怕要高呼燒高香了呢。      明日府裡至少有五個地方要開宴。四爺在前面接待男客,席定是兩桌,但多備了一桌免得來的人太多。福晉在正院和花園兩處備宴接待女客,暫定是五桌。因為有些人家可能會帶自家的姑娘、格格一道來,所以席面要往多了估計。      李薇她們一起在花園東側的一個小院裡待客,那裡定了三桌。      這是明著有席面的,剩下的車馬轎夫還沒計算在內。      女眷處可以賞花遊園,前院卻沒有什麼景致好賞玩,於是特意請了兩個戲子。不敢請戲班,這次請客有讓京裡人都認識四爺的意思,但也不想顯得四爺太輕狂,才出宮就要擺主子的譜,所以只分別請了京裡三方園和五福班兩家的台柱,過來唱兩齣而已。      女眷也有戲可聽,就不是台柱了,只是兩班中還算過得去。      一直到晚上,元英心裡還轉著明天宴會的事,各處都要嚴守門戶,特別是前院和後院之間,那些男客喝了酒聽了戲,難免有把持不住、借酒裝瘋的人。萬一讓他們逛到後院來,這臉可丟盡了。幸好四爺之前說過,前院伺候的全用太監,這就免了侍女被人拉住做出醜事。      再說看到太監,應該能嚇住一些人。她決定明天把她這邊的太監全派過去守門,就在內院和外院之間,若是真有人喝醉亂闖,就讓人直接灌兩碗醒酒湯,喝了睡下就行了。      **********************************************      小院裡,李薇卻在想明天聽戲的事。接待客人還不就是那老三樣?妳家裡好啊?妳媽好嗎?妳孩子好嗎?換成現在,可以再問兩句,妳的頭釵真貴重,妳的衣服上的繡花真精緻。再說還有宋氏在,宋氏明天才是她們中間真正的明星。這都跟她沒關係,她也不關心。      聽說請了兩個知名班子裡的台柱,還有丑角來玩雜耍。好久沒看戲了,在這個缺乏娛樂的年代裡,聽各種奇怪的戲劇就是李薇的樂趣所在。      其實能流傳後世的戲劇都是特別有名的,就是相當於古代小說雖然也很多,但是一直到現代都還知名的也就四大名著。而且就算現代的小說多得數不勝數,可得諾貝爾的也就那幾個,多少作品能流傳幾百年呢?鳳毛麟角而已。      所以,這時代真正的戲本子是很多的,只是沒流傳到後世。而且很多戲本子都是戲班自己找人寫的。那些缺錢缺到要替戲班捉刀寫戲本子的窮秀才,出來的成品大概都像火車站文學,兩者的共同點都是速成加爆點。      上次李薇還是在家看的戲,那時是家中祖母過壽,特地叫人唱了一整齣戲,整整唱了兩天。總結下來是這麼個故事:一位小姐,從小就漂亮聰慧人人誇,然後全家死光(命太硬啊姑娘)。她在上香途中,因為衣裳太破但人太漂亮,吸引了一個老太太(居然不是吸引個紈褲?差評!)。      老太太說這小姐長成這樣卻穿得這麼破,肯定非常人,然後就收成義女帶回家了(老太太妳的邏輯呢)。老太太是尚書的娘,義女非常孝順,每天天不亮就起來把老太太的鞋揣懷裡暖著,怕老太太起來穿上腳涼(丫頭吧這是),於是孝名遠播。      而離此地百八十里外,有個也是全家死光連房子也沒有的窮秀才,聽到小姐的孝名,想說天哪這姑娘太美好了,只有她才配做我的妻子,其他公主啊高官貴宦家的小姐啊都不如這小姐好(公主幹麼找你呢?想太美)。這窮秀才對著天喊了一通,表達對小姐美好品質的讚美和嚮往,老天爺就顯靈了,說你考試去吧,連中三元就可以去提親了。      於是這窮秀才去考試了,連中三元後去向小姐提親。小姐很羞澀地答應了,尚書和老太太都很高興。然後皇帝說這秀才真不錯啊,人品好,聽到這姑娘的好名聲就要娶她,這孝順姑娘也不錯,為了表達對你們的祝福,我要把我的三公主嫁給秀才(皇帝……邏輯要死了……)      當然最後大團圓結局,窮秀才娶了兩個老婆不分大小,從此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看了兩天,李薇邊看邊在心裡吐槽,之後跟家裡祖母聊這齣戲時,總是哈哈大笑。祖母也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說她促狹。由於此時的戲大概都是這種類型的,李薇就把看戲當成了人生中比較期待的一個消遣活動,每回聽到有戲看比以前過年還高興。      ******************************************      第二天,凌晨四點,玉瓶就喊她起來,梳頭洗臉換衣服,然後只來得及墊了兩塊點心,就送她出門了。      大嬤嬤早就派了人過來,一來是怕格格們剛搬進府,對這裡的路不熟悉,二來是見到來人,可以提點李格格,免得張冠李戴。      李薇到了準備宴客的小院時,宋格格和武格格已經來了,兩人正坐著閒聊。見她過來,宋格格坐著不動只是微笑點頭,武格格卻站起來迎接她,親手扶著她坐下,然後坐在她的下首處。      外面的天此時才剛剛有些亮,小風吹著還有些涼。李薇身上還搭著件小披肩,進屋才解下來交給玉煙。她看這小院裡已經擠滿了人,來來去去,忙忙碌碌,心裡感歎這客請得真不容易啊。      膳房此時送了早點過來,為免一會兒客人來了出醜,她們三個不約而同都只吃了點心,茶都不敢多喝一口,這也是在宮裡選秀都經歷過的。      李薇吃了一塊糯米棗泥糕,剛吃到嘴裡就是一怔。點心吃多了,口味上肯定能吃出來是哪家的,即使是一樣的麵包片,兩個麵包店的味道也絕不會一樣,哪一家的更好吃,這是一口就能分辨出來的。      這塊糯米糕吃著就是阿哥所膳房的味兒。搬到這裡來後,她也曾叫過兩次,口感上就是有那麼一點兒不一樣。      再嘗嘗其他點心,幾乎都是阿哥所膳房的味道,李薇笑咪咪地說了句:「今天來的客人可有福了。」宮裡的味兒可不是那麼容易吃到的呢。      武格格雖然沒聽明白,卻跟著附和道:「可不是嘛。」      宋格格一直帶著笑,話卻不多。她以前就是這個樣子,李薇也沒在意,她打量了一下宋氏,發現她臉頰紅潤有光澤,比在宮裡懷孩子時的氣色好多了。      宋格格感覺到李薇的目光,轉頭對她一笑,指著一碟雙色荷花酥道:「這個好,剛出鍋的,趁著熱吃。」      站在桌邊手執銀筷的丫頭看李薇的眼色,趕緊給她挾了一塊。雙色荷花酥有點兒像小學時吃的豆沙麵包,紅豆沙露在外面,麵包是五瓣花的形狀。荷花酥外面是三五層鹹味的酥皮,花瓣中間到花心處是磚紅色的紅豆沙,炸製而成。      為了避免吃的時候掉酥皮給主子帶來麻煩,這些點心全是一口的量。      三人邊吃邊聊,吃了大概兩刻鐘,一個丫頭從外面跑到廊下,跟門口站著的一個人說了兩句話又很快走了。三人都放下筷子等著,外面的人把話傳到裡面,膳點就撤了。玉煙悄悄過來,在李薇耳邊輕聲道:「格格,要不要去外面轉一轉?」      翻譯:客人就要來了,要不要去方便一下?      宋格格和武格格的丫頭也這麼暗示了主人。她們三個起身由著丫頭領路分別去了不同的房間更衣──主子們排隊上廁所的事沒有發生。這倒是比在宮裡強一點兒,李薇還記得在儲秀宮時,嬤嬤們也是在見人前領著她們集體方便,一間屋子裡用屏風隔開幾處,然後一次進去幾個人這樣。      集體方便完,三人又回來坐下,又等了半個小時才見到第一批客人。說實話,李薇覺得用翹首以盼來形容她們三個真是太合適了。      正院裡,元英還沒見到第一批客人。倒是大嬤嬤忙得腳不沾地,送入後院的女眷要先有人到她這裡報信,說是哪家的,家裡是什麼爵位、官位,跟宮裡是什麼關係。她再決定是送到福晉的正院,還是交給三個格格接待。      大嬤嬤忙得連口水都喝不上。      元英也是早就換好了見客的衣裳,正襟危坐地坐在上面,下面福嬤嬤和丫頭們都束手站著。      福嬤嬤看到茶不冒熱氣了,見人還沒到,上前道:「福晉,不如起來散散?」福晉這身衣服行頭可是累得很。      元英也是板得腰痠,點點頭,福嬤嬤便扶著她在屋裡轉了兩圈。石榴趕緊上去重新換了碗熱茶,雖然福晉也是不敢喝水,但下人們不能由著茶放到冷也不換。      趁現在屋裡沒人,福嬤嬤道:「福晉,四爺好像沒提過今天來的客人裡,有沒有烏拉那拉家的人?」      福嬤嬤其實是想問,四爺到底看不看重烏拉那拉家。      元英卻不知該怎麼答。四爺只提過一句烏拉那拉家,說都是自家人,讓她好好跟親戚說說話,不要拘束。但更多的,他提的是佟佳氏和烏雅氏。一位是養母、一位是親母,但養母是孝懿皇后,佟佳氏一門顯貴,必要重看的。親母只出了一位德妃,剩下全是包衣。      怎麼重?怎麼輕?她想起來就頭疼。她曾經問過四爺,可在她看來,連四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自己也正糊塗著呢。重視親母,忽略佟佳氏?太蠢。可重視養母,忽略烏雅氏又擔心名聲不好聽。平常倒好辦,當這兩家人擠在一處時,可就為難了。      但當客人真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不用發愁了。佟佳氏來的人是隆科多的長子岳興阿和他的福晉,烏雅氏來的卻是德妃的兄弟,因此送到後院來的只有岳興阿的福晉。      老天保佑!這下她不用愁了。元英小鬆了口氣,前院的胤禛雖然也小鬆了口氣,卻不免覺得佟佳氏有些怠慢他。他本以為至少也該是隆科多來,結果是岳興阿帶著他爺爺佟國維的帖子來了。他接了帖子還要表現得很高興,攜著岳興阿的手親自把他送到席上,「一會兒咱們兄弟好好說說話!」他笑道。      岳興阿長得不像佟佳氏的人,他比較像他的祖母和額娘,一張方臉,個頭卻不算高,給人一看就冒出「憨厚」、「不會說話」這樣的印象。事實上他的話確實不多,四爺跟他一比都算是能言善道了。      被四爺這麼親熱地送進來,他也只是笑得很開心,揖手為禮,嘴裡只道:「有勞、有勞……哪裡、哪裡……不敢當、不敢當。」      胤禛卻沒生氣,反而覺得這人挺可交的,因為岳興阿雖然話少,可看表情絕對是激動的。他對他印象不錯,怕他不會說話一個人閒坐無聊,轉頭把烏拉那拉家的一個人拉過來。      烏拉那拉家來的是福晉的長兄星輝,他帶著跟福晉一母同胞的五格。胤禛覺得五格看著比較健談,於是把他拉到岳興阿旁邊坐下,交代兩人不要客氣,誰知這兩個真沒客氣,等他再回來,發現五格帶著岳興阿拚起了酒。      五格其實也不是很會說話,他一被四爺拉走,星輝就擔心得不得了。五格和岳興阿初次見面,但四爺那麼熱情,兩人都認為阿哥的意思是他們要照顧好對方,在不熟的前提下怎麼照顧呢?拚酒。      結果還沒開席,承恩公府的大公子岳興阿跟自家的舅兄五格就喝得臉膛紅亮,頭重腳輕,說話顛三倒四。負責在這一桌伺候的小太監都快給他們跪了,可客人要酒,他能說沒開席不能喝嗎?顯然不行,他不但要上酒,還要上小菜。      小太監在一旁不停地插話「這位爺您來口這個」、「爺您嘗嘗這個」,拚命讓他們不要喝太多。但胤禛回來看到這一幕,黑了臉之後,小太監欲哭無淚。      這時客人已經漸漸都來了,他不能發火,雖然他真的很生氣,他卻喝了一聲:「好!」然後上前用力拍了拍這兩人的肩膀,「再上好酒來!」他對小太監說。      小太監又帶著人抱了兩罈酒,胤禛陪著他們痛飲起來,席上的氣氛頓時就被炒熱了。      三爺和五爺來得略晚,剛進來就聽說四爺、佟家的岳興阿和烏拉那拉家的一個小輩在拚酒。      三爺笑道:「老四這樣倒是難得啊。」說話間加快腳步往裡走。      五爺也好奇,兩人快步進到擺席的院子裡,見正中央的桌前圍著好些人,正在一波波地叫好。      拚酒拚到最後,大家都有些失去理智。五格早早地敗下陣來,現在陪著胤禛和岳興阿拚酒的是另外三個人。胤禛已經是強弩之末,但要撐著阿哥的面子,臉都喝白了卻死活不肯下來,蘇培盛在旁邊陪著,急得什麼似的。      三爺一眼看出來,皺眉道:「我看老四快不行了。」說著就擠進去,拍了拍胤禛道:「老四閃一邊去,讓哥哥來會會他們!」說著就奪過四爺手裡的酒碗,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蘇培盛趕緊扶著眼都喝直了的四爺擠出人群,五爺擔心地看了一眼,還是留在原地。因為三爺也是渣酒量,這不剛喝一碗,臉就紅成大姑娘了。      他在旁邊看著三爺也開始腳下打晃,趕緊上前把三爺擠下去,道:「我來!」然後咕咚咕咚先灌了三碗,引起一片叫好聲。      外院那邊沒開席先喝倒一群的事傳回內院,大嬤嬤倒是胸有成竹,聽說喝倒的還有四爺,說:「讓人開催吐的藥端過去,先把酒吐出來再說。」      胤禛被蘇培盛扶到一個僻靜的地方,膳房照大嬤嬤說的趕緊熬好了藥送來,蘇培盛接過問了句:「是什麼?」聞著不像解酒湯。      送藥來的小太監附在他耳邊說是大嬤嬤送來催吐的。蘇培盛點點頭,吩咐人去準備桶和漱口水,轉身把藥餵了四爺,停了約有半盞茶的時間,四爺「噦」的一聲,捂住嘴就往地上撲,蘇培盛趕緊把桶放在下面,跟兩個人一起扶住他。      嘩啦啦一陣狂吐,除了酒就是水。四爺吐得雖然狼狽,但抬起頭來時至少眼神已經不發直了,神志也清楚多了,他接過水漱口,問道:「外面怎麼樣了?」      蘇培盛拿薄荷油擦在四爺的太陽穴,把外面已經喝倒了幾個,主要的幾位客人像佟家的岳興阿和三爺都已經人事不知了。岳興阿已經餵了催吐的藥,三爺睡著了。      胤禛氣得拿杯子的手都在打哆嗦,這個客請得真是太失敗了!可這絕不是他的錯!誰知道岳興阿和五格會突然開始拚酒的?還沒開席呢,你們拚個屁啊!      他安排得再好,也算不出會有人在開席前就玩拚酒。可惜當時他也沒別的好辦法,又不能落佟佳氏和烏拉那拉氏的面子不許他們拚了,只好陪著拚,於是來吃飯的喝倒了一多半。      蘇培盛也把頭快扎到地裡了,這個……四爺和福晉辛苦準備了這麼多天,結果弄成這樣真是太糟糕了。      就算成了現在這樣,這客也要繼續請下去。胤禛氣過後,換了衣服又回到席上,所有喝倒的全送去醒酒,醒完是想睡覺還是想回來都行,他們這邊席照開、戲照唱。      不一會兒,前院就傳來鑼鼓的聲音,一個甩著水袖的戲子咿咿呀呀地拖著長腔上來。胤禛面帶微笑地聽著,狀似陶醉,心中罵娘。      面前的三桌席面,幾乎空了一半,剩下的人也東倒西歪。      這請的叫什麼客!      ********************************************      只看喝倒那麼多個,誰都不能說四爺這次請客沒讓大家盡興。所以當下午四點多,客人們紛紛告辭時,元英和李薇她們都認為今天非常圓滿。      李薇一是高興今天來辦酒席的是阿哥所膳房的大師傅們,讓她又吃到了喜歡的口味,二是難過沒聽成戲。原來唱戲的只在前院四爺還有福晉兩邊唱,她們這裡來的是兩個丑角逗樂,雖然也笑得肚子痛,但宴會結束後還是感覺不足。而四爺,他又回到書房生悶氣去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前院發生的事,就是元英也只是聽說娘家來的兩個哥哥都喝倒了,擔心地讓福嬤嬤告訴家裡人好好照顧。福嬤嬤則聽說三爺、四爺和五爺拚酒拚得很痛快,三爺是橫著讓人送回府的。於是,一直到幾天後她們都沒發現四爺在書房生悶氣,她們都以為他在忙才不回後院來。      倒是那天從阿哥所膳房借來的劉寶泉,想方設法請託給蘇培盛送了禮。他今年也快六十了,自覺舌頭鈍了,眼睛花了,手也抖了,阿哥所膳房裡伺候的全是龍子鳳孫,他也怕熬了一輩子再出個錯,一輩子的老臉都丟盡了不說,再丟了性命就虧大了。      如今出宮建府的三位阿哥,若是有一個願意接他到府上伺候,他也有了後半輩子的著落。      結果這次四爺請客,託到他這邊來了,緣分啊!對劉寶泉而言,去哪個阿哥家都無所謂,他是去哪家都能伺候好嘍。這群小祖宗毛都沒長齊的時候就是吃他做的飯,別看如今都娶了福晉、生了孩子,只怕他們嘴都不用張,他就知道該做什麼來填他們的肚子。      但要往阿哥府裡鑽,總要有個由頭。這宴席伺候得好,才能引得阿哥想起以前的情誼來,不然他貿然開口,阿哥知道你是哪根蔥呢?劉寶泉自覺這次席面伺候得萬無一失,他還特意給李格格的席上送了她平日愛吃的菜品。等宴席擺完過了幾天,他才悄悄給蘇培盛遞了話。      話說得很可憐,年老將死之人,希望能在死前看一眼家鄉,所以才想從宮裡出來。四爺人品貴重,心地善良,是個念舊情的人,這才讓他仗著老臉生了投效之心云云。      蘇培盛接了禮卻暗暗叫苦。大家都是太監,劉寶泉還是個老前輩,以前也沒有齷齪,他是很願意讓這麼個老人進府來也好取取經的。但現在的時機真的不好啊,請客那天的事他全看在眼裡,最近四爺悶在書房,天天寫大字讀書不回後院,一看就是氣衝霄漢!他怎麼敢去摸虎鬚呢?但回絕了劉寶泉也不合適,只好偷偷暗示了下,再指點他去找別的門路。別人或許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劉寶泉一直對李格格很關照的。      於是轉了一圈後,以前伺候李薇的許照山笑嘻嘻地帶著親手做的點心上門了。他打的是來看望舊主,給舊主請安的旗號,莊嬤嬤沒有多問就讓他進來。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清穿日常1》)

作者資料

多木木多

網路言情作者,常駐晉江原創網。 家裡養了一隻已經十七歲的老貓和一隻剛剛五歲的小狗。 平時喜歡收集陶瓷杯,最近的興趣是自己做奶茶和奶蓋可可,味道很不錯喔!

基本資料

作者:多木木多 繪者:MOO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6-07-14 ISBN:9789869286862 城邦書號:RA8164 規格:平裝 / 單色 / 5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