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懸案追追追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懸案追追追

  • 作者:天地無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皇冠大眾小說獎 「讀者票選第一名」人氣作家 天地無限 最新力作! ★《第四名被害者》確定改編電影化! 懸案追追追~ 追真相~ 追到底~ 「掛保證!警察先生開立的不在場證明?」 「遠在150公里外、不可能的棄屍!?」 「無差別攻擊!永貞大樓之早安狙擊手……」 距離《第四名被害者》事件發生約八年前,當時知名主播徐海音還是社會線記者,而阿唐還在一心想靠推理小說吃飯的業餘作家時期的故事。為了要在一堆名嘴、類戲劇的新聞節目中突破重圍,電視台破天荒地推出全新的帶狀節目《懸案追追追》,網羅擅長推理的人士一起加入製作團隊,重返當年的犯罪現場,追尋蛛絲馬跡來偵破懸案。在紅衫軍發動圍城、雨夜惡狼橫行肆虐,搞得人心惶惶的動盪時期,徐海音與阿唐聯手出擊,挑戰治安史上最離奇難解的七大懸案!然而,幕後卻牽扯出意想不到的案件……?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一點都不安樂的安樂椅神探
     我的正職並不需要名片這玩意兒。因此碰到得跟陌生人交流寒暄的場合時,我都會遞上一張「副業專用版」的名片。      「哦,李宗唐先生你好。唷……是推理小說作家呀!失敬失敬。」      這通常是對方看到名片後的第一個反應。      「只是隨便寫寫,還不成氣候啦!」      按照標準流程,我也得一邊搔著頭、言不由衷地客套一番。      「就是像電視上演的福爾摩斯、金田一嘛,不簡單耶,比警察還厲害哦!」      (要是警察先生聽到一定不大開心吧!)      「不敢當,不敢當。」      接下來每個人問的第三句不外乎是這樣的:      「推理很強是吧,那你能不能推理一下,兩顆子彈真的是自導自演嗎?」、「你說說看馬航空難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真的被美軍打下來?」、「你跟警察、檢察官都很熟吧?幫忙破過多少案了?」      當然,經歷過無數次類似的問答後,身經百戰的我也能輕鬆以對。我通常會帶著微笑回個標準答案:      「這年頭可不能光看新聞破案啊!你知道現在電視、報紙還分藍綠,每一台報的內容都不一樣,警察更不可能把線索都公布出來,就算福爾摩斯也要到現場拿著放大鏡確認過,才能完成推理對吧!」      通常話說到這份兒上,對方也會識趣地應和幾句,接著隨口扯些「那我先去忙」、「下次有空再聊」之類的退場台詞,便結束第一回合的裝熟階段。      不過,這回我是首度碰上一位堅持不懈的大女孩,還真的硬要拉我到刑案現場去,幫忙找找線索、破解懸案。      她看起來大概二十六、七歲,當得上「輕熟女」這稱號,但因為熱情洋溢、活力十足,兼且好奇心旺盛,所以我覺得用「大女孩」這詞兒來形容她會比較貼切些。      我的推托之詞並沒有讓她產生絲毫想退場的念頭,反而像是激起了她的某種靈感,她興奮地說道:      「哦?所以說,如果帶你去現場找線索,那你就有把握破案是嗎?我們這兩天可以另外約個地方見面,我的同事一定會想跟你聊聊,也許咱們有合作機會呢!」      那時我只當是客套話隨便聽聽,也不想讓這位美女掃興,因此假裝感興趣地隨口附和了幾句。      畢竟寫小說瞎掰劇情是一回事,作家身兼兇手跟偵探兩種身份,要破案當然易如反掌;但在現實世界裡要四處找線索,破解另一個陌生兇手的「創作」,那絕對又是另外一回事啦!      等她雀躍地再跑去搭訕其他人後,我拿起她的名片仔細檢視,原來她是T電視台的社會線記者,名叫「徐海音」。      ●      我的筆名是「飄零公子」,如果你關注國內推理文學,或許對這四字名號有點印象。我曾經拿過國內短篇推理文學首獎、出版過兩本推理長篇小說與一本短篇小說集。      雖說出道以來奮鬥了四年多,表現還算不錯,但各位猜猜總共有多少新台幣入袋呢?雖然搖筆桿的總嫌談錢俗氣,但沒錢吃飯可是會出人命呀!      噹噹,答案揭曉!文學獎金加上三本書的版稅總共也才新台幣十四點三萬,甚至離年度課稅門檻還有一大段距離呢!      換算起來,平均每個月大概入帳兩千七百元左右,拿給國中生當零用錢都會被嫌棄了,在本地光靠寫推理小說來當正職,應該很快就餓到跪地求饒了吧!      為了能夠賺到養活自己、至少向22K看齊的月薪──也許還得申請個低收入戶補助什麼的,因此除了再找個不誤事的正職工作外,我也很積極地參與各種演講、發表會、同好社團等活動。      所以囉,當出版社編輯寶哥在上個月邀我參加台北秋季書展講座時,我便爽快地應允了。      「阿唐,上台講半小時,題目你自己訂。除了推廣推理小說外,還可以順便幫你自己打打書喔!」寶哥透過MSN傳訊給我。      「沒問題!我就講個本土類型小說再創新之類的好了。時間是?」      「18號早上九點半,在世貿一館西側演講區。」      翻翻日曆那天是星期日,這讓我感覺不太妙。      「這麼早會有人去嗎?聽眾應該只有小貓兩三隻吧?」      「安啦!你是我們出版社紅牌作家耶!我們會加強宣傳總動員,場面搞得熱熱鬧鬧的。也會給你講師費二千五,不成敬意啦!」      「呵呵,貪財貪財。這小任務就交給我吧!」      只因貪圖這二千五百元的外快收入,我便老老實實地花了兩個多禮拜作簡報、練口條,甚至還買了件新襯衫。由於顧慮到現場可能會有非推理迷的參與,所以這回講題名字叫──      「加上詭計更有吸引力!類型小說全攻略」      比方直接寫本格推理小說難度很高,還不如在聽眾們耳熟能詳的類型文學,如愛情、奇幻、武俠等小說裡頭,加入一些推理解謎元素,這樣不但寫作門檻降低,也更能吸引其他領域的讀者啦!      當然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像是「怎麼寫出一本暢銷推理小說」這類題材是絕不會去碰的。      為了讓整場簡報完美無瑕,我跟女友慧如背著筆記型電腦,九點整就來到一館講台準備演練。      現場一位工作人員幫忙把投影幕跟麥克風給架設好,海報跟紅布條也都掛上去,慧如則坐在底下扮演聽眾,說好要適時地鼓掌炒熱氣氛,其實她還特地準備了一小束百合要上台獻花。我則忙著播放簡報,搭配語氣與手勢,快速地演練各章綱要。      不過愈逼近開場時間,我反而愈覺得自己的緊張顯得太多餘──      底下根本一個聽眾也沒有!就連寶哥自己也沒來!      「你們……還要繼續演講嗎?」      那位工作人員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問道。      ●      「不是說會來個總動員?搞得熱熱鬧鬧的?說什麼全台灣推理迷還滿心期待著呢!」      我立即打了通手機朝寶哥興師問罪,沒想到他竟然還在家裡睡大頭覺,這讓我更加火大了。      「唉,好啦,不好意思。昨天庫存書出清賣得不錯,我們去喝一攤慶祝,喝多了爬不起來,抱歉抱歉。」      「一個聽眾都沒有!是要講給鬼聽嗎?」我罵道。      「要講、要講,主辦單位都排入流程表了,就得執行嘛!反正阿唐你一定可以講得很精彩,聽眾自然就會四面八方嘩~啦啦地聚集過來了,我現在就出發到場幫你吶喊助威。都九點半了,你快點開始吧!」      全身無力地掛上手機後,看到一旁寶哥所說的「庫存書出清」,讓我的心情更加受傷啦!      我去年出版的《第五名死者》推理長篇,原價250元,現在跟另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日本作家短篇集打包合賣,兩本只要99元,而且包裝封膜裡,還是將那本短篇集給放在最上頭。      明擺著得靠外國人幫忙拉抬、順勢沾沾光,才能把我的庫存書給順利出清啊!      不知道該不該算是一種「安慰」,其他國內作家也大都是這樣的下場,甚至還有三本只賣99元的,已經不是「情何以堪」所能夠形容於萬一了。      這種打擊士氣的狀況,在我的寫作生涯裡屢見不鮮,可說是比捷運班次還更密集。但這回面對升級版的「雙重打擊」,還是讓我沮喪地想馬上找個角落蹲下畫圈圈。      「阿唐,我還在這兒,等著聽你的演講呢!」      慧如走向我,拉著我的手說道。      我看向一片空蕩蕩的聽眾區,再轉頭看向這兩個禮拜來精心製作的簡報畫面,上頭都浮現了慧如的甜美笑容。      心中的陰霾彷彿一掃而空。我也跟著微笑起來。      「那妳還不快去坐好,演講馬上要開始了!這次的內容保證句句精彩、網路都找不到,錯過可就遺憾終生啦!」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我努力地在台上唱著獨腳戲。想像著底下有數百名聽眾,正瞪大眼睛聽得津津有味。台下的慧如也做足表情,熱烈地扮演好聽眾角色,並在適當時機鼓掌叫好。      雖然始終沒有出現聽眾「嘩~啦啦」地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的戲劇化場面,但演講中途,仍偶爾會有幾位好奇的民眾坐到最後一排聆聽片刻。      人潮來來去去的,最終只有那位「大女孩」駐足角落,臉上帶著微笑,堅持到簡報結束。      因此下了講台後,我心懷感激地主動前去與她攀談、交換名片,最後我們決定約在週二晚上,與她的同事一起見面聊聊,也許會有跟電視台合作的機會。      我總夢想有一天能在台灣靠寫推理小說吃飯,儘管眼下我只是個拮据又狼狽的業餘作家。      ●      週二下班後,我就立即趕往內湖那間約定的咖啡廳。徐海音跟另一名三十來歲的男性、自稱「八角」的節目企畫已經坐在裡頭等著了。      徐海音出聲招呼我。我跟八角兩人互換了名片,並熱切地朝對方握了手:「八角哥你好。」      眼下正是飄零公子進軍電視圈的關鍵時刻,身段放軟些是必要的吧!不過這八角給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一副心不在焉、想趕快走人的敷衍模樣。      徐海音穿著一件簡單的英文印字T恤、藍色牛仔褲與紫色運動鞋,搭上一條紅色花領巾,這位大女孩雖是一身跑突發新聞的俐落裝扮,仍掩不了出眾氣質。      八角看到我在斜眼偷偷打量著徐海音,厭惡地從鼻孔裡冷哼一聲。      「這是李宗唐先生,用『飄零公子』筆名出過好幾本推理小說了,在圈內小有名氣。」徐海音朝八角介紹道,然後問我:「要怎麼稱呼你比較好?叫飄零哥還是李公子什麼的?」      「就叫我小名阿唐吧!同事都這麼叫我。」      「好吧,阿唐。我翻過你寫的小說了,裡面簡介有提到你是中央資管畢業的,現在有在從事相關工作嗎?」      「目前嘛……因為想多點時間創作,所以沒走本行。就做些城市物流運輸之類的……管理之類的工作。」      我刻意地把胸前的外套拉鍊拉高些,不過八角眼尖,湊過來拉出我裡頭的POLO衫衣領,指著口袋上的「速必得快遞」商標笑道:      「扮什麼高深啊!什麼城市物流的?不就是騎機車送快遞嗎?你們這些寫小說的哦,就是能掰。」      被八角一陣搶白讓我很惱火。我一把撥開他的手,正準備反唇相譏時,徐海音出聲幫忙解圍:      「八角你別那隻眼看人低,做哪一行都不要緊,不過為了生計,人家可是有遠大夢想呢!」      她又再轉向我說:「阿唐你別介意,八角這人嘴巴損了點,心腸也不見得好。之所以問你做什麼工作,是擔心你要是平日太忙,日後咱們不好配合。」      徐海音這番話連消帶打的,聽在耳裡也舒服,我不由得投去感激的一瞥。      八角在一旁冷笑:「別以為我聽不出妳拐彎罵我狗呢!大家都知道妳也在做妳的主播大夢!說什麼配合還太早,趕快聊正事,老子很忙!」      (看來大家跟這個八角的磁場都不太合)我心想道。      徐海音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接著長呼一口氣後,切入正題:      「是這樣的,最近電視台想規劃一檔兩小時的帶狀節目,深入探討社會案件,就類似《社會秘密檔案》、《刑案追緝令》之類的,你應該有看過吧?」      我想了想,點頭說道:「這類節目很多啊,就是模擬警方辦案,有去採訪當事人的、有在現場找名嘴開講的,甚至還有找演員演出的……叫什麼『類戲劇』對吧!」      徐海音笑道:「阿唐你電視也沒少看,挺有概念的嘛!沒錯,我們要做的主題也很類似,不過包裝手法不太一樣。除了有主持人串場、外景採訪外,要是能用的影像素材不夠多,也不排除會找演員來實境重現。但最最與眾不同的是,我們還會獨家加上一條專業的推理線,從警方沒想過的角度來切入……」      聽到這兒我頓時猜到可能的「合作」內容了。我好奇地問:      「所以,這個新節目的賣點,就是專門針對那些還沒偵破的社會案件,找人去推理出真相?」      「賓果,答對了!」徐海音開心地拍手笑道:「重返犯罪現場是我們《懸案追追追》的重頭戲,所以你想跑現場找線索辦案的心願就可以一起達成,一舉兩得哦!」      (那全是客套話,我可從沒想過要跑現場辦案啊!)我回以苦笑。「但要是你們去報桃園公館血案、海軍採購弊案還是兩顆子彈這種懸案,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去亂推理啊!」      「這你大可放心,我們沒把握的案件不做,尤其像是動搖國本的、會被查水錶的都盡量不碰,別說你了,連電視台老闆也怕嘛!所以都會找些觀眾感興趣、有話題性的的社會案件,當然最後也盡量要導出一個能讓他們恍然大悟、徹底信服的真相才能交差。」      徐海音愈說愈興奮,比手劃腳地解說著。不過隨即被八角一陣急促的拍桌聲給打斷了:      「喂、喂,我說,事情是成了嗎?有必要一口氣談那麼多?」八角不耐煩地說道。「我們還不知道這位阿唐先生的斤兩,好歹先秤一秤,符合的話我們再往下談也不遲吧。」      此話一出,頓時把輕鬆的氣氛給一掃而空,我當下有點想拂袖走人,不過看在徐海音的面子上,仍先不動聲色地觀望著。      徐海音氣惱地瞪了八角一眼,然後帶著歉然的表情看向我:「不好意思,阿唐。其實我們之前也試著找了幾位自稱對推理有興趣的人來合作看看,不過效果

作者資料

天地無限

本名鄭惠文。一九七五年生,花蓮人,中原大學畢業。對科技和神秘事物有很大興趣,最喜歡讀推理作品。曾在高一時獲得全國學生文學獎,大一時曾在<推理雜誌>、<聯合文學>等刊物發表中篇小說。著作有《血讎的榮光》、《第四象限》。最新作品為《第四名被害者》(2018年即將改編電影)、《懸案追追追》。

基本資料

作者:天地無限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07-07 ISBN:9789571067421 城邦書號:SPB7Z0000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