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第四名被害者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第四名被害者

  • 作者:天地無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3-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皇冠大眾小說獎 「讀者票選第一名」人氣作家 天地無限 構思十餘年全新創作! ◆尖端出版 「推理無國界」名家對決 第三波強打登場! 《擁有麒麟之舌的男人》田中經一 + 《第四名被害者》天地無限 半年多前「方夢魚連續殺人案」震驚全臺灣。身為知名裝置藝術家、參與上百項公共工程建設、曾被推薦競選北市議員的方夢魚,由於涉嫌殺害三名女子遭逮,但他自始至終不肯透露被害者遺體下落。他在法院一審被判死刑後,吞下乾電池自殺。臨終之前,除了暗示還有第四名被害者外,也提到關於三名女子遺體的線索,他已經請律師轉交到周雨潔手裡──她曾是方夢魚的學生、亦是唯一從他魔掌下逃脫的倖存者。隨著媒體的熱烈報導,民眾再次重返半年多前的那場夢魘。 周雨潔被檢警列為重要證人,與媒體展開大鬥法,此時暗示遺體下落的線索,卻莫名地在網路上被公開,激起了一陣「尋屍」熱潮。周雨潔推卻各家採訪,表示只願意接受唐人全球電視臺的訪問。陷入職涯低潮的當家主播徐海音,把握住這次機會,在周雨潔的協助下,以這難得的題材開始製作記錄專題。隨著被害者遺體一一被找出,再次引起了大眾的恐慌!原來那些遺體就藏在方夢魚曾經手過的公共工程建設當中,而且被很病態地布置成普羅大眾都會密集接觸的地方。 隨著媒體撲天蓋地的攻勢,真相慢慢被掩蓋,幕後的真凶正要對第四名被害者下手…… 【名家推薦】 ◎陳海茵(知名新聞主播) ◎陳浩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喬齊安Heero(推理評論家) 「對與書中主角同名感到驚喜,與結局更深一層的戰慄。電視台競爭與節目製作流程的精準闡述讓我直感訝異,原來臺灣也有這麼厲害的推理小說,若能改編成電影就太好了!」 ——陳海茵(知名新聞主播) 「全書一氣呵成,毫無冷場,追尋連續殺人事件真相的劇情本來已夠驚心動魄,作者還巧妙地以媒體與公眾的角度來切入,情節虛實交錯,讀到結局回首一看,發現原來你我都活在這個亂象之中,更是發人深省。」 ——陳浩基(香港名作家,2015國際書展大獎得主) 「這位文壇令人瞻仰的隱藏版高手終於重現江湖了!天地無限擁有出類拔萃之才,他是『台灣的黑霧」創建者,也是昇華獵奇犯罪美學的藝術家!」 ——喬齊安Heero(推理評論家)

內文試閱

  唐人全球新聞台的二號棚內,正在錄製晚間八點檔的談話性節目。參與的來賓們在一小時前都已到棚,上好妝、順過稿、對了詞,而燈光、攝影、收音、字幕機也都各就各位。   雖然是分秒必爭的現場直播,但一年多來的製播經驗,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已經熟門熟路了,不必有人盯場,一切自然都安排到位。錄影中難免狀況百出,但良好的默契讓整個團隊運作得更順暢。   對導播劉慶和來說,這檔節目是他首次執導現場播送,一開始難免戰戰兢兢,還好現在上軌道了,錄影現場的運作反而沒讓他太掛心。比較操蛋的,大概只剩下每天讓人絞盡腦汁想談話主題的晨間會議,以及那萬惡的收視率吧!   劉慶和看了眼左腕上的寶璣錶,時間也差不多了。   執行助理阿唐朝他比了個三的手勢。導播喊道:「所有人注意,三十秒後進現場……三、二、一,Cue!」   一號攝影機亮起紅燈,對焦在新聞台當家女主播徐海音臉上,然後鏡頭慢慢往後拉遠,露出後方燦爛的《新聞透視眼》LED佈景,音控師適時加入了一陣罐頭掌聲。   徐海音展現自信甜美的笑容,清脆又不失穩重的聲線,帶出感性的開場白:「大家好。歡迎收看今晚的新聞透視眼、台灣走向前!一年多前,國內知名的裝置藝術家,同時也是師範學院視覺藝術學系教授方夢魚,因為涉嫌殘殺三名女子,震驚了整個台灣社會。」   二號攝影機亮燈,徐海音自然地轉移視線,繼續說道:   「但方夢魚在落網後,卻始終保持緘默,不肯供出三名被害人遺體的下落。在八月份的一審時,合議庭認為他毫無悔改之意,判處死刑,全案仍在上訴之中。但在三個月後、此案逐漸失去媒體關注的同時,方夢魚竟在牢裡吞下乾電池試圖自殺,目前仍在醫院進行搶救。隨著新聞話題再次炒熱,去年連續兇殺案的夢魘,再次席捲了整個台灣社會。究竟為什麼已經宣判死刑的方夢魚執意尋短?與他始終不肯供出被害人遺體的下落有什麼關係呢?我們來聽聽其他專家的看法。」   一號攝影燈亮起,鏡頭緩緩拉遠,徐海音的左側坐了四位來賓:   「首先在我右手邊的第一位是資深媒體人胡長安。」   「大家好,我是長安。」梳著油亮西裝頭、帶著方框眼鏡的中年男子微微點頭,隨後又低下頭研究手上的平板電腦。   「再來是節目常客、時事評論家蔡大砲,蔡忠華。」   穿著剪裁合身手工西裝、滿頭白髮、一臉自信的中年男子朗聲說道:「各位觀眾晚安!我是忠華。」   「接著也是熟面孔,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郭俊漢郭教授。順便廣告一下,他醞釀三年多的新書終於出版了。」   穿著紅色格子襯衫與吊帶褲,木質框手工眼鏡更襯托出書卷氣的郭教授,面對鏡頭招呼著,還不忘展示剛出版的新書《台灣怪狀三十年》。   「最後一位是台灣最知名的七年級生,總是有獨特觀點的社會觀察家也是知名部落客,黃萱!」   一名外形亮麗、個性活潑的小女生微笑著朝鏡頭揮手,邊喊道:「黃萱黃萱,永遠頂尖!大家好,我是小萱。」   這突兀的啦啦隊口號,讓其他來賓臉上各自露出苦笑、輕視、無法理解等微妙表情。   鏡頭回到徐海音身上。「哇!小萱永遠朝氣十足,大家的精神都來了。接下來我想先請長安談談,為什麼方夢魚會自殺?難道是像外界所推測的,是畏罪自殺嗎⋯⋯」   (開球順利!)等鏡頭轉向胡長安時,徐海音略微鬆了一口氣。開場白任務暫告一段落,接下來只要注意導播的提示,適時地導引話題,讓討論的火苗持續保持旺盛就行了。   她抽空朝前方看去,阿唐神色慌張地從外頭衝進來,邊聽著手機,邊衝到導播耳邊說了幾句話,導播的臉色也跟著大變,朝主播台處望了一眼,然後匆匆地跟著阿唐快步走出錄影棚外。   憑著這幾年合作的默契,徐海音猜測,恐怕是跟方夢魚有關的突發消息,下半場的節目又要隨機應變了。   ◎   「我先反問各位一個問題,在台灣,為什麼可能會被宣判死刑,至少是無期徒刑的囚犯會自殺?」電子媒體記者出身的胡長安,不改戲劇性的開場手法,當頭先拋出一個問題吸引觀眾注意力:   「要知道,就算是一審判死刑,一路纏訟到三審定讞,少說也要七八年,甚至還有個生死辯論庭、非常上訴等等可以拖。但在台灣,拖延死刑是政治正確的意識型態,所以等法警把人脫去刑場砰砰,那可能又是十來年後的事了。現在廢死議題當道,死刑犯老死獄中都有可能。那為什麼,訴訟才剛開始,方夢魚就自殺了?你告訴我?」   胡長安掃視全場,沉默幾秒鐘,等吊足胃口後,才滿意地轉過手上的平板電腦,上頭草草寫了三段小標題:「我跟各位報告,有這三種可能性!第一,犯人在獄中被霸凌、被欺負,走投無路熬不過去,只好自殺。但也未必真心求死,弄個保外就醫,或是讓獄方重視自己的處境,就算達到目的。」   一旁的郭俊漢點頭附和道:「這種情況比較常發生在強暴犯身上。道上的兄弟都喜歡修理這類人。」   「那長安覺得方夢魚在獄中被欺凌的可能性高嗎?」徐海音巧妙地把話語權發還給胡長安。   「因為這是件全國矚目的大案子,所以台北監獄有特別挑選過方夢魚的室友,而且也有攝影機24小時監控,會被欺凌的機率不大,我們可以排除。」   胡長安自問自答地劃掉第一個小標題,然後指著下一題說:「因為心生悔意所以自殺。也就是說方夢魚試圖彌補自己的滔天大罪,所以決定一死以謝國人。但如果他是真心懺悔,不可能直到現在都不將被害者遺體下落交代清楚,這對那些家屬是多麼殘忍的事?連一審法官都暗示他,甚至還贈書給他,要是他願意配合,也許可以免死,判個無期徒刑。」   「結果呢?法官換來什麼?換來他在庭上冷笑以對、不屑一顧!要不是法警制止,那些看庭的被害者家屬,早就把他當場撕碎了。各位想想,這算是有悔意嗎?我不這麼認為。」胡長安把平板電腦上的第二個標題再畫去。   導播跟阿唐回到一號攝影機旁,徐海音注意到導播手上多了張A4影印紙,上頭用原子筆草草地寫了一堆字。眼看距離下一檔廣告插播還有三分半鐘,導播朝胡長安豎起左手臂,右手輕拍兩下寶璣錶面,暗示每個人都得注意一下時間。   「那麼有沒有可能是為了掩蓋什麼機密,所以被其他人給滅口呢?」   胡長安暫停一會兒,梭巡其他人的表情,確認已勾起他們足夠的好奇心,這才繼續說道:「想殺人滅口,肯定會用比吞電池還更有效率的辦法,至少確保對方不能再開口嘛,但方夢魚在醫院裡意識還是很清楚、溝通也沒問題,所以這項也不可能。」   平板電腦上寫出的這三項論點,都被胡長安自己給一一推翻了,電視前或許有些觀眾會為之譁然,但現場的來賓們卻早習以為常:就算是胡謅一堆毫無根據的推論,老胡總是有辦法搞得戲劇化十足,最後來個大逆轉。   難怪製作單位這麼喜歡發他通告!   胡長安又再睥睨全場,補上最後一擊:   「但各位要知道的是,也許方夢魚在綁架時沒有共犯,但後續的殺戮、滅屍,甚至到後來在網路上猛放煙霧彈,是不是有其他隱藏共犯?我認為這部分的可能性比較大。在此鄭重呼籲檢調,是不是研究一下,朝這個方向來下手!」   鏡頭回到徐海音身上。「哇,長安的推論依然是這麼精闢又一針見血,提出這個偵查方向的確很有價值,或許警方真的可以來努力看看。我們先進段廣告休息一下,千萬別轉台,稍後大砲評論家忠華會有更精采的看法要分享。馬上回來!」   ◎   一般來說,趁著開場後第一段的九十秒廣告空檔,主持人、來賓會略作休息,喝口水、交換意見之類的,或許化妝師會視情況上台幫忙補個妝、助理會幫忙提示下節重點、導播說不定還會對某些表現不佳的地方念個幾句……   但可從沒有哪次像現在一樣,導播跟阿唐兩人急如風火地衝上台前。阿唐忙著把幾張A4紙發送到每個人手上,導播則飛快地交代著:   「第二場內容要改一下。剛剛醫院那邊來消息,說方夢魚已經宣告死亡。其他台都上跑馬燈了。讀稿機內容有修改,大家注意點。第二段先讓海音念開場白,然後我們有跟新聞台調二十秒的SNG畫面,再插一個Call in。」   徐海音快速地翻看阿唐遞上的兩頁紙,上頭列了一則方夢魚死亡的簡短快訊,其他內容則是之前規劃的開講主題,上頭用原子筆潦草地畫線刪除、在空白處加添些變動內容。   雖然是現場直播節目,但棚內一半以上的人都曾經歷過選舉、抗爭、體育賽事等即時連線的洗禮,臨機應變絕非難事。兩三位來賓甚至附耳交談、露出笑容,或許又想出什麼新談資可以大肆發揮。   徐海音感覺體內腎上腺素正大量分泌,隨著急速加快的心臟節奏,將這些戰鬥因子釋放到血管裡。她的鬥志變得昂揚,但伴隨緊張而來的胃抽搐毛病,似乎也正蓄勢待發。   「等一下Call in進來的人不願意透露身分,我們會加上變聲處理,也請各位老師不要問背景方面的問題。」阿唐補充道。   郭俊漢教授打趣道:「你們是給多少錢?可以吃一輩子啊?這人連自己的飯碗都可以不要了呢!」   方夢魚是高度戒備的重刑犯,能目睹現場經過出來爆料的人,九成九是醫院裡的人,如果事後要追究的話肯定無所遁形,通常也會落到被醫院開除的下場。加上此舉違反專業道德,日後想找其他醫療相關工作也不容易。如果不是爆料者想轉行,再不然就是電視台提供的爆料金讓人太心動。   「重點是,對方說這絕對是物超所值的第一手消息,有兩個超級大爆點。她願意描述一下情況,然後回答幾個問題,但最多只給五分鐘。我好不容易才說服老闆出這麼多買獨家……」導播比了個數字「五」的手勢,「下了重本呀各位,這錢就算丟進水溝也得要聽到噗通聲。我老劉給各位拜託!」   阿唐拍了下導播肩膀,朝他比了個三的手勢。導播快步退回台下,邊喊道:「來,所有人注意,三十秒後進現場!……三、二、一,Cue!」   ◎   「新聞透視眼、台灣走向前!歡迎各位回到現場,與我們一同關注社會議題。」徐海音優雅從容地進行第二段開場白:「就在剛剛,我們得到榮總方面傳來的消息,涉嫌殺害三名女子的方夢魚,在獄中吞服乾電池自殺,由於電池在胃中鏽蝕,導致胃潰瘍引發敗血症身亡。我們有來自榮總現場的最新連線消息,由新聞台記者陳靜如為各位報導。靜如,請說……」   中控室將畫面切換到SNG現場。背景是榮總醫院大門,後方可以看到有不少記者在現場守候著。穿著一身俐落套裝的文字記者站在鏡頭前,全神貫注地經歷數秒的傳輸延遲後,對著麥克風招呼:   「……是的,主播,各位觀眾。記者現在所在位置,是台北榮民總醫院。就在稍早七點二十三分的時候,涉嫌三起命案的方夢魚,因為吞電池自殺而引發敗血症,經醫師搶救無效宣告不治。在他臨終前,曾向警方透露一些訊息。我們來看稍早前的畫面。」   SNG開始播送十多分鐘前的錄影畫面。只看到一堆記者高舉著麥克風、照相機或攝影機,猛追在兩位身著便服的刑事局人員身後。現場強光閃爍不停,此起彼落記者們互相卡位的怒吼。各類問題如潮水般湧來:「方夢魚向你們交代了什麼事?」、「他有說出被害者的遺體下落嗎?」、「警方就這樣結案嗎?後續會有什麼追查動作?」……   兩位警官努力推開眼前的人牆,一臉苦笑地遮蔽嘴邊的麥克風。實在被逼得無路可走時,只好反覆說著「十一點會有公開說明」、「我無法奉告」、「謝謝!謝謝!」   直到兩人狼狽地躲進公務車離去,不屈不撓的幾位文字記者繼續對著攝影機唱起獨角戲,其他人又陸續地返回原地守候。   「是的,這就是稍早的畫面,警方顯然不願對案情做太多說明,只表示十一點時會在榮總召開說明會,我們會再為您持續關注。先將時間鏡頭交還棚內。」   主控室將畫面切回棚內,徐海音的甜美笑容再次回到螢幕上:「是的,謝謝靜如的即時連線,稍後有進一步的消息,我們會隨時進行插播……」   徐海音注視導播的暗號,看是要接聽Call in還是先請某位來賓暖個場。此時導播在耳邊比了個接電話的手勢,徐海音接續道:「就在方夢魚離開人世前的半小時內,現場有一位A小姐,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包括他開始急救、交代後事直到宣告死亡的那刻。」   「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方夢魚又向警方透露了什麼訊息?他臨終前是否表達了悔意?我相信是很多觀眾關心的地方。A小姐目前就在線上,我們請她來為各位說明。喂,A小姐您在嗎?」   音控人員搭上電話線路,揚聲器那端傳來一陣電子噪音後,傳來滑稽的尖銳娃娃音:「喂?……喂?海音姐好,大家好,聽得到我嗎?」   來電語氣中掩不住雀躍之情,在場來賓都會心一笑。   徐海音回道:「是,聽得很清楚。A小姐妳現在正和現場來賓一起進行全國直播。我想先請妳描述一下今晚整個事件的發展過程,好嗎?」   「是。就是晚上大概六點的時候啊,方先生那床的監視器在響,他之前就因為血壓過低要特別關照,不過我們過去時發現他已經昏迷了。醫生也趕過來啦,有給他緊急輸液、也打了升壓劑,可是沒有效果。後來他休克了,醫生就用CPR跟電擊器急救……」   「嘿,我聽說檢察官也有被叫進去加護病房,是真的嗎?」打從自我介紹後都沒發言機會的黃萱,抓住空隙提問道。   電話那端爽快回應:「哦,有啊。我們就急救大概十幾分鐘後,方先生就突然用力咳嗽,血壓回穩。我們想說是急救措施有用啦,醫生就聯絡開刀房,看能不能排個緊急刀。那個方先生雖然還發高燒,可是精神突然變得很好啊,就跟護士說,去通知門口的戒護警察,他有話想跟檢察官說。」   「你們那時候知道方夢魚他迴光返照了嗎?」蔡忠華撫著下巴提問。   「我那時很忙,沒想那麼多啊,直到方先生他突然胃口變好,開始在吃晚餐的時候,值班台的學姊有人在說他可能快走了,啊,我才想到真的會這樣。我之前是真的有幾次碰到這種情形了。」   「A小姐,你剛說有人去通知警察了,然後呢?」徐海音試著把談話導向正軌,也避免A小姐繼續自爆身分。   「哦,聽說那位警察有打電話給負責的檢察官啊,可是好像有什麼事趕不過來,然後大概十幾分鐘後,有兩個警官就換了隔離衣進來。不過在他們進來之前啊,方先生有說他自己不知道還可以撐多久,請我們拿給他四個紙杯跟一瓶礦泉水,他說想拜拜後再上路。」   「拜拜?」在場的來賓聽得一頭霧水。「拜觀世音還是拜祖先什麼的?他有說嗎?」   A小姐回道:「我們都有看電視啊,方先生也說了,這麼多人因為他而死,所以他這輩子要趁斷氣之前,以水當酒來祭拜一下被害人,他不奢求可以獲得原諒,只求自己能夠寬心點。因為他左手有上銬,所以我們也幫忙他坐起來,他就在床上半跪著磕頭在拜了。」   「所以他擺了四杯?」徐海音驚訝地問道:「你親眼看到他擺四杯在拜?所以他有跟你說,一杯代表一位被害人嗎?」   「有看到啊,然後那兩個警官一進來,看到他擺了四杯,就很緊張問他,不是只殺了三個人嗎?為什麼要擺出四杯?可是他只是笑笑沒有回答。他又躺回床上,然後叫他們去找他之前想殺、卻沒殺成功的那個女孩子,全部問題就有解答了。有個警官反問他,他說的那女孩子是不是害他被抓的那個……」   「A小姐請不要公開被害者姓名!」徐海音急忙出聲喊道:「就用女學生帶過就好。」   「……喔,好……不好意思。那個警官問方先生說,是不是要他們去找那位女學生,他點點頭,然後警官又再追問幾個問題,可是他就沒再回應了。然後過沒幾分鐘,監視器又響,又一直急救到七點二十三分,醫生就宣告死亡了。」   A小姐陳述完畢。雖然內容有些雜亂,但這個新聞的「兩大賣點」都已經被展示出來了:方夢魚可能殺了不只三個人?最後一位被害未遂的「女學生」掌握了什麼線索?   接下來現場來賓的提問,徐海音都沒怎麼放在心上了。她似乎預見到,未來這則新聞的發展力道,或許還會比先前方夢魚落網的那陣子還要來得更猛烈,而這不正是她再上一層樓的契機嗎?   ● 《新聞透視眼》郭俊漢教授   大家曉得嗎?方夢魚事件,可以說是台灣治安史上「最不可能的犯罪」。各位不要會錯意,這裡說的「不可能犯罪」,並不是像推理小說、電影說的那種「手法太完美」所以炮製出看似不可能的犯罪;而是因為整個事件裡存在了太多的「找不到」,所以這「不可能的犯罪」一旦成真,當然會震動了整個社會。   大家想想,打從中華民國開國以來,有哪樁案件是找不到動機?找不到犯案工具?行兇者身上找不到犯罪可能性,就連被害人遺體一個都找不到的?所以我說它像是個「不可能的犯罪」,誰聽到誰都要搖頭說不可能嘛!但這也因此讓全案更顯得撲朔迷離,檢調愈查反而愈迷糊。   說起來真的讓人感嘆,世事無常呀。兩年多前黨內立委初選那陣子,我跟方夢魚有過數面之緣,也深談過幾次。這個人呢,大家對他的印象是左右逢源型的公關人才,但在專業上,也的確有幾把刷子。有同業這樣形容他的作品:早期是嚴謹無暇的「德國工藝」、中晚期則轉為低調內斂的「日式工法」,風格的轉變相信是下過苦功的,更不用說他還能每年發表多篇國際論文、教育許多青年學子。   但這麼一位傑出優秀的人才,心中卻有著黑暗扭曲的另一面,誰能知道呢?至少當下我真的無法看出來。

作者資料

天地無限

本名鄭惠文。一九七五年生,花蓮人,中原大學畢業。對科技和神秘事物有很大興趣,最喜歡讀推理作品。曾在高一時獲得全國學生文學獎,大一時曾在<推理雜誌>、<聯合文學>等刊物發表中篇小說。著作有《血讎的榮光》、《第四象限》。最新作品為《第四名被害者》(2018年即將改編電影)、《懸案追追追》。

基本資料

作者:天地無限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03-12 ISBN:9789571059136 城邦書號:SPB2503402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