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失控的心理學:心理學如何成為賺錢的產業、當代的信仰?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我的十月革命
特別活動
編輯推薦——本篇收錄於第546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文/商周出版編輯 鄭凱達

  我們對心理學相關的名詞都不陌生,IQ、EQ、羅夏克墨跡測驗、職業倦怠等,但我們接受這些概念,多半是出於「我好像知道它在說什麼」、「很多人在用」,而不是因為真的了解。

  比如說,我們不曉得IQ其實是個會變動的值,因為人會學習、會吸收經驗,這些都會影響到IQ的數值。有心理學家認為,IQ其實反映比較多的是社會背景,比較適用於白人中產階級。IQ甚至不適合用來預測未來的事業成就。但IQ的概念很簡單,樣子也很簡單(一個漂亮的整數),於是被廣泛應用,連發明IQ算法的心理學家都覺得IQ被濫用了。

  作者也提到,心理學家會不斷創造出符合時代潮流的新疾病;企業常用的MBTI職業性格測驗,有75%的人做第二次的結果會不一樣……這本書說出了我們不知道的「心理學」,尖銳、精闢、十分有趣。

內容簡介

◆德國Amazon讀者5顆星滿分推薦 心理學能測量IQ、人格特質, 教我們如何溝通、經營婚姻、教養子女, 甚至能判斷我們是否「正常」…… 心理學無所不能、不容質疑, 真的嗎? IQ被濫用了? 發明IQ計算方式的心理學家威廉‧史丹恩再三強調,IQ只是瞬間的紀錄而已,人會成長、改變、吸收經驗,人類整體也會變得更聰明,這些因素都會影響IQ數字。有心理學教授認為,IQ凸顯的根本是社會背景,因為IQ比較偏向白種中產階級,這個概念其實不適合用在對事業成就的預測上。 在美國,這個仍有待商榷的IQ,甚至還能決定生死。在2002年美國最高法院決議,對智能障礙人士做出死刑判決違反憲法規定之後,一些州政府將IQ分數低於70的人定義為智能障礙。 MBTI職業性格測驗不可信? 9成美國大企業都在用的MBTI職業性格測驗,源自於1970年代初期一位費城的家庭主婦,起因是她想了解女兒的男朋友。她和女兒便以榮格的類型學為基礎,發展出MBTI測驗,能將受試者區分為16種不同的類別。但MBTI測驗並不被學術心理學家認可,有心理學教授認為MBTI測驗連可信度都存疑,因有75%的受試者再次進行測驗之後的性格類型變得不同。 要「當個正常人」變得越來越困難 心理疾病的概念被不斷擴大,要「當個健康人」變得更加困難。人們沒有變,但診斷的標準卻變得太有彈性。 德國社會精神病學的創始人之一克勞斯‧多爾納認為:「今天被視為患有精神病的人,當中有80%在30年前還被所有專業人士認為是正常的。」他花了兩年時間蒐集兩份日報中的科學研究報導,這些研究都用以宣傳需要治療的心理疾病,例如憂鬱症、飲食障礙或是成癮症。結果是:211%的大眾都符合這些病症,也就是說,每個德國人「應該」都至少患有兩種需要治療的精神疾病。 心理學如何成為當代的信仰? 心理學家主張能測知智商,同時能得知個人特質及創造力;他們闡述情感,說明如何成功地溝通及自我管理;他們建構出測試法,號稱能在網路上找出最佳的伴侶;他們告訴我們如何經營婚姻、如何教養子女,以及我們該在職場上爭取何種目標。心理學能診斷出我們是否正常、為我們的苦難命名,從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直到職業倦怠症。心理學一方面提供安慰,另一方面卻又嚴密地控制著我們。作者在書中描繪了心理學如何深具感染力,及其所帶來的種種現象,為讀者澄清了這門現今最受歡迎學科的風險與副作用。 【好評推薦】 「針對心理產業的風險及副作用提出精闢且早令人引頸期盼的剖析。」 ——《週日快訊》(Kurier am Sonntag) 「非常值得推薦……。我已經很久都沒閱讀過如此睿智……又能夠同時具有訊息性和評論的觀點及文化歷史了。」 ——蓋特.斯高博(Gert Scobel),德語區無線三台電視網(3sat) 「詳盡的研究、銳利的觀察意見和尖銳的筆鋒等利器,使得這『照鏡反思』成為一種樂趣。」 ——法爾特(Falter)出版社 「對於自我成長的探索而言,這是一本饒富趣味的輔助讀本。」 ——《維也納日報》電子版(Wiener Zeitung Online) 「百分之百值得推薦!」 ——布爾諮詢顧問網(buhl-coaching.de)

目錄

前言 當代人的信仰 1 互相厭惡的兩位心理學先驅 1909年8月,兩位心理學家搭上同一艘船,準備到同一所大學接受名譽博士學位。一位是佛洛伊德,開創了精神分析與談話療法;一位是發明IQ的史丹恩,致力於建立心理學的科學方法。這兩人彼此互看不順眼,卻沒料到,他們的理論將彼此交會…… 2 心理學如何賣向全世界:誰不想擁有美麗的人生? 心理學宣稱能透視人類內心深處,成了它的獨特賣點,大舉侵入職場及私人生活。然而, IQ其實不適合用以預測未來的事業成就;各大企業熱中使用的MBTI測驗,75%的受試者每次做都會得到不同的結果;NLP則受到江湖騙子的喜愛;而企業也不必再改善自己,只要把問題歸給員工,再派個「教練」去「治療」他。最後,心理產業不斷創造出新的心理疾病,要當個正常人都越來越難。想擁有美麗的人生?沒問題,只要有錢做診療就可以了! 3 盲目的心理學:靈魂怎能用數據解釋? 某些心理學家不談「意識」,將人降格為實驗動物(老鼠),只會機械性地對刺激做出反應。有些心理學家則將靈魂視為電腦,使用程式語言來處理資訊。最近心理學界則興起腦研究熱潮,但始終無法破解人類的精神活動。這些心理學家產出許多數據,視心理學如物理學(「測量—解讀」的科學),然而若嚴肅看待,人們不會把數據和研究對象相提並論。 4 心理學的風險與副作用 「繞著自己打轉」成為人們的主要活動,社群媒體(臉書、推特、Instagram)上可以看到十幾億人不斷忙於展示自己有多棒,從未有如此多人著迷於表達對「自我」的看法。此外, EQ之所以被創造出來,是為了征服市場,果然也生意興隆。如同情緒並非一種能力,復原力也不是,因此若有人帶著完美的課程來到你面前,就該提高警覺。 5 總結:傲慢自大又劣質 心理市場如同資本市場,都提供不可信的建議。一個做足宣傳卻鮮少自省的學科,就具備了宗教特質,心理學的教義是:這支圍繞著「我」而跳的舞將讓人得到救贖。但這只是個錯覺。 後記 注釋 參考書目

內文試閱

「正常」的範圍大幅萎縮
  如同之前的神經衰弱症,今日人們也為職業倦怠症而辯論,究竟這種特殊現象是否真正存在?心理醫師們,如曼弗雷德.呂茲(Manfred Lütz),他是位於科隆波茲區的亞歷山大醫院的院長同時也是成功的非小說類書籍作家,也都否定了這個症狀。「在職業倦怠症這個表面名詞之下,」呂茲在《時代》週報中寫道,「能夠辨識出憂鬱症,但也有只不過是情緒障礙的情形,這些都不需要接受治療;最後是生存危機,這種情況就不是心理治療能幫得了的,因為生存危機並非一種疾病」。然而,醫生及治療師們卻都樂於只專注在這種受苦痛而使健康受損的疾病,因為這門生意有了這個疾病,比起其他真正的心理疾病,如抑鬱症、情感障礙或是精神分裂症,所得更豐厚。人們並不需要被遊說,不用像媒體上出現的那許多已燃燒殆盡的人,也不需要將太多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呂茲很準確地描述出心理市場的特徵,不過他只是將真正的心理疾病與假設的區別開來。這其實並不容易做到,因為不同於身體上的疾病大部分能證明某個特定標的,例如結膜發炎、大腿骨折、心律不整,但在心理疾病上卻大不相同。直到目前,所有試圖要找出與精神疾病有關的生物性肇因,或是可能的腦部病變,或特定基因的改變等等的嘗試,都失敗了。這些嘗試想必也不可能成功,因為頭腦是一個再複雜不過的器官。同時也是因為心理的健康與疾病間的轉變很難分得清楚。更因為精神上的疾病到底只能被理解為人類感知世界和與之共存的許多可能性之一而已。   心理疾病無法毫無疑慮地做出診斷的情形,在古斯托.莫拉特(Gustl Mollath)的犯罪事件中展露無遺。2006年他因涉嫌虐待妻子並刺破她的汽車輪胎而遭到紐倫堡─福爾特雙子城的地方法院起訴。評估專家克勞斯.萊普茲格(Klaus Leipziger)是拜律特地區醫院法醫精神病學科主治醫生,他所下的結論是莫拉特患有精神病,因此無行為責任能力且具危險性。莫拉特患有「妄想症」(delusional disorder),並且將持續具有危險性。他因此而在一個封閉的精神病院度過了七年的時間。   莫拉特這個人其實是個不太容易被了解,或可說是古怪的人,而這個經診斷而證實的妄想基本上是根據莫拉特對當時他太太的老闆、德國聯合抵押銀行(HVB)、德國國庫及司法機關提出的指控而成立的,尤其還是跟不法收入的黑錢有關。據一份2003年金融機構的內部審計報告指出,莫拉特所提出的許多指控都是正確的,「所有可經檢驗的主張都查證屬實」。而德國聯合抵押銀行卻開除了所有的相關人員,而隱瞞了報告結果。一直到2012年此份報告被公開,才重新啟動釋放莫拉特的審判程序,並經由雷根斯堡地方法院宣判無罪開釋。   這個案例就是法醫精神病學的定義權所造成的嚴重後果。大部分對精神狀況所做的診斷並不會有那麼巨大的影響,然而所帶來的問題卻是相同的。要對其他人的內心世界提出客觀的評斷,是不可能做到的事。開明的專業代表們也都充分認知到這個事實。因此心理疾病可說是「假設性的構想」。說得明白點就是,瘋不瘋狂是觀點問題。美國杜克大學退休教授埃倫.法蘭西斯(Allen Frances),同時也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心理醫師之一,開玩笑地將心理障礙定義為「專科醫生所治療的、研究者所研究的、老師所教的和保險公司所支付的」。   法蘭西斯曉得自己在說什麼。他是當時有資格參與編纂最重要的心理障礙指南《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簡稱DSM)的專業菁英。這本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所發行的手冊在1952年首次出版。自此,書中所羅列的診斷病名數量便呈倍數增加。特別是在最新的第五版中新增了暴食症(Binge Eating)。參與編纂這本心理治療聖經的專業人士們透過投票表決的方式來決定,哪些疾病相互關聯,而其界線又在哪裡。也就是說,對速食或性有多少渴望、有多少恐懼或多少悲傷算是還「正常」,而成為一種疾病的界線為何?   值得注意的是,這本大部頭書並非只是為了獲取業界的利益。因為這樣,在1980年代《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三版的銷售金額在十個月間達到1,800萬美元。這本心理障礙疾病目錄猶如一本為所有關心自己的人所創造的書。任何翻過這本書的人無可避免地都會對自己的精神健康產生懷疑。對醫生和心理治療師來說,這本手冊可是他們的事業基礎〔雖然在德國,世界健康組織的《國際疾病分類標準》(ICD)第十版才是診斷關鍵,然而也受到《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非常強烈的影響〕。任何在書中認定為疾病的,都能依樣畫葫蘆,收取費用,並服用相應的藥物來進行治療。   這說明了為什麼藥學界對這個作品懷有極大興趣。極具擴散可能性的新疾病代表了生意的興隆。例如兒童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在1994年《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中首次出現兒童注意力障礙之後,便爆發了大流行(為了因應此情形,在最新版的手冊中對於診斷的標準更加地嚴謹)。在美國十分之一的十歲孩童每天得吞下一顆藥丸來控制過動症。近來對此提出嚴格批判觀點的人之一便是法蘭西斯。他促成了障礙判定的第四版,並在第五版完成時,推動了一場公眾的運動,反對手冊中提出的那種將正常情況病理化的現象。   年輕時法蘭西斯的表現可不太一樣。當時他的抱負是自己能讓一個新的疾病──自虐性的人格異常,列入心理聖經中。「這指的是那些做出自我毀滅行為的人們」,他在德國《日報》(譯注:原名die Tageszeitung,縮寫taz)中如此表示。之後,他想了想改變了主意,然後在年輕的同僚身上又再度看到自己早期的那種過度熱忱。在手冊中列入一個新的心理障礙,對那些年輕心理學家來說,可令他們感受到類似造物主般的滿足,一如太空人發現一顆新星般。「專家,」法蘭西斯寫道:「時而會真正成為信徒,以最真誠的感情撫觸他們最愛的疾病,期待能看到它們成長並蓬勃發展。只要每個人將自己的界線擴展一些,整體的壓力就會使膨脹的氣球急劇變大。在這三十五年間,與專家打交道就是我賴以維生的方式,而我還從未遇過任何人建議限縮自己的專業領域」。   之所以將正常情況病理化的概念能夠產生影響,是因為他們對病人及家屬做出了能排解問題的保證。例如,若一個孩子被診斷為患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則父母們似乎較能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問題。這個診斷被認可接受,並透過媒體而使這個現象為人所知,許多孩童皆符合這個症狀,且幸運地有藥可治,能讓那活蹦亂跳的菲利普(Zappelphilipp,譯注:德文口語中用以形容過動症患者)沉靜下來。而這項診斷的受益者其實是醫藥工業。   法蘭西斯對於自己成為被醫藥工業利用的笨蛋而感到憤怒。「因為在心理治療中沒有生物性試驗,也因此我們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主觀的判斷,而我們很遺憾地又極易受到巧妙的行銷方式影響」。更糟糕的是,在美國,幾乎跟所有的其他國家不同,那些僅能使用於處方籤的藥品,不但能對醫生,同時也能對廣泛的社會大眾進行廣告。法蘭西斯發現,針對過動症、自閉症及躁鬱症等的精神藥物所做的廣告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公開發行三年之後暴增,並使這些疾病快速成長為「全國性的流行病」,這情形在不久之後也傳到了歐洲。   因此,心理醫生們也開始思考,因為人類依照本身長年的經驗本具有穩定和抵抗力。「正確來說,我們在心理醫學上並未經歷過流行病,只要疾病的概念不斷新增,要被稱為健康就變得更加困難。人們一如往常,而診斷的標記卻變了,變得太有彈性了」。而這又再次正中醫藥工業的下懷,因為他們最感興趣的目標族群正是那些「擔心健康的人」。在八○年代初期估計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被診斷為終生心理障礙。而到今日,已經是二分之一。同時在歐洲也已經達到了40%。   德國社會精神病學(Sozialpsychiatrie)的創始人之一克勞斯.多爾納(Klaus Dörner)同樣也做出了類似的評斷:「今天被視為患有精神病的人之中有五分之四,在三十年前還被所有專業人士認為是屬於正常情況之一。」多爾納做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實驗,他蒐集了兩份日報中所有科學研究的報導長達兩年,而這些科學研究都用以宣傳需要治療的心理疾病,例如憂鬱症、飲食障礙或成癮症。之後,他將所有數字加總起來。結果是210%的大眾都符合這些病症。若嚴肅看待這些統計數字,則在德國每個人都至少患有兩種需要治療的精神疾病。這可真是醫藥工業的天堂呀! (本文摘錄自第二章〈心理學如何賣向全世界〉)

作者資料

彥斯.柏格曼(Jens Bergmann)

1964年生,畢業於漢堡大學(Universität Hamburg)心理學及新聞學研究,並曾於亨利.南能新聞學校(Henri-Nannen-Journalistenschule)就學。他曾是《第一品牌》(Brand Eins)雜誌、《鏡報》(Spiegel Reporter)及《學術畫報》(Bild der Wissenschaft)的作者。 自2001年起,柏格曼擔任《第一品牌》雜誌主編,並於2008年起擔任執行總編輯。他任教於不同高中及新聞學校,並已出版多本著作。現居漢堡。

基本資料

作者:彥斯.柏格曼(Jens Bergmann) 譯者:鄭秀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其他系列 出版日期:2016-06-07 ISBN:9789864770168 城邦書號:BO02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