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跟著大師品人文:給未來醫生的七堂課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專業可以選擇,心靈卻不必局限, 品味人文和藝術, 所見世界將為之不同。 文學與藝術源於生活,也反饋涵養了生活, 透過七位大師的帶路解讀,讓堂奧之學也有雅俗共賞的一面, 只要懂得細微與精妙之處,生活處處皆是藝文美學。 臺北醫學大學以作家演講為主軸,針對藝術與文學、文學與自我探索、文學與歷史、科學與人文、通俗文學、禮儀文化等主題,規劃一系列人文講座,看似獨立的主題,卻又能相互呼應,展現藝術、文學與生活的融合與滋養。 謝里法:重現台灣藝術家的青春盛世 藝術不單只存在於學院之中,謝里法如此認為。他將藝術化為故事,用文學的筆觸,把過去的藝術家們召喚出來,將他們精采的人生帶到讀者面前,展演出台灣最富人文氣息、紫氣縈繞的大稻埕時代。 雷驤:我們的故事,他們的人生 每個人生命都有一些奇異或是值得記憶的片段,雷驤認為,而這些片段就是創作者所要捕捉起來,放進心中醞釀起來的珍寶。 故事是雷驤的人生信仰,他用文字、影像、繪畫把眼中的風景都展現出來,並以虔誠的心將自己與他人的生命,都凝鍊成一篇篇的故事,好道盡難以言喻的人間滄桑。 陳雪:從《戀愛課》認識自己 原本陳雪總認為,自己人生最重要是寫小說,但近年她深切體驗到,愛情是她人生的另一個重點。她用一個個深愛過與傷害過戀人們的故事,找尋與面對自己。 她認為,人生最奇異的事其實是面對自己,雖然過程痛苦,但感情本來就不會是永遠的美麗燦爛,總有醜陋與艱難之處。 楊索:甘苦自若,人生百味 楊索的文字樸實、簡單,但卻寫盡台灣社會中最複雜難解的一面。食物對年輕時候的她來說,是經濟的來源與家族的磨難。現在則成為她人生的記憶與滋養。 她回首自己的人生,總發現被各種的味道占據。她誕生於匱乏,經歷了匱乏,但匱乏的年少卻使她能洞悉人性醜美與良知,讓她在往後的日子裡相信著無論如何苦難,生命總有回甘的時候。 鍾正明:霓裳羽衣 小小的幹細胞,不僅影響生物體表特徵,科學家透過調控幹細胞,可望啟動人體的再生機制,鍾正明研究毛髮再生,希望可以像孫悟空一樣,不斷讓幹細胞催生和變化,並發揮功能。另外,鍾正明從人類毛髮切入鳥類羽毛,從恐龍時代就開始漫長演化,羽毛形貌愈來愈繁複,從幹細胞看生物演化,再觀察人類的審美、文化發展,會有意想不到的共鳴。 鄭穎:千古文人俠客夢 武俠小說是華人地區的通俗文學代表,色的魅力無遠弗屆,在武俠世界裡,文人們也宛如著魔的讀者,追尋著蕩氣迴腸的武俠之夢。 武俠小說是屬於華文地區的獨特元素,也是創作者們尋找創作靈感的寶地。充滿中國文化的武俠,是一塊能讓創作者從中探索的領域,而天馬行空的想像與靈感,正是藉由武俠世界來展開。 張錯:禮藏於器,以器輔食 器物不斷串連每人心底不同的東西,從確立階層到鞏固地位,從記憶情感到自我認同。張錯認為器物是一段漫長的歷史記憶,包含知識分子對禮教的執著、名門貴族鑑別他者的規範,更有戰亂所帶來的傷痛,最後牽連大時代中各種不同人事物的想像,形成一塊難以割捨與區分的想像共同體,供研究者進入其中探索,藉此體認中國悠遠且優美的禮儀文化。

目錄

序 圓一個醫學人文的夢 閻雲 序 醫生醫心.從心醫起 張錯 第一章 理想的火花,永不熄滅——謝里法 第二章 故事中的故事——雷驤 第三章 透過愛,成為更好的人——陳雪 第四章 甘苦自若,人生百味——楊索 第五章 在科學中看見生命的藝術——鍾正明 第六章 千古文人俠客夢——鄭穎 第七章 禮藏於器,以器輔食——張錯

序跋

序 圓一個醫學人文的夢
◎文/閰雲(臺北醫學大學校長)   二○一一年,離開生活三十年的美國,返回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出任母校臺北醫學大學校長,終日從事教學、研究、臨床服務及校務行政,雖然忙得團團轉,但是卻樂在其中。   午夜夢迴,回首這些年來,我自己常說,癌症腫瘤是我的專業,醫學教育是我的志業,而嚮往文學藝術是我的興趣,5年來,全力將醫學教育與人文藝術緊密結合,已成為臺北醫學大學特殊的教育風格,我認為這是一生最有意義而值得欣慰的工作。   每每憶及當年就讀北醫時,校園文風鼎盛,大夥在繁重的課業之餘,都懷抱著一個文學夢,我當時也是北醫文青之一,右手拿著解剖刀上實驗課,左手卻熱衷寫詩及文藝評論,北醫自由開朗的校風,讓文學的心靈得以滋潤成長。   與許多同學一樣,我曾花很多時間閱讀西方文學、哲學、藝術的書籍,如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及齊克果、沙特等存在主義的哲學作品;另外,我也醉心於中國文史哲的鉅作,閱讀《老子》、《莊子》、《易經》、《紅樓夢》、《三國演義》……,充分滿足了我對人文藝術、生命及生活的嚮往。   這一路走來,我苦苦追尋生命科學及人文藝術的真諦,從臺灣來到美國,三十年後又從美國回到臺灣,千迴百轉,雲來雲去,隨著時空的變幻,從「看山不是山」到「看山還是山」的不同心境,唯一不變的是——灌溉心中這一片桃花源,也就是莫忘初衷,要將醫學教育與人文藝術做一完美的連結,在雲淡風輕裡實現平凡人生的不平凡夢想。   四年多前,為了要提供北醫學子人文藝術教育的沃土,灌溉北醫醫學人文的園地,我們開設了「人文與藝術講座」,邀請文學與藝術領域的大師蒞臨演講,分享他們畢生鑽研的心血結晶,場場爆滿而叫座,讓北醫師生親炙大師的風采及飽足心靈饗宴,每年學期結束,將諸位大師精采的影音,化為文字集結成冊出版,以分享愛書人,   二○一五年,我們將《給未來醫生的六堂人文課》付梓問世,受到讀者喜愛與好評。二○一六年我們再度集結「人文與藝術講座」的七位藝術及文學大師的心血力作,呈現在大家眼前。   《跟著大師品人文》透過書中七位人文藝術大師的心血結晶及經典文集,形成一個獨立而完整的醫學人文世界。春日午後優游其間,直接觸及這些藝文大師的心靈,令人興奮、歡欣、愉悅。諸位大師開啟了青年學子心靈深處的窗扉,使閱聽大眾靈臺清澈,衷心嚮往人文藝術世界的奧秘與偉大,而臺北醫學大學「人文與藝術講座」正是醫學人文夢想的起點。   兩年來這兩本好書得以順利推出,首先要感謝南加州大學東亞語言文化系所、比較文學系教授暨臺北醫學大學講座教授張錯,及中國文化大學教授暨臺北醫學大學「人文與藝術講座」執行長鄭穎的精心規劃,邀請文學藝術領域的大師前來北醫演講,沒有大家的協助與共襄盛舉,這項艱鉅的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   最後,還要感謝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卓越堅強的團隊,憑藉其出版許多好書的功力與經驗,讓讀者看到文學藝術最好的風景,也是鼓勵臺北醫學大學持續奉獻醫學人文教育,不斷前進的最大動力。

內文試閱

透過愛,成為更好的人
  愛情是永遠無法習滿學分的課。   以前的我,總認為自己人生最重要是寫小說,不過這幾年我極深切的體驗   到,愛情是我人生的另一個重點。   我在二十四歲出版第一本小說《惡女書》,但我卻無法如一般作家只需專心寫作,我必須做各式各樣的工作來維持生計,白天做像服務業、送貨的工作,晚上還需兼職到夜市擺地攤。   有次,一位前輩作家,他勸我要持續練習「專職」寫作。   但對我而言,要專職寫作是不可能的事,我的父母在我小時候就因投資失敗而破產,也因此,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一家人都得勞碌工作。我大學讀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班上同學有許多人當老師,或擔任文字記者,我沒有選擇擔任教職,因為心中就只想寫小說。   我相信小說家要有豐富的人生經驗,所以決定先去當服務生,認為就此可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生,卻沒想到最曲折離奇的,仍是自己的人生。   一邊寫作,一邊擺攤   在我大學畢業不久後,家裡的經濟終於逐步穩定,沒料到當時父親又做了一筆失敗的投資,身為女兒,我又再度陷入替家人填補負債的生活,所以成為作家的我,依然得持續送貨,每天都想著如何還債。   當時我交往了第一任女友(之前是交男朋友),在此暫且稱她十三妹,她結合了男人與女人的優點,且我的父母很喜歡她。   十三妹是一位很特別的人,她從沒賣過衣服,而且臉皮很薄,但她每天早上會開著車子,去占晚上賣衣服需要的位置,她原本是做電玩生意的,一次出去可收幾萬塊錢,但她內心又非常傳統,總是對我說,她在做違法的事情。   那是電腦尚未普及的年代,我會在攤子對面的咖啡屋寫專欄,邊寫邊看顧有無下雨,如果開始飄雨,我就得趕快把稿子放下,衝向對面幫忙收攤。   我就這樣一邊從事勞力工作,一邊寫作。《台妹時光》裡寫過當年的生活:每日與女友坐在車中,為了早上能占到好位置,我們會睡在車裡等天亮。   陷入痛苦深淵   愛會形成巨大的壓力,讓我與十三妹都陷入一場無止盡的噩夢。我希望她不要再做電玩生意,所以她擺攤販時我會陪她;她希望我可以專心寫小說,所以持續想要賺大錢。我們倆一心一意為對方設想,但卻讓彼此陷入痛苦深淵,兩人感情變質,最後就像工作上的合夥人,已失去愛情的悸動。最後我們分手,各自有新的交往對象,但依舊一起去送貨。   之後我決定上台北工作,她聽到我的打算時,感性的跟我說:「你去吧!不要兩個人都埋葬在這裡。」。   我毅然搬到台北,剛開始沒有工作,我寫信給出版社,說我是位作家,雖然沒有當過編輯,但想應徵編輯工作。   在待業期間,我去算命,算命師說,我一生都不會有錢,但也不會缺錢,我覺得有些道理,因為我的戶頭總有零星的錢進來。算命師還說,如果有人要我去遠處,就一定要出發,當時我還覺得,自己這麼窮怎麼會有機會出國呢?   去應徵編輯時,出版社老闆特別要見我,他是位和藹的先生,看見我的第一句話就說:「陳雪小姐,我們想要出版你的作品。」我心裡感到有些尷尬,因為我需要的是一份工作,而不是一本書。   我跟老闆聊了起來,赫然想到自己逃來台北,就是希望能寫一部長篇小說。當下我決定向老闆允諾,開始提筆寫長篇小說。   沒有停止戀愛   因為覺得自己個子矮小到不起眼的地步,而且家裡又總是欠錢或者破產,我從小就很自卑。可是某部分的我又很好強,想用各種事情來證明自己是好的、是有價值的,或是有魅力。   我覺得自己除了寫小說是正面的事之外,其他做的都好像是卑劣的事。   我以為自己經過十三妹的愛情之後,應該安定了,但其實我還年輕,才三十幾歲而已,我的人生沒有從此停止戀愛。   我交了一個女友,我們剛開始非常快樂,但也因為我需要謀生,得持續幫人寫傳記、寫採訪稿,或是寫專欄。   某次,報紙的編輯要我出國寫遊記,我想起算命師所言,立刻答應,但我女友聽到後,擔心我出國會忘記她。   最後,我決定到離台灣比較近的峇里島。   峇里島的浪蕩冒險   到達峇里島後,我開始到處遛達,尋找題材書寫遊記,一開始,我每天都會打國際電話給她。   直到有一天,我想寫篇有關按摩的遊記,走著走著,在路上看到幾個男孩,坐在路邊彈吉他。其中,有位男孩跟我說要騎摩托車載我過去。   他帶我到按摩店時,店已打烊,便問我有無其他想去的地方。我請他帶我到當地人平日會去的地方,我也開始拍攝各式各樣的照片,最後還答應和他們一同飲酒。我知道自己不太能喝酒,但不曉得為什麼,喝下一杯小米酒後,自己的英文就講得特別溜,覺得這些男生特別可愛,從那一天開始,我再也無法每天寫電子郵件或打電話回家給女朋友。   我是一個只要放開就收不回來的人。在峇里島十四天中,發生很多的事情,我沒辦法細述,但所有的危機都圍繞著我轉。   我把所有感官都開放到極限,這些遭遇對做為小說家的我來說,是絕妙的感受。   我把它當做人生的一場冒險,讓小說多些題材,可是對正在戀愛的人來說,卻是件可怕的事情。   在峇里島時,我是一個記者,可以冒險,去做任何事情。這幾天的浪蕩,像是拋棄原來的身分,拋棄原來的陳雪,小說家,且還正在談戀愛的陳雪。   關係漸行漸遠   回到台灣,我一下飛機,領完行李後,就衝出去抽菸,我吸了一口菸,忽然覺得台灣的空氣好沉重,有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我的女朋友特別到機場接我,看到她之後,我發覺她變得消瘦,而這肯定是被我折磨出來的。她幫我提行李時,我看到那張臉,就像我第一天認識的她,如此俊美卻如此蒼白。   我想起過去我們戀愛的過程,每次她來找我,都會帶著一束花,我都會在家門口凝視她。她會把我按倒在門邊,接著我會吻她,我從沒看過有人可以這麼浪漫,我們當時很相愛,不像去峇里島後的氣氛凝重。   也大概是父母教育我要誠實,我不想隱瞞,坦白說出在峇里島發生的所有事情。   她並未提出分手,然而兩人的關係就此變得疏離,彼此都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   就此離散,就此失去   她希望我能給她時間思索,而我則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收拾自己,我最會的方法就是逃走,剛好報社覺得我的遊記寫得很好,讓我繼續發揮,我決定馬上出國,到許多地方旅行。   最後,我與她的感情似乎已煙消雲散,我只想快速的解決彼此感情,不想再藕斷絲連。   當我提出分手時,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她是那種不會罵你,也不會抗議的人,隔天早上還做早餐給我吃。我們變得很少見面,就算我打電話給她,也已經沒辦法好好講話。最後一次我打電話給她,我說:「我是陳雪,我想跟你說話。」但她沉默很久,不發一語,我只好把電話掛掉。   當時的我很任性,沒想到那是因為她不想說話來傷害我,我只是心想著,再也不要打電話給她,我們就此離散,彼此都受到非常重的傷害,也因此失去很多東西。   我就是又笨又複雜的人,總是自以為聰明。我的成長緩慢,慢到像在逃避一樣,在感情上也如此,我總是從一段感情逃到另一段感情。   那時候就覺得自己無藥可救,打算不再談感情。我希望自己只愛一種性別,更希望只要一次戀愛就能結婚且安定下來,可惜都沒有達到這個期盼。   我談過非常多次的戀愛,也愛各種性別,每段戀愛都有非常浪漫的開始,可是最後只能非常悲慘的收尾。戀愛沒有讓我更喜歡自己,它只讓我更加討厭自己,覺得自己除了寫小說外,每一件事情都很糟糕。   二○○六年,我遇見一位年紀比我小很多的大學生,我到學校演講,演講完後,她開始寫信追求我,我那時覺得這場戀愛很好笑,但又試圖讓自己真誠,因此很努力的談戀愛。我心裡發誓,這次絕對不要再辜負別人,結果竟換我被劈腿,當我知道自己是被劈腿的那方時,反而鬆口氣,因為這次堅持到終點的是我。   放下那段師生戀後,我決定要自己一人好好過日子。沒想到二○○八年時,我竟然生了免疫系統方面的病。   疼痛的身體與疼痛的心   我的身體變得孱弱,到處都在疼痛,嚴重到沒辦法打字、拿筆,有段時間甚至無法握筷子,只能用叉子吃飯。   我很害怕,因為我希望自己還能寫長篇小說,但當時身體狀況顯然不允許。   在自己人生最糟糕的時刻,我收到一封信,就是她寫來的,那個每次約會都會帶一束花,並把我按在門邊吻我的她;那個我從峇里島返回時來接我,替我拉行李的她。   當下我很激動,我原本認為她不會再理我,但信裡的她,只是淡淡的說她沒事,一切都安好。我回信給她,告訴她很多事情,也告訴她我之前談的師生戀,告訴她那段戀情裡我沒有變心,我是被變心的那方。   我對她還是很恐懼、很愧疚,因為覺得自己無法管理情感,並且生著病。   我的自尊心很強,可是情緒又很脆弱,覺得自己十分破碎,內心有好多東西還沒修復好,所以我不敢要求見面,只能一直寫信給她。   之後我寫信給她,問什麼時候可以碰面,她鎮定,甚至讓我覺得有些冷淡的回應,讓我頗難過,覺得自己像是逼迫他人碰面。   一起抱頭痛哭   我們相約在我所居住的公寓大廈,當下我非常緊張,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的外貌因生病而改變許多。她到達時我先凝視她,發現她的外貌也有些改變。   我雖然生病,但想像力依然豐富,我以為她會同過去一般,先送我一束花,接著把我按在門邊,但她很有禮貌的走進來,我也很有禮貌的迎接她進門,請她坐在套房的沙發上。   我們倆就坐在沙發上,陷入沉默。   過去我心底想過許多次,我們碰面時會說些什麼,我以為她會把我按到牆上,或是開始細數這些年的遭遇,我甚至會很嚴肅的向她道歉,但我們只是長長的沉默。   我們就悶悶的坐沙發上,直到她突然把頭靠向我,我們倆抱頭痛哭。我想應是彼此沒有太多話好說,就只能一直哭,哭到要拿衛生紙整理自己的地步。   傷害融化後才是重逢   然而這一哭,好像過去的傷害都已被眼淚融化,我們開始聊天。   我罹患腸胃炎,必須每三小時吃一點稀飯,我於是站起來到廚房熱稀飯吃,吃完後把碗拿去流理台洗,她剛好也到廚房倒水,我們就在冰箱的前面停駐,我覺得那時,好像才是真正的重逢,她抱住我,然後接吻。   接吻後,一切彷彿回到二○○三年的激情,我們講很久的話,好像要把六年沒說的話一次說完,直到傍晚我送她回去,那時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改變了。   多年之後她向我說,她花很多時間才得以理解我、接受我。而其中讓她能堅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的誠實,她雖然無法當場就完全接受,但她知道人誠實同樣需要力量。   結婚是一個開始   某一次,我們一起去花蓮渡假,渡假時我們討論到結婚,我想是因為這些年常聽朋友談論同志婚姻,雖然覺得自己並不適合婚姻,然而,看著眼前的她,真會有跟她結婚的想望,我們於是決定在她生日當天結婚。   在咖啡店上晚班的她,結婚後會每天做早餐給我吃。我生病後都很早睡,所以我們只有上午的時光可以好好相處。   她很有美感,會做很豐盛好吃的餐點。我將她做的早餐拍照上傳臉書,剛開始是因為不知道臉書要上傳什麼照片,所以就拍她每天做的早餐,結果竟意外造成轟動,後來我在臉書上為她取外號「早餐人」。   我們在花蓮結婚時,幫我們證婚的朋友,幫忙拍攝整個過程,拍攝者問我覺得結婚是什麼,我說:「終於抓住她了!」問到她對婚姻的看法,她則回答:「婚姻是一個開始。」   我深深同意她所說:「婚姻是一個開始。」一開始我以為結婚是愛情的結果,就像朋友總笑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是她卻讓我知道,結婚是另一種愛的開始。   包容是穩定的力量   我是一個很浪漫、很複雜、很怪異,難以歸類的人,我有過豐富多樣的戀愛經驗,但我和她在一起後才發現,我的愛情智慧只有幼稚園程度。   以前的我覺得,在感情裡可以劈腿、逃走、變心、甚至一個換過一個愛人,我能隨時改變與他人的關係,同志婚姻不算正式結婚,我有時也會有想要逃走的衝動。   但她很堅持,也很忍耐,我這六年來的婚姻,也犯過不少錯誤,常和她爭吵,但她一直包容著我,我才發現結婚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事。   我的戀愛課並不想要教導別人戀愛,而是自己如何學習戀愛。   這幾年我試圖寫長篇小說,來安撫與整理自己的生命經驗,我發現自己非常願意停留在這段婚姻中。我以前從不喜歡自己,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去愛別人,對於愛我需要更多努力。   但早餐人讓我知道,戀愛是面對自己的過程,透過愛來反覆驗證自己的真面目。   戀愛是面對自己的過程   人常賦予愛情燦爛的想像,但現實上的愛情往往不堪一擊,因為感情不會永遠都美麗燦爛,愛情會有醜陋與艱難的地方。   像我自己在愛情上總是缺乏勇氣,所以每次遇到問題就想逃避,不敢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我也不敢面對忌妒、好勝或不安等各種情緒。   我覺得寫作在某一程度上強化我的心靈,但我依然非常幼稚。是早餐人讓我真正學習到該如何成熟,雖然成熟的過程極度緩慢。   我以前做過各種大膽的事,冒很可怕的險,經歷古怪的遭遇,可是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人生最奇異的事,就是面對自己,並且改變自己。   它是段痛苦的過程,可是認識自己是必要的,透過愛來認識自己,我們才有能力去改變,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這也是現在的我,正努力做的事情。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謝里法

1938年出生於大稻埕,1959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曾赴法、美學習雕刻、版畫等,創作以版畫為主,曾在許多國際版畫雙年展展出,並受紐約現代美術館典藏。謝里法致力於研究與推廣台灣本土美術,1978年發表《日據時代臺灣美術運動史》,是台灣美術史的開山之作。並嘗試結合美術史與小說,寫作《紫色大稻埕》、《變色的年代》,近期發表《原色大稻埕:謝里法說自己》。

雷驤

一九三九年出生於上海,台北師範藝術科畢業,現專事寫作、繪畫,及紀錄片自由製作人。 鍾愛旅行,總是一本小小素描簿信手畫就行旅途中的人物情事,流暢自然筆觸,在沉逸文字的營造下,交織出興味盎然、情摯意切的篇章。因之不論是參與製作的記錄片、個人創作,均能獲得極高評價。作品曾獲得中國時報小說推薦獎、金鼎獎;電視紀錄片亦多次榮獲金鐘獎。 集作家、畫家、紀錄片工作者於一身,創作近五十年而不輟,共有散文、小說、極短篇、圖文畫冊、攝影文集等共三十五本書籍,近作如《浮日掠影:雷驤.圖文集》、《少年逆旅》、《生途悠悠》。作品曾獲時報文學小說推薦獎、金鼎獎、金爵獎、金鐘獎、金帶獎等。無論是文字或構圖,都充滿畫面感,引人回味。

陳雪

陳雪,一九七○年生。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蝴蝶的記號〉由香港導演麥婉欣改編拍攝成電影《蝴蝶》,二○○四年以長篇小說《橋上的孩子》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獎,二○○九年以長篇小說《附魔者》入圍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隔年同時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類年度之書與第三十四屆金鼎獎,二○一三年以長篇小說《迷宮中的戀人》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類年度之書。 部分作品獲得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寫作計畫補助,並翻譯成英文與日文於海外發表。長篇小說《橋上的孩子》於二○一一年由日本現代企劃社發行日文版。著有《戀愛課》、《台妹時光》、《人妻日記》、《迷宮中的戀人》、《附魔者》、《她睡著時他最愛她》、《無人知曉的我》、《天使熱愛的生活》、《只愛陌生人》、《陳春天》、《惡女書》、《蝴蝶》、《橋上的孩子》、《愛上爵士樂女孩》、《惡魔的女兒》、《愛情酒店》、《鬼手》、等。 陳雪臉書個人頁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660030768 陳雪臉書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henxue1970

楊索

自小曾做過許多底層工作,包括幫傭、女工等,但酷愛閱讀,後來進入媒體業擔任記者,也始終關注底層人物的調查報導。著有《我那賭徒阿爸》、《惡之幸福》。

鍾正明

中央研究院生命科學組院士、南加州大學病理系教授,專長為幹細胞學、發生學、皮膚生物學。博士畢業後,因緣際會投入羽毛的研究,2014年「鳥類誕生的起源」被《科學》期刊選為十大研究突破之一,近年則從事毛囊幹細胞相關研究。鍾正明也擔任臺灣大學「發育生物學與再生醫學研究中心」榮譽主席,持續推動再生醫學在台灣的發展。

鄭穎

1969年生,台灣澎湖人。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中文研究所博士班畢業。現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著有《野翰林:高陽研究》、《鬱的容顏:李渝小說研究》。

張錯

原名張振翱,當代詩人,廣東客籍惠陽人。國立政治大學西語系學士,美國楊百翰大學英文系碩士,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比較文學博士。現任美國南加州大學東亞系及比較文學系教授。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敘事詩首獎)、國家文藝獎、中興文藝獎。著作四十餘種,詩集即達十七種,近著有《山居地圖》、《青銅鑑容》等。

基本資料

作者:謝里法雷驤陳雪楊索鍾正明鄭穎張錯 出版社:天下文化 書系:醫學人文 出版日期:2016-04-22 ISBN:9789863209706 城邦書號:A1500734 規格:平裝 / 全彩 / 240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