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下)

  • 作者:憑虛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3-24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實體書獨家收錄3篇全糖番外,大膽挑戰尺度上限♥ 糖粉系作家憑虛 + 唯美系繪師Chiya 上集人人好評不斷,下集讀者望眼欲穿! 大神告白竟慘遭發卡, 戀愛網遊喜劇一秒變成八點檔虐心大戲? 【號外】金鴿大神與陰溝妹子恩斷義絕、破鏡難圓? 不具名玩家點評:遊戲裡恩愛,現實中掰掰, 神仙眷侶也不過是一晌貪歡~(捏手絹) 司徒穎最近覺得非常不開心。 不過就是錢能對她告白,而她發了張朋友卡, 結果這位大神整個人都不對了,連大腿也不給她抱了! 打網遊時再也不能跟在大神旁邊蹭經驗,司徒穎只得含淚當自強, 被怪吞了,認命;BOSS在前,硬上。 偏偏大神還當起省話一哥,連組隊打怪也奉行最高品質靜悄悄。 很好,想憋死她是吧?她忍! 只是,當司徒穎看見錢能和其他女孩有說有笑,繼續把她當空氣人, 她再也忍不住了,馬上起而「捍衛主權」,卻換來他苦澀的一句話—— 「司徒穎,妳能不能不要總是那麼自私?」 司徒穎以為自己和錢能是最佳陰險拍檔,錢能就該理所當然待在她身旁, 可是這話讓她驀地醒覺,若只當他是朋友,就不該將他劃歸己有。 但為何她還是看那個狐狸精百般不順眼? 嗯,絕對只是害怕玩伴被搶走,絕對!

內文試閱

  小穎!不要!   一道嗓音冷不防地劃過腦海,女孩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眼神在幾秒的茫然過後轉為清明。她揉揉有點酸疼的額角,深深地吐了口氣。   這已經是司徒穎這個禮拜第三次做噩夢了,平常她明明是倒頭就睡、一覺無良到天亮的最佳典範,這幾天卻總是被莫名其妙的夢境折磨。   重點是,這些惡夢裡都有錢竹馬的華麗身影。   更神奇的是,惡夢的內容還並非一成不變,第一次是在大街上,司徒穎正爽爽地和某個老闆殺價,這時錢能出現了,他拿了張無限黑卡遞給老闆,淡淡說了句:「我會一輩子照顧妳,妳一輩子的單我都買了。」   第二次是司徒穎在看電視,畫面上卻突然冒出錢能那張禍水臉蛋,她噗地噴了的剎那,錢能舉起一面牌子:「司徒穎,性別女,現齡二十逃婚中。」   在夢中,司徒穎當場爆炸了。逃婚!這詞未免太復古了!   而這一次最奇葩,司徒穎夢見自己穿著碧綠術士的服裝,滿臉流氓樣的蹲在椅子上灌酒,這時化身白衣樂師的錢能飄然而至,朝她綻開了堪比朝陽的燦爛笑容,在周圍一圈少女遮臉尖叫之時,錢能悠悠彈起了古琴,瞇起眼笑著說:「妳是我一輩子的寶物。」   這些稀奇古怪的夢魘總是殊途同歸,司徒穎最後都會夢見錢能那在路燈下倏地變成慘白的臉龐,並聽到一道詭異的喊叫聲。   按按眉頭,司徒穎總覺得那聲音很熟悉,但怎麼樣都想不起那喊聲的出處。不要?到底是不要什麼?   吐出口氣,司徒穎下了床,不經意地望向放在桌上的手機,猶豫了一會,終究忍住了撥給錢能的衝動。   距離那天已經過了一個禮拜,而這段期間,他們之間完全沒有交流。   別說是電話了,錢能連劍霜都沒上,雖說那日錢能後來對她露出個淡淡的笑容,隨意說了句「沒事,我口誤」,但司徒穎就是敏感地覺得有事。再加上這幾日以來,錢能完全銷聲匿跡,一切的一切都弄得向來沒心沒肺的陰溝溝有點彆扭,這完全不是她該有的情緒。   戳了下手機,司徒穎再次選擇暫時遺忘錢能這沒良心的混帳。難道他不知道,無良是她陰溝溝的專利嗎?也不繳個專利費就擅自做出這種行為,司徒穎表示很生氣。   嗯,肯定是因為錢能搶了她的專利,她才會如此心神不寧,絕對是。   X   平常沒有考試的時候,大學生通常是非常自由懶散的生物,而某種名為司徒穎的特殊生物更是懶散中的懶散。結束了下午的兩堂必修課後,司徒姑娘百無聊賴地坐在圖書館外的長椅上,手拿一杯咖啡和帥氣的校狗們一起晒太陽。   學生們來來往往,時不時有人將目光投向司徒穎,畢竟司徒某人那姿態實在太瀟灑恣肆,再加上她那張可愛的臉蛋,完全是個發光體,但陰溝溝完全沒理會那些目光,兀自半瞇著眼、懶洋洋地做著日光浴。   可她想耍廢,腦袋偏不成全,不斷隱約浮現某人高䠷的身影。上回錢能就是在這裡堵她,像神經病一樣,不知道那時他在這站了多久。   輕呵了聲,司徒穎沒發現自己在思及錢能的時候,始終抿緊的嘴角才染上一絲笑意。這時,一道陰影突然罩住了她,司徒穎一頓,迅速抬起頭,卻在看見眼前人時心底空了空,隨即倒回椅背上,那副頹廢樣看得沐晴眉頭一皺。   「妳幹麼啊?我又沒欠妳錢……」   聞言,司徒穎懶懶地吸了口咖啡,隨意回了句:「妳是沒欠我錢啊,但妳欠我好多次副本。」   被陰溝溝的話堵了堵,風大人眨眨眼,機智無比地轉移了話題。   「這個給妳,金鴿讓我拿來的。」   聽到關鍵字,司徒穎詐屍般的瞬間彈了起來,盯著沐晴手上那盒東西,挑眉陰惻惻地說:「他怎麼拿給妳的?」   「喔,就剛剛啊,金鴿打電話給我,讓我去校門口找他,他說妳最近體虛,喝雞精很好。」   司徒穎聽了沒說話,只是默默望著被自己握在手裡的手機,電量99%,收訊滿格,螢幕上沒有任何未接來電顯示。   錢能,你非常好,打給沐晴就是不肯打給我是吧?   司徒穎挑挑嘴角,看得沐晴一抖身子。好毛啊,平常司徒穎明明就是走外燦裡陰路線,怎麼現在表情如此猙獰?活像下一秒就要屍變一樣。   只見司徒穎突然拿起手機,快速地打起了字,沐晴好奇地瞥了眼,在望見一行短短的句子後靜靜地收回視線——   晚上七點不上線,後果自負。   風大人看著不知何時霸氣了起來的自家好友,腦中浮現一句話:近朱者赤,近鴿者霸,那麼她豈不是近安者逼機了?   猛地抖落一身雞皮,沐晴決定不要再思考這種詭異的事,她怕再探究下去自己會腦溢血。   晚間七點,陰溝溝洗了個香香後端坐在電腦前。   伸展了下手指,司徒穎點開螢幕上的劍霜圖示,待系統緩衝完畢後,手持一把金光閃閃的拂塵、頭頂「盜墓小能手」稱號的碧綠術士出現在眼前。   她隨意往旁邊一瞥,發現金鴿鴿的頭像一片灰暗。   咬咬牙,司徒穎不得不承認自己此刻心情有點糟,向來自我慣了的陰溝溝感到了莫名的懊惱。錢能這回是打算和她冷戰到什麼時候?她自認也沒給錢能臉色看,怎麼這傢伙卻不理她了?   司徒穎抿著唇,伸手搔搔腦袋,正在思考要不要一通電話打給錢母哭訴自己被錢能欺負的時候,一道叮鈴聲霍地從耳機裡傳出來。   金鴿鴿上線中。   望著這行系統提醒,司徒穎瞬間沒了其他想法,伴隨著莫名的情緒,她啪地丟了一條訊息過去。   【密語】陰溝裡不翻船:你遲到了!   對頭頓了許久,在司徒穎幾乎要瞪穿螢幕之時,一行字才悠悠浮上。   【密語】金鴿鴿:時鐘慢了。   望著金鴿鴿的回話,司徒穎怎麼看怎麼悶。雖然錢能也沒說什麼,但她就是覺得滿心發堵,這傢伙平常不會這麼正常的。   沒等司徒穎糾結完,沐晴就傳來訊息,讓她前往北方冰原。拖了這麼多久,風大人最後還是決定捨生取義,帶陰溝溝打次副本。司徒穎見狀輕哼一聲,遷怒地叨念了句:「希望安學長越來越逼機啊」,舒心了點後才丟了句話給錢能,兩人齊齊前往冰原。   綠衣術士騎著粉紅豬仔,遲遲地降落在白色冰原上,這時此處已經聚集了幾尊大神,除了「餓了就要吃肉」公會的成員外,神出鬼沒的諸葛大神也安然立在那裡,當前頻道上熱鬧無比。   司徒穎隨便一瞥,就看見諸葛萌調戲風大人的橋段,於是輕嗤一聲,隨手發了「阿蕭欸,眼痛痛」的密語給沐晴,換得沐晴一句炸毛的「我才心肝脾肺腎痛!」司徒穎被風大人的話逗得樂了下,愉快地操控著自家術士往場中走去。   其實這冰原也沒什麼特別的,四處散布著一些普通的小怪,整個區域算算也就十來隻中型boss,對於新手來說是個練等的好地方,但對一干封頂的大神而言,那些boss拿來塞牙縫都不夠。   不過,這裡卻是可以讓人飛上月宮的地方。   在劍霜的設定中,嫦娥是在這吃了長生不老丹才飛到月亮上的,因此這邊的boss有一定的機率會掉落長生不老丹,只要在指定地點嗑了丹藥,就能夠輕飄飄地升天了。   不過他們並沒有去打丹藥,因為諸葛大神大手一揮就拋了一袋長生不老丹出來,涼涼地說了句:「這東西的補血功能不錯。」   司徒穎頓時深深服了冰山學長,打一隻中型boss也只有低機率掉落丹藥,這傢伙平時竟然拿來當補血丹吃,果然是奇葩啊奇葩。風大人則哀號著:「你怎麼這麼浪費!」   當然,沐晴最後還是被安學長一句「不浪費,夫人想要就都給妳吧」給堵住了嘴。   看著兩人習慣成自然的調情模式,司徒穎表示眼睛真心痛,同時不自覺地望向旁邊的白衣樂師。錢能沒事人似的站在那,一句話也沒說,司徒穎突然間有些心浮氣躁,捏捏眉頭,賭氣般移回了目光。   好啊,大家就都不要說話啊,看誰厲害。   眾人吞下了長生不老丹,身上散發著銀光往空中飛去。劍霜的過場動畫一如既往的費工,場景的轉換細緻精美,有點像是在穿越銀河系,點點星光不斷掠過身側。   十來秒後,眼前出現一座被霧氣籠罩的庭院,頂上是暗色的天空,不過因為有不明的銀色飄浮物點亮空間,倒也不顯黑暗。   司徒穎一轉視角就見到白衣樂師在身側,那負手而立眺望夜空的模樣,讓司徒穎的某根心弦不期然地被挑動,但她旋即用力搖搖頭,不打算承認自己剛才那莫名的情緒波動。   待所有人都聚齊之後,充當領路人的風大人開始講解這月宮副本的闖法。月宮算是劍霜近期新設置的地圖,截至目前開放了三塊區域和一個副本。   有鑒於飛上月宮本身就不是件簡單的事,要聚齊一批人一起手牽手會嫦娥更是難上加難,因此這副本也不是普通的棘手——最高難度的S級,等級旁邊還加上了三顆小星星善意提醒,這副本不僅魔獸強,還有逼機的小機關待玩家自行探索。   司徒穎一見沐晴傳來的副本資訊眼神就死了。開什麼玩笑,這裡是大神們玩耍的後院,不是她一個小白該來的地方啊!她只想要抱大腿,何必把她往死裡逼呢?   上次和錢能打盜墓副本時,不知道死了她多少腦神經,要再來一次,她明天肯定直接躺平死在床上,蹺課理由是打副本後腦細胞需要時間重生。   陰溝溝腦子裡正活躍地閃過各種小劇場,沐晴的紫衣女俠已經瀟灑地躍到宮殿門口一揮長劍,隨著一道劍氣衝出,大門頓時敞開。   司徒穎還來不及發訊跟沐晴說老娘不幹,螢幕就突然黑了黑,當畫面再度亮起時,眾人都飄在了半空中,身側也滿是飄浮著的各種裝飾物,那失重的場景令司徒穎默了一陣,面無表情的扔了句話給自家好友。   【密語】陰溝裡不翻船:風大人兒,小女子金北宋,您這南宋好好保重。   沐晴見了這句異常文言的話,當下背上寒了寒。金北宋是兩人之間的暗語,代表非常非常不爽——台語版的。   她知道這副本對司徒穎來說難度是高了點,但司徒穎不是有錢能看著嗎?以錢能對司徒穎的重視程度,就算其他人全都死了,陰溝溝肯定還是站在牆邊發抖的那個。   沐晴也沒那時間去處理司徒穎那明顯異常暴躁的情緒,只因下一瞬一隻通體雪白的兔子跳到了眾人跟前。按照慣例,打副本前總是要先鋪梗,前情提要隨即緩緩浮到了畫面上。   司徒穎翹著腳,斜眼瞥了瞥副本的背景故事,內容很長一段,但總結起來也就一句話:嫦娥被人擄走了,玉兔請求總部支援。   畫面上眨著大眼睛賣萌的水靈靈兔子,就是傳說中一年四季都在不停搗藥的玉兔。牠直起身子,舉起前腳對著幾人拱了拱,接著腳一落地就健步如飛地往宮殿後方的深幽通道竄去。   很好,那黑漆漆的通道看起來就很驚悚,踏進去不被虐個五六回絕對出不來。   陰溝溝恨恨地咬了口巧克力棒,光看這宮殿時間靜止、家具飄浮的畫面就知道這副本很硬很難打,偏偏一干大神還興致勃勃的,就像要去市場裡挑小白菜一樣在頻道上聊著天,司徒穎瞬間真有種自殺回重生點的衝動。她的心臟負荷太大,向來將苟且偷生當成人生宗旨的陰溝溝表示疲憊。   但最後,司徒穎還是在沐晴的吆喝下隨波逐流走進了那條通道,途中她掙扎了下,發了條訊息給某個從頭到尾都很安靜的傢伙。   【隊伍】陰溝裡不翻船:大神,等等罩一下。   然而她左等右等,最後只等到了進入副本戰鬥狀態的系統提示。   小王八蛋,這會兒是直接無視她了嗎?   司徒穎咬著下唇,覺得心口悶著很不舒坦,索性躲在隊伍最後面耍憂鬱。反正前面有好幾尊大神撐著場面,看看風大人那一劍過去萬物灰飛煙滅的霸氣,哪裡還需要她這個小白出場?   他們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一處類似皇帝御花園的場所,被冷色調的紫色光芒包圍著,地上那些本來看似無害的植物在他們靠近之時突然異化,倏地自己從土地裡連根拔起使出自殺式攻擊,一個不注意被炸到的話,血量直接就會去掉一半。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些植物略顯難纏,因為最遠處還站著四株頂天立地的超硬食人花,不斷地朝玩家揮來藤蔓,使眾人處於腹背受敵的局面;不過對於大神們來說,這些植物就是拿來當下酒菜的,尤其對金鴿大神來說,更是實質意義上的下酒菜。   司徒穎雙手支著頭,在混亂的場面中呈現放爛的狀態,但目光還是不由自主地追尋著場上那道在群魔亂舞間,仍舊淡定飲酒彈琴的白色身影。即使左邊有風大人帶起的華麗光影效果,右側有諸葛大神變態的大範圍攻擊,也完全掩蓋不了金鴿鴿的瀟灑恣肆——手指輕揚,看似隨意卻招招致命。   可偏偏就是這個人,害她連抱大腿蹭經驗值的時候都心情低落。   該死,不就是不理她嗎,她幹麼這麼在意?

作者資料

憑虛

不賣萌,只賣閃光彈(・∀・) 表裡不一的大叔系少女蠍,性喜歡騰,尤忌肚餓。蘇軾大大的小迷妹,基本上不挑食,喜歡愛小,熱愛輕小,看過山一樣高的言小,缺糧時連史記也吃,常被人說和自家柴犬長得一模一樣。 想對親愛的讀者們說:來吧,大家都到我懷裡讓我來個大抱抱! 曾出版《網遊之對面那個誰》、《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桃花桃花幾月開》、《484沒戀愛過》。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inshe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bumaimeng 相關著作:《大神是大神經病!(上)》《484沒戀愛過(下)》《484沒戀愛過(上)》《桃花桃花幾月開(下)》《桃花桃花幾月開(上)》《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下)》

基本資料

作者:憑虛 繪者:Chiy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3-24 ISBN:9789869246996 城邦書號:3PF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