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倒數殺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為了救女兒,即使要我殺的是美國總統,我也不會有半點遲疑! 我被關在死囚區已經一千八百二十三天、十一個小時又十二分鐘。這段期間內,我清醒的每一秒,都在思索著讓我走到這一步的那一連串事件。如果可以重來,我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大衛.艾凡斯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神經外科醫生,在華盛頓一家私人頂級醫院任職,同時也是位單親父親。某個值班夜,主任醫師史黛芬妮.王原想將重傷的幫派分子賈莫.卡特轉送他院,但大衛卻決定替他動手術,而這個決定竟讓他的人生從此不同。 大衛完成漫長的手術回家後,卻發現保母和女兒都失蹤了,想報警卻始終忙線中……然後大衛收到一串簡訊,內容竟是要他不准報警,並且要他到地下室去,在那裡他發現了失蹤保母的屍體,而最後一通簡訊則是「我想你準備好要見我了」…… 這位自稱懷特先生的綁匪說他要的不是贖金,而是要大衛讓他的下一位病人——美國總統,死在手術檯上…… 【好評推薦】 「故事敘述緊湊有張力,沒有半點喘息時間,結局更是令人震驚。」 ——每日郵報(Daily Mail)傑瑞非.翁賽(Geoffrey Wansell) 「娛樂價值高的驚悚小說,科技知識豐富、故事轉折高段。」 ——週日鏡報(Sunday Mirror) 「令人驚豔的懸疑小說,《爆點》很懂得利用白宮有趣的生活小插曲去鋪陳故事。」 ——晨星(MORNING STAR) 「作者的筆法極富技巧與力度,劇情走向毫無冷場,結局衝擊人心,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Geoffrey Wansell《每日郵報》 「在《TIPPING POINT》一書中,作者胡安.高美營造出一部在恐懼與興奮中疾速前進的雲霄飛車,絕非其他現代小說可比擬。試想,一邊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一邊是美國總統,卻面臨著非此即彼的生死抉擇,這營造出了既緊密又獨特的視角,並且深入探索華盛頓特區的生活。」 ——凱瑟琳.納薇禮(《8的祕密》作者,紐約時報及國際暢銷作家) 「作者熟知如何滿足讀者需求,他無疑是全世界最頂尖的驚悚小說作家之一。」 ——史帝夫.貝利(《THE LINCOLN MYTH》作者,國際暢銷作家) 「一部驚心動魄、精采萬分、分秒必爭的驚悚小說。」 ——愛爾蘭獨立報 「一本讓人停不下來的好書。何不坐下來,讓自己沉浸在一場他人的夢魘之中呢?」 ——《犯罪時間》雜誌 「精心建構的情節,極具滿足感的閱讀體驗,一本近乎完美的驚悚小說。」 ——《SHOTS MAGAZINE》雜誌

序跋

艾凡斯醫生的日記
  你們都以為你們很了解我。你們錯了。   你們都見過我的臉無數次。從我的駕照照片首次出現在電視上,當警方開始進行搜捕,一直到陪審團判我有罪的那一刻,吸引上億觀眾收看現場直播。我在各地已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全世界對我的所作所為都有意見。我完全不在乎那些譴責或讚美。   我被關在死囚區已經一千八百二十三天、十一個小時又十二分鐘。在這段期間內,我清醒的每一秒,都在思索著讓我走到這一步的那一連串事件。如果可以重來,我不會有任何改變。   或許除了我對凱特所說的話之外。   我不是聖人、不是烈士、不是恐怖分子、不是瘋子,也不是殺人犯。你認為你可以冠在我身上的那些名號都是錯的。   我是個父親。那就是我的故事。

內文試閱

  當我打開前門時,迎面而來的是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死寂。   當時已近午夜,即便如此,住宅區通常不會那麼寂靜的。我們住在銀泉的戴爾街上。那是位於環線圈內的一個落角處,但畢竟還是在圈內。那是一棟三○年代的房子,灰石建築。你可能在《國家詢問報》雜誌或是那種令人不齒的垃圾部落格裡看過房子外觀的照片。甚至有人還從房屋仲介的網站上弄到了屋裡的照片,就是我和瑞雪買房子的那家房屋仲介。交屋時,茱莉亞即將誕生,當瑞雪羊水破時,她還在育嬰室的牆上畫了隻微笑的熊寶寶。我們急忙趕到醫院,興奮中夾雜著恐懼。   儘管房價昂貴,但以兩人的薪資還是負擔得起。那是在房地產泡沫破裂前不久。但在她離開我們之後,負擔就愈來愈重了。瑞雪的壽險保單受益人是茱莉亞,不用說,保險公司是一毛也不肯付的。我們只收到一封十分正式的信函,信中成功地指出瑞雪的決定是「刻意」的,並且附載了合約中完整的第十三.七條條款。我依然記得把它揉成團扔掉時的那份憎惡感。有天,一名在當地報紙上讀到此案的律師登門造訪,說我們可以提出控告,但我把他趕走了。那個念頭令我作嘔,雖然那筆錢對我們而言確實會大有幫助。   不只是房貸,還有茱莉亞。一個必須靠加班來養家餬口的神經外科醫生,工作時數是很不穩定的。我不得不找個保母。一開始來了個巴西女人,但一個月前的某一天她突然消失了。接下來的那幾天我值班忙到不可開交,可憐的茱莉亞有好幾個晚上都得待在護理站裡打發時間,拿著她從我看診室中找到的那本人體解剖學舊書,在黑白的圖表上著色。她把腎畫得不錯,把它們畫成了可愛又駝背的蛋頭先生。   儘管失業人口眾多,我在克雷格列表(Craigslist)和華盛頓保母網站上的啟事卻是一封電子郵件都沒有。然後在兩個星期前,我的郵箱突然收到絲薇拉娜的履歷表,讓我以為我們的好日子終於到了。她不僅把茱莉亞照顧得很好,而且廚藝非常好。她做的每道菜都會在上面淋上一大匙鵝油,因為在她家鄉貝爾格勒都是這麼吃的,我因此重了兩磅。不管回到家多晚,都會有一頓豐盛的晚餐等著我。除了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只有寂靜。 我把醫護工具包扔在廚房的一張椅子上,從水果盤中拿了顆蘋果充飢。一邊咬著蘋果、一邊看到桌上放著「愛探險的朵拉」著色本,其中小猴子布茲才畫到一半。茱莉亞竟然會沒畫完就上床睡覺,讓我覺得很不尋常。她一向堅持完成畫作,部分原因是想拖延上床睡覺的時間,但那也是她的個性,絕對不會做事做到一半。或者她仍在氣我沒有回家吃晚飯。   我合上著色本,一支紅色蠟筆滾落封面掉在地上。我彎身將它撿起,突然感覺手指一陣疼痛,把手抽開看到我割傷了自己——兩滴鮮血從食指流下來。   我暗自咒罵,站起身來,走到水槽將手指放在水龍頭下方沖兩分鐘。若非花了大半輩子從醫的人很難明白,神經外科醫生對於他們的手有著什麼樣的感情,不過我可以想到最貼切的一個字眼就是——膜拜。   我對我的手呵護至極,每次碰到什麼輕微的居家小意外時,都會驚恐萬分。你知道就像你的老闆或妻子對你說「我們必須談談」時那種輕微心臟病發的感覺嗎?嗯,就是有點像那樣。   為了安全起見,所以不僅我家廚房的醫藥箱中永遠都有洗必泰抗菌劑、紗布和OK繃。浴室裡也有。還有車庫及車內的前座置物箱。   我在手指上塗抹了足以消毒大型垃圾箱的抗菌劑,然後再次跪在桌子下方。這回我把椅子拉開,在胡亂摸索之前先仔細檢查。桌腳和牆壁間有一小片陶瓷。我小心翼翼地將它取出,看到那是朵拉馬克杯的碎片。那個小探險家的頭斷了,而壞狐狸則躲在樹叢後方,露出邪惡的笑容。   這個馬克杯是茱莉亞的母親買給她的。是她的最愛。   我希望她沒看到它被打破,否則她會哭到肝腸寸斷的,可憐的寶貝,我想道。   我把碎片扔掉,直接往樓上走。我想要好好親吻她,即使是把她吵醒也無所謂。我們是在家德寶裝修用品店偶然看見那個小馬克杯,我並不常想到它。但突然見它被摔成碎片,就在瑞雪過世滿週年的兩個星期前,回憶齊湧心頭。那是星期六,瑞雪和我都不用上班。我們三個一起去買沙發,而且我們讓女兒做決定。她在每一張沙發上碰碰跳跳,然後說沒有一張夠柔軟,而且坐墊上也沒有足夠的大象圖案。結果我們一無所獲,只買了這個馬克杯,還有茱莉亞因為喝熱可可嘴唇上方留了一圈厚厚的棕色鬍子。她拒絕把它擦掉,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從後照鏡中用那張鬍子臉皺眉看著我們。   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失落感。   那一刻我迫切需要一個擁抱,而茱莉亞在馬克杯摔碎時也一定深有同感。我打開臥室的門,奇怪的是裡面竟然一片漆黑。茱莉亞睡覺時一向開著夜燈。我摸索著打開電燈開關,一股溫暖的粉紅色光線趕走了黑暗。   床是空的。   那實在太不尋常了。或許茱莉亞無法入睡,要求和絲薇拉娜一起睡;但若是這樣,保母至少該留張字條吧?   再者,為何床是鋪好的?難道絲薇拉娜沒有試過先哄她上床嗎?   對於絲薇拉娜沒有遵守這條紀律這點感到不悅,我往樓下走去。她的房間在樓下,在廚房的另一端,那是間寬闊舒適的臥室,還有個小客廳,窗戶看出去就是後院。   我輕敲著門,但無人應聲。我輕輕將門推開,發現房內是空的。   不只是沒有人在裡面,而是任何曾經有人住過的痕跡全都一掃而空。不僅床單和枕頭套不見了,就連踏墊和浴巾也失去蹤跡。裡面沒有盥洗用具,衣櫃裡也沒有衣服。每個家具表面都飄著濃濃的漂白水味。   打從我一進家門就感覺到的那股忐忑不安,現在終於爆發。   「茱莉亞!」我大吼道。「茱莉亞,寶貝!」   我跑過整棟屋子,打開所有電燈開關,呼喚著我的女兒。我咬牙切齒了兩分鐘,直到牙齦開始發疼,熱血猛烈衝擊著太陽穴,彷彿一根叉子在我腦中打發蛋白般。   停下,我想道,雖然腦中的聲音是寇伯特醫生的聲音,也就是第一個教我如何在壓力下動手術刀的人。保持頭腦冷靜。一個個解決你的問題。決定你的行動步驟。   首先必須找到絲薇拉娜。   打她的手機。   我把她的號碼設在最常連絡的清單裡。我撥了號碼,但直接進入語音信箱。   這麼晚了,她們會在哪裡呢?   我邊在腦中列出一連串她們可能去的地方、邊著急地在客廳來回踱步。絲薇拉娜平常都是開瑞雪的普銳斯出門辦事,但車子依然停在車庫內,而且引擎是冷的。那剩下的可能性就不多了。或許她去了鄰居家,但若是這樣,她為什麼沒有打電話或留字條呢?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她房間裡所有的保母家當全都消失了?   我別無選擇,只能打電話求救。警察、FBI、美國國民警衛隊,甚至是該死的復仇者聯盟。我想把我的女兒找回來,而且是現在。   我打了九一一。   忙線中。   忙線中?九一一怎麼可能會忙線中?   我遲疑了一會兒,試著釐清思緒。我甚至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他們在購物中心和家長會上分發的小手冊中是怎麼說的?想想她身上穿的衣服。茱莉亞身上會穿什麼衣服呢?   茱莉亞的房間裡似乎沒有少什麼東西,甚至連鞋子都在。一切都很整齊,甚至有點太整齊了。茱莉亞昨天穿的睡衣,那套上面有海綿寶寶的黃色睡衣,不在枕頭下,也不在洗衣籃裡。同一套她通常會連續穿個兩、三天,然後再將它們放進洗衣籃。她一向是在晚餐前換上睡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絲薇拉娜打包了自己的行李,並用漂白水刷洗了房間,然後帶著一個身穿睡衣的小女孩離開嗎?她自己的家當就占滿了兩大箱。不可能全帶走的。   一定有人來接她們。當我被困在手術觀摩室、從賈莫的脊椎取出子彈時,有人乘機採取行動。   都是我的錯。該死,我應該在這裡保護她們,保護我的家人的。   我又打了九一一。   還是忙線中。   我把電話從耳朵邊拿開,仔細端詳它,感到困惑不已。那是不可能的,但我並沒有停下來思索,因為一個念頭頓時出現在我腦中。   如果有人把她們擄走了,那麼為什麼沒有打鬥的痕跡,除了一個打破的馬克杯之外?   那個念頭讓我感到口乾舌燥。一定是絲薇拉娜策畫好的。或許她綁架茱莉亞是為了錢。拜託,我是這麼信任那個女人!我讓她進了我家!   想想看。你對她了解多少?   她來自貝爾格勒,今年二十四歲,主修英國哲學,想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她有一封諾維薩德大學教授的推薦函,搬來這裡是為了進修新課程,而她需要錢生活,因為華盛頓是個很貴的地方。   她身材嬌小瘦弱。她很聰明警覺,但帶著一股哀傷。她打從一開始和茱莉亞就很合得來,而且相處融洽。畢竟,絲薇拉娜失去她母親的時候,也和瑞雪離開時茱莉亞的年紀一樣大。那是在波斯尼亞戰爭時發生的,但她並沒有告訴茱莉亞。她是在第一次面談時向我透露的。   她給了我她在喬治城大學博士導師的電話。一個聲音和藹的男人,並向我保證絲薇拉娜是個值得信任的學生。   一切似乎都很名正言順,而我迫切地需要她,所以我給了她那份工作。當時她甚至連手機都沒有。她必須去買一支手機,好讓我們能保持聯絡。她從不打電話回家,在華盛頓也沒有任何友人。整天關在房間裡,總是埋頭看書。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和任何人說過一句話,除了……   除了一星期前。   有個瘋狂的念頭開始在我腦中生根。我一把抓起車鑰匙。   在我再次試圖報警之前,必須先確認這一點。

作者資料

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生於西班牙馬德里,聖巴勃羅大學新聞學博士,西班牙知名記者,足跡遍及全球,對神祕現象、宗教學有精深的探索和研究,其小說《上帝的間諜》一經發表就引發巨大轟動,被翻譯成四十四種文字,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出版,後續作品《與上帝的契約》《背叛者的徽章》更榮登歐美各國各大圖書排行榜榜首,胡安本人也因此被譽為西班牙在國際上最有影響力的暢銷小說作家,更是繼史蒂芬金與丹‧布朗後又一位世界級驚險探祕小說大師。 獲獎紀錄 ★美國《紐約時報》圖書暢銷榜榜首 ★英國圖書暢銷榜榜首 ★西班牙圖書暢銷榜榜首 ★法國《世界報》圖書評論榜榜首 ★獲「世界拉丁語圖書大獎」 ★獲美國「最暢銷文化小說」、「最佳冒險小說」金獎 ★第七屆托瑞維哈市(Premio Novela Ciudad de Torrevieja)文學大獎得主 ★創下西班牙小說於美國出版之最高版稅金額 ★作品《上帝的契約》已由好萊塢買下電影改編版權

基本資料

作者: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譯者:蔣慶慧 出版社:高寶 書系:Myst 出版日期:2016-02-24 ISBN:9789863612636 城邦書號:A52A5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