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胸衣與學士帽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青少年圖書館協會選書 ◆紐約時報編輯選書 ◆入選YALSA十大青少年好書 ◆入選書單十大青少年好書 《灰影地帶》作者最新力作 祕密、謊言、人性 裘西相信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但真要實現,卻得傷害唯一的親人…… 紐奧良,又名「the Big Easy」,是爵士音樂家、賭徒、妓女、知識分子、富人的大雜燴之地。 裘西,妓女之女,生來便屬於社會的最底層,然而她並不服輸,熱愛文學的她努力打工,期望有朝一日能進入大學就讀,遠離這無望之地。 然而上天的磨難未曾結束,一件謀殺案的發生,裘西成了頭號嫌犯,而她自行追查的線索,卻又指向自己的母親。 在上大學的美夢和紐奧良的黑暗世界之間,裘西困縛其中。這座城市激發她尋找真相,卻又在每個轉角誘惑、糾纏她,考驗她……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我的母親是個妓女。我指的不是骯髒粗鄙、阻街拉客的那種。事實上,母親的面容姣好,不但善於辭令,穿著也總是光鮮亮麗。儘管如此,她卻為了得到錢財饋贈和不同男人上床。按照字典的解釋,像她這樣的女人就是妓女。   母親從一九四○年開始接客賺錢,當時我七歲。那年我們從底特律(註2)搬到紐奧良(註3),在火車站外頭搭了計程車,就直接前往聖查爾斯大道上的一家高級旅館。母親在大廳酒吧喝酒時,搭上一個來自塔斯卡盧薩(註4)的男人。她在那個人面前稱我為「姪女」,說她正準備要送我回家,還不時向我使眼色,悄悄對我說只要乖乖配合在這兒等她,就會買洋娃娃給我。那天晚上,我獨自睡在旅館大廳,夢見自己得到一個新的洋娃娃。隔天早上,母親與我就正式住進了旅館。在我們的大房間裡,不但有挑高的窗戶,還有圓形小香皂,味道聞起來就和真的檸檬一樣。那個男人還送她一個綠色天鵝絨的盒子,裡面裝了一串珍珠項鍊。   「裘西,我們在這個城裡一定能混得不錯。」母親上半身一絲不掛,站在鏡子前欣賞她的新項鍊。   隔天,一個膚色黝黑、名叫柯奇的司機來到旅館。母親受邀到法國區(註5)拜訪某個重要人物。她要我好好洗個澡,逼我換上體面的洋裝,甚至在我的頭髮上綁了緞帶。我的樣子看起來好蠢,但我一句話也沒吭,只是微笑點頭,完全照母親的要求做。   「聽好了,裘西,妳一句話都不准說。葳莉終於派人來接我了,到時候,我可不要妳那直腸子的個性壞了我的好事。除非有人跟妳說話,否則妳別開口。還有,我拜託妳不要自顧自地哼起歌來,那個樣子實在詭異地嚇人。如果妳表現得夠好,我就送妳很棒、很特別的禮物。」   「洋娃娃嗎?」我這麼說,希望能喚起她的記憶。   「沒問題,寶貝。妳想要洋娃娃啊?」她抹上脣膏後,對著鏡子噘了噘嘴。   柯奇和我可說是一拍即合。他開著一輛老舊的計程車,車身漆成霧灰色。如果仔細瞧,還能看見車門上隱約模糊的「計程車」字樣。他給我一些瑪莉珍糖果(註6),然後對我眨眨眼,彷彿在說:「堅強點啊,小傢伙。」柯奇負責載我們到葳莉那裡。一路上,他靠嘴裡缺了牙的洞不斷吹出口哨。我跟著哼唱,同時幻想著軟糖上的糖蜜,說不定也會把我的牙齒給黏下來。我們來到紐奧良的第二個晚上就這樣在車上度過。   我們在康提街停下車。「這是什麼地方?」我伸長脖子想一探究竟,只見眼前有一棟淺黃色建築,屋外還有黑色的雕花窗臺。   「我們到了。」柯奇說:「這是葳莉.伍德利夫人的房子。」   「夫人?『威利』明明就是男人的名字!」我說。   「夠了,裘西。葳莉是個女的。現在給我閉嘴!」母親狠狠拍打我的大腿。下車後,她把裙子撫順整平,胡亂撥弄了一下頭髮。「沒想到我會這麼緊張。」她低聲咕噥。   「為什麼要緊張?」我問。   母親一把抓住我的手就拉著我往前走。柯奇將他的帽沿拉低,向我示意道別,於是我對著他揮手微笑。屋子前窗內的薄紗突然飄動了一下,後方有個模糊的身影在琥珀色光線下若隱若現。我們還沒碰到門,門就開了。   「妳就是露薏絲吧。」對母親說話的是個女人的聲音。   一個褐髮的女人倚靠在門邊,身上穿著絲絨晚禮服。她有一頭漂亮的長髮,然而指甲卻被咬得參差不齊。低賤的女人指甲總是又乾又裂,這是過去我在底特律學到的一件事。   「露薏絲,她在會客廳等妳。」褐髮女子說。   長長的紅地毯從前門一路延伸至高聳的樓梯間,並向上攀爬包覆住每一層階梯。這棟房子華麗卻又俗豔,墨綠色錦緞與黑色水晶燈從晦暗的陰影處向下懸吊。前廳牆上掛的盡是裸露女子的畫像,個個露出粉紅色的乳頭。空氣中除了香菸的氣味,還夾雜著混濁的玫瑰香水味。我們從一群女孩子身旁走過,她們摸了摸我的頭,叫我小甜心、小可愛。那時我覺得她們的嘴脣,看起來就像被人用血塗抹過似的。隨後,我們走進會客廳。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她的手。那隻手就恣意垂放在高背沙發椅的扶手上,看起來十分蒼白,手背上還浮出青筋。她的指甲猶如石榴籽一般油亮鮮紅,彷彿輕輕一彈就能把氣球刺破;手指上則戴滿戒指,黃金與鑽石幾乎點綴了每一根指頭。母親的呼吸聲變得急促不安。   我走向前盯著那隻手瞧,然後繞過沙發椅後方,朝窗戶的方向移動。走路時,黑色鞋跟不時從硬挺的訂製洋裝裙底探了出來。我感覺到頭髮上的蝴蝶結慢慢從頭的側邊滑落。   「妳好啊,露薏絲。」   說話的聲音既渾厚又充滿分量。她的淡金色頭髮向後束緊,髮夾上刻了縮寫字母W.W.(註7)。雙眼以深灰色眼線勾勒,眼角布滿細紋。嘴脣是深紅色的,卻又不同於鮮血般的紅。她年輕時想必是個美人。   「嗨,葳莉。」母親把我拉到沙發椅前面。「葳莉,這是裘西。」   我面帶微笑,滿是瘡疤的雙腿向下彎低,努力展現出最有禮貌的一面。那副鮮紅指甲立刻揮了揮,要我退到對面的長椅去。她的手鐲鏗鏘作響,發出刺耳的音色。   「妳……回來啦。」葳莉從珠母貝製成的菸盒裡抽出一支菸,對著盒蓋輕叩。   「是啊,葳莉,都過了這麼久,妳一定能諒解我的。」   葳莉什麼話也沒說。牆上的鐘滴答、滴答響著規律的節奏。「妳氣色很好。」她終於開口,但仍舊用菸輕叩著盒蓋。   「我知道要怎麼照顧自己。」母親向後倚靠著長椅。   「照顧自己……說的好。聽說妳昨晚接了一個新客人,從塔斯卡盧薩來的。」   母親的背突然變得僵直。「妳知道這件事?」   葳莉凝視著母親,不發一語。   「噢,他不是客人啦,葳莉。」母親的視線落在自己大腿上。「他只是一個剛認識的朋友,人還不錯。」   「剛認識的朋友送妳那串珍珠項鍊,是吧。」葳莉繼續用香菸敲打著盒蓋,越敲越大力。   母親伸手撫摸脖子上的項鍊。   「賺錢的生意上門了。」葳莉說:「那些男人認為戰爭不久後就會開打。如果真是如此,在上戰場之前,他們一定會把握機會好好享樂一番。露薏絲,我們在一起想必能合作愉快,不過……」她朝我的方向點了點頭。   「葳莉,她是個乖孩子,而且她非常聰明,還自己學會認字呢。」   「我不喜歡小鬼。」她的語氣輕蔑,眼神直直地穿透我。   我聳聳肩。「我也不怎麼喜歡他們。」   母親朝我的手臂用力一捏,我的皮差點要繃開了。我緊咬住嘴脣,忍著不露出畏怯的樣子,因為每次只要我一喊痛,母親就會發脾氣。   「是嗎?」葳莉依舊注視著我。「妳不喜歡小鬼……那妳平常都在做些什麼?」   「我會上學,會讀書、煮飯、打掃,還會幫媽媽調馬丁尼。」我對母親微笑,然後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妳會打掃和調酒?」葳莉揚起一邊眉毛。忽然間,她輕蔑的態度軟化了。「小女孩,妳的蝴蝶結歪了。妳一直都這麼瘦巴巴的嗎?」   「我有幾年過得不太好,」母親立刻插話,「但是裘西很機伶,而且……」   「我知道了。」葳莉語氣冷淡,仍舊敲敲著她的菸。   我向母親稍微靠了過去。「我跳過整個一年級,直接從二年級開始讀。媽媽那時忘了我應該要開始上學……」母親用腳尖頂我的腳踝。「但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告訴學校我們才剛從別的鎮搬來,於是我就從二年級開始讀起。」   「妳跳級跳了整個一年級?」葳莉問。   「是的,夫人。但是對我來說沒什麼影響。」   「不要叫我夫人,小女孩。叫我葳莉,聽懂了嗎?」   「是,葳莉夫人。」   「不是葳莉夫人,是葳莉。」   我直視著她。「事實上,葳莉,我比較喜歡別人叫我『裘』。而且老實說,我根本不在乎我的蝴蝶結歪掉了沒。」我把深褐色短髮上的緞帶扯了下來,然後伸手去拿桌上的打火機。   「我沒叫妳幫我點菸。」葳莉說。   「的確沒有。但是妳已經用香菸敲了五十三下……現在是第五十四下,所以我猜妳應該想抽菸了。」   葳莉嘆了口氣。「好吧,裘,幫我點菸,然後倒杯威士忌給我。」   「要不要加冰塊?」我問。   她驚訝地張開嘴,隨後立即闔上。「不加。」我為她點菸的時候,她一直看著我。   「露薏絲。」葳莉吐出一口長長的煙,在頭頂上繚繞。「妳還真會惹麻煩啊,是吧?」   母親嘆了口氣。   「妳不能帶著孩子待在這兒,要另外找地方住。」葳莉說。   「可是我一點錢都沒有。」母親說。   「明天早上把那串項鍊拿到我的當舖去賣,這樣妳就有一些錢可以用。有個負責替我收賭金的人之前在多芬街租了間小公寓。不過那個笨蛋上禮拜被人殺了,現在正躺在地底下睡午覺,所以不需要房子。他付的租金能讓妳住到三十號。我會做些安排,到了月底我們再看看要讓妳住哪兒。」   「就聽妳的吧,葳莉。」母親說。   我把酒遞給葳莉,然後坐回位子上,用腳輕輕推著掉在裙底下的蝴蝶結。   她喝了一口酒,然後點點頭。「七歲就會調酒……露薏絲,妳不覺得誇張嗎?」   母親聳了聳肩。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她從來沒買過洋娃娃給我。   註2 底特律(Detroit)是美國密西根州的最大城市,也是著名的汽車生產都市。   註3 紐奧良(New Orleans)位於美國路易西安那州東南部,是美國第一大港,也是該州最大的城市。   註4 塔斯卡盧薩(Tascaloosa)位於美國阿拉巴馬州西部,是該州第五大城市。   註5 法國區(French Quarter)位於紐奧良市內的密西西比河沿岸,是一塊呈半月形的區域。一七一八年,法國人最早來到紐奧良,在當地建立都市,當時的中心點就是現今的法國區。後來紐奧良轉由西班牙統治,直到西班牙在海外的霸權式微後,才又回歸法國管轄。一八○三年,拿破崙將路易西安那州賣給美國。當時,由於法國區的歐洲後裔排斥美國的管治,因此將整個法國區自我封閉起來,繼續沿用歐洲移民的生活習慣。美國人則是繼續向法國區以外的區域發展,因此法國區又稱為「舊城區」(Old Square)。由於受法國與西班牙殖民文化的影響,因此法國區不管在飲食習慣或建築風格上,都呈現出獨特的風格。   註6 瑪莉珍糖果(Mary Jane candies)是一種以花生醬與糖蜜製成的乳脂糖。   註7 W. W.是葳莉.伍德利(Willie Woodley)的縮寫。
第二章
  他們以為我聽不見他們的窸窣耳語和嗤嗤竊笑。過去這十年來,我一直聽得很清楚。我用胳臂夾著書走過康提街,朝夏特街的方向前進。一路上,我口裡哼著歌,利用聲帶的顫動將這些雜音阻絕在外。交際花、妓女、蕩婦、婊子——這些我都聽過。事實上,只要看對方一眼,我就能預測他會用哪個字眼。   「嗨,裘西。」他們說話時臉上會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接著會嘆口氣,偶爾還會搖搖頭。雖然他們表現出同情我的樣子,然而一旦距離我有十步之遠,我就會聽見他們用其中一種說法來形容我母親。那些有錢的名流仕女深怕說出「妓女」這兩個字,會燒傷自己的舌頭,玷汙了自己的嘴。於是,她們只會皺著眉頭低聲細語,再裝出驚惶錯愕的表情,彷彿這兩個字帶著某種性病的傳染病菌,兀自爬進了她們的底褲裡。其實她們不需要同情我,我和母親一點都不像。畢竟,母親無法決定我的全部。   「裘西!等等我啊,洋基小妞(註8)!」   法蘭基從我身邊冒了出來。他是葳莉底下的眼線,專門替她打探消息。他彎著瘦長的身軀,低著頭對我說話。「什麼事這麼匆忙?」他舔了舔手指,然後將油亮的頭髮撫平。   「我得趕去書店。」我說:「上班要遲到了。」   「嘿,如果沒有妳,馬洛那個老傢伙該怎麼辦啊?這陣子妳該不會都拿湯匙伺候他吃飯吧?我聽說他快不行囉。」   「他過得很好,法蘭基。他只是……他只是退休了。」我瞪了他一眼。   「喲,防禦心真重。妳該不會跟馬洛有什麼曖昧關係吧?」   「法蘭基!」這麼說真是差勁。查理.馬洛不只是長輩,也像是我的家人一樣。   「還是妳跟他兒子有一腿,我沒猜錯吧!妳把腦筋動到小馬洛身上,就是為了要繼承那間布滿灰塵、妳卻愛到不行的書店啊?」他用手肘推了我一下,然後哈哈大笑。   我停下腳步。「你有事嗎,法蘭基?」   他把我拉近,然後壓低音量。「的確有點事。妳可不可以告訴葳莉說我聽到消息,辛辛那提要回來了?」   一股寒意從我的肌膚表面掠過。我努力站穩腳步。「辛辛那提?」   「妳可以跟她說一聲嗎,裘西?」   「我明天早上才會去見葳莉,你應該知道吧?」   「妳還是不肯在夜裡靠近那裡啊?妳真聰明。總之,記得幫我轉告她說辛辛那提要來了,她會想知道這件事的。」   「我怕我會忘記。」我張開手掌。   「唉,死要錢的女人!」   「是有生意頭腦的女人。」我糾正他。「別忘了,葳莉不喜歡驚喜。」   「沒錯,她不喜歡。」他把手伸進口袋。「妳存這些錢要幹麼呢,裘西?把裙子撩起來賺錢不是容易多了?」   「我要是把裙子撩起來,一定是為了掏出手槍,賞你腦袋一顆子彈!」   我的錢才不關法蘭基的事。我打算離開紐奧良。為了實現這個計畫,我必須先存好車錢與足夠的現金,以負擔一年的基本開銷,讓我有時間安頓下來並獨立生活。我曾在書店讀過一本與理財有關的書,裡頭提到最好先準備至少一年的儲蓄。一旦存夠了錢,我就會決定我的去向。   「好啦,好啦。」他說:「我只是跟妳鬧著玩嘛。」   「為什麼你不乾脆來店裡跟我買書呢,法蘭基?」   「我又不喜歡讀書,洋基小妞。別以為每個人都像妳一樣讀那麼多書。這次妳手臂裡夾的又是什麼啊?」   「E.M.佛斯特(註9)。」   「聽都沒聽過。」他抓住我的手,扔了些銅板到我手心裡。「拿去吧!別忘了替我轉告她。如果妳忘了,我就拿不到酬勞啦。」   「你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到,或是落腳的地方在哪兒嗎?」   「不知道,還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已經出現了。」法蘭基回頭看了我一眼。「再見囉,小鬼。」   我抓緊裙襬,加快腳步朝書店走去。那個事件發生後已經過了兩年,辛辛那提再也不曾回到法國區,也沒人想念他。他號稱自己在紐奧良黑幫老大卡洛斯.馬切羅的手下工作。沒人相信他,但也沒人敢當面質疑他。辛辛那提總是穿著昂貴西裝,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不過那些西裝看起來實在不太合身。謠傳他的西裝是他替馬切羅殺人後,從屍體身上偷來的。柯奇說偷穿死人的衣服只會替自己招來霉運。   馬切羅經營犯罪組織,在奧良郡(註10)外圍擁有自己的土地。根據地方上的傳言,馬切羅在沼澤裡飼養了許多鱷魚,殺人後就把屍體丟在那裡。有一次,一個郵差告訴柯奇,他曾經看過鞋子浮在混濁的沼澤水面。葳莉認識馬切羅。每當警察要來康提街的房子清查時,她就會送女孩們去他經營的城鎮鄉村旅館。母親就是在那裡認識了辛辛那提。   辛辛那提對母親著迷不已。他買昂貴的禮物送她,稱讚她看起來就像雜誌裡的好萊塢女星珍.羅素(註11)。我想這大概表示我長得也像珍.羅素吧,只是少了臉上的妝、漂亮的衣服,以及時髦的髮型。我們的褐色眉毛間隔都較寬,額頭也很高,加上一頭凌亂的深色頭髮,還有看起來總是微翹的嘴脣。   母親也為辛辛那提瘋狂,甚至曾說他們倆是真心相愛。有時候,母親的愚蠢實在令人感到難堪。光是接待辛辛那提那種罪犯就已經夠糟糕了,竟然還愛上他?真是可悲!葳莉討厭辛辛那提,我則是看不起他。   我穿過珠寶店附近的窄路,避開某個鬼鬼祟祟、在牆邊窺視的男人。我飛快地走在潮溼的石板路上,揮舞著手中那本佛斯特的書,試圖散去面前傳來的發霉橡木味。如果法國區在寒冷的冬天還能散發如此氣味,那麼春天時味道會更加濃烈,到了夏天就只剩下令人作嘔的腐臭味了。我走到土魯斯街,繼續朝皇家街前進,沿路聽見盲眼奧提斯一邊哼唱著藍調歌曲,一邊用腳踩著節奏,並且拿磨鈍的奶油刀來回拉著鋼製的琴弦。   酒吧與餐廳的老闆站在梯子上為夜晚的慶祝活動裝飾門窗。過了午夜,就正式邁入一九五○年了。興奮的情緒在大街小巷中騷動,每個人都迫不及待,想把過去十年戰亂的日子拋諸腦後。一對情侶從我面前經過,追著一輛計程車跑。在此同時,有個衣衫襤褸的矮小男人,站在一棟建築物對面,口中不斷念著「哈利路亞」。   上一次辛辛那提還在城裡的時候,喝醉酒痛毆了母親一頓。當時葳莉把門踹開,朝他開了一槍,結果子彈擦傷他的腿。我開著柯奇的計程車載母親到醫院,沒想到辛辛那提清醒後,竟然還跑來醫院。我把熱咖啡潑到他身上,警告他說要叫警察來。於是他跛著腳離開了這個城鎮,並且發誓日後還會回來。   「妳等著瞧。」他低聲地說,舔了舔牙齒。「裘西.莫蘭,我會要妳好看!」   我頓時感到不寒而慄。   「嘿,底特律小姐(註12)。」   我轉過頭,朝說話的聲音望去。傑斯.提耶里正坐在他的摩托車上,從街道對面看著我。傑斯沉默寡言,通常只會對人點頭或微笑。有時候我覺得他好像在觀察我。不過這只是個可笑的念頭,因為傑斯不可能會對我這樣的人有興趣。儘管他不多話,卻渾身充滿魅力。他的長相出眾,帥氣中帶點叛逆的氣息,反而讓我覺得不太自在。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覺得傑斯的樣子有任何擾人之處。外地人在路上看到他會忍不住回頭,女孩子也時常跟在他身後。   「要我載妳嗎?」他問。我搖搖頭。   「載我吧,傑斯。」他身旁的一個金髮女子說。   傑斯沒有理會她。「真的不用嗎,裘?」   「沒關係。謝了,傑斯。」   他點點頭,發動車子後揚塵離去,把那些女孩子獨自留在人行道上。   我轉彎走進皇家街後,嘈雜的聲音也逐漸褪去。一個深藍色招牌隨即映入眼簾。招牌以鑄鐵托架懸掛在大門上方,上頭的金色字體寫著:馬洛書店。隔著窗戶,我看到派崔克坐在櫃檯後方。一走進書店,頭頂上方的門鈴就開始叮噹作響,書本與灰塵的氣味也包圍住我,讓我感到一陣安心。   「他今天好嗎?」我問。   「今天狀況很好。他記得我叫什麼名字。甚至有一刻,我覺得他好像想起我是他兒子。」派崔克的身體向後仰,倚著他平常坐的那張椅子。   「太好了!」我真心這麼想。有時候,馬洛先生並不認得派崔克,偶爾還會咒罵他,甚至拿東西扔他。他狀況不好的時候就是如此。   「妳朋友柯奇剛才來過。」派崔克說:「他說要給妳這個。」他從櫃檯的另一頭遞了張折好的紙條過來。   我把紙條打開。   幸幸那提(註13)   柯奇的筆跡歪斜扭曲。   「我沒打開來看,但我猜他指的是辛辛那提。」派崔克說。   「你真的沒看嗎?」派崔克剛滿二十一歲,但還是很愛捉弄人,就像喜歡惡作劇的小男孩,下課時會拉扯女生的馬尾一樣。   他露出調皮的笑容。「原來柯奇不知道要怎麼寫『辛』這個字啊。他要去辛辛那提市(註14)嗎?」   「嗯,大概吧。你有幫我留份報紙嗎?」   他用手指了指那份《時代小報》(註15)。報紙就放在我的椅子上,折得整整齊齊。   「謝了。給我一分鐘,我馬上就好。」我告訴他。   「說真的,裘,《時代小報》實在沒什麼好看的。他們刻意不報法國區的新聞,而且……」隨著我的腳步逐漸走遠,派崔克的聲音也變得微弱。我走過高大的書櫃,往書店後方的樓梯間走去。從十一歲起,我就住在自己的公寓裡。其實也不算是真的公寓,至少一開始不是。以前這裡只是個小小的辦公室,裡面附有一間浴室。在我十歲時,有一次母親毫無緣故地發怒,拿雨傘痛打我一頓。從那時起,每晚我都睡在這間書店裡。沒多久我就發現,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比較快樂。因此,每天書店快打烊時,我就會躲進店裡,然後睡在辦公室的大書桌底下。   十一歲生日的那天,在書店大門上鎖後,我悄悄爬上樓梯,結果看到辦公室已完全翻新過了。窗戶和牆壁都已洗刷乾淨。書桌還在那裡,但所有的箱子都清空了。房裡還放了一張床和一個小衣櫥,角落甚至還有書櫃。開著的窗戶上方掛著小碎花窗簾,陣陣音樂聲從波本街傳了進來。一只鑰匙就掛在牆上的釘子上。門已經裝了鎖,床邊則放了一支棒球棒。對於這些安排,我和馬洛先生自始至終從沒開口提過。我就這麼默默地開始在店裡為他工作,當作是住宿的交換條件。   我轉開門鎖,溜進房裡,很快地又上好門閂,然後彎下身來,雙手與膝蓋著地,將床底下的一塊地板拉起來,把手伸進去摸啊摸的,直到手指終於碰到我的雪茄盒。我把法蘭基給我的銅板丟進盒內,然後把那塊地板塞回原位。從床底爬出來後,我倏地拉開窗簾,接著打開柯奇給我的那張紙條。   幸幸那提   註8 洋基(Yankee) 一詞原指美國北部新英格蘭地區的英籍移民,後來延伸為美國東北部地區的居民。由於裘西來自美國東北部的密西根州,因此法蘭基戲稱她為「洋基小妞」。   註9 愛德華.摩根.佛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 1879-1970)是二十世紀英國著名的小說家與散文家。他著有六部小說,其中,《印度之旅》是他的最後一部著作,為他贏得詹姆斯.泰特.布萊克紀念獎(The James Tait Black Memorial Prize)。   註10 奧良郡(Orleans Parish)是路易西安那州內所劃分的行政區域。   註11 珍.羅素(Jane Russel, 1921-2011)是一九四○及一九五○年代著名的好萊塢性感女星。   註12 此處的英文原文為Motor City,指的是汽車之城底特律。由於裘西來自底特律,因此傑斯才會幫她取這樣的暱稱。   註13 原文中,柯奇把Cincinnati拼錯寫成Cincynatty,故此處的譯文為「幸幸那提」而非「辛辛那提」。   註14 辛辛那提(Cincinnati)除了可以作為人名,實際上也是一個都市名稱,位於美國俄亥俄州。

作者資料

露塔.蘇佩提斯(Ruta Sepetys)

知名作者,第一部作品《灰影地帶》便獲《紐約時報》、《校園圖書館月刊》、《書單雜誌》、《柯克斯書評》、《出版人週刊》、英國亞馬遜網路書店選為年度最佳好書。 她生長於密西根州,家族裡充滿藝術家、文學及音樂愛好者。目前與丈夫住在田納西州,《胸衣與學士帽》是她的第二本小說。 您可以在這兩個網站與露塔聯繫: www.rutasepetys.com www.outoftheeasy.com

基本資料

作者:露塔.蘇佩提斯(Ruta Sepetys) 譯者:張雅億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6-01-08 ISBN:9789571059358 城邦書號:SPB7H0000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7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