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 > > >
哦YA!這樣旅行就對了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哦YA!這樣旅行就對了

  • 作者:苦苓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5-11-30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內容簡介

因為旅行,你成為了一個 不一樣的人! 最幽默!最浪漫!最抒情!跟著苦苓一起出發,到全世界LONG STAY! 跟團是相親,蜻蜓點水;LONG STAY是戀愛,悱惻纏綿…… 最完美的旅遊方式,就是慢,就是不急, 放慢你的腳步,用徐緩的步調,來品味這個世界! 旅行迷人的地方,有時候是「景」:一望無際、動物縱情狂奔的非洲大草原;精靈的國度,神秘的土耳其卡巴多奇亞;炮火連天、危機四伏的以色列…… 有時候是「人」:無處不賭,只是怕輸的台灣歐吉桑;生活步調緩慢、窮得幸福的不丹人民;無所不在、時時表現精采的奇葩陸客…… 只有玩遍天下的苦苓才明白,這個世界無窮無盡的魅力;也只有玩遍天下的苦苓才知道,如何可以不花大錢、不必吃苦,就能玩得輕鬆、玩得盡興,而不會發生太多的「不確定性」! 他的旅行很慢,甚至常常停下腳步來;他的玩法很低調,卻優雅得像個貴族。他要你好整以暇、東張西望、優哉游哉……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看見世界的美好,也才能發現在旅行中,自己的改變。 雖然世界太大,即使窮盡一生也無法走完,但最重要的是開始行動!現在就打包行李,裝載你的夢想,跟著苦苓一起加入旅人的行列吧!

序跋

為什麼要旅行?
  旅行,是為了讓生命不一樣。   王爾德說:「很多人三十歲就死了,因為他們一直重複同樣的生活。」但有什麼辦法呢?我們就是要每天起床→吃早餐→上班→工作→休息吃午餐→下班→回家吃晚餐→看電視、打電腦或滑手機→睡覺……日復一日,過著有如錄影帶重播的日子,過著蠅營狗苟如黑白片的日子。   除非去旅行:從早到晚,旅程中的每一天你不斷地遇見驚訝、驚奇、驚喜……甚至喜出望外,你看見的、聽見的、碰觸的無不是新的,甚至連空氣都是不一樣的。同樣是一天二十四小時,你卻會有著特別鮮明的記憶,烙印在你原本乏善可陳的一生中,旅行中播放的影片,是彩色的。   一年將盡,你會去回顧、留念,甚至「反芻」的,多半也只有那幾個彩色的旅行而已。   而且你去了不一樣的地方,遇見了不一樣的人,接觸到了不一樣的思想、習俗、觀念、文化……你終於知道「世界之大,大大不同」,原來有那麼多人過著和我們不一樣的生活,抱著和我們不一樣的信念,靠著和我們不一樣的價值觀,一樣活著,而且,很有可能活得比我們更好。   如果你接受了這世界那麼多的不一樣,那你又怎麼可能接受不了我們身邊的不一樣?不管人們怎麼想、怎麼做、怎麼相信,都是我們應該尊重、欣賞,而且欣然接納的。   不一樣的旅行,把你的「我執」消滅了,不再堅持一定要怎樣、一定可以怎樣……你的胸襟隨著你的目光更加的廣闊,你越發能含笑看著世上種種,不驚不詫,因為所有心情的悸動與波盪,在旅行中早已一而再、再而三的試煉、考驗過你了。   除了讀書,除了旅行,你不可能把自己「變大」,因為你的所知有限,你的所聞受困,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隻井底之蛙。只有提上背包、打開大門,走向這永遠新奇的、不可知的世界,你才能不斷吸收新的知識、汲取新的經驗、建立新的體悟……當你風塵僕僕地回家時,你已經是一個不一樣的人了。   在日本箱根的雕刻之森畢卡索美術館,一位只有小學畢業的旅友,正向身邊的伙伴解釋畫家的不同創作時期與風格,有人忍不住質疑他的學歷與見聞,他只笑笑說:「沒什麼,我只是在西班牙巴塞隆那的畢卡索美術館,聽導遊講過一些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就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了。為了不那麼早「死去」,為了讓自己越來越「變大」,為了能容納世上更多的「不一樣」,我們必須不斷地,去旅行。

內文試閱

最完美的旅遊方式
  除了跟團旅遊和自助旅遊,有沒有什麼方式是能夠深入些、輕鬆些;不要花太多錢,但也別吃太多苦;能有相當的自主性,卻不要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換句話說,有跟團旅遊「樣樣都安排好」和自助旅遊「想幹嘛就幹嘛」的雙重好處,卻不必有自助旅遊「經常找不到車」和跟團旅遊「整天都在拉車」的痛苦,到底有沒有這樣兩全其美、兼容並顧的旅遊方式呢?   答案是「有」。   是什麼方式呢?那就是這個系列的主題:全世界LONG STAY,每次一個城市為目標的長時間玩法。   自助旅遊之所以辛苦,是在於你要不斷的移動,移動就要有變數,就難以掌握,所以被迫睡火車站幾乎是所有自助旅遊者共同的噩夢;而跟團旅遊者之所以不爽,也在於不斷的移動,移動就難深入,就只剩匆匆的走馬看花、永遠的浮光掠影,最後除了一堆不知道在哪裡拍的照片之外,什麼也沒留下。   所以「不要動」,至少不要大動,只要小動,只在一個城市裡移動,容易吧?過癮吧?「應該」人人都做得到吧?   你也許會說:一個城市,何足以代表一個國家呢?   拜託,旅遊又不是進香,你覺得在布拉格散步整整一個星期,穿梭大街小巷、坐遍路邊咖啡、看盡風土人情,比起七天內歷經卡洛維瓦里、瑪麗安斯凱蘭澤、布達維札、克倫諾夫、布爾諾、布拉格……日行兩、三百公里、餐風露宿、披星戴月……哪一個比較「深入瞭解」呢?   後者是相親,蜻蜓點水;前者是戀愛,悱惻纏綿……既然在相親中看上了某一位,自然要跟對方多多相處、朝夕廝守,才能真正產生感情啦。   所以你要LONG STAY。   LONG STAY的好處之一,是不用換旅館,每天住在同一個地方,不必每天如驚弓之鳥的聽到「六點起床,六點四十五出行李,七點三十上車」,愛幾時起就起、幾時吃就吃、幾時出門就出門,幾時回來就回來——甚至偶爾不回來也可以,而且、而且,光想到不用每天整理行李,你可能睡到半夜都會笑出來。   好處之二,沒有交通問題,既然是在一個城市,那麼BMW(你一定知道,這是指BUS+METRO+WALK,也知道這不是我發明的)可以解決交通問題,就不會有「糟糕,飛機客滿了」、「糟糕,沒趕上火車」、「糟糕,往那裡的客運今天已經沒了」等種種慘劇,好整以暇,優哉游哉,東張西望,事事新鮮……這才是旅遊的真諦嘛。   好處之三,你可以愛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看多久就看多久,願買什麼就買什麼;更重要的是,你如果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發呆、只想閒晃、甚至只想看著天上的雲,也都OK——出來玩耶,何必搞得那麼累、那麼緊張呀?   好處之四,你可以計畫,也可以不計畫。你可以死捧著旅遊指南,把每一個必經、必到、必吃、必看的「重點」來個通殺、無一遺漏,每天拍上一、兩千張鉅細靡遺、如記事本的照片;也可以走來走去,好像都在同一個地方,甚至連走都不走了,就在公園裡曬太陽、看書——出國看書?哪有人那麼奢侈呀!   沒錯,我就是錢多、時間多、心事少、任務少,我就是大老遠跑到國外來看書,你管我?而且,你做得到嗎?   再說了,這不叫奢侈、這叫奢華。   沒錯,奢華不是很多的錢,而是充裕的時間和廣闊的空間。
你所不知道的以色列
  你心目中的以色列是什麼樣子?   炮火連天,不時有飛彈擊碎民房的屋瓦?處處危機、公車下掏出一個又一個炸彈?劍拔弩張、到處都是待命發射的槍枝?……沒去之前,我也這麼想。   結果是出奇的平靜。   首都特拉維夫,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中型的大城市沒有兩樣,大樓櫛比鱗次、車輛熙來攘往,人群川流不息……如果不是偶爾看到一兩個戴小帽的猶太教士,你根本就會以為是美國隨便哪一州的哪一個城市,沒特色、沒風格,當然,也就沒什麼好害怕。   那如果是耶路撒冷呢?會不會比較緊張一點?   那倒是,例如到處都有持槍的軍人,不時出現的檢查站,以及……以及沒有了,也就這樣而已,如果你期待(不是期待啦,也就是想當然耳)忽然出現的爆炸聲,那鐵定會大失所望,因為擁擠喧譁的觀光客,塞滿了每一個角落,沒有人在緊張。   即使是手持自動步槍、高大英挺的以色列男女士兵,多半也是表情祥和,甚至自在的談笑著,也許內心時時警戒,不過外表的態度,和大飯店的門房其實沒有兩樣。   偶爾沒有同袍在旁的情況下,也會應遊客(當然是年輕女性!)的要求合拍一張照,帥呆了,也酷斃了。   檢查站是為了上聖殿而設的,長長的人龍,大家言笑晏晏,行禮如儀,反正搭飛機已查慣了,又不搜身,再說山上除了一座清真寺,什麼也沒有。   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的聖殿山上,那個猶太教在此建立、繁衍千年的聖殿山上,竟然除了一座華麗的清真寺之外,什麼也沒有。   也就是說,兩千年前羅馬人滅了猶太國,拆光整座耶路撒冷的聖殿之後,這上面只蓋了一座清真寺。所以,猶太人(以色列人)是不上這兒來的,在這裡流連徘徊的都是穆斯林和觀光客。   猶太人只在山下僅存的那面哭牆邊,祈禱、哭泣,把給上帝的訊息紙條塞入石縫。   哭牆還分男用女用,中間隔開來,女生的部分只是小小一角;男生的則很大,一直延伸到室內部分;不是猶太教徒當然也可以在這裡祈禱,畢竟這個上帝是最早的上帝,也是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的同一個上帝。   一個胖胖的猶太教士領著一群大衛的子孫唱詩、吟誦,他們還在期待救世主的來臨,上帝會獨獨寵愛祂的選民——猶太人。大衛星(也就是以色列國旗上那個六角形)的頭飾在孩子們的髮上閃閃發亮——這就是我們在以色列看得到的、最有猶太教氣息的部分了,他們的教堂會所當然不容我們進入,我們不是上帝的選民。   那麼基督教的氛圍如何呢?那當然是耶穌扛十字架赴義的「苦路」了。這苦路或是真的,但沿途十幾站有點像「看《聖經》說故事」般硬拗出來的,連路線都不延續,不知是為了宗教或是為了觀光,反正不是很自然。   信的人當然無所謂,或慷慨激昂,或痛哭流涕;不信的人則東張西望、好奇拍照,順便買買東西。   哦,忘了告訴你,「苦路」位在伊斯蘭區,沿路滿滿都是賣阿拉伯藝品的店,一個個大鬍子穿長袍的穆斯林,用他們特有的大眼睛瞪著你,分不出是善意或敵意。   也不知他們整天靠著一群信耶穌、或至少對耶穌好奇的人做生意過活,心裡是什麼感受?   但很明顯的,相對於整個還算乾淨整齊的耶路撒冷,這個區又髒又亂。   所以耶路撒冷很怪。   沒來之前,一點也沒想到城裡有猶太區、有伊斯蘭區、有基督教區,甚至是亞美尼亞的天主教區,大家相安無事,黑衣黑帽留鬢角的猶太教士,和白袍白帽蓄鬍子的穆斯林,和來自各地奇裝異服的觀光客,和軍服筆挺攜帶武器的男女士兵,就那麼不和諧的又能相容的處在一起。   作為世界三大宗教聖地的耶路撒冷,既然誰也獨占不了,只好和平共處,而且,好像也沒有那麼難。   但一出了這城,馬上是高聳的通電圍籬,連綿無止境的檢查哨,隨時一觸即發的武裝士兵……觀光客當然到不了,只能遠遠的眺望,聽導遊含糊不清的說明,參酌媒體上斷斷續續的報導,再加上自己的想像。   那好像是另一個國家,那個才是你心目中的以色列。   也到了大名鼎鼎的屯墾區,就像美國或澳洲鄉下的一個農場,供應香濃的牛奶和冰淇淋,簡單樸實的餐食,工作服務的除了以色列青年,還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志願者:在這裡分配工作,學習語言,還有機會走訪全國各地,據說等著參加的隊伍排得好長好長。   可巴勒斯坦人說,那是他們的土地,只要十年沒開發(問題是他們連買農具和肥料的錢也沒有!)以色列政府就據為「國有」,就分配給以色列人屯墾,再也不會還給他們。   所以,這世界上有一個找不到國土的國家——巴勒斯坦。   也有一塊找不到國家的國土——台灣。   話題遠了,反正來到以色列,你好像什麼都看到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看到。   應該沒有人存心隱瞞你,但也沒有給你全部的真相——看到大屠殺紀念館裡成堆的鞋子,你當然忍不住含淚;但你永遠看不到的,是巴勒斯坦難民營裡的飢苦。   各取所需吧。讚頌阿拉的,可以在穆罕默德升天的石頭邊膜拜;期待救世主的,可以等待埋在城牆邊的死者全部復活;緬懷耶穌的,可以一步步跟著踏過他的受難之路;純粹來「看熱鬧」的如我,可以把所有的畫面納入鏡頭,回去細細的咀嚼,在胸中堆疊起一塊塊石頭。   還是到死海邊輕鬆一下好了,到了這裡,休閒度假做SPA的飯店長得一模一樣,名字也類似,裝潢設計也相仿,躺在海水裡漂起來看報時,就可以暫時忘記千年來的恩怨情仇……對面是約旦,再遠是埃及,那一頭是敘利亞、黎巴嫩,SO WHAT?觀光客是沒有敵人的。   你所不知道的以色列,其實我也不知道。   縱使去過,還是不知道;讀完了新舊約《聖經》,仍然不知道;以色列太複雜,而歷史太長、世界太大。
一生難忘的畫面
  人生中有些景色,是你永遠忘不了的。   出外旅行,大多數的人喜歡照相,或者購買風景明信片,主要的目的,當然是為了把美麗的風景留住。或至少在將來回顧這些圖像時,可以提醒自己回想起來,到過這麼美麗的地方。   不過如果真的用心回憶一下,有一些景色,在初見的那一刻,你就已經確定一輩子忘不掉了,就好像你永遠不會忘記某些異性一樣,根本不待照片或畫面提醒。甚至很多時候,你只是閉上眼睛,那山,那水,那絕世美景,就清清楚楚出現在腦海裡,想揮都揮不掉呢。   旅行各國多年,我當然也有我的「一生難忘的畫面」。   .在澳洲的牧場騎馬   在這裡,第一次看到三百六十度的天際線。   可見澳洲的大草原有多麼遼闊,也才知道昨晚共餐的那對英國老夫妻,為什麼要萬里迢迢跑到這兒來騎馬。   一大早帶我們上路的,是英挺健美的女騎師,光看她在馬上長髮飄飄的英姿,就不由人目眩神馳了。雖然礙於澳洲政府規定,初次騎馬的我只能戴上安全帽,而非帥氣十足的西部草帽,但只是看到幾匹馬魚貫步入草原,三隻小狗在前後奔跑吠叫,牛羊成群低頭吃草的情景,就覺得自己已經是電影中的男主角了。   而只能用無邊無際來形容的大草原,健美的女騎師告訴我們牛有幾萬頭、羊有幾萬頭……時,那數量簡直是無與倫比的驚人,而我也確實看到「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情景,只不過澳洲的天特別藍,太陽特別明艷,少了那股大漠蒼涼的氣息,我們策馬上高崗,環視周遭遼闊浩瀚的景色,竟有一股想要高聲長嘯的豪情呢。   最後來到牧場邊緣(草原無邊,但牧場終究有涯)的鐵絲網柵欄,只見亂石雜草,女騎師說要帶我們看袋鼠,正當大家窮極目力,什麼也沒看見時,她忽然大喝一聲:「懶傢伙!起床了!」忽然咚咚咚咚,不知從哪裡跳出了一隻又一隻的袋鼠,十隻、百隻、總有好幾百隻,全部咚咚咚咚的往一個方向跳去,頓時煙塵四起,壯觀的景象令我們都驚呆了,女騎師回首嫣然一笑,金髮掩住半邊臉頰,成為澳洲大草原上最美的一幕,所有旅程中的畫面在此停格。   .馬爾地夫的魚真多   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何要搭八個小時去這一樣一個海島,也不過只是海,只是島罷了,哪裡沒有?   海與島是到處有的,海與島能做出這麼美的,深藍、淺藍與白色,弧度優美綿長的結合,這是絕無僅有的,要不然,布魯克雪德絲的《藍色珊瑚礁》何必一定選在這裡拍攝?歐洲、亞洲又何必有那麼多人大老遠跑來度假?但我要說的不是海與島,而是魚,這裡的魚多到什麼地步?多到港口碼頭邊就是一個天然的水族箱,海水清澈透明,各種色彩繽紛的熱帶魚自在來去,岸邊尚且如此繽紛,深水裡就不想可知了。   這裡的魚多到不須用釣竿或漁網,只要一個凹形木板、纏上魚線就行了,而且也不須認真費力,我是一手抓著釣線躺在船頭打盹,忽然手中震動,用力拉上來就是一隻好幾斤重的大石斑,我不釣你,你來上鉤,只有今晚好好料理,在星光餐廳裡大快朵頤,才對得起這隻「姜太魚」了。   然而真正與魚群邂逅,仍然是令人悸動的景象:不會游泳的我,只戴了浮潛的呼吸器和蛙鞋,竟然就可以看到成千上萬的魚群在身邊迴游,多到魚鱗的銀光令人眼花;一隻隻艷藍或鮮黃的魚兒,篤篤篤啄著礁岩的聲音,形成了海底的悠揚樂章;偶爾一隻大魟魚從身邊悠揚而過,忽而又見大海龜在底下蹣跚……你不由得懷疑世間如真有造物主,那祂必是個老頑童,才會讓那麼多魚兒各自擁有,光鮮亮麗而其實毫無必要的多樣色彩——可不是,除了讓這世界更美之外,有什麼理由需要熱帶魚長得那麼漂亮?   而原本是要有專業設備、精良訓練,以及一流技術才能潛入深海看到的,類似DISCOVERY電視頻道中才有的畫面,竟然就在我這個旱鴨子面前出現,而且可以飽覽無遺,這又是多麼的幸運、多麼的難忘?而我壯麗浮潛的地點,只不過是馬爾地夫一個小島的堤岸旁邊而已。   像這樣的海島,在這裡據說有一千兩百多個。   .櫻花落滿一身   櫻花的美人人嚮往,最近電視上有個超商廣告,畫面中落櫻繽紛,結語是:「跟我去旅行吧!」   很多人懷疑這種場景是假造的,我第一次看到日本電影中那種乍看是飄雪、結果是落櫻的場景,也覺得太誇張了,直到真的在櫻花「滿喫」的季節抵達京都,才瞠目結舌的站在街頭,讓年年看盡花開花落的日本人訕笑。   可那真是美,你不必去清水寺看滿山櫻開,無須到平安神宮賞枝垂櫻,甚至天皇臨幸的醍醐寺櫻花祭也免了,只要徒步走到白川,河邊一棵柳樹、一棵櫻花,紅綠交錯、整排綿延的景色,就足以讓人一步一讚歎、三步一回首了。   讚歎的是那柳條兒的嫩綠,夾雜著櫻花的白裡透紅,在在呈現了新春的喜悅,而河面上落櫻點點,有如一艘艘的小舟,悠悠往遠方駛去……一艘河裡有什麼都是惹眼的,這片片櫻花卻將河妝點得更美、更引人注目了,乾脆就在河邊的CAFÉ坐下,細細品嚐一盞新茗,一季新綠。   而之所以需要回首,是常有櫻樹如惡作劇般,你走近時文風不動,方才經過,她卻一身花枝亂顫,花朵就如雪片般紛紛落下,因為身輕,所以飄逸,所以跌宕有致,所以如此的迷惑人心,一時路人全都駐足凝視。的是別株不動,全看她自己表演,一陣陣繽紛之後,最後一片花朵輕拂地面,有如演出謝幕一般,大家才如大夢初醒,繼續進行日常生活中的繁繁瑣瑣。   而你正看著落在掌中的一瓣櫻花,原來她近似透明,透過白色花瓣還可以隱約看見肌膚,而那一抹淡淡的紅,也不知是染在花上,掌上,還是你的心中?   沒有人忘得了櫻花飛落的景象,那是生命的最繁華。

作者資料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其中「苦苓極短篇」系列,奠定苦苓幽默形象、犀利文風,更創下暢銷逾百萬冊的紀錄。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最新力作《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 苦苓好好玩部落格:coolingplay.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苦苓 出版社:皇冠 書系:苦苓作品 出版日期:2015-11-30 ISBN:9789573331971 城邦書號:A1300264 規格:平裝 / 全彩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