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

  • 作者:苦苓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4-07-2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閱讀本書時,如果不小心笑出魚尾紋,本公司恕不負責! 玩到後來怎麼了?還會更慘嗎? 承認吧!我們最有興趣的,就是別人的不幸! 60週年 紀念出版 他行遍天下, 從人聲鼎沸的熱門景點,到人煙罕至的無名秘境, 他用最戲謔的苦式幽默, 記錄下讓人笑到痛「苦」的趣味故事, 哦,對了,當然還有那些狗皮倒灶的鳥事,呱呱! 知名作家苦苓也是一位超級「玩家」,他去過六十幾個國家,玩遍五百多個城市,不但見識到天下之大,更遭遇過許多無奇不有的怪事: 名字太難聽,竟然過不了海關? 上個廁所最後卻變成「貴妃出浴」? 殺價高手如何大開殺戒,殺到賣家「脫褲」? 明明都是講「中文」,為什麼就是聽不懂? 世界上最難看懂的文字竟然叫「MENU」? 旅行原本是賞心樂事,沒想到在旅程中等待我們的除了歡樂和驚奇外,往往還有一連串的糗事和慘事,只是這些難得的經歷卻也同樣令人難忘。但曾經有過慘痛經驗的苦苓,又怎麼忍心讓親愛的讀者親身去體驗呢?所以在此他要大聲疾呼: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打開這本書,用看的就好啦!

序跋

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
  我如果不是正在旅行,就是在計畫下一次的旅行。   去過六十幾個國家、五百個城市,我的房間牆上有一張世界地圖,用彩色大頭針,密密麻麻釘滿了我走過的地方,而我仍不知足,仍樂此不疲的看著那些我尚未涉足的土地,心裡充滿了無限的渴望和想像。   為什麼非要去旅行不可呢?一個個未知的地方,完全不熟悉的環境,充滿變數的行程,不知在想些什麼的陌生人,以及各種無法預測的狀況……旅行,未必都是歡樂,常常是一連串的壞事、糗事、慘事,甚至不幸的事。   卻也都是從此以後,最津津樂道的事。   有一種說法:為什麼悲劇遠比喜劇更能深植人心呢?   那是因為快樂是短暫的、輕飄飄的、稍縱即逝的;而痛苦則是深刻、長久,而且無比沉重。所以「不好的事」,往往比「好事」更讓我們記憶猶新;甚至永誌不忘。   而偏偏人生,又常常充滿不好的事,變化莫測、難以掌握的旅行尤其如此。   話又說回來了,「不好的事」只要沒有不好到造成重大傷亡,事後回想起來,卻又覺得充滿了趣味:或者峰迴路轉,或者驚險刺激,有可能是恍然驚醒,也有可能是絕處逢生……每次向朋友們敘述哪裡的風景是如何美麗,大家多半「哦」的一聲、禮貌性的反應一下;可是若說到沒趕上飛機找不到旅館迷了路丟了錢淪落到睡火車站,他們的眼睛就不由得閃閃發亮,真心真意的對你的旅行發生了「興趣」。   而且非常想知道:後來怎麼了?還會更慘嗎?   這也不是壞心,因為大家都知道你既能平平安安坐在這裡吹牛,想必最後是沒事了,那就不妨把其中的種種驚險、困窘、慌亂、悲慘……凡是可笑可愕之事,都拿出來給大家分享。就像一部動作電影,男主角若不被打、被追、被陷害、被囚禁、被「差一點沒命」,讓觀眾的心情隨之高低起伏、驚歎連連,誰會想看呀?   承認吧!我們最有興趣的,就是別人的不幸。   旅遊數十年,寫作也數十年,我卻少寫旅遊書,正因為旅行的美好如不身歷其境,其實很難想像,就像再美味的餐廳,不能叫你看看菜單就滿足一樣。望梅既不能止渴,不如告訴你我怎樣去尋梅、採梅、千辛萬苦吃到梅,卻差點被梅子嗆死,還被梅的主人追罵驅打,最後才發現,自己吃到的不是梅,是一顆李子……   這樣就高興了吧?不必跟我去旅行,用看的就好了。

內文試閱

【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
  我殺、我殺、我殺殺殺   有人說:旅行就是換不同的地方拍照;也有人說:旅行就是一種SHOPPING,哪一個說的對呢?兩個都對。   因為旅行只是去某些地方,不管有再美好的經驗,回來了,就什麼也沒留下了。不像吃東西,還可以確定它在肚子裡;也不像買東西,至少擺在眼前看得見,由於旅行這種「空虛感」,旅客一定要做點什麼來充實它、證明它,於是不斷的拍照,「有圖為憑」;不斷的買紀念品,「有物為證」,這一切,只為了證明:「我真的去過那個美好的地方呀!」   但不管買什麼,都要花錢,偏偏一趟旅行,機票、住宿、車錢、餐費,已經花了那?麼多了,再多花一點錢都會覺得椎心之痛,但不買又不甘心,兩手空空回家,如何向別人證明「你去過」呢?於是只好還是買,但盡量看能不能買便宜一點,那麼除了努力注意有沒有特價品、優惠品(在日本就叫「激安」——特別便宜啦)之外,那就只有殺、殺、殺價了。   之所以連說三個「殺」不是因為我口吃,再說寫字也沒有人在結巴的,主要是說明要一殺再殺三殺,殺到最低價,殺到店家「輸到脫褲」為止——這句台語有點不雅,但是超傳神,不得不用,請有教養的讀者們見諒。   殺價有時候不只是為了減輕負擔,也可能是為了貪便宜(而且後者居多,只是所有殺價的人都不承認),像在峇里島,東西便宜得要命,海灘上小孩子叫賣的T恤一件只要台幣十元,十元耶,如果在台灣掉在地上你可能都懶得撿的,偏偏卻有台灣的歐巴桑開口:「小朋友,六件五十賣不賣?」   (特別聲明:這個十元的T恤是在二十年前出現的,現在當然早就絕跡了,為免報導不實之嫌,在此鄭重聲明。)   哇馬洗台灣郎!   台灣人愛殺價,自以為佔到便宜,其實未必,在峇里島一家禮品店裡,我開口問了某個木雕的價格,兩位店員誰也不回答,卻走到角落裡竊竊私語:「那個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好像是日本人,那就告訴他六百塊,他們不會殺價。」,「不對,看起來不是很有氣質,應該是台灣人,告訴他是兩千塊,反正他們會殺價,只要出到六百塊就成交。」   哈!原來如此!好在我聽力超佳,居然可以「隔空竊聽」到這段對話,也知道非殺價不可的台灣人其實已成為 「全民公敵」,大家自有一套方法來對付,我們也未必占得了什麼便宜。   什麼?你問我最後買了那個木雕沒有?多少買的?當然買了!而且是用五百九十八元買的——瞎咪!才少兩塊?可別這麼說,少兩塊就是賺兩塊,至少我有買的比較便宜啊。別忘了,哇馬洗台灣郎(台語:我也是台灣人)。   但是像這種「三折起殺」的台灣殺價法,碰到了「偉大社會主義祖國」是完全行不通的。在雲南香格里拉的一家天珠店,一進門就展示著一大堆「假天珠」,而且也有標價,是要賣的哦。旁邊還有鉅細靡遺的解說牌,告訴你真的天珠是非常少見的,而這些假天珠是如何偽造、怎樣辨識都寫得清清楚楚,最後還體貼的說:如果你只是為了好玩,或送給無關緊要的朋友,那麼買這些假的就好了,一個幾塊錢人民幣,歡迎選購。   只要不是傻瓜,當然不會下手買這些「確定」是假的天珠,越往店的深處走,越能看見真的天珠、好的天珠、甚至是極品的天珠,照著前面的方法仔細分辨,發現這些天珠「果然」是真的,而且好的天珠也好得很有原因、貴得很有道理,這時候再看到標價上萬、甚至十幾萬的天珠,由於它的難得、罕見、不會再有,即使再貴也是「價」符其實的了。   趁著同團旅客興致盎然、努力選購,我和老闆娘聊了起來,這才發現原來她是從台灣嫁過來的客家人,我跟她用客家話聊了起來(你看看!多學一種語言,是不是就多一個好處?),她難得聽到鄉音,特別開心,兩個人聊得嘻嘻哈哈,有如「他鄉遇故知」,這時我看見有人選了一副很漂亮的天珠拿到櫃檯,當下我也讚不絕口,但一看標價八萬人民幣,就算再怎麼殺也要兩、三萬,我的口就再也張不開了。   沒想到老闆娘卻偷偷把我拉到旁邊,「這個你也喜歡?沒問題,看在客家同鄉分上,我算你這樣——」她伸出五指比了一下, 「五萬?」,「什麼五萬?別鬧了!」,「五千? 」,「什麼五千?五百啦!」,「才五百?真的天珠有那麼便宜?」,「什麼真?假的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五百塊買好玩的啦!」   當然我還是婉謝了同鄉老闆娘的一番「好意」,只是看到那位夥伴一路殺到兩折半,用兩萬塊人民幣歡天喜地的買下其實不值五百塊的「極品」天珠時,我的喉嚨好像不知道被什麼哽住了,一句、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天底下沒有不可愛的錢   相形之下,被認為全世界第二會做生意的印度人(那麼第一是誰呢?那還用說,當然是猶太人),做法就比較務實得多,反正越落後,呃,我是說越不進步,越不進步的國家,人的時間就越多,越有時間講價就越占優勢,對於蜻蜓點水、來去匆匆、急著要上車的觀光客而言,「慢條斯理」就成了印度商人的殺手?。   例如一個八百塊的東西,你出價三百,預期對方會還價七百,那你再出四百,他還六百,於是五百應可成交,可是印度人卻在你出價三百之後,搖頭晃腦了半天,然後回答一個「七百九十」——讓你當場摔倒的數字,天哪!這要多久才能殺到五百呀?你再出四百,他又搖頭晃腦了半天,「七百八十五」,眼看著遊覽車塊開了,這個紀念品你又很想要,「六百,一口價!」他卻不為所動,「七百八十」,你終於氣惱的放棄了,正轉身要走,他卻悠悠的說「六百八十」——好吧好吧!眼看夥伴們都已上車,領隊也在頻頻催促,你急忙拿了東西,給了七百元大鈔,他卻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得遊覽車的喇叭都響了,才掏出兩、三個銅板,給你一個誠懇無比的笑容,「不好意思,零錢不夠耶。」   算了算了,你放棄找零,急急上車,還要對一車久等的夥伴們頻頻致歉,坐定之後,忽然想到一件叫價八百的東西,你居然花了整整七百塊才買到,這……這豈不是虧大了嗎?下次務必記得:講價的勝負在時間,沒有時間就贏不了,與其殺價失敗,寧可不買,這就是所謂的「士可辱不可殺」。   而印度商人的招數還不止這個,我還聽過一段歎為觀止的對話(唉,誰叫我有 「隔空竊聽」的本領呢?特偵組真該找我去幫忙),是一個眼鏡行老闆對店員說的:「客人來買眼鏡,當然希望價格便宜,所以你不要開價太高,把他嚇跑,例如這副太陽眼鏡,你可以先說:五百,如果他沒有皺眉頭,你就小心的試探說:鏡架五百,鏡片再五百,如果他還沒有轉頭離開,你再更小心的說:鏡片一片五百,好!這樣你就可以賣到一千五了,當你裝在盒子裡時,可以再試探看看:盒子是訂做的,兩百,他要是一猶豫,你馬上改口:送給你!總之,從五百開始,每加一次就多賺一次,只要客人一不高興,立刻停止追加,甚至再減個五十也可以,懂嗎?不要獅子大開口,從低的開始,慢慢追高,反正多賣的,就是多賺的,天下沒有不可愛的錢,不是嗎?」   幾位店員頻頻點頭,我也在旁邊頻頻點頭,看見同團夥伴們以一擁而入,「光棍不擋財路」,我只有默默退出。   像這樣見多識廣的我,在世界各地買東西當然都不會輕易出手,而只要出手必有所獲,也算是一個殺價高手了——其實也不難,只要你殺價殺到賣方一臉的痛苦憤恨,卻又不敢斷然拒絕,總之是對你「又愛又恨」的表情,那就是殺到「谷底」了。在旅行中也常有夥伴「委託」我殺價,那更是攻無不勝、戰無不克——因為買不買我根本無所謂,出的都是氣死店家的價格,而只要你臉上不出現「我非要不可」的表情,不被對方乘虛而入,他其實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直到我在土耳其伊斯坦堡,遇見了頂尖高手。   伊斯蘭的「友誼」   我在大市場裡到處閒逛,皮衣店的小鬍子老闆熱心的出來招呼我:「來嘛!進來坐坐!我不是要跟你做生意,我喜歡交朋友,你不需要跟我買東西,進來聊聊天,我請你喝茶!」   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是貪圖那杯甜死人的紅茶,而是也真想跟當地人聊聊天、話話家常。舒服的坐在店裡的小椅子上,之後果然有人提著兩杯紅茶送進來,我們於是開始了喝茶聊天的愉快過程:從我打哪裡來開始,聊到台灣跟中國的關係, 「我們從來不覺得你們是同一個國家。」說得我龍心大喜,「就像我們,從來不覺得新疆和土耳其是兩個國家。」這……這我就接不下去了,只好轉聊到他的生活、家人、工作,本以為他會吐吐苦水,乘機賣我一兩件皮衣,沒想到他說生活十分富足,在這裡開店只是為了交朋友,於是又聊到美國總統布希,伊拉克到底該不該打,帝國主義是多麼可惡,伊斯蘭世界又是多麼美好——他突然打斷我:「對不起,我祈禱時間到了。」當下從身邊拉出小毯子,面對麥加的方向,五體投地的虔誠膜拜,口中喃喃唸著《可蘭經》的經文。我看著這幕情景,感覺好像已經認識他許久許久了。   做完禮拜,又拉拉雜雜聊了一些有的沒的,我帶著滿心豐實的收穫離開,他也過來給我一個溫馨的擁抱,「很高興交到你這個朋友。」我們不約而同的說,我心想這是多麼難得啊,一個店家完全沒有跟我做生意,而是天南地北的喝茶聊天,兩個陌生人就在地球的某個角落這樣結識了……   「既然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就在,就在我跨出皮衣店門口的那一步,他終於說:「我們土耳其人習慣送朋友禮物的,我一時也沒什麼可以送你的,就這件皮衣吧!」他順手拿起一件褐色小羊皮的夾克,天啊!如此大禮物我如何承受得起?如何回報?   「這麼好的皮衣我原本要賣五千美金的,由於我們的友情,你一千把它帶走吧!」他忽然降低音量:「不要告訴任何人哦!我只有對朋友才能提供這種價錢。」   這時的我還有什麼話好說呢?我又怎麼能開口還價呢?那豈不是太鄙視我們的友誼嗎?這可是整整價值四千美金的「禮物」呀!我忍著滿腔的激動試了皮衣、付了錢,提著一袋沉重的友情走出店門,他滿臉歡笑的在門口揮手道別,我卻幾乎要忍不住痛哭流涕了:「天啊!我瘋了嗎?我花三萬台幣買一件我根本不需要的皮衣,我是被下蠱了嗎?」   此時才知一山還有一山高,行走江湖三分險,切勿自大反滅頂。   AMIGO,我的朋友!   相形之下,墨西哥可以說是殺價的天堂了:位在美墨邊境的蒂娃娜小城,常有因不需墨國簽證,就可由美國進入的亞洲旅客,一下車看到滿坑滿谷的攤販,琳瑯滿目的商店(重要的是:東西一點都不貴),簡直就像小孩子到了遊樂園似的,領隊一聲 「解散!」立刻迫不急待的向四面八方散開,展開一場又一場唇槍舌劍的殺價之旅。   當然啦,見多了觀光客的老墨也不是省油的燈,一開口就是不可思議的「天價」 ,而遊客也照例往下殺到「地價」,之後就看天與地怎麼一寸寸接近,最後變成 「天地合」的美好結局了。   而如果客人的出價實在太低,樂觀爽朗的老墨既不會翻臉拒賣,也不會滿臉怨懟,反而是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嘿,AMIGO,大家都是朋友,不要這樣……」手心向上、手掌往上抬,「再往上加一點,加一點就好,朋友嘛,我家裡還有很多人等著吃飯……」五指聚攏放在嘴邊嘖嘖作響,「對了對了,這還差不多,這才是好朋友!」與其說是被他的價格說服,不如說是被他唱作俱佳的演技打動,他高興的收下錢,包好商品遞出來,嘴巴還是沒停:「太好了,和朋友做成買賣真是太好了,這是好東西,你一定不會後悔的,我以聖母瑪莉亞之名發誓,我以我死去的姑婆發誓……」當你招架不住正要落荒而逃時,冷不防他又從貨架上拿出一件商品:「這個也很好,AMIGO。」——現在你知道西班牙文的AMIGO就是朋友的意思了,而朋友在墨西哥的眼中,就是有錢讓他賺得呵呵笑的人。   而文化的差異、思想的分歧也可以從討價還價中看出來,例如我們通常會以量取價—也就是買越多、越便宜,但在這裡,一個皮包本來是兩百美金,被一位歐巴桑順利殺到一個七十,她一高興之下,決定多買兩個,「好,三個算兩百,買三個!」沒想到賣皮包的老墨不慌不忙的說: 「三個兩百四十元。」   豈有此理?一個都七十了,多買兩個,少算十塊是合情合理的,哪有買三個反而要花兩百四,一個變成了八十塊,這世上有買得多還要比較貴的道理嗎?歐巴桑急的臉紅脖子粗,抓著我幫她義正詞嚴翻譯了這段大道裡,老墨還是面不改色:「哦,NO、NO,我賣兩百,妳出七十,表示妳不太喜歡,所以我接受妳的價格,現在你一次要買三個,表示妳喜歡,那我就要賣高一點,換成是妳要接受我的價格。」   哇咧—靠北邊走!連我這個「通譯」都聽不下去了,可是仔細想想,好像也不無道理,人家也可以有他自己的思考方式啊。   歐巴桑賭氣一個都不買,拉著我轉戰下一個攤位(唉,英文 「太好」就是有這個麻煩,我也很無奈),看上的銀項鍊人家出價兩百,她從二十起殺(不愧為台灣人!)於是從 「一百九!」「二十五!」「一百八!」 「三十!」……開始,對方十塊十塊的降,她五塊五塊的加,經過整整十二次的來回,終於以五十美金順利成交!   由於討價還價的過程十分冗長,歐巴桑的嗓門超大,老墨的動作誇張,加上我口沫橫飛的通譯,吸引了同團另外幾位婆婆媽媽圍觀,一看兩百塊的銀項鍊已經殺到五十,立刻見獵心喜,一擁而上,「我也要!」,「我要兩條!」「還有我……」   老墨露出燦爛的一排白牙,「好,一條兩百。」——豈有此理?你出價兩百,有人已經出到五十,你也接受了,那我們當然也是用五十來買,怎麼反而又要兩百,不是一模一樣的銀項鍊嗎?   我忠實的傳達了天經地義的道理,老墨皺起眉頭,直接對著我說:「你告訴他們,這個太太跟我買,我出價兩百,她花了那麼久,六分十二秒……」指著自己手上的錶,「還花了那麼多的力氣,她是很辛苦才買到五十塊這個價錢的,她們都不跟我講價就想用一樣的價錢買……」轉頭瞪著幾個婆婆媽媽, 「她們……她們這樣是不勞而獲,這樣是不對的!」   「啊摩洗妹安那(台語:不然要怎樣)?」聽完我是義正辭嚴的通譯,婆婆媽媽異口同聲的問。   「很簡單,靠自己啊,來,從你開始,一個一個來……」老墨指著她們之中一個,「銀項鍊,我賣兩百,換你——出多少?」   這時大家不約而同張大了嘴巴,久久說不出話來,只有已經成交的那位歐巴桑,扭著屁股從我們前面走過時,輕輕丟了一句話過來:「這個阿墨仔說得有理,怎麼可以不勞而獲呢?嘻嘻。」   文明古國的「商道」   話說回來,正因為國國有異、人人不同,大家當然知道:不是什麼國家都可以殺價的,在歐美日本這些國家,想買便宜貨就到偶爾打折的SHOPPING MALL和永遠打折的OUTLET去,一般店家是不宜殺價的,討價還價通常只在落後,呃,我是說不進步國家行得通。   第一次到伊朗,第一次買紀念品,商家出價:「兩百二十元。」我心想這裡觀光客還不多,應該不像峇里島那樣被「汙染」得很嚴重,提醒自己不要殺得太狠, 「一百六十元可以賣嗎?」   沒想到他立刻收起東西,兩手交叉在胸前,一臉的怒火簡直可以燒掉整個伊瑪目廣場。我心想有必要這樣生氣嗎?如果我還價太低了你可以再出高一點啊,何必這樣翻臉不認人呢?就算你是不二價也可以跟我明說啊,難道不懂得生財的是「和氣」而不是「生氣」嗎?   我不太甘心,東西沒買到無所謂,讓一個外國人(不好意思,在這裡應該我才是外國人)這麼不高興,也不是我泱泱大國的子民應該做的,於是我壓下脾氣,好聲好氣的問他:「你如果覺得價錢不好,不賣就算了,幹嘛那麼生氣?」   他也許被我的誠懇打動了,終於放鬆了繃緊的臉孔,跟我解釋:「我們伊朗人認為,我買一樣東西花了多少成本,再加上我應得的,一般是百分之十的利潤,那就是合理的價格,對客人、對我都合理,你看這個東西,是我花兩百元買來的,賣你兩百二十元很合理,結果你要用少六十塊來買,那不就表示我不誠實,竟然想多賺你四十塊嗎?我如果接受你的價格,不就表示我是個貪心的騙子嗎?你出這樣的價錢,不就認定我是個貪心的騙子嗎?」他一口氣說完,似乎還忿忿不平, 「所以我生氣。」   「哦,那我……瞭解了,可是……」我還是忍不住求知慾(其實就是好奇心啦!)又問: 「你們伊朗人,只要人家賣多少錢,就一定用多少錢去買?一點……一點都不會減嗎?」   「會呀。」答案出我意料,「如果我真想買,錢又不夠,我就會告訴對方,我真的錢不夠,能不能請你降低一點點利潤……如果人家同意,還是會賣給你的。」   看到沒有?這才是號稱禮儀之邦的文明古國(溫馨小提醒:伊朗就是古代的波斯)呀!他們的商人認為賺取多餘的利潤,根本是一種貪婪、欺騙的行為,所以無緣無故殺價的人,根本就是在侮辱他們……我深深的點頭,忽然覺得已經「殺」遍全世界的我,第一次對自己的「武功」有了一些些愧疚。   不過,勝利不是問心有愧者可以得到的,接下來的結局更會讓你意想不到——   「就是啊!」我立馬取出皮夾,打開給他看裡面:一百、十、二十、三十……一共一百六十,「我當然知道你的東西價值兩百二十元,甚至我還認為太便宜了,那麼好的材料,那麼細的做工,就算你要三百二十也不為過,可是……可是,你看看,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百六十元了,我是個觀光客,等一下離開就沒有機會再來了,所以才大膽的想用一百六十元跟你買,如果這樣冒犯了你,我道歉,我只是……太想要這個東西了。」   一定是我的誠懇打動了誠懇的他吧!這位伊朗商人沉吟良久,終於用力點了點頭,毅然決然的將那件東西以一百六十元賣給我,還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或許是在嘉許我既誠實又勇於認錯、又那麼看重他店裡的東西吧!   接下「戰利品」時,我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深怕剛剛趁他說話時匆忙由皮夾中取出、藏到褲子口袋裡的那幾百塊,會掉落出來……   嗯哼,現在想必你已經知道,誰才是全台灣最厲害的殺價高手了吧?

作者資料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其中「苦苓極短篇」系列,奠定苦苓幽默形象、犀利文風,更創下暢銷逾百萬冊的紀錄。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最新力作《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 苦苓好好玩部落格:coolingplay.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苦苓 出版社:皇冠 書系:苦苓作品 出版日期:2014-07-28 ISBN:9789573330950 城邦書號:A13001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