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水之歌:覺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美國獨立出版奇蹟,電子書改版實體書持續熱賣,銷售成績媲美《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未滿30歲即與《飢餓遊戲》、《暮光之城》、《冰與火之歌》、《龍紋身的女孩》作者並列亞馬遜電子書百萬銷售作家榜。 潔瑪擁有大家羡慕的一切——無憂無慮、外表美麗,同時有一位青梅竹馬的戀人。然而,在三位神祕的少女來到小鎮之後,潔瑪的人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神祕美豔的少女珮恩、麗克西還有緹雅,她們在夏天出現在鎮上之後,為平靜的小鎮增添了許多話題。自成一個小圈圈的少女們,為了不明所以的原因,迫切希望潔瑪加入她們。 潔瑪不知不覺被她們吸引,與她們越走越近,同時,潔瑪也發現自己變得更強壯、速捷與美麗,然而這一切都要付出代價。 隨著潔瑪越來越接近真相,她也陷入了兩難,到底該選擇進入一個未知的新世界,還是該留在自己所愛的人身邊。 【名家推薦】 「一個令人驚奇、迷人的故事……令人陶醉,劇情充滿爆炸性。水之歌實在太令人驚嘆了!」 ——Books With Bite書評 「霍金具備了所有商業寫作的技巧……她知道如何讓讀者停不下手的讀下去。」 ——《紐約時報》書評(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水之歌》將會滿足原本的讀者,並且吸引新的讀者……架構良好的故事以及立體的角色塑造,會牢牢的抓住讀者。」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不可否認,亞曼達‧霍金知道如何講述一個好的故事,並且讓讀者索求更多。尤其在讀者翻完最後一頁之後,總是不滿足的再次尋找霍金新的故事。」 ——《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故事充滿了懸疑性,角色具有真實感,以及許多的動作場面……《水之歌》是下一本好書。」 ——RT Book書評 「霍金的小說完美融合了神話與當代青少年的生活。高中、家庭、年輕人的愛情,以及神話故事,所有元素組成了一個簡單易讀的超自然懸疑故事。」 ——《書單》(Booklist)

目錄

楔子 我們的…… 第一章 夜泳 第二章 卡布里 第三章 追蹤者 第四章 母親 第五章 觀星 第六章 逼至絕境 第七章 野餐 第八章 岩洞 第九章 迷失 第十章 宿醉 第十一章 飢腸轆轆 第十二章 珍珠餐館 第十三章 叛逆 第十四章 揭密 第十五章 勿忘我 第十六章 髒海鷗號 第十七章 墜落 第十八章 發現 第十九章 一條出路 第二十章 處理心情 第二十一章 小島 第二十二章 坦白 第二十三章 平靜 第二十四章 怪物 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航海人 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姿態 第二十七章 無助 第二十八章 約定

內文試閱

楔子 我們的……
  即使海水的鹹味飄在空氣中,緹雅仍然嗅得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當她呼吸時,那個氣味在腹中點燃火苗——使她魂牽夢縈的,飢餓的火苗。但是在知曉氣味來源的現在,它僅令緹雅反胃,於舌根殘留下可怕的味道。   「結束了嗎?」緹雅問。她背對著妹妹站在岩礫遍布的岸邊,眺望神秘的海洋。   「妳覺得呢。」珮恩沒好氣地回答。「真是託了妳的福啊。」儘管隱含怒意,珮恩的嗓音依然帶著性感的沙啞,無論何時都嫵媚誘人。   緹雅回首瞅向珮恩。   淡淡的月光下,剛進食完畢的珮恩比起數小時前更加美豔,長髮烏黑亮麗,甚至連晒成麥色的皮膚也隱隱散發輝華。她的衣衫上濺了幾滴鮮血,不過本人除了染滿血液的右臂之外,全身乾乾淨淨。   緹雅的胃難受地翻騰,一半是因為噁心,但又有一半是因為飢渴。她別開頭。   「緹雅。」珮恩輕輕一嘆,走到她身旁。「妳也知道我們別無選擇。」   緹雅沉默了片刻,聆聽海洋向她詠唱的、不停呼喚著她的水之歌。   「……我明白。」她說,盡量不讓言語表達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可是這時機真的糟糕透頂,我們應該多等一會的。」   「我已經等不下去了。」珮恩堅持。緹雅不曉得這是真是假,不過珮恩已經做了決定,而珮恩每次都能如願以償。   「我們時間不多了喔。」緹雅示意天頂那一輪盈凸月,目光轉向珮恩。   「我知道,不過已經告訴過妳了,我心目中有人選了。」珮恩咧嘴一笑,露出鋒利的白牙。「不久後,她將成為——我、們、的。」
第一章 夜泳
  引擎發出詭異的札札聲——簡直像瀕死的機械駱馬——接著是幾聲無力的「答、答」。然後,寂靜。潔瑪抱著一線希望用力轉動車鑰匙,但那輛上了年紀的雪佛蘭一點反應都沒有。駱馬陣亡了。   「開什麼玩笑嘛!」潔瑪低聲咒罵。   這輛車可是她費盡千辛萬苦掙錢買下的耶!平常光是游泳訓練和課業就忙得不可開交了,根本沒時間應徵穩定的工作,所以只好忍痛去當泰能麥爾兄弟的保姆,讓那對可怕的小兄弟在她頭髮上黏口香糖,還在她最喜歡的毛衣上倒漂白水。   不過再怎麼艱難潔瑪都熬過去了,就算得和泰能麥爾兄弟周旋,她也堅持在十六歲時買一部自己的車。姊姊荷珀開的是她們父親的舊車,雖然荷珀不介意和潔瑪共用,但潔瑪還是婉拒了。   潔瑪需要自己的車,因為荷珀和爸爸都不甚贊同她到安瑟穆沙灣(※註1)夜泳。他們住得離海灣不遠,但是比起那段距離,家人對她游泳的時間更有意見。深夜——那才是潔瑪最渴望的部分。   在深夜璀璨的星空下,海水幾乎綿延無盡——海灣向外延伸至汪洋、汪洋朝天際消失……一切都在夜晚的帷幕下交融,而水中的她彷彿在永恆的迴圈內漂蕩。可惜她家人似乎無法理解深夜海洋的魔幻魅力。   潔瑪再次轉動車鑰匙,但車子除了幾聲弱弱的「答答答、答答答」以外毫無動靜。她嘆息著身體前傾,隔著有裂痕的擋風玻璃仰望當空明月。時間已經不早,就算她現在徒步去海灣,游完泳、回到家大概都半夜了。   那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啦,不過她家有門禁,晚上十一點就得回到家。如果暑假才剛開始就被禁足、外加車子報銷……那也太悽慘了吧!唉,只能改天再去游泳了啊。   她下車想摔門洩憤,但是它只發出「嘎吱」一聲,還有一塊鐵鏽剝落下來。   「我那三百塊被坑了啦。」潔瑪忿忿嘀咕。   「車子拋錨了嗎?」亞歷克斯突然從她身後冒出來,嚇得她差點放聲尖叫。「啊,抱歉,我不是故意嚇妳的!」   「不,我沒事。」她揮揮手,轉身面對他。「剛剛沒聽到你出門而已。」   亞歷克斯從小住在潔瑪家隔壁,到現在已經十年了,是個完全無害的少年。他長大後試圖梳齊那一頭任性的深棕色頭髮,不過額前總是有一撮鬈髮翹起來,讓他顯得比十八歲年幼。當亞歷克斯露出笑容時,感覺更可愛了。   他那幾近無邪的光環大概是荷珀一直以來只將他當做朋友的主因,就連潔瑪也是最近才注意到他身上微小的變化,看見他蛻下稚氣、看見他寬闊的胸膛及強壯的手臂。   亞歷克斯這種新的……男子氣概,讓潔瑪每次看見他的笑容都不禁心跳加速。她無法適應自己奇怪的感受,所以盡量壓制下來不去理它。   「這塊廢鐵不發動了啦。」潔瑪示意自己那輛鐵鏽斑駁的小轎車,踏步走到亞歷克斯家的草坪上。「我買來不到三個月它就報廢了。」   「太可惜了。」亞歷克斯說:「需要幫忙嗎?」   「你?你會修車?」潔瑪狐疑地揚眉。她看過他沉迷電玩、看過他埋頭看書,但是一次也沒看過他打開車蓋。   亞歷克斯羞赧地一笑,垂下眼簾。他麥色的皮膚讓人很難察覺到,不過潔瑪知道他超級容易臉紅。   「嘿嘿,不會。」他輕笑著承認,而後指向停在他家車道上的藍色美洲豹車(※註2)。「我倒是有一輛自己的車。」   他從口袋掏出鑰匙環,套在手指上轉圈。有那麼一瞬間,他似乎和「酷」沾上了邊……不過下一秒鑰匙環就從手裡飛脫,打中他下巴。潔瑪憋笑看著他狼狽地撿起鑰匙。   「你還好吧?」   「呃,嗯,沒事。」他揉揉下巴,聳聳肩。「所以呢?要搭我的車嗎?」   「你確定要載我?時間不早囉,我可不想給你添麻煩。」   「不會麻煩啦。」他朝車子走去,等著潔瑪跟上來。「上哪去啊?」   「去海灣一趟而已。」   「喔,我早該知道。」他粲然一笑。「每晚慣例的夜泳嗎?」   「才不是『每晚』咧!」潔瑪說。好吧,其實也差不多。   「來。」亞歷克斯打開駕駛座的車門。「上車吧!」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   潔瑪不喜歡打擾別人,可是她也不想錯過游泳的機會——還有和亞歷克斯獨處的機會也不賴!通常只有亞歷克斯和她姊姊荷珀玩的時候,潔瑪才能跟他在一起。   「所以啊,游泳到底什麼地方讓妳那樣神魂顛倒呢?」她上車後,亞歷克斯問。   「也不是神魂顛倒啦……」她繫上安全帶,往後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就是……什麼都比不過的奇妙感覺。」   「什麼意思?」亞歷克斯問。他已經發動了汽車,但是仍然停在車位上沒有動,注視著潔瑪等待她回答。   「白天的時候——尤其是夏季——海灣總有一大堆人,不過晚上的時候……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一片汪洋,還有漫天星斗,在漆黑之中感覺一切都沒有分別,彷彿你是海與天的一部分。」儘管眉頭蹙起,她依然露出嚮往的微笑。   「好吧,可能就那麼一點點神魂顛倒。」她承認,搖頭試圖甩脫奇怪的想法。「不曉得啦,搞不好我就是喜歡晚上去游泳的怪咖嘛。」   此時,潔瑪發現亞歷克斯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她轉向他,看見他臉上奇異的、幾乎驚豔的表情。   「怎麼了?」潔瑪問,他如此注視她令她稍微不好意思。她下意識玩弄自己的頭髮,將頭髮順到耳後,調整自己的坐姿。   「沒事,抱歉。」亞歷克斯搖搖頭,將車子轉到空檔。「妳一定想快點到海邊吧。」   「也不是急得不得了啦。」潔瑪說,雖然那是騙人的。其實她希望在門禁時間到前游越久越好。   「妳還在訓練嗎?」亞歷克斯問:「還是妳暑假休息了?」   「沒,我還有練。」她搖下車窗,讓鹹鹹海風撲面吹來。「我每天都和教練到游泳池訓練,他說我速度越來越快了。」   「妳在游泳池游了一整天,晚上還想溜出去游泳?」亞歷克斯逗趣地輕笑。「怎麼會有這種事?」   「不一樣啊。」潔瑪將手臂伸出車窗,機翼似地平舉。「在游泳池練習的時候,都是來回游,還有速度什麼的,是訓練嘛。可是在海灣裡能自由自在地漂浮、玩水啊。」   「那妳不會嫌整天溼答答的很討厭嗎?」亞歷克斯問。   「不會啊。」她搖搖頭。「就像問你『你不會嫌整天呼吸很麻煩嗎?』一樣嘛。」   「其實我會耶,有時候就想,『如果我不需要呼吸就太讚了』這樣。」   「為什麼啊?」潔瑪笑了。「為什麼會很讚?」   「我也不知道耶。」他有點害羞地笑著,脣角緊張地撇起。「大概是體育課的時候吧,每次跑步的時候我都上氣不接下氣的。」   亞歷克斯瞄了她一眼,彷彿確認她是否將他當弱渣看,不過她僅僅笑了笑。   「你應該多跟我去游泳。」潔瑪說:「這樣體力就不會那麼差了。」   「是沒錯,但我是書呆子。」他嘆了口氣。「至少現在畢業了,再也不用上體育課啦!」   「沒多久你就要上大學,然後忙到把高中忘得一乾二淨了啊。」潔瑪說,語調微妙地沮喪。   「喔,大概吧。」亞歷克斯皺眉,疑惑自己是哪裡惹她不高興了。   潔瑪一手掛在窗外、一手支頤,靠在窗邊望著一晃而過的房屋與樹木。她和亞歷克斯住的社區都是些破舊又便宜的房子,但一過卡布里巷就變成整齊的新社區。   因為現在是觀光旺季,街上店家燈火通明,酒吧裡傳出音樂與人們的說笑聲。   「你很期待小鎮外的生活嗎?」潔瑪歪頭一笑,指向大道上一對喝醉酒吵架的情侶。   「有些東西我恨不得早點遠離。」他坦承,但轉向她時神情變得柔和。「不過有些東西,我一定會捨不得。」   海灘上除了幾個圍著營火的年輕人之外沒有人。潔瑪指引亞歷克斯開車到較偏遠的海岸邊,路面從細沙化為礫石,鋪了柏油的停車場被落羽杉林取代。亞歷克斯在離水最近的泥土路邊停車。   這裡離觀光景點有一段距離,所以罕有人跡,也沒有延伸到水邊的步道。亞歷克斯切斷車子的電源時,兩人被黑暗吞噬,光源唯有天上的月亮及小鎮的一點光害。   「這真的是妳游泳的地方?」亞歷克斯問。   「對啊,這裡最適合夜泳了。」她一聳肩,推開車門。   「可是到處都有石頭。」亞歷克斯下車掃視地面長滿青苔的岩石。「感覺很危險耶。」   「這才是重點啊。」潔瑪露齒一笑。「就是危險才不會有人來這玩水。」   她一下車立即褪下洋裝露出穿在裡頭的泳衣,鬆開馬尾讓深色頭髮甩散開來,然後踢掉夾腳拖,和洋裝一起扔到車上。   亞歷克斯雙手插在口袋裡站在車旁,努力不看她。他知道潔瑪幾乎隨時隨地穿著泳裝,她那樣的打扮也看過無數次了,不過兩人獨處時忽然特別在意她穿著比基尼的模樣。   費薛兩姊妹之間,潔瑪毫無疑問地比較漂亮。她擁有游泳健將輕盈的體態,身材纖細苗條卻也玲瓏有緻,皮膚是陽光的古銅色,深色秀髮因氯和陽光的關係帶有幾絲金色。她的眼瞳是溫暖的蜂蜜色,就算在昏暗的夜裡看不清顏色,亞歷克斯也能看見那雙星眸含笑閃爍。   「你不游嗎?」潔瑪問。   「呃,免了。」他搖搖頭,故意望著海灣不去看她。「我這樣就可以了,在車上等妳游完。」   「不行啦,你都載我到這裡來了,怎麼可以一個人在車上等呢?你一定要游!」   「不了不了,我真的不用。」他搔搔手臂,垂下眼簾。「妳去玩就好。」   「亞歷克斯,來嘛!」潔瑪故作不悅地噘嘴。「我敢打賭你這輩子從來沒在月光下游過泳,而且你秋天就要離家去讀大學了,再不試試就沒機會了喔!沒做過這種事簡直是虛度了青春啊!」   「我沒帶泳褲。」亞歷克斯說,推辭得越來越無力。   「穿四角褲下水就行了嘛。」   他考慮了下是否該抗議,不過潔瑪說的有道理,她經常做這種新鮮事,而他的高中生活幾乎都在自己房間裡度過。   況且,游泳總比乾等好,在岸邊看著她玩水感覺像個十足的變態。   「好吧,不過我可不想被這些石塊刺傷腳。」亞歷克斯脫下鞋子說。   「我保證不會讓你受傷的。」她用手指在胸口畫下十字(※註3)以示證明。   「我會確保妳實踐到底喔。」   他脫下上衣,展現在潔瑪眼前的身軀和她所想像的一模一樣——原本高瘦的書呆子骨架有了不知何來的肌肉。   當他開始脫褲子時,潔瑪禮貌性地別過頭。即使不一會就會看到他的四角褲,盯著他脫牛仔褲還是很奇怪,感覺好猥褻。   「所以,我們要怎麼到水裡呢?」亞歷克斯問。   「非常小心地走過去。」   她帶頭靈巧地踩上石塊,動作如芭蕾舞者般,優雅地踮著腳尖踩著一顆又一顆的平滑石頭到水邊。亞歷克斯知道自己做夢也別想這般輕鬆愜意。   「水裡有幾顆比較尖銳的石頭喔。」潔瑪預先警告他。   「感謝提醒啊。」他咕噥著,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她那看似容易行走的路徑比想像中危險多了,亞歷克斯絆了好幾下。   「別急!慢慢來就不會摔倒了。」   「我盡量了啊。」   出乎意料地,他直到水邊都沒割傷腳掌。當他踏進海裡時,潔瑪得意洋洋地對他一笑,前行涉入更深的水中。   「妳不怕嗎?」亞歷克斯問。   「怕什麼?」她向後仰倒,漂在水面上仰泳。   「不知道,海怪之類的吧。水裡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水已經深及亞歷克斯腰部,老實說他不想再前進了。   「才沒有什麼海怪呢。」潔瑪笑著朝他潑水。為了讓他玩得開心點,她決定激他一激。「我們比賽游到那邊那顆石頭!」   「什麼石頭?」   「那個啊。」她比著數公尺遠處,一顆凸出水面的灰色巨石。   「不用比就知道妳會贏了嘛。」他說。   「那我讓你先開始。」潔瑪提議。   「讓多少?」   「呃……五秒鐘。」   「五秒?」亞歷克斯擺出考慮利害的模樣。「我想大概可以——」他話還沒說完,猛地撲進水裡快速游去。   「我已經要讓你了耶!」潔瑪歡笑著喊道:「你幹麼作弊啊!」   亞歷克斯竭盡全力向前游,不過潔瑪很快就超越他。她在水中是無敵的存在,亞歷克斯真的從來沒看過比她快的生物,以前他和荷珀去看學校的游泳競賽,潔瑪幾乎一次也沒輸過。   「我贏啦!」潔瑪碰到石頭時高聲宣布。   「說得好像本來不知道結果一樣。」亞歷克斯游到她身邊,抓住岩石借力浮在水裡。他仍舊氣喘如牛,伸手抹掉眼中的海水。「那樣比根本不公平。」   「抱歉啊。」潔瑪對他微笑,雖然一點也不累卻還是靠上石頭,浮在亞歷克斯身旁。   「不曉得為什麼啊,總覺得妳這句說得口是心非。」亞歷克斯假作被冒犯的語氣。   他的手從石頭上滑落,當他再度伸手去扶石頭時,無意間放落在潔瑪手上。他第一個反應是想匆忙移開手,但在最後一秒改變主意。   亞歷克斯讓自己的手握著潔瑪,兩隻溼溼涼涼的手疊在一起。她的笑容隱隱改變了,變得更加溫柔。那一刻,兩人都默默無語,一起依偎在岩石邊,唯一的聲音是周遭海浪拍打岩石的輕響。   潔瑪很樂意整晚就這樣握著亞歷克斯的手,不過他背後的灣澳那裡突然亮光一閃,吸引她的注意。他們所在地的四分之一英哩遠處,有一座小小的岩洞,位於海灣與汪洋正式交接點之前。   亞歷克斯隨著她的視線望去。片刻後,笑聲掠過水面傳了過來。潔瑪感覺到他抽離手,轉身。   岩洞裡火光閃耀,照射在三個翩翩起舞的身影上,搖曳不定。從這麼遠的地方看不清楚那些人在做什麼,不過從她們的舞姿能輕而易舉地推斷出她們的身分——她們是整座小鎮上無人不知的存在,儘管沒有人真正認識她們。   「是那幾個少女。」亞歷克斯輕聲說,彷彿她們從岩洞那裡能聽見他的聲音。   那三名少女顯然在跳舞,每個人身姿都是同樣的優雅、同樣的柔美,就連她們投射在岩洞內壁的影子也顯得異常嫵媚。   「她們在那裡做什麼?」亞歷克斯沉吟。   「誰知呢。」潔瑪聳肩,繼續漫不在乎地盯著她們。「她們最近常常到這附近來,好像很喜歡到灣澳的岩洞那邊鬼混。」   「喔?」亞歷克斯說。她轉頭,看見他皺眉沉思的表情。   「我甚至連她們來鎮裡做什麼都不知道呢。」   「我也是。」他再度回首觀察她們。「有人跟我說她們是從加拿大來的影星。」   「或許吧,可是她們沒有加拿大口音啊。」   「妳聽過她們說話?」亞歷克斯有些佩服地問。   「有啊,我常常在圖書館對面的『珍珠餐館』看到她們,她們每次都點奶昔喝。」   「之前不是有四個嗎?」   「對耶,好像是。」潔瑪瞇眼回想,確認自己沒數錯。「上次看到她們到這來的時候,確實有四個人的,不過現在只剩三個了。」   「不知道另外一個女的跑到哪裡去了呢。」   潔瑪和亞歷克斯離她們的所在處有一段距離,雖然聽不清楚但能聽見少女們的交談、笑鬧聲飄過海灣。其中一名少女引吭高歌,嗓音如水晶般清澈,歌聲甜美得揪心。美妙的旋律扯動了潔瑪的心弦。   亞歷克斯瞠目結舌地注視著她們,放開石頭朝她們漂去。潔瑪幾乎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因為她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岩洞裡那些少女身上——確切地說,是唯一沒在唱歌的那名少女身上。   珮恩。潔瑪從那名少女離開其他兩人的身姿就能確信,那是珮恩。她漆黑的長髮在身後隨風飄揚,行走的步伐優美而果斷,雙眼目不轉睛地凝視前方。   這麼遠的黑暗中,珮恩理當無法察覺潔瑪的存在,但潔瑪能感受到珮恩的視線穿透她的身軀,令一陣寒顫竄下背脊。   「亞歷克斯。」潔瑪的聲音聽起來完全不像自己。「我們還是離開吧?」   「什麼?」亞歷克斯恍恍惚惚地回答。潔瑪發現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和自己隔了好一段距離。   「亞歷克斯,走了啦。我們好像妨礙到她們了,趕快走了啦。」   「走?」他一臉疑惑地轉身看她,彷彿不知道「走」是什麼意思。   「亞歷克斯!」潔瑪幾乎對他大吼,這回他終於有了正常的反應。「我們該回家了,已經很晚了。」   「喔,對喔。」他用力搖頭甩脫腦中的迷霧,朝岸邊游去。   潔瑪確認他恢復正常後,跟了上去。   珮恩、緹雅、麗克西、亞莉絲塔四人自旅遊季一開始就來到鎮上,大家都認為她們是這一季最初的遊客,不過沒有一個人真正知曉她們的來歷或來鎮上的目的。   潔瑪只曉得自己討厭她們在那裡,打擾她夜泳。「她們」在那裡唱歌、跳舞、鬼混的時候,潔瑪總感到渾身不自在。   譯註:   註1 安瑟穆沙(Anthemusa),與希臘傳說中海妖居住的島嶼同名。   註2 美洲豹(Mercury Cougar),簡稱Cougar,美國汽車品牌。   註3 在胸口畫十字有「cross my heart」的意思,西方人時常以此手勢向人保證不會食言。

作者資料

亞曼達.霍金(Amanda Hocking)

USA Today、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榜上有名的作家,作品包括《森魅幻境》三部曲、《水之歌》系列和其他數套自行出版的小說,已賣出超過百萬本。她的作品主要以電子書形式出版,是數位時代自行出版的成功典範。 二○一一年之前,沒有人知道她的名字。短短一年間,她獨立出版的電子書銷售一飛沖天!與史迪格.拉森(《龍紋身的女孩》)、詹姆斯.派特森(《極速飛行》、《絕命追緝令》)、史蒂芬妮.梅爾(《暮光之城》)、蘇珊.柯林斯(《飢餓遊戲》)、喬治.馬丁(《冰與火之歌》)等十三位作家同列亞馬遜電子書百萬銷售作者俱樂部,且為其中唯一在三十歲以前入列的作家。 年紀輕輕的她,看起來甚至有點宅,但她確實是有獨到說故事功力的優秀作家。她從小愛看書,三、四歲就開始編故事,不到十歲已完成第一本小說。持續寫作不輟的她,書寫不但是嗜好,也是人生志業。被無數出版社退稿後,終於以獨立出版的形式得到讀者肯定,甚至讓出版社爭相砸下重金,重新包裝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亞曼達.霍金(Amanda Hocking) 譯者:朱崇旻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5-12-11 ISBN:9789571062884 城邦書號:SPB7D0000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