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最後期限:專案管理101個成功法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內容簡介

本書是難得一見的專案管理小說! 湯普金斯是一名資深的專案經理,但不幸被公司裁員了。有人出高價「請」他到一個海上小國,負責6個軟體產品的開發專案。資金、人員、設備都已齊備,湯普金斯以為可以大顯身手,甚至進行一次難得的專案管理實驗——將所有人分成18個團隊,也就是每個產品成立3個大小不同的團隊彼此競爭,藉此觀察不同的人數、工作方法對專案有何影響。但是他漸漸發現,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各種問題紛紛出現,時間越來越少,眼看著「最後期限」即將來臨…… 本書用一則虛構的故事,闡述了真實世界中專案管理的一般原則。它將專案管理的條列式知識,以生動的場景、淺顯易懂的方式來呈現,一掃專案管理書籍的枯燥之感,讓您在輕鬆閱讀小說的同時受益良多。每一章以主角的日記結尾,並歸納出101個成功管理專案的法則,這些是本書作者——軟體界的權威湯姆.狄馬克累積數十年實務經驗,所得到的經驗與智慧,可以幫助你在下一個專案中無往不利! 書中提到一些重要的管理觀念,例如: ◎管理的四大要素: 1. 選擇對的人 2. 為他們分配對的工作 3. 讓他們保持積極 4. 維持團隊的凝聚力 ◎管理者要: 1. 用心來領導 2. 相信你的預感 3. 建立起團隊的靈魂 4. 能夠嗅出謊言 ◎壓力下的人思考不會變快 ◎憤怒=恐懼。隨便對屬下發怒的經理一定是因為恐懼才會這麼做。 ◎有無數種方法可以浪費一天的時間......但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拿回一天的時間。 【專業推薦】 這是一本令人回味無窮、愛不釋手的管理書。《最後期限》的故事兼具創新及趣味性,在每一章結尾還附有對於團隊專案管理非常有用的實務法則。——John Sculley,蘋果公司前執行長 這是一部故事性很強的技術管理書籍。它涵蓋了許多主題,從專案評估到選擇度量單位,從解決衝突到處理含混不清的規格說明……盡情揮灑的管理智慧已使本書物超所值……《最後期限》就像呆伯特的漫畫一樣有趣,但是不那麼諷刺。更重要的是,書中蘊含許多深刻的智慧,可以幫助你在面對下一個「最後期限」時能增加成功的機會。我強烈推薦這本書。 ——Edward Yourdon(軟體業知名顧問、《約耳趣談軟體》作者) 詹文男 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資深產業顧問兼所長 楊亨利 政治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

目錄

推薦序一 組織生產力提升的關鍵——專案管理 詹文男 推薦序二 看小說也可以學習到專案管理的智慧 楊亨利 前言 第1章 機會來了 第2章 一堂管理課 第3章 「矽谷」 第4章 管理者的第一天 第5章 元首 第6章 全世界最偉大的專案經理 第7章 徵才 第8章 風險管理與生產力 第9章 人力資源管理的大將 第10章 建立模型與模擬 第11章 最後期限:理想與現實 第12章 數字狂 第13章 流程改善 第14章 設計與除錯 第15章 加班的效果 第16章 含糊的規格文件棍見 第17章 解決衝突的專家 第18章 衝突與調解 間奏 第19章 專案的人員安排 第20章 減少無效會議的方法 第21章 決戰開始 第22章 年度最轟動的上市股票 第23章 101個法則 書中人物名錄 編後記

序跋

〔前言〕
  1930年代,科羅拉多大學的物理學家喬治‧迦莫夫(George Gamow)開始撰寫一系列關於湯普金斯先生(Mr. Tompkins,一個中年銀行職員)的短篇故事。故事中的湯普金斯先生對於現代科學很感興趣,他總是去聽當地大學一位物理教授的夜間課程,但在課堂上必定睡著。當他醒來的時候,總會發現自己來到另一個宇宙,在那裡,某些物理常數發生了令人驚訝的變化。   例如,其中一個故事提到:在湯普金斯醒來的宇宙中,光速只有每小時15英哩。這意味著他可以騎在自行車上觀察到相對論的效應:當他加速時,城市的街區在他前進的方向上變短了,而且郵局的時鐘也變慢了。在另一個故事裡,湯普金斯來到一個蒲朗克常數為1.0的世界,這時他可以在撞球台上看到量子力學所描述的效果:球不是直線地滾過球台,而是隨機出現在各個離散的位置上。   當我第一次讀到迦莫夫的故事時,還是一個少年。就像湯普金斯一樣,我對現代科學也非常感興趣,當時我已經讀過很多關於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資料。但是,直到我讀過《湯普金斯先生在奇境》(Mr. Tompkins in Wonderland)之後,我才真正對這些理論有了自己的理解。   我一直很推崇迦莫夫獨創的教育方法,這使我想到用類似的方法來闡述一些關於專案管理的原則。我需要做的就是描述這樣一個故事:一個經驗豐富的專案經理被送到一個「奇境」,在那裡,專案管理的規則發生了有趣的變化。這就是《最後期限》最初的靈感來源——我應該感謝迦莫夫,因為我借用了他的靈感。本書故事是關於一個叫湯普金斯的經理人,以及他在前蘇聯摩羅維亞共和國(Republic of Morovia)的軟體專案中不尋常的經歷。

內文試閱

6 全世界最偉大的專案經理
  在決定是否接受這份工作的過程中,湯普金斯考慮的問題只有一個:這份工作值不值得做。他曾經問過自己:基本的條件是否成熟?他的頂頭上司是否值得信任?承擔這一切是否具有挑戰性?一切的努力是否能得到足夠的回報?但是,既然他已經決定要留下來,另一個問題便開始困擾他:他能不能勝任?   事實是:他從來沒有管理過這麼多的人。他曾經管理過一個專案有250人,其中大約有35個中階經理。但是這次是1,500人!要向他彙報工作的管理人員,數目幾乎相當於他以前管理過的最大專案中的全部人數。而且他們還都是未知數。就像瓦爾多一直提醒他的,他需要立刻去安排職位、分配專案。元首已經安排了六個專案,這將奠定摩羅維亞在軟體世界中強大的新形象。六個專案,這並不算太壞,但是湯普金斯還是希望按照萊克莎的建議,讓多個團隊在不同的條件下做同樣的工作——這是他們的專案管理實驗室。   假如在每個任務上安排三個競爭團隊,那就代表他必須組成18支專案團隊,挑選18名經理。瓦爾多早已要求200名在職的軟體經理每人寫一份簡歷,現在這200份簡歷就堆在湯普金斯的桌上。湯普金斯沮喪地盯著它們,他完全不知該如何開始。   在承受巨大的壓力時(他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注意到了),他有一個壞習慣:腦子一片空白,想逃避,想去做一些不花腦力的事情,而不是面對自己的工作。今天不花腦力的事就是讀書,萊克莎從他臥室的書堆裡找出來一本書,放在辦公室的書架上,書名叫《結構控制管理》(Structural Cybernetic Management)。他一直都想看這本書,但是以前他忙於管理,實在沒有時間學習書中的理論。現在他決定花點時間,至少在面對這一大堆簡歷之前抽出幾個小時。他把腳蹺在桌子上,看起書來。 瓦爾多帶著一杯濃濃的咖啡進來。他奇怪地看著湯普金斯先生。「老闆很鬱悶。」他也觀察到了。   「面對眼前的任務,先給自己打打氣。」湯普金斯告訴他,衝著那一大堆簡歷點點頭。   「有點沮喪,是嗎?」瓦爾多同情地說。   「是啊。不過我沒問題的。」   「老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在以前的位置上你是怎麼做人事決策的?我是說,在學習結構控制管理方法之前?」湯普金斯合上書,坐直身子:「完全不一樣。我從不單獨做出任何決策。我有一群可信賴的同僚和下屬,都是我認識多年的人。我們會坐在一起,熱烈討論各種可能性。」   「我明白了。」   「我已經可以好好控制『坐在一起』這部分了……」   「哦,原來是『熱烈討論』的部分做得不好。沒有人可以討論。」瓦爾多觀察到了。   湯普金斯歎了一口氣:「完全正確。」總而言之,他還是獨自一個人。萊克莎曾經說過,他可以帶一些自己的人來,也可以找一些顧問。但是在真正合適的人選出現之前,需要長時間的溝通和協調。沒人會立刻接受一份遠在摩羅維亞的新工作(他開始明白為什麼萊克莎選擇了綁架)。看來在這幾個月裡,他不得不獨自做出所有的關鍵決策,這些決策將對專案產生無法挽回的影響。   「也許,有一個人可以……」瓦爾多建議道。   「做什麼?」   「我是說,有一個人可以立刻成為你的『同僚』,他在美國的公司裡長期管理類似這樣的大型專案。他姓賓達。」   「噢,對,元首提到過他。他是原先預定要做我這個工作的傢伙,是嗎?」   「是的。萊克莎帶他來的,用一般的方法……」   「但是他堅決拒絕了?」   「差不多吧。」   「然後呢?他回去了嗎?」   「沒有。因為某種原因,他到處閒逛。這非常奇怪,我們都再沒再見過他。他來了之後,住進他的套房——就在你隔壁——然後就走了。他偶爾回來一下,拿些書或者放些東西。他從來不在這兒過夜。我甚至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你認為他可能會願意做一個兼職的顧問。」   「問問也無妨。」瓦爾多似乎有些不自然。他在背後藏了什麼東西。   「嗯,你在背後藏了什麼?不用問,肯定是賓達的簡歷。把它給我,瓦爾多。」   「你總是比我高明,老闆。」瓦爾多交給他四頁文件。   湯普金斯大聲地朗讀介紹信:「『賓達,生於1950年。學歷: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優秀畢業生,曾入選賽艇校隊;哈佛大學MBA。就業經驗:全錄公司帕洛阿圖研究中心、蘋果電腦、還在坦登公司(Tandem)待過一段時間,在惠普管理大型專案18年,在電腦科學公司(Computer Sciences)10年。』哇,看看這些專案,沒有一個失敗的。我一直想知道這些專案是誰負責的。」   「當然,我不知道他願不願意來。」   「但是正像你說的,問問無妨。該死,我想我會去的。誰知道呢?也許這傢伙會成為第二個上這條賊船的人。」現在他感覺好多了。有像賓達這樣的人在身邊,他就不會因為面前的任務而那麼沮喪。「我怎麼能找到他?」   「你最好去問萊克莎。」瓦爾多拿起湯普金斯的空杯子,轉身離開。   湯普金斯穿過走廊來到萊克莎的辦公室。   「萊克莎,我在哪裡能找到賓達?妳知道那個男人住在哪裡嗎?」   「女人。」   「什麼?」   「她是個女的,韋伯斯特。記住,是個女人。」   他茫然地盯著她:「噢,我還以為……」   「你又顯出偏見了,親愛的。女人也可以做經理嘛。」   「我一點偏見也沒有。」關於他的男性新同事賓達,他已經想像了很多。他想像他們一起喝點啤酒,講講相差無幾的過去,然後繼續研究那一堆簡歷。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把這些想像全都扔掉,然後,重新開始想像他和……他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什麼名字?」   「貝琳達。」   他和貝琳達.賓達。「我一點偏見也沒有。」他對萊克莎說,「瓦爾多說她選擇繼續留在摩羅維亞,至少暫時留下。妳知道在哪兒可以找到她嗎?」 認出她並不困難。由於知道她曾經參加過柏克萊的女子校隊,湯普金斯知道她一定是個高個子。即使坐在海邊公園的草坪上,她也顯得修長而柔韌。而且她身上有某種吸引人的東西——可以說是吸引,也可以說是瘋狂,就在她的眼睛裡。「我覺得妳就是貝琳達.賓達。」   「這種感覺不錯。那麼你覺得你自己是誰?」   「湯普金斯。韋伯斯特.湯普金斯。」   「坐下來吧。」她低頭看了一下身旁的草坪,湯普金斯坐下。   「我給妳帶來一些東西——也許它能讓妳的思維活躍一下。一件禮物。」他遞給她那本《結構控制管理》。   她翻過幾頁,開始飛快地瀏覽,偶爾停下來看幾個單詞和一些插圖。然後她闔上書:「你真好,韋伯斯特,給我這件禮物。真好。不過,嗯……」   「難道這不像一杯清新的好茶嗎?」   「不。」貝琳達把書扔出一道長長的弧線,扔進了垃圾箱。「完全粗製濫造。」「喂,妳就不能委婉一點嗎?」   「你應該試一下,真的。讓自己從條條款款當中解放出來。」   「我可以想像。好吧,對於這本《結構控制管理》,我的意見大概跟妳一樣,只是我花了一些時間才了解這一點。不知道為什麼,這本書沒有講到管理究竟是什麼。我是說,它太……」   「強調大腦。裡面全是動腦的東西。管理並不完全是一門動腦筋的科學。」   「沒錯,我也這樣想。」   「如果你在管理的時候注意一下哪個器官在活動,那多半不是大腦。管理在內臟裡、在心裡、在靈魂裡。」   「是嗎?」   「是的。管理者要學會相信自己的內臟,用心來領導下屬,並且建構起團隊和組織的靈魂。」   「相信自己的內臟……」   「在做人事決策的時候。當你考慮把某個人安排到某個關鍵的位置上,而且從書面資料上看,他或她也很優秀,但是某種東西告訴你要觀察一陣子。那種東西就是你的腸胃。然後,另一個人來了,這時你體內的一個小小的聲音對你喊道:『就是這個傢伙!』或者:『就是她!抓住她,讓她負責所有的工作,讓她自己去做。』這也是腸胃在說話。最好的管理者就是擁有最好的腸胃的管理者。作為一個管理者,你必須掌握的一項關鍵思維技巧就是:學會相信自己的腸胃。」   「喔。」湯普金斯陷入了沉思,「這就是腸胃。那麼心呢?」   「人們會回應你的心。他們不會因為你聰明或你一貫正確而追隨你,他們只會因為愛你而追隨你。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太理想化,但這是事實。我回想那些我尊敬的管理者,他們都有著廣闊的胸襟。在某種意義上,心是管理的根本要素。會動腦的『領袖』可以帶領別人,但是別人不會追隨他。」   湯普金斯仔細咀嚼著這些話:「很明顯,這是不能公式化的。因為妳無法對自己的心做多少描述。妳的這種管理哲學讓人們無法透過學習而成為優秀的管理者。」   「也許的確不能。也許優秀的管理者是天生的。」   他搖著頭:「我無法完全肯定。也許妳的確生來就是一個優秀的管理者,但仍然有很多人是逐漸成長為管理者的。他們一開始很笨拙,後來逐漸變得自信,成為優秀的管理者。難道他們不是逐漸訓練出自己廣闊的胸襟的嗎?」   「我想是的。」   「也許是這樣。那麼靈魂呢?那又是指什麼?」他問。   「這就稍微複雜一點。你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專案成功的關鍵是讓人們能夠更有效地在一起學習。如果他們完全分開來工作,如果只是一些彼此不認識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工作,那麼靈魂就可有可無了。管理也就簡單了,只需要協調他們的工作就可以。這就成了一個完全機械化的事情了。」   「也許在這種情況下,結構控制的方法會有用。」   「沒錯。但是現實的世界要求團隊成員之間有緊密的、溫暖的、甚至是親密的聯繫,還要求組織內部有簡單而有效的互動。」   「那麼,妳又怎麼促成這些?」   「噢,你無法促成這些。你只能讓它發生。你創造這樣一種氛圍,讓他們可以這樣。然後,如果你夠幸運的話,他們就會這樣。」   「在這整個過程中,管理者的角色是……」   「……創造一種氛圍,讓健康的互動盡可能地發生。這就是我所說的『建立團隊的靈魂』。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做,但是你必須去做。也許你可以在團隊中形成一種對高品質工作的追求,或者向他們灌輸一種意念:這個團隊,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群菁英,是全世界最好的。你應該讓他們認真思考正直(integrity)這個詞所有的涵義,以及整個團隊所承擔的責任。無論如何,一支團隊應該有某些共同的夢想,正是這些共同的夢想讓成員結合在一起。我想,這就是團隊的靈魂。」   「聽起來很複雜。」   「也不是太複雜。你看,團隊的成員們拼命地想合為一體。人這種東西,從骨子裡就有成為團體一員的需要。可是在今天這個缺乏人情味的現代世界裡,沒有那麼多的團體讓人們參加。」   「的確如此。不認識自己鄰居的人多得很。」   「團體再也不會從我們居住的城市產生了,但是對團體生活的需要仍然在我們的心裡。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參加一個團體最好的機會就是在工作中。」   湯普金斯有種虛幻的感覺。噢,天啊。他收回思緒:「那麼,妳前面講的『建立團隊的靈魂』其實是指團體的建立。」   「對。你在團隊中培育的靈魂就好像貝殼裡的一粒沙。它是一顆種子,圍繞著它,團體才能開始形成。」   他望著港口的遠方,目光變得渙散。   「那麼,就這些了?」長長的安靜之後,他說道,「腸胃、心和靈魂。這些就是管理的一切?」   「嗯,腸胃、心、靈魂……還有鼻子。」   「鼻子?」   「是啊。偉大的經理還需要有一個靈敏的鼻子,才能嗅出手下人的胡說八道。」湯普金斯在公園裡待了大半個下午,一直跟貝琳達聊著。薄暮降臨時,他發出了邀請。   「貝琳達,我希望將妳專家級的腸胃用於工作,妳覺得怎麼樣?妳願意來跟我一起工作嗎?」   「你想讓我當你的顧問?」   「是的。」   湯普金斯回到辦公室,他打開日記本,拿起筆:   管理者重要的身體部位:   .管理牽涉到心、腸胃、靈魂和鼻子。   .因此……   要用心來領導,   相信你的腸胃(相信你的預感),   建立起團隊的靈魂,   訓練一個能嗅出謊言的鼻子。
7 徵才
  貝琳達一早出現在湯普金斯先生的辦公室。   「好吧。」他說,「我想我們可以開始了。」他從桌子旁拉過一把椅子給她,指指桌上的一堆簡歷:「這就是我們要看的。」   貝琳達沒有坐下。她拿起一份簡歷看了看,臉上浮現出厭惡的表情。「這些人離這兒有多遠?」過了一會兒,她問道,「幾小時的路?」   「大部分都幾分鐘就到了,我想。我猜他們都在這裡的某個地方。」   她高興地說:「噢,太好了。」她拿過一個垃圾筒,把所有的簡歷都掃到裡面去。「別看這些簡歷了,我們直接去看他們。」   湯普金斯先生驚愕地盯著她,但是她已經向門口走去。   瓦爾多給了他們一張名單,上面有他們想要面試的人和找到這些人的方法。只用了幾分鐘,他們就到了第一個候選人的辦公室。這是一個英俊的小夥子,穿著運動夾克和棕色休閒褲,非常整潔。   「說說你對管理的看法。」貝琳達提議,「專案管理,這是一個怎樣的工作?」   年輕人的眼睛一亮,很明顯,他喜歡這個問題。「管理……」他說,「每當我考慮管理問題的時候,我總會想起《巴頓將軍》(Patton)那部電影。你們看過那部電影嗎?喬治.史考特演巴頓,你們記得嗎?」   貝琳達和湯普金斯一起點點頭。   「我想,我就像巴頓。我是說,專案經理就像是巴頓。必須這樣。就像在電影的第一個戰爭場景,直接攻打隆美爾那樣。他就是策畫整個戰役的那個人,他指揮每一次炮擊。」   這個年輕人站了起來,在虛擬的戰場上揮著手臂:「空中支援!他這樣說,然後空中支援就來了。收到——收到——收到!轟隆!轉向側翼!這兒!那兒!左側編隊,進攻!進攻!現在撤下來,趕緊撤下來!快!現在等著,等著,等我的命令……就是現在!進攻,進攻,把所有的炮彈都扔給他們!右翼,切斷他們的後續部隊!是的,就是那兒,就是那兒。現在我要更多的轟炸機,把炸彈丟到中間。好了,現在該決個勝負了,後備隊,上。後備隊從左側進攻,快。是的,就是那兒,就是那兒,敵人絕對不會想到。砰?!轟隆!把他們全幹掉!耶!!」   湯普金斯的下巴都快掉了,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嘴合上。他轉過頭看看貝琳達,她看上去完全無動於衷,甚至有點打瞌睡了。   「我明白了。」過了一會兒,湯普金斯說,「那麼,這就是你對管理的看法。」   「絕對如此。就像指揮一場坦克戰一樣。管理者是首腦,其他所有人都只是步兵。」   然後,走出辦公室,與貝琳達單獨在大廳的時候,湯普金斯留心著她的表情:「看起來他是個熱情的年輕人。但我發現他沒給妳多深的印象。」   她做了個鬼臉:「你真的看過那部電影嗎,韋伯斯特?《巴頓將軍》你看過嗎?還記得裡面的情節嗎?」   「當然了。」   「片子開始的那一幕,巴頓『指揮』戰役的那一幕,我們這位年輕朋友所說的那一幕:呵呵,巴頓在那一幕根本連一道命令都沒下過。他只是從望遠鏡裡看著整個戰役。德軍坦克分隊如他預料的穿過山谷,而他就看著那些坦克。在那裡,在第一輛坦克上,站著一位軍官,手裡拿著馬鞭。巴頓盯著他,說道:『隆美爾,我讀過你的書。』他讀過隆美爾的書,所以他很清楚隆美爾會怎麼做。然後,戰鬥開始。進攻,側翼機動,佯裝撤退,再次進攻,空中支援,後備隊到達。巴頓只是看著,根本沒有下達一道命令。」   「那麼,那個孩子是記錯了?我自己也記不清那些細節了。」   「他記得他想記的。他想記住的就是那位將軍。在他的腦子裡,管理者就是戰役中唯一真正的智慧,其他的所有人都『只是步兵』。」   「啊……」   「那根本不是巴頓。他不是戰爭真正的智慧,智慧分布在他所有的下屬那裡。戰鬥開始的時候,巴頓的工作已經完成了。而且他也知道這一點。」   第二個面試還沒開始就結束了。他們坐在第二個人的面前,這也是個看上去很熱情的年輕人,同樣穿著很整齊。   「好吧,說說你的管理哲學。」從貝琳達那裡得到了提示,湯普金斯也這樣開頭。   「嗯……」年輕人開口了。   貝琳達轉身看著湯普金斯。「用他。」她說道。   「什麼?!」   「就是他。」   「等會兒,我還沒記下他的名字呢。」   「卡塔克,艾勒姆.卡塔克。」年輕人告訴他,「我真的得到這份工作了?」   「呃,我想是這樣。」湯普金斯說。   「毫無疑問。」貝琳達說道。   湯普金斯盡責地將年輕人的名字記在活頁本上。唉,有一個了,只要再找17個就夠了。   走出辦公室,在走廊上,湯普金斯轉頭問:「貝琳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哦,在辦公室裡面,我跟他的幾個員工談過。當我跟他們談到艾勒姆時,他們的眼睛都閃現愉快的光芒。而且,你注意到辦公室的陳設了嗎?」   「唔……」   「那根本不是辦公室。裡面的陳設就像是作戰室、指揮中心,所有的工作圖表都貼在牆上。」   「我的確注意到牆上全貼著圖表。」   「設計、介面樣板(interface templates)、進度、里程碑……都漂亮極了。而且沒有私人辦公桌,只有一張大會議桌和很多椅子。很明顯他們全都參與作戰室的運作。」   「那麼,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沒有桌子的經理?把辦公室變成作戰室的經理?」   「我們要找的是優秀的經理,他會有足夠的警覺,他會改變身邊的環境,讓環境與他和他的員工要實現的目標更加協調。」   在第一天裡,他們就做完了差不多30場面試。面試的結果有兩種。第一種,貝琳達露出彬彬有禮的微笑坐在一邊看,帶著一點睡意等著候選人結束,然後他們就讓這個候選人出局。第二種,貝琳達會打斷候選人的話,要湯普金斯馬上聘請他或她。湯普金斯一直都不清楚貝琳達選人的標準究竟是什麼,但是她挑的人都讓他感覺很不錯。很明顯,她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覺。有時候,在貝琳達的認同下,他也會做出決定。每當離開他們的新員工的辦公室之前,貝琳達總會請那個人提供一些建議,例如他認為其他經理中誰是最好的。   到最後一個面試的時候,他們已經疲憊不堪了。他們來到一個叫莫莉.馬克莫娜的女人的辦公室。貝琳達請她描述一下她正在進行的專案——為摩羅維亞港務局做一些報表生成器。莫莉很熱情地開始說明,卻被一陣敲門聲給打斷了。   「請原諒。」她說道,「我猜是我的員工。」   門口的人顯得心煩意亂。「莫莉,」他說,「外面有個傢伙需要懺悔。他真的需要,現在。」   「噢,好。」她說道,「讓我拿一下圍巾。」她轉身走到衣櫥邊,彎下腰去,背對著門口。韋伯斯特和貝琳達按捺不住好奇,走出辦公室。在走廊上,他們看見那個人的背影,他走進一間雕飾精美、有兩扇門的木頭小隔間,並拉上了身後的門簾。過了一會,門上的綠燈變成了紅燈。   莫莉從他們身後走過來,脖子上戴著繡花真絲圍巾。「用不了兩分鐘。」她對他們說。   她走進了另一扇門,把門緊緊地關上。他們聽見,在那個小小的空間裡,隔開兩人的滑板被拉開了。過了一會兒,從隔間裡傳出了竊竊私語聲。   一陣沉寂之後,又聽到滑板關閉的聲音。門上的燈又從紅色變成綠色,那個人走了出來,快步穿過走廊,消失在轉角處。又過了一會兒,莫莉也出來了。她取下圍巾,領著貝琳達和韋伯斯特回到辦公室。   莫莉關上門:「你們一定想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的確,我們想知道。」湯普金斯回答。   「是這樣,他告訴我,他的測試工作將需要比預期更長的時間。實際上,他會至少超過里程碑兩個星期,甚至可能是四個星期。」她走到白板旁邊,在其中一個里程碑的周圍畫了一個紅圈。然後,她畫出可能的四個星期寬的一個區域,以顯示修改後的里程碑的位置。   她又轉向他們,發現他們有點茫然,於是說道:「有時候,員工很難面對面看著老闆,告訴他『我的工作要逾期了』。有時,如果只是逾期還好辦。但是問題是,常常老闆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員工本來應該在幾個星期前就告訴她的。這時再做什麼也於事無補。總之,我們設計出了這種半匿名的互動體制。當然,我一直都知道來懺悔的是誰,不過我假裝不知道。而且他們也知道我知道,但是他們也假裝不知道。這樣,壞消息就更容易傳達到我這裡。」   貝琳達站了起來,看著湯普金斯先生。「你還想了解莫莉.馬克莫娜別的什麼嗎?」她問他。   「沒有了。我看這樣就夠了。歡迎來到我們的團隊,莫莉。我們會給妳一份特別的任命。」   「還有一件事。」貝琳達轉身對莫莉說,「妳把你們的懺悔叫做『半匿名』體制。真正的匿名互動對妳會有幫助嗎?比如說,我們開設一個匿名的電子郵件帳號,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帳號的密碼,這樣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完全匿名地發送消息給妳。」   莫莉點著頭:「我們曾經想過,結果被網管否決了。他們被這個主意嚇壞了。我猜他們擔心這個帳號被用來發送惡意中傷的消息,或者類似的東西。總之,他們大聲而清楚地說『不行』。」   「我會去說服他們的。」貝琳達回答她,「如果有必要的話,拿著大錘也要說服他們。明天你們就會擁有這樣一個帳號。這個帳號可以叫『ANON』,密碼嘛……呃,就用『MOLLY』怎麼樣?明天就可以完成,妳可以告訴妳的手下。」   「這個帳號不會被用來發送惡意資訊嗎?」在回辦公室的路上,湯普金斯問貝琳達,「我是說,這也可能是個問題。」   「哦,我不那麼想。如果有人想發送那種資訊,有很多其他的途徑。在絕大多數組織中,缺少的正是一個乾淨的、隱蔽的、可以向老闆傳遞真正資訊的途徑。所以,每個人都想說、每個好老闆都想聽的那些壞消息,總是要到遲得不能再遲的時候才會到達老闆那裡。我打賭,ANON這個帳號一般不會有人用。但是,一旦有人用它,它的價值就是無法衡量的。」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以後,貝琳達叫瓦爾多調查一下他們所選擇的經理過去曾經領導過的專案。她最想知道的是他們每個人曾經管理過的最大的團隊。沒花多少時間,瓦爾多就把列表放在他們的面前。   「好,舉個例子,我們先來看看莫莉。在她的管理經驗中,她領導過四個專案:3個人的、5個人的、5個人的、還有6個人的。」   他們一起走到佈告欄旁邊,那裡有他們先前貼的第一批六個專案(18個團隊)的概況表。湯普金斯接著說:「那麼,她最合適到PMill,網頁設計器專案。我們會給她一個8~10人的開發團隊。」   「嗯。」貝琳達說,「我覺得她更適合這個。」她指著QuickerStill的概況表,那是要和Quicken競爭的專案。它是六個專案中最小的,在「最大人數」的方框裡寫著「6」。她用粗鈍的手指敲敲那個數字。   「6個人?但是她已經做過了。她會想要更多、更有挑戰性的任務來幫助她成長。」   「她會的,她當然會的。但是我們會請她幫我們一個忙,到下一個專案中去成長。這一次,我們會請她把以前為別人做成功過的事情為我們再做一遍。對每個專案,我們都會這樣做,要求人們稍微延後『有挑戰性的目標』,再一次重複他們知道能夠成功的東西。這是技巧,韋伯斯特,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的技巧。」   湯普金斯仍舊寫下這一天的心得。絕大部分想寫的都是招聘過程中的事,但是還有貝琳達把巴頓作為一個管理者的精彩觀點……   用指揮戰爭來比喻管理    . 在戰爭開始的時候,管理者真正的工作已經完成了。   面試和徵才    . 徵才牽涉到所有與管理有關的身體部位:心、靈魂、鼻子和腸胃(但主要是腸胃)。    . 不要獨自進行——兩副腸胃遠比一副腸胃要好兩倍以上。    . 對於新的雇員,交給他們的專案最好難度不超過他們曾成功過的專案;把有挑戰性的目標延到下一次。    . 尋求建議:你最想用的那個人可能還知道其他很好的人選。    . 多聽,少說。

延伸內容

〔推薦序〕 看小說也可以學習到專案管理的智慧
◎文 楊亨利/國立政治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   學資訊管理的人都應該知道DFD這種傳統的系統分析工具。DFD的符號有不同的繪法,其中一套就是 DeMarco與 Yourdon所提出的。所以,對Tom DeMarco此人應該不陌生。對這麼一位大師所寫的書,我們會有怎樣的預期呢?   聽過狗熊偷玉蜀黍的故事吧?狗熊用雙手偷了根玉蜀黍,夾在左手的腋下,然後再用雙手偷下一根玉蜀黍,又夾在左手的腋下,結果總共只偷走了一根玉蜀黍——因為其他之前所夾的,通通掉在地下了。學生呢?終年受教,背重點、找考古題,一切只重考試,考完了卻又都忘光了。教師偶爾提醒學生要思考,所面對的卻常是一片茫然。學習與教學就真是如此無奈嗎?   我教導系統分析與設計、軟體工程相關課程多年,常感到要讓學生們真能體會系統開發中的問題是十分困難。不管是用英文、中文的教科書,書中所提的觀念,對同學們似乎永遠只是「考試是否會考這個」。即使輔以分組來進行小型真實專案的開發,究竟真實度還是不夠,時間也僅有二、三個月,同學們還是難以體會出其間蘊含的管理議題、人性問題、組織政治的現實等。這其實也怪不得同學,畢竟是缺乏經驗智慧的累積與洗禮。個案教學或許是補強同學經驗、給予思索情境的一個方式。   本書是個案嗎?卻也不是,作者用的是小說手法,有鮮明的人物與刻意安排的情節。這本書讓學生們來看,應比教科書可讀性高得多。或許,若被其情節吸引,還會讓他們廢寢忘食。   看小說又會有何長進?這小說雖也安排了男女主角,可是它可不是一本言情小說。其實,若真從言情小說角度來看,或許還會覺得其某些情節、乃至結局安排並不十分合理。   那這到底是何種小說?它出現了下列一些名詞:「甘特圖」、「PERT圖」、「狀態報告」、「時間卡」、「專案里程報告」、「軟性議題」、「人員選擇」、「任務分配」、「激勵團隊」、「CMM 2、3級」、「對照實驗」、「關鍵性專案」、「介面樣版」、「半匿名互動機制」、「流程改善」、「模擬器」、「除錯」、「測試」、「最後一分鐘實作」、「軟體審查」等。學資訊或教資訊的人,若不先告訴你這是什麼樣的書,你是不是會猜它是本典型的系統分析、軟體工程或專案管理的教科書呢?   曾有個碩士班學生說:「學資管啊,就只要懂一些名詞;當別人提到時,你不會陌生,或你能對別人搬弄這些名詞就好。」是這樣嗎?當然不是。不懂得整體概念,弄不好,你就要班門弄斧、貽笑大方了!可是,若真能懂得該懂的名詞,卻也是第一步,尤其是對現在大學部學生的基本要求!強灌輸上述這些名詞,考考名詞解釋,學生去背誦、默寫,而後,再遺忘。若真如此,豈不如同上述狗熊般的悲哀?若能在看小說時,潛移默化地去體會、主動去了解那些觀念,豈不是更愉快? 看完本書,你應能:   ◎對管理、尤其是專案管理有所體會   ◎對組織政治有些了解   ◎知道壓力與生產力的關係   ◎明白人力資源在專案發展中的角色(資管同學,聽過人月數字的迷思吧?加人手真的能解決問題,加快系統開發速度嗎?)   ◎也對如何解決衝突有基本認識   這書還有一個特點,它用了男主角寫日記的方式,傳遞了一般教科書中的重點、總結。仔細去咀嚼那些話語,或許你可得到很多!"

作者資料

湯姆.狄馬克(Tom DeMarco)

他是大西洋系統協會(Atlantic Systems Guild, www.atlsysguild.com)的主持人之一。他從1979年起,就針對專案評估、生產力、管理、企業文化等主題授課、撰述與提供顧問服務,因而享譽國際;他也是卡特聯盟(Cutter Consortium)的成員。1986年,他因「對資訊科學的終身貢獻」獲頒J.-D. Warnier獎;1999年,因「對軟體工程方法的終身貢獻」獲頒韋因.史帝文斯獎(Wayne Stevens Prize)。他的顧問工作主要是擔任專家證人(expert witness),偶爾也接受專案和團隊的諮詢工作。他的寫作主題包含開發方法、組織功能與組織功能失調。 狄馬克的著作除了《最後期限》外,還有與提摩西.李斯特(Timothy Lister)合寫的經典名著《Peopleware》、《與熊共舞》(皆由經濟新潮社出版)。他現居住於緬因州坎登(Camden),並且在附近的緬因大學授課。

基本資料

作者:湯姆.狄馬克(Tom DeMarco) 譯者:UMLChina翻譯組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書系:經營管理 出版日期:2015-10-06 ISBN:9789866031755 城邦書號:QB1021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