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瘋狂改變世界:我就是這樣創立Twitter的!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不夠瘋狂,就沒有Twitter!如果你還不認識Twitter創辦人畢茲.史東,請來聽聽他稀奇古怪的經歷: ◎部落格愛好者,架設史上最唬爛的部落格「天才實驗室」,裡面專放一些還沒成功的古怪想法,結果被Blogger創辦人伊凡‧威廉斯看上,延攬進Google工作 ◎大學時,因為獲得出版社美術設計的工作,直接放棄大學學位 ◎只有高中學歷就能混入充滿博士學位工程師的Google ◎史上最窮Google員工,同事還湊錢贊助他買床墊 ◎與伊凡一起研發出手機廣播系統,離開Google,創立Odeo ◎感覺到廣播並非自己的興趣,又與傑克·多西花兩周設計了Twitter,並與伊凡、傑克一起創辦Twitter ◎三人帶著作品參加2007年SXS大會,Twitter一炮而紅,並拿下當年大獎 ◎Twitter獲頒威比獎(Webby Awards) ◎因與董事會理念不合,離開Twitter,創立Q&A平台Jelly 畢茲說,Twitter的成功秘訣是: ☆ 天馬行空×投注熱誠×聆聽使用者的意見 ☆ 當你在工作中投入全部的身心,就有可能獲得成功 ☆ 我們可以建立一種商業模式,既能改變世界,又超級有趣 ☆ Twitter的成功從來都不是依靠技術領先,而是人性的勝利 ☆ 如果堅持為使用者提供正確的服務,那麼我們終究會贏得市場 ☆ 誠信是與使用者維繫長久關係的最佳方法 ☆ 我們的同事都很聰明,並且心地善良 本書是Twitter共同創辦人畢茲.史東的自傳。與矽谷的天才們相較,畢茲更像是一般人,他出身窮苦家庭,需要靠政府補助金才能夠就讀高中;雖然拿著獎學金進入大學,卻因為獲得了正職的工作而直接放棄大學學位。即便如此,天性樂觀與追隨直覺的特性使他永遠只朝自己的理想看,也因為他的堅持還有對於經營部落格的熱愛,讓他成為少數非工程師身分卻能進入Google工作的人。 他是矽谷的傳奇,當Google的工作再也不能引發熱誠時,不管手中的股票價值正在飛漲,便毅然決然離開Google,並與傑克‧多西(Jack Dorsey)僅花兩周時間寫出Twitter的原型。 他對企業的經營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在所有人都還沒學會重視使用者意見的年代,他首先主張要讓Google的服務更加人性化;他把自己的手機光明正大留在Twitter官網,好讓每個使用者都能打給他詢問;他不害怕暴露自己的缺點,每當Twitter當機,他會對使用者坦承「我們做得不夠好,但我們正在努力」;他堅守媒體中立,希望Twitter給社會的回饋是更快速的流通訊息,而不是如何賺進更大把的鈔票。 無論在哪個行業,畢茲都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他充滿熱誠的風格也影響了他創造的企業Twitter,使得Twitter更有能力去改變這個世界。 【專文導讀】 徐挺耀〈泛科學創辦人、潮網科技創辦人〉 【熱情推薦】 老查〈康泰納仕樺舍集團數位營運總監〉 張育寧〈TechOrange科技報橘總編輯〉 楊士範〈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暨總編輯〉 創業太累、太瘋狂,有時候我們需要一些加油打氣讓我們有勇氣繼續走下去。這本書是所有孤獨創業者最好的提神劑,讓你不忘記自己為什麼要創業,以及知道世界就是需要這樣的瘋狂。——楊士範,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暨總編輯 一個簡單的點子:讓使用者在網路上隨時張貼發送一百四十個字之內的公開短訊息,釋放了每個人心中渴望展現自我、渴望與人連結與交流、渴望表達善意的念頭。Twitter的崛起背後,除了每位使用者各自不同的創意運用之外,透過API連結其他不同的網路服務所產生的化學作用,以及行動網路趨勢的推波助瀾,共同成就了這一項足以撼動世界的服務。而讀著創辦人之一畢茲·史東娓娓道來Twitter的發展過程,不只是讀企業傳記,更讓人一窺科技創業者如何藉由創意與技術,讓自己的想法得以改變世界的動人歷程,並且從中得到啟發。——老查,康泰納仕樺舍集團數位營運總監 想要了解數位媒體的未來,你不能不認識他:Twitter創辦人畢茲.史東。 他花兩周打造Twitter平台,八年後的現在,傳統媒體業還是沒參透Twitter究竟怎麼開始這場破壞式革新、未來的媒體業又將往哪裡去?——張育寧,TechOrange科技報橘總編輯 很多創新企業都圍繞著一個孤獨的天才戰勝其他競爭對手的情節展開,但畢茲.史東卻用幽默而且超好笑的語氣打破傳統:這是一個關於合作、分享及網絡力量的故事。——史蒂文‧強森,《創意從何而來》作者 在本書中,畢茲.史東不會浪費時間說那些無聊的成功祕訣,我建議他不要這麼做的。如果你沒有從本書中受到啟發與激勵,那麼就說明你沒讀過這本書。——史提芬‧科伯,美國著名脫口秀主持人 這是一本感人、有趣並且振奮人心的好書。畢茲.史東將他的人生故事與我們一起分享,同時也告訴那些有夢的人,要敢於冒險、勇於改變自己的生活以及這個世界。——雅莉安娜‧赫芬頓,《赫芬頓郵報》聯合創始人 畢茲.史東的精彩人生不僅令人稱奇,而且讓人振奮。本書具備獨特的視野,我很開心一讀,也推薦大家一起。——朗‧霍華,美國著名電影導演

內文試閱

第三章 Twitter的誕生
  Twitter的輕鳴   我從沒有為離開Google而感到後悔,但我們的新公司最終還是難逃失敗的厄運,這對於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課,其意義遠遠超過商業運作和創業的基本原則。   一開始,Odeo有大概有十二名員工。這時,播客開始變得流行,早期的客戶還是以科技怪咖(geek)類型的人為主。當一種產品或服務開始在網路上流行時,就會產生一種風險,像蘋果這樣的超極大公司,他們會組織最好的研發團隊衝入並占領市場。但我們還好,蘋果公司對播客不感興趣。想來也是,蘋果為什麼要在自己的主流作業系統中加入這種「小把戲」呢?當時,蘋果公司看起來對社群媒體並沒有什麼興趣。   但讓我們吃驚的是,在二○○五年下半年,蘋果在其iTunes中引入了播客應用程式。在我們看來,這本是人們進行交流的一個資訊平台,但在蘋果公司眼裡這是人們聆聽專家演講、廣播以及娛樂的地方。對蘋果公司的設計者來說,播客就是這樣一個應用程式。而且,播客的普也印證了他們的看法是正確的。   這種發展趨勢對我們這間小公司來說是致命的打擊。當人們都在用iTunes時,他們為什麼還要來用Odeo?提防些大公司不是我要學的東西,也不是我關注的重點。伊凡透過挖掘播客的另外一種功能,來讓人們重新關注Odeo──這種方式就是人們可以透過Odeo的播客得到與他們志趣相投的人推薦的資訊。我們強烈地感到蘋果公司不會為播客的社交功能太花心思,因為它們甚至沒有為此在自己的蘋果相片應用程式開發發其他共享程式。所以,我們只有做一些iTunes不大會涉及的功能產品才有可能成功。   這是一次非常正確的商業轉型,但在那個關鍵時刻,這並不算什麼,因為Odeo還面臨著更為棘手的問題,甚至比一個擁有龐大資金的競爭對手帶來的威脅還致命。   伊凡和我,還有幾個其他團隊成員,我們實際上對播客都沒什麼興趣,我們既不收聽,也不錄音。有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好的音訊需要好的設備。收聽泰瑞‧葛羅斯(Terry Gross)的節目是種享受,可如果有個傢伙在自家地下室裡,除了一個劣質的麥克風外沒有其他音訊設備,嘮嘮叨叨地講上一個小時,那麼收聽這種節目絕對會讓人感到煎熬。   我們缺少一樣東西,而它對於成功創業卻是不可或缺的,這種東西的重要性遠遠大於音訊的品質,它就是感情投入。如果你對你正在做的事情並不熱愛,如果你自己都不是自家產品的忠實粉絲,那麼即便事情都已經做得很到位,你最終還是會以失敗告終。   §   對任何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情,我都無法投入。記得高中時有一次,政治課上要寫一篇論文,這讓我很困擾,因為題目實在太無聊,我很難投入到寫作當中。如果我找不到一種方式讓自己喜歡上這個作業,大概就要不及格了。   於是,我決定寫一篇有關社會治安的論文,並且用《蝙蝠俠》漫畫裡的內容作為我的原始素材。一旦我設定了自己感興趣的話題,這篇論文便順利地完成了。   §   伊凡和我那時還沒有意識到,其實我們對播客的興趣不大。當蘋果加入了播客功能時,伊凡寫了一份備忘錄,並傳閱給團隊中的一些人。這是一份非常好的商業計畫,如果Odeo依照這個計畫將業務重心放在社交發展上(社交發展是指基於使用者的流覽資訊,提供一些專屬推薦,和亞馬遜賣書的行銷手法一樣),將會取得成功。我讀了之後,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計畫,也應該會奏效。   某天晚上,伊凡和我去了舊金山,找一間我們兩人都喜歡的小店,想吃點壽司,再喝上幾杯威士忌。我帶了他寫的備忘錄,準備問他幾個問題。   「伊凡,我真心喜歡你的這個方案,我覺得很棒,應該能成功。」   「謝謝。」   「如果按照你的方案執行下去,我們將成為播客界之王。」當我說「播客界之王」這個詞時,我做了一個很誇張的手勢,還模仿了國王說話的語氣。   「哇,你真的覺得這方案有那麼好?」伊凡有點得意。   「是的,」我說,「但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什麼問題?」   「你真的想成為播客界之王嗎?」我問道,因為我也問過自己同樣的問題。   伊凡喝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放下酒杯,笑了起來:「不,我根本不想當什麼播客界之王。」他說道。   「我也不想。」我告訴他。我知道我們現在討論的話題非常重要。如果不是一件可以讓我們熱血沸騰的事,我們又怎能投入全部身心呢?而與此同時,這個新發現讓我感到一絲絲興奮:如果我們不感興趣,我們就無法前進。   伊凡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不再笑了。他把頭埋在手掌中,發出嘆息。我明白這聲嘆息中的含義:「你說的對,那現在該怎麼辦?」   伊凡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極少數能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我之前提到過,他總是給我充分的自由和空間去產生瘋狂的想法。如果我說「等一下,假設這裡沒有重力」,伊凡就會說「繼續說下去」。他很欣賞我腦力激盪的能力和直覺,他也知道在這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話語中很可能蘊含著可行的創意。所以,我們是很好的搭檔,我站在雲端,他則腳踏實地。   伊凡對於我天馬行空的想法總能給予足夠的耐心。那個晚上也是這樣。   「我們可以甩開Odeo,用新想法重新創業。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資金方面也還算充裕。」   起初伊凡對這個點子感到很興奮,但接著他又皺著眉說:「是不錯,但我們從投資人那裡募得的資金是用於創辦一家播客公司的,我們不能再用人家的錢嘗試一些沒把握的項目。」   他說的很對,如果那樣做,我也會感覺很不舒服,所以我繼續拋出我的建議。   「也許我們有辦法全身而退。我們要向自己、團隊、投資人、董事會以及所有人承認我們不想再幹了,然後把公司賣給真正喜歡播客的人。」   伊凡決定認真地思考我的提議,之後我們就結束了晚餐。   一周以後,伊凡下定決心告訴董事會他不想再擔任Odeo的首席執行長了,如果董事會同意,他會幫助他們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但董事會沒有答應,投資人就是看好伊凡和他的想法才投入資金的。所以,最終決定是雇用中間人為Odeo尋找一個買家。   在這期間,伊凡做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永遠地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他告訴團隊成員Odeo的董事會正忙於為Odeo找個下一個買主,然後他建議大家搞一個「駭客馬拉松」。伊凡像打氣般鼓舞著大家的士氣,他建議保留主要幹部以維持Odeo的正常運營,保障使用Odeo的使用者體驗,而剩下的人員則要啟動一個「駭客計畫」:每兩人組成一個小組,用兩周時間編寫程式,實現我們所有的想法。這絕對是個超級好主意,因為他鼓勵我們去追尋夢寐以求的目標。如果伊凡是因為我們對播客這個產品不是很感興趣才設計出這個挑戰的話,我將舉雙手贊成,因為他也在懷疑這樣熱情是否能擦出火花。最終,事實證明我們是對的。   在Odeo有個程式師叫傑克‧多西(Jack Dorsey),我們兩人從一開始就特別合得來。傑克非常安靜,但也特別愛笑。大多數的周末我們都膩在一起,聊聊我們之前的一些創業經歷或是一些失敗的點子,還在Odeo合作完成了一些很小的項目。這就好像在學校裡選搭檔一樣,你一定會選擇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我非常想和傑克一起完成「駭客馬拉松」,但是我們能一起做什麼呢?   故事講到這裡可能顯得亂糟糟的,因為當伊凡宣布啟動「駭客馬拉松」之後就是午餐時間了,大夥兒走出去吃飯,我當時並不在場。但很明顯的,在吃飯期間傑克向他們分享了他的想法和創意。當傑克回到辦公室時,便來問我是否願意和他做搭檔。   我說:「當然,我一直覺得我們應該一起合作。你想做什麼方向的產品呢?圖片部落格?但我覺得這東西又有點設限。」因為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我想設計出操作簡單、介面簡潔的產品。「我們可以做一個手機網路,一個你在手機上就能使用的小型網路,就像針對手機用戶的個人空間一樣。」   傑克說:「這個主意聽起來很酷,但我還有個好主意。」他把我帶到他的筆記型電腦前,對我解釋。我們一起看著他即時通好友名單。這裡有一個小功能叫作「狀態」,你可以在狀態列裡留下資訊,比如「不在位置上」或是「外出吃飯」等,這樣你的朋友就知道為什麼你無法即時回覆他們的留言了。   傑克的好友中大概有六、七個人設置了個人狀態。傑克指出,除了「離開」或者「忙碌」外,人們還喜歡改寫其他資訊──有的人改成「感覺很無聊」,也有人改成「正在聽歌」等。傑克說,他只要掃一眼好友的狀態列,就會知道他們現在在幹嘛。他問我,我們是不是應該搞一個類似的產品,一個可以發布自己的狀態也可以看到好友狀態的產品?   我喜歡簡單並且有想像力的想法。事實上,這讓我想起了之前發展的兩個小型的部落格專案,它們雖然進入研發過程,卻沒有生成任何有價值的產品。在去Google以前,我原本準備做一個「部落格邊欄」(Sideblogger)的小程式,可以讓人們在那些字斟句酌的部落格長文旁邊快速地貼上自己的碎碎念;後來到了Google,我在Blogger團隊中也曾推過在手機上使用小型部落格的專案。   §   當傑克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對城市如何運轉以及如何調度計程車這些事非常癡迷。如果你能把計程車的調度協調好,你就能掌握這個城市的脈搏。他喜歡這個狀態功能,因為它能夠架構出一張社會模擬圖,因為它能記錄及反映人們的行為。而我對於人與人間透過應用程式進行的特殊交流非常感興趣。傑克說:「而且它還可以是Odeo的產品,因為你可以在你所寫的文字中加上一小段錄音。」   我卻說:「不,如果我們真的要做這個,就應該做得超級簡單,不要音訊。」   傑克笑了:「好吧,不要音訊。」   我說:「我會開始研究出個概略的模型。」   傑克說:「我來研究怎麼能做得更簡潔。」   §   起初我們設想這個產品可以讓你透過手機向朋友更新你的狀態。網站只是一個歡迎介面,人們可以透過手機號碼註冊,但誰會隨便來到一個頁面,然後把手機號碼留給我們呢?我們否定了這個想法。我開始尋找其他的方式能讓人們更新狀態──網頁介面,即時訊息……但我們所說的狀態應該要是更便利的,所以,最有可能的解決方案就是透過手機發簡訊。   如果一個人透過他的手機簡訊將「狀態」描述發送給我們,我們就無須再詢問他的手機號碼,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了。而且,最早註冊時只能透過簡訊,之後我們發現此產品也應該支援人們在電腦網路上更新狀態,還能同時將這個更新發送到手機。   這樣我們的產品就定型了。傑克和我決定做一款產品,可以透過手機簡訊來更新狀態。我會設計這個應用程式的介面,人們在那裡可以看到他們所交換的狀態資訊;而傑克會設計出將簡訊和網路進行雙向連結的功能。這簡單多了,而且我對這個產品的興趣和熱愛遠遠大於播客。   §   在兩周的駭客馬拉松過程中,傑克和我都緊緊把握住一個原則,就是讓人們只需輸入一個簡碼──五個手機上的數字或字母,就可以把訊息發給我們。我們開始想用「Twttr」這五個字母,傑克找到網站註冊記錄,去查詢這個名字是否可用,結果發現它已經被《青少年雜誌》(Teen People)註冊了。我們又嘗試了其他字母組合(比如「Twitr」等),但後來都放棄了。我們要選一個容易記憶的,而且用一隻手即可輸入的代碼。後來,我們想使用「40404」,4和0這兩個數位在手機鍵盤上的距離非常合適,用拇指就能完美輸入。我們還考慮過把伺服器命名為「40404」,傑克偏好它的簡單,但「Twitter」聽起來確實更好。最後,我們決定還是用「Twitter」。   當傑克製作幕後程式時,我負責建立模組以展示這個產品的功能。我們一起工作的時候,會坐在旋轉椅上滑到對方的桌子邊討論方案,我也會把電腦螢幕轉向傑克,問他:「這個設計看起來如何?」我盡力保持設計的質樸、簡單,並以白色為主色調。我們兩人都很喜歡這類方案。通常我總是比較興奮,傑克則相對冷靜。我負責搞笑,傑克則負責笑。如果我興奮起來,就會像個孩子一樣跪在自己的旋轉椅上轉圈,嘴裡不停地碎念著我的想法;傑克則會正襟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雙手緊扣或是平放在桌子上,除了輕輕笑幾聲,幾乎面無表情。有時,我們也會漫步在城市間討論著我們的天馬行空。   我總是說得更多:「不,那是個壞主意。等等,那應該是個好點子,它是個好點子嗎?」伊凡和傑克是一類人,我負責讓思緒狂奔,他們則充當篩檢程式,他們都有足夠的耐心傾聽我的廢話──我甚至沒有給他們插嘴的機會。   §   兩周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傑克和我還沒有完成方案的原型,好在我已經完成了Twitter的網頁模擬版。在接下來的駭客馬拉松成果展示會上,同事們分別展示了他們的項目。其中有一個人(我猜是亞當‧雷加爾)甚至嘲弄我和傑克設計的這款產品。他設計的產品叫作「友情聊天室」(Friendstalker),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它的功能是將你朋友的發文固定整理到一個地方,這樣你就可以集中瞭解全部好友的網路動態。佛洛安‧韋伯做了個一個程式叫「掉鏈」(Off Da Chains),我根本沒弄明白它是幹什麼的。另外一個小組則用「群組」理念做了一個產品。   當輪到我們向Odeo的同事展示Twitter時,我起身將筆電接上投影機,開始展示我們的產品。整個產品雖然還沒有完全成型,但沒關係,展示稿足以讓我展現透過手機將個人狀態發送到網上的全部流程。   展示稿的第一幕是顯示我們的網頁狀態,最上面寫著:「你正在做什麼?」你可以在這個問題後面的空格裡填寫你的狀態。我輸入「在示範」,接著我按下了提交鍵,另外一個螢幕的最上方立即顯示出:   在示範   這行字下面是之前其他人測試留下來的狀態,然後是一條線,線下面是我的好友的一些資訊。   然後我說道:「這是傑克的手機。」我點到下一張幻燈片,上面顯示了傑克的手機,手機螢幕上也顯示「在示範」,當然這是修改過的圖片。   接著我透過他的手機發送「正在午餐」到「40404」,而幻燈片的下一頁展現的是另一個網頁介面,上面顯示傑克「正在午餐」。   就是這樣,我們示範了在手機和網頁之間的資訊傳遞。我把產品稱之為「Twitter,Odeo出品」。   其他同事對這款產品的印象不算太深,有些人認為這個創意太簡單,應該加入些更有趣的元素,比如影片或者圖片。我們解釋說,這個產品的核心要點就是簡潔。總而言之,當時這個產品並沒有被大家完全接受。   即便如此,傑克和我還是準備繼續完善這個產品。即使是在坐地鐵上班的路上,我也在思考Twitter的各種層面,從使用者介面特徵到我們想實現的功能(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應該就能做到這樣。等等,這應該行不通,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列車已經開得不能再快了,我恨不得從蒙哥馬利站飛奔到南方公園站。每一天,我都充滿著新的幹勁,雖然當時我還不能清晰地勾畫出產品的完整模樣,但我卻有一個不可動搖的意念,一種強烈的感覺。之後,我知道只有對工作的完全投入情感才能使我有如此的動力,但礙於我當時沉醉於工作,竟沒發現到。   傑克和我在工作中喜歡相互配合。我們都很興奮,希望能夠把這個創意付諸實踐,直到做出一個具有完整功能的版本。向大家做完產品展示後,傑克和我私下與伊凡進行了一次溝通,希望可以一起繼續完成Twitter。伊凡同意了。我們準備做出一個真正的試驗版並試運行幾周。就這樣,兩周的駭客馬拉松項目讓Twitter誕生了。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徐挺耀〈泛科學創辦人,潮網科技創辦人〉   在九○年代末的網路革命之後,形塑我們看到的世界,最重要的就是社群網路革命了。社群網路產生了一些偉大的公司,但過去十年,真真正正改變世界的社群網路只有兩家,一間就是臉書(Facebook),一間是Twitter。改變世界的具體指標,就是如果沒有這兩間公司,根本不會有阿拉伯之春。抗議的群眾使用社群網路讓獨裁者的訊息封鎖得到突破。沒有Twitter,也不會有新浪微博之類的區域性優秀服務,人們對於移動應用的導入也會比較遲緩,現在的網路世界也不會長這樣。   雖然都是改變世界的公司,兩間公司看待世界的角度也不太一樣,臉書是間由天才工程師馬克‧祖克伯創設的公司,擅長對用戶反饋高速迭代,重視人的連結,Twitter則是比較接近從人與內容的角度出發,在應用層面的使用情境千變萬化。   兩家公司的運作狀況也不太一樣,臉書是由馬克‧祖克伯天才而強勢的領導,除了大衛‧芬奇拍《社群網戰》我們可以一窺堂奧,本身的運作是比較穩定確實。而Twitter比較有人味,故事也比較戲劇性,幾個創辦人都非常知名,包含出售Blogger給Google的伊凡‧威廉斯,還有矽谷最知名的創業者之一傑克‧多西,以及本書作者畢茲‧史東等人。這些創造力過人的天才共聚一堂再加上產品的火爆,當然有很多複雜的動力導致Twitter的管理層非常不穩定,傑克‧多西都擔任過兩次執行長(他甚至用賈伯斯自喻),連畢茲‧史東自己最後都離開了Twitter。除了管理高層的混亂,Twitter的產品也在很長一段時間並不穩定,系統不穩的嚴重程度甚至連Twitter故障的標誌『失敗鯨』都變成一個很有名的圖像,幾乎所有Twitter用戶都知道這些問題,但他們還是愛用Twitter。   Twitter魅力之謎,在這本書中有很好的解答,Twitter創辦人畢茲‧史東寫的這本書,非常清楚的闡述他們一路走過來的痕跡,他們如何從已經失敗的項目Odeo轉往Twitter,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產品,他們如何確保自己的成功。畢茲‧史東連大學都沒有畢業,靠著努力與熱情得到了Google的工作,靠著對用戶和社交網路的理解參與創造了Twitter的成功。能達到這些是因為畢茲‧史東一直非常堅持對人的關懷,利他動機,群體力量,替使用者創造最大價值,我想這就是這些矽谷偉大公司跟一般公司的差別。在這些願景驅動下,改變世界才是可能。他非常堅持要為用戶創造價值,以及維持Twitter的中立性。在美國政府監控網路的「稜鏡計畫」披露後,只有Twitter被指稱很明確的回絕,這些價值的堅持非常不容易。   對任何一個有志創業者,這本傳記都提供很好的指引,比起一般創業書籍,Twitter能更多的教所有人『做什麼』、『不做什麼』。說的不客氣一點,很長的一段時間,甚至長到莫名其妙,Twitter都是一個領導階層更替不斷,產品穩定性不足,營收方向不明確的網路公司,甚至唯一的產品你還只能打一百四十字在上面。在正常的情況下這間公司可能已經收攤了數十次,但畢茲‧史東和傑克‧多西等人這些優秀的Twitter創辦人們讓Twitter能持續向前飛行。   有個小故事是書裡提到的,他們收到臉書祖克伯的鉅額五億美金收購邀請,他們親身跟祖克伯接觸,發現彼此想事情的邏輯差異過大,就拒絕了。要知道Twitter在那時接受收購是很好的交易,五億美金已經遠超過他們的想像,但是Twitter創辦人們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果斷拒絕。所以這麼多年下來,用戶可以持續原諒Twitter的不穩定,熱愛跟使用Twitter,就是因為他們有諸多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有諸多偉大願景,並且願意為這些偉大願景付出熱情跟行動,堅持住。這就是改變世界的人們和一般人的差別,這也是這本書裡面教我們最多的事情。

作者資料

畢茲.史東(Biz Stone)

Twitter共同創辦人,也是所有創辦人中唯一非工程師出身者。他畢業於麻州韋爾斯利高中,雖然獲獎學金進入曼徹斯特大學,卻因為獲得出版社的美術設計工作而毅然輟學,後與朋友共同創辦早期的社群媒體Xanga。離開Xanga後,畢茲因為個人部落格的經營有成,被Blogger創辦人伊凡‧威廉斯(Evan Williams)拉進Google,為Blogger團隊工作。後與伊凡還有傑克‧多西(Jack Dorsey)一起創辦Twitter,兩人僅花兩周就寫出了Twitter的原型。Twitter是畢茲最成功的事業,然而因為董事會對於幾任執行長的不信任,以及公司無法堅守他「媒體中立」的理念,導致他離開Twitter,並另創以O&A為主體的社群媒體Jelly。 畢茲參與的公司包括Xanga、Blogger、Odeo、Obvious,以及最為人所知的Twitter與Jelly。另外他還出版了兩本有關部落格的著作。現居加州。

基本資料

作者:畢茲.史東(Biz Stone) 譯者:顧雨佳李淞林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Revolution 出版日期:2015-09-25 ISBN:9789571363929 城邦書號:A22012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