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乳草男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金風箏故事童書獎 ◆猶太圖書館協會優秀童書 ◆《家長指南》兒童媒體獎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書籍 ◆美國猶太書籍獎入選 ◆《書單》雜誌十大最佳青少年歷史類小說 ◆紐約公共圖書館青少年推薦讀物 ◆聯合童書中心優秀選書 ◆《書聯》優秀選書 ◆賓州圖書館協會卡洛琳費爾德獎 天堂就在這裡,在華沙,在圍牆的另一邊。 而乳草是不會變顏色的,十月時就和七月一樣鮮綠…… 紐伯瑞兒童文學獎得主傑瑞.史賓尼利把我們帶到一個慘遭蹂躪的場景——被納粹占領的華沙——並講述一個關於希望的故事。 我的偷竊、我的速度、我的個子、我的莽撞愚蠢——使我成為完美的走私者。在我的世界裡,東西存在著就是準備要被偷的。 他是個無父無母的吉普賽男孩,華沙街頭是生存的戰場,他偷竊食物及一切,餵養自己及其他孤兒,以為「小偷別跑」就是自己的名字。他相信麵包、母親和天使,雖然生活在最底層,但他一點也不卑微,有愛的心靈讓貧民窟的窮困生活,迎來一道道希望的曙光。 我抬起頭,看到一雙雙的靴子。我見過最長、最黑、最閃亮的靴子,無窮無盡的黑長靴。有那麼一秒鐘,我在其中一隻靴子上看到自己吃驚的臉。 他是一個對於穿著又高又亮的大黑靴存在夢想的男孩,想成為納粹士兵——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改變主意——因火車來臨,準備將猶太人運出貧民窟時,他了解到曾經的信仰已成廢墟,而最安全的出路就是自己。男孩閉上眼睛,回想所有那些告訴我「我是誰」的聲音,所有曾有過的名字……耳朵朋友烏里響起的話,「你不是大黑靴,你永遠也不會成為大黑靴。你是什麼就永遠是什麼。」 而當他所愛與愛他的都已逝去,乳草男孩終於長出自己的翅膀。 我從水溝裡爬出來,沒有大黑靴,沒有猶太人,火車都走了,牆門是關著的。鐵軌從車站彎出去。我開始沿著鐵軌走。我走出車站、走出世界。鐵軌終止在天空中的一點…… 〔乳草,一年生草本,全草具豐沛乳汁,抗旱耐熱。葉形就像一對對的翅膀,宛若隨時展翅飛翔。種子形狀扁平,連著銀白色的絲,利於隨風散播繁殖。〕 【名人推薦】 林 良(作家) 李家同(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榮譽教授) 李偉文(作家) 陳安儀(作家) 秦夢群(政治大學教授) 鄭俊德(閱讀社群主編) 藍旗左衽(作家) 【各界推薦文】 「唯有充滿愛的力量,人們才能在悲慟中奮起面對迫害,並找回人性的價值。乳草男孩在最恐怖的時代,用自己的生存方式與天真的視野,引領讀者重新檢視生命的無常與渴望。本書心碎卻刻骨銘心的文字,但願能帶領世人遠離戰爭而逆轉人生。」 ——秦夢群(政大教育系特聘教授) 「孩子的心單純而美麗,儘管活在戰時的悲慘世界裡,仍無所畏懼地充滿想像力。《乳草男孩》的故事告訴我們,再這麼樣困難的生活,都可以用不一樣的眼光去看待,雖然世界不會因此改變,但是你還是可以讓自己活出未來」 ——鄭俊德(閱讀社群主編) 「史賓尼利扣人心弦、感人至深的小說從一個小男孩的角度見證納粹於二次大戰期間占領波蘭首都華沙的經過,和貧民窟猶太人的命運。一個令人難忘的故事。」 ——《圖書館媒體領域》星號選書 「激動人心……半是生存冒險,半是猶太人大屠殺的歷史,讀者將透過一個逃離納粹的波蘭孤兒的雙眼經歷這個故事。」 ——《書單》星號選書 「《乳草男孩》是一個會深深感動你的故事,它會從紙頁間伸出手,牢牢抓住你的心。」 ——十三歲讀者布萊姬特.格林(《聖安東尼快訊》) 「我曾懷疑這世界上還有沒有空間再容下一本講述猶太人大屠殺的小說。然後我讀了傑瑞.史賓尼利的《乳草男孩》,一本強烈而深刻的小說……一個關於人、關於關心、關於生命本身的故事。感人至深。 ——溫蒂.庫林(英國《兒童書選》)」 「《乳草男孩》是一個清新動人的故事。生動逼真、幽默詼諧,同時毫不留情地描述納粹政權下缺乏人性的慘痛生活。街頭孤兒之間的玩笑戲語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天真無邪與哲學深度毫無痕跡地巧妙融合。現實逼真的經歷,以傑出的敘述功力所呈現。」 ——《英國衛報》 「扣人心弦……史賓尼利的感人故事會讓讀者一頁接一頁地讀下去,不忍放下。 ——《書聯》」 「青少年文學中又一精采傑作。」 ——《猶太書籍世界》 「傑瑞.史賓尼利從猶太人大屠殺的醜陋歷史創造出一個美麗的故事。精采出色,會是你讀過最好看的一本書。」 ——《書頁》 「令人難忘……設景於一段恐怖的歷史時期,一個描述一個小男孩的勇氣的深刻故事。令人心碎,同時又充滿希望。」 ——《中西書評》 「史賓尼利的大師傑作,一個堪與巴拉德(J. G. Ballard)的《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相提並論的戰爭故事、羅貝托.貝尼尼(Roberto Benignis)《美麗人生》(Life Is Beautiful)的文學版本。」 ——《青年之聲》 「傑瑞.史賓尼利從猶太人大屠殺的醜陋歷史創造出一個美麗的故事。精采出色,會是你讀過最好看的一本書。」 ——《書頁》

內文試閱

  人們在離去。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人在街上走。我們站在一個街角觀看。   他們都是猶太人。我看他們手臂上的臂章就知道了。每個猶太人都要戴一個白底藍星的臂章。這樣一看就知道誰是猶太人,因為現在不是每個猶太人都留鬍子。在此之前,我只在這裡看過幾個猶太人、那裡看過幾個猶太人,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多猶太人。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街道,但是他們全往同一個方向走去。小孩拉著小拉車,上面堆滿玩具、鍋子和書。大人拉著搖搖晃晃的大拉車,上面裝滿家具、衣服、圖畫和地毯。他們似乎把整間屋子的東西都清到大拉車、小推車及肩膀上鼓鼓的袋子裡。大的拉車由馬拉,小的拉車由人拉。馬和人看起來都一樣,緩慢吃力地前進,眼睛看著地面,被背上的負荷壓得彎下腰。馬沒帶臂章,但是牠們顯然也是猶太族。   那是一個藍白色的遊行——和大黑靴壯觀的遊行多不同啊!如此緩慢,如此安靜,幾乎聽不到有嬰兒在哭。成千上百隻大黑靴踏在地上的砰砰聲,現在變成了破舊鞋子拖在地上的聲音;坦克的隆隆聲成了推車輪子的喀喀聲。   我舉起手遮住陽光。「他們要去哪裡?」我問烏里。   「貧民窟。」烏里說。   「什麼是貧民窟?」   「命不好的人住的地方。」   遊行的人很安靜,但是遊行隊伍後卻有不少聲音。吹口哨、歡呼及打破玻璃的聲音。每次有猶太人從自己的房子走出來加入遊行,立刻就有別人衝進去。有些院子裡還有人在打架。人們從門口臺階上飛下來。頂樓的窗戶被掀開,屋子的新主人在遊行的人頭上大喊:「這是我的房子!」   但是我對貧民窟這個地方更感興趣,不論它在哪裡。「宵禁之前回來。」是烏里給我的唯一警告。   我加入猶太人一起走。有一會兒,我走得得意忘形。自從看過大黑靴壯觀的遊行後,就希望自己也能加入遊行。於是我跟著自己想像中的遊行跨步前進,超越一個又一個慢步前進的猶太人,頭抬得高高的,雙手擺動,正步前進,彷彿我也穿著又高又亮的大黑靴。如果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我,那我一定沒注意到。沒有人說一句話。很快地,我的想像就幻滅了,腳步也緩下來,像其他人一樣慢步前進。   我發現自己走在一個年紀看起來和烏里差不多的男孩旁邊。那男孩背著一個鼓鼓的大灰袋,像是裡面裝了南瓜。   「你認識烏里嗎?」我問。   那男孩不理我,只是瞪著前面看。   我提高聲量又問一次:「你認識烏里嗎?」   那男孩根本沒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我不是這麼輕易就可以打發。我決意繼續跟他講話。   「烏里的頭髮是紅色的。他不是猶太人。」我總是很小心不洩漏烏里的身分。「我可以摸摸你的臂章嗎?」他沒回話。我伸手摸摸他的臂章。「我是吉普賽人。」我說,「也許有一天我也會有個臂章。」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條香腸。(只要我能找到香腸,我總是會隨身帶著它,然後有空就拿出來咬一口。)我把香腸伸給他,問:「你要咬一口我的香腸嗎?」這時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動。但是走在另一邊的女士說:「他不餓,請你離開。」   真是不知感恩,我心想,但是我依她說的走開了。我從一個人走到下一個人身邊,不停地問:「你要去貧民窟嗎?……你在貧民窟會有個漂亮的房子嗎?……到貧民窟還有多遠?」但是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我請每個人都咬一口我的香腸,但是沒有一個人要吃。沒有人看到我,或者至少我是這麼想——除了某些女士肩膀上的狐狸臉。牠們又黑又圓的小眼睛無止無盡地瞪著我看。   有一回,我看到一隻身上有斑點的母馬。「格雷塔!」我大叫,然後跑向牠。但牠只是在我頭上流口水,於是我知道牠不可能是格雷塔。   我聽到小孩們在唱歌,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喊:「老人鵝!一!二!三!」   我跑過去。「柯查克醫師!」我衝過去抱他,他被我撞得晃了晃,但是滿臉笑容。「柯查克醫師,你們也要去貧民窟嗎?」   「是的。」他說,「我們全都要去。」   「貧民窟很漂亮嗎?」我問。   他微笑,說:「我們會把它弄得很漂亮。」   我和孤兒一起行進。他們在唱歌。我不知道歌詞,於是就跟著大聲哼唱。我跟他們在一起時,自己也想當孤兒。在歌曲和歌曲間,我可以聽到拉車和人們前進的喀噠喀噠聲。一次,一棟房子的高窗戶傳下來一個聲音:「孤兒派!」   然後我看到亞妮娜了。她步履沉重地跟著家人一起往前走。她肩膀上的袋子幾乎要掉到地上了。我跑過去,大喊:「亞妮娜!」   她看著我,然後露出微笑。「米夏!」   我衝口就問:「你們也要去貧民窟嗎?你們去哪裡了?你們的房子裡現在住著別人。我不喜歡他。他把啤酒倒到我頭上,於是我把他的腳壓碎了。」她大笑。我又說一遍。「我把他的腳壓碎了!」她笑得更大聲了。   「亞妮娜,」我說,「沒有人看到我,只有柯查克醫師看到我。」   一個聲音說:「他們看得到你。」是走在我們後面的男人在說話。他拉著一輛東西堆得老高的拉車,用帶子綁在肩膀上。他是我在生日派對上看到的其中一張臉。   「那是我爸爸。」亞妮娜說。   「他們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對亞妮娜的爸爸說。他身後的拉車喀噠喀噠作響。   「因為他們怕你。」他說。   我大笑,說:「世界上沒有人怕我。」   亞妮娜瞪我一眼,說:「不要笑我爸爸。如果他說他們怕你,那他們就真的怕你。」   我抬頭看他。他和其他人一樣,只是瞪著前面看。他有一雙大眼睛,栗子般的紅褐色,和亞妮娜的眼睛一樣。   「他們為什麼怕我?」我問。   他還沒回話,亞妮娜就尖聲說:「因為你不是猶太人啊!不然你以為是為什麼?」   我根本無法相信:有人會怕我。我掏出香腸,問亞妮娜:「要咬一口嗎?」   「不行!」一個女人的聲音說,但是太晚了。亞妮娜已經把香腸抓過去,咬了一大口。她把香腸拿給她爸爸,他看著香腸好一會兒,最後也咬了一口。他把香腸伸給那女士,但是那女士搖搖頭。然後另外一隻手伸過來把香腸搶過去,最後就被這人給吃完了。   「那是我叔叔什普瑟。」亞妮娜說,「他跟我們住在一起。」   我伸手過去抱住亞妮娜肩膀上的袋子,說:「讓我來背。」   她把袋子交給我,然後就蹦蹦跳跳地往前跑了。我把袋子甩到肩頭上,它重得簡直要把我往後拉。「袋子裡是什麼啊?」我大聲問亞妮娜。   亞妮娜蹦蹦跳跳地跑回來。「我最喜歡的東西。只有滑板車不在裡面。媽媽不讓我帶滑板車。」她瞪著那女士看。   我指著她手臂上的臂章。「妳喜歡妳的臂章嗎?」   「托比亞斯——」亞妮娜的媽媽說。   「沒關係,」亞妮娜的爸爸說,「他是那個小男孩。」   「我知道,那個小偷。」   「沒關係的。」   前面響起一陣喧鬧。推車輪子的喀噠喀噠聲更大了。「走……走……」亞妮娜的爸爸嘟噥,然後彎下腰更使勁地拉車,直到他上半身幾乎與馬路平行。遊行的速度加快了。鍋子掉在地上的聲音像是悲慘的電車鈴鐺聲。人們在喊叫。人們在跑。   「一個壁櫥?」烏里問。   「一個壁櫥。」我在泥土上用腳畫出一條線,把我們的馬廄分成兩半。「就這麼大。什普瑟叔叔就是這麼說的,『我們住在一個壁櫥裡。』」   我正在向烏里敘述當天的經過。我告訴他如何遇到亞妮娜和她家人,還有大家如何衝進貧民窟裡,還有這就是為什麼我知道貧民窟一定是個很棒的地方。我告訴他我們如何走進一個大庭院,一個地上都是泥土的四方場地,四周是一棟棟房子又高又平的牆壁,還有亞妮娜的爸爸如何催促什普瑟叔叔——「趕快!趕快!」——於是什普瑟叔叔立刻衝進其中一棟房子,跑上樓,我和亞妮娜跟在後面,但是我最後才到,因為我背上的袋子太重了。然後什普瑟叔叔在四樓一間公寓的門口坐下來,我和亞妮娜也在旁邊坐下來,直到亞妮娜的爸爸和媽媽吃力地爬上來。然後我們又下樓回到院子,把拉車裡的東西搬到樓上,有些東西需要兩到三個人一起抬,但總是有一個人留在四樓,坐著守住門口,而這棟房子是間「瘋人院」——亞妮娜的媽媽就是這麼說:「瘋人院」——因為這麼多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而整棟房子只有一個樓梯,而且每個門口都坐了一個人。   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上去後,亞妮娜的爸爸和什普瑟叔叔便用槌子和腳踢把拉車拆掉,然後把每塊灰色的、裂開的拉車碎片都搬上樓,連輪子也不例外。最後所有的東西都搬到屋裡、亞妮娜的爸爸關上門後,什普瑟叔叔便說:「我們住在一個壁櫥裡。」   我告訴烏里我離開時還發生了什麼事。亞妮娜想和我一起到院子,但是她媽媽不准。於是她只跟我走到公寓門口外,然後她說:「等一下。」又走回屋裡。出來時,她咧著嘴在笑。「閉上眼睛,把手伸出來。」我照做,然後感覺到手上有個東西。「把眼睛睜開。」   那是一塊巧克力糖,奶油口味,裡面夾著一塊榛果。只不過它其實只剩一半,連裡面的榛果也只剩一半。   「我咬了一口才發現它是榛果口味,」亞妮娜說,「然後我就為你把它留起來了。」   我把它吃掉。我已經好久沒吃奶油榛果口味的巧克力糖了。我以為這輩子再也吃不到了。亞妮娜一直在笑。我跑下樓梯。   我又回到貧民窟時,被一道大牆擋住。人們正在用磚塊築一道牆。它有三個我這麼高。我沿著牆走,一直走到一段尚未完成的地方,這裡的牆只有幾塊磚那麼高。我跨過去。有人在喊叫,我趕快跑。   要跑得快並不容易,因為這次我又背了一個大袋子。只不過這次袋子裡滿是食物。現在正是收成的季節,只要手快腳快,收穫就會不錯。   我找到他們的房子。它位在尼斯卡街。我爬上樓,走到門口,敲敲門。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問:「誰啊?」   「米夏.皮蘇斯基。」   我聽到一聲尖叫,然後開鎖的聲音。門開了,亞妮娜高舉雙手,大喊:「米夏!」   亞妮娜的媽媽躺在角落裡的一個床墊上。她睜開一隻眼睛,嘟噥著說:「又是你。」   「裡面是什麼?」亞妮娜指著袋子問。   什普瑟叔叔把門甩上,鎖上鎖。   「吃的。」我說。屋裡中央有一張方桌子,我把袋子裡的東西全倒在桌子上。   亞妮娜拍拍手。「吃的!」   白蘿蔔和蘋果滾到桌上,然後又滾到地上。桌上有一把把的胡蘿蔔和芹菜、一條條的麵包、一罐罐的果醬和糖漿及一袋袋的糖和一串串的香腸。每個人都站到桌旁,連亞妮娜的媽媽也從床墊上站起來。   「你從哪弄來這些東西的?」亞妮娜的爸爸問。   「各種不同的地方。」我說。   什普瑟叔叔把一條胡蘿蔔折成兩半。「臭兮兮、手腳快的小偷。」   亞妮娜的媽媽打開一個滿是粉塵的白色袋子。她把一根手指伸進去,然後用嘴巴嘗一嘗。「這是發粉,你要有烤箱才能烤東西。他在這裡有看到烤箱嗎?」她走回床墊,臉面向牆壁躺下。「我還記得烤箱是什麼樣,我曾經有一個。」——她咳嗽一下——「以前。我以前還是個人。」   什普瑟叔叔眼神悲傷地看著她。「以前。」   「外面有一道牆。」我說,「為什麼外面有一道牆?」   「免得地痞流氓進來。」什普瑟叔叔冷笑著說。   「那你怎麼進來的?」亞妮娜問我。   我告訴她我找到一段牆比較矮的地方,然後跨過來就是了。我說:「我什麼地方都去得了。」我不是在吹牛,就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我現在已經愛上我的小個子、我的速度和我的狡猾。有時我覺得自己像隻小蟲或小老鼠,可以鑽進各種連人眼都看不到的地方。   有人在敲門,什普瑟叔叔立刻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不要說話,」他低聲說,「我們不在。」但是亞妮娜的爸爸喊:「誰啊?」他也沒轍了。   「赫藍‧雷夫考維茲。」門外喊。   亞妮娜的爸爸去開門。「請進。」   赫藍‧雷夫考維茲走進來時,什普瑟叔叔立刻丟了一件外套到桌子上,把食物都蓋起來。赫藍‧雷夫考維茲脫下帽子,拿出一張紙,說:「米格蘭醫師——」   亞妮娜的爸爸接過紙,說:「我不是醫師。」他走到一個擺在地上、腰一般高、看起來像箱子的東西。他拉了一下,那東西便像翅膀一樣打開。原來那是一個櫃子,裡面有好多小抽屜。兩邊的門內放了一排排的罐子,有些裝著粉末,有些裝著各種顏色的液體。它讓我想起我們的理髮店。我好奇這些瓶瓶罐罐怎麼沒在穿過城市的晃蕩旅程中碎掉。   亞妮娜的爸爸從一個抽屜裡拿出什麼,裝進小信封,然後交給那人。那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蘋果。他看起來快哭了。「我真希望——」   「走吧。」亞妮娜的爸爸邊說邊陪他走到門口。「不用了,走吧。」   那人轉過身來碰了碰米格蘭醫師。「再見。」   「再見。」   什普瑟叔叔關上門,鎖上鎖。他對著亞妮娜的爸爸擺動一根手指。「明天這裡所有的人都會知道。我們會被煩死。」   米格蘭先生把翅膀推進去,櫃子立刻又變回不起眼的箱子。「那你要我怎麼辦?全留著我們自己用?他拿著處方來,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   「一星期後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他們會把你搜刮光。」   「也許一星期後我們就離開這裡了。」   「如果我們離開這裡,那就是進我們的墳墓。」什普瑟叔叔指著窗外。「你以為牠們築那道牆只打算用一個星期嗎?要是我們真能離開這裡,那真要算我們幸運了!」他大吼。   亞妮娜的媽媽在床墊上呻吟了一聲。   亞妮娜和我躲在一個角落裡。這個角落以後就會變成我們的角落。   「我爸爸是藥師。」她告訴我。   「什麼是藥師?」我問。   「藥師是做藥的。」   「什麼是藥?」   她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藥能夠讓生病的人的病趕快好。像藥丸、藥油都是藥。」她做了一個鬼臉。「噁。」   「你的爸爸叫托比亞斯‧米格蘭。」我說。   她眉開眼笑。「對。」   「你叫亞妮娜‧米格蘭。」   「對!」   「我是米夏.皮蘇斯基!」   她拍拍手。「對!」   什普瑟叔叔瞪著我們看。亞妮娜對她吐了個舌頭。我咯咯笑。現在我不只自己有一個姓,還知道別人的姓。我不停地咯咯笑,彷彿有人在搔我癢。

延伸內容

推薦序:拔地而起的逆轉人生
◎文/秦夢群(政大教育系特聘教授)   孩童的眼光本是純真,然而,無情的戰爭卻讓心靈染上塵埃。本書描述二戰期間種族歧視與迫害的殘酷歷程,情節充滿驚恐絕望,但同時也富含堅忍與希望。波蘭首都華沙的街道上,小孩不斷攀爬圍牆偷竊東西,鋌而走險為的只是努力活下去。在另一畫面,納粹軍人在貧民窟無情驅離與惡整猶太人,鐵軌的匡噹聲響迴盪於死寂的載運罪犯火車上。作者以孩童質樸的視野,簡單卻忠實呈現出戰爭的幽暗場景,令人讀後不禁掩卷嘆息。   作者的筆觸簡淨卻細密,一段段白描的戰時情節,宛如回返時光隧道。糧食短缺,貧民窟市場叫賣的竟是焦黑、無頭、無尾的老鼠,然而叫買者卻聲稱是松鼠。此情此景,現代人難以想像,但對飢民而言,卻是活下去的必須選擇,令人不勝唏噓。行文中作者鮮少批判,但深入其境的描繪,卻讓戰爭的殘酷躍然紙上。   驚心動魄的焚燒與慘無人道的屠殺,令人在廢墟中奔忙逃命。然而,即使在「灰燼像雪一樣掉下來」的亂世中,親情的支持依舊挺立。父母將孩子擁在懷裡,即使椎心之痛,也要求子女離開想辦法活下去。時代的顛沛流離,使得人們激發出求得一線生機的毅力。本書中充滿痛徹心扉的情節描寫,也同時對人性的光輝與堅毅有所彰顯。忍受迫害,在嚴酷的環境中為生存奮戰。如此堅忍不拔的精神,異地而處,我們是否也能如此呢?   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竟是如此卑微。主角米夏面對惡劣環境的迫害,不得已僅能憑藉偷竊為謀生之計,努力存活以掙得自我的人生。就如同乳草的特性,在乾旱貧瘠環境中依舊能拔地而起。然而,親情與友情的不斷支持也不可或缺。唯有充滿愛的力量,人們才能在悲慟中奮起面對迫害,並找回人性的價值。乳草男孩在最恐怖的時代,用自己的生存方式與天真的視野,引領讀者重新檢視生命的無常與渴望。本書心碎卻刻骨銘心的文字,但願能帶領世人遠離戰爭而逆轉人生。作為一位讀者,我深自企盼著!

作者資料

傑瑞.史賓尼利

紐伯瑞兒童文學獎得主,當代最具天分的現代兒童文學作家與說書人。畢業於蓋茨堡學院,與身為詩人兼作家的妻子愛琳.史賓尼利居住於美國賓州。著有許多青少年小說,包括《星星女孩》(Stargirl);《星星女孩之愛》(Love, Stargirl)、《遊樂場》(Hokey Pokey)、《蛋》(Eggs)、《帶走微笑》(Smiles to Go)、《瘋狂麥基》(Maniac Magee),獲紐伯瑞兒童文學獎;《小殺手》(Wringer),獲紐伯瑞銀牌獎;以及《碰撞》(Crash)與自傳《我溜溜球繩子上的結》(Knots in My Yo-yo String)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傑瑞.史賓尼利 譯者:羅慕謙 出版社:高寶 書系:文學新象 出版日期:2015-05-27 ISBN:9789863611622 城邦書號:A52A3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