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蘇聯司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間諜的工作就是等待。 等待出賣靈魂的歌德下定決心。 等待青鳥捎來幸福的消息…… 然而,是誰的幸福呢? 時間是八○年代中,蘇聯剛開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 一群英國出版商為推廣有聲書,來到列寧格勒(如今的聖彼得堡)舉辦商展,首波的鐵幕開放同時吸引了兩邊的人一窺究竟。 為出版社拓展業務的尼基‧藍道,在書展最後一天遇上美麗的不速之客:焦急的可人兒葉卡特里娜.奧拉娃,拜託他將「朋友的小說」務必轉交給另一間英國出版社的負責人,巴雷.史考特.布萊爾先生。 難以抗拒美人兒的請求,藍道帶回小說手稿,為確保自身安全,獨自在旅館裡拆開了包裹——葉卡特里娜交給他的是三本破爛的手寫筆記本,裡頭包含一些可疑的方程式及數據——看得藍道頭昏腦脹,心裡立刻便認定這是一份機密,由蘇聯的間諜轉交給英國間諜的高度機密資訊。 然而當尼基‧藍道費盡心思地把手稿挾帶回國,卻發現沒人知道巴雷.史考特.布萊爾的下落;而他唯一可做的,就是衝進英國外交部,要求有層級夠高的人接見他、收下這份可能透露蘇聯國防機密的塗鴉本。 當這齣鬧劇終於傳進情報單位的蘇聯司(The Russia House),眾人找到沉迷爵士樂、落魄失意的英國酗酒出版商巴雷,終於明白了三本筆記的前因——為了得到後果,蘇聯司必須攜手合作、連哄帶騙地讓當事人重回鐵幕的那邊,贏得美麗的編輯葉卡特里娜信任、確認作者「歌德」這份機密的真假。 而曾經申請當間諜卻被刷下來的巴雷,這次終於有機會報效女皇——或是證實他的確不適合從事情報工作? 三本破爛的手寫筆記本,一位漂亮聰穎的蘇聯編輯,加上沉迷爵士樂、落魄失意的英國酗酒出版商,竟能搞得東西兩方人仰馬翻,上天下海調查一樁真假難辨的事件?! 《蘇聯司》忠實反應八○年代末期、冷戰即將崩解時的國際脈動,是小說,也是真實。透過勒卡雷時而諷刺詼諧、時而深沉感人的筆調,引領我們循著故事脈絡,跟隨書中人物一同經歷懸疑賁張的歷史事件,感受他們面對個人抉擇時內心交戰的複雜心態、分享他們於冷戰空殼下醞釀出的愛與希望。 【媒體推薦】 「巧布疑陣的情節中,隱含著一股恐怖的氣息……勒卡雷的文字極為洗鍊、功力深厚!」 ——《星期日郵報》 「一貫的名家手筆,觀察敏銳的諷刺作家,約翰.勒卡雷正處於顛峰狀態!」 ——安德烈.沃茲涅先斯基,前蘇聯詩人與作家 「一個緊張刺激的間諜故事,同時也是個兼具生動、諷刺喜劇式的國際性事件。……此書亦宏觀了最新的國際情勢,即強權耍弄政治的虛虛實實,其筆鋒犀利而含教訓意味。簡言之,勒卡雷是最出色的一位作家!」 ——《紐約時報》 「少性愛、無暴力描述,非管窺之見!」 ——《時代週刊》

延伸內容

推薦序 莫斯科相信愛情——巴雷的救贖
◎文/郭重興   是一九八二年沒錯,我在紐約看了平生第一部俄國電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淚》。光從片名也知道這肯定是個很「正面」的故事。但儘管調子輕鬆,有點反諷,還是聽得出聲聲來自遠方的吶喊,雖微弱,訊息卻很清楚。莫斯科,不,該說是蘇聯正在改變,恐怖的史達林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改革重建」的口號彼時尚未出現,但顯然號角已經響起,只待戈巴契夫一登場,冷戰的惡靈,包括無形的鐵幕與分隔東西柏林的圍牆即應聲而倒。   《蘇聯司》是勒卡雷繼或許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完美的間諜》後,於一九八九年出版的,而柏林圍牆即於該年底倒塌。相較於史詩般的「史邁利vs.卡拉」三部曲和經典《完美的間諜》,《蘇聯司》該稱之為間諜的愛情小說。妙的是書一出版即大受歡迎,英美不少視勒卡雷為畏途的讀者竟為之廢寢忘食,欲罷不能,而眼明手快的好萊塢也打鐵趁熱,找來史恩康納萊和蜜雪兒菲佛兩個大卡司拍了一部大爛片。勒卡雷的小說似乎總和海明威的一樣,每次只要上了大螢幕,都變成俗不可耐的肥皂劇。   向西方敞開大門的蘇聯至少在小說中改變了一個英國人的命運。拜東、西方和解之賜,英國羅曼史出版商巴雷得以因參加書展之便,幾度出入莫斯科。英國人怎麼看他們這個冷戰宿敵?俄國人終究還是白皮膚的韃靼嗎?史達林的殘暴、赫魯雪夫的粗魯無文,這些記憶對歐洲人來說都還歷歷如新,何況蘇聯鐵騎還在東歐陳兵百萬,與北約對峙!   但腥風血雨的俄羅斯大地同時也是托爾斯泰和巴斯特納克的故鄉。面對俄羅斯偉大的心靈,再睿智的西方知識份子也只能謙卑以對。玩世不恭、幾已自暴自棄的巴雷,一旦在生命中出現可媲美俄羅斯文豪筆下的女人卡蒂雅,其久已荒蕪的心田即重綻生機。愛情衝破了所有的藩籬,不管其屬文化、種族、鐵幕,甚至敵我終日交戰的諜報世界,都因半調子間諜巴雷為愛捨身的決心、勇氣和機智而消弭於無形。東、西方算是白忙了一場,巴雷則得到救贖,雖然也因此吃了幾年牢飯。   勒卡雷寫作為人所知的是,他習於以自己的個性、外型和教育來鋪陳書中的主角。所以我們常讀到的好英國人都有六呎高的身材,修長卻顯得有些笨拙,尤其當面對美女時。通常情史不斷,卻也常為女人所棄。都有個陰魂不散的老爸,也因這老爸而皆能就讀公立學校,然後千篇一律的是成為牛津或劍橋的校友。聰明、善良、愛英國,卻總找不到方向,因此一旦受到徵召,即丟家棄子,親赴火線,雖說所剩本也不多,無啥可離了。   死亡似乎是這些英雄必然的歸屬。勒卡雷先是給他們優於常人的出身、資質與教養,然後又讓他們一樣樣失去,終至連一身皮囊都從人間消失為止。所以巴雷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幸福下場才顯得異乎尋常。勒卡雷的英雄在面臨愛情與忠貞的抉擇時,總是捨命就情的,巴雷的孤注一擲,不僅贏得蘇聯諜報人員的信任,也重拾回自己殘破、不堪聞問的一生。作家勒卡雷不會天真到以為人世間真有完美的人與事。太多的變節、殺戮不僅是他文學創作取之不竭的素材,也著實是真實人生的寫照。也許他動了惻隱之心?為了彌補《完美的間諜》平恩不幸的一生,或為了在鐵幕即將傾頹之際,告慰那些不計其數、死於非命的冷戰冤魂?從而許自己片刻虛幻的幸福?

作者資料

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

英國著名小說家,原名大衛・康威爾(David Cornwell),一九三一年生於英國,十八歲便被英國軍方情報單位招募,擔任對東柏林的間諜工作;退役後於牛津大學攻讀現代語言,並於伊頓公學教授德文及法文。一九五八年進入英國軍情五處(MI5)工作,兩年後轉調至軍情六處(MI6),先後派駐德國波昂及漢堡,並在任職期間寫下《死亡預約》、《上流謀殺》,以及首部暢銷全球之作《冷戰諜魂》。 勒卡雷在一九六四年離開軍情六處後,即全心投入寫作,現已著有二十五部小說,不僅廣受全球讀者喜愛及各大媒體推崇,作品更因充滿戲劇懸疑張力,已有十餘部改編為電視劇及電影。 勒卡雷一生獲獎無數,最重要的包括一九六五年美國推理作家協會的Edgar Awdars、一九六四年獲得英國Somerset Maugham Award、James Tait Black紀念獎等,一九八八年更獲頒英國犯罪作家協會CWA終身成就獎,以及義大利Malaparte Prize等,其內斂而深沉的寫作風格更是確立了他在二十世紀類型文學領域的崇高地位。 二○一六年,他以《此生如鴿》一書細膩講述個人經歷,是瞭解勒卡雷其人和其筆下諜報世界、人物及各部作品的精彩回憶自傳。

基本資料

作者: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 譯者:何灣嵐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勒卡雷 出版日期:2015-09-30 ISBN:9789863591399 城邦書號:A0500331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3.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