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們住在一起〈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我們住在一起〈上〉

  • 作者:紅九
  • 出版社:銘顯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6-0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錢菲跟閨蜜姚晶晶,到酒店將劈腿男友汪若海抓個現行,七年感情一朝破碎! 錢菲勒緊褲腰帶買下了和汪若海一起看上的房子,但是貸款卻成了她一塊心病。於是,她決定將房子租出去一半。 新房客是一對高富帥和白富美。與此同時,錢菲還認識了新男友胡梓寧。一下子就解決了房貸和感情問題,以為好日子終於來了! 可糟心事卻接踵而至,房客桂黎黎跟李亦非在生活瑣事上總是磕磕絆絆,兩人免不了互相指責。錢菲勸東勸西還要收拾殘局,心力憔悴。 和胡梓寧起初還算融洽,可因為胡梓寧的種種要求,錢菲倍感疲憊,日子過得雞飛狗跳……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傲嬌男租客
  半夜十一點,錢菲坐計程車到了長纓酒店門口。   她又發一遍微信問汪若海:你在哪?什麼時候回家?   隔了五分鐘汪若海才回覆:加班呢,今晚不回去了,妳趕緊睡吧。   錢菲咬咬牙,走進酒店。   姚晶晶正坐在大堂的沙發上等她,見她來,竄起來拉住她,激動得跟天都要塌了似的,跟她說:「妳能再慢一點嗎?我都等了妳快一個小時了!妳再晚一點,或許他們都辦完事準備收工回家了,妳還捉什麼姦啊!」   錢菲問:「妳確定是汪若海帶著一個女的來這開房間?」   姚晶晶捶胸頓足,「妳有什麼好懷疑的?我的視力從小到大什麼時候低於1.5了?再說我早告訴過妳汪若海的狀態不對,他肯定是在外面有人了!哪有人天天有應酬的?」   進電梯得刷房卡,她們沒卡,姚晶晶趁人不注意拉著錢菲往樓梯間去。   她們一邊爬樓梯姚晶晶一邊倒豆子似的講著來龍去脈。   「今晚我們公司在川辦餐廳聚餐,正巧汪若海跟一個女的也在那吃飯,我看見他了他沒看見我。他走的時候,我看那女的都掛在他身上了,我覺得不對勁,就跟出來了,結果一出來就看見他們倆啃一塊了!然後汪若海攔了輛車,我覺得有貓膩,就也攔了輛車跟著,好傢伙,還真讓我給逮著了!這倆直接打車就來這開房間了!我費了老大勁跟前台又蒙又唬都打聽好了,一二O八號房,快點!再慢點興許倆人都辦完事開始提褲子了,到時候人就跟妳一口咬定說開房間純聊天呢,妳也沒轍!」   錢菲咬著後槽牙,「他要真敢沒穿褲子就來開門,我就敢一腳爆了他的命根子!」   她們爬到了十二樓,走到一二O八門口,趴在門上聽。   裡面有哼哼唧唧的聲音。   錢菲覺得心一揪一揪的疼。   她敲門,裡面的聲音停下來。有個男聲不耐煩地問:「誰啊?」   她聽著這聲音,感覺咬牙咬的都出血了。   「先生,服務台顯示您房間裡有煙感報警,請讓我們進去檢查一下好嗎?」   姚晶晶捏著嗓子在一旁胡謅。   過了一會,門開了。   汪若海穿著酒店的浴袍站在門裡,錢菲臉色鐵青站在門外。   下一秒鐘,錢菲甩了一巴掌在汪若海臉上。   錢菲望著空了一半的屋子,心裡難過得直哭。   她靠著牆角,坐在地板上。   汪若海在被抓姦的第二天就正大光明地跟她提出分手。   「妳這一巴掌打得好,打醒了我,本來我還猶豫到底選妳還是選她,可妳這一巴掌,把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徹底打散了!」   他撂下這麼一番話,好像負了心的人竟是她一樣。   他當天就把東西都收拾走了,臨走時還說:「房租我只攤到這個月底,下個月開始,妳就得自己全付了。至於咱倆一起看中的那套房子,我是肯定不要了,那十萬的定金算一人一半,妳給我五萬塊就好。我們那四十五萬的存款就按三七分吧,妳七我三,平常的吃穿用度就算我出了。」   錢菲看著汪若海,覺得自己快要不認識他了。   大三時他百折不撓地追求她的樣子還歷歷在目,一轉眼他竟可以這樣涼薄地跟她把一筆筆帳算得清清楚楚。   她覺得心裡發寒!   他們在一起七年了,她最美好的七年時光都給了他!她為了和他結婚買房子,省吃儉用攢頭期款,沒想到到頭來卻把他攢到了別的女人床上去。   她忍不住問汪若海,「她是誰?你們是什麼時候扯到一塊去的?」   汪若海一下來了脾氣,不耐煩地說:「錢菲,我最煩妳這樣!既然我們都要分手了,妳還追根究底的,這樣有意思嗎?」他很煩躁地踢了牆一腳,「我告訴妳,我早就受不了妳了!妳就知道怪我劈腿,妳怎麼不看看你自己有什麼毛病呢?當初在學校的時候,妳水靈靈的招人喜歡,可怎麼畢了業之後就變得跟中年大媽一樣了呢?妳說要存錢買房子,好,就開始強迫我跟著妳一起不打扮、不逛街、不娛樂,天天過得跟老農民一樣的日子,妳覺得這麼過是簡樸是美德,可是妳就不問問我我受得了嗎?哪次跟同事出去聚會我不被人笑話穿得寒磣?我想換個新手機妳支支吾吾的,別人都把iPhone當街機用了,我過生日妳給我買個一千塊不到的lenovo還好像老大個施捨似的!我好歹是在上市公司工作,可我的生活水平還比不上大廈守衛!錢菲,這樣的日子我真跟妳過不下去了!妳說這幾年錢妳也沒少攢,可非守著存折拉著我一起過要飯的日子,圖什麼啊!」   錢菲覺得委屈,「我那不是為了我們將來嗎!不這麼存,我們什麼時候能買上房子啊?這是北京!不是你家我家那種三四線的城市!一平米三四萬不是三四千!不這麼省你拿什麼買房子!」   汪若海揮著兩隻手,「得了得了,我不想跟妳吵!妳要是同意讓家裡幫幫忙,我們至於活成這樣嗎?」   錢菲看著他,一臉不可思議,「汪若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錢是我繼母帶過來的,她才嫁我爸一年多!你叫我怎麼伸手跟她要錢啊!」   汪若海不以為然地反駁:「繼母怎麼了?一年多怎麼了?伸手要錢又怎麼了?讓她幫一下有什麼不可以的,以後還她不就行了!說什麼要靠自己,妳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實力!買不起房子,我們就不能生活了是嗎?就為了買房子,我就得跟妳一起過喝粥吃鹹菜的苦日子了嗎?妳也說了,這是北京!是五光十色的北京!我不想一輩子在北京就為了套房子就得過這麼個黯淡的生活!」   錢菲再也忍不住,眼淚撲簌簌掉下來。   「汪若海,你當年追我的時候,不是這麼說的!」   汪若海也紅了眼眶,「我當年追妳的時候,妳也不像現在這樣!錢菲,算了,說來說去,都是我太窮,以後妳找個比我有能耐的、比我有錢的,別再這麼省著過日子了!」   他說得好像是為她著想一樣,說完扛著東西頭也不回的走了。   錢菲坐在地上,嗚嗚地哭,怎麼都停不下來。   她想起《大話西遊》裡鐵扇公主對至尊寶說的那段話。   「以前看星星的時候,叫人家小甜甜,現在有了新歡就叫人家牛夫人。」   當初追她的時候,他說就喜歡她懂事不亂花錢。現在有了別的女人了,就開始說她摳,沒法跟她過日子了。   錢菲使勁擦著眼淚。   他不是覺得她窮嗎?不是叫她找個有錢人嗎?她還就不信了,難道在北京,她靠自己就活不出個人樣!   這兩天姚晶晶一直住在錢菲家裡,陪她說話解悶。吃晚飯的時候,錢菲吃著吃著就開始掉眼淚。姚晶晶盯著她浮腫的眼泡直翻白眼,「大姐,妳沒事吧?不就失個戀嗎?怎麼還哭的沒完沒了?妳白天上班的時候怎麼辦啊?也這麼說哭就哭嗎?妳同事就沒被妳嚇到?」   錢菲抽出一張面巾紙擤鼻涕,「妳就不能用常規的方法安慰我一下嗎?妳試試一失就是一段七年的戀啊!我從十九歲開始就跟他好,七年裡除了我爸我都不知道什麼叫男人!」   姚晶晶嘆著氣,「汪若海這王八蛋也真不是東西!我們上學那時候也看不出來他是這樣的人啊!」   錢菲抽搭著,「我現在特別想知道他劈腿那女的是誰,比我好在哪!」   姚晶晶說:「這事妳問我啊,商務區的公司有誰比我清楚!我跟妳說,那女的是他們公司一個高級主管的侄女,算是他上司。說起比妳好在哪,三點就足以把妳秒成渣渣:比妳有錢、比妳有錢、比妳有錢!」   錢菲把鼻涕紙甩到姚晶晶臉上。   姚晶晶放聲尖叫,「錢菲妳能再噁心點嘛!」   她一邊沒好氣地擦著臉,一邊問錢菲,「狒狒,之前妳和汪若海商量要買的那套房子,妳打算怎麼辦?還買嗎?」   錢菲一咬牙,「買!不買對不起我省吃儉用過的這五年!」   她苛刻自己足足五年,為的不過就是交滿五年的稅後買房子,五年她熬下來了,卻沒想到把汪若海熬到了別的女人懷裡去。   家裡人知道她和汪若海分手,跟著上了好幾天的火。後來錢菲的爸爸給錢菲打電話,說:「閨女,我和妳何姨打算把家裡現在住的這套大房子賣了,我們搬去住小的,車和車庫也都賣了,我不會開車,妳何姨說她歲數也大了,再開車也不安全。過幾天我們把賣這些的錢和家裡的積蓄都給妳打過去,我們算了一下,好歹也有個一百多萬,妳拿去把之前看好的那套房子買下來,不夠的就貸款,我和妳何姨幫妳一起還。妳何姨說了,她拿妳當親生的,讓妳踏踏實實地拿著錢,妳也別覺得是花我們的錢,等我和妳何姨退休了,不也得過去跟妳一起住,所以這也算是我們給自己買的房子。妳一個人在北京不容易,男人和房子好歹得有一樣。汪若海既然學壞了,妳也別再為他難過,打起精神好好過,以後再找個更好的!」   一番話說得錢菲又是一頓痛哭。她媽媽在她剛上大四時去世了,一年半以前她爸爸又找了個老伴,她管她叫何姨。何姨是帶著房子車子和錢嫁給她爸爸的,所以家裡現在大部分財產都是靠著何姨置辦起來的。她一直覺得那些東西都是何姨的,她沒有資格惦記著,所以從來沒想過要靠家裡幫忙買房子。可是沒想到到頭來,她還是啃了她繼母一回老。她覺得自己都這麼大了,還讓父親繼母賣房子、賣地賣車地跟著操心,活得真是失敗。   半個月後,家裡把錢打到她卡上。她看著卡上的數額,鼻子酸得像被醋給泡過。她知道父親和何姨為了她一定是把準備養老的本兒都給拿出來了,她發誓以後一定要把錢一分不少地還給他們!   畢業後工作這五年,她自己也攢了三十萬,她把這些錢合在一起,留了十萬以後裝修用,剩下的都付了頭期款,又從銀行辦了一百多萬的貸款,總算換來了一個紅彤彤的大房本。   不久後房子下來,她白天上班、晚上和週末忙裝修的事,一時半會倒也沒有時間繼續傷春悲秋了。一個月下來除了身體上累一些,精神狀態反而比之前好了很多。   只是搬家的時候,她從出租房的床底下翻出一本她和汪若海的相冊,看著相冊裡的照片,她沒忍住又大哭了一場。   房子買在東三環的首城國際,離商務區很近。當初就是為了汪若海在商務區上班方便,他們才選了那裡。現在想想,錢菲覺得自己真虧,凡事都是為汪若海考慮,她上班在金融街,從東三環到金融街,早上坐地鐵十號線轉一號線,一路上哪一站都能把人擠死,但為了汪若海,她毫不猶豫選了東三環的房子。可這有什麼用呢?最後她還是落了一個讓他受不了的下場。   她想扔了那本相冊,一身清爽地搬進新家。可是手捏著相冊在垃圾桶上方比劃了十來次,她也沒能狠心地把手指頭鬆開。最後她把相冊壓在一個紙箱的最底下,帶進了新家。   姚晶晶很看不下去她這種拿得起放不下的慫樣,在一旁說:「錢菲,妳留著它是打算跟汪若海有朝一日能破鏡重圓,然後你們倆坐在窗前一邊看星星看月亮,一邊翻這本相冊憶當年苦思如今甜嗎?」   錢菲想了想,「就是說妳覺得我和他還有破鏡重圓的可能性是嗎?」   姚晶晶剛要發作,錢菲緊跟著前邊的話惡狠狠地說:「要真能那樣,下回就換我劈腿,我找個有錢的男的,也去開房,我讓他頭頂冒綠光!」   姚晶晶滿意極了,「好樣的,有志氣!」   搬進新家的第一晚,錢菲失眠了。不為別的,就因為錢。   她躺在床上算了算,雖然她一個月的工資有八千多,但每個月還銀行貸款就要七千三,剩下一千塊,這點錢她怎麼算都不夠自己活的。她不能再跟家裡拿錢了,家裡為了她這個房子已經掏空了,她得想別的辦法弄點錢。   她從床上爬起來,滿屋的轉,一邊轉一邊忍痛做了個決定。   得把房子租出去一部分,不然她會被這房子拖死!   第二天錢菲把想要把房子租出去一部分的想法跟姚晶晶說了,並讓她幫忙留意周圍有沒有合適的人。姚晶晶問她怎麼個租法?想租多少錢?   「我用一個帶廁所的主臥,臥室、書房、客廳,都可以租,廚房共用,價格的話,妳說一個月收三千五,貴不貴?」   姚晶晶在電話裡嗤笑一聲,「再便宜一點妳可以直接滾回老家種白菜了!妳能狠心點要個四千嗎?」   錢菲說:「算了,一個月給我三千五,夠我花就行了,四千誰租我這啊?還不如直接去租一居室了。」   姚晶晶想想也是,就應了這事。   幾天後,錢菲上班的時候,在地鐵站裡居然遇到了汪若海。   算一算,從分手後,兩個人有小半年沒見過面了。期間汪若海倒是給她打過幾個電話,但都是關於房子定金的事。   汪若海看到她,先是一愣,然後倒是大大方方打了個招呼,又挺多餘地說了句,「今天車限號。」   錢菲看著他煥然一新的裝扮,心裡很不是滋味。他身上的西裝是個價值不菲的牌子,看來高級主管的侄女挺捨得在他身上砸錢的,現在連車都開上了。她覺得那句話說的是挺對的,人靠衣裝,汪若海這麼一收拾,還真是說不出的意氣風發。他本來長得就挺不錯,換這麼一身,人就更精神了。   錢菲忽然覺得自己過去這五年也許真的虧待了他,大好的年華拉著他一起省吃儉用,在最該張揚的時候他們卻過得像對沒勞保的老頭老太太一樣寒酸。   可她最虧待的,還是她自己啊。   汪若海看著她,「房子妳自己買了?」   錢菲沒好氣地說:「關你什麼事!」   汪若海攤手笑,「我們能不能別一分手就跟仇人一樣?」   錢菲冷笑了一聲,「那我要當你是什麼?難道當你是我大恩人?謝謝你移情別戀?」   汪若海無奈地看著她,「妳能改改妳的說話方式嗎,妳要是一直這樣,沒有男人受得了妳的!」   錢菲白他一眼,撇過了臉。正是高峰時期,人擠得要命,她被身後準備下車的人拱了一下,一時沒站穩,趔趄著差點崴了腳。   汪若海擠過來,擋在她身前,把她夾在他和車壁之間,圈著她形成一個保護的空間。   就像以前他們天天一起上班時一樣。   錢菲忽然就忍不住了,眼睛酸得發疼。車一停下,門剛打開,儘管她還沒到站,卻依然下了車。   她站在車廂外,聽到汪若海說:「妳這又是何必呢!」   車門關上,載著他開走的剎那,錢菲再也忍不住,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   她明明都快好了,都要忘記他了,怎麼他又出來撩撥她了。誰稀罕他那副分手後還是朋友的姿態?誰用得著他幫她擋身後的人群?   她站在擁擠的地鐵站裡,無法自抑地哭成了傻子。   幾天後,姚晶晶給錢菲打電話,「我同事現在跳槽到隔壁大廈了,她說她上個月新來一同事,女孩,哦對,我見過一次,長得挺漂亮的,做金融,因為工作換到了商務區,所以想在附近找個房子住,和男朋友一起。她男朋友跟妳是同行,也是做投資銀行的。本來人小兩口是想找個兩居自己住的,不跟人合租,但是這片的房子哪有便宜的,女孩又挑,老房子看不上、新房子又貴,兩人一直沒瞧著合適的。我把妳那房子情況一說,他們權衡了一下,覺得人道的價格以及多餘的妳都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內,但那女孩提了個要求,就是除了做飯時間,妳能不能就待在妳自己房間裡,別常出來?」   錢菲一狠心,「成!我就在我房間裡練隱身大法,功力不到十成我絕不出關騷擾人類!明天週末,要不妳帶他們過來看房吧!」   姚晶晶說:「明天不行,明天我得跟一個土豪相親。我把地址告訴我同事,讓她告訴那女孩吧,讓他們自己過去,他們不會找不到的!」   第二天錢菲一大早就起了床,把屋子又好好收拾了一下,將東西都搬到自己房間裡。快中午的時候,她接到電話,看房的女孩到了,在社區門口,說大樓太多,繞得有點暈,能不能下去接他們一下。   她趕緊拿著鑰匙下樓。   到了社區門口,她看到一男一女,和她差不多的年紀,長得都非常漂亮,穿著也極為時尚靚麗。   那女孩一張心形的巴掌臉,長長的卷髮披在背上,穿著短裙,兩條腿又細又直,像模特一樣。男的個子很高,長得非常帥,簡直像明星,細長的身材把衣服撐得特別有型。   錢菲看著他們,覺得自己像個老媽子。   女孩跟她自我介紹,說叫桂黎黎,男的是她男朋友。那男的瞅瞅她,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了。看著他多少有點鼻孔朝上的態度,錢菲覺得這一定不是個好相處的人,她心裡不由有點打鼓。   她帶著他們上了樓。   桂黎黎一邊挨個屋地看房子,一邊跟她搭著話,那男的就一直杵在門口,多少有些不耐煩的樣子。   桂黎黎跟她砍價,「這房子能不能再便宜一些?」   錢菲有些為難,「這真的已經壓倒最低了,房子是新的,水電煤氣寬帶隨便用,我其實也是想找人幫我分擔一下貸款,沒指望靠著這房子掙錢,所以一開始要的價就不算高,我真沒辦法再降了!」   桂黎黎一臉糾結,「妳能不能再通融一下?我們外地人在北京闖蕩的,都不容易。我家裡就我一個孩子,為了送我出國留學,家裡連房子都賣了。」她轉頭看了看靠在門口一直默不作聲的男朋友,「本來我們說好從國外留學回來就買自己的房子的,可是臨時出了意外,他家裡幫不上他了,我們誰也靠不上,以後只能靠自己。妳知道,北京這地方,不奮鬥幾年,是拼不下一套房的!」她說得有些激動,拉住錢菲的手,「妳看能不能再給我們算便宜一些?」   錢菲一下想到自己這麼多年在北京是怎麼熬下來的,頓時心裡同情氾濫成一片,她腦子一熱,脫口就說:「確實大家都不容易,那這樣吧,就先按一個月三千算吧!」   桂黎黎立刻拍板定案,「錢菲妳真是個好人!那妳看我們什麼時候簽合同?」   錢菲問:「你們都帶身分證了嗎?要是都帶了,現在就能簽,簽完我把鑰匙給你們,你們隨時可以搬進來住!」   桂黎黎開心地衝她男朋友伸出手,「李亦非,身分證!」   錢菲聽了這名字,耳朵一跳。   噗!居然跟那個全國著名的好看大姑娘一個名字。   她看到那個叫李亦非的,慢騰騰從錢包裡往外抽身分證,抽出來交給桂黎黎的時候,還瞄了她一眼。   那一眼內容比較複雜,錢菲在一旁有點沒太看懂。   她往合同上抄兩個人身分證號的時候,發現桂黎黎和自己一般大,李亦非比她們大一歲,她不由有些唏噓。   一般大的年紀,桂黎黎看上去水靈靈的,打扮得精緻靚麗,她卻熬得跟個黃臉婆一樣,洗完臉擦點乳液就算對得起她這張臉了。   不過她安慰自己,她有套房子,雖然要還貸款,可是大紅房本上端端正正地印著錢菲兩個字,這一點她比桂黎黎強。想到這,她覺得欣慰了許多。   歸還身分證前,她又仔細看了一眼倆人的證件照,以確定是本人。瞄到李亦非的身分證時,她看到他的家庭住址是北京本市。   她不由隨口問了一句,「李先生是北京本地人?」   家在本地還出來租房子,她覺得多少有些奇怪。   李亦非抬眼瞄了她一下,點點頭,語氣淡淡地問:「對,怎麼了?」   錢菲忽然覺得空氣中有點尷尬的味道。   她擠出一抹笑,緩解氣氛,「沒事,就是隨口問一下!」   她覺得自己嘴真欠。也許人家小兩口就願意花這份錢出來同居,不想住在家裡,這關她什麼事?她只管每個月收錢不就好了。   簽好合同,錢菲把鑰匙給了桂黎黎,問她,「什麼時候搬進來?要不要我幫忙?」   桂黎黎笑著說:「我們下周就搬進來,不用幫忙的,我們找搬家公司!回頭我把頭三個月的房租先打到合同上的帳號裡,到時候妳查一下錢到帳沒有!」   錢菲說著不著急,把兩個人送進了電梯。   回來後,她給姚晶晶打電話,跟她說自己把房子租出去了。   姚晶晶正坐在出租車上,堵在去跟土豪吃飯的路上,聽到她說把房子租到了一個月三千,立刻炸了毛,「錢菲妳沒事吧妳?妳腦子沒進水吧?腦回路上沒長泡吧?妳居然三千就租了!」   錢菲被嚷得莫名有些心虛,辯解說:「大家都是外地人混北京,都挺不容易的,能照顧就互相照顧一下,不是挺好的!」   姚晶晶嗷嗷叫,「妳倒是照顧她了,可她照顧妳了嗎?妳做投資銀行的,消息應該比我靈通,妳知道她那個公司是準備要上市的公司吧?妳知道她那個公司的待遇比妳現在好太多嗎?妳知道她男朋友雖然跟妳一樣是做投資銀行的,但是人家級別比妳高賺得比妳多嗎?妳還有閒心同情他們!我看妳就是冤大頭!」   錢菲被她罵得頭有點暈,重點就抓得有點偏,「他們要是真混得那麼好,幹嗎自己不買房還要租房子呢?」   姚晶晶恨鐵不成鋼,「妳當人人都跟妳似的,存錢攢得不吃不喝不穿不玩跟快成了仙一樣?人家賺的錢都吃喝玩樂享受人生去了,就沒往磚頭瓦塊上使勁!妳說妳這個大傻子睜眼瞎,氣死我了,妳看看人家那細皮嫩肉溜光水滑的,用得著妳這都快熬成了婆的錢大媽同情心氾濫?算了算了,不跟妳說了,破壞我釣土豪的美好心情!錢聖母,我看妳以後每個月還完貸款怎麼過日子!」   錢菲也有點後悔,可是既然已經簽了合同,就算想漲價也得以後再說了。   她忽然回想起李亦非找身分證時的眼神。   他那時是不是在跟桂黎黎說:看,這個棒槌,多好唬弄。   走出社區,桂黎黎挎著李亦非的胳膊,一臉邀功的問:「亦非,你說我厲害不厲害?在這能把房價生生講下來五百!你看她家那房子,其實就是每個月要咱們四千都不為過!」   李亦非哼了一聲,「您這才施展了多大本事啊,要是房東是個男的,你沖人家又賣萌又賣可憐的,說不定都不用錢了。」   桂黎黎聽著他的話,覺得話裡話外都不是味兒,她甩開他胳膊問:「你什麼意思?」   李亦非也沒哄著她,「我的意思是,我看不慣妳老跟別人這麼賣萌賣可憐!今天這是個女房東,我也就忍了,以後妳要是跟別的男的也這麼做,我就真的要跟妳好好談談了!」   桂黎黎一下紅了眼睛,「我不就換工作的時候,跟上司說了點軟話,就那一次叫你知道了,你能不能別總抓著這事不放啊!」

作者資料

紅九

09年簽約晉江,作者收藏過萬,現言古言均有涉獵,讀者與作者間互動熱烈,至今發表長篇作品八部,均已簽約簡體出版,部分作品已經在海外出版上市。其中兩部作品已經簽約影視改編,電視劇正在籌備製作當中。 擅長暖萌貧的寫作風格,立志用詼諧幽默的文筆講述勵志正能量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紅九 繪者:Welkin 出版社:銘顯文化 書系:銘顯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5-06-04 ISBN:9789863559115 城邦書號:A36600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3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