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們住在一起〈中〉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我們住在一起〈中〉

  • 作者:紅九
  • 出版社:銘顯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6-0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在合租同居的日子裡,錢菲和李亦非不知不覺都對彼此產生了好感,只是都還沒有察覺。 錢菲前男友汪若海捲土重來,使出渾身解數要和錢菲破鏡重圓。錢菲念在往日情份,答應給汪若海一個月的試用期,可是心裡卻已經漸漸偏向了李亦非。 一段時間後,出差歸來的李亦非,也在汪若海欲挽回錢菲的刺激下,和好哥們的開導下,漸漸理清自己的感情,決定正視自己的內心,並向錢菲告白。 可是錢菲和李亦非的感情進展並不順利,原本就是兩個生活觀念不大相同的男女,硬要湊在一起勢必要經過一番磨合!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關鍵の時刻
  吃完飯喝完酒,已經差不多十點。錢菲和姚晶晶兩個人又吃又喝又聊,反而越來越亢奮。酒足飯飽之後,姚晶晶說下午睡多了,現在渾身酒勁拱得她熱血沸騰很難受,非要拉著錢菲出去唱歌。   錢菲拗不過她,只好和她一起出門。   錢菲問姚晶晶想去哪唱,姚晶晶說:「去雍和宮那的糖果。大過年的,咱唱兩首歌給佛聽聽!」   錢菲嘴角發抽,「妳也不怕嚇著佛,佛讓妳明年一年走背運!」   她們坐計程車直奔糖果。   因為是跨年夜,糖果的生意火得不得了,錢菲和姚晶晶到的時候已經沒有包間,她們坐在大廳等。   一夥裝扮風格介於哥德與洗剪吹之間的年輕人從門口走進來,其中一個去了吧檯,剩下的人朝錢菲她們看過來,有兩個人還交頭接耳地說著話。   過了一會,那兩人走過來,其中一個耍帥地一轉身,往錢菲身邊一坐,一臉桃花盛開地搭訕著,「美女,妳們就兩人嗎?要不要一起玩熱鬧一點?」   錢菲往姚晶晶身邊挪了挪,冷淡客氣地說:「不用,謝謝。」   那男的不依不饒,又往跟前湊過來一些,錢菲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比自己還重。   正想著怎麼脫離酒鬼的糾纏時,服務生解救了她。   服務生告訴她們,空下了一個小包,說了一遍房間號,她趕緊拉起姚晶晶跟著服務生走。   進了包間,錢菲問姚晶晶吃點什麼,姚晶晶一甩頭說:「吃個毛線,到這來,要麼唱歌要麼喝!」   她於是跟服務生要了四瓶百威。   姚晶晶把她往旁邊一撥,對服務員說:「不要啤酒,給我換威士忌!」想了想,拉住服務員又改了主意,「威士忌跟啤酒都要!」   錢菲忍不住扶額,「大姐,妳能告訴我妳想怎麼個喝法嗎?」   姚晶晶拿起麥克風隨便點了首《愛情買賣》,在前奏的聲音裡大聲說:「大姐我要摻著喝!狒狒今晚咱倆必須不醉不歸!」   說完扯著嗓子就唱,「出賣我的愛,逼著我離開,最後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錢菲膝頭一軟,差點跪下。   這他媽的哪裡還是不醉不歸,是出門之前就已經醉過一次了好嘛……   酒拿來之後,錢菲見識到了CBD首席白領喝酒的豪氣。   姚晶晶真像她說得那樣,摻著喝!   一口啤酒,一口威士忌,再唱幾句歌。在這樣霸氣中彰顯著變態的節奏裡,錢菲捶胸頓足地感嘆自己失戀時表現得太過正常太不夠轟轟烈烈……   當她和姚晶晶一人扯著一隻麥,她唱男聲部分姚晶晶唱女聲部分倆人一起合作《貴妃醉酒》的時候,她感覺到在上衣口袋的手機在震動。   她煩得不得了,抽出來想按斷。   可是看著屏幕上的號碼,她隱約間覺得有點熟悉感,似乎跟被姚晶晶拉進黑名單的那個號碼長得挺像。   她放下麥,走出包間,把手機接通。   電話裡,一個低沉富有磁力的聲音問:「妳好,妳是錢菲吧?我是陸澤。」   錢菲沒什麼好氣地答:「我是錢菲,陸澤是誰?我沒聽說過。」   電話那邊頓了下,「妳沒聽說過我?好吧,我是晶晶的朋友,她倒是經常和我提起妳。」   錢菲對他在心裡哼了下。   「哦,是你啊?你找我什麼事?」想著電話那邊的人就是讓包間裡的姚晶晶癲狂得跟躁狂症復發了一樣的罪魁禍首,錢菲越發沒有好氣。   對方卻並不為她的壞口氣所動,默了一下問:「妳們是在一起吧?妳那邊很吵,這麼晚了,妳們在哪?」   錢菲聽他問後面那句話時,語氣有點變壞的趨勢,心裡爽了起來,「我們啊?我們在糖果唱歌啊!」   她聽到對方似乎重重嘆了口氣,「妳們就先待在那,哪也別去,我現在馬上從機場做計程車過去。」說完電話掛斷。   錢菲怔了怔。   土豪難道追到北京來了?   她朝屋裡看了看,姚晶晶正歇斯底里唱著最後那句「醉臥君王懷,夢迴大唐愛」。   她忍不住被她的鬼聲音唱笑了。   沒準今晚上那只妖精還真能「醉臥君王懷,夢迴大唐愛」呢!   錢菲一邊陪著姚晶晶喝酒唱歌撒瘋,一邊等傳說中的土豪風裡塵裡地趕來。   她本來覺得在家的那頓酒都已經是快醒過來了的,結果到了糖果卻被姚晶晶拉著亂七八糟地一通喝,現在又喝得有些暈乎乎的了。   她們正準備唱鳳凰傳奇的《自由飛翔》時,有人突然推門進來。   錢菲嚇了一跳。她以為是服務生,可是定睛一看,不由又是一跳。   進來的居然是剛剛在大廳裡跟她搭訕的那兩個哥德與洗剪吹融合風的犀利男青年。   姚晶晶已經喝高了,兀自在一旁又蹦又唱,錢菲盡力穩住自己,力爭讓對方看不出她已經眼睛發花。   犀利男青年湊過來,「嗨美女,又見面了!我們就在斜對面,一起玩怎麼樣?」   錢菲拒絕,「不好意思,我們唱得差不多了,這就要回去了。」她怕節外生枝,一邊奪下姚晶晶的麥克,一邊大聲喊著服務生。   服務生進到屋子裡來,犀利男青年訕訕地看看錢菲,「妳什麼意思啊?」   錢菲說:「我們要回家了,不好意思啊。」說完趕緊收拾好東西帶著姚晶晶往外走。   出了糖果,她扶著姚晶晶走了一段然後站在馬路邊等計程車。姚晶晶晃晃蕩蕩地問:「怎麼了?怎麼突然不唱了?酒還沒喝完呢!那些都是錢啊錢,妳知道嗎狒狒!」   錢菲一邊得防著自己不被她揮舞的手臂打到,一邊還得顧著她別一不小心摔趴下。可她自己本身也是暈乎乎的,所以這麼一頓折騰下來,她累得不行。   始終沒有空車路過,錢菲覺得自己快交代在馬路邊了。頭暈腦脹的,她真恨不得拖著姚晶晶躺在馬路上睡一會。   身後傳來腳步聲。錢菲回頭,發現那兩個犀利男青年居然跟了出來。   錢菲轉頭扶著姚晶晶想快點往前走,可是她腳下發軟,不管怎麼使勁都走不快。   那兩個人追過來攔住她們。   「美女,怎麼著,不給面兒是嗎?不過就是大家一起喝喝酒唱唱歌玩一下,又沒讓妳陪著幹點什麼,至於這麼不給面子嗎?」   錢菲有點害怕,想繞過他們,「不好意思,我們真的得回家了!」   其中一人伸手一把扯住她胳膊,「回什麼家啊!夜生活才剛開始!走,回去,咱交個朋友,一起玩一會妳再走,到時候我們哥倆送妳們,好不好?」   錢菲心底又氣又急,姚晶晶掛在她身上直晃蕩。她心說完了,不是遇到臭流氓要耍流氓了吧?就她和姚晶晶爛泥一樣的狀態,跑是跑不動了的,可就是不知道等下她喊一嗓子救命什麼的,會不會有機會守護住自己的貞操。   她用力掙著,想掙開臭流氓的手,「你把手拿開!喝多了吧你?我又不認識你,你這樣平白無故拉著我好嗎?」   對方一聽她的話居然笑起來,「那就一起認識認識唄!」他扯著錢菲往自己身上帶,另外一個就去扯姚晶晶。   「別不識好歹啊,看妳長得還不錯才想帶著妳玩的,別給臉不要臉啊!」扯著她的那男的唧唧歪歪地說。   錢菲嚇得不行,大聲叫著。有路人湊過來,似乎想問怎麼回事。   那兩人一臉流氓相罵人家,「看什麼看,沒見過小兩口吵架啊?」   路人要走,錢菲尖叫,「我不是他女朋友,求求你幫我報警!」   那兩人對路人恫嚇,「別多管閒事啊,趕緊走!」說著扯住錢菲和姚晶晶就要走。   錢菲渾身軟綿綿的使不上力,心一下涼了半截,她急得快哭了。   忽然扯著她的人猛的往前一撲摔了出去,她跟著也差點要倒,卻被人從身後摟著腰一把扶住。   她站穩後第一件事,不是回頭去看是誰救了自己,而是躍躍欲試地要往另外一人身上撲想把姚晶晶從狼爪裡拯救出來。   可是腰被人牢牢握著,她怎麼都動不了。   她著急地回頭,掙扎,「你先鬆開我!」結果在看清身後人怒氣騰騰的一張臉時,她怔住了,「李亦非?」   角落,一輛出租車猛的停下來,車上急匆匆衝下一個人。   那人奔著姚晶晶的方向,三步並做兩步跑到她跟前,飛起一腳,照著扯著姚晶晶的臭流氓就是一記飛踹。   臭流氓飛出去的姿態和扯著錢菲的那個一模一樣,絕對的狗啃屎。   錢菲忽然覺得耳朵邊一熱。她聽到李亦非哼了一聲:「我剛才那記飛踢比他可帥多了!」   錢菲覺得這人真的沒救了,這個時候連這種事他都要比。   從出租車上下來那男的摟著姚晶晶走到錢菲跟前。   他冷森森地問:「我不是讓你們呆在裡邊哪也別去嗎?」   錢菲縮了一下肩膀。她認出他就是姚晶晶手機裡那個叫陸澤的土豪,他真人看起來比照片還要英俊高冷。   李亦非站她身旁也冷冰冰地開了腔,「您哪位啊?懂禮貌嗎?上來就跟人這麼說話,好嗎?」   對方抬眼打量著李亦非,打量著打量著,皺起了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那兩個犀利男青年從地上爬起來,罵罵咧咧地叫著,「你們誰啊?有種別走!」他們打電話叫了人。   錢菲有點害怕,扯著李亦非說:「咱們趕緊走吧,他叫人呢!」   李亦非憤怒地俯視她,「這會知道怕了?早幹麼去了?大半夜的誰讓妳帶個女的出來唱歌的!」   錢菲被訓得直縮脖子。   遠遠的從糖果裡走出來一群人,都是一水的哥德加洗剪吹融合風。   李亦非靠了一聲:「哪湊的這幫牛鬼蛇神?都是從西遊記裡跑出來的吧!」   錢菲沒忍住,噗地樂了出來。   李亦非瞪她,「笑笑笑,什麼時候都笑,妳能長點心嗎?」   扶著姚晶晶那男的問李亦非,「你能對付幾個?」他似乎在考慮等下的作戰對策。   李亦非哼一聲,揚著下巴往陸澤身後努了努嘴,「一個都不用對付。」   錢菲跟著往陸澤身後看過去。   又一夥人正從糖果裡走出來,看樣子是要拐去隔壁金鼎軒吃宵夜。   同樣是一夥人,這夥人就比剛才那夥人養眼太多了。   李亦非對著養眼的那夥人們招呼了一聲,於是那些人都衝著這邊走過來。   錢菲看著前後向自己走過來的兩伙人,心情無比澎湃與激動!從來沒有這麼多人像此時此刻這樣,把她當做焦點一起蜂擁而來。   她忽然就有了一種已經走上了人生巔峰的感覺。   哥德跟殺馬特犀利男青年們,最後在人均身高不低於一米八的養眼男青年們的大長腿陣中,落荒而逃。   戰鬥圓滿結束。   錢菲看到那伙大長腿中有一個長得很像井柏然的,正使勁睜著眼睛看自己。   他身邊還有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孩子,也跟著他一直看自己。   她被他們看得一時發懵,也不由低下頭看自己。   後腦勺被人輕拍了一下,她聽見李亦非沒好氣地說:「知道自己做錯事了,低頭贖罪呢是嗎?」   她抬頭時,看到那個長得像井柏然的大長腿正問李亦非,「什麼情況?你剛剛不是說下樓打個電話,然後在金鼎軒匯合嗎?怎麼莫名其妙就變成大家來幫你打群架了?」   李亦非對他說:「簡單的說,就是你剛剛參加了一次大型見義勇為活動。好了,先別說那麼多了,你們先去金鼎軒吧,我等會就過去。」   「井柏然」率領養眼男青年們夾雜著那個好看女青年一起往金鼎軒去了。臨走前他又扭身看了錢菲幾眼,並對她綻放出桃花盛開的一笑。   錢菲被他弄得一哆嗦,然後扭頭,眼神迷離地越過李亦非往姚晶晶和陸澤身上看。   陸澤正扶著姚晶晶,低沉地問:「妳是不是把我拉黑名單了?」   她覺得這句話從一個看起來高冷又嚴肅的男人嘴裡問出來,而他問的對象又是一個已經醉得不靠人扶著就站不住的女酒鬼,這個狀況不是一般的好笑。   一直都迷糊著的姚晶晶忽然睜大眼睛,看清扶著她的人後,她開始瘋狂扭動,「陸澤,你這陰魂不散的傢伙,我連喝醉了也擺脫不了你嗎?」她掙開陸澤的手,歪歪斜斜地向錢菲撲過來,哭唧唧地說:「狒狒,妳說我怎麼辦啊,我眼前又出現了陸澤的影子!你說我就這麼忘不掉他嗎?」   錢菲仰望星空默默流汗。   叫她怎麼誠實的告訴她:孩子你瞎啊?那是真人不是影子啊……   錢菲拍著姚晶晶的背,安撫住她,然後問:「我們現在回家啊?」   姚晶晶甩著腦袋說:「我餓了!」   錢菲差點給她跪下。   喝了一肚子的酒居然還知道餓。   她抬起頭看著陸澤說:「我帶她去金鼎軒喝點粥再回家,你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吧。」又轉頭對著李亦非說:「你也趕緊去和你的朋友們會合吧,他們估計正等著你呢。」   李亦非白她一眼,把姚晶晶從她身上扯下來,遞給一旁的陸澤,「這女的你扶著。」自己明扯暗扶著錢菲一邊往金鼎軒走一邊沒好氣地說:「妳就別操心別人了成嗎?有空多在身上長長心比什麼都強!」   錢菲被他拖著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頭看,「那個什麼陸澤,你別起歪點子想私下把她拐跑,我可跟這盯著呢!你扶著妖精趕緊跟過來哈!」   稀里糊塗間,她好像看到那個叫陸澤的,緊皺著雙眉一臉的不爽,好像極不適應有人對他發號施令。   錢菲看著他那副表情,心裡特別開心,覺得好像為姚晶晶報了仇似的。   進了金鼎軒,李亦非讓服務員找了個小包間。   錢菲本來想把姚晶晶拉到自己這邊坐,卻被陸澤無聲而堅定的拒絕。   他和姚晶晶並排坐在一起,把姚晶晶的頭小心地撥在自己肩膀上,讓她靠著他休息。然後叫服務員去倒了杯熱水來給她晾著。   李亦非在錢菲旁邊坐下。   錢菲掏出手機想看看幾點了,按亮手機屏幕後卻發現有一個李亦非的未接來電。   「你打電話找我什麼事啊?」她抬頭問身旁的李亦非。   李亦非沒好氣地說:「我閒的慌啊,還打電話給妳。按錯了。」   錢菲哦一聲,推推他,「你去找你的朋友們吧,正好我跟這大哥有話要聊一聊!」   李亦非嫌棄地撥開她的手,「我沒說妳呢,妳倒是趕人了?」   他說著說著,臉上應景的起了怒氣。   他怒問錢菲,「你大半夜不在家待著來這幹什麼?」   錢菲扯起嘴角衝他傻樂,「好巧你也在這。」   李亦非黑眉倒豎,「錢菲我告訴妳,妳是女的,跟老爺們比不了,妳要自愛妳知道嗎!妳聞聞妳身上這酒氣!有妳這樣的女人嗎?」   錢菲笑瞇瞇地看著他,「你是跟我們在這宵夜,還是回去跟你的朋友們宵夜啊?」   李亦非拍著桌子怒斥,「妳今天還好是遇到我了,如果我今天不在那,妳是不是就被人拽走了?過了今晚妳就殘花敗柳了妳知道嗎!」   錢菲把略顯沒有焦距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眨啊眨地看著他,「我想點個銀耳木瓜羹,你點什麼?」   李亦非沒好氣地說:「給我點個潤肺茶,我得降降火!」   他把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向兩邊扯了扯,「妳氣死我了!」   可這麼說著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被錢菲岔啊岔的,好像岔得不怎麼生氣了。   他看看陸澤和姚晶晶,前者正在給後者跟餵小鳥似的餵水喝。他老覺得前者其實餵水只是個幌子,他其實在豎著耳朵聽他和錢菲說話。   他覺得老爺們的氣概在外人面前不能說滅就滅,於是外強中乾地又一拍桌子,沖錢菲叫:「大姐,我這正生氣呢,妳能認真點等我生完氣妳再點餐嗎?」   錢菲雙手托著菜單恭敬地遞給他,「好、好!您生、您生!生完您來點!」   李亦非看著她一副滾刀肉的德行,徹底被磨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他納悶自己脾氣怎麼一下變得這麼好了,這要是以前這事放在他和桂黎黎身上,他們倆早吵得天翻地覆了。   他忽然發現錢菲有個大大的優點,她特別能容下事,尤其別人生氣的時候,不管對方是對還是錯,她都陪笑臉,生生就能把對方陪得沒了脾氣。   他看著錢菲眨巴眨巴地看著她,吼是吼不下去了,可是就這麼偃旗息鼓又太不甘心,於是凶巴巴地戳了下她的額頭,惡狠狠地說:「錢大姐,我求求妳長點心吧!」   錢菲一邊歡快地吃著銀耳木瓜羹,一邊瞪著眼睛看半睡半醒狀態下的姚晶晶喝粥喝得快把臉埋進粥碗裡。   她看得在一旁傻樂不止。   對面陸澤瞥了她一眼,眼神裡有淡淡的譴責。他放下自己的粥碗,開始小心細緻地去餵姚晶晶。   錢菲看得更高興了。   忽然外面有一群人跟讓人踩到了尾巴似的扯脖子尖叫。   錢菲愣了愣,反應過來,是十二點到了。   新的一年開始了!   她放下湯匙,舉起雙臂,扭頭對李亦非高聲叫,「嗨皮扭耶!」   她清楚地看到,因為太激動,有一小塊沒來得及吞下去的銀耳渣渣被她從嘴巴裡噴出一條亮麗的拋物線然後落在了……李亦非的……臉……上……   她看著李亦非兩條眉毛一下就擰到了一起,惡狠狠地一連扯了好幾張餐巾紙使勁地擦臉,又惡狠狠地瞪著她,惡狠狠地說:「妳吃東西別這麼噁心,我就比什麼都快樂!」   錢菲對著他傻樂,「新年了,快祝我今年能嫁個好男人!」   李亦非嫌棄地瞥她一眼,抽著嘴角問:「妳還能再飢渴點嗎?」   對面,陸澤突然出聲打斷了他們,「錢菲,我們能談談嗎?」   錢菲扭頭看看他,歪頭想了想,又扭回頭看著李亦非,「你回你朋友那去吧,我得跟他聊一聊。」   李亦非看著她歪頭歪腦的樣子,本來覺得她今晚嬌憨得有點貼近可愛了。可是聽到她說的話,他立刻豎起了眉。   「妳這行為叫卸磨殺驢妳知道嗎!」他一臉的不高興。   錢菲拍他肩,「乖,別鬧,我跟他有正事要說!」   她哄孩子的德行讓他極為不爽,他沒好氣地扒拉開她的手,白她一眼說:「我是得回去交代一聲,妳在這等著我,等會我跟你們一起回家!」   錢菲舉著手腕甩著手,「好的好的,去吧去吧。」   李亦非起身出了包間。   錢菲調整坐姿,面對陸澤。姚晶晶正趴在桌子上迷迷瞪瞪地哼哼。   「那是妳男朋友?你們住在一起?」對視了半天,陸澤以這樣一句話開了頭。   錢菲把頭甩得跟撥浪鼓似的,「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的租客。」然後問陸澤,「該我問你了,說說吧,怎麼把我姐們折磨成這樣的?」   陸澤皺皺眉,那股高冷的氣質從緊鎖的眉心間頃刻流瀉。   「能先讓我聽聽,晶晶是怎麼跟妳說的我們兩人的事嗎?」   錢菲覺得多說點話也沒什麼,不會少塊肉,就劈里啪啦的描述了一番。   她描述的時候仔細觀察著高冷土豪的表情。不過基本上,他的表情就是全程都面無表情。除了那兩條眉,一會皺起、一會舒展、一會又皺。   錢菲偷偷想,做他的眉毛可真夠辛苦的。   「反正作為妖精的首席也可能是唯一的閨蜜,我覺得這事你辦得挺傷她的,你要是給不出個說法,我可就得想點能讓你鬧心的辦法折騰你了,反正我不怕你有錢,我這人從小就仇富。」她看著陸澤,以自己的方式恫嚇他。   陸澤沉默不語,轉頭看看趴在桌子上吧嗒嘴的姚晶晶,伸手像摸心愛的小寵物那樣摸摸她的頭,然後轉回頭看著錢菲說:「下面請你從我的角度,再聽一聽這件事。」   「我是通過她公司高級主管的介紹認識她的。第一次約會,或者說是相親,她給我的感覺是沒有其他女孩那麼做作,說話張牙舞爪的樣子很有趣,我覺得跟她做朋友應該不會無聊,所以當她提出跟我一起到大連給我打工幫我一起開拓分公司的時候,我沒有拒絕。   其實一開始我覺得她不是真心要跟我在一起的。有次我問她喜歡我什麼,她說喜歡我有錢。   她看起來特別像那種愛打扮愛物質享受的女孩,我一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可是後來她這麼跟我說完,我反倒覺得她根本不是她所表現的那樣。   漸漸的我發現這是一個越接觸下去越會給人帶來驚喜的女孩,她看起來精明,其實內心單純;她瞧著是個拿得起放的下說得出狠話的人,可實際上,她的內心比誰都脆弱。   我之前有女朋友,爭爭吵吵幾年,雙方都很累,拖到最後終於分手。說實話,分手以後,我很怕再交女朋友,我已經吵怕了。所以我一直也沒有明確地跟晶晶說,讓她做我的女朋友,可是其實連我自己都沒發現,我漸漸地已經把她當成女朋友來對待了。」   聽到這,錢菲忍不住打斷他。   「你怎麼看起來話特少人特冷,可一剖析起內心世界的時候這麼文藝這麼能說?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喜歡妖精嗎?」   陸澤定定地看著她,「其實我不喜歡在我說話的時候有人打斷我。」頓一頓後,他又接著說:「妳覺得如果我不喜歡她會大半夜坐飛機趕過來嗎?」   錢菲用被酒精泡鈍了的腦子反應了一下,「哦,就是喜歡是吧?那你說說,聖誕節那天,跟你前女友那頓飯,又是怎麼回事?」

作者資料

紅九

09年簽約晉江,作者收藏過萬,現言古言均有涉獵,讀者與作者間互動熱烈,至今發表長篇作品八部,均已簽約簡體出版,部分作品已經在海外出版上市。其中兩部作品已經簽約影視改編,電視劇正在籌備製作當中。 擅長暖萌貧的寫作風格,立志用詼諧幽默的文筆講述勵志正能量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紅九 繪者:Welkin 出版社:銘顯文化 書系:銘顯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5-06-09 ISBN:9789863559122 城邦書號:A3660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3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