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出槌仙姬4:綿羊進化論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出槌仙姬4:綿羊進化論

  • 作者:寞然回首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5-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容貌恢復、連番進級、升格當老闆…… 小綿羊七十二變,終於變美、變強、變有錢! ◆賀!甫上市即上金石堂輕小說週榜及博客來輕小說新書榜!繼峨嵋之後,起點女頻最高人氣的歡樂向修仙愛情小說! ◆香港新銳插畫家LN,以唯美又俏皮的畫風打造歡樂愛情傳說! ◆作者全新修訂版,並加寫獨家番外,就算網路上看過也要再看一遍! 「小綿羊,妳變漂亮了,真懷念妳原本那張骰子臉,還可以數點數。」 「你不是一直都嫌棄我長得醜、資質差、修為差嗎?」 「不,小綿羊,妳很優秀,妳比任何人都優秀。」 沒想到能聽到秋狂親口說出這句話, 原本因為太在乎他而感到自卑,現在終於釋然了…… 「你靈石多到沒地方花?」 「沒,那我是的老婆本。」 「呃,那你還出手這麼闊氣?」 「反正都是給妳準備的。」 結束驚險萬分的臨獸攻城後,段青焰在疤臉男封臨等人的陪同下前往西河王城歷練。西河王城是煉器師的大本營,段青焰滿懷期待地前來,一入城就巧遇三皇子選妃並將舉行一場煉器比賽。段青焰只單純想通過認證以證明自己的技術,不料小試身手後立刻晉升成為皇子的新娘候選人!一旁還有封臨仍不死心地再次求婚,偏偏段青焰只打算贏得比賽的獎品後馬上落跑。 比賽中讓段青焰又有一番領悟,打造出驚艷四座的「呼拉圈」,正式成為中級煉器師。但高興來得太早,也因這場比賽讓她發現封臨的真面目,覺得感情被戲弄的青焰,傷心地回到定雲宗,決定努力修煉來療情傷,在眾人相助下進步神速,甚至得到舞仙子出手,恢復了她半邊臉的美麗容貌。 雖然愛情之路不順遂,但修為提升、容貌恢復、獲得煉器師認證,名利雙收下讓段青焰變得越發有自信,她從又小又弱又沒修為的廢材,默默努力、慢慢升級,終於開始漸漸受人重視了。但也許一切太順利,段青焰竟不小心落入圈套,被邪雲教教主元月尊者綁架,而期盼危急時刻能來救她的身影卻遲遲沒有出現……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內文試閱

師兄,男的你也表白?
  這天,朱映尷尬地找到段青焰,「青焰師妹,今天來了個奇怪的捕靈師,他一定要見妳。」   「為什麼要見我?」段青焰也覺得奇怪。   「是這樣的,那個叫一木火的捕靈師,說什麼靈體也有感情和情緒,他不希望自己捕獲的靈體賣到大奸大惡之人手中。而且他神經兮兮地說,只要妳讓他參觀煉器,確認他的靈體沒有被虐待,甚至願意免費贈送十個四階聖靈體給妳呢。」朱映極力遊說段青焰。   這段時間下來,朱映師兄是徹底被帶壞了,跟阿呆越來越像,滿腦子都是怎樣賺靈石,一提到賺靈石就兩眼發光。   「四階聖靈體?」真的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呢,四階聖靈體是段青焰目前最缺的東西。   其實,難得有人說出靈體也有感情的話,讓段青焰也頗為好奇。   「見吧見吧,反正青焰妳煉器不怕被人偷師。」阿呆聽到被朱映加了重音的「免費贈送」四個字後,也是兩眼閃閃發光。   一身青黑色衣衫,頭上一頂大斗笠幾乎將一整張臉遮得嚴嚴實實,只露出棱角分明的下巴。細長白皙的手指挽著根細竹竿,竹竿兩頭各掛一個竹籠。   這就是捕靈師一木火給段青焰留下的第一印象。   怎麼說呢,沒有特別好,卻也讓人產生一種莫名的信賴。見過一木火之後,段青焰心裡就留下了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捕靈師就該是這樣的打扮。   「妳就是段青焰?」沒等段青焰開口,這位一木火倒是先開了口,同時還將斗笠的帽檐往上挑了挑。   露出來的那張臉有點清瘦,不是特別美型的類型,卻莫名地給人一種很值得信賴的穩重感。   段青焰點頭,「你叫一木火?」   「嗯,因為我是孤兒,從小就是一個人,又是木火屬性,所以他們都叫我一木火,叫久了就是這個名字了。」   段青焰默默點頭,對於孤兒,段青焰向來很有同情心,因為自己也是同樣期待父母的愛,可至少她在來這裡之前有奶奶,來了之後有哥哥。   看了眼一木火,段青焰一本正經地開口:「為了看我煉器,你居然肯付出十個四階靈體?為什麼?如果想偷師的話,我勸你還是算了,我段青焰的煉器術,任何人都別想看懂。」   一木火表情明顯怔了一下,隨即笑了。   怎麼說呢,這個人笑起來有一點點溫暖的感覺,只是一點點,感覺卻又不是很強烈。   他的笑容讓人會不由自主跟著微笑。   段青焰就跟著他笑了。   笑完之後,段青焰立刻後悔了。她討厭被人左右情緒的感覺,重新丟下一句:「想好了,若不後悔就跟來。」然後板著一張臉在前面帶路。   ****************************************   之後的大半個月時間,一木火基本就成了青焰煉器鋪的高階靈體供應者。   雖然五色虹依然隔三差五地給段青焰送高階靈體,但無論數量還是品質都比不上一木火。   段青焰和朱映都很好奇,一木火一個人的捕靈量怎麼就能超過五色虹的整個團隊?但他們倆都默契地選擇閉口不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一木火性格略溫吞,看似很好相處,實則除了段青焰,誰的帳他都不肯賣。   就連每次賣靈體也一定要段青焰親自接收,朱映和阿呆都別想從他手上拿到一個靈體。   可偏生,段青焰就缺這東西,以段青焰的煉器速度,五色虹那邊是一定滿足不了她對靈體的需求。她又不想曝露自己誇張的煉器速度,所以一木火對段青焰來說,也是雪中送炭的存在。   雙方的合作雖然沒有說什麼約束,但似乎是一種默契,雙方都為對方保守著秘密。   一木火每次來青焰煉器鋪都是直接去段青焰的煉器房,如果段青焰在忙,他就在門外安靜地等待,一直到段青焰出來。   而他的款項每次也都是由阿呆背著所有人直接支付,反正煉器房附近都是工作人員的禁地,除了段青焰的師兄朱映。   以致於五色虹派來的人都以為一木火也是段青焰的師兄弟,習慣有這麼個人的存在。   至於朱映,則有點酸溜溜的感覺,雖然對段青焰只是單純的師兄妹情誼。可是自家師妹對一個外人比對自己更加信賴在乎,多少有點傷自尊。   「聽說後天有一場拍賣會,妳會去嗎?」一向沉默寡言的一木火,難得在這次送完靈體之後,開了口。   段青焰點頭。   「妳可以雇傭我當保鏢,我很厲害的。」一木火再次開口。   「你很缺靈石?」段青焰也難得開口。   對方點頭。   「如果你能打贏我朱師兄,我就同意讓你當我的保鏢,價格根據你的修為按市價提高一成。但是,靈體生意,我還是希望能繼續。」   段青焰想了想開口,她身邊現在確實缺一個高手保鏢。但是修為太高,段青焰又怕駕馭不了,難得跟一木火也合作了這麼長時間,對彼此的人品都有個基本瞭解。   「好。」一木火點頭。   一木火與朱映的切磋,參觀者有六個,四人兩獸:段青焰、白羽鶴、侯青、朱頂,以及阿呆和白羽鶴的靈獸皮卡丘。   這兩日段青焰心情也很好,似乎以一木火的出現為轉捩點,之後一切都朝著順利的方向發展。   比如昔日好友白羽鶴,恰巧帶著他的兩個貼身護衛朱頂、侯青在南淵遊歷,聽到段青焰的名氣就來拜訪。   雖然白羽鶴手無縛雞之力,可他的身分也夠嚇人的。何況還有侯青、朱頂兩個幫手。   段青焰也知道了,他的真名應該是叫白羽鶴,玉衡星君白羽鶴!   段青焰已不是當日的無知小女孩,也知道星宮在整個大陸的地位。尤其是這個白羽鶴不是一般的星宮弟子,而是星宮七星之一。   單看侯青、朱頂資質比起段君毅、段青美來絕對是天淵之別,但他們倆現在居然都已經達到築基三四階的修為,真不知道星宮給他們用的什麼催化劑。   反正,白羽鶴的保鏢段青焰可以毫不客氣地先用著,如今她缺的就是高手,大家那麼熟了,段青焰一定不會客氣的。   白羽鶴那邊,真有點雞犬升天的感覺。   那只黃色的雷電鼠,被段青焰親自賜名皮卡丘、小名小乖的那只,如今竟然已經是強大的七階靈獸了。   阿呆看到皮卡丘就想哭,獸比獸,氣死人。   跟對主人什麼的太重要了,阿呆跟了段青焰就從頂級靈獸降到了寵物,人家剛出生沒多久的小老鼠跟了仙宮的人,短短幾年就七階了。   除了白羽鶴的及時趕到,大哥段君毅那邊也有了消息,似乎皇甫家的人對他們很不錯,一切發展順利得超乎想像,他們現在正享受著超貴賓級待遇,比段青焰在聖醫門這邊過得滋潤多了。   有鑑於此,段青焰也跟朱映商量,等這次拍賣會過了,還了五色虹的人情,他們就一起去皇甫家看看,也省得在聖醫門的地盤上左右不自在。   那廂,對於一木火這樣一看就是老實人的傢伙,朱映反而不敢小覷,這種老實人的特點就是實誠,換句話說就是不做沒希望的事。   既然對方敢應戰,朱映就不敢小覷對方的實力,但最讓朱映鬱悶的是,他根本看不清對方的修為。   不是說南淵築基以上修為的人不多嗎?怎麼隨便一隻阿貓阿狗都比他厲害了?   朱映一上手就把酒葫蘆祭出,放大後倒出兩杯酒。   非生死鬥,朱映不會用第三杯讓他自己發狂的酒。   瀟灑的毛筆蘸酒的動作,段青焰每看一次讚一次。   「切,做作,以為拿枝毛筆就是書生了?假斯文。比本少差遠了。」白羽鶴不甘地看了眼變好看的段青焰,嘴裡念念有詞,似乎對於段青焰欣賞朱映這點事,極為不滿。   段青焰好笑地看向孩子氣的白羽鶴,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那邊朱映蘸著藍色汁液的毛筆揮動,極為靈活,不需要接觸,遠遠地真氣催動就能把筆頭上的液體掃向一木火。   而那枝毛筆本身也是一件法器,對方若是刻意躲避毒液的攻擊,就會很容易忽略毛筆這東西。   卻見一木火不急不緩地挪步,似乎根本不知道筆尖的液體是什麼作用,他應該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行走。   可就是這樣的步伐,硬是躲過了朱映的夾擊,並進一步靠近朱映身前。   段青焰忍不住替三師兄擔心,若是就這樣一招落敗,也太丟臉了。   還好朱映也不是那種手段一招用老的人,在一木火靠近的同時,身如閃電,迅速與對方交換位置。這麼一閃的動作,快得讓段青焰眼睛都花了。   而且朱映不是單純地躲閃,在躲閃的同時不忘了灌注真氣,將剩下的整杯藍色酒水化作漫天酒雨灑向靠近的一木火。同時灑下一片醇香,他的酒顯然比一般店鋪裡的酒水更加濃香。   朱映剛到位置並不遲疑,快速將手中的筆浸入紫色酒水中。   果然小心是沒錯的,雖然朱映對自己的速度有自信,但是那個一木火的身法也有點類似鬼魅,在朱映到位之後,一木火也同時到位,應該說是兩人幾乎同時落腳。   至於那些藍色酒液,看來是真的白費了。   一木火依然秉持著不慍不火的態度,任朱映施為,只是逼近,卻未用任何攻擊類術法。   「難道他也是醫修?」段青焰忍不住小聲嘀咕。   白羽鶴搖著羽扇但笑不語。懷裡的小雷電鼠正在跟阿呆牙牙學語,這小傢伙會說話,但是說不好,每次都讓人誤解,阿呆現在正承擔著教習的工作。   雖然皮卡丘小乖是雷電鼠,阿呆長得像狗,可是小乖的身材在雷電鼠裡算是大個的,比一般的大貓都要大一整圈,連喵喵那麼肥都沒有皮卡丘身材圓潤。   這小傢伙圓滾滾的一團像個大號皮球,通體黃色短毛油光潤澤,看上去像虎毛一樣油亮。幾隻小短爪在這圓球形身材的反襯下,已經小得不怎麼能看清了。   為了拖住阿呆學說話,還得把之字形的尾巴借出來讓阿呆爬上去。也不知道這小傢伙的尾巴是什麼材料,不粗,但是卻非常堅挺,托著阿呆的身子,也不見軟。   白羽鶴很邪惡地跟皮卡丘小乖說了一句話,小乖興奮地放電,然後一個分神就把阿呆摔了下來。看著阿呆一個狗啃屎跌下去,白羽鶴這貨居然邪惡地偷笑。   只有小乖一臉茫然地看阿呆為什麼換了動作,還用小爪子撓了撓腦袋,又把尾巴拽到身前看了看,確認無誤,茫然地看阿呆。   實在是慘不忍睹,阿呆也有被欺負的時候,段青焰也跟著偷笑。連說好要看比賽,都被這兩隻靈獸的互動給吸引走了視線。   *******************************************   場中三師兄和一木火的比試仍未分出勝負。   如此往返三次,一木火終於木訥地開口:「你為我引薦了財路,所以讓你三招。下面,我要還手了。」   朱映差點被氣得吐血,自己累得半死,絕招盡出,就差沒狂化了,這小子居然說讓了他三招,有沒有這麼變態的?哥怒了!哥要喝酒!   朱映這次真的生氣了,表白就表白,反正這裡就只有段青焰一個女人,大不了跟她表白,青焰師妹知道他有病,一定不會怪罪他的。   想到這裡,朱映膽氣就來了。   雖然明知無效,依然將蘸滿紫紅色酒水的毛筆以真氣驅動,畫著奇怪的曲線攻向一木火。   一木火不知道是忙於應付這枝毛筆,還是藝高人膽大。總之,段青焰覺得他明明有機會阻止朱映倒酒及喝酒的,但是他卻沒有。   血紅色的酒水入口,朱映彷佛變了一個人般。蓬勃的真氣,讓段青焰都忍不住開始期待一木火能在朱映手下過幾招。   段青焰已經想好了,只要能在朱映這個狀態的犀利真氣攻擊下不要輸得太難看,她就雇用這個保鏢了。   場中一木火的臉色並沒有因為朱映的狂化而有絲毫變化,並沒有一般人表現出的驚訝,當然也沒有輕蔑,依然是木頭般木訥的表情。   朱映在灌下這杯酒之後,跟在結界內段青焰看到以一敵三的狀態一般無二,一往直前的氣勢,蓬勃爆發的真氣,給人很強的壓迫感。   侯青和朱頂忍不住對看一眼,朱頂舔了舔嘴唇,憨厚地說了句:「好想跟他一戰。」   「朱映?那你一個人上。」白羽鶴笑道。   朱頂啞然,侯青戳了戳朱頂,兩人繼續認真觀看。   段青焰也不知怎的,竟然有點為這個相識不久的一木火擔心。心中默默祈禱:三師兄,你可別喝了酒得意忘形,千萬要手下留情,否則打壞了我的保鏢,損失可就大了。   潛意識裡,段青焰已經認可了一木火這個保鏢,只是兩人的切磋尚未結束,段青焰也沒有理由阻止。   一木火用的是段青焰上次送給他的上品法器劍,因屬性木火,主人又叫一木火,所以一木火就偷懶給劍取名木火劍。   木火劍,不是段青焰出品的法器中最強大的一把,準確來說只是段青焰隨手拈來的作品,但對靠捕靈為生,沒有任何宗門勢力支持的一木火來說,已經算是極品了,難怪他珍而重之。   其實稀罕段青焰法器的人很多,段青焰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看到這個一木火在使用她的法器就很有成就感,或許,真的是緣分吧。   一木火的動作中規中矩,用的法術也是修真界裡最常用的木系纏、刺,以及火系的火球。   這幾樣術法根本就不分門派、不分界線,基本只要隨便出點錢,就能買到相關秘笈。對,普通人常用的金銀即可,不一定要靈石。   段青焰懷疑這個一木火或許就只會這幾招大眾招式了,真的有點無語,作為修真者,凡人眼中仙人般的存在,能混成他這麼慘還真不容易。   隨即,段青焰就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一木火的術法招式始終都是最基礎、幾乎所有人都會的東西。但,經過他的手釋放出來,似乎就有些不同。   明明是簡單的木纏術,在一木火手上卻給人一種非常協調的感覺,彷佛這些招式對他來說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對,就是習慣,根本不經半點思考就釋放出來,習慣得就像喝水吃飯,就像段青焰在煉器般。   朱映的打法有點瘋狂,彷佛化身為只知道戰鬥的機器。整個人的實力憑空提升了一個層次,對於這個狀態的朱映,一般人都不會有勝算,哪怕修為高出他三四階的人。   可是一木火卻給人一種未盡全力的感覺,始終都是那幾招,快捷、準確,同時還能巧妙地化解對方的招式。   段青焰看了眼手腳多處受傷的朱映,他的情況有點慘不忍睹。   可是,現在三師兄還在半瘋狂狀態,根本就攔不住。   這場比試,其實已經有了結果,剩下的只是如何阻止朱映。   「一木火,你贏了,結束吧。」段青焰剛開口。   那邊一木火就將一連串火球瀟灑地丟出,十分賞心悅目。   之後,是朱映被打倒在地,一木火直接離場。   「你究竟是什麼修為?」段青焰忍不住問。   「築基巔峰。」   段青焰無語,「你怎麼不早說?」早知道她就阻止這場一面倒的比試了。怪只怪平時一木火的表現太過溫吞,從未表現出修為,又窮困潦倒整日賣靈體為生,讓段青焰以為他修為很低。   「妳沒問。」一木火依然是一副溫吞表情。   不對,準確地說是,依然沒有表情。   對於這樣的一木火,段青焰也是徹底沒脾氣了,因為自從認識那天他笑過一回後,就再也沒有露出過任何表情。   但是段青焰現在沒空細問一木火的情況,因為那邊發生了更加不和諧的狀況。   段青焰早就做好了被師兄表白的準備,因為在座的只有她一個女修。雖然會有些尷尬,但是知道他犯病,應該能應付過去。   可是,段青焰真的沒做好三師兄犯起表白病會不分男女的心理準備!   此時此刻,朱映居然扯著白羽鶴的衣袖,標準的紳士半跪姿勢,連臺詞都不見變化。   白羽鶴又沒有修為,只能尷尬地任由朱映扯著,聽著他深情款款的表白,白羽鶴的臉紅得都變成了煮熟的大蝦。   侯青、朱頂也傻眼了,他們雖然受星宮栽培,負責在明處保護白羽鶴的安全,但並不代表他們還要管別人的表白。而且,看老大的樣子,似乎很爽啊?   段青焰無奈,雖然看白羽鶴這個假正經、愛裝高深的傢伙出醜也是不錯的體驗,但是段青焰也不想鬧大了。   對付犯病的朱映,段青焰很有經驗,相同的後頸位子,一鎚下去,整個世界立即清靜了。   對於這種事,天錘大爺是最樂意出手的。   看著朱映軟軟地倒下,安靜白皙的臉,白羽鶴一陣尷尬無語。   尤其是在段青焰面前,白羽鶴忙著解釋:「我跟妳師兄真的不認識,我真的不喜歡男人,小綿羊妳聽我解釋啊,我真的不知道他居然……唉,怪只怪,我魅力實在太大了,居然到男女通吃的地步。」   「不用解釋了。」段青焰淡定開口。   這麼一副淡定的表情,果然白羽鶴又誤會了,以為段青焰不給他解釋的機會,也顧不得平時的斯文形象,拉著段青焰的胳膊說道:「小綿羊,我算過的,我是妳的人,就算妳不要我,我這一生都會忠於妳,妳不可以懷疑我的清白。」   段青焰也沒想到自己的惡作劇會引來白羽鶴的表白,這回輪到段青焰滿臉尷尬,「神棍兄,你真的誤會了。我三師兄有表白綜合症,你別當真。你,不會也有表白綜合症吧?剛才的話,我就當你沒說過,再見。」   說罷,段青焰急火火地拎起朱映就往屋裡行去。   身後一木火也揪起白羽鶴的領子就往外走,段青焰隱隱約約聽到白羽鶴的驚呼,也只裝作沒聽見,先把朱映送回屋裡休息。

作者資料

寞然回首

女,1982年生,畢業於浙江大學,現居美麗的西子湖畔。 喜歡安靜、喜歡美食、喜歡看書也喜歡編織故事。 小時候纏著父母講神話故事,到中學時成為武俠迷、玄幻迷,如今更是乾脆親自提筆書寫,希望能將腦海中的奇幻故事與更多人分享。 相關著作 《出槌仙姬(A4資料夾)》

基本資料

作者:寞然回首 繪者:L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5-12 ISBN:9789869160278 城邦書號:RF5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