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野武士,一路向西!:從東京散步到大阪,兩年間的即興遠征。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野武士,一路向西!:從東京散步到大阪,兩年間的即興遠征。

  • 作者:久住昌之(Kusumi Masayuki)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5-04-02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散步,絕對比你想像的還要偉大! 《孤獨的美食家》作者久住昌之 最新散步紀實散文 效法野武士精神,用最純粹的方式,體悟散步的真諦! 《本の雜誌》2013年度 TOP10 作家 王浩一、林達陽、張維中、劉克襄 日劇達人 小葉日本台 一起去散步!推薦 每個假日的出征,都是為了讓回家時的俺更加勇敢。 背起烏克麗麗,俺就是江戶時代的野武士,從東京沿著舊東海道出發,沒有導覽、沒有網路、沒有時程表,不認識路也沒關係,一路向西走就會到大阪了吧! 兩年裡,俺背著登山背包,裏頭插了一把烏克麗麗,在每個空閒的假日,一個人離開東京去散步,目標是大阪。肚子餓了,俺就在當地尋找有魅力的小餐館,絕對不去連鎖餐廳,渴了就喝啤酒,疲憊時尋找湯屋泡澡,踏出家門的一切皆是風景!天黑了,雙腿又腫又痛,就到最近的車站搭車回家,等待下個假日再次出征! 散步不是旅行,是學習與自己相處的過程,沒有刻意的計畫,不需要趕行程,放下忙碌生活的緊張以及電子產品,打開五官,享受走路最原初的樂趣。 從東京到大阪,單是一路用走這件事便令人敬佩不已,絕對偉大。本書是作者是年過半百的率性而為,除了一步一腳印的趣味紀實,也能帶給讀者滿滿的元氣與想望。人啊,偶爾「跳TONE」的嘗試些所謂「瘋狂的傻事」,或許更能找到自我的存在價值。 ——小葉日本台

目錄

從神保町出發(二○○九年八月十二日) 草鞋就是要將腳趾頭完全穿進去才帥。 散步焦點:舊東海道起始木樁、炸香腸蕎麥麵、鳥屎背包 從橫濱出發(二○○九年八月十九日) 雖然吃相很難看,但因為自己愛吃,就算了。 散步焦點:紅湯蒸籠蕎麥麵、舒曼的《夢幻曲》 從藤澤出發 (二○○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俺的胃想要消化肉!充滿肉汁的肉!肉! 散步焦點:湘南海岸的烏克麗麗演奏會 從大磯出發 (二○○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俺是大笨蛋,是一個愚蠢的拉麵渾蛋。 散步焦點:鮮魚食堂 從小田原出發 (二○一○年一月十四日) 男人的淚水也會撲通撲通如橡實般地往下掉。 散步焦點:橿木板(東海道最具挑戰性的步道)、箱根溫泉 從元箱根出發 (二○一○年一月十五日) 無論哪條路,無論什麼樣的景色,都承載著未列於年表上的歷史。 散步焦點:山中城遺跡、箱根峠、竹屋鰻工房 從三島出發 (二○一○年三月二十七日) 毋需沿著觀光路線走,毋需探訪名勝古蹟, 更毋需吃當地特產,就能獲得許多無可取代的經驗。 散步焦點:富士山、岳南鐵道 從吉原出發 (二○一○年四月十日) 世界存在著不斷移動的點,名為「現在」,我們所處的一切都是「途中」。 散步焦點:富士川河階地、蒲原「夜之雪」驛站、由比宿 從由比出發 (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每個人的臉上都刻畫著自己生活型態所留的痕跡,歲月是不會騙人的。 散步焦點:薩埵峠絕景、枇杷山、麻雀珈琲館 從清水出發 (二○一○年六月十四日) 在做大事前要先「大大地」清空身體廢物! 散步焦點:明治隧道、宇津谷聚落、元祖山藥泥老店──丁子屋 從六合出發 (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 無論哪種餐廳,凡是營業超過三十年的老店都獨具魅力。 散步焦點:蓬萊橋、烤雞串店 從袋井出發 (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悠閒泡澡,將身體每一處洗得乾乾淨淨的,才能擁有全新的身心狀態。 散步焦點:音樂之城濱松、「Kirja」獨立書店 從濱松出發 (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 比起江戶時代的人,現代人太孱弱了。 散步焦點:濱名湖 從新居出發 (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如果俺的一生有一定要吃肉包的時刻,那絕對是現在,肯定是這一刻。 散步焦點:炭火烤鵪鶉 從豐橋出發 (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心情放鬆之後,肚子便餓了起來。 散步焦點:「NAGATA廚房」人氣蛋包飯 從國府出發 (二○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由松樹組成的行道樹與杉木不同,每一棵都有不同的成長過程和個性。 散步焦點:松木行道樹、雞肉刺身 從新安城出發 (二○一一年二月十八日) 散步回家後才是真正的樂趣所在。學無止盡,俺要走的路還很長。 散步焦點:重新感受名作《東海道五十三次》、名古屋演奏會 從熱田神宮出發 (二○一一年三月十八日) 現在的俺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享受這次的散步之旅。 散步焦點:受大地震影響的心情 從桑名出發 (二○一一年四月十一日) 回想當時的景色為什麼好?老實說,俺無法用言語說明, 但俺深深記著那個片段,那段充滿感動的時光。 散步焦點:杖衝坂、貓町、、鄉愁 從加佐登出發 (二○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放棄就能豁然開朗。 散步焦點:深山健行、關宿、驛站城鎮 從關宿出發 (二○一一年五月十一日) 若無法在身體深處湧現新的感情,就不可能創作出自己的作品。 散步焦點:傾盆大雨的山中獨行 從柘植出發 (二○一一年六月七日) 就在敝人寫這些有的沒有的事情時, 人生依舊馬不停蹄地往前奔馳。Life goes on. 散步焦點:大和街道、甲賀忍者 從月瀨出發 (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 多虧這些回憶,這股懷舊感在背後推動著俺,讓俺完全不感到疲累。 散步焦點:笠置隧道、奈良平城宮遺跡 從奈良出發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暮蟬「喀哪、喀哪、喀哪」的叫聲,一種夏末夕陽的慵懶與寂寥。 散步焦點:生駒山、暗峠 從石切出發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找個地方喝一杯吧!一個人乾杯,舉辦慶功宴。 雖然心裡這麼想,卻仍頻頻回頭看大阪城…… 散步焦點:石切神社、大阪城 後記

內文試閱

俺想一路散步到大阪   俺的夢想總是從忽然浮現的念頭開始。   以前俺就喜歡在家附近散步。   有一天俺忽然想到,乾脆一路走到大阪去算了!   ……在這裡我以「俺」自稱,因為想一路散步到大阪的人,不是敝人也不是我,而是俺。   這幾年掀起了一陣散步風潮,不只許多出版社推出散步行程導覽書,還有專業的散步雜誌問世,以散步為主題的電視節目也很盛行。   看到世人爭相散步的「風潮」,俺不禁覺得「這也太做作了吧!」,心中很不舒服。   看電視節目的介紹、閱讀散步指南、上網搜尋行程資料後,特意找一天出門的做法根本不是散步!而是觀光旅行!   散步就是不花頭腦思考,隨興在附近走走,無所事事地閒晃。在散步過程中,心情會愈來愈輕鬆悠閒,與散步的日文平假名寫法「さんぽ」給人的感覺不謀而合。依照「推薦散步行程」的路線認真走路,根本不能算是散步!   儘管敝人、鄙人、我、在下、咱,以及眼前的吾皆苦笑地說:   「唉,現在這個時代會這樣也很正常。」如此揶揄一番便罷。   但俺就是嚥不下這一口氣,決定一路散步到大阪去!   正當俺興起這個念頭,敝人和我等不約而同望著俺,興奮地說:   「真是個好主意!」   「去吧!就這麼決定!」   嚇得俺驚慌失措,你們這些人給俺冷靜一點!   你們說說看,俺真的做得到嗎?   「當然做得到!」   「一定很好玩!實際走走看就知道啦!就算真的走不到大阪,這個過程本身就是很棒的體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坦然面對遇事慌張不成才的自己。」   「換作是我們,我們一定想也不想就決定坐新幹線去大阪。」   「就是說啊!十年後都老了,搞不好走不動了。我們年紀都不小了,要去就要趁現在!」   真的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去的可是俺呢!   「時間上要是沒辦法一次走完,不如一段路一段路慢慢走?」   「這個提議很好。你已經是大人了,可以估算自己的能力,每次只走自己走得完的路程,再坐電車回來。」   「對啊,你已經是大人了,可以坐新幹線的指定席回來。下次再坐新幹線到前一次抵達的地方,繼續散步。每次都走到最後一班車的時間,再找最近的車站坐電車回來。」   「你已經是大人了,可以在途中喝啤酒吃美食!」   「還可以泡溫泉!」   「要是趕不上最後一班電車,還可以搭計程車?」   「哎呀!這麼做太狡猾了。不過,你已經是大人了,就睜隻眼閉隻眼吧!」   「搭電車或計程車不算在散步里程裡。」   「之後再剪接就好。」   「要是走累了,傍晚就找一間旅館投宿,好好泡澡,再請人到房間裡按摩……」   所有人一起回答:「只好這樣了!」   除了俺之外,他們談得可開心咧!不過,被他們這樣敲邊鼓,俺也忍不住有點想去。   「野武士,一路向西!」   我們之中的某個人如此說道。   「讚,就這麼決定了!」   其他人齊聲附和。   「決定什麼?」   一頭霧水的俺還不知道他們決定了什麼。   「當然是書名啊!突如其來的靈感最適合當書名了。」   敝人有一本書叫《野武士的美食》。最大的願望就是像野武士一般,充滿男子氣概地表現出豪邁吃相。可惜一直寫不出這樣的感覺,最後只能寫出有點寒酸的食物散文集(老實說,我根本搞不清楚「野武士」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禁想起和泉晴紀畫的書衣封面上的野武士,要是俺打扮成那樣走到大阪去的話……想想還真好玩。   就在俺說完夢話的隔天,俺接到橫山編輯打來的電話,這是我們第一次接觸。他邀請俺在某個月刊雜誌上撰寫連載單元。   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幾天後,我們在咖啡館開會,俺戰戰兢兢地陳述自己的想法,對方覺得俺的想法很有趣。於是又過了幾天,俺的企劃案正式通過,《野武士,一路向西》就這麼拍板定案。 散步的準備   企劃案通過之後,俺立刻著手準備散步所需的物品。   拿出家裡的深紫藍色尼龍後背包,放入兩件換洗T恤、內褲、襪子和毛巾。八月的氣候正熱,在外面散步一定汗流浹背。我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裡,要是搭電車回來前發現澡堂,就可以去洗個澡,換上乾淨衣物,讓自己清爽一點。最後再喝上一罐慰勞辛勞的啤酒,絕對會感到無限美味!還沒出發,俺已經在想像這些美好的事情了。   還要帶錢包和手機。雖然很不想帶手機,但俺畢竟是個有工作在身的成年人,所以不得不帶。不過,俺絕對不會使用導航功能,利用手機確認目前位置或地圖。   話雖如此,俺還是拿出家裡的一萬分之一東京近郊地圖集,影印了幾頁帶在身上備用。邊看地圖邊走路不算是散步,因此俺只會用來估算距離與時間。   理論上俺只要一路向西走就能抵達大阪。即使迷路,日本畢竟是個島國,找到太平洋或東海道路線也能走到大阪。   儘管抱持著野武士的心情,但俺沒有代表武士精神的刀,俺該拿什麼來代表野武士的精神?   俺也是一位音樂人。平時常用的吉他太大了,於是決定以烏克麗麗權充俺的刀。俺直接將烏克麗麗塞進背包裡,讓琴頭從背包裡凸出來。嗯,就把它想成是武士頭上的丁髷髮結吧!   俺還帶了小型數位相機、筆記本和原子筆。這些都是文筆之刀。對了,還有面紙(以備流鼻水或臨時需要在野外上廁所時使用。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以上就是俺帶的所有物品,基本上散步的服裝以輕便為主,放鬆心情,穿著夾腳拖一路走到大阪。 終於展開散步之旅   江戶時代,從江戶前往京都或大阪的旅人,都是趁著一大早天未亮時出發。當時房東、長屋的鄰居以及家人會結隊送到品川,再從品川獨自上路。雖然俺不是要去大阪旅行,但橫山編輯說他想仿效江戶時代的做法,堅持送俺到品川。   於是,俺的散步起點便位於編輯部所在的神保町。當初俺其實想從自己家開始散步,但不好意思請橫山先生到家裡來,才約定在神保町會面。俺搭上清晨四點三十四分,從吉祥寺出發的第一班電車前往神保町。   前一天晚上俺很早就猛灌啤酒,十點半強迫自己睡覺。半夜一點半被簡訊通知聲吵醒,以手機取代鬧鐘放在枕頭邊的做法真是失策。被吵醒之後就睡不著了,心裡想著我一定要繼續睡才行,於是起床走到冰箱前,從冷藏室拿出罐裝氣泡酒,邊看電視邊喝。俺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個酒鬼。一飲而盡後,上床睡覺。   第二天凌晨四點,鬧鐘一響俺就醒了。家人都睡得很香甜,俺躡手躡腳地起床換衣服。拉開窗簾一看,外面還是漆黑一片。俺真的好想睡,暗暗的天色讓俺深感安慰。趕緊刷牙洗臉,叫大腦起床。   輕輕關上公寓大門,走到大馬路上時,俺有一種離家出走、遠走他鄉、人間蒸發的感覺。俺看了一眼手表,現在是四點十五分。糟了!原本打算從俺家搭公車到吉祥寺站,但現在這種時間根本沒有公車,走路要花三十分鐘,一定會遲到。一開始就遲到,真不敢想像以後會怎樣。   俺開始往前走,還在考慮要不要打手機給橫山先生,告訴他俺會遲到?走到第一個小巷子時,突然遇到一輛空的計程車。真開心自己這麼幸運,立刻面帶笑容招手,咻的一聲鑽進計程車裡。此時才突然驚覺不對,一開始就搭計程車,俺這是什麼野武士!俺決定裝傻,轉頭向司機攀談:   「……司機先生,您怎麼會在這個時間開車?是要收工了嗎?還是剛上工?」   司機表示正要收工,六點要回到車行報到,所以俺才能碰巧在這個時間攔到計程車,不愧是東京。與司機閒聊成功轉移焦點,讓俺不再感到罪惡。   沒想到一大清早的吉祥寺站月台上有這麼多人,這附近開了許多營業到早上的小酒館和咖啡館,這些人或許是一直待到早上第一班電車的時間才回家吧!車站和街道一片安靜,四周瀰漫著一股沉靜的氣息。俺看到一些旅客拉著大型旅行箱,他們應該是趁著夏天出國旅遊的旅客吧!   「久住先生!」   突然有一個身高很高的年輕人喊俺的名字,伸出手來跟俺握手。這位明顯喝醉的長髮年輕人,是在幾年前關門大吉的吉祥寺酒吧打工的店員,名為寬人。還沒說上兩句話就說:「池田已經超過一百公斤了。」向俺爆前店長的體重八卦,俺不知該如何回答,也不知要跟對方聊什麼。   最後我們握了三次手,俺很懷疑他睡醒後還記不記得遇到俺的事情?俺不想再糾纏下去,向對方致意後,揮手轉身就走。我們明明要坐同一班電車,俺還能走到哪去?當然就是走到同一個月台的另一邊。 從神保町到品川的兩人散步   坐上中央線每站都停的區間車,一路上天空像是深藍色油墨逐漸溶開般愈來愈明亮。過了四谷站,東方的天空已開始出現朝霞。五點五分抵達水道橋站。俺走出剪票口,沿著白山通往神保町方向走,此時太陽已經高升,在街道灑下燦爛的陽光。   橫山先生就站在神保町的十字路口,看起來睡眼惺忪。我們有點尷尬地互道早安,一邊閒聊一邊往前走。他之前已經調查過路線,所以俺跟著他走。   我們從神保町往皇居方向前進,沿著護城河走向銀座。大清早的氣溫涼爽舒適,還能看到東京鐵塔。早上的東京鐵塔看起來好年輕,其實它跟俺同年,今年已經五十一歲了。 護城河邊有許多人在慢跑,運動的感覺真舒暢,和他們擦身而過時,竟然聞到好幾個人身上的汗臭味,掃了俺的興致。還有不少單車族,頭上戴著宛如切成一半的桃子造型安全帽,專注的神情看起來十分陶醉。   護城河的水面清楚映照著石牆和綠意盎然的植物。   天皇陛下是否還在睡夢中?   祝田橋附近的大馬路上聚集著成群的烏鴉,令俺不禁背脊發涼。靠近一看,發現牠們圍著一隻被車輾死的貓咪屍體。全身壓得像肉片一樣扁,只有三角形的耳朵豎起一邊來。沒想到在這個清爽的早晨也會遇到不忍卒睹的死亡事故,野武士默默在內心合掌。 六點左右,我們在日比谷公園往銀座方向左轉,橫山先生告訴俺,待會穿過數寄屋橋,在銀座和光百貨前右轉,接著直走中央通就能抵達品川。俺心不在焉地「喔」了一聲,一路跟著橫山先生。就像小孩依賴父母一樣,將帶路的責任完全交給橫山先生,這樣根本不能算是散步。   俺平時在東京都內幾乎都坐地下鐵,不清楚各地之間的距離,無法預估從神保町走到品川要多久時間。而且俺也不想事先做功課,俺打算以這種方式走到大阪。真的沒問題嗎?俺可能是個傻子,做事太衝動了。   我們走過新橋,沒在濱松町停留繼續穿過田町,大馬路上的車輛愈來愈多,已經接近七點。才走這麼一會兒,俺的雙腿就開始累了。在汽車道上走路真是無趣,不過,在泉岳寺附近發現的「財界二世學院」倒很有意思。這是一間什麼樣的學校?都教些什麼?「財界二世」所代表的「商界小開」已經成為一種自稱語了嗎?   田町到品川的距離相當遠。老實說,俺累了,俺想休息一下。不過,俺不好意思向橫山先生喊累,雖然他愈來愈少開口,俺想他應該也累了。   我們於七點十七分抵達JR品川站,正好遇到上班尖峰時間。上班族如蟻群在站內鑽動,野武士背著一個露出烏克麗麗琴頭的背包,腳步愈來愈沉重。   剛經過的品川Intercity高樓林立,看起來像是未來都市的等身大模型,空氣中卻帶著一股淡淡的海洋氣息。視覺與嗅覺的落差感覺相當微妙。走過高樓旁,眼前出現一座碼頭,停泊著船形屋,那是一家老字號天婦羅餐廳。難得能在現代保留江戶時代的風格,品川真是一個各種時代共存的城市。   我們停下腳步,尋找舊東海道的起始點,一名年約五十出頭的大叔開口問道:「你們在找什麼?」我們向大叔說我們正在找舊東海道的起點,對方立刻回答:「舊東海道啊!從那裡開始,一直到鈴森都是。」看他的樣子,似乎經常有路人問他這個問題。   我們看到一個高約一公尺的石柱,上面刻著「一番 東海道八山口」字樣。我們經常在落語 段子裡聽到「寫有『東海道由此起』的木樁」,說的莫非就是它?算了,咱又不是來尋找古蹟的,決定不深入研究。橫山先生在這裡目送俺,這裡就是俺一個人散步的起點。   請別人幫我們拍下紀念照後,俺與橫山先生道別。臨別前橫山先生提議喝杯茶,但環顧四周,這附近還沒有任何店家營業,若要走路去找,不僅浪費體力,也浪費時間,所以俺婉拒了。只見兩名身穿制服的女高中生從我們身邊跑過去。 在品川填飽肚子上路   俺今天起床後還沒吃任何東西,持續走了兩個半小時以上,肚子真的好餓。現在還不到八點,俺決定先休息一下,填飽肚子。接下來就是真正的散步之旅。就在此時,俺發現了一間立食 蕎麥麵店,肚子餓的時候什麼也管不了,有什麼吃什麼。這就是俺心目中的野武士男子氣概。「街道麵工房」,俺將在這間看起來不像是有歷史典故、裝潢也很簡樸的餐廳,吃下這段漫長散步之旅值得紀念的第一餐。吃蕎麥麵剛剛好,完全不耍花招。看了菜單許久,最後點了「炸香腸蕎麥麵」,簡單的選擇完全展現出俺的作風。俺都忘了還有炸香腸蕎麥麵,整家店只有我一個客人,看起來很親切的老闆應和一聲,立刻動手煮麵。   原以為這家立食餐廳沒有座位,沒想到它有摺疊椅,讓俺輕鬆很多。俺放下背包,終於可以坐下來了。俺真的累了,電視節目正在播放昨天靜岡發生的東名高速公路崩塌意外,主持人三野文太一臉凝重地陳述事發經過。   嗯,這家雖然是立食蕎麥麵店,但可以喝啤酒和燒酎。不止如此,還有清酒、威士忌和各種沙瓦。就連電氣白蘭(Denki-Bran)也有。這家店太猛了,不知道老闆在想什麼,莫非一到晚上就會變成無座位小酒館?   俺點的炸香腸蕎麥麵味道很普通,說不上好吃,也沒有什麼突出的味道,這種「樸實」的感覺最好。若住在這裡每天來吃,俺或許會愛上它。這裡的香腸當然是魚肉香腸,正合我意!   俺兩三下就吃完麵,走出麵店,到附近的「法禪寺」做軟身操。俺忘記先在神保町做軟身操,現在做太遲了。身為野武士,絕對不能輕忽暖身操。俺的左邊髖關節散發出輕微疼痛,心中感到些許不安。今天不知道能走到哪裡,會從哪一站坐電車回家?俺現在完全沒底。這個開頭實在太胡鬧了,不過,這就是俺的散步風格。   俺決定沿著舊東海道往西走,再次背起背包時,烏克麗麗發出「咚」的一聲。

作者資料

久住昌之(Kusumi Masayuki)

一九五八年出生於東京都,漫畫家、音樂人。一九八一年與和泉晴紀以「泉昌之」的組合正式亮相,發表漫畫《夜行》。與親生弟弟久住卓也組成的Q.B.B.也以《中學生日記》榮獲第四十五屆文藝春秋漫畫獎肯定。與谷口次郎合著的《孤獨的美食家》在許多國家廣獲好評,並自二○一二年起改編成電視劇(共四季),一手包辦電視劇配樂製作。與水澤悅子合著的《懶人的餐桌》榮獲「2012年,這本漫畫最厲害!」獎。其他著作包括《野武士的美食》、《一個人在家喝酒、出門喝酒》、《白天在澡堂喝酒》、《一圓四兄弟和五圓爺爺》系列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久住昌之(Kusumi Masayuki) 出版社:麥田 書系:和風文庫 出版日期:2015-04-02 ISBN:9789863442165 城邦書號:RA7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