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黃色小說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性是一把鑰匙,我總是幻想用它來打開門鎖,露出現實之門的一道小小縫隙。」 ——莫拉維亞(義大利小說家) 小說家黃崇凱最新長篇 寫盡年輕一代的慾望與寂寞 沒有未來沒有救贖的崩壞世界 正是你我生存之地 「性如此古老又如許新奇,同時擁有兩種相反的力,彼此拉扯,造出種種景觀。……我總覺得現實世界纏夾在色情宇宙之中。黃色書刊、B級片和A片的荒謬情節無所不在,逼使我們必須日日從大量的情色冒險中歷劫歸來,重新在現實世界建設自己、錨定自己,讓虛擬的性轉化為扎實的觸感,也讓真實的性得以補充抽象的思索。」 ——黃崇凱 在男性雜誌寫性愛QA的專欄作家,每月奮力回答讀者疑難雜症的性事問題,還時常自問自答做實驗,甚至穿梭時空,以想像力進入提問的男男女女生活之中。《黃色小說》充滿性幻想也充滿幻想性,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敲開現實的門戶,讓洞開的真實赤裸地顯露出來。 【本書特色】 ◎小說家黃崇凱最新長篇小說

目錄

卡通手槍 第一章 讀者來信 第二章 讀者來信(二) 第三章 編輯來信 第四章 編輯來信(二) 沙也加 第五章 編輯來信(三) 讀者來信(三) SOD宇宙 空中FUCK 作者來信 後記

序跋

後記
  美國醫師大衛.魯賓(David Reuben)在一九六九年出版《一切你想知道卻又不好意思問的性事》(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 but Were Afraid to Ask),一舉熱銷狂賣成為掀起當代美國性革命的經典作品。善於嘲諷搞笑的伍迪.艾倫(Woody Allen)於一九七二年改編成同名電影《性愛寶典》,同樣大賣座。時移事往,三十年後的台灣終於出版中文書名改為《About Sex》的最新修訂版。但那時邁入新世紀的男女們,早就被網路上恆河沙數般的影像和資訊淹沒,似乎沒多少人注意到這本至今仍然趣味十足的性書小百科。   魯賓醫生以畢生豐富的問診經驗,主題式分章分節,羅列出最常見也最普遍的問答內容,言語飽含幽默感,讓讀者輕鬆自然地面對各種想知道又不好意思問的性事。時間讓人看得更清晰些:四十年前困擾著那麼多人的性問題,如今仍然困擾著許多人。每代人總需要花點時間嘗試、學習與了解,每代人都需要他們自己的魯賓醫生。性如此古老又如許新奇,同時擁有兩種相反的力,彼此拉扯,造出種種景觀。性總是帶著百分之五十一的快樂,伴隨百分之四十九的痛苦,讓人們無奈地理解事物的面相時常相反相生又相輔相成。我總覺得現實世界纏夾在色情宇宙之中。黃色書刊、B級片和A片的荒謬情節無所不在,逼使我們必須日日從大量的情色冒險中歷劫歸來,重新在現實世界建設自己、錨定自己,讓虛擬的性轉化為扎實的觸感,也讓真實的性得以補充抽象的思索。一如義大利小說家莫拉維亞(Alberto Moravia)說的:性是一把鑰匙,我總是幻想用它來打開門鎖,露出現實之門的一道小小縫隙。   謝謝小說中所有露出縫隙的真實人物和事件,以及完全沒現身的小說家高翊峰。二○○七年夏天某日,混跡時尚雜誌多年的他來了一通電話,開啟我日後五年多在男性雜誌扮演介於魯賓醫生與荒島魯賓遜之間的角色。是他讓這本小說成為可能。

內文試閱

  又是適合偷情的好天氣。天很高,雲很遠,陰涼的騎樓透起南風,下午的辦公室懸浮慵懶的塵埃粒子,天氣逐漸熱起來,冷氣日益冰涼,我們的男主角正在盤算晚間計畫。他的女友晚上跟大學同學聚餐,早說好不出席,前天也跟我們的女主角約好今晚碰面,另外丟了線上A片連結給她預習,興高采烈說來試試看。他們節制而隱蔽,保持隔壁公司的冷淡情誼,擠在電梯裡友好地為對方按樓層鈕。一切對話記錄絕不保留,兩人分開就刪除。只在週間上班時間聯絡彼此,徹底執行商定的計畫。   讀者可能想窺視他們刪除的對話,但以文學評論家的眼光來看,他們不僅詞彙貧乏,欠缺新意,同時毫無意外落入許多陳腐的窠臼。如果分別就男女兩方的敘述來檢視,女方最常丟出的是關於工作(覺得自己常加班可是其他同事都準時下班)、生活(薪水老是不夠用)、家庭(我爸的女朋友真的很煩)以及過去感情傷痕(前男友說我鬆)的話題。通常她很感性,心思比較細膩,著重在自我鋪陳,以及想知道對方所代表的男性世界對鬆緊、性技巧和口交的觀感。男方的語氣大多輕佻,剩下的是輕浮,三句不離性,跟愛有距離。他要麼貼色情網站的影片連結,要麼問對方有沒有用過按摩棒。他熱中於想像各種場合的性交(尤其偏好殘障廁所),角色扮演(OL套裝、學生制服),偶爾跟她聊點過去的情史和抱怨現在女友差勁的口交技術。他習慣藉著貶低自己的女友來彰顯她口交的技術高超,不停重複相似的讚美。事實上,他光是跟她私下傳訊喇賽,都很容易扯旗,他靠著打出那些下流好色的句子滿足性想像的刺激。何況她總回答得讓他挺滿意(你真是個色鬼,我也好色喔,整天想這些色色的事腦子一定有問題),他們可以直白討論姿勢和感受,再加以實踐、調整。這些話語都是功能性的存在,漫長前戲的一部分,讓他們的慾望在旅館房間門一關上,就能激烈爆發。再強調一次,很多色情小說的對白和橋段都遠比他們來得有趣活潑。合格的色情小說會把讀者拉到稍遠的想像路徑,暗含眾多隱喻,再讓他們把自身投射到角色上,在情結開展之時,讀者跟角色咬合得宜,自然可收洩慾之效。扣除兩人談話中的性,他們的世界極其平庸,沒有一點引人遐想的隱喻。   這晚他們再度抵達旅館。她從背包掏出晚上的重頭戲配備,一枚跳蛋。這顆跟他以往在A片所見的不同,厚實的深藍色矽膠包覆金屬風橢圓體。可三段變速。起因是她前日向他提及週末在男友家,邊玩跳蛋自慰邊為他口交。他羨慕得要命,看到這段話就硬了,他女友從不自慰也絕無可能購買情趣用品。然後他們照樣玩了。我們的男主角在這段關係中追求的爽快,有三種來源:一是他沒這樣玩過,棋逢對手,正好;二是,他一面玩著一面想像幾天前這女人做過同樣的事;三是,飄蕩在這段關係的悖德幽魂,永遠是最有力的催情春藥。千萬別以為砲友或床伴只是交換體液,只是洩慾工具,只是尋歡作樂。任何人相處久了就會萌生情愫,差別只在往哪邊生長。他完全能體會她身為女人的魅力,床上的大方熱情,不拒絕任何請求,做愛像在做運動,有時他甚至沒感到一絲色情意味,覺得自己只是跟她上健身房流流汗。對了,這種感覺很像他最愛的AV女優麻美。他們面對面時其實沒什麼話聊,她是個還可以的傾聽者,卻執迷地重複講述自己的困擾。他們無法分享彼此喜愛的音樂、電影和連續劇,簡單說就是品味喜好差距太大。他們唯一契合的只有性。   於是他們必然落入經典問句:為什麼我們所愛的人不是我們欲求的對象,而我們欲求的對象卻不是我們所愛的人?   他們把彼此保護得很好,盡責地區隔兩個感情世界,維持虛線的聯繫。女主角有時會猜想,要是當初不跟現在男友而是跟他在一起,會是怎樣呢?可能放假日窩在家整天搞個痛快,把兩個人想得到的花招全演練了,至於剩下百分之九十五的相處時間,她不太確定。男友忠心、體貼、負責,在竹科當工程師收入穩定,放假會安排駕車出遊,幾乎什麼要求都照單全收。身體的索求同樣可以獲得基本的滿足。沒什麼不好。這段關係最大的問題:沒什麼不好。   男主角大多時候放任腦袋裝滿淫穢猥褻的色情幻想,每看A片,就想這她也能辦到,下次來玩。這她當然不是他女友,因為他跟女友閉著眼嘿咻時,總在召喚上次跟她交歡的畫面。他整個人的存在,三十多年的生命重量,凝縮在幾吋肉之間,尖銳而機械地享用摩擦。短短幾分鐘他不用當自己,只是一支棍子。完事後的動物感傷,讓他胃囊翻騰,胸口鬱悶,焦慮手機或電腦訊息刪得不夠乾淨,覺得自己是撒謊的廢渣。在情感的反作用力狀態下,每當偷情過後,他就特別想對女友好一些,他藏匿內疚和罪惡感,盡可能展示善意,掩蓋只有自己知道的虛情假意。他日日積累焦慮,擔憂哪天意外爆開,可能是她男友發現,可能是他女友拆穿,或者好死不死被哪個熟人撞見在偷情的賓館休息。可他就是忍不住,實在太爽了,彷彿每次扣上旅館的房門就是迎接高潮,每一次做愛都是生涯排行榜的前幾名,從沒這麼歡樂過,就只是痛快的一直做一直做,直到筋疲力竭。他們像在演練類型小說的敘事套路,在重複不止的迴圈讓自己樂此不疲得像貓像狗。   他在床上輾轉,找不到可以安躺的姿勢,乾脆起身,躡手躡腳在漆黑中不驚擾枕邊的女友,悄悄出了房間。醒著無事可做,就來點私人深夜娛樂,闃暗室內,只有電腦螢幕發散的光勾他遁入虛擬世界。登入臉書有人跟他一起醒著,刷幾次最新動態就乏了。點開色情網站,檢選最新上傳的影片,悠哉晃蕩,今晚該找誰奉獻,縮圖以十的倍數群泳流過,一張張臉譜,一副副女體全覽,偶爾點人妖和男男分類開開眼界,免費的怪胎獵奇秀,被付費廣告包圍的網頁,要以滑鼠小心準確地點擊。選了老半天,每支片子都在時間拉點幾下看個十幾秒退出,最終還是回到麻美。影片點開後,拉到麻美正俯身勤快動著嘴,室內仍然安靜,黑暗環抱周圍,他的左手握住自己,右手找出臉書上不久前才交歡過的女主角照片,規律地嚕了起來。   他們沒能持續。女生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男生沒說什麼,只說好那我們做最後一次。他們趁著午休時間,草草了結彼此,打算徹底回歸到各自的情感生活。男生不久後跟主管吵了架,辭職走人,暫時沒有工作的日子裡,他在家上網。說好不聯絡的,他忍不住反覆點開女生的臉書照片,喚起那些房間裡的畫面,好像他不斷盯著照片,就能穿透衣物,看到他曾經觸摸過卻再也摸不著的軀體。腦子自動重播兩人交媾的影像,彷彿有台攝影機以第三人稱觀點拍攝床戲。他在家走來走去,不知做什麼好,時而打開履歷,時而打開信箱,這裡逛逛,那裡看看。算了還是出門走走。   他知道老城區的破落巷弄內外騎樓邊、屋簷下,總站著幾個阿姨。像是參與觀察的人類學者,他戴著棒球帽,天頂正在發光發熱,在幾條小巷中穿梭,路邊看見幾個阿姨散布在騎樓和帆布簷下躲曬,真的是足以當他姑姨甚至奶奶的年紀。真的嗎他在心裡驚詫,細想又似乎不那麼意外,在這城生存,唯一剩餘的勞動工具只有肉了。他來回三趟,選了個最濃妝艷抹的阿姨,跟著她左彎右繞,踩過狹長的昏暗老梯,進房。他覺得自己像是等待沖洗的底片,在暗房中,試圖辨識影像,窒悶的空氣給阿姨打開的冷氣運轉聲轟轟趕走,房間逐漸涼了。幾坪的小套房有點逼仄,掛衣桿上掛滿衣物,小小的梳妝台站著瓶瓶罐罐,阿姨點亮浴室,抓了條毛巾浸水扭好,遞給他擦汗。房內的氣味在長久的閉塞中編結出年齡,阿姨俐落脫光自己,赤裸的肉讓他恍然成了批發商。他秤斤論兩地看著滾動、顫抖的肉塊就定位,預備。正式上場,阿姨的氣場和舉止讓他表現得像個毫無體驗的處男,他在底下仰望阿姨的臉妝些微漫渙開來,歲月逐漸縮水,有種完成心願的感動螺旋狀地翻升,直到將他縮減成一個孩子,熟透的微熱山丘團團包覆他,像張柔軟渾厚的冬被。沒有工作,沒有憂慮,沒有慾望,他簡單的腦子裡只浮現三個字:溫柔鄉。彷彿只有蒼老的詞才能描述陳舊的觸感。此刻他才覺得自己跨過大人的門檻,不怕腥不懼於靠近腐敗的成熟,變得完整了。   後來他大約每個月找阿姨三、四次,反正不貴,有過請阿姨帶上姊妹淘玩雙飛(只有一次,因為阿姨不太喜歡);有時還提著滷味啤酒,事後一起小酌;有時到稍微像樣點的賓館開房休息。阿姨覺得這孩子不錯,偶爾跟他聊聊感情的事。這種時候,阿姨就像個真正的阿姨,勸告他要好好對女友,因為他把之前出軌的事都說了。他們抽著菸,煙霧裡,動作都慢起來,久久交換幾句話,隨即被瀰漫的菸味補位。他說,還是很常想起那女的,跟她做真的很爽,也不是沒想過要是真的跟她在一起會怎樣,她好像也有點意思,如果我真的要的話。阿姨說,是能有多爽,噴一噴就沒了,你多會噴不過就是兩次三次,也是會噴到沒東西噴。我知道,所以她說不要繼續,也好。你不知道,男人總是會遇到想上床的對象,女人不是全部,也有八成了。這個沒了,還有下一個,應付不完,你應付過一次,就要知道怎麼應付,不要每次都在重來。阿姨你很有經驗喔,你女兒回來沒。沒啦,她要跟男朋友住我沒意見,不要被吃死死的就好,反正我們也沒錢好給人家占便宜。好啦。   他偷偷查看對方臉書動態的情況少了,比較少想起她,逐漸蓋起一點防火牆。某個深夜,她丟來一個簡短的嗨,像顆猛烈的砲彈轟垮脆弱的城牆,又忍不住跟她哈啦,又說想碰面打砲。她不要,只說可以開視訊看看。他檢查過女友已經睡死,他在漆黑的客廳脫得赤條條,端著電腦調整角度,一邊看著他渴望的女體,一邊看著自己醜陋的性器官,遠距離隔空撫摸。只有眼瞳和影像在摩擦生熱,他很快就出來,羞赧地快快關掉畫面,回復到毫無性格的文字世界。他們各自說想睡了,草草結束。   他們又視訊過一次,結束得更快,兩三個月來穿插幾次簡短的線上交談直至消失。他也沒少找阿姨,照常抱著女友睡。他跟阿姨說,每次那女的丟訊息來,我就問她要不要出來碰面,我當然知道她不會出來,故意的,你不用再勸我別箍箍纏啦。阿姨說,你這樣不是更糟,到底是想要怎樣,不要愈弄愈亂,你自己都亂了。他說,那女的說會有時會想到我,我都沒跟她說我常看著她的臉書大頭照打手槍哩。有時候跟我女友做,我也是想她多軟多嫩才硬得起來。阿姨不想聽他說下去了。小小的幽閉的房間,他每次聞著阿姨的香水味,濕氣漫布的枕頭、棉被和床墊,圍繞著的衣裳褲襪和雜物,都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消費。   每天收信看通知,有時有,有時沒有,但他都不太想繼續接下來的步驟。沒事幹的時候,就在網路上亂逛,突然想在臉書搜尋技安妹的近況。看樣子似乎是變成水果中盤商的會計之類的,養了兩個學齡前的醜孩子,她那張理當與他同齡的臉看來好老,像個阿姨。他想到他們的初體驗,技安妹胖歸胖,做著做著自然不看臉貼著浮動的肉做下去。技安妹當時本來就在哭,做到後來他不清楚她是一直在哭還是又痛到哭,她臉上掛的淚整個過程似乎都沒乾。之後一年到底做過幾次,他毫無印象,只記得那種每到週六午後興沖沖跑去她家的焦急難耐。如今想來只覺得運氣超凡,他每次都體外射精,也不知要煩惱技安妹的月經是否準時報到,就這樣到他們國中畢業,各自上不同地方的高中高職。起初還寫過信,他懶得回,漸漸失聯。他偏頭一想,竟然超過十五年沒再見過技安妹。   又去找阿姨,打開房間門又是熟悉的香水味,微微刺鼻,充滿歲月的重量感。例行活動結束,跟阿姨又聊起。他說,我今天查到國中同學是兩個小孩的媽了,想想很不可思議。阿姨說有什麼好奇怪,你到現在還不結婚生子才奇怪吧。不是,那個女生是我第一次的對象,我十五年沒見過她,變得好老呢。變老很正常啊,又不是老妖怪。你們年輕人玩那個網路臉書Line我是不懂啦,我是覺得有些人還是不要知道不要再見比較好。你也知道臉書和Line喔。開玩笑,現在擺地攤的客人說他們看貨、買貨、通報攤位空檔和價碼都嘛用Line。你怎麼不用。手機太貴啦,每個月電話費我也付不起。霎時他覺得阿姨的臉透出疲憊的紋路,崩落的粉和口紅遮不住,鬢角和手背斑點處處,像是熟透接近腐敗的蔬果蜜腥味。   回到家,女友正在洗澡,簌簌的流水聲中他打開電腦,有幾封要他去面試的信躺在信箱,沒打開,也不想打開。他點開麻美的片子隨意看,逛討論區,才知道她先前罹患卵巢癌,差點得裝人工肛門,現在已經抗癌成功,還出了本暢銷自傳,首次披露她出身群馬縣(以前都寫東京都掩人耳目),本名沙也加(麻美的日文拼音是あさみ,あ行是五十音音順數來第一個,這也是許多女優取あ開頭藝名的原因)。他想,該不會是我常常看她的片子打手槍祈福奏效了吧。這個愚蠢的念頭沒有維持太久,女友洗完澡出來,頭上包著毛巾,髮尾還在滴答,對他說回來啦,我買了蛋糕在冰箱,等等我嘿。一股情緒洶湧捲住他,螢幕上還是麻美忙著幹活的影片,他看著女友擦乾自己的動作,很想衝上去抱她。與此同時他瞥見她丟來訊息,他的內心像是困在電梯裡忽上忽下地動搖。   生日快樂。

作者資料

黃崇凱

1981年生,雲林人,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 曾任耕莘青年寫作會總幹事。做過雜誌及出版編輯。與朱宥勳合編《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 著有《靴子腿》、《比冥王星更遠的地方》、《壞掉的人》。

基本資料

作者:黃崇凱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我愛讀 出版日期:2014-11-05 ISBN:9789863590682 城邦書號:A05002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