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最後一戰:短兵鏖戰【新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新插圖封面版本! 拯救地球,對抗星盟,全人類最強的斯巴達戰士117號, 延續《最後一戰》一代的結局,士官長的傳奇繼續上演…… 隨著外星人強大的火力無情地朝向最後一個目標邁進時,人類與星盟之間的戰爭更加如火如荼地延燒著。而星盟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毀滅所有的人類! 光環已經遭到摧毀,無形中也消弭了其對於有意識的生命所構成的威脅。但是這樣的勝利對於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而言卻是要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數以千計的英勇士兵投入戰場,以防止這個外星人的寶物落入敵軍的掌控之中。 現在,這一切的重責大任都落在「士官長」這位斯巴達戰士的肩上。然而,即使有了人工智慧可塔娜的協助,要拯救倖存的士兵,以及在佈滿殘骸的太空中躲避搜尋賸餘光環的星盟船艦,這對士官長來說依然是一項十分艱鉅的任務。 面對星盟軍隊的挑戰,迎接在前方的無異是一趟充滿危機的歸鄉之路。為了所有的人類,士官長以及他所帶領的那些被無情戰火蹂躪而已經四分五裂的隊友們,他們不只要活下來,還要以關鍵性的反撲行動擊潰敵軍……

內文試閱

第○部 瑞奇星 第一章
  ㊣軍事紀元二五五二年八月三十日 ○六二二時刻/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秋風之墩號戰艦,波江星系接近瑞奇星γ工作站。㊣   斯巴達戰士一○四號——弗萊德瑞克,正在旋轉一把戰鬥用刀,儘管全身被笨重的雷神之錘戰鬥盔甲所緊緊包裹住,他的手指依然十分靈巧,快得只看到刀刃在空中留下錯綜複雜的一道道優雅的弧光。甲板上剩下為數不多的海軍人員,他們個個臉色慘白,眼神紛紛閃避——斯巴達戰士揮舞刀子時,通常少不了伴隨著幾具屍體出現眼前。   他心裡七上八下,這已經不只是平常出任務前的緊張了。斯巴達戰士原本的目標在於捕捉星盟的船艦,而此一目標已經因為敵方另一波新的攻勢而不得不取消。星盟的戰艦正在前往瑞奇星的途中,那可是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僅剩的一個最主要的軍事要塞。   弗萊德(※※弗萊德為弗萊德瑞克的簡稱,他不喜歡出風頭,更不喜歡被叫全名,是以在Halo第一冊的《瑞奇之隕》當中,一向是以弗萊德出現。)忍不住要納悶,在這麼一個船艦對船艦的交戰場合中,到底地面部隊能發揮什麼作用?他的刀子還在旋轉。   在他身旁的是他的隊友,不是在給武器裝填彈藥,整理一堆堆的裝備,就是在為戰鬥做好種種的準備動作,他們比平常還要加倍積極,畢竟該艘船艦的艦長已經親自下來集合區域向他們的隊長斯巴達戰士一一七號簡報——只不過當時弗萊德早已整理好他的行頭,只有凱莉早他一步已經整頓好她的裝備。   他伸出一隻有盔甲裝備的手指頂住刀尖,就這麼平衡著刀身,幾秒鐘的時間保持完全不動。   秋風之墩號戰艦的重力出現些許的變化,刀子也隨之傾倒。弗萊德往空中一抓,流暢地將刀子收進刀鞘。他胃裡一陣抽涼,因為他意識到重力改變代表著:該戰艦剛改變航向——情況更加複雜了。   基斯艦長的臉逐漸浮現在螢幕上,斯巴達戰士一一七號——士官長約翰大步迎向最靠近的操控臺。   弗萊德感覺到右邊有些許動靜——是凱莉隱約比了個手勢。他打開與隊友對講的私密通訊頻率。   「看來我們鐵定有更多的驚喜了。」她說。   「收到了,」他回答,「不過我想就一次任務來說,我碰到的驚喜也夠多了。」   凱莉咯咯地笑了起來。   弗萊德開始全副精神注意聽約翰與基斯的對話。每一位斯巴達戰士都是自幼被挑選出來,接受軍事科學最頂尖的訓練。他們歷經生化、基因,以及操控學等方面多重強化程序的改造。因此,即便是身處風暴中,斯巴達戰士都有辦法聽清楚一根針掉落的聲音,更何況這房間裡的每一位斯巴達戰士都很有興趣知道艦長要說的內容。斯巴達戰士們的第一任導師,門德斯士官長曾經說過,就算要下地獄,你起碼也要搜集好情報再去。   戰艦螢幕上的基斯艦長深鎖著眉頭,手上握著非管制菸斗(※※如果有點燃菸斗的動作才將違反三項禁止在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船上點燃易燃物的個別規定。不過,基斯艦長純粹只是習慣性地把玩著菸斗,只有在Halo小說第一冊的《瑞奇之隕》最後在他當上艦長之後才點燃他的菸絲。)。儘管他的聲音如此平靜,但在他描繪情勢的同時,艦長緊握菸斗的手卻不經意地透露出他緊張的情緒。就是有那麼一艘停靠在瑞奇星軌道維修船塢的太空戰艦未能清除其航行資料庫,要是這些航行資料落入星盟人之手,敵方將掌握到通往地球的航線圖。   「士官長,」艦長說,「我相信星盟人會進行定點目標的滑流真空帶跳躍,精準地跳躍到太空船塢外的位置。他們可能要趕在超級磁性加速砲除掉他們的船艦之前,試著讓他們的部隊登上太空站。士官長,這將是一項十分艱難的任務。我……我希望聽聽你的意見。」   「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們處理。」士官長回答。   基斯艦長瞪大雙眼,整個人從指揮椅上往前坐挺了身子。「士官長,具體來說你們會怎麼處理?」   「長官,恕我冒昧,斯巴達戰士所受的訓練原本就是要處理艱難的任務。我會分派我的隊員,三位登上太空船塢,確保航行資料不會落入星盟人之手。剩下的斯巴達戰士則登陸,擊退入侵的部隊。」   弗萊德咬緊牙。讓他選擇的話,他寧願到地面上與星盟人大戰一場。就如同其他斯巴達戰士一樣,他討厭不在星球表面執行的任務。登上太空船塢的任務將步步危機——對於敵軍的部署一無所知,處於沒有重力的狀態,無可用的情報,甚至在他的腳下也無可踩的泥土。   儘管如此,但這事不構成任何問題:正因為太空任務最為艱難,弗萊德打算自願前往。   基斯艦長考慮約翰所提的建議。「不,士官長,這樣太冒險了。我們一定要確保星盟人拿不到那份航向資料。我們用核子地雷好了,埋在環停泊區(※※環停泊區(the docking ring):此處應是指船塢工作站的外圍結構,基本上是運送和儲存貨物的區域。)附近,然後引爆它。」   「長官,用電磁脈衝會將軌道上武器的超導線圈給燒掉。而如果你使用秋風之墩號戰艦上的傳統武器,航行資料庫可能還是會逃過一劫。只要星盟人在殘骸中努力搜索,還是有可能讓它們找到資料。」   「沒錯,」基斯艦長說,一邊若有所思地拿菸斗敲著下巴。「很好,士官長,我們就照你的建議行事。我會安排一條越過船塢工作站上方的航線。讓你的斯巴達戰士們準備好,並且預定兩艘運輸艇。我們——」他跟可塔娜商量了一下,「五分鐘後放你們下去。」   「是,艦長。我們會讓一切就緒。」   「祝你好運,」基斯艦長剛說完,通訊螢幕就關掉了,留下一片漆黑。   士官長才一轉身面向在場的斯巴達戰士,弗萊德馬上起身立正,他才打算要向前跨一步時——   ——凱莉已經早他一步。「士官長,」她說,「請求帶頭執行太空任務。」   搞什麼,她總是能搶先一步!   「請求否決,」士官長回答。「這一次任務由我帶隊。」   「琳達和詹姆士,」他繼續分派任務,「你們跟我一隊。弗萊德,你是紅隊隊長。你負責地面任務的戰略指揮。」   「長官!」弗萊德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正打算提出抗議——然後硬是忍了下來。現在不是質疑士官長命令的時候……儘管他實在很想。「是,長官!」   「現在,快去準備,」士官長說,「可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好一會兒,斯巴達戰士們都還站在原地。凱莉高聲說:「立正!」戰士們啪地一聲立正站好,對士官長行了乾淨俐落的一個舉手禮,士官長也立刻回禮。   弗萊德打開紅隊全員通用頻道,咆哮著下令:「斯巴達戰士們,動作快點!九十秒鐘以內裝備整頓完畢,五分鐘之內完成最後準備階段。約書亞,你負責與可塔娜聯絡,給我找來關於降落區域的最新情報——我不管是不是只有氣象衛星圖,反正我要圖片,而且我在九十秒鐘前就想要了。」   紅隊隊員各個精神抖擻地投入工作。   出任務前的緊張情緒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異常的冷靜。眼前有工作要做了, 弗萊德興沖沖地投入其中。   天外飛來一道能量光束,飛馳著畫向停靠艙,瞬間蒸發了一公尺寬的那一塊隔間艙壁,熾熱火紅的金屬熔液就飛濺在運輸艇鵜鶘號的觀景舷窗上,飛行軍官米歇爾冷不防地縮了一下。   媽的,他暗自咒罵了一聲,然後按鈕啟動鵜鶘號的推進器。在一炷藍白色的火光中,好一會兒青銅色的運輸艇維持機身平衡不動,然後衝出鵜鶘號的停靠艙,扶搖入天際。五秒之後開始一片沸沸揚揚。   星盟帶頭的船艦發射出能量光束,穿越他們的航線,猛然擊中通訊衛星。通訊衛星瞬間解體,被炸裂成光彩奪目的碎片。   「大家留神,」米歇爾通知運輸艇裡的其他隊員。「我們有同伴了!」   蜂擁而至的撒拉弗號——如聖甲蟲形狀的星盟攻擊戰鬥機——組成嚴密的陣仗,弧線封鎖線橫跨在太空中,適足以封鎖過往的運輸艇。   鵜鶘號的引擎轟隆大作,偌大的船艙朝向瑞奇星筆直衝去 敵軍的戰鬥機加速追來,閃爍的電漿光束也從側舷的砲門不斷射出。   一道能量光束切過鵜鶘號的左舷,千鈞一髮差一點就擊中駕駛員的座艙。   米歇爾激動的聲音在通訊頻道中響起:「B1呼叫K26:請求支援!」   他將鵜鶘號翻向左側,以閃避一大塊扭曲的殘骸。那是一艘不長眼的巡邏艇不知怎的迷路了,落到這一波攻擊火線附近,剛好被命中個正著。在被電漿光束灼燒過的焦痕底下,依稀可以看出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的徽章。米歇爾臉沉了下來。分秒之間,戰況惡化得如此迅速。「B1呼叫K26,你他媽的到底在哪裡?」他嚷了起來。   四架楔形、充滿稜角的戰鬥機——長劍號,重型戰鬥機——飛行小隊突然出現在米歇爾的視線範圍之內。   「K26呼叫B1。」通訊頻道裡響起一個幹練的女性聲音。「冷靜點。今天生意不錯。」   生意未免也太好了吧!長劍號戰鬥機剛就位為米歇爾所駕駛的這一艘運輸艇提供護航,步步逼近的星盟戰鬥機立刻就開火,形成一道猛烈的電漿火網。   護衛鵜鶘號的四架長劍號飛行小隊,其中三架脫隊,加足馬力朝星盟的船艦俯衝而去。在太空漆黑的夜幕下,亮起閃爍的砲火,而各式的飛彈更是鮮明地烙印下一縷縷如鬼魅般的煙影;星盟人的能量武器在夜色中留下刻痕,而爆炸的火光則如星羅棋布般點綴在天空。   至於鵜鶘號以及唯一的那一架護航機則是加速往瑞奇星趕去。它們飛馳著掠過還在原地旋轉的殘骸;鋪天蓋地的飛彈和電漿光束不絕於途,它們也只有時而翻滾、時而巧妙地閃躲。   當鵜鶘號及其護航機衝進防禦平臺的環狀上層結構之下時,一顆熔化的白熱金屬火球就從它們的正上方呼嘯而過。見到瑞奇星的軌道防禦砲彈火力全開,形成一片輻射能量熾熱的火光,米歇爾也忍不住望之生畏。   米歇爾一股腦兒地將鵜鶘號飛進瑞奇星的大氣層。飛艇樸鈍的船頭不斷冒出一朵朵熱氣騰騰的火焰,鵜鶘號的船身更是左右顛簸個不停。   「B1,調整攻角,」長劍號戰鬥機的飛行員建議。「你太急躁了。」   「不,」米歇爾回答。「我們得快點抵達瑞奇星的表面,否則就甭想到那裡了。在四點偏三點鐘位置發現敵軍信號。」   又出現十幾架星盟的撒拉弗號戰鬥機,引擎聲大作,轉向這兩架打算降落的船艦飛來。   「知道了,四點偏三點鐘位置。我找到它們了,B1。」長劍號戰鬥機的飛行員通報,「就送它們下去見閻王去。」   長劍號戰鬥機猛然一翻轉,然後向上朝星盟人的機隊衝去。該名飛行員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將十幾架撒拉弗號戰鬥機一網打盡——K26必須很清楚這一點。米歇爾只希望,K26為他們爭取的那寶貴的幾秒鐘足夠幫他們突破重圍。   鵜鶘號打開通風排氣口,然後點燃加力燃燒裝置,以每秒一千三百公尺的速度朝地面俯衝而去。運輸艇船身上那一圈微弱的火焰也由紅色轉變成眩目橘色。   ***   通常為了防止衝擊,船尾左右兩側的座椅都會加裝防震椅墊,此刻鵜鶘號船尾的防震椅全都已經被拆得一乾二淨。原本裝設在乘客與駕駛艙之間防火牆上的維生發電設備如今也被移除,以便騰出更多的空間。換成別的情況下,如此改裝或許可以讓鵜鶘號的運兵艙顯得特別空洞,然而這一刻,艙裡卻是每一吋空間都擠滿了士兵。   二十七名斯巴達戰士已做好準備,他們身體緊貼在艙壁上;憑藉著身上雷神之錘的戰鬥盔甲,加上蹲伏的姿勢,飛艇急速下降所帶來的衝撞力得以緩和。他們的盔甲係半噸重的黑色合金,陶瓷板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能量護盾發射器閃閃發光。完全偏光的頭盔面甲以及全罩式頭盔讓他們看起來有些像是希臘英雄,也有些像是坦克——簡而言之就是比較像是機器,而不像是人。在他們腳邊的裝備袋以及彈藥盒有條不紊地捆紮在一起。當飛艇奮力穿越愈來愈濃密的大氣層時,所有的東西也跟著噹啷作響。   弗萊德打開通訊頻道,大聲吼叫:「大家做好準備!」飛艇搖搖晃晃地,他也不得不努力站穩腳步。     斯巴達戰士○八七號凱莉挨了過來,打開一個通訊頻道。「士官長,我們登陸後會立刻將通訊故障排除。」她說。   弗萊德不由得臉上抽搐,因為他這才發現自己剛剛一直都是在艦隊七號公用通訊頻道上發號施令:也就是所有收訊範圍內船艦都接收到他的訊號了。該死!   他打開與凱莉通訊的私人專屬頻道。「謝啦!」他說。她則僅以略微回頭回覆他。   他不該犯下這麼愚蠢的錯誤——身為他的助理指揮,凱莉也因他弄錯通訊頻道而感到不安。他需要她有如磐石之固,他需要紅隊所有成員如冰霜般冷靜、如線圈般緊密結合。   這意謂著,是他,必須來凝聚這一群人。不准再犯錯了。   他檢查隊上的生理監視器,從他的抬頭顯示器上看來所有的隊員都呈現綠燈,脈搏速度只有稍微加快。至於運輸艇飛行員的狀況則完全迥異。米歇爾的心跳就像狂射的突擊步槍。   紅隊隊員就算有任何問題也絕非生理上的;生理監視器確切地證實這一點。任何艱困的任務斯巴達戰士們都早已司空見慣;聯合國太空指揮總署最高司令部是從不會指派他們任何「簡單」的工作。   這一次他們的任務就是要設法到地面上保護為架設在瑞奇星軌道上的磁性加速砲供電的發電廠。負責保護的艦隊眼看就要被炸成太空中的碎片,唯一能阻擋星盟人擊潰他們的防線並佔領瑞奇星的,大概就只剩下巨大的磁性加速砲。   弗萊德很清楚,如果說有什麼能讓凱莉和其他斯巴達戰士惶惶不安,大概也只有他們不得不拋下士官長和他親手挑選的藍隊成員這一件事。   弗萊德自己就絕對寧願和藍隊成員共赴戰場。他也知道這裡的每一位斯巴達戰士都覺得自己好似挑了一條輕鬆的路走。如果艦隊的飛行員設法攔住星盟人這一波的進攻,那麼這一次紅隊的任務就不過是沒有任何危險性的飛行勤務,儘管其必要性不言而喻。   凱莉伸手碰了一下弗萊德的肩膀,他知道那是凱莉在安慰他的方式。凱莉原本就身手敏捷,雷神之錘戰鬥盔甲上的反饋電路更讓她的靈敏度提高了五倍。因此她不可能會「不小心」碰到他,除非是她有意的。而她這一著對他來說意義深長。   弗萊德還沒來得及對她說什麼,鵜鶘號已經轉向,而重力也讓斯巴達戰士們原本反胃的感覺好多了。   「前方道路險峻。」飛行員警告他們。   斯巴達戰士們個個連忙彎曲膝蓋,果然鵜鶘號馬上來了個急轉彎。板條箱掙脫固定的繫帶,撞上艙壁。   通訊頻道發出刺耳的靜電干擾聲音,然後逐漸浮現出長劍號戰鬥機飛行員的聲音:「B26,正在迎戰敵方戰鬥機,對方砲火猛烈——」頻道突然中斷,只留下靜電聲音。   突然一陣爆炸波及到鵜鶘號,一塊塊金屬撞擊在厚實的船殼上。

作者資料

艾力克.尼倫德(Eric Nylund)

擁有化學學士學位及化學物理學碩士學位。曾出版五本小說:虛擬實境驚悚小說《破碎的訊號》及《噪音的訊號》;當代奇幻小說《小卒的夢想》及《乾旱之水》(問鼎一九九七年世界奇幻大獎);以及科學科幻小說《宇宙的遊戲》。尼倫德係知名奇幻小說寫作班Clarion West的畢業生。他與妻子賽恩.米歇爾目前住在靠近西雅圖一座霪雨霏霏的山上。

基本資料

作者:艾力克.尼倫德(Eric Nylund) 譯者:張可婷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4-12-22 ISBN:9789571058214 城邦書號:SPB2503628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